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平均海拔问题-欧·亨利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尚仁 32次浏览 0个评论

平均海拔问题-欧·亨利短篇小说

平均海拔问题

一年冬天,新奥尔良的城堡歌剧团在墨西哥、中美洲和南美洲沿海城镇做了一次试探性的巡回演出。这次冒险结果十分成功。爱好音乐的、敏感的、讲西班牙语的美洲人把金钱和喝彩声纷纷投向歌剧团。经理变得心广体胖,和蔼可亲了。假如不是气候条件不许可的话,他早就穿出那件表示兴旺发达的服装——那件华丽的、有镶边和盘花纽扣的皮大衣。他几乎还动了心,打算给他的员工们加些薪水。但终于以极大的努力克制了头脑发热时的不利冲动。

在委内瑞拉海岸的马库托,歌剧团的演出盛况空前。如果把马库托设想为南美洲的康奈岛,你就知道马库托的模样了。每年的旺季是从十一月份到次年三月。度假的人们从拉瓜伊拉、加拉加斯、瓦伦西亚和其他内地城镇蜂拥而来。有海水浴、宴会、斗牛和流言蜚语。人们都酷爱音乐,但是在广场和海滨演出的乐队只能激起他们对音乐的热情,却不能满足他们。城堡歌剧团的莅临,在寻欢作乐的人中间引起了莫大的兴奋和热诚。

委内瑞拉的总统和独裁者,显赫的古斯曼·布兰科,带着官员和扈从也在马库托短暂停留。那个有权有势的统治者——他本人每年拿出四万比索津贴加拉加斯的歌剧团——下令把一座国营仓库腾出来,改作临时剧院。很快就搭起了舞台,安排了给普通观众坐的粗糙的长条凳,又布置了招待总统和军政要员的包厢。

歌剧团在马库托待了两个星期。每次演出,剧院里总是挤得水泄不通。仓库里挤满之后,如醉如痴的音乐爱好者便争夺门口和窗口的空间,摩肩接踵地簇拥在外面。观众肤色驳杂,各各不同,从纯种西班牙人的浅橄榄色到混血儿的黄褐色,以至加勒比和牙买加黑人的煤炭色。夹杂其中的还有小批印第安人——他们面孔像石雕偶像,身上披着绚丽的纤维织成的毯子——他们是从萨莫拉、安第斯和米兰达山区各州到滨海城镇来出售金沙的。

这些内地荒僻地区居民的痴迷程度真叫人吃惊。他们心醉神迷,纹丝不动,在激动的马库托人中间显得格外突出。马库托人拼命用嘴巴和手势来表达他们的快乐,土著们只有一次才流露出他们含蓄的狂喜。演出《浮士德》时,古斯曼·布兰科非常欣赏《珠宝之歌》,把一袋金币抛到舞台上。有身份的公民们竞相仿效,把身上带着的现钱全扔了上去,有几位高贵的时髦太太不甘人后,把一两只珠宝戒指扔到玛格丽特脚下——节目单上印着扮演玛格丽特的是尼娜·吉劳德小姐。于是仓库里各个角落站起了各式各样的愣头愣脑的山地居民,向台上扔着褐色和焦茶色的小袋子,袋子噗噗地落到台上,也不弹跳。吉劳德小姐在化妆室里解开这些鹿皮小口袋,发现里面全是纯净的金沙时,眼睛不由得一亮。毫无疑问,使她眼睛发亮的当然是由于她的艺术受到赞赏而引起的欢欣。果真如此的话,她也有欢欣的理由,因为她的演唱字正腔圆,高亢有力,充满敏感的艺术家的激情,在赞赏面前她是当之无愧的。

但是城堡歌剧团的成功并不是这篇小说的主题,只是它据以发展的引子。马库托发生了一件悲惨的事情,一个神秘难解的谜,使得欢乐的季节清静了一个时期。

一天傍晚,短暂的黄昏已经过去,照说这时候尼娜·吉劳德小姐应该穿着热情的卡门的红黑两色的服装在舞台上载歌载舞,但她没有在马库托六千对眼睛和六千颗心上出现。随即是一片不可避免的混乱,大家急忙去找她。使者飞快地跑到她下榻的、法国人开的小旅馆去,歌剧团的人分头去寻找,以为她可能逗留在哪一家商店里,或者过分延迟了她的海水浴。搜寻毫无结果。小姐失踪了。

过了半小时,她的下落仍旧不明。独裁者不习惯于名角的任性,等得不耐烦了。他派包厢里的一个副官传话给经理,限他立即开场,否则把歌剧团全体成员马上关进监狱,尽管他被迫出此下策会感到遗憾。马库托的鸟儿在他的命令之下也得歌唱。

经理只得对吉劳德小姐暂时放弃希望。合唱队的一个女演员多年来一直梦想着这种难得的宝贵机会,迅速地装扮成卡门,歌剧继续演出。

之后,失踪的女歌手音讯杳然,剧团便向当局请求协助。总统下令军队、警察和全体市民进行搜寻。但是找不到任何有关吉劳德小姐的线索。城堡歌剧团离开了马库托,到海岸上别的地点去履行演出合同。

轮船回程时在马库托靠岸,经理急切地去打听,仍旧没有发现那位小姐的踪迹。城堡歌剧团无能为力了。小姐的个人衣物给寄存在旅馆里,让她日后万一出现时领取,歌剧团继续回归新奥尔良。

堂约翰尼·阿姆斯特朗先生的两头鞍骡和四头驮骡停在海滩边的公路上,耐心地等候骡夫路易斯的鞭子声。那将是去山区的另一次长途旅行的信号。驮骡背上装载着各式各样的五金器皿。堂约翰尼用这些物品同内地的印第安人交换金沙。他们在安第斯山溪里淘洗金沙,藏在翎管和袋子里,等他来做买卖。这种买卖能赚大钱,阿姆斯特朗先生指望不久就可以买下他向往已久的咖啡种植园了。

阿姆斯特朗站在狭窄的人行道上,同老佩拉尔托讲着任意篡改的西班牙语,同拉克讲着删节的英语。老佩拉尔托是当地的富商,刚才以四倍的高价卖了六打铸铁斧头给阿姆斯特朗;拉克是德国人,五短身材,担任美国领事的职务。

“先生,但愿圣徒保佑你一路平安。”佩拉尔托说。

“最好试试奎宁,”拉克叼着烟斗,粗声粗气地说,“每晚吃两粒。这次别去得太久,约翰尼,因为我们需要你。梅尔维尔那家伙纸牌玩得太糟,又找不到别人替代。再见吧,你骑骡子走在悬崖绝壁上的时候,眼睛要盯着骡子两耳中间。”

路易斯的骡子的铃铛响了起来,骡队便随着铃声鱼贯而去。阿姆斯特朗挥手告别,在骡队末尾殿后。他们拐弯走上狭窄的街道,经过两层楼木头建筑的英国旅馆;埃夫斯、道森、理查兹和其余的伙伴们正闲坐在宽敞的游廊上,看一星期前的旧报纸。他们一齐拥到栏杆前,纷纷亲切地向他告别。喊了许多聪明的和愚蠢的话。穿过广场时,骡队在古斯曼·布兰科的铜像前小步跑过,铜像四周围着从革命党那里缴获的上了刺刀的步枪。骡队从两排挤满了赤身露体的马库托孩子的茅屋中间出了城,进入潮湿阴凉的香蕉林,来到一条波光潋滟的河边。衣不蔽体的棕色女人在石头上捣洗衣服。骡队蹚过河,到了突然陡峭的上坡路,便和海岸所能提供的文明告别了。

阿姆斯特朗由路易斯向导,在他走惯了的山区路线上旅行了几个星期。他收集到二十五六磅贵金属,赚了将近五千元后,减轻了负担的骡子就掉头下山。在瓜里科河源头从山边一个大裂隙涌出的地点,路易斯喝停了骡队。

“从这里走半天的路程,先生,”他说,“就可以到塔库萨马村,我们从没有去过那里。我认为那里可以换到许多金子。值得试试。”

阿姆斯特朗同意了。他们又上山,向塔库萨马进发,陡峭险峻的山路在一片浓密的森林里通过。黑暗阴沉的夜晚降临了,路易斯再次停下来。他们脚下是一道黑魆魆的深渊,把山路齐头切断,一眼望不到前面是什么。

路易斯跨下骡鞍。“这里应该有一座桥。”他说着沿悬崖蹚了一段路。“在这里啦。”他嚷道,又重新上骡带路。没多久,阿姆斯特朗在黑暗里听到一片擂鼓似的声响。原来悬崖上面搭了一条用木棍绷着坚韧皮革的便桥,骡蹄子踩在皮革上便发出了雷鸣似的轰响。再往前走半英里,就到了塔库萨马。这个村子是由一些坐落在隐蔽的树林深处的石屋和泥舍组成的。他们进村时,只听得一种与孤寂的气氛毫不相称的声音。一个珠圆玉润的女声从他们正在接近的一座矮长的泥屋里升起。歌词是英语,调子在阿姆斯特朗的记忆中是熟悉的,虽然凭他的音乐知识,还不能肯定歌曲的名字。

他从骡背上滑下来,悄悄掩到屋子一端的窄窗跟前。他谨慎地朝里面窥探一下,看到一个绝色美人,离他不到三英尺,身上披着一件宽大而华丽的豹皮袍子。屋子里挤满了蹲着的印第安人,只留下她站的一小块地方。

那女人唱完后便挨着小窗坐下,仿佛特别喜爱从窗口飘进来的没有污染的空气。这时,听众中间有几个人站了起来,把落地发出沉闷声息的小口袋扔到她脚边。这批面目可怖的听众发出的一阵嘶哑的喃喃声,显然是化外人的喝彩和赞扬。

阿姆斯特朗一向善于当机立断捕捉机会。他趁嘈杂的时候,用压低然而清晰的声音招呼那个女人说:“别回头,但是听着。我是美国人。如果你需要帮助,告诉我该怎么办。尽可能说得简单明了一些。”

那女人没有辜负他的大胆。她苍白的脸一红的当儿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说话了,嘴唇几乎没有动。

“我遭到这些印第安人禁闭。我迫切需要帮助。两小时后,到二十码外山边的那座小屋去。窗里有灯火和红窗帘。门口一直有人把守,你得把他制服。看在老天分上,千万要来。”

这篇小说似乎回避了冒险、拯救和神秘的情节。小说的主题太微妙了,决不是勇敢生动的气氛所能烘托的。但它又像时间那么古老。它被称做“环境”,其实这两个字贫乏得不足以说明人与自然之间的难以言宣的血缘关系,不足以解释那种使木石云海激起我们情感的古怪的眷恋。为什么山区会使我们变得老成持重,严肃超脱;为什么大树参天的森林会使我们变得庄重而沉思;为什么海岸的沙滩又会使我们落到轻率多变的地步?是不是由于原生质——且慢,化学家们正在研究这种物质,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把整个生命用符号公式排列出来。

为了使故事不超出实事求是的范围,我们不妨简单交代一下:约翰·阿姆斯特朗到了小屋那里,闷住了印第安看守的嘴,救出了吉劳德小姐。除了她以外,还带出好几磅金沙,那是她在塔库萨马被迫演出的六个月里收集到的。那些卡拉博博印第安人是赤道和新奥尔良的法兰西歌剧院之间最热衷于音乐的人。其中有几个在马库托看到了城堡歌剧团的演出,认为吉劳德小姐的格调和技巧很令人满意。他们要她,于是一天晚上,不费什么手脚就突然把她劫走了。他们对她相当体贴,只要求她每天表演一场。阿姆斯特朗救了她,使她很快活。关于神秘和冒险已经谈得够多的了。现在再回过头来谈谈原生质的理论。

约翰·阿姆斯特朗和吉劳德小姐在安第斯山岭中行进,沉浸在它们伟大崇高的气氛之中。自然大家庭中最强有力而脱离得最远的成员,重新感到了他们同自然的联系。在那些庞大的史前地壳隆起的地带,在那些严峻肃穆,一望无际的地方,人的渺小自然而然地显露了出来,正如一种化学物质使另一种化学物质产生沉淀一样。他们像是在宇宙里似的敬畏地行动着。他们的灵魂被提升到同壮丽的山地相等的高度。他们在庄严宁谧的地带旅行。

在阿姆斯特朗眼里,这个女人仿佛是神圣的。她仍然带着这段苦难时期造成的苍白和凛然的沉静,以致她的美貌显得超凡脱俗,并且似乎散发着艳丽的光辉;他们相处的最初时刻,他对她的感情一半是人类的爱慕,另一半是对下凡仙女的崇敬。

她被解救出来后,始终没有露过笑容。她衣服外面仍旧披着那件豹皮袍子,因为山地的空气很冷。她的模样像是那些蛮荒的、威严的高地上一位仪态万方的公主。这个地区的氛围同她的情调很合拍。她的眼睛老是望着阴沉的巉岩、蓝色的峡谷和覆雪的山峰,蕴含着它们的雄伟与忧郁。有时候,她在路上唱着动人心弦的感恩赞美诗和亚萨的诗[1],同山岭的气氛非常贴切,以致他们像是在大教堂的通道中严肃地行进。被解救的人难得开口,周围大自然的静寂感染了她的情绪。阿姆斯特朗把她看作天使。他怎么也不敢亵渎神圣,像追求别的女人那样去追求她。

第三天,他们抵达气候温和的台地和山麓地带。山岭给抛在后面了,但是依然露出巍峨而令人肃然起敬的峰顶。这里有了人烟。他们见到咖啡种植场的房屋在林中空地远处闪闪发白。他们来到大路上,遇见了旅人和驮骡。牲口在山坡上吃草。他们经过一个小村落,圆眼睛的小孩望到他们便叫嚷起来,招呼他们。

吉劳德小姐脱掉了豹皮袍子。这种皮袍在山区很合适,很自然,现在却有点不合时宜了。假如阿姆斯特朗没有看错的话,她在脱掉皮袍的同时也摆脱了态度中的某些威严。由于人烟渐密,生活条件比较舒适,他很高兴地看到安第斯山的高贵公主和祭司逐渐变成一个女人——一个尘世的女人,但她的魅力并没有减少。她那大理石般的脸颊上有了一点血色。她脱去长袍后,出于对别人的观感的考虑,把里面世俗的衣服整理了一番,对先前不加注意的飘拂的头发也作了梳理。在寒冷艰苦的山区期间隐没已久的对尘世的兴趣,重新在她的眼神里出现。

被阿姆斯特朗奉为神明的人的转变,使他的心跳加速了。北极探险者初次发现绿地和融成流体的水时,惊喜的程度也不过如此。现在他们处在世界和生活的海拔较低的地方,正在它奇特而微妙的影响下逐渐屈服。他们呼吸的不再是严肃的山区的稀薄空气了。他们周围是果实、谷物和房屋的芬芳、炊烟和温暖土地的愉快气息,以及人们加在自己和他们所来自的尘土之间的慰藉。在严肃的山区行进时,吉劳德小姐仿佛融合在它们虔诚的缄默中。现在她活泼、热情、急切,洋溢着活力和妩媚,充满着女性的特点——这是不是同一个女人呢?阿姆斯特朗考虑这个问题时,不禁产生了疑惑。他希望能同这个转变中的人留在此地,不再下山了。在这个海拔高度和环境中,她的心情仿佛最是可人。他害怕往下走到人力控制的地方。到了他们所去的背离自然的地方之后,她的心情是否会做出更大的让步呢?

现在他们从一个小高地上望到了绿色低地边缘的闪烁的海水。吉劳德小姐楚楚动人地叹了一口气。

“哎,看哪,阿姆斯特朗先生,那不是海吗?多么可爱啊!山区实在叫我厌倦了。”她厌恶地耸耸可爱的肩膀。“那些可怕的印第安人!想想我经受的苦难!尽管可以说我已经实现了成为头牌演员的希望,我却不愿意再做这类演出了。你救我出来,实在太好啦。告诉我,阿姆斯特朗先生——说老实话——我的模样是不是非常、非常糟糕?你知道,我好几个月没有照过镜子了。”

阿姆斯特朗根据自己改变了的心情做了回答。他甚至用手按着她那只搁在鞍头上的手。路易斯在骡队前头,看不见他们的动作。她让他的手按在那里,眼睛里含着坦率的笑意。

日落时分,他们来到棕榈和柠檬树掩映的海岸地带,置身于暖和区域的鲜艳的绿色、红色和赭色之中。他们进入马库托,看到一群活泼的洗海水浴的人在浪中嬉戏。山岭已经离得很远了。

吉劳德小姐眼里欢乐的光芒在重岭叠嶂的笼罩下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各种各样的精灵都在向她呼唤——橘树林中的宁芙,喋喋不休的海浪中的妖精,声色犬马所产生的小鬼。她突然想起一件事,爽朗地高声笑了起来。

“那岂不是轰动的新闻?我真希望现在有一个演出合同!新闻记者们可要热闹一番了!‘歌喉迷人,印第安蛮子劫美’——岂不是一条惊人的标题?不过我认为我已经名利双收了——他们要求加演时扔给我的金沙足足要值一两千元,你说呢?”

他在她以前下榻的那家佳憩旅馆门口同她分了手。两小时后,他再回到旅馆,在小客厅兼茶座的敞开的门口朝里面望望。

里面有五六个马库托社交界和官场的头面人物。富有的橡胶种植园主维利亚布兰卡先生,大腹便便地坐在两张椅子上,巧克力色的脸上露出软绵绵的微笑。法国采矿工程师吉尔勃从金光锃亮的夹鼻眼镜后面挤眉弄眼。正规军的门德斯上校穿着绣金饰带的制服,满脸傻笑,正忙着开香槟酒。还有几个马库托的时髦人物也都在装模作样,神气活现。空中香烟雾气弥漫,地上淌着酒水。

吉劳德小姐坐在屋子中央的一张桌子上,摆出高人一等的架子。一件配着樱桃色缎带的白细麻布衣服代替了她旅行时的服装。隐约可见到衬裙的花边和褶边,以及部分露在外面的粉红色的手工绣的袜子。她膝上搁着一把吉他,脸上是复苏的光彩和受苦受难之后达到至乐福地的安逸。她正在活泼的伴奏下唱着一支小调:

滚圆的大月亮

像气球似的升腾,

黑小子跳跳蹦蹦,

跑去问她的情人。

唱歌的人看到了阿姆斯特朗。

“嗨,约翰尼,”她喊道,“我等了你一个小时啦。什么事绊住了你?嘻!不过这些烟熏的家伙性子最慢了。他们根本没有开始呢。来吧,我吩咐这个戴金肩章的咖啡色的家伙为你开一瓶冰镇的香槟。”

“多谢,”阿姆斯特朗说,“我想不必了。我还有一些事要办。”

他走到外面的街上,看到拉克正从领事馆里出来。

“和你打一盘弹子吧,”阿姆斯特朗说,“我要找些消遣,解解嘴里的海水味儿。”

* * *

[1] 即《旧约·诗篇》第50篇。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平均海拔问题-欧·亨利短篇小说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