•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尚仁诗歌网诗歌大全栏目分享现代诗歌、现代诗词、古诗歌、古典诗歌、诗词范文等,一个诗歌的聚集地。

刘禹锡的诗词_ 刘禹锡的代表作品

刘禹锡的诗词_ 刘禹锡的代表作品
望洞庭湖光秋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秋词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试上高楼……继续阅读 »

尚仁 3个月前 (09-06) 63浏览 0评论1个赞

欧阳江河的诗歌_欧阳江河诗歌代表作大全

欧阳江河的诗歌_欧阳江河诗歌代表作大全
咖啡馆一杯咖啡从大洋彼岸漂了过来,随后是一只手。人握住什么,就得相信什么。于是一座咖啡馆从天外漂了过来,在周围一大片灰暗建筑的掩盖下,显得格外触目,就像黑色晚礼服中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衬衣领子。我未必相信咖啡馆是真实的,当我把它像一张车票高举在手上,时代的列车并没有从我身边驶过。坐下来打听消息,会使两只耳朵下垂到膝盖,成为咖啡馆两侧的钟……继续阅读 »

尚仁 4个月前 (09-02) 86浏览 0评论1个赞

叶芝的诗歌_叶芝诗歌代表作品大全

叶芝的诗歌_叶芝诗歌代表作品大全
丽达与天鹅突然袭击:在踉跄的少女身上, 一双巨翅还在乱扑,一双黑蹼 抚弄她的大腿,鹅喙衔着她的颈项, 他的胸脯紧压她无计脱身的胸脯。手指啊,被惊呆了,哪还有能力 从松开的腿间推开那白羽的荣耀? 身体呀,翻倒在雪白的灯心草里, 感到的唯有其中那奇异的心跳!腰股内一阵颤栗.竟从中生出 断垣残壁、城楼上的浓烟烈焰 和阿伽门农之死。 当她被……继续阅读 »

尚仁 4个月前 (08-31) 83浏览 0评论1个赞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十一卷2)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十一卷2)
伊利亚特(第二十一卷2) 话音刚落,波塞冬和雅典娜已赶至他的近旁,站在他的身边,以凡人的形貌,紧握着他的双手,重申他们的助佑。裂地之神波塞冬首先发话,说道:“不要怕,裴琉斯之子,不必惊恐,瞧瞧来者是谁,带着宙斯的许可,我,阿波罗,和帕拉丝·雅典娜,前来助你。命运并非要你死于河流的水浪,后者将马上停止冲击,对此,你会亲眼目睹。不过,我们倒有……继续阅读 »

尚仁 4个月前 (08-30) 56浏览 0评论0个赞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十一卷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十一卷1)
伊利亚特(第二十一卷1) 但是,当他们跑到清水河的边岸,其父宙斯,不死的天神,卷着漩涡的珊索斯的滩沿,阿基琉斯截开溃败的人群,追迫其中的一部撒腿平野,朝着特洛伊日跑——天前,就在那个地方,阿开亚人自己亦被光荣的赫克托耳,被他的狂烈赶得惶惶奔逃。现在,特洛伊人也在那片泥地上成群地回跑,但赫拉降下一团浓雾,布罩在他们眼前,挡住他们的归路。与此同时,……继续阅读 »

尚仁 4个月前 (08-30) 54浏览 0评论0个赞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十卷2)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十卷2)
伊利亚特(第二十卷2) 言罢,他挥手掷出粗重的投枪,碰撞在威森可怕的盾面,战盾顶着枪尖,发出沉重的响声。裴琉斯之子大手推出战盾,心里害怕,以为心志豪莽的埃内阿斯,他的投影森长的枪矛,会轻松地捅穿盾牌——愚蠢得可笑。他不知道,在他的心魂里,神祗光荣的礼物不是一捅即破的摆设,凡人休想毁捣。这次,身经百战的埃内阿斯,他的粗重的枪矛,也同样不能奏……继续阅读 »

尚仁 4个月前 (08-29) 57浏览 0评论1个赞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十卷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十卷1)
伊利亚特(第二十卷1) 这时,在弯翘的海船边,阿开亚人正武装起来,围绕着你,阿基琉斯,裴琉斯嗜战不厌的儿郎,面对武装的特洛伊人,排列在平原上,隆起的那一头。与此同时,在山脊耸叠的俄林波斯的峰巅,宙斯命嘱塞弥丝召聚所有的神祗聚会;女神各处奔走传告,要他们前往宙斯的房居。除了俄开阿诺斯,所有的河流都来到议事地点,还有所有的女仙,无一缺席——平日里……继续阅读 »

尚仁 4个月前 (08-29) 51浏览 0评论0个赞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九卷)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九卷)
伊利亚特(第十九卷) 其时,黎明从俄开阿诺斯河升起,穿着金红色的衫袍,把晨光遍洒给神和凡人。晓色中,塞提丝携着赫法伊斯托斯的礼物,来到海船边,发现心爱的儿子躺在帕特罗克洛斯的怀里,嘶声喊叫,身边站着众多的伙伴,洒泪哀悼。她,闪光的女神,穿过人群,握着儿子的手,出声呼唤,说道:“我的儿,现在,我们必须让他躺在这里,尽管大家都很伤心——死人不会……继续阅读 »

尚仁 4个月前 (08-29) 62浏览 0评论1个赞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八卷2)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八卷2)
伊利亚特(第十八卷2) 密密的树林里,甫及回来,方知为时已晚,恼恨不已,急起追踪,沿着猎人的足迹,跑过一道道山谷,企望找到他的去处,凶蛮狂烈。就像这样,阿基琉斯哀声长叹,对慕耳弥冬人哭诉道:“唉,荒唐啊,我说的那番空话——那天,在裴琉斯家里,为了宽慰英雄墨诺伊提俄斯的心房!我答应他,攻陷伊利昂后,我会把他的儿男带回俄普斯,载誉而归,带着他的份……继续阅读 »

尚仁 4个月前 (08-28) 53浏览 0评论0个赞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八卷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八卷1)
伊利亚特(第十八卷1) 就这样,双方奋力搏杀,像熊熊燃烧的烈火。与此同时,安提洛科斯快步跑到阿基琉斯的营地,作为信使,发现他正坐在头尾翘耸的海船前,冥思苦想着那些已经成为现实的事情。他焦躁烦恼,对自己那豪莽的心灵说道:“唉,这又是怎么回事?长发的阿开亚人再次被赶出平原,退回海船,惊恐万状,溃不成军?但愿神明不会把扰我心胸的愁事变成现实。母亲……继续阅读 »

尚仁 4个月前 (08-28) 61浏览 0评论0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