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波尔祖科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小尚 34次浏览 0个评论

波尔祖科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短篇小说

波尔祖科夫

我开始仔细观察这个人。甚至他的外貌都有点特殊。不论您多么心不在焉,都会情不自禁地盯着他看。而且还会抑止不住地放声大笑。我的情况就是如此。应当指出的是,这位矮个子先生的一对细小眼睛总在不停地转动,或者说,他这个人的整个身子,对于投向他的目光,特别敏感。他几乎总能本能地感觉出有人在对他进行观察,于是他马上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观察者,然后抱着忑忐不安的心情,分析投射过来的目光。两只眼睛老是不停地梭来梭去,身子不断地左右转动,使他看起来很像是一个活动的风标。说来真奇怪!他似乎害怕别人嘲笑。其实他几乎就是一个为了糊口而不得不让人取笑逗乐的小丑。他常常乖乖地伸出自己的脑袋,让大家戏弄,不仅仅在精神上,而且在肉体上甘愿忍受别人的戏弄。当然这要看他是与什么人在一起罗。心甘情愿自动当丑角的人,是不值得可怜的。但是,我发现这人是一个怪物,这个可笑的人根本不是职业小丑。他身上还残存着某些高贵的品质。他忐忑不安的心情、他总是为自己而感到担惊受怕的病态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觉得他总想为别人效劳的愿望与其说是为了捞到物质上的好处,不如说是出于他的一颗善良的心。他很高兴别人当着他的面、以极其粗暴的方式对他进行嘲笑。但与此同时,一想到他的听众冷酷无情、以怨报德(这一点我可以发誓),他心里就感到非常痛苦。因为这些听众不是嘲笑他的举动,而是他这个人本身,包括他的心、他的头脑、他的外貌、他的全部血肉之躯。我相信此时此刻他会感觉出自身的处境是何等的狼狈,但是他的抗议却又很快地在他的心中消失,其实他每次的抗议都是极其宽容的。我深信这一切的一切之所以发生,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完全是出于他的心地善良,根本不是因为他没有借到钱而被人赶了出来的缘故。这位先生是经常要借钱的,也就是说他用这种借的方式向人乞讨。每当他做完各种各样的鬼脸、让人笑够了的时候,他就觉得他多少争得了一点点权利,可以向人开口借钱了。但是,我的天哪!那里是什么借钱啊!他开口借钱时又是一副什么样的模样啊!我实在无法想象,在那么小的空间,也就是说在这位矮小个子的布满皱纹、颧骨高耸的脸上,能够同时容纳那么多各种各样的鬼相,那么多各种不同性质的感受,那么多极其深刻的印象!那里面什么没有啊!真是百感交集:有难言的羞愧,有假装的厚颜无耻,有懊丧,有愤懑,有突然的脸红,有对失败的耽心,有因胆敢打扰别人而要求宽恕的表情、有个人的尊严感,也有充分意识到自己渺小无用的自卑——所有这一切的一切,全都像闪电一样,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他以这样的方式,已经在人世间闯荡了整整六年,可至今还没有弄清楚,在借债的微妙时刻,究竟应该采取何种表情!当然,要做到完全冷酷无情、卑鄙无耻,他这个人是永远也办不到的。他的心太善良、太热情了!我甚至要更进一步说,在我看来,这是世界上最最诚实、最最高尚的一个,不过他有一个小小的弱点:只要能够讨好别人,你一声令下,他什么卑鄙的事情都可以去干,而且心甘情愿,毫不考虑自己。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人们通常所说的窝囊废。最最令人可笑的是他的衣着。他几乎穿得与大家一模一样,既不比人家好,也不比人家坏,一身干干净净,甚至有点过分讲究,而且想通过衣着,暗暗地显示出他自己的体面和尊严。这种外表上的平等与内心里的不平等,他经常为自己的耽心,同时又不停地自我作践——所有这一切的一切,便构成了强烈的对比,使人觉得他既可笑又可怜!如果他真正从心灵深处相信,他的听众是世界上最最善良的人(尽管他的亲身经验告诉他并非如此,但他仍然持这种看法),他们嘲笑的只是他的那些可笑的举动,而不是他这个苦命的人,那么,他就会高高兴兴地脱下燕尾服,反穿着走到大街上,去迎合别人开心的愿望,自己也从中得到乐趣,反正只要能使自己的衣食父母发笑,只要能给他们带来愉快就行。但是,不论他使用何种办法,还是永远也无法得到平等。他还有一个特点:这个怪人的自尊心很强。只要没有什么危险,他冲动起来,甚至敢于舍己救人。对于那些弄得他愤怒已极、忍无可忍的庇护者,他善于巧妙对付。有时他甘冒风险,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几乎有点英雄的气慨呢!但是,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不长,往往只是几分钟的行为……总而言之,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受苦受难者,而且是一个最最没有用的、因而也是最最滑稽可笑的受苦受难者。

客人们掀起了一场人人参与的争吵。我突然发现,我们的这位怪人一下子跳到一把椅子上。他扯起嗓子拚命喊叫,要求别人让他一个人单独发言。

“您去听听吧,”主人悄悄地对我说道,“他往往能讲出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来……您觉得他很有趣吗?”

我点了点头,就挤进了人群之中。

确实,那位穿着相当体面的先生跳到了一张椅子上,拼命大喊大叫,引起了大家普遍的注意。许多不认识这位怪人的人,相互疑惑不解地使使眼色,另外一些人则放开喉咙,哈哈大笑。

“我认识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我应该比所有的人都更了解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怪人从自己站着的高台上叫道,”先生们,请你们让我来讲吧。有关菲多谢·尼古拉依奇的事,我一定会讲得好的!我知道他的一件事,那简直是一件天下奇闻,妙极了!……”

“那您就快讲吧,奥西普·米哈依内奇,您快讲吧!”

“您快点讲吧!”

“你们好好听嘛!”

“大家好好听着,好好听着!!!”

“好,我就开始讲起来,不过,先生们,这件事有点特殊……”

“好啊,好啊!”

“这件事挺好笑的。”

“很好,太妙了,真是妙不可言!——您倒是快点言归正传呀!”

“这件事是我、你们最最卑贱的仆人,个人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

“那您为什么一再宣称您要讲的那件事非常可笑呢?”

“甚至还有点可悲呢!”

“啊!!!”

“总而言之,先生们,你们现在将要听到我讲的那件事是这样的,它使我结识了一伙非常有趣的人物。”

“别绕弯子,快些讲吧!”

“那事件嘛……”

“您怎么老是说那件事那件事的,您倒是快点把那个值得一讲的寓言故事讲出来嘛!”一位长着一头淡黄色头发、留有一口胡子的年轻先生,用嘶哑的嗓音说道。他一手插进自己的裤口袋里,本想掏出手帕,结果却无意之中把钱包掏了出来。

“那件事嘛,我的先生们哪,我希望在我讲完以后,能够看到你们中的许多人设身处地地替我想一想。最后还有一点需要交待,就是因为出了这件事,我才没有结成婚。”

“您结过婚!……有老婆!……波尔祖科夫想过结婚!!”

“老实说吧,我倒真想现在就能看到一位波尔祖科夫madame①!”

——–

①法语:夫人。

“请问您以前的那位波尔祖科夫太太的芳名叫什么?”一个年轻人挤到故事讲述者的身边,尖着嗓子问题。

“先生们,故事的头一章是这样的:

“那是整整六年前的春天,具体点说,就是三月三十一日。先生们,请注意这个数字,它是四月的前一天……”

“是四月一号的前一天!”长着一绺鬈发的年轻人大声叫喊起来。

“先生,您真会猜!那是一个傍晚。n县城的上空,暮色越来越浓,月亮正想从苍茫的暮色中爬出来……总而言之,那里的一切都非常好。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暮色朦胧的时候,我与我那已故的、与世隔绝的祖母告别以后,便偷偷地从我的寒舍之中溜了出来。请原谅,先生们,我使用了一个很时髦的用语与世隔绝?这是我最后一次在尼古拉。尼古拉依奇那里听来的。不过,我祖母的确是与世间隔绝的:她又瞎、又聋、又哑、又蠢,反正你怎么说她糟都行!……我坦白承认,我当时胆战心惊,正打算去干一件大事,我的心在怦怦地跳个不停,就像小猫的脖子让一只瘦骨棱棱的爪子紧紧地抓住了似的。”

“请您等一等,波尔祖科夫monsieur①!”

——–

①法语:先生。

“您有什么吩咐?”

“请您讲简单一点,请您别费那么大的劲兜圈子!”

“我遵命,先生!”奥西普·米哈依内奇有点尴尬地说道。

“我走进了菲多谢·尼古拉依奇的那幢小房子(这是他光明正大化钱买下的)。大家都知道,菲多谢·尼古拉依奇不是我一般的同事,而是我的顶头上司。仆人向他禀报以后,便马上将我引进他的书房。我现在还清楚记得:那间屋子里一团漆黑,连一支蜡烛也没点。我抬头一看,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正走进来。随后我们两人便都留在黑暗之中……”

“你们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一位军官问道。

“您看呢,先生?”波尔祖科夫问完以后,赶紧把微微痉挛着的脸庞,转向长着一头鬈发的年轻人。

“是这样的,先生们!这时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其实呢,也算不上什么奇怪,只不过发生了一件所谓常见的生活小事而已。我很随便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纸,他也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卷纸,不过是国家发行的……”

“钞票吗?”

“是钞票,先生!接着我们就进行了交换。”

“我敢打赌,这里散发着一股行贿的味道,”一位衣着体面、头发理得短短的青年先生说道。

“是有一点行贿的味道,先生!”波尔祖科夫紧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唉,

就算我是自由主义者

这样的人我也见过不少!

如果说你们今后会有机会去外省当差,那就请你们千万不要……在自己的家门口伸手……免得被烫伤了……因为有个文学家说过:

就是祖国的炊烟,

我们也觉得愉快和香甜!①

——我们的祖国啊,是我们的母亲,先生们,是生我养我的亲娘!我们都是她的儿子,是靠吃她的乳汁长大的!……”

——–

①这是俄国文学家格里鲍耶多夫的爱国主义名句,见之于他的代表作《智慧的痛苦》

全场马上响起一片笑声。

“不过,信不信由你们,先生们,我可从来没有收受过贿赂。”他说完以后,将信将疑地把全场扫视了一遍。

一场经久不息的哄堂大笑。像一阵排炮的轰鸣,把波尔祖科夫说话的声音,完全淹没了。

“对,的确是这样的,先生们!……”

他马上把话头停住,继续环视大家,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也许——谁知道呢?——也许他此刻突然想起,他比这一伙老实人中的大多数都老实呢……所以,直到大家的笑声结束,他脸庞上的严肃表情还没有消失。

“是这样的,”等到大家都安静下来以后,波尔祖科夫开始说道:“虽然我从来没有收受过贿赂,但这一次我却是有罪的:我从一名贪官手里……接过贿赂……把它塞进了口袋里……也就是说,我当时手中掌握着一些文件,如果我把这些文件交给某一个人,那么,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就要倒大霉。”

“这么说来,他就是这样把那些文件收买了?”

“是收买下来了。先生!”

“给了您很多钱吧?”

“给我的钱嘛,就是眼下一个人出卖自己的良心所得的那么多……如果有人愿意给的话。不过,当我把钱塞进口袋里的时候,我的脑袋上好像浇了一瓢开水,非常难忍。我确实不知道我是怎么搞的,老是那么一副模样,先生们,你们看到了吧。我当时半死半活的,上下两片嘴唇,不停地翕动,腿脚瑟瑟发抖。是的,我有错,我有罪,我感到羞愧万分,无地自容。我简直罪该万死!我打算向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请求宽恕……”

“怎么样,他宽恕您了吗?”

“我还没去请求呢,先生!……我不过是说说而已,其实当时是应该这么做的。因为我有一颗火热的心。我看到他直勾勾地望着我的眼睛,于是便说道:

“您是连上帝也不怕的了,奥西普·米哈依雷奇!”

“你们看,我该怎么办呢?出于礼貌我只好两手一摊,把脑袋扭到一边去。我说,‘我到底为什么要害怕上帝呢!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其实我这么说,也是出于礼貌……我自己简直恨不得钻进地里去呢。

“‘很久以来你就是我们家的朋友,甚至可以说,你已经成了我们家的儿子。——谁知道这是不是上天的安排呢,奥西普·米哈依雷奇!可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想起来要告密,而且是现在就打算去告密!……你这样做,叫我今后还要不要相信人呢,奥西普·米哈依雷奇?’

“先生们,你们看吧,他就是这样对我发表了一大通训诫的话!他还说:‘不,请您告诉我,今后我还要不要相信人,奥西普·米哈依雷奇?’我心想,您相信不相信人与我何干!您知道,我当时喉咙怪痒痒的,声音也发起抖来了,而且已经预感到我的坏脾气马上就要发作,于是我赶紧抓起帽子就走……

“‘您到哪里去呀,奥西普·米哈依雷奇?难道在节日前夕……难道您现在还在记我的仇,到底我做错了什么事得罪了您?……’

“我急得连连直叫:‘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菲多谢·尼古拉依奇!’

“唔,这就是说,我被他的话软化了,就像白砂糖遇到了水,一下子就融化了,先生们!这还不算呢!连装在口袋里的那一大包钞票也好像在大声喊叫:‘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该死的强盗!’——而且那包钞票好像竟有五普特①那么重……(要是真有五普特重那就太好了!……)

——–

①俄国计量单位。一普特等于16.38公斤。

“‘我发现,’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说道,‘我发现您在后悔……您知道,明天就是……’

“‘就是埃及玛丽亚节(即愚人节),先生……’

“‘好啦,不要难过,’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说道,‘够啦,犯了错误,悔改了就好嘛!我们走吧!也许,’菲多谢·尼古拉依奇继续说道,‘也许我还能把你拉回到真正的道路上来……也许我那些不大起眼的家神(我清清楚楚记得那个强盗正是用的‘家神’这个词)会把您的那颗已经变得僵硬了的(我不想使用“铁石的’这个字眼)、深深地误入迷途的心温暖过来……’

“他随即拉起我的手,先生们,把我带到他的家人那里。我觉得背部透过一股冷气,于是浑身瑟瑟发抖!我当时心想,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人呢?……你们需要知道的是……我不知道怎么说好,反正后来出现了一个非常微妙的情况!

“莫非是波尔祖科夫太太来了吗?”

“正是玛丽亚·菲多谢耶夫娜,先生!不过,你们知道,她命中注定不能成为你们所说的波尔祖科夫太太。她没有得到这份荣誉的福气!你们看,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说他们家几乎把我当儿子对待,这话倒是不假。半年以前,一个名叫米哈依洛·马克西梅奇·德维加依洛夫的退职士官生当时还没死,那情况确实如此。不过后来,他听从了上帝的召唤,上西天去了。据说他留下过一份什么遗嘱,可找来找去,哪儿也没有。后来查明,他根本就没有立下什么遗嘱……

“‘嘿!!!’”

“唔,这事嘛,也没有什么关系。真没办法,先生们,我说漏了嘴,扯得太远了,请原谅!本来嘛,爱说几句语义双关的俏皮话。固然不好,不过说说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更糟糕的是我的前程从此也就完蛋了。因为那位士官生已经退职,他连他的家门都不让我进(他的生活可阔气啦,因为他手长,会捞钱)。如果我说他被他们家当亲儿子对待,也许是不错的。

“‘啊哈!!!’”

“是的,正是这样,先生!于是从此以后,我就经常在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家里露面。我一再发现问题,但是我都忍着没说。也是活该我倒霉(也许是我走运!),一名马匹采购员突然来到我们这座小城。这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他的工作流动性很强,也很轻松,全是与骑兵有关的。他一来就牢牢地扎在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身边,就像一尊大炮安放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样!我的坏脾气一发作,就旁敲侧击地说:‘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您为什么要欺侮我呢?从某种意义上讲,我已经成了您的儿子。我一直等着您像父亲那样对待我……’他开始对我作出回答,可他那是什么样的回答啊,我的乖乖!好吧,这就是说,他总算开口说话了。他像朗诵一整首长篇叙事诗似的,不顾一切地念下去。你只能乖乖地听着。他的甜言蜜语叫你听得直咽口水,摊开两手!可是他说的意思,你却怎么也听不明白,无法理解,于是你只好像傻瓜一样,呆呆地站着。他把我的脑子搞得迷迷糊糊的,就像一条滑溜溜的泥鳅,扭来扭去,叫你怎么也捉摸不住。唔,天才,他简直就是天才。他那张嘴真叫人听了胆战心惊!我就吓得魂不附体、坐立不安,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扯起嗓子唱情歌,又是送糖果、又是说语义双关的俏皮话,还时不时地唉声叹气!我说我痛苦极了,我是为爱情而感到痛苦的。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悄悄地作解释,表心迹!可我这人真蠢!我竟然没有去找教堂执事打听打听,我已经年近三十……这怎么行呢?我却臆想天开,竟然想要耍花招!不!我的事情进行得很不顺利,周围全是一片对我的嘲笑声,——嗯,我也火起来了,气得几乎说不出一句话来。——我于是一走了之,从此不再跨进他的家门。我左思右想,最后决定马上去告密!是的,我是想去干卑鄙的事,我想出卖朋友。老实说吧,告密的材料多的是,而且都是很有份量的材料,拿出去可以卖个大价钱的。这可是一桩大买卖啊!我把这些材料和告密信拿出去,准可以换回一千五百银卢布!”

“‘啊!这可是贿赂呀!”

“对,先生,这正是贿赂,是一名贪赃枉法的官员付给我的!(其实这也算不得是什么罪过,真的算不上!)好啦,现在就让我来继续讲下去吧。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他是把我拖进客厅的,当时我已半死不活。他们家的人都在那里迎接我:似乎他们都受到了委曲,或者说不但是受了委曲,而且是伤透了心,简直是……唔,这么说吧,他们一个个面如死灰,几乎就像死人一样。但与此同时他们的脸上都现出一种居高临下的表情,目光中流露出庄重的神色,类似一种亲切的,慈父般的表情……好像我是回头浪子,回到了他们身边。你看,事情竟然弄到了这种地步!他们让我坐下来喝茶,可我哪有心思喝茶呢!我自己的胸膛里好象烧开了一壶水,全身都在沸腾,可两条腿却越来越冷,冷得像块冰。我全身缩成一团,害怕起来了!他的夫人、七等文官太太(现在已经是六等文官太太了)玛丽亚·福明尼什娜,一开口就对我以你相称,她说道:‘大少爷呀,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啦?!’我回答她说:‘没什么,我有点病,玛丽亚·福明尼什娜……’可是我说话的声音却在发抖!她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便不管三七二十一无原无故地放肆数落起我来了。她说:‘看得出来,是良心叫你心里感到过意不去了吧,奥西普·米哈依雷奇,我的亲爷老子!在我们家吃的面包和盐把你的良心叫醒了吧!我们带血的眼泪让你回心转意了吧!我的天哪,她就是这么昧着良心说话,真是一个可怕的婆娘!她就这么坐着,不断地给我沏茶。我心想:你到市场上去看看吧,我的好官太太,哪一个女人比得上你厉害!我们的官太太就是这么一个厉害的婆娘!这时,活该我要倒霉了:她女儿玛丽亚·菲多谢耶夫娜走出来了,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脸色有点苍白,一对小眼睛红通通的,好像刚才哭过。我一见她就傻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就像死人一样。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在为马匹采购员的离去而伤心落泪的。那小子脚底涂油,溜了。他很知趣,趁着还没出事就走了。实际上他也该走了(现在顺便说说罢了),他出差的期限已经过去,其实他也算不上是出公差!他这一走……这一对恩爱的父母亲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虽然知道了全部情况,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好偷偷地掩盖起来算了——家丑不可外扬嘛!……咳,真没办法,我望了她一眼,觉得一切都完了,简直不能再呆下去了!我斜眼望了望我的帽子,想抓起就走,而且越快越好!可是不行了:我的帽子被他们叫人拿走了……说老实话,没有帽子我也想走——唔,我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已经走不成了,他们把门闩上了。他们开始同我友好地说说笑笑,又是丢媚眼,又是逗我嬉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结果胡说了一大通求爱的话。她呢,我的那个心上人,马上坐到钢琴边上,用满怀委曲的声调,唱了一首关于依着马刀站立的骠骑兵的歌——简直把我的魂都唱出窍了。‘好啦,’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说道,‘现在一切都已过去,忘了它吧!来,快过来……让我来拥抱你!’我当时马上就跪在地上,把脸庞紧紧地贴在他的坎肩上。‘我的恩人哪,你真是我的生身父亲!’我边说边流泪,简直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我的主啊,当时出现的是什么场面啊!他哭了,他老婆哭,玛申卡①也哭,大家全都哭作一团……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个淡黄头发的女人,就连她也哭了……更有甚者,孩子们从各个角落里爬了出来(上帝赐给他一大群孩子),他们也哇哩哇啦地大声哭了起来……不知道到底流了多少泪,不过那是感激的泪,那是高兴的泪,因为浪子终于回来了,就像士兵凯旋还乡一样!于是又是上点心,又是做游戏,忙得不亦乐乎!唉哟,我好痛啊!什么地方痛!心痛!想谁呢?我亲爱的人儿呀,她胀红了脸!我和老头子一起干了一杯甜酒。总而言之,他们把我服侍得好好的,使我感到无比的高兴!……

——–

①玛丽亚的爱称。

“后来我回到了祖母身边。到回家里以后,我在我的小房间里来回走了整整两个小时。我把祖母叫醒来,把我的喜事一五一十全告诉了她。‘钱都给你了吗!这个强盗?’‘给了,奶奶,给了,全给了,我的亲奶奶!我们家走鸿运啦,快开门呀!’‘好啊,现在你就结婚吧,正是时候,你快结婚吧!’老太太对我说道,‘你知道吗,上帝听到了我的祷告!’随后我把索夫龙叫了醒来。我说:‘索夫龙,快点帮我把靴子脱下!’索夫龙给我脱下了靴子。‘好啦,索夫龙,你现在给我道喜吧,吻吻我吧,我就要结婚啦!老弟,我真的要结婚啦。你明天来个一醉方休,然后就去散散心,我告诉你吧,你老爷我就要结婚啦!’我心里真是乐开了花!……本该开始睡觉的,可是不行,睡不着!我又爬起来,坐着想呀想呀,忽然间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明天不是四月一日吗?那可是个开朗、快活的日子呀!怎么有这么巧啊?你瞧我想得多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先生们!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点上蜡烛,就这样穿着睡衣坐在写字台前。也就是说我完全忘乎所以了。先生们哪,你们知道,一个人一旦着了迷,他就一定会忘乎所以的!他甚至会一头扎进污泥里!也就是说,有的人竟然有这样的怪脾气:人家要他的这个,他马上就给了他们,还说,给,你把那个也拿上吧!人家要打他的耳光,他不仅送上面颊,而且还高高兴兴地把整个背脊都送上去。过后他们又拿白面包来引诱你,把你当狗耍。而你呢,却一心一意地用你的笨爪子去拥抱他们,还同他们亲嘴!先生们,现在的情况不就是这样吗?你们在笑,你们在交头接耳说悄悄话,我全都看见啦!等我把全部真实情况一五一十都讲出来以后,你们就会一起来笑话我,就会来捉弄我,可是我现在却一直在对你们说呀,说呀,说个不停。是呀,谁在叫我说呢?又是什么人在捉弄我呢?谁站我背后老是嘀嘀咕咕催我:‘说呀,说呀,你快讲嘛!’可是,我不是一直在说吗,讲吗,给你们掏心里话吗?打个比方说吧,我把你们都当成了自家的亲兄弟,我的至亲密友啦……嘿!!!’”

从四面八方发出来的哈哈笑声,逐渐汇集起来,终于完全淹没了故事讲述者的声音。但讲述者却感到由衷的高兴。他把话头停住,两只眼睛滴溜溜地扫视整个会场,足足有好几分钟之久。他好像受到某种激情的冲动,把手一挥,自己也哈哈大笑起来了,似乎他真的发现了自己处境的可笑。随后他又继续往下讲去:

“那天夜里,先生们,我几乎没有睡觉。我整夜都在纸上划划写写。不知道你们看见没有,我竟然想出了一个新花样!唉,先生们哪!这事一想起来就觉得良心上过不去!这种事要是夜里干的,也还可以说得过去:当时睡眼朦胧,头脑一时糊涂,信口开河,说一大通胡话,也不怎么要紧。可是不!第二天早晨天不亮我就醒来了,总共才睡一两小时,马上又接着往下写!我穿好衣服、洗完脸、卷好发,还抹了点发蜡,然后套上一件新燕尾服,就迳直走到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家里去贺节。写好的纸条则放在帽子里面。迎接我的是菲多谢·尼古拉依奇,他张开双臂,又要我投进他父亲般的怀抱中,贴在他的坎肩上!这时我却拉起架子来了。昨天想好的一套还在脑子里盘桓!我往后退了一步。我说:‘不,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如果您乐意的话,请您马上看看我写的字条!’说完我就把纸条递给了他。你们知道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吗?上面写的内容是这样的:鉴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奥西普·米哈依雷奇必须申请辞职,而且在辞职请求书上,全体官员都匆匆忙忙签过名的!这就是我想出的新花招。主啊!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所以我就做出一副还在生他们的气的样子,给他们开个小小的玩笑。我说经过一夜的考虑,我的想法改变了。不但改变了想法,而且觉得灰心丧气了,比以前觉得更加委曲了。我还说,你们看吧,我的救命恩人哪,我根本没有把您和您的女儿放在眼里,至于钱嘛,昨天我已把它装进口袋里,今后生活有了保障,所以我就给您递上辞职报告。我不想在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这种人领导下工作!我希望到别的部门去干活,到那时你就等着瞧好看的吧!我要去告您!我装成这样一个卑鄙的家伙,想吓唬吓唬他们一下!还想好了吓唬他们的办法呢!啊?先生们,你们觉得办法想得好不好?这都是因为昨天我在他们家里受到了亲热的接待,因此我想开个小小的玩笑,取笑一下菲多谢·尼古拉依奇那颗慈父般的心……

“他刚一拿起我的报告,将它展开来,我就发现他的整个面部都在颤动。他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奥西普·米哈依雷奇?’我却像傻子一样,说:‘今天是四月一日,我给您贺节来了,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这就是说,我完全像个顽皮的孩子,悄悄地躲在奶奶的围椅后面,突然放开喉咙,对着她的耳朵大声喊叫,想吓她一大跳!是呀……简直讲起来都不好意思,先生们!不,我不能再讲下去了!”

“不行,您讲下去,以后怎么样呢?”

“‘不,不,您得讲下去!不行,您一定要讲下去!”四面八方都在齐声叫嚷。

“我的先生们哪,随后就是闲聊,天南海北地任意议论,还加上唉声叹气!他们说我是个跳皮鬼,又好开玩笑,简直把他们吓得要死!还说了一大堆甜言蜜语,把我说得都害起羞来了。我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心想:怎么可以让我这样有罪的人占据这样神圣的位置呢?这时,那位官太太尖着嗓子说话了:‘唔,你是我的亲人,刚才可把我吓坏了,到现在我的两条腿还在打颤,连站都站不住呢!吓得我像疯子一样,跑去找玛莎。我说:‘玛申卡,我们出事啦!你去看看吧,你的那一位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我自己造的孽,亲爱的,你就原谅我这个老太婆吧,是我粗心大意,给你找错了人!唔,我想是这样的:他昨天很晚才离开我们回家,他可能以为,也许他觉得我们昨天是故意讨他的好,给他上圈套呢!我这么一想,就吓懵了!得了吧,玛申卡,你不用给我使眼色啦。奥西普·米哈依雷奇对我们来说,又不是外人,我是你的亲妈,决不会说你的坏话的!谢天谢地,我活在世上可不是二十年,而是整整四十五年呀!……”

“唔,这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先生们!我当时差点卜通一声跪在她的脚前!于是又是痛哭流泪,又是拥抱亲吻,接下来又开始开玩笑!因为四月一日是愚人节,所以菲多谢·尼古拉依奇也开起玩笑来了。他说飞来了一只火鸟,它的嘴是金刚石做成的,嘴里还衔着一封信呢!他也想愚弄别人,于是掀起了一场哄堂大笑!那场面真是感人!呸!连讲起来都觉得丢人呢!

“好了,我的先生们,现在整个故事就快要完了。我们在他们家住了一天、两天、三天,一连住了一个星期。我已经完全成了他们家的未婚女婿!这还用说吗?结婚的戒指已经订好,结婚的日子也确定了。只是他们在钦差大臣到来之前,不愿宣布罢了。他们正在等待钦差大臣到来。我等钦差大臣更是心急火燎,因为他不来,我的喜事就办不成。我心想应该早点把他打发走掉才好。可是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却在高高兴兴的喧嚣声中,把所有的工作都推到了我的头上:结帐啦,写报告啦,核对帐目啦,做总结啦——我一看,真是乱得要命,什么都是乱糟糟的,到处都有问题!心想我总该为老丈人出把力吧!可他老是生病,而且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怎么办?我自己一连几天几夜没睡觉,身子瘦得像根火柴。我耽心我也会病倒!不过,后来总算把一切事情都办好了,而且是在限期以前完成的!突然,他们家派人来找我,来人说:‘快,菲多谢·尼古拉依奇的情况很不妙!’我马上拚命跑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到那里一看,看到我的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坐在那里,身上裹着被子,额头上敷着醋,皱着眉头,口里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他一见我就说:‘你是我的亲人,你是我喜爱的孩子!我快要死啦!我的那些小鸟们哪,我把你们托付给谁来抚养呢?’他的妻子和孩子们抱成一团,哭得个死去活来,玛申卡也泪流满面。唉,我也跟着哭了起来!他接着说:‘不,上帝是非常仁慈的,他不会因为我有罪而惩罚你们的!’说完他就把所有的人都支使开。等到他们一走,他就吩咐把房门锁上,于是屋里只剩下我们两人,面对面地坐着。‘我有一件事求你?’‘什么事?’‘是这样的,小老弟,我临死都不得安宁,我很需要钱!’‘怎么会这样呢?’我满脸胀得通红,话都急得说不出来了。‘事情是这样的,小兄弟,我得掏自己的钱去还公款。为了大家的利益,我是不惜一切的,就是搭出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使我感到痛心的是:一些造谣生事的家伙在你面前往我身上泼污水……使你误入了歧途,害得我从那时候起就白了头!眼看钦差大臣就要到来,可马特维耶夫还差七千卢布不对数!可是我得负责呀……我不负责谁来负责呢?!老弟,上面肯定会要惩罚我的,你看怎么办呢?从马特维耶夫那里你是一个子儿都拿不到的!现在他已经够受的了,我怎么好忍心让他这个苦命人去担风险呢?’我心想:圣人哪,他可真是一位道德高尚的君子啊!这才真是一颗善良的心啊!他还继续往下说道:‘我女儿的陪嫁钱,我是决不动用的,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我自己也确实有一点钱,不过都借给人家了。现在哪能一下子收得回来呢?’我马上就卜通一声跪在他面前大叫:‘你是我的恩人,我侮辱了你,使你受了委曲,那些造谣生事之徒写了告你的状子,你不用难过,把你给我的钱拿回去就是了!’他望着我眼泪双流,说:‘这正是我希望你做的!我的儿呀,快快起来!以前我为女儿的眼泪原谅过你,现在我是打心眼里原谅你了!你治好了我的创伤!我要世世代代为你祝福!’就这样,他刚刚祝福完,我就一口气跑到家,把钱全部拿来交还给了他。我对他说?‘老爷子,拿去吧,全在这里,我只用去了五十个卢布!’他说:‘没关系。不过现在还有个小问题,就是时间很紧。你抓紧时间写个报告,报告的日期往前填写,就说你急着要钱用,所以要提前支取薪水五十卢布。我把报告拿去交给上司,说提前给你发了薪水……’好啦,这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先生们!你们怎么看呢?

我可是连报告都写好了啊!”

“喂,以后到底怎么样呢?这事到底怎么结束呢?”

“我的报告刚刚写完,我的先生们哪,事情就结束了。第二天,也就是过了一天以后,一大早我就收到一封盖有公章的信。我拆开一看,你说是什么?一份退职书!还说什么叫我赶紧办理遗交手续、结清各项帐目,另谋高就云云!

“‘怎么能这样呢?’”

“我当时拚命叫喊:怎么能这样呢?!先生们哪!我的耳朵里嗡嗡作响!我原以为是无意造成的差错,可是不,钦差大臣已经进城来了。我的心不禁为之一抖!唔,我转念一想,根本不是无意造成的差错!我便像往常一样,迳直去找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我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说:‘什么事呀?‘就是这份退职书呀!’‘什么退职书?’‘你看这是什么?’‘哦,这个么?是退职书!’‘难道我要求过退职吗?’‘您自己不是打过辞职报告吗?您四月一日交的呀!’(我当时没把那张纸条要回来!)‘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我耳朵里听到的是您说的话吗?我眼睛里看到的是您这个人吗?’‘当然是我,难道还有别人吗?’‘主呀!我的上帝!’‘先生,我感到遗憾,很遗憾!您这么早就想退职。先生,您脑子里好像有问题!至于退职证明,您尽可以放心,我一定给您办好。您一向表现还是很好的嘛!’‘您知道我当时不过是开个小玩笑嘛,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其实我并不想辞职,我之所以把那张纸条交给您,只是为了让你们,我的父母亲,开开心而已……’‘你这就不对了!先生,这种事怎么可以开玩笑呢?难道可以拿报告开玩笑吗?开这种玩笑,是可以把你流放到西伯利亚去的。现在再见吧!我没有时间,钦差大臣还在我们这里,我首先得工作。您无事可做,可以游手好闲,我们可得工作。至于您的退职证明,我会给您办好的。还有一点应该告诉您:我已经买下马特维耶夫的房子,近日就要搬家,希望我在乔迁之喜的时候不要见到您。祝您一路平安!’我拚命跑回家去,告诉奶奶:‘奶奶,我们完啦!’可怜的奶奶也跟着痛哭嚎啕起来。就在这时,我看见一个小厮从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家里跑来,手里拿着一张字条和一只鸟笼。笼子里面关着一只椋鸟。那只会说人话的小鸟是我在热恋中送给她的礼物。可纸条上只写着四月一日几个字,别的什么也没有。先生们,就是这么一回事,你们想到了没有?!

“唔,那么以后怎么样了呢?!”

“后来怎么样!我有一次迂到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想当着这个卑鄙家伙的面说他几句……”

“好啊!”

“可不知怎的,先生们,我竟没有说出口来!”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波尔祖科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短篇小说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