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醉翁之意-欧·亨利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尚仁 46次浏览 0个评论

醉翁之意-欧·亨利短篇小说

醉翁之意

他从德斯布罗萨斯街的渡口出来时,使我不由得对他发生了兴趣。看他那神气,是个见多识广、四海为家的人;来到纽约的样子,又像是一个暌违多年,重新回到自己领地来的领主。尽管他露出这种神情,我却断定他以前从未踩上过这个满是哈里发的城市的滑溜的圆石子街道。

他穿着一套宽大的、蓝中带褐、颜色古怪的衣服,戴着一顶老式的、圆圆的巴拿马草帽,不像北方的时髦人物那样在帽帮上捏出花哨的凹塘,斜戴成一个角度。此外,他那出奇的丑陋不但使人厌恶,而且使人吃惊——他那副林肯式的愁眉蹙额的模样和不端正的五官,简直会使你诧异和害怕得目瞪口呆。渔夫捞到的瓶子里窜出的一股妖气变的怪物,恐怕也不过如此[1]。后来他告诉我,他名叫贾德森·塔特;为了方便起见,我们从现在起就用这个名字来称呼他。他的绿色绸领带用黄玉环扣住,手里握着一支鲨鱼脊骨做的手杖。

贾德森·塔特招呼了我,仿佛旧地重游记不清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似的,大大咧咧地向我打听本市街道和旅馆的一般情况。我觉得没有理由来贬低我自己下榻的商业区那家清静的旅馆;于是,到了下半夜,我们已经吃了饭,喝了酒(是我付的账),就打算在那家旅馆的休息室里找一个清静的角落坐下来抽烟了。

贾德森·塔特仿佛有什么话要讲给我听。他已经把我当做朋友了;他每说完一句话,便把那只给鼻烟染黄的、像轮船大副的手一般粗大的手在我鼻子前面不到六英寸的地方晃着。我不由得想起,他把陌生人当做敌人时是不是也这么突兀。

我发觉这个人说话时身上散发出一种力量。他的声音像是动人的乐器,被他用华彩出色的手法弹奏着。他并不想让你忘却他的丑陋,反而在你面前炫示,并且使之成为他言语魅力的一部分。如果你闭上眼睛,至少会跟着这个捕鼠人的笛声走到哈默尔恩的城墙边。你不至于稚气得再往前走。不过让他替他的言词谱上音乐吧,如果不够味儿,那该由音乐负责。

“女人,”贾德森·塔特说,“是神秘的。”

我的心一沉。我可不愿意听这种老生常谈——不愿意听这种陈腐浅薄、枯燥乏味、不合逻辑、不能自圆其说、早就给驳倒的诡辩——这是女人自己创造出来的古老、无聊、毫无根据、不着边际、残缺而狡猾的谎言;这是她们为了证明、促进和加强她们自己的魅力和谋算而采取的卑劣、秘密和欺诈的方法,从而暗示、蒙混、灌输、传播和聪明地散布给人们听的。

“哦,原来如此!”我说的是大白话。

“你有没有听说过奥拉塔马?”他问道。

“可能听说过。”我回答说,“我印象中仿佛记得那是一个芭蕾舞演员——或者是一个郊区——或者是一种香水的名字?”

“那是外国海岸上的一个小镇,”贾德森·塔特说,“那个国家的情况,你一点儿不知道,也不可能了解。它由一个独裁者统治着,经常发生革命和叛乱。一出伟大的生活戏剧就是在那里演出的,主角是美国最丑的人贾德森·塔特,还有无论在历史或小说中都算是最英俊的冒险家弗格斯·麦克马汉,以及奥拉塔马镇镇长的美貌女儿安娜贝拉·萨莫拉。还有一件事应该提一提——除了乌拉圭三十三人省[2]以外,世界上任何别的地方都没有一种叫楚楚拉的植物。我刚才提到的那个国家的产品有贵重木料、染料、黄金、橡胶、象牙和可可。”

“我一向以为南美洲是不生产象牙的呢。”我说。

“那你就错上加错了。”贾德森·塔特说。他那美妙动人的声音抑扬顿挫,至少有八个音度宽。“我并没说我所谈的国家在南美洲呀——我必须谨慎,亲爱的朋友;要知道,我在那里是搞过政治的。虽然如此,我跟那个国家的总统下过棋,棋子是用貘的鼻骨雕刻成的——貘是安第斯山区的一种角蹄类动物——那棋子看起来同上好的象牙一模一样。

”我要告诉你的不是动物,而是浪漫史和冒险,以及女人的气质。

“十五年来,我一直是那个共和国至高无上的独裁者老桑乔·贝纳维德斯背后的统治力量。你在报上见过他的相片——一个窝囊的黑家伙,脸上的胡子像是瑞士音乐盒圆筒上的钢丝,右手握着一卷像是记家谱的《圣经》扉页那样的纸头。这个巧克力色的统治者一向是种族分界线和纬线之间最惹人注意的人物。很难预料他的结局是登上群英殿呢,还是身败名裂。当时,如果不是格罗弗·克利夫兰[3]在做总统的话,他一定会被称为南方大陆的罗斯福。他总是当一两任总统,指定了暂时继任人选之后,再退休一个时期。

”但是替‘解放者’贝纳维德斯赢得这些声誉的并不是他自己。不是他,而是贾德森·塔特。贝纳维德斯只不过是个傀儡。我总是指点他,什么时候该宣战,什么时候该提高进口税,什么时候该穿大礼服。但是我要讲给你听的并不是这种事情。我怎么会成为有力人物的呢?我告诉你吧。自从亚当睁开眼睛,推开嗅盐瓶,问道:‘我怎么啦’以来,能发出声音的人中间,要数我最出色。

“你也看到,除了新英格兰早期主张信仰疗法的基督徒的相片以外,我可以算是你生平碰见的最丑的人。因此,我很年轻时便知道必须用口才来弥补相貌的不足。我做到了这一点。我要的东西总能到手。作为在老贝纳维德斯背后出主意的人,我把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幕后人物,诸如塔利兰、庞巴杜夫人和洛布[4],都比得像俄国杜马中少数派的提案了。我用三寸不烂之舌可以说得国家负债或者不负债,使军队在战场上沉睡,用寥寥数语来减少暴动、骚乱、税收、拨款或者盈余,用鸟鸣一般的唿哨唤来战争之犬或者和平之鸽。别人身上的俊美、肩章、拳曲的胡须和希腊式的面相同我是无缘的。人家一看到我就要打寒战。可是我一开口说话,不出十分钟,听的人就被我迷住了,除非他们害了晚期心绞痛。不论男女,只要碰到我,无不被我迷住。呃,你不见得认为女人会爱上像我这种面相的人吧?”

“哦,不,塔特先生。”我说,“迷住女人的丑男子常常替历史增添光彩,使小说黯然失色。我觉得——”

“对不起,”贾德森·塔特打断了我的话,“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你先请听我的故事。”

“弗格斯·麦克马汉是我在京都的一个朋友。拿俊美来说,我承认他是货真价实的。他五官端正,有着金黄色的鬈发和笑吟吟的蓝眼睛。人们说他活像那个叫做赫耳·墨斯[5]的塑像,就是摆在罗马博物馆里的语言与口才之神。我想那大概是一个德国的无政府主义者。那种人老是装腔作势,说个没完。

”不过弗格斯没有口才。他从小就形成了一个观念,认为只要长得漂亮,一辈子就受用不尽。听他谈话,就好比你想睡觉时听到了水滴落到床头的一个铁皮碟子上的声音一样。他和我却交上了朋友——也许是因为我们如此不同吧,你不觉得吗?我刮胡子时,弗格斯看看我那张像是在万圣节前夜戴的面具的怪脸,似乎就觉得高兴;当我听到他那称之为谈话的微弱的喉音时,我觉得作为一个银嗓子的丑八怪也心满意足了。

“有一次,我不得不到奥拉塔马这个滨海小镇来解决一些政治动乱,在海关和军事部门砍掉几颗脑袋。弗格斯,他掌握着这个共和国的冰和硫磺火柴的专卖权,说是愿意陪我跑一趟。

”在骡帮的铃铛声中,我们长驱直入奥拉塔马,这个小镇便属于我们了;正如西奥多·罗斯福在奥伊斯特湾[6]时,长岛海峡不属于日本人一样。我说的虽然是‘我们’,事实上是指‘我’。只要是到过四个国家,两个海洋,一个海湾和地峡,以及五个群岛的人,都听到过贾德森·塔特的大名。人们管我叫绅士冒险家。黄色报纸用了五栏,一个月刊用了四万字(包括花边装饰),《纽约时报》用第十二版的全部篇幅来报道我的消息。如果说我们在奥拉塔马受到欢迎的部分原因是由于弗格斯·麦克马汉的俊美,我就可以把我那巴拿马草帽里的标签吃下去。他们张灯结彩是为了我。我不是爱妒忌的人;我说的是事实。镇上的人都是尼布甲尼撒[7];他们在我面前拜倒草地;因为这个镇里没有尘埃可以拜倒。他们向贾德森·塔特顶礼膜拜。他们知道我是桑乔·贝纳维德斯背后的主宰。对他们来说,我的一句话比任何人的话更像是东奥罗拉图书馆书架上的全部毛边书籍。居然有人把时间花在美容上——抹冷霜,按摩面部(顺眼睛内角按摩),用安息香酊防止皮肤松弛,用电疗来除黑痣——为了什么目的?要漂亮。哦,真是大错特错!美容师应该注意的是喉咙。起作用的不是赘疣而是言语,不是爽身粉而是谈吐,不是香粉而是聊天,不是花颜玉容而是甘言巧语——不是照片而是留声机。闲话少说,还是谈正经的吧。

“当地头面人物把我和弗格斯安顿在蜈蚣俱乐部里,那是一座建筑在海边桩子上的木头房子。涨潮时海水和房子相距只有九英寸。镇里的大小官员、诸色人等都来致敬。哦,并不是向赫耳·墨斯致敬。他们早听到贾德森·塔特的名声了。

”一天下午,我和弗格斯·麦克马汉坐在蜈蚣旅馆朝海的回廊里,一面喝冰甘蔗酒,一面聊天。

“‘贾德森,’弗格斯说道,‘奥拉塔马有一个天使。

”’只要这个天使不是加百列,‘我说,’你谈话的神情为什么像是听到了最后审判的号角声那样紧张?‘

“’是安娜贝拉·萨莫拉小姐。‘弗格斯说,’她——她——她美得——没治!‘

”’呵呵!‘我哈哈大笑说,’听你形容你情人的口吻倒真像是一个多情种子。你叫我想起了浮士德追求玛格丽特的事——就是说,假如他进了舞台的活板底下之后仍旧追求她的话。‘

“’贾德森,‘弗格斯说,’你知道你自己像犀牛一般丑。你不可能对女人发生兴趣。我却发疯般地迷上了安娜贝拉小姐。因此我才讲给你听。‘

”’哦,当然啦。‘我说,’我知道我自己的面孔像是尤卡坦杰斐逊县那个守着根本不存在的窖藏的印第安阿兹特克偶像。不过有补偿的办法。比如说,在这个国家里抬眼望到的地方,以及更远的地方,我都是至高无上的人物。此外,当我和人们用口音、声音、喉音争论的时候,我说的话并不限于那种低劣的留声机式的胡言乱语。‘

“’哦,‘弗格斯亲切地说,’我知道不论闲扯淡或者谈正经,我都不成。因此我才请教你。我要你帮我忙。‘

”’我怎么帮忙呢?‘我问道。

“’我已经买通了安娜贝拉小姐的陪媪,‘弗格斯说,’她名叫弗朗西斯卡。贾德森,你在这个国家里博得了大人物和英雄的名声。‘

”’正是,‘我说,’我是当之无愧的。‘

“’而我呢,‘弗格斯说,’我是北极和南极之间最漂亮的人。‘

”’如果只限于相貌和地理,‘我说,’我完全同意你的说法。‘

“’你我两人,‘弗格斯说,’我们应该能把安娜贝拉·萨莫拉小姐弄到手。你知道,这位小姐出身于一个古老的西班牙家族,除了看她坐着马车在广场周围兜圈子,或者傍晚在栅栏窗外瞥见她一眼之外,她简直像是星星那样高不可攀。‘

”’替我们中间哪一个去弄呀?‘我问道。

“’当然是替我。‘弗格斯说。’你从来没有见过她。我吩咐弗朗西斯卡把我当做你,已经指点给安娜贝拉看过好几次了。她在广场上看见我的时候,以为看到的是全国最伟大的英雄、政治家和浪漫人物堂贾德森·塔特呢。把你的声名和我的面貌合在一个人身上,她是无法抗拒的。她当然听到过你那惊人的经历,又见过我。一个女人还能有什么别的企求?‘弗格斯·麦克马汉说。

”’她的要求不能降低一点吗?‘我问道,’我们怎么各显身手,怎么分摊成果呢?‘

“弗格斯把他的计划告诉了我。

”他说,镇长堂路易斯·萨莫拉的房子有一个院子——通向街道的院子。院内一角是他女儿房间的窗口——那地方黑得不能再黑了。你猜他要我怎么办?他知道我口才流利,有魅力,有技巧,让我半夜到院子里去,那时候我这张鬼脸看不清了,然后代他向萨莫拉小姐求爱——代她在广场上照过面的、以为是堂贾德森·塔特的美男子求爱。

“我为什么不替他,替我的朋友弗格斯·麦克马汉效劳呢?他来求我就是看得起我——承认了他自己的弱点。

”’你这个白百合一般的、金头发、精打细磨的、不会开口的小木头,‘我说,’我可以帮你忙。你去安排好,晚上带我到她窗外,在月光颤音的伴奏下,我滔滔不绝地谈起来,她就是你的了。‘

“’把你的脸遮住,贾德。‘弗格斯说,’千万把你的脸遮严实。讲到感情,你我是生死之交,但是这件事非同小可。我自己能说话也不会请你去。如今看到我的面孔,听到你的说话,我想她非给弄到手不可了。‘

”’到你的手?‘我问道。

“’我的。‘弗格斯说。

”嗯,弗格斯和陪媪弗朗西斯卡安排好了细节。一天晚上,他们替我准备好一件高领子的黑色长披风,半夜把我领到那座房子那里。我站在院子里窗口下面,终于听到栅栏那边有一种天使般又柔和又甜蜜的声音。我依稀看到里面有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影;我把披风领子翻了上来,一方面是忠于弗格斯,一方面是因为那时正当七月潮湿的季节,夜晚寒意袭人。我想到结结巴巴的弗格斯,几乎笑出声来,接着我开始说话了。

“嗯,先生,我对安娜贝拉小姐说了一小时话。我说’对她‘,因为根本没有’同她‘说话。她只是偶尔说一句:’哦,先生‘,或者’呀,你不是骗人吧?‘或者’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以及诸如此类的、女人被追求得恰到好处时所说的话。我们两人都懂得英语和西班牙语;于是我运用这两种语言替我的朋友弗格斯去赢得这位小姐的心。如果窗口没有栅栏,我用一种语言就行了。一小时之后,她打发我走,并且给了我一朵大大的红玫瑰花。我回来后把它转交给了弗格斯。

”每隔三四个晚上,我就代我的朋友到安娜贝拉小姐的窗子下面去一次,这样持续了三星期之久。最后,她承认她的心已经属于我了,还说每天下午驾车去广场的时候都看到了我。她见到的当然是弗格斯。但是赢得她心的是我的谈话。试想,如果弗格斯自己跑去呆在黑暗里,他的俊美一点儿也看不见,他一句话也不说,那能有什么成就!

“最后一晚,她答应跟我结婚了——那是说,跟弗格斯。她把手从栅栏里伸出来让我亲吻。我给了她一吻,并且把这消息告诉了弗格斯。

”’那件事应该留给我来做。‘他说。

“’那将是你以后的工作。‘我说,’一天到晚别说话,光是吻她。以后等她认为已经爱上你时,她也许就辨不出真正的谈话和你发出的嗫嚅之间的区别了。‘

”且说,我从来没有清楚地见过安娜贝拉小姐。第二天,弗格斯邀我一起去广场上,看看我不感兴趣的奥拉塔马交际界人物的行列。我去了;小孩和狗一看到我的脸都往香蕉林和红树沼地上逃。

“’她来啦,‘弗格斯捻着胡子说——’穿白衣服,坐着黑马拉的敞篷车。‘

”我一看,觉得脚底下的地皮都在晃动。因为对贾德森·塔特来说,安娜贝拉·萨莫拉小姐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并且从那一刻起,是惟一最美的女人。我一眼就明白我必须永远属于她,而她也必须永远属于我。我想起自己的脸,几乎晕倒;紧接着我又想起我其他方面的才能,又站稳了脚跟。何况我曾经代替一个男人追求了她有三星期之久呢!

“安娜贝拉小姐缓缓驶过时,她用那乌黑的眼睛温柔地、久久地瞟了弗格斯一下,那个眼色足以使贾德森·塔特魂魄飞扬,仿佛坐着胶轮车似的直上天堂。但是她没有看我。而那个美男子只是在我身边拢拢他的鬈发,像浪子似的嬉笑着昂首阔步。

”’你看她怎么样,贾德森?‘弗格斯得意扬扬地问道。

“’就是这样。‘我说,’她将成为贾德森·塔特夫人。我一向不做对不起朋友的事。所以言明在先。‘

”我觉得弗格斯简直要笑破肚皮。

“’呵,呵,呵,‘他说,’你这个丑八怪!你也给迷住了,是吗?好极啦!不过你太迟啦。弗朗西斯卡告诉我,安娜贝拉日日夜夜不谈别的,光谈我。当然,你晚上同她谈话,我非常领你的情。不过你要明白,我觉得我自己去的话也会成功的。‘

”’贾德森·塔特夫人。‘我说,’别忘掉这个称呼。你利用我的舌头来配合你的漂亮,老弟。你不可能把你的漂亮借给我;但是今后我的舌头是我自己的了。记住“贾德森·塔特夫人”,这个称呼将印在两英寸阔、三英寸半长的名片上。就是这么一回事。‘

“’好吧。‘弗格斯说着又笑了,’我跟她的镇长爸爸讲过,他表示同意。明天晚上,他要在他的新仓库里举行招待舞会。如果你会跳舞,贾德,我希望你也去见见未来的麦克马汉夫人。‘

”第二天傍晚,在萨莫拉镇长举行的舞会上,当音乐奏得最响亮的时候,贾德森·塔特走了进去。他穿着一套新麻布衣服,神情像是全国最伟大的人物,事实上也是如此。

“有几个乐师见到我的脸,演奏的乐曲马上走了调。一两个最胆小的小姐禁不住尖叫起来。但是镇长忙不迭地跑过来,一躬到地,几乎用他的额头擦去了我鞋子上的灰尘。光靠面孔漂亮是不会引起这么惊人的注意的。

”’萨莫拉先生,‘我说,’我久闻你女儿的美貌。我很希望有幸见见她。‘

“约莫有六打粉红色布套的柳条椅靠墙放着。安娜贝拉小姐坐在一张摇椅上,她穿着白棉布衣服和红便鞋,头发上缀着珠子和萤火虫。弗格斯在屋子的另一头,正想摆脱两个咖啡色、一个巧克力色的女郎的纠缠。

”镇长把我领到安娜贝拉面前,做了介绍。她一眼看到我的脸,大吃一惊,手里的扇子掉了下来,摇椅几乎翻了身。我倒是习惯于这种情形的。

“我在她身边坐下,开始谈话。她听到我的声音不禁一怔,眼睛睁得像鳄梨一般大。她简直无法把我的声音和我的面相配合起来。不过我继续不断地用C调谈着话,那是对女人用的调子;没多久她便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眼睛里露出一种恍惚的样子。她慢慢地入彀了。她听说过有关贾德森·塔特的事情,听说过他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物,干过许多伟大的事业;那对我是有利的。但是,当她发觉伟大的贾德森并不是人家指点给她看的那个美男子时,自然不免有些震惊。接着,我改说西班牙语,在某种情况下,它比英语好,我把它当做一个有千万根弦的竖琴那样运用自如,从降G调一直到F高半音。我用我的声音来体现诗歌、艺术、传奇、花朵和月光。我还把我晚上在她窗前念给她的诗背了几句;她的眼睛突然闪出柔和的光亮,我知道她已经辨出了半夜里向她求爱的那个神秘人的声音。

”总之,我把弗格斯·麦克马汉挤垮了。啊,口才是货真价实的艺术——那是不容置疑的。言语漂亮,才是漂亮。这句谚语应当改成这样[8]。

“我和安娜贝拉小姐在柠檬林子里散了一会儿步,弗格斯正愁眉苦脸地同那个巧克力色的姑娘跳华尔兹。我们回去之前,她同意我第二天半夜到院子里去,在她窗下再谈谈话。

”呃,经过非常顺利。不出两星期,安娜贝拉和我订了婚,弗格斯完了。作为一个漂亮的人,他处之泰然,并且对我说他不准备放弃。

“’口才本身很起作用,贾德森,‘他对我说,’尽管我以前从没有想到要培养它。但是凭你的尊容,指望用一些话语来博得女人的欢心,那简直是画饼充饥了。‘

”我还没有讲到故事的正文呢。

“一天,我在火热的阳光底下骑马骑了好久,没等到凉爽下来,就在镇边的礁湖里洗了一个冷水澡。

”天黑之后,我去镇长家看安娜贝拉。那时候,我每天傍晚都去看她,我们打算一个月后结婚。她仿佛一只夜莺,一头羚羊,一朵香水月季,她的眼睛又明亮又柔和,活像银河[9]上撇下来的两夸脱奶油。她看到我那丑陋的相貌时,并没有害怕或厌恶的样子。老实说,我觉得我看到的是无限的柔情蜜意,正像她在广场上望着弗格斯时那样。

“我坐下来,开始讲一些安娜贝拉爱听的话——我说她是一个托拉斯,把全世界的美丽都垄断了。我张开嘴巴,发出来的不是往常那种打动心弦的爱慕和奉承的话语,却是像害喉炎的娃娃发出的微弱的嘶嘶声。我说不出一个字,一个音节,一声清晰的声音。我洗澡不小心,着凉倒了嗓子。

”我坐了两个小时,想给安娜贝拉提供一些消遣。她也说了一些话,不过显得虚与委蛇,淡而无味。我想竭力达到的算是话语的声音,只是退潮时分蛤蜊所唱的那种’海洋里的生活‘。安娜贝拉的眼睛仿佛也不像平时那样频频地望着我了。我没有办法来诱惑她的耳朵。我们看了一些画,她偶尔弹弹吉他,弹得非常坏。我离去时,她的态度很冷漠——至少可以说是心不在焉。

“这种情况持续了五个晚上。

”第六天,她跟弗格斯·麦克马汉跑了。

“据说他们是乘游艇逃到贝利塞去的,他们离开了已有八小时。我乘了税务署的一条小汽艇赶去。

”我上船之前,先到老曼努埃尔·伊基托,一个印第安混血药剂师的药房里去。我说不出话,只好指指喉咙,发出一种管子漏气似的声音。他打起哈欠来。根据当地的习惯,他要过一小时才理会我。我隔着柜台探过身去,抓住他的喉咙,再指指我自己的喉咙。他又打了一哈欠,把一个盛着黑色药水的小瓶放在我手里。

“’每隔两小时吃一小匙。‘他说。

”我扔下一块钱,赶到汽艇上。

“我在安娜贝拉和弗格斯的游艇后面赶到了贝利塞港口,只比他们迟了十三秒。我船上的舢板放下去时,他们的舢板刚向岸边划去。我想吩咐水手们划得快些,可声音还没有发出就在喉头消失了。我记起了老伊基托的药水,连忙掏出瓶子喝了一口。

”两条舢板同时到岸。我笔直地走到安娜贝拉和弗格斯面前。她的眼光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接着便掉过头去,充满感情和自信地望着弗格斯。我知道自己说不出话,但是也顾不得了。我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话语上面。在美貌方面,我是不能站在弗格斯身边同他相比的。我的喉咙和会厌软骨纯粹出于自动,要发出我心里想说的话。

“使我大吃一惊、喜出望外的是,我的话语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非常清晰、响亮、圆润,充满了力量和压抑已久的感情。

”’安娜贝拉小姐,‘我说,’我可不可以单独同你谈一会儿?‘

“你不见得想听那件事的细节了吧?多谢。我原有的口才又回来了。我带她到一株椰子树下,把以前的言语魅力又加在她身上。

”’贾德森,‘她说,’你同我说话的时候,我别的都听不见了——都看不到了——世界上任何事情、任何人都不在我眼里了。‘

“’嗯,故事到这里差不多完了。安娜贝拉随我乘了汽艇回到奥拉塔马。我再没有听到弗格斯的消息,再也没有见到他。安娜贝拉成了现在的贾德森·塔特夫人。我的故事是不是使你厌烦?‘”

“不。”我说,“我一向对心理研究很感兴趣。人的心——尤其是女人的心——真是值得研究的奇妙的东西。”

“不错。”贾德森·塔特说,“人的气管和支气管也是如此。还有喉咙。你有没有研究过气管?”

“从来没有,你的故事使我很感兴趣。我可不可以问候塔特夫人,她目前身体可好,在什么地方?”

“哦,当然。”贾德森·塔特说,“我们住在泽西城伯根路。奥拉塔马的天气对塔特太太并不合适。我想你从来没有解剖过会厌杓状软骨,是吗?”

“没有,”我说,“我不是外科医生。”

“对不起,”贾德森·塔特说,“但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懂得足够的解剖学和治疗学,以便保护自己的健康。突然着凉可能会引起支气管炎或者肺气泡炎症,从而严重地影响发音器官。”

“也许是这样,”我有点不耐烦地说,“不过这话跟我们刚才谈的毫不相干。说到女人感情的奇特,我——”

“是啊,是啊,”贾德森·塔特插嘴说,“她们的确特别。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回到奥拉塔马以后,从老曼努埃尔·伊基托那里打听到了他替我医治失音的药水里有什么成分。我告诉过你,它的效力有多么快。他的药水是用楚楚拉植物做的。嗨,你瞧。”

贾德森·塔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椭圆形的白色纸盒。

“这是世界第一良药,”他说,“专治咳嗽、感冒、失音或者气管炎症。盒子上印有成分单。每片内含甘草2喱,妥鲁香胶1/10喱,大茴香油1/20量滴,松馏油1/60量滴,荜澄茄油树脂1/60量滴,楚楚拉浸膏1/10量滴。”

“我来纽约,”贾德森·塔特接着说,“是想组织一家公司,经销这种空前伟大的喉症药品。目前我只是小规模地推销。我这里有一盒四打装的喉片,只卖五毛钱。假如你害——”

我站起身,一声不响地走开了。我慢慢逛到旅馆附近的小公园,让贾德森·塔特心安理得地独自呆着。我心里很不痛快。他慢慢地向我灌输了一个我可能利用的故事。那里面有一丝生活的气息,还有一些结构,如果处理得当,是可以出笼的。结果它却证明是一颗包着糖衣的商业药丸。最糟的是我不能抛售它。广告部和会计室会看不起我的。并且它根本够不上文学作品的条件。因此,我同别的失意的人们一起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眼皮逐渐耷拉下来。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照例看了一小时我喜欢的杂志上的故事。这是为了让我的心思重新回到艺术上去。

我看了一篇故事,就伤心地把杂志一本本地扔在地上。每一位作家毫无例外地都不能安慰我的心灵,只是轻快活泼地写着某种特殊牌子的汽车的故事,仿佛因而抑制了自己的天才的火花塞。

当我扔开最后一本杂志的时候,我打起精神来了。

“如果读者受得了这许多汽车,”我暗忖着,“当然也受得了塔特的奇效楚楚拉气管炎复方含片。”

假如你看到这篇故事发表的话,你明白生意总是生意,如果艺术远远地跑在商业前面,商业是会急起直追的。

为了善始善终起见,我不妨再加一句:楚楚拉这种草药在药房里是买不到的。

* * *

[1] 这里指《天方夜谭》中的故事。

[2] 三十三人省,乌拉圭东部省名及省会名。1825年,以拉瓦列哈为首的三十三名乌拉圭爱国者在乌拉圭河岸阿格拉西亚达登陆,开始了反巴西统治的武装斗争,后人遂将该地命名为“三十三人”。

[3] 克利夫兰(1837—1908),美国第二十二届和第二十四届总统,民主党人。

[4] 洛布(1866—1937),美国商人,西奥多·罗斯福任纽约州长与总统时的私人秘书。

[5] 赫耳墨斯(Hermes)是希腊神话中商业、演说、竞技之神,作者在这里把原文拆开,成了德文中的“墨斯先生”(Herr Mees),因此下文有“德国无政府主义者”之说。

[6] 奥伊斯特湾,美国长岛北部的村落,西奥多·罗斯福的家乡。

[7] 尼布甲尼撒(前605—前562),巴比伦王,《旧约·但以理书》第4章第29—33节有尼布甲尼撒“吃草如牛”之语。

[8] 英文有“行为漂亮,才是漂亮”一成语。

[9] “银河”的原文是“牛奶路”(Milky Way)。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醉翁之意-欧·亨利短篇小说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