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3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精神文明提供动力!

成帝纪-汉书五十章

二十四史 小尚 46次浏览 0个评论

成帝纪-汉书五十章

成帝纪

【原文】

孝成皇帝,元帝太子也。母曰王皇后。元帝在太子宫生甲观画堂,为世嫡皇孙。宣帝爱之,字曰太孙,常置左右。年三岁而宣帝崩,元帝即位,帝为太子。壮好经书,宽博谨慎。初居桂宫,上尝急召,太子出龙楼门,不敢绝驰道,西至直城门,得绝乃度,还入作室门。上迟之,问其故,以状对。上大说,乃著令,令太子得绝驰道云。其后幸酒,乐燕乐,上不以为能。而定陶恭王有材艺,母傅昭仪又爱幸,上以故常有意欲以恭王为嗣。赖侍中史丹护太子家,辅助有力,上亦以先帝尤爱太子,故得无废。

竟宁元年五月,元帝崩。六月已未,太子即皇帝位,谒高庙。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以元舅侍中卫尉陽平侯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

乙未,有司言:“乘舆车、牛、马、禽兽皆非礼,不宜以葬。”奏可。

七月,大赦天下。

建始元年春正月乙丑,皇曾祖悼考庙灾。

立故河间王弟上郡库令良为王。

有星勃于营室。

罢上林诏狱。

二月,右将军长史姚尹等使匈奴还,去塞百余里,暴风火发,烧杀尹等七人。官吏千石以下至二百石及宗室子有属籍者、三老、孝弟、力田、鳏、寡、孤、独钱、帛,各有差,吏民五十户牛、酒。

诏曰:“乃者火灾降于祖庙,有星孛于东方,始正而亏,咎孰大焉!《书》云:‘惟先假王正厥事。’群公孜孜,帅先百寮,辅朕不逮。崇宽大,长和睦,凡事怒己,毋行苛刻。其大赦天下,使得自新。”

封舅诸吏光禄大夫关内侯王崇为安成侯。赐舅王谭、商、立、根、逢时爵关内侯。

夏四月,黄雾四塞,博问公卿大夫,无有所讳。

六月,有青蝇无万数集未央宫殿中朝者坐。

秋,罢上林宫、馆希御幸者二十五所。

八月,有两月相承,晨见东方。

九月戊子,流星光烛地,长四五丈,委曲蛇形,贯紫宫。

十二月,作长安南北郊,罢甘泉、汾陰祠。是日大风,拔甘泉-中大木十韦以上。郡国被灾什四以上,毋收田租。

二年春正月,罢雍五。辛已,上始郊祀长安南郊。诏曰:“乃者徙泰-、后士于南郊、北郊,朕亲饬躬,郊祀上帝。皇天报应,神光并见。三辅长无共张徭役之劳,赦奉郊县长安、长陵及中都官耐罪徒。减天下赋钱,算四十。”

闰月,以渭城延陵亭部为初陵。

二月,诏三辅内郡举贤良方正各一人。

三月,北宫井水溢出。

辛丑,上始祠后土于北郊。

丙午,立皇后许氏。

罢六厩、技巧官。

夏,大旱。

东平王宇有罪,削樊、亢父县。

秋,罢太子博望苑,以赐宗室朝请者。减乘舆厩马。

三年春三月,赦天下徒。赐孝弟、力田爵二级。诸逋租赋所振贷勿收。

秋,关内大水。

七月,上小女陈持弓闻大水至,走入横城门,阑入尚方掖门,至未央宫钩盾中。吏民惊上城。

九月,诏曰:“乃者郡国被水灾,流杀人民,多至千数。京师无故讹言大水至,吏民惊恐,奔走乘城。殆苛暴深刻之吏未息,元元冤失职者众。遣谏大夫林等循行天下。”

冬十二月戊申朔,日有蚀之。夜,地震未央宫殿中。诏曰:“盖闻天生众民,不能相治,为之立君以统理之。君道得,则草木、昆虫咸得其所;人君不德,谪见天地,灾异娄发,以告不治。朕涉道日寡,举错不中,乃戊申日蚀、地震,朕甚惧焉。公卿其各思朕过失,明白陈之。‘女无面从,退有后言。’丞相、御史与将军、列侯、中二千石及内郡国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诣公车,朕将览焉。”

越-山崩。

四年春,罢中书宦官,初置尚书员五人。

夏四月,雨雪。

五月,中谒者丞陈临杀司隶校尉辕丰于殿中。

秋,桃、李实。大水,河决东郡金堤。冬十月,御史大夫尹忠以河决不忧职,自杀。

河平元年春三月,诏曰:“河决东郡,流漂二州,校尉王延世堤塞辄平,其改元为河平。赐天下吏民爵,各有差。”

夏四月己亥晦,日有蚀之,既。诏曰:“朕获保宗庙,战战栗栗,未能奉称。传曰:‘男教不修,陽事不得,则日为之蚀。’天著厥异,辜在朕躬。公卿大夫其勉,悉心以辅不逮。百寮各修其职任仁人,退远残贼。陈朕过失,无有所讳。”大赦天下。

六月,罢典属国并大鸿胪。

秋九月,复太上皇寝庙园。

二年春正月,沛郡铁官治铁飞,语在《五行志》。

夏六月,封舅谭、商、立、根、逢时皆为列侯。

三年春二月丙戌,犍为地震、山崩、雍江水,水逆流。

秋八月乙卯晦,日有蚀之。

光禄大夫刘向校中秘书。谒者陈农使,使求遗书于天下。

四年春正月,匈奴单于来朝。

赦天下徒,赐孝弟、力田爵二级,诸逋租赋所振贷勿收。

二月,单于罢归国。

三月癸丑朔,日有蚀之。

遣光禄大夫博士嘉等十一人行举濒河之郡水所毁伤困乏不能自存者,财振贷。其为水所流压死,不能自葬,令郡国给椟葬埋。已葬者与钱,人二千。避水它郡国,在所冗食之,谨遇以文理,无令失职。举厚有行、能直言之士。

壬申,长陵临泾岸崩,雍泾水。

夏六月庚戌,楚王嚣薨。

山陽火生石中,改元为陽朔。

陽朔元年春二月丁未晦,日有蚀之。

三月,赦天下徒。

冬,京兆尹王章有罪,下狱死。

二年春,寒。诏曰:“昔在帝尧,立羲、和之官,命以四时之事,令不失其序。故《书》云‘黎民于蕃时雍’,明以陰陽为本也。今公卿大夫或不信陰陽,薄而小之,所奏请多违时政。传以不知,周行天下,而欲望陰陽和调,岂不谬哉!其务顺四时月令。”

三月,大赦天下。

夏五月,除吏八百石、五百石秩。

秋,关东大水,流民欲入函谷、天井、壶口、五阮关者,勿苛留。遣谏大夫博士分行视。

八月甲申,定陶王康薨。

九月,奉使者不称。诏曰:“古之立太学,将以传先王之业,流化于天下也。儒林之官,四海渊原,宜皆明于古今,温故知新,通达国体,故谓之博士。否则学者无述焉,为下所轻,非所以尊道德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丞相、御史其与中二千石、二千石杂举可充博士位者,使卓然可观。”

是岁,御史大夫张忠卒。

三年春三月壬戌,陨石东郡,八。

夏六月,颍川铁官徒申屠圣等百八十人杀长吏,盗库兵,自称将军,经历九郡。遣丞相长史、御史中丞逐捕,以军兴从事,皆伏辜。

秋八月丁已,大司马、大将军王凤薨。

四年春正月,诏曰:“夫《洪范》八政,以食为首,斯诚家给刑错之本也。先帝劭农,薄其租税,宠其强力,令与孝弟同科。间者,民弥惰怠,乡本者少,趋末者众,将何以矫之?方东作时,其令二千石勉劝农桑,出入阡陌,致劳来之。《书》不云乎?‘服田力啬,乃亦有秋。’其之哉!”

二月,赦天下。

秋九月壬申,东平王宇薨。

闰月壬戌,御史大夫于永卒。

鸿嘉元年春二月,诏曰:“朕承天地,获保宗庙,明有所蔽,德不能绥,刑罚不中,众冤失职,趋阙告诉者不绝。是以陰陽错谬,寒暑失序,日月不光,百姓蒙辜,朕甚闵焉。《书》不云乎?‘即我御事,罔克耆寿,咎在厥躬。’方春生长时,临遣谏大夫理等举三辅、三河、弘农冤狱。公卿大夫、部刺史明申敕守、相,称朕意焉。其赐天下民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加赐鳏、寡、孤、独、高年帛。逋贷未入者勿收。”壬午,行幸初陵,赦作徒。以新丰戏乡为昌陵县,奉初陵,赐百户牛、酒。

上始为微行出。

冬,黄龙见真定。

二年春,行幸云陽。

三月,博士行饮酒礼,有雉蜚集于庭,历阶升堂而-,后集诸府,又集承明殿。

诏曰:“古之选贤,傅纳以言,明试以功。故官无废事,下无逸民,教化流行,风雨和时,百谷用成,众庶乐业,咸以康宁。朕承鸿业十有余年,数遭水、旱、疾疫之灾,黎民娄困于饥寒,而望礼义之兴,岂不难哉!朕既无以率道,帝王之道日以陵夷,意乃招贤选士之路郁滞而不通与,将举者未得其人也?其举敦厚有行义、能直言者,冀闻切言嘉谋,匡朕之不逮。”

夏,徒郡国豪杰赀五百万以上五千户于昌陵。赐丞相、御史、将军、列侯、公主、中二千石冢地、第宅。

六月,立中山宪王孙云客为广德王。

三年夏四月,赦天下。令吏民得买爵,贾级千钱。

大旱。

秋八月乙卯,孝景庙阙灾。

冬十一月甲寅,皇后许氏废。

广汉男子郑躬等六十余人攻官寺,篡囚徒,盗库兵,自称山君。

四年春正月,诏曰:“数敕有司,务行宽大,而禁苛暴,讫今不改。一人有辜,举宗拘系,农民失业,怨恨者众,伤害和气,水旱为灾,关东流冗者众,青、优、冀部尤剧,朕甚痛焉。未闻在位有恻然者,孰当助朕忧之!已遣使者循行郡国。被灾害什四以上,民赀不满三万,勿出租赋。逋贷未入,皆勿收。流民欲入关,辄籍内。所之郡国,谨遇以理,务有以全活之。思称朕意。”

秋,勃海、清河河溢,被灾者振贷之。

冬,广汉郑躬等党与浸广,犯历四县,众且万人。拜河东都尉赵护为广汉太守,发郡中及蜀郡合三万人击之。或相捕斩,除罪。旬月平,迁护为执金吾,赐黄金百斤。

永始元年春正月癸丑,太官凌室火。戊午,戾后园阙火。

夏四月,封婕妤赵氏父临为成陽侯。

五月,封舅曼子侍中骑都尉光禄大夫王莽为新都侯。

六月丙寅,立皇后赵氏。大赦天下。

秋七月,诏曰:“朕执德不固,谋不尽下,过听将作大匠万年言昌陵三年可成。作治五年,中陵、司马殿门内尚未加功。天下虚耗,百姓罢劳,客土疏恶,终不可成。朕惟其难,怛然伤心。夫‘过而不改,是谓过矣’。其罢昌陵,及故陵勿徒吏民,令天下毋有动摇之心。”立城陽孝王子俚为王。

八月丁丑,太皇太后王氏崩。

二年春正月己丑,大司马车骑将军王音薨。

二月癸未夜,星陨如雨。乙酉晦,日有蚀之。诏曰:“乃者,龙见于东莱,日有蚀之。天著变异,以显朕邮,朕甚惧焉。公卿申敕百寮,深思天诫,有可省减便安百姓者,条奏。所振贷贫民,勿收。”又曰:“关东比岁不登,吏民以义收食贫民、入谷物助县官振赡者,已赐直,其百万以上,加赐爵右更,欲为吏,补三百石,其吏也,迁二等。三十万以上,赐爵五大夫,吏亦迁二等,民补郎。十万以上,家无出租赋三岁。万钱以上,一年。”

冬十一月,行幸雍,祠五。

十二月,诏曰:“前将作大匠万年知昌陵卑下,不可为万岁居,奏请营作,建置郭邑,妄为巧作,积土增高,多赋敛徭役,兴卒暴之作。卒徒蒙辜,死者连属,百姓罢极,天下匮谒。常侍闳前为大司农中丞,数奏昌陵不可成。侍中卫尉长数白宜早止,徙家反故处。朕以长言下闳章,公卿议者皆合长计。长首建至策,闳典主省大费,民以康宁。闳前赐爵关内侯,黄金百斤。其赐长爵关内侯,食邑千户,闳五百户。万年佞邪不忠,毒流众庶,海内怨望,至今不息,虽蒙赦令,不宜居京师。其徙万年敦煌郡。”

是岁,御史大夫王骏卒。

三年春正月乙卯晦,日有蚀之。诏曰:“天灾仍重,朕甚惧焉。惟民之失职,临遣太中大夫嘉等循行天下,存问耆老,民所疾苦。其与剖刺史举朴逊让有行义者各一人。”

冬十月庚辰,皇太后诏有司复甘泉泰-、汾陰后土、雍五-、陈仓陈宝祠。语在《郊祀志》。

十一月,尉氏男子樊并等十三人谋反,杀陈留太守,劫略吏民,自称将军。徒李谭等五人共格杀并等,皆封为列侯。

十二月,山陽铁官徒苏令等二百二十八人攻杀长吏,盗库兵,自称将军,经历郡国十九,杀东郡太守、汝南都尉。遣丞相长史、御史中丞持节督趣逐捕。汝南太守严讠斤捕斩令等。近为大司农,赐黄金百斤。

四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神光降集紫殿。大赦天下。赐云陽吏民爵,女子百户牛、酒、鳏、寡、孤、独、高年帛。

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士,赐吏民如云陽,行所过无出田租。

夏四月癸未,长乐临华殿、未央宫东司马门皆灾。

六月甲午,霸陵园门阙灾。出杜陵诸未尝御者归家。诏曰:“乃者,地震京师,火灾娄降,朕甚惧之。有司其悉心明对厥咎,朕将亲览焉。”

又曰:“圣王明礼制以序尊卑,异车服以章有德,虽有其财,而无其尊,不得逾制,故民兴行,上义而下利。方今世俗奢僭罔极,靡有厌足。公卿列侯亲属近臣,四方所则,未闻修身遵礼,同心忧国者也。或乃奢侈逸豫,务广第宅,治园池,多畜奴婢,被服绮,设钟鼓,备女乐,车服、嫁娶、葬埋过制。吏民慕效,浸以成俗,而欲望百姓俭节,家给人足,岂不难哉!《诗》不云乎?‘赫赫师尹,民具尔瞻。’其申敕有司,以渐禁之。青、绿民所常服,且勿止。列侯近臣,各自省改。司隶校尉察不变者。”

秋七月辛未晦,日有蚀之。

元延元年春正月己亥朔,日有蚀之。

三月,行幸雍,祠五。

夏四月丁酉,无云有雷,声光耀耀,四面下至地,昏止。赦天下。

秋七月,有星孛于东井。诏曰:“乃者,日蚀、星陨,谪见于天,大异重仍。在位默然,罕有忠言。今孛星见于东井,朕甚惧焉。公卿大夫、博士、议郎其各悉心,惟思变意,明以经对,无有所讳。与内郡国举方正能直言极谏者各一人,北边二十二郡举勇猛知兵法者各一人。”

封萧相国后喜为-侯。

冬十二月辛亥,大司马大将军王商薨。

是岁,昭仪赵氏害后宫皇子。

二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

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

夏四月,立广陵孝王子守为王。

冬,行幸长杨宫,从胡客大校猎。宿-陽宫,赐从官。

三年春正月丙寅,蜀郡岷山崩,雍江三日,江水竭。

二月,封侍中卫尉淳于长为定陵侯。

三月,行幸雍,祠五。

四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

二月,罢司隶校尉官。

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

甘露降京师,赐长安民牛、酒。

绥和元年春正月,大赦天下。

二月癸丑,诏曰:“朕承太祖鸿业,奉宗庙二十五年,德不能绥理宇内,百姓怨恨者众。不蒙天晁,至今未有继嗣,天下无所系心。观于往古近事之戒,祸乱之萌,皆由斯焉。定陶王欣于朕为子,慈仁孝顺,可以承天序,继祭祀。其立欣为皇太子。封中山王舅谏大夫冯参为宜乡侯,益中山国三万户,以慰其意。赐诸侯王、列侯金,天下当为父后者爵,三老、孝弟、力田帛,各有差。”

又曰:“盖闻王者必存二王之后,所以通三统也。昔成汤受命,列为三代,而祭祀废绝。考求其后,奠正孔吉。其封吉为殷绍嘉侯。”三月,进爵为公,及周承休侯皆为公,地各百里。

行幸雍,祠五。

夏四月,以大司马票骑将军为大司马,罢将军官。御史大夫为大司空,封为列侯。益大司马、大司空奉如丞相。

秋八月庚戌,中山王兴薨。

冬十一月,立楚孝王孙景为定陶王。

定陵侯淳于长大逆不道,下狱死。廷尉孔光使持节赐贵人许氏药,饮药死。

十二月,罢部刺史,更置州牧,秩二千石。

二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

二月壬子,丞相翟方进薨。

三月,行幸河东,祠后土。

丙戌,帝崩于未央宫。皇太后诏有司复长安南北郊。四月己卯,葬延陵。

赞曰:臣之姑充后宫为婕妤,父子昆弟侍帷幄,数为臣言:成帝善修容仪,升车正立,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临朝渊嘿,尊严若神,可谓穆穆天子之容者矣!博览古今,容受直辞。公卿称职,奏议可述。遭世承平,上下和睦。然湛于酒色,赵氏乱内,外家擅朝,言之可为於邑。建始以来,王氏始执国命,哀、平短祚,莽遂篡位,盖其威福所由来者渐矣!

【白话文】

汉成帝,是元帝的太子。母亲是王皇后,元帝为太子时,生成帝于宫中的彩画之堂,为嫡皇孙。宣帝十分喜爱,替他取字为太孙,经常置于膝下。年三岁而祖父宣帝去世,元帝继位,成帝立为太子。成年后好读经书,宽博谨慎。原先居于桂宫,元帝有时紧急召见,太子出龙楼门,不敢横穿天子所行的驰道,西至直城门,到城门前才横穿以过,又回头到作室门。元帝见迟到,询问原因,成帝将不敢穿越天子驰道而绕道的情况告知,元帝十分高兴,于是下令,说太子可以横越驰道。后来好酒贪杯寻欢作乐,元帝认为他无能,而定陶恭王多才多艺,其母傅昭仪又受宠,元帝有意立恭王为太子。赖侍中史显护太子家,辅助有力,而元帝又因宣帝特别喜欢太子,所以才免于废。竟宁元年五月,元帝驾崩。六月二十二日,太子登皇帝位,参拜高祖庙。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皇后为皇太后。以大舅侍中卫尉陽平侯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

七月二十八日,有关人员上言:“乘舆车、牛马、禽兽随葬都属非礼,不应随葬。”成帝同意。

七月,大赦天下。建始元年(前32)正月初一日,皇曾祖悼考庙火灾。

立已故河间王弟上郡库令良为王。有彗星出现在营室星区。罢免上林诏狱。

二月,右将军长史姚尹等出使匈奴还国,离边塞百余里,突遇风暴火灾,烧死姚尹等七人。

赏赐各侯王、丞相、将军、列侯、王太后、公主、王主、吏二千石黄金,宗室各官吏千石以下到二百石及宗室男子谱籍有名者、三老、孝悌力田、鳏寡孤独赏以钱帛,各有差等,赏吏民五十户牛酒若干。下诏说:“前时火灾降于祖庙,彗星出现于东方,开始登基就被上天示警,过失是严重的!《尚书》说:‘古代至道之君遇灾,就正其德行以应天象。’望众公卿孜孜不倦,率领群僚,以辅朕的不足。崇尚宽大,提倡和睦,凡事推己及人,对人不要苛刻。现大赦天下,使犯人能改过自新。”

赐舅诸吏光禄大夫、关内侯王崇为安成侯。赐舅王谭、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时爵为关内侯。

夏四月,黄雾四塞,广问公卿大夫,望无所隐讳。六月,有青蝇数以万计集于未央宫殿中朝臣的坐席上。秋,罢去上林宫馆希御幸处二十五处。

八月,有两月上下相接,早晨出现在东方。

九月二十八日,流星光芒照地,长四五丈,委曲蛇形,贯于紫宫星区。十二月,在长安建南北郊祭之处,罢去甘泉、汾陰祭祠。此日起大风,拔甘泉寺中十围以上的大树。郡国有十分之四遭受风灾。免去灾区田租。

二年春正月,罢去雍地五?。二十三日,成帝开始在长安南郊进行郊祭,下诏说:“前者迁移泰?、后土于南郊、北郊,朕虔诚恭敬,郊祀上帝,皇天报应,神光交现。三辅长有供帐服役之劳,赦免奉郊祀的长安县、长陵县及中都官轻罪徒。减少天下赋税钱,本算一百二十之中减四十。”

闰正月,以渭城延陵亭部为初陵。二月,诏令三辅内郡举荐贤良方正各一人。

三月,北宫井水涌出地面。三月十四日,成帝开始在长安北郊祭祀后土。

三月十九日,立皇后许氏。罢去六厩、技巧官。夏,大旱。

东平王宇有罪,削其封邑樊、亢父县。

秋,撤销太子博望苑,以此赐来京朝请的宗室。减少皇帝乘舆的厩马。三年春三月,赦天下囚徒。赏赐孝悌力田爵二级,对逃亡租赋所给予的赈贷免收。

秋,关内大水。七月,羋上小女子陈持弓听说大水至,走入横城门,撞入宫廷的旁门,直到未央宫钅句盾官署中。吏民都惊奔上城。九月,下诏说:“前者郡国遭受水灾,淹死人民,多达千数。京师无故讹言大水将到,吏民惊恐,奔走登城。这可能是苛刻残暴的官吏结怨于百姓。百姓遭受冤屈而失去的甚多,因而造成这些讹言伪语。现派谏大夫林等循行天

下。”

冬十二月初一,日偏食。夜,未央宫中地震。下诏说:“常闻天生众民,不能自治,就为之立君上以进行统理。君王得道,则草木昆虫都各得其所;人君无德,则天地见责,屡现灾异以告诫其不合治道。朕对君王之道涉猎太少,而举动与措施又多有不当。于是十二月一日,日蚀地震同时出现,朕深感惶恐。公卿应认真思考朕的过失,明白地为朕指出。《尚书》说过:‘你不要当面顺从唯唯,背后却有诽谤之言。’丞相、御史与将军、列侯、中二千石及中原地区郡国举荐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到公车官署上书陈言,朕将亲览其书。”赵?山崩。

四年春,罢去中书宦官,开始设置尚书员五人。

夏四月,下雪。

五月,中谒者丞陈临杀司隶校尉辕丰于殿中。

秋,桃李结实。大水,黄河在东郡金堤溃决。冬十月,御史大夫尹忠因河决渎职,自杀。

河平元年(前28)春三月,下诏说:“黄河决口于东郡,淹没兖、豫二州,校尉王延世堵口复堤而黄河归故道,其改元为‘河平’。赏赐天下吏民爵级,各有差等。”

夏四月三十日,日从偏食到全蚀。下诏说:“朕得以继承宗庙,战战栗栗,未能完满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传》说:‘男教有亏,陽刚不振,就会出现日蚀。’天显异象,罪在朕躬。公卿大夫其勉力尽心,以匡正朕的过失。百僚都恪尽职守,重用贤人,摒弃奸邪,指出朕的过失,无所隐讳。”大赦天下。

六月,撤销典属国与大鸿胪机构。秋九月,恢复太上皇寝庙陵园。二年春正月,沛郡铁官冶铁飞,其事记在《五行志》。夏六月,封舅王谭、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时都为列侯。

三年春二月二十七日,犍为地震山崩,堵塞江水,水倒流。秋八月三十日,日偏食。

光禄大夫刘向校理朝廷藏书,派谒者陈农,求遗书于天下。

四年春正月,匈奴单于来京朝见。赦免天下囚徒,赏赐孝悌力田爵二级,对于逃避租赋所欠的赈贷免收。二月,单于朝见后回国。三月初一日,日偏食。

遣光禄大夫博士嘉等十一人巡行于黄河两岸的郡国,了解因水患而无法生存的,根据情况予以赈贷。被水淹死、压死,不能自葬的,令郡国供给薄棺葬埋。已经葬埋的折钱付给,每人二千。逃水荒在外地的,由所在地散发粮食,要认真地登记与关心他们,不让他们失其常业。举荐敦厚有高行能直言的人。三月二十日,长陵临泾水处岸崩,壅塞泾水。

夏六月二十九日,楚王刘嚣去世。山陽火生于石中,改元为陽朔。陽朔元年。

春二月三十日,日偏蚀。三月,赦免天下囚徒。冬,京兆尹王章有罪,下狱死。二年春,寒。下诏说:“古代帝尧立羲、和二官,命他们掌天地四时的事,让生产与生活能按季节与时令的顺序进行。所以《尚书》说:‘众民能适应变化,保持雍和。’说明陰陽时令是十分重要的。今日公卿大夫有的不信陰陽,认为是轻小之事,有些奏章多不合月令。在位的都不懂陰陽时令,辗转相因,天下也都弄不清楚了。如此而指望陰陽和调,岂非荒谬?现令公卿大夫要注意顺应四时月令。”

三月,大赦天下。夏五月,减少吏八百石俸为六百石,五百石俸为四百石。

秋,关东大水,逃荒百姓想进入函谷、天吉、壶口、五阮关的,不要阻止。派谏议大夫博士赴各地巡视。八月二十二日,定陶王刘康去世。九月,有些奉命出使的官员不称其职。下诏说:“古往今来的朝廷之所以设立太学,是要求用以广传先王的功业,弘扬其教化于天下的。儒林的官员,要求学识渊博,应能博古通今,温故知新,运用理论来解答国家当前的主要问题,所以才称之为博士。否则学者在学识上没有什么精辟之论,就会受到人们的轻视,这就达不到尊重知识与道德的目的。《论语》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丞相、御史以及中二千石、二千石荐举可充任博士位的人选,使其作用与地位卓然可观。”

这年,御史大夫张忠去世。三年春三月七日,东郡陨石,八块。夏六月,颍川铁官役夫申屠圣等一百八十人杀死长吏,盗出武库兵器,自称将军,横行九郡。派丞相长史、御史中丞进行追捕,用军队围剿,都斩首伏罪。秋八月三十日,大司马大将军王凤去世。

四年春正月,下诏说:“《尚书·洪范》八政,以食为首。因为它是家庭自足与人不犯禁的根本。先帝劝勉农事,薄收赋税,奖励力田的人,让其与孝悌同等。近来,农民愈趋怠惰,安心农业的少,从事经商的多,这将如何进行矫正呢?当春耕时,特令二千石劝勉农桑,要深入到农田上去,鼓励农民努力从事农业生产。《尚书》不是说过吗?‘全力投入耕耘,方有秋天的收获。’都应努力呀!”二月,赦免天下。

秋九月十六日,东平王刘宇去世。闰十二月初七日,御史大夫于永去世。

鸿嘉元年春二月,下诏说:“朕承天地之恩,得保祖宗祠庙,明不足详察民情,德不足以绥定四方。刑罚失当,不少人含冤失其常业,到朝廷上访上诉者不绝。是以陰陽错谬,寒暑失序,日月无光,百姓遭灾,朕深为不安。《尚书》不是说过吗?‘在我主持国政时,没有老臣贤者进行辅弼,这是我自己的过失。’目前正是春耕季节,特派谏大夫理等察举三辅、三河、弘农冤狱。公卿大夫、部刺史应谕郡守国相,要不负朕对他们的重托。现赏赐天下民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若干,加赐鳏寡孤独高年帛若干,逃贷未交的免收。”

二月二十八日,成帝驾临于初陵,赦免在初陵服役的罪徒。划新丰县的戏乡为昌陵县,以奉初陵,每百户赏赐牛酒若

干。成帝开始著平民衣,带少量随从单骑出入市里。

冬,黄龙在真定出现。二年春,驾临于云陽。

三月,博士行饮酒礼,有雉鸡飞集于殿庭,历阶升堂而群声呼叫,后集栖于各府署上,又集栖于承明殿上。

下诏说:“古代选拔贤才,首先听取他敷陈见解,然后予以试用来考察他的能力,所以官吏的效率很高,人才也不会埋没,教化流行,风调雨顺,谷物丰收,人民安居乐业,大众康泰安宁。朕继承大业十有余年,屡逢水旱瘟疫之灾,黎民经常受困于饥寒,如此而希望百姓兴礼义知荣辱,那将是何等困难!朕无能进行领导,以致帝王之道日趋衰微,朕再三思考:这是招贤选士的道路阻塞不通呢?还是举荐的人名不副实呢?望举荐敦厚有德行能直言的人才,希望听到他们的深刻的见解与良好的谋略,以匡辅朕的不足。”

夏,迁移郡国豪家资财在五百万以上的五千户到昌陵。赏赐丞相、御史、将军、列侯、公主、中二千石在昌陵以墓地房屋。

六月,立中山宪王孙刘云客为广德王。

三年夏四月,赦免天下。令吏民可以买爵,每级价一千钱。大旱。

秋八月十五日,孝景帝庙门发生火灾。

冬十一月十七日,皇后许氏被废。广汉男子郑躬等六十余人攻打官署,放出囚徒,盗取兵库武器,自称山君。四年春正月,下诏说:“多次指示有关机构,要务行宽大,禁止苛暴刑罚,而至今不改。一人犯罪,全族拘系,农民失其常业,怨恨者多,由此而伤害天地的和谐之气,水旱为灾,关东流散者甚多,青州、幽州、冀州更为严重,朕甚为痛心。而却未听见在位公卿对此而表示难过的,谁能与朕分忧啊!已派遣使者到各地检查,凡属灾害在四成以上,百姓的资产不满三万,可不出租赋。逃避税赋未交的,都予免收。流民要想入关,登记后就允许进入。流民所到的郡国,要给予关心和引导,要保证不因冻饿而死一人。望理解朕的心意。”秋,勃海、清河发生水灾,对受灾地区给予赈贷。

冬,广汉郑躬等党羽逐渐发展,攻打四县,众达万人。封河东都尉赵护为广汉太守,征调广汉郡中及蜀郡的兵丁共三万人进行围剿。并号召郑躬所部如在内部互相捕斩,可以将功抵罪。十天半月就平定了,升赵护为执金吾官,赐黄金八百斤。

永始元年春正月二十二日,太官凌室发生火灾。二十七日,戾后园正门也发生火灾。

夏四月,封婕妤赵氏父赵临为成陽侯。五月,封舅父王曼之子侍中骑都尉、光禄大夫王莽为新都侯。六月七日,立皇后赵氏。大赦天下。

秋七月,下诏说:“朕立德的决心不够,不能充分与臣下集思广益,过分地听信将作大匠解万年所讲的昌陵三年可以建成。兴建了五年,中陵、司马殿门尚未动工,而国库耗资巨大。百姓疲劳不堪,从异地运来筑陵的客土土质疏松杂乱,终难将昌陵建成。朕想到工程如此劳民伤财,就怛然伤心。古人说‘有过不改,小过就会成为大过。’现决定昌陵停建,原定迁五千户于昌陵的也不再迁徙了,让天下不产生离乡背井的动摇之心。”立城陽王子刘俚为王。八月十九日,太皇太后王氏去世。二年春正月初三日,大司马车骑将军王音去世。

二月二十八日,星陨如雨。三十日,日偏食。下诏说:“前时,龙现于东莱,日偏食,上天显示变异,以彰朕的过失,朕深为惶恐。公卿大臣要晓谕群僚,严肃思考上天所显示的警戒。对于能够省减赋役以方便百姓的意见,可以逐条上奏。所借贷给贫民的钱粮,免收。”又说:“关东几年歉收,有的吏民出于大义施舍粮食给贫民,或者献出谷物帮助县官赈赡的,官家应按价还钱。数在百万以上的,加赐爵级为右更,如先已为吏补三百石,则官升二级。数在三十万以上,赐爵为五大夫,原已为吏的官升二级,普通百姓补为郎官。数在十万以上的,三年免出租赋。在万钱以上的,免出租赋一年。”

冬十一月,驾临雍地,祭祀五?。

一月,下诏说:“以前将作大匠解万年明知昌陵地势低下,不可以为皇帝陵墓之地,却奏请在此地营造陵墓,并建立奉陵的城邑,妄为巧诈,从外地运土来增高地基,浪费财力人力,仓促上马与急于求成,以致参加兴建的卒徒遭受折磨,造成大量死亡。百姓疲劳已极,国库耗费一空。常侍王闳前为大司农中丞,多次上奏说昌陵不可能建成。侍中尉淳于长几次建议说应早日停建,并将已迁徙户返回原籍。朕因淳于长的建议而将王闳的奏章下发给公卿讨论,公卿讨论后认识都与淳于长一致。淳于长首建正确之策,王闳主管钱谷与雇佣而减少其损失浪费,使百姓得以康宁。前已赐王闳爵为关内侯,黄金百斤。现赐淳于长爵为关内侯,食邑千户,王闳五百户。解万年谄佞不忠,坑害百姓,怨声载道,至今不息。虽赦其罪,但不应居于京师,现决定将解万年迁徙到敦煌郡。”本年,御史大夫王骏去世。

三年春正月三十日,日偏食。下诏说:“天灾多次出现,朕深感惶恐。担心百姓失其常业,特派遣大中大夫嘉等人循行于天下,询问年老德厚的人,了解民间的疾苦。可会同部刺史举荐淳朴逊让有德行的各一人。”

冬十月初五日,皇太后令有关机构恢复甘泉泰?、汾陰后土、雍五?、陈仓陈宝祠。其事记在《郊祀志》中。十一月,尉氏县男子樊并等十三人谋反,杀死陈留太守,劫掠吏民,自称为将军。罪徒李谭等五人奋力杀死樊并等,都封为列侯。

十二月,山陽铁官役徒苏令等二百二十八人攻杀长吏,盗出军库武器,自称将军,攻掠郡国十九,杀死东郡太守、汝南都尉。朝廷派丞相长史、御史中丞持符节督促追捕,汝南太守严讠斤捕斩苏令等人。升严讠斤为大司农,赐黄金五百斤。四年春正月,驾临甘泉,郊祭泰?。神光下降出现在紫殿,大赦天下,赏赐云陽吏民爵位,女子每百户牛酒若干,鳏寡孤独高年帛若干。三月,驾临河东,祭祀后土,赏赐吏民与云陽相同,御驾经过的地方不出田租。

夏四月十一日,长乐临华殿、未央宫东司马门都发生火灾。

六月二十三日,霸陵园正门火灾。将杜陵的还未入宫的姬妾遣返回籍。下诏说:“前者,地震京师,火灾屡现,朕甚为惶恐。望有关大臣尽心指出朕的过失,朕将亲自阅读奏章。”

诏书又说:“古代圣王规定礼制以序尊卑,标志车服以表彰有德。虽有钱财,而无其尊,不得逾越礼制。所以人民注重自己的德行,重义而轻利。当今世俗奢侈与僭越无度,不知满足。公卿列侯与亲属近臣,是四方吏民的表率,这些人中很少听说能修身遵礼,同心忧国的。有的挥霍无度,贪图安逸,一心地去广置田宅,兴修别墅,畜奴养婢,穿绫着缎,庭设钟鼓,家列女乐,车服与嫁娶埋葬都逾越礼制,吏民羡慕而仿效,逐渐形成一种挥霍浪费的陋习,如此而期望百姓节俭,以保证衣食无缺,那将是何等困难啊!《诗》不是说过吗?‘威仪赫赫的太师,百姓都瞻仰着你啦!’现特谕有关机构,对此奢侈逾制之风要约束禁止。而青绿二色是民的常服,不必禁。列侯近臣应自我反省并及时改正,司隶校尉要查处那些有禁不止的人。”秋七月三十日,日偏食。元延元年(前12)正月初一,日偏食。

三月,驾临雍地,祭祀五?。夏四月初一,无云有雷,电光闪耀,从四面八方直到地下,黄昏才止。赦天下。

秋七月,彗星出现于东井星区。下诏说:“前者,日蚀星陨,上天见责,天地的变异不断,而在位的公卿默然,很少进以忠言。今日彗星出现于东井,朕深为恐惧。公卿大夫、博士、议郎都应理解朕的苦心。认真思考天地变异的原因,明白地对朕指出,不要有所隐讳;要与中原各郡国荐举品行方正能直言极谏的各一人。边部边区二十二郡举荐勇猛而知兵法的各一人。”

封萧何相国之后萧喜为赞阝侯。冬十一月十八日,大司马大将军王商去世。

本年,昭仪赵氏害死后宫皇子。二年春正月,驾临甘泉,郊祭泰?。三月,驾临河东,祭祀后土。夏四月,立广陵孝王子刘守为王。

冬,驾临长杨宫,与来京朝见的胡客检阅军事演习,宿于艹负陽宫,对随从官员进行赏赐。

三年春正月初十日,蜀郡岷山崩陷,堵塞江水三日,下流江水断流。

二月,封侍中尉淳于长为定陵侯。

三月,驾临于雍,祭祀五?。

四年春正月,驾临甘泉,祭祀泰?。

二月,罢免司隶校尉官。

三月,驾临河东,祭祀后土。甘露降于京师,赏赐长安百姓牛酒。绥和元年春正月,大赦天下。

二月初九日,下诏说:“朕继承太祖鸿业,奉祖宗宗庙已二十五年,薄德不足以安定四海,百姓怨望者多,得罪于上天,至今未生太子,天下无仰盼的核心。从古往今来的历史教训来看,祸乱的始生,多因继承人的问题而引起。定陶王欣是朕的嗣子,慈仁孝顺,可以承天序,继祭祀。现决定立欣为太子。封中山王舅谏大夫冯参为宜乡侯,增加中山国三万户,以安慰其意。赏赐各侯王、列侯黄金,天下为父的继承人的赐以爵级、三老、孝悌力田赏赐各有差别。”诏书说:“曾闻王者必存前朝二王的后代,连同今王本身以象征天、地、人三统。昔商汤王开国为帝,列为夏、商、周三代,而后来祭祀废绝。现考求其后代,只有孔吉为正,特封孔吉为殷绍嘉侯。”三月,进孔吉爵为公,同与周承休侯都为公,辖地各百里。驾临雍地,祭祀五?。夏四月,以大司马骠骑将军为大司马,罢去将军官。御史大夫为大司空,封为列侯。增加大司马,大司空的俸禄与丞相相同。

秋八月初九日,中山王刘兴去世。冬十一月,立楚孝王之孙刘景为定陶王。

定陵侯淳于长大逆不道,下狱赐死。廷尉孔光为使持节赐前所废皇后许氏毒药酒,饮药酒而死。

十二月,罢去部刺史,改设州牧,禄为二千石。

二年春正月,驾临甘泉,郊祭泰山。

二月十三日,丞相翟方进去世。

三月,驾临河东,祭祀后土。

三月十八日,成帝驾崩于未央宫。皇太后诏令有关机构恢复长安南北郊。

五月十一日,葬于延陵。

班固评论:臣的姑母充成帝后宫为婕妤,父子兄弟在接待与侍奉她时,她多次对臣讲成帝十分注意仪表。上车正立,端坐前视,不动声色,不指手画脚,临朝严肃深沉,如同神明,可称为穆穆天子的容仪!博古通今,采纳直言。公卿称职,其奏议文采斐然可观,逢升平盛世,上下和睦。但由于沉于酒色,赵飞燕姊妹乱于内宫,王氏外戚专擅朝政,说起来是令人叹息的。从建始纪元以来,王氏开始操纵国柄,哀帝与平帝在位时间不长,王莽得以篡位,大概王家的威福是从成帝开始逐步形成的。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成帝纪-汉书五十章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