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郑逸] 原创现代诗歌集 郑逸诗歌投稿作品

投稿专区 尚仁 193次浏览 0个评论

[郑逸] 原创现代诗歌集 郑逸诗歌投稿作品

风城

风从西门吹到东门
人们一起滚动
马匹至此
女人快要饿死

马上无人
马背的人
躲进马的脑子
透过马目张望
只有风
人们食风生长
像风一样滚动

女人光脚死在榻上
风剥掉皮毛

马撕一片风
喂给脑袋里的男人
像咀嚼一块苹果
透过马眼,知道马在思考
那风正巧是女人的脚
入城食脚
马亦不例外

马像风滚动 人像马滚动
百里风城

迷林,蓝色的雾
笼罩坟地

只有坟地祥和
他们躺在地上
我多年的欲望

坟和枯草
都是死的
生与死等价

妹妹坐在树上
坟里住着老人和柴

靠近坟
众生也靠近
冬时生无意义

柳枯如篷头
冬鹊鸣相应
寒鸦随波
鹭飞江心,
风起桐叶声
桐叶为风迹
雨隐雾
江波泛堤

这不是空无一人

我坐在路边
风沾满下巴

老头拉着女人
两只奶
风一样晃

远处的天上停满灰云
只有风向那边去

这已多久无人
我坐这一样久
未坐这一样久

两只奶
注视它
目光像风

这不是空无一人

太阳日

天空还未破碎
一对酥乳
如所有深不见底的黑暗
永恒的太阳日

叶落入江畔
一树单桐子
野地蓬草乱
只留枯茎高

[郑逸] 原创现代诗歌集 郑逸诗歌投稿作品

蓬草

枯落的影子
聚在野地

趁它们不注意
穿过
撒尿

蓬草如林
攒动
差点就要起火

弯腰
向白日的月亮
死了的都有信仰

大寒

西伯利亚的鹰
铁羽掷在房梁乍响
呼声寒芒,扎在窗檐
我们的火种
夜里熄弱
或绽放
他的先祖代替他
瑟瑟发抖,像我一样

西伯利亚的鹰
白色的羽毛白色的内脏
如北境的雪
静谧中落下
覆盖平原,房屋,和麦
压死一些会咒骂的

鹰从北掠来
一些人还活跃
空旷的火中
人声与鹰言交替
祖先的魂依然清醒,在火中私语
百年前,百年后
祖先和鹰的堆砌

鹰从北奉冰雪之使
告知先祖的每个后人
鹰从北受莽野之命
雕琢先祖的每个后人

海世

海面的房屋
人类居住,浮沉
冬天也艳阳高照,
入暮时分
归渔的游轮
蓝色或老旧的蓝
孩童尖叫
盖过暮色,
驻地未到海尽头
海不能忽视
聚拢的礁岛
犹在晚上,月的子民有如太阳的颜色
一群神
源于创世之初,
鸟叼走魂魄
羽毛点亮房屋
生于海上没有信仰
灵魂交给鸟

一只虎在塔上筑巢
大雪三日覆盖巢穴
听见虎的低吟
虎在盛夏筑巢
距今一百年
虎在塔上捕食乌鸦
人在地上生老病死
去年见虎
被盛夏染成红色
尾巴蜷如冬柿子
虎在塔上俯首低吟
乌鸦成群绕塔而飞
人在地上绕塔而行
虎在塔上气绝而亡
穴中百年
鸦的屁股风干
穴中百年
屁股早已风干
大雪三日虎声不绝
一只爬上巢穴
一只永生不死

春回大地
雪停了
虎在地里打滚
野生的

雪停了
或是短暂的停,短暂的春

虎短暂现身
林间,田地,茅草

小河对岸

在雾里打盹

一只竹排向西
虎向东
少女向西,岸的石头

河砰然碎裂
一瞬又冰封

三者

火焰中婴儿出生
男人呢喃自语
火愈烧愈烈
在婴儿的喉咙啼哭
神围在夜里

牛和羊沉默
它眼神告诫它别说话
牛和羊交配
只有牛,羊,交配

很长一段时间
神创造了人 创造了夜
神即是火
他们给火起名,并询问父意
但火至今无名

牛羊呢喃如般婴儿
火光照耀着它
不能说它不会说话

[郑逸] 原创现代诗歌集 郑逸诗歌投稿作品

雪在青春的角落
今夜放手
悲伤如野草狂生
我的爱如雪
扬洒
青春不消融
一部分灵魂冬眠
雪是青春遗物

风吹动草木
你从门中出来
风吹动草木
你在门后
独居
昨天
我影子里
不会是别人
五月
处女
藏在五月
我在哪埋的
告诉自已务必记住
草木开花
知道你在门后

太湖

神鹰落
它曾孕育太阳
真言自天空

鹰沉睡 一片湖
虚妄之言

鹰的羽毛,太阳的泥土
鹰 沉睡大地之阳

它曾盘旋日前
接天梦 盘旋

见友人

见一个明友
在学校边上
不好意思见我
只点一份外卖,
蹲在门口的石头上
发一个号码
一个地址
天空只有几片云
一个陌生学校
我尽量想让自已走远
其实就在昨天,
又是秋天
秋冬交际

神明海

行舟
向神明
海是边缘

鹰的梦
梦见今生前世
划船
过海

神明海
巨大的眸
白帆像鸥鹭

海如今世

神明啊
倾流它的泪纱
神明海
重述虚妄真言

海上
金鱼跃出水面

虚妄真言
佛陀献湖
爱人埋骨
鸟目在岸
升起今世之日

佛陀献湖
立碑为墓
第三只眼

走向湖
无尽处有神
看湖 神看我

鸥鹭

鸥鹭不是今世
佛陀立墓
神明埋骨

第三只眼
巨人还没死
一只金瞳
我看见第三只眼

遥远的东海岸
鸥露在它肩膀下蛋
巨人休憇,一息尚存

那只金瞳
仿佛与太阳有关
我把它视为另一个太阳

东海岸
巨人的眼睁开
昼夜如是 谁也不知道
一群农民出生
歌诵经言的鸟

那是什么
晚上
它在那,一路之隔
像只死鸟
我闻到它身上太阳的金属味

罗生门
颂经鸟
多少秋后的亡魂
在东海岸死了又生
颂经鸟
罗生门
北方一片安静
我看到巨人的眼
第三只眼

右岸的女人

她在河边用小鱼逗引水鸭子
我在河里网一窝鸭子

她问我从哪来
我说从南方以南的村子

秦淮两岸 秋末 南边没有这样的柳跟杏

右岸的房子里
女孩的妈妈深居无门
赤膊的水手喜欢夜里爬上她的窗户
不论春末冬初 都是赤膊

女孩曲拆盘腿坐在床上
亦或是她妈妈的腿
河雾入幕
谁在耳语很深

雾里看不见对面的街市
男人们轮流爬到窗前,
河水流
女孩的荧灯点到深夜

青年无马
一捆柴樵向北
淮水右岸
女人没有后代

网蒌长舟入洞庭
江上渔谣几千里
江雾入幕抚荧灯
船梦不知起末时

也许北方是安宁的
更北的地方
土地充满希望,
枯树上填满过冬的鸟
村镇历时长久
他们比土地更自信,
老一辈农民即将死亡
会有新人接管土地
荷塘芦苇
他们也负责埋葬死去的动物
一切只在入冬后进行

我们永远不会缺少农民
即使你的父母是工人
子女是老师
那我一定是农民,
冬天
林子里有迷路的野兔
如果你也迷失林子
一起敲开老人的门,
长江北岸
人们把喜鹊挂在树上
结满柿树的果子

时代

许多东西从远古至今
坐落在大地

人们用各自的方式逃避
大地上
人类一无事处

苇荡深处
篝火
歌舞
性交

房屋中
他的父亲为此而死
我一事无成

人们膜拜神
忠于鬼
人是鬼的后人

[郑逸] 原创现代诗歌集 郑逸诗歌投稿作品

秋收之后

天空中有乌鸦盘旋
我坐在秋收的平原

别问我田里种的什么
也别问我姑娘是谁
以及她说了什么

天空中乌鸦盘旋
秋收之后
我准备收拾包袱回去

别问秋收的粮食与我有没有关联
我只负责秋收
与这片田野打交道

乌鸦盘旋
它们铜铁的翅膀
落在平原,散落的谷子喂饱乌鸦
铜铁的喙

姑娘啊
你别问我
谁也别问
火车开过头顶

秋收之后,记不起秋收时的事
在哪张床上与它缠睡
红色毯子,
秋劳时掉进田中的沟渠

姑娘问我
我不知道
但她问了

天空中乌鸦盘旋
天也是铁的颜色

老人迷失在村子
途经自已的田 河流和墓碑
这是老一代人

他的命运漫长
似乎不会终止

淮南平原
众生命运交杂
太阳嵌在原上
不像以往见到的那颗

老人
他们的命运不会终止
老一代人就像我们的过去,

这的冬天似乎属于老人
他们在冬天集体外出
到处都是

越往北老人越多
北方的冬天 老人填满

老人堆在北方
他们是否曾经有过一次郑重的迁徒
从少到老
从南到北,
或被命运抛往北方

老人走在街上
一心掩藏过去

日斜黄槐柳成堆
柳下径深掸鞋尘
麦原青青淮水岸
鹊在林杨暮中鸣

老人
老人在思考
关于死亡的事
村庄安逸

那条河
让人想到死亡
河只属于老人

老人创造河
河创造老人

一条疯狂的河
像冰碴子铺在原上
都是已逝之年的产物

老人谈论
河沉默
老人沉默
河沉默

细雨迷蒙
大雾障目
离开村庄后
老人依旧谈论死亡
以及上一代人的死亡

诗跟言流传平原

杭州
云影如烟
老人坐在旁边
开始拉二胡

一座秋天城
杉树杏树梧桐
人们喜欢兰花

它用金色填充
冷的日子
太阳下山很快

风雨
风雨何时起
风雨久未熄
雨声忽醒时
三更敲窗寒

夜海

夜海
听见神的言语

火车从不远处驶过
穿过树林
投奔村庄

随火车到来
疯狂的人
干杯 吟唱

神仆在山坡上扎好木桩
秃鹫难逃此劫

我们经过村镇
我跟那些已亡已逝的灵魂
燃烧
一个愉快的夜晚
从未如此愉快

神的言语传来
人们为此疯狂
天空疯狂
枯林疯狂
神仆也为此狂疯

迷林
冬枯的杨林
蓝色的雾蔼

巨大的野免
从林中逃出
散布平原

村民经过
喜鹊只好在此过冬

林子的女人
冬天沉睡
某个鹊巢
或某堆枯叶下面

失去方向
林子在呼吸

林中路径
不知是谁的
人或者动物

我从村民口中得知
树林和女人的秘密

林中路径还未碰面
只有枯叶声

北境之王

麦的皇帝
麻雀子民
秸秆里拾一支烟
煅烧坟头剑

皇帝抽烟
麦是其父棺椁
告诉他应做之事

妻子走来
乳房托在地上
烟头点在奶上
泪水不止

烟的秸秆
烧一个冬天

皇帝喜欢奶子
喜欢抽烟
烟摁在奶上,泪流不止

王和妻子抽烟
其父死的找不着
麦是青麦

命运之始
风吹在麦地上
羊死在麦地
像云死在天上

风吹在麦地
青麦
无边际

皇帝蹲在青麦上
寡妇在村口
青麦长上坟头

人们劳作
人比麦多

风数着麦苗
母亲数着孩子
风数着房屋

树是风的丈夫
树是风的坟
风死在麦上

朋友

夜深,灯还未熄
朋友从草垫上起来
说要走了
我坐在床边

夜深,朋友走了
我坐在床边
灯会持续到更深的夜

梨树地像要下雪
朋友说“要走”
仿佛练过多遍

我坐在床上
想起明天的事

收尸的女人
一个女人给我收尸

为什么是女人
也没其有它人适合干这事

一个美女,穿着旗袍
江南姑娘
广东人
也可以是北方人

在十字路口
她把我抱回去
每个十字跑口都有个我等着收拾

女人跟我很熟
也不必
但我不能不做要求
不是随便一个都行
得是个美女,
这世上再没有比有美女更适合收尸的了

也许人死后
都由美女来收
这就不必跟上天申讨

一个女人给我收尸
在床上
那时候我已经把自己烧好装进罐子
不会看到她扛着我
再拿锄头上菜地把我埋了

美丽的姑娘端着骨灰
这回她穿着裙子

作者:郑逸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郑逸] 原创现代诗歌集 郑逸诗歌投稿作品
喜欢 (2)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