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夏日小故事-茨威格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小尚 17次浏览 0个评论

夏日小故事-茨威格短篇小说

夏日小故事

去年夏天我是在卡德纳比亚度过八月份的。这是科莫湖畔的一座小城,掩映在白墙的别墅和苍翠的森林之中,极为迷人。春天从贝拉乔和梅那乔前来的旅客在这狭窄的湖畔熙来攘往,即便是在这些比较热闹的日子里,这座小城依然宁静平和,在天气暖和的那几个礼拜,花香馥郁,阳光灿烂,它就更加寂静孤独。旅馆里几乎空荡荡的,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客人,每个客人在别人眼里都显得古怪,因为他竟然选择这样荒僻的地方来消夏避暑。每天早上看见别人还坚定不移地待在这里,因而惊讶不已。最使我诧异的乃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先生,他非常高雅,很有教养。从外表上看,他介乎举止得体的英国政治家和巴黎的花花公子之间。他不从事任何水上运动,整日凝神注视着香烟的烟雾在空中渐渐消逝,或者信手拿本书来翻阅一下,以此打发光阴。一连两天下雨,难耐的寂寞和他亲切坦然的态度,使得我们一认识就很快变得亲密,几乎完全消除了我们之间年龄的差异。他出生在利夫兰,先后在法国和英国受教育,未曾从事过任何职业,多年来也没有固定的住处,是个高雅意义上的无家可归的人,就像那些逐美猎奇的维京人和海盗,漫游各地,饱览名城胜景,观赏珍奇风光,积攒在自己心里。作为业余爱好,他对一切艺术全都倾心,但是一种高雅的鄙夷态度,胜过对艺术的爱,使他无法为之献身。他感谢这些艺术给予他千百个小时美好的时光,而他自己却不曾从事过片刻艺术创作活动。他过的是那种别人看来纯属多余的生活,因为这种生活相互之间毫无关联,通过千百个珍贵的经历积累起来的所有财富,贮存在这种生活之中,到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全都化为乌有,无人继承。

一天晚上,用罢晚餐我就和他谈起这点,当时我们坐在饭店前面,看着明亮的湖面在我们眼前慢慢地变成一片昏暗。他微笑着说道:“也许您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我并不相信回忆,经历过的事情是在我们经历的那个瞬间就离我们而去,而文学作品呢,它在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以后不也是这样毁掉了吗?不过我今天要给您讲一件事,我相信,这可是一篇精彩的小说。请跟我来,这种事情最好边走边说。”

于是我们沿着那奇妙的湖滨小道往前走去,年代古老的柏树和枝叶杂乱的栗树向我们投以密密的浓阴。湖面从树丛的枝丫之间投来骚动不宁的闪光。对岸白云深处是贝拉乔。已经西沉的落日,给它抹上了正在消散的淡淡的彩色霞光。在苍茫的山冈高处,塞尔贝洛尼别墅的微光闪烁的高墙顶端,映照着钻石般的余晖夕照,闪闪发光。天气暖和,有些郁闷,可并不使人感到沉重;夏夜的暖意,宛如女人柔软的手臂,充满柔情蜜意地依偎着浓阴,用视而不见的花卉的芳香灌满了人们的呼吸。

他开口说道:“作为开场白,我应该坦白交代,我一直没跟您说过,去年我就已经到卡德纳比亚来过,在同样的季节,下榻在同一个旅馆里,这也许会使您感到奇怪。我告诉过您,我这一生一向避免干重复的事,这样,您对我今年旧地重游一定会更加大惑不解。但是请听我说!那次自然和这次同样孤寂,那位从米兰来的先生去年也同样在这儿。他整天钓鱼,晚上又把鱼放生,第二天再去把鱼抓来。去年还有两位英国老太太在这儿,她们出出进进轻手轻脚,人们几乎没有注意到她们的存在。另外还有一个相貌俊美的小伙子和一个可爱的脸色苍白的姑娘。我至今还不相信,她是那小伙子的妻子,因为他们俩似乎过于亲热。最后还有一家德国人,是最为典型的北德人,一位年纪较大的太太长着淡黄色的头发,骨骼坚硬突出,动作生硬难看,她有一双像钢针一样刺人的眼睛、一张像用刀子削过的锋利的善于吵架的嘴。和她一起的是她妹妹,不会叫人认错,因为两人的面部轮廓一模一样,只是妹妹脸上的线条比较舒展,布满皱纹,不知怎的,显得柔和一些。姐妹俩老是待在一起,可是从不交谈,总是埋头织个不停,似乎要把她们全部思想空虚都编织进去。这是两个无情的命运女神,主宰着无聊和褊狭的世界。在她们两人当中还有一个年轻的,大约十六岁的姑娘,是她们两人中某一位的女儿。我不知道究竟谁是她的母亲。因为她的面部轮廓尚未定型,却已经微微地显出女性的丰腴。她其实长得并不美,过于纤瘦,还不成熟,此外,穿着打扮当然也很不得法。但是在她那茫然无助的渴望之中却有一些楚楚动人的东西。她的一双大眼也充满了迷茫的光芒,但是这双眼睛总是窘迫地避开别人的视线,眼睛一眨,明亮的光辉便倏然不见。她每次来也总带着一件手工活,但她的两手往往动得很慢,手指会停住不动,然后她静静地望着,幻梦般的目光,一动不动地凝望着湖面。我不知道,这番景象究竟有什么东西这样奇怪地打动了我的心。是看到一个母亲容颜凋残和一个女儿花蕾绽开,看到身姿绰约后面显出的阴影时,不由得会向你袭来的那种平庸的,可又如此难以避免的怅惘心绪吗?是想到在每一个面颊上都隐藏着皱纹,在每一张笑靥上都暗藏着疲倦,在每个梦幻里都已经有个失望在等待着,因而黯然神伤吗?抑或是少女浑身上下都表现出来的那种奔放的、刚刚萌发的毫无目的的渴望,少女生活中绝无仅有的奇妙无比的时刻?这时,她把目光贪婪地投向太空,因为她还没有得到那绝无仅有的东西,她可以牢牢地抓住它,然后紧紧地攀附在它上面,就像海藻附着在水里漂浮着的木头上一样。从旁观察,看她那梦幻般水汪汪的眼睛,以及冲动地热情爱抚每一只狗和猫的样子,我的心情便无比激动。焦躁不安的情绪使她许多事情刚开个头,便有始无终地撂在一边。晚上她把旅馆图书室里少得可怜的几本书匆匆浏览一遍,或者翻阅她带来的两本读得稀烂的诗集,读她的歌德和鲍姆巴赫……可是您干吗发笑?”

我不得不向他道歉:“只是因为歌德和鲍姆巴赫这两个名字凑在一起的缘故。”

“原来如此!当然,这个搭配是很可笑,但也不尽然。请相信我,对于这个年龄的少女来说,读好诗或者坏诗,读有真情实感的诗还是谎话连篇的诗,她们都无所谓。对于她们来说,诗歌只是止渴的酒杯而已。她们根本不注意杯中的酒,因为她们还没有喝酒,就早已陶醉。这个姑娘也是如此,她的酒杯里注满了憧憬,使她的眼睛闪闪发光,使她放在桌上的指尖微微颤抖,使她的步态有一种独特的僵硬而又飘逸的样子,介乎飞腾和惊恐之间。你看到她如饥似渴地想和什么人说话,倾吐一下她满溢的心事,可是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孤独,只有织针左右碰撞的声响,只有两个女人冷冷的凝重的目光。我心里不由得产生无限的同情,可是,我无法接近她,因为当真说吧,在这种时刻,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对于一个少女算得了什么。再说,我厌恶认识一家子人,特别对结识市民阶层的老太太们心存反感,这就使我们绝不可能互相接近。于是我试图去干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心想:这个年轻姑娘羽毛未丰,毫无人生阅历,大概是初次来到意大利。在德国,由于英国人莎士比亚的缘故,意大利被公认为罗曼蒂克的爱情之国,其实莎士比亚自己也从未到过意大利。人们认为这是有许多罗密欧的国家,充满了秘密的奇遇,扇子掉在地上,匕首闪闪发光,还有假面、伴娘和柔情似水的信筒。她肯定梦想着艳遇,谁不知道少女的幻梦,这些迎风飘舞的白云,它们漫无目的地在蓝天上飘浮,总是在傍晚烧得色彩绚烂,呈现玫瑰的色泽,然后化为一片烈焰般的火红?在这里她会觉得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于是我下定决心为她编造一个神秘的情人。

“当天晚上我写了一封长信,语气谦卑,充满尊敬而又柔情脉脉,满是陌生的影射,信上没有署名。这封信,既不提出任何要求,也不作出任何许诺,热情洋溢,却又态度收敛,简而言之,这是一封罗曼蒂克的情书,就像出自一出诗剧。我知道,她为内心的焦躁所驱使,每天总是第一个来进早餐。我便把这信塞在她的餐巾里。清晨来临,我从花园里观察她的行动,只见她先是一怔,疑惑不解,接着大吃一惊,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布满她苍白的面颊,一直红到她的脖颈。她茫然无助地环顾四周,一哆嗦,小偷似的一下子把信藏了起来,然后,忐忑不安地、神经质地坐着,几乎碰也不碰她的早餐,很快就跑了出去,跑到浓阴密布、幽静无人的过道里,仔细揣测这封神秘的信札……您是否想说什么?”

我方才身不由己地做了一个动作,现在只好对此进行解释:“我觉得这件事很唐突。您难道没有想过,她会进行追查,或者用最简便的方法,她会去问侍者,这封信是怎么塞到她的餐巾里来的?或者把信交给她的母亲?”

“我当然想到了这层。但是如果您看见过这个姑娘,这个胆小怯懦的可爱的女孩,只要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就满脸惊恐地左顾右盼,那么您的任何顾虑都会烟消云散。有些姑娘非常害羞,您可以大胆地对她们恣意妄为,因为她们束手无策。她们宁可自己吃亏倒霉,也不会向别人吐露片言只语。我微笑着目送她远去,看到我的游戏如此成功而暗自高兴。这时她已经返回,我突然觉得我的血液直涌上太阳穴:她已经完全变成另外一个姑娘,连步态也完全变了样。她神情不安、心绪慌乱地走来,一阵红潮布满她的面颊,可爱的窘态使她显得举止笨拙,一整天都是这样。她的目光飞向每一扇窗,仿佛在那儿可以捕捉到这个秘密。她的目光围绕着每一个从旁走过的人,有一次她的目光也落到我的身上。我小心翼翼地避开她的目光,惟恐一眨眼睛会暴露我自己。但就在这闪电般飞快的一瞬间,我感觉到她目光中包含着疑问的火焰,我几乎吓了一跳。多年来我又一次感觉到,把第一粒火花射进一个少女的眼睛,这比任何极度快感都更加危险,更加迷人,更会把人毁掉。我看见她坐在那两位太太当中,手指头懒洋洋地动着,有时急匆匆地抓一下她衣服的一个地方,我敢保证,信就藏在那里。于是这游戏更加吸引了我。这天晚上我又写了第二封信,接连几天,每天都写,把一个恋情正浓的年轻人的感觉在我的信里体现出来,把一种纯粹是想象出来的激情描绘得愈演愈烈,这变成一种独特的刺激,使我自己激动不已。这变成了我的一种扣人心弦的运动,就像猎人想从事的那种运动,设下陷阱,或者引诱猎物跑到他的枪口的射程之内。我的成功对我来说是这样难以描述,几乎令人害怕。倘若这场已经开始的游戏,不是这样诱人,不是这样强烈地吸引着我,我就不会继续进行了。她的步履无比轻盈,快慢不一,像是舞步。她的脸上散发出一种热情洋溢的美,她想必彻夜不眠,一直在期待着早晨的信,因为她的眼睛在早上便罩着阴影,而且目光火辣辣地游移不定。她开始注意自己的举止打扮,头发上插了鲜花,对所有的东西都有一股子奇妙的柔情,使她双手动作平稳。她的目光总带有询问的神情,因为从我在这些信笺里泄露出来的千百件琐细小事里,她感觉到,写信人想必近在咫尺,想必是位风神,伴同音乐,弥漫在空中,就在近处飘浮,窥探着她最隐秘的言行,自己却随心所欲,隐身无形。她的心情变得欢快开朗,连两位迟钝的太太也注意到了她的转变,因为有时候,她们善意而好奇的目光会停留在这匆匆来去的身影和像鲜花怒放的面颊之上。她的嗓音变得婉转动听,更加响亮,更加明朗,更加大胆。她的喉头常常震震不已,仿佛突然之间会有歌声带着欢呼的花腔从她嘴里喷出,仿佛……可是您又笑起来了!”

“没有,没有,请您接着往下讲。我只是想说,您讲得非常之好,您很有——请您原谅——天才,您讲这故事肯定和我们的小说家讲得一样精彩。”

“您说这番话无非是客气而委婉地向我暗示,我讲述这事如同您的德国小说家一样,讲得抒情激越,铺排很开,多情善感,无聊已极,好吧,我就长话短说吧!这个玩偶在跳舞,是老谋深算的我在用手牵线。为了不致招来任何怀疑——因为有时候,我感觉到,她的目光盯着我的眼睛不停地打量——我就设法让她觉得,那位写信人可能并不住在这里,而是住在附近的某个疗养地,每天划着小船或者乘坐汽船到这里来。于是每当有船靠岸的钟声响起,我就看见她找个借口,摆脱母亲的监视,一溜烟地跑了出去。从码头的一个角落,屏气凝神,打量着从船上下来的乘客。

“有一次发生了一件事,——那是一个天色阴沉的下午,我无所事事,一心观察她的一举一动。这时发生了一件非常奇特的事情。来客中有一位英俊的青年,穿着打扮有一股意大利青年的风流倜傥的帅气。他像寻找什么,举目环顾四周。这时他大概发现了这位少女拼命寻找、急于询问、渴求知晓的目光,因为害羞,一片红云立即飞上她的面颊,掩盖了她那轻轻的微笑。这位青年为之一怔,立刻注意起来。如果有人向你投来一瞥这样灼热的目光,包含着千百种欲语未吐的情愫,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这位青年微微一笑,设法尾随着她。她急急逃走,又停住脚步,确信这就是她寻找已久的那个人,又继续快步走开,可是又回头张望。这就是那永恒的既乐意又害怕、既渴望又害羞的游戏。在这场游戏里人的可爱的弱点总是占着上风。这位青年虽然深感意外,显然也深受鼓舞。他紧紧地跟上,已经走到她的身边,我吓得要命,眼看事情要乱成一团,这时两位太太沿着小径走来。姑娘像只吃惊的小鸟,迎着她们飞奔过去。那位青年谨慎地退了回来,不过在转身时他们的目光还相遇了一次,热烈地互相深深地望了一眼。这个事件首先提醒我,该结束这场游戏了,但是诱惑是如此强烈,我决心好好利用这次偶然的邂逅,在当天晚上给她写了一封信,长得异乎寻常,借以证实她的估计。从此我要用两个人物来演出这台戏,这对我极为刺激。

“第二天早上,姑娘脸上那种颤抖的、困惑迷乱的神气把我吓了一跳。那种美丽的、焦躁不安的神情不见了,代之以一种我感到费解的神经质。她的眼睛水汪汪的、红红的,好像流过眼泪。痛苦似乎侵入了她的心灵深处。她沉默不语,似乎想要狂喊一阵。她的额头显得阴沉,她的目光流露出一种阴郁苦涩的绝望神情,而我这次恰好希望看到她目光里显出明朗的喜悦。我不由得心悸。有一些陌生的东西第一次掺杂进来,这个玩偶不听话了,她跳的舞完全和我想的不同。冥思苦索,想到各种可能性,却没有找到答案。我开始害怕我自己导演的这出戏,为了避开她目光中所包含的悲诉,我直到晚上才回到旅馆。等我回来,一切都明白了。那张餐桌没有铺上桌布,这一家子离去了。没能跟她说上一句话,她就不得不走了。她也没有向她家人泄露,她的心还牵挂着这惟一的一天,牵挂着这一刻。她是被人从她那甜蜜的幻梦中拖走,拖进不晓得哪一个鄙陋的小城里去了。这点我可忘记了。我到现在还感觉到她那最后的目光,犹如怨诉的目光,我到现在还感觉到她目光中可怕的力量,凝聚着愤怒、折磨、绝望和最钻心的痛苦,是我把这种痛苦投进了她的生活,谁知道这对她的心灵造成了多么深重的伤害!”

他沉默了。我们说着话,夜也深了。薄云遮掩的月亮散发出一股独特的清光,树丛间似乎有火花和星光在闪烁,再就是白茫茫的湖面。我们沉默无语,继续往前走去。我的同行人终于打破了沉寂:“这就是那个故事,这不是一篇小说吗?”

“我不知道,反正我愿把它和别的故事一起记在心里。为了这个故事我得向您表示感谢。可是要说它是篇小说?也许是个美丽的素材,可能会吸引我,因为这些人物只触及了表面,并没有完全把握住自己,他们的命运刚刚开始,但并不是命运。要写,就必须把它写到底。”

“我明白您是什么意思。写这个少女的生活,回到小城里,那庸庸碌碌的日常生活的可怕悲剧……”

“不,我指的倒不是这些。这个少女已经不再使我感兴趣。年轻的女孩子,不论她们觉得自己如何与众不同,都不怎么有趣,因为她们的生活经历全是消极被动的,因而过于雷同。我们谈的这位少女只要时间一到,就会嫁给家乡的某个规规矩矩的男人,这次事件将成为她回忆中辉煌的一页。这个姑娘以后如何,我已不感兴趣。”

“这很奇怪,我又不明白了。您在那个小伙子身上又能找到点什么。这样的目光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顾盼之间火光四射,大部分人根本没有觉察到这点,而另一些人很快就把它忘却,必须到了老年才会知道这恰好是一个人所能获得的最高贵最深沉的东西,那青春的最神圣的特权。”

“我感兴趣的,根本就不是那年轻小伙子……”

“而是……?”

“我倒想把那位年长的先生,那位情书的作者加以塑造,把他彻底描绘一番。我认为一个人不论在哪个年龄,写火辣辣的情书并且梦想着深入到一段恋情中去,都不会不受惩罚。我倒想描述一下,这出戏如何弄假成真,他如何自以为已经控制住了这场游戏,而实际上却反被这场游戏所控制,他自以为只是作为旁观者看到了这个少女宛如花蕾初放的美,而这种美却刺激了他,攫住了他内心更深层的地方,突然一切都从他手里滑掉,这一瞬间,使他狂热地渴望进行这场游戏,获得——这个玩物。恋爱想必会使一个老人的激情和一个少年的激情非常相似,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并不完全具有充分的价值。爱情中的这种重返青春的现象定会激动我。我会让这老人怀有惴惴不安、殷切期待的心情。我要让他坐立不安,向那姑娘追踪而去,为了见她一面。可在最后关头,毕竟还是不敢走到她的跟前。我要让他旧地重游,满心希望能和她重逢,急切盼望出现一个偶然巧遇的机会,而这种巧遇总是残酷无情的。我将顺着这根线索去构思我的小说,这篇小说将是……”

“虚伪的,虚假的,不可能的。”

我吓了一跳。他打断我的话,声音生硬、沙哑、微微颤抖,几乎带有威胁的神气。我从来没有看见和我同行的这位先生这样激动过。我像闪电般迅速地感觉到,我不小心触及了他的什么痛处。他匆匆停住脚步,我心里一动,有些难堪。我看见他的白发在夜色中闪烁。

我想赶快换个话题,谈点别的,可是他已经又说起话来,现在平稳低沉的嗓音变得非常亲切柔和,揉进了轻柔的悲怆。“也许您说得有理,这样更有趣。L’amour cote cher aux vieillards,我想,这是巴尔扎克给他最动人的故事之一取的篇名。就这个题目,还可以写许多故事,但是老年人知道其中最隐秘的内情,只喜欢讲他们的成功,闭口不讲他们的弱点。其实这些事情怎么说呢,不过是像钟摆一样,永远摆个不停。可他们却害怕在这种事情里面显得可笑。卡萨诺瓦回忆录中有些篇章讲他年纪大了,偷情的汉子自己戴上了绿头巾,欺骗别人的人反而被人欺骗,您难道真的以为恰好这些篇章‘丢失了’是个偶然事件?我看也许只是因为他的手变得过于沉重,心胸变得过于狭窄了吧。”

他把手伸给我,这时他的嗓音又变得非常冷漠、平静、无动于衷。“晚安!我发现夏日的夜晚给年轻人讲故事是很危险的事,很容易产生愚蠢的念头和各式各样毫无必要的幻梦,晚安!”

他迈着富有弹性的,但因上了年纪已变得缓慢的步履,走向夜色中去。天时已晚,平日因夜间柔和的暖意很早就使我感到的疲倦,今天却因血液中涌起的兴奋而消散。如果一个人遇到一桩奇事,或者把别人的经历一时当作自己的经历,就会这样。于是我沿着幽静昏黑的小路一直走到卡尔洛塔别墅。那儿大理石的台阶一直伸到湖里,我在清凉的石级上坐了下来。夜奇妙无比,贝拉乔的灯火以前像萤火虫似的在树丛中闪烁,显得很近,此刻越过水面似乎显得无限遥远。灯光慢慢地、一个接一个地落回沉重的黑暗之中,湖面寂静无声地展现在我的面前,像一块漆黑的宝石光滑闪亮,可是在边沿闪着杂乱的火花。拍岸的微波轻柔地涌上石级又复退下,像白皙的手弹弄着白得发亮的琴键。苍白的苍穹,显得无限高邈,天幕上有千万颗星星熠熠生辉,它们挂在天上,静谧沉寂,晶莹闪光。只不过有时候,一颗星猛地挣脱那钻石般的轮舞,坠入夏日的黑夜之中,坠入黑暗,坠入山沟、峡谷,坠向山冈或者远处的水面,无知无感,被盲目的力量抛出轨道,就像一个生命被抛进无人知晓的命运的陡峭深谷。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夏日小故事-茨威格短篇小说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