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大转变-海明威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尚仁 107次浏览 0个评论

大转变-海明威短篇小说

大转变

“得了,”男人说。“怎么样?”

“不,”姑娘说,“我不能。”

“你意思是说你不肯。”

“我不能,”姑娘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你意思是说你不肯。”

“好吧,”姑娘说。“你要怎样理解就怎样理解。”

“我并没有要怎样就怎样。要是这样倒好了。”

“你早就这样了,”姑娘说。

天还早,酒馆里除了酒保和这对坐在屋角桌边的男女之外,没有别人了。时当夏末,他们俩都晒得好黑,所以在巴黎他们看上去很不调谐。姑娘穿一套粗花呢服装,一身金棕色的皮肤光滑柔嫩,脑门上一头金发剪得短短的,长得很美。男人瞧着她。

“我要杀了她,”他说。

“请别,”姑娘说。她有一双好细嫩的手,男人瞧着她的手。这双手长得纤细,晒黑了,很美。

“我一定要。我对天发誓一定要。”

“杀了她,你也不会快乐。”

“你不会陷进别的事吧?不会陷进别的困境吧?”

“看来不会,”姑娘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跟你说过了。”

“不,我是说真的。”

“我不知道,”他说。她瞧着他,伸出手去。“可怜的菲尔,”她说。他瞧着她的手,可是他没用自己的手去碰它。

“不,谢谢,”他说。

“说声对不起也没什么用吗?”

“对。”

“跟你说明是怎么回事也没什么用?”

“我不愿听。”

“我非常爱你。”

“是啊,这点证实了。”

“你要是不明白,那我也没办法,”她说。

“我明白。麻烦就在这里。我明白。”

“你真的明白,”她说。“这下事情当然更糟。”

“可不,”他瞧着她说。“我会永远明白的。整天整夜。尤其是整夜。我会明白的。这你用不着担心。”

“对不起,”她说。

“如果是个男人——”

“别这么说。这决不是男人不男人的事。这你也清楚。你不信赖我吗?”

“真好笑。”他说。“信赖你。真的很好笑。”

“对不起,”她说。“看来我只有这句话好说。不过既然咱们相互了解,那也用不着假装不了解。”

“是啊,”他说。“我看是用不着。”

“如果你要我,我再回来。”

“不。我不要你。”

于是两人一时都一言不发。

“你不相信我爱你吧?”姑娘问。

“别胡说,”男人说。

“你真的不相信我爱你?”

“你干吗不拿出证明来?”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过去从不要求我证明什么事。那可不礼貌。”

“你真是个古怪的姑娘。”

“你不古怪。你是个好人,要我离开你,一走了之,真叫我伤心——”

“你当然得走。”

“是啊,”她说。“我得走,这你知道。”

他没说什么,她瞧着他,再伸出手去。酒保在酒柜那一头。他的脸色煞白,上衣也是白的。他认识这两口子,认为他们是一对年轻佳偶。他看到过好多对年轻佳偶分手,然后再另外结了新偶,从不白头到老。他不是在想这件事,而是在想一匹马。过半小时他就可以派人到对马路看看那匹马有没有跑赢。

“你不能对我厚道些,让我去吗?”姑娘问。

“你想我该怎么办?”

两个顾客进了门,走到酒柜前。

“好咧,先生,”酒保记下他们点的酒。

“你不能原谅我吗?你知道这件事的话?”姑娘问。

“不。”

“你不想想咱们有过那段情分对相互了解总该有点关系吧?”

“伤风败俗是面目非常可怕的妖魔,”青年辛酸地说,“下句不是得什么什么的,就是但必须擦亮眼睛看看。下句还有我们怎么怎么的,然后拥抱。”他记不得原句 [1] 了。“我没法引述了,”他说。

“别说伤风败俗了,”她说,“那样说很不礼貌。”

“堕落,”他说。

“詹姆斯,”一个顾客招呼酒保说,“你气色很好。”

“你自己气色也很好,”酒保说。

“詹姆斯老兄,”另一个顾客说,“你发胖了,詹姆斯。”

“我胖成这模样,难看死了,”酒保说。

“别忘了加进白兰地,詹姆斯,”第一个顾客说。

“忘不了,先生,”酒保说。“相信我。”

酒柜边那两个顾客朝桌边那两个看过去,然后又回头看看酒保。朝酒保这方向看顺眼。

“我还是希望你最好别用这字眼,”姑娘说。“没必要用这样的字眼。”

“那你要我怎么叫呢?”

“你用不着叫。用不着什么叫法。”

“就是这个叫法。”

“不,”她说,“咱们遇到各种各样的事都和解了。这你也有体验。你都见惯了。”

“你不必再说了。”

“因为这点已说明一切了。”

“行了,”他说,“行了。”

“你意思完全不对。我知道。完全不对。可我会回来的。告诉你,我要回来的。我马上就会回来。”

“不,你别回来。”

“我会回来的。”

“不,你别回来。别回到我这里。”

“走着瞧吧。”

“是啊,”他说。“糟就糟在这里。你大概会吧。”

“我当然会。”

“那走吧。”

“真的?”她信不过他,可是她的嗓音是愉快的。

“走吧,”他的嗓音自己听上去好怪。他正瞧着她,瞧着她嘴巴翕动的样子,瞧着她颧骨的线条,瞧着她的眼睛,瞧着她脑门上头发长的样子,瞧着她耳朵的轮廓,瞧着她的脖子。

“未必当真吧。唉,你真太可爱了,”她说。“你对我太好了。”

“等你回来后再把事情告诉我吧。”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怪。他自己都辨不出来了。她赶快瞧了他一眼。他渐渐定下心来。

“你要我走吗?”她一本正经地问。

“是的,”他一本正经地说。“马上走。”他的嗓音变样了,嘴巴很干。“现在就走,”他说。

她站起身,很快走出去。她没回头看他。他目送她走掉。他跟刚才吩咐她走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了。他从桌边站起身,拿起两张账单,走到酒柜边付账。

“我变了个人啦,詹姆斯,”他对酒保说。“你瞧我完全变了个人啦。”

“什么,先生?”詹姆斯说。

“伤风败俗,是很怪的事,詹姆斯,”黑皮肤的青年说。他瞧着门外,瞧见她朝街那头走去。他照照镜子,瞧见自己确实变了个样儿。酒柜前那两个顾客挪动一下让他。

“你说得对,先生,”詹姆斯说。

那两个顾客再挪动一下,让他看个畅。那青年瞧着酒柜后那面镜子里的自己。“我说我变了个人啦,詹姆斯,”他说。瞧着镜子,他看见的果然不假。

“你气色很好,先生,”詹姆斯说。“你夏天一定过得很愉快。”

* * *

[1] 他引述的是英国诗人蒲伯(1688—1744)的诗句。原句应为“伤风败俗是面目极其狰狞的妖魔,必须深恶痛绝,但需擦亮眼睛看看。……”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大转变-海明威短篇小说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