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海子长诗歌(太阳)后六首

诗歌精选 尚仁 51次浏览 0个评论

海子长诗歌(太阳)后六首

海子长诗歌(太阳)后六首

4、三母猿

鲜血在天上飞 在海中
又回到熊熊大火 大火在天上飞
又在海底
变成寒冷的鲜血

而入孤独山顶
在火焰中传道 在海水中传道
而入孤独血液

太阳的血污催动。
万物互相焚烧、焦黑。死亡海洋
也仿佛是月亮的子宫 潮汐涌动不止
这些活跃在夜间的肉,飞翔的肉、睡眠
这些心肝状 卵状 羊头状的血红月亮
照着凄凉的平原 斧子或羊皮
竖立或斜铺在幽蓝虚无的海中
那就是我们狭窄的陆地
春天吐火的长条陆地你布满时间的伤痕

火 天空上飞着的火
“汪汪”叫着化成了血 血叫着
血“嘎嘎”地在天上飞
她们一同离开了原始居住地的太阳
也不能再称她们为火
也不能给她们命名为“飞”
她们在大海中央安顿下来
天上飞的火 在大海中央变成了血
光明变成了黑暗 光明长成了黑暗
燃烧长成了液体的肉

火 变成血 天上飞的血
在大海中央
变成人的血(一粒种子抱住我们的头)
斧子在大地深处生育小斧头

血啊、血 又开始在天上飞
有翅膀构成(或由回忆之天使)
烧焚至今的灰烬
我们悬挂在一条命
一条血、一条火上
走向地窝子
点起灯,在那似乎是微风吹拂的时间

5、鸣--诸王、语言

太阳在自己黑暗的血中流了泪水
那就是黑夜。
泪水流出了身体
身体长出了河流于道路
五谷坐下来
马在道路上飞着 泪水带着她的影子
她的锁链 在荒芜的山上飞

太阳 一夜听着石头滚动
石头滚回原始而荒芜的山上
原始而荒芜的山退回海底

谁是骆驼和沙漠的主人?
谁是语言中心的居住人?
谁能发号施令?
十二位刽子手倾听谁的召唤?应声而来
那些泥土长成的了女人 陪伴 葬?
一把陶罐摔破在谁的脑袋上?
谁灼痛得遍地滚动?
谁的父亲绑在树上被宰杀?
在故乡古老的河道上飘动着谁的尸体?
谁很久以前的尸体又盖在谁的尸体上?

谁摸头 头已不在?(血肉横飞 脸也飞去)
谁所有的骨头都熔化在血液里?
谁是豹子 坐在一只兴高采烈
升上天空的子宫--那是谁的子宫?
我们藏身的器血?

谁是万物的音乐?谁是万物之母
谁是万物之母的父亲
我所陷入的是谁的生活?
谁是和谐?谁是映照万物的阴暗的镜子?
谁是衡量万物是非的准绳?
谁是生物里唯一的鬼魂--冲涌在血中?
谁快收获了?收获玉米和我
谁是西印度群岛以南夜晚的赤道上
那漆黑的乳房?

谁让我们首先变得一无所有地出现在赤道上?

那些紫红的雪 血腥的张开的嘴
既是沉默,也是失败
正在到达午夜的千年王国深处坐着谁?
坐着怎样的王者?--杯口断裂
谁的鲜血未能将这只杯子灌满?
“如何成为人?”
沙漠在午夜的王 又是谁?

谁是无名的国王?
深渊沉落而黑暗--
与我死后同穴的千年黑暗是谁的鸟群
谁的灰烬也与是死后同穴?

谁是无名的国王?众天之王?
在塔楼管理其它性命的是谁呢?
他是谁呢?拥有全部的沙漠和海
拥有埃及的书:死亡的书
拥有一条线索和宿命的血
在夜晚的奥秘中啜饮泪水的无名国王
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什么?
谁在那百合花合拢的女人之内?
谁在那最后的爪子所握住的弓箭上?
谁在景色的中心?
谁 仿佛一根骷髅 在我内心发出微笑
谁把我们生殖在星球的杯子里?
我们是谁杯中的雪水或流火?!
每个人都有一条命 却都是谁的命?!

谁隐生?谁潜伏?谁不表现生命?
谁不呼唤 不移动 没有消化作用和神经系统
谁已关闭?
谁站在断头台上?
谁使用我们落地头颅的大杯--还有天空的盛宴?
沙漠深处 谁在休息
谁总是手执火把向我走来?
谁的残暴使旷野的阴暗暴露?
谁幻觉的灵魂马群披散于天空
谁让众鸟裸露 交配并死亡

那些眼睛又看见了什么?!看见了谁?
在褐色的高地
我不停地落入谁的灰烬?

那些生存的人 为了谁度过黑夜?
英勇的猎户为了谁度过黑夜?
谁的一只胃在沙漠上蠕动 谁拿着刀子
在沙漠?只有谁寂灭才能保全宇宙的水?
谁早已站在高原 与万物同在
谁使我伸出双手 谁向我伸出双手?
谁对抗 谁崩断?
我仍然要把我引向谁 引向谁的生殖和埋葬?
谁只住在午夜
像时间终端的鸣响?

我已声嘶力竭
那不断来往的 不断开始和结束 难道不是
同一个秋天?
我暴露着 不停地不间断地在地平线上
叫喊着“棕榈 棕榈”
并把棕榈在哭泣之中当成你 你是谁
--谁是那一个已被灵充满的舌头?
谁是被灵充满的
沙漠上生长的苦难的火?
谁是那一个已经被漂泊者和苦行者否定的灵?

最后我们看到的又是谁?!

6、合唱

告别了那美丽的爱琴海
诗人抱着鬼魂在上帝的山上和上帝的家中舞蹈。
上帝本人开始流浪
众神死去。上帝浪迹天涯
告别了美丽的爱琴海

何日俯伏在赤道上
水滴也在燃烧
血液起了大火
船只长成大树
儿子生下父亲

7、鸣--民歌手(这是他自己的歌)

在曙光到来之前
兵器库中坐满兵器

在曙光到来之前
我要厌弃你们
我要告别你们,孤零零
走向沙漠

逃亡者 在山上飞 父子
在山上飞
在山上 飞不动的
是兵器 是王座
两只鹰奄奄一息
两只鹰同时死亡 葬在一起
血红色剥落
一条条
横卧旷野
从牛取奶
从蜂取蜜
从羊取毛

回到了她的老地方
在此时
让上帝从她身上取走肉体

流亡者 在山上飞 父子在山上
在山上飞
虽然大风从北方刮向南方
草上的三道门
只看见了父子
他们肯定只是他一人
他一人
也是父子
万物的影子,是他们心中
残存的宫殿

流亡者 在山上飞 父子
在山上飞

儿子长成他的兄弟
儿子比父亲要先出生
两只鹰奄奄一息
两只鹰同时死亡 葬在一起
让哪一条火焰割去
喂养哪一个子宫?

父子 在山上飞
流亡者
在山上飞

回到了她的老地方
沙漠很广大 很偏僻 很荒凉
竖起了她自己的峭壁

8、合唱

太阳向着赤道飞去 飞去 身体不行了
赤道向着太阳飞去 飞去 头 不在了

岩芯 向外爆响 爆炸裂开的伤口
广大无边的沙漠从大海中升起
沙漠从海底升起又退回大海
太阳的岩石涨破了我的脸

太阳刺破我的头盖像浓烈的火焰撒在我的头盖
两只乌鸦飞进我的眼睛。
无边的黑夜骑着黑夜般的乌鸦飞进我的眼睛
脸是最后一头野兽
黑夜是一条黑色的河、
太阳的枪管发热后春火弥漫山谷
五根爪子捧着一颗心在我的头盖上跳舞并爆裂

9、鸣--盲诗人的另一兄弟

头盖骨被掀开
时间披头散发
时间染上了瘟疫和疾病
血流满目的盲眼的王
沿着没落的河流走来

诗歌阴暗地缠绕在一起
春天的角渗出殷红的血
胜利者将火把投入失败者的眼眶

十位无头勇士抬着大海和沙漠
升向天空 赤道升向天空。
驱赶黑夜也汇入固定而燃烧的太阳
在悲伤的热带。在黑漆漆的 如夜的赤道
日 抱着石头 在天上滚动

太阳之轮从头颅从躯体从肝脏轰轰碾过
火红的 烧毁天空的
烈火的车子
在空中旋转

我不愿打开我的眼睛
那一对怒吼的黑白之狮
被囚禁!被抛掷在一片大荒!

听一声吼叫!听一声吼叫!
我的生活多么盲目 多么空虚
多么黑暗
多么像雷电的中心

雷……王座与火轴……
听一声吼叫!

森林中黑色的刺客
迅速下降到煮头的锅中
内脏黑暗 翻滚过地面
太阳中殷红如血的内脏吐露:剑

10.合唱

剑说:我要成为一个诗人
我要独自挺进
我要千万次起舞 千万次看见鲜血流淌
剑说:我要翻越千万颗头颅
成为一个诗人
是从形式缓慢而突然激烈地走向肉体
从圣人走向强盗。从本质走向
粗糙而幻灭无常的物质。走向一切
生存的外表

听一声吼叫!
太阳殷红如血的内脏吐露:剑,我的
剑,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我的儿子
愤怒的骨髓 复仇的骨髓
自我焚烧的骨髓
在太阳中间
被砍伐或火烧之后
仍有自我恢复的迹象
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内脏黑暗 剑翻过地层
我是儿子更是宝剑的天性
挂在我的骨头上的车轮和兵器--是我的肉体
是我的儿子 他伸出愤怒的十指
向天空质问
那些在肉体上驾驶黑夜战车的太阳之人
太阳中的人到底是谁呢?

到底是谁呢?伴随了我的一生
试其刀刃光芒
那些树下的众神还会欢迎我回到他们的行列吗?

我走到了人类的尽头

相关作品推荐:海子的长诗歌(太阳)前三首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海子长诗歌(太阳)后六首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