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佛图澄传-晋书一百五十章

二十四史 小尚 260次浏览 0个评论

佛图澄传-晋书一百五十章

佛图澄传

佛图澄是天竺人。本姓帛,从小就学习道术,尤其精通玄术。永嘉四年(311),来到洛陽,自己说有一百多岁,常常服气养身,能够许多天不吃饭。善于念祷咒语,能够役使鬼神。腹旁有一个洞孔,常用棉絮塞着。每晚读书时,就拔掉棉絮,这时,便有光芒从孔中射出,照亮书房。每次斋戒时,一大早就来到河边,从腹中引出五脏六腑,放进河水中洗涤,然后又放回腹中。他还能凭铃声判断吉凶,没有不应验的。

后来洛陽发生动乱,他便潜踪于江湖,静观其变。石勒在葛陂屯兵,专行杀戮,被害的僧侣很多。佛图澄投奔到石勒部下———大将军郭黑略家。郭黑略每次随从石勒征战,常常能预言战事的胜败,石勒大为疑惑,问他说:“我并没觉出你有超人的智慧,可是每次作战你都能预知战事的吉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郭黑略回答:“将军天生神威,自有鬼神相助。有一个和尚具有超人的智术,说将军命当拥有华夏之地。这人日前已答应做我的军师,我前些日子所告诉你的,都是从他那里得知的。”石勒便召唤佛图澄,试验他的道术。佛图澄便用饭钵盛水,烧香念咒,不一会儿,饭钵中便长出一朵莲花,花朵清新鲜艳、五色照耀,石勒从此信服了他。

石勒从葛陂撤回河北,经过枋头,枋头人想夜袭军营,佛图澄对郭黑略说:“不一会儿贼军便会前来偷袭,可让主公知道此事。”果然如他所说,因为已有防备,所以没有损失。石勒想再次试验佛图澄,便在晚上穿上全副盔甲,执刀而坐,然后派人告诉佛图澄说:“今晚不知大将军的去向。”使者刚到,还没来得及说话,佛图澄便抢先问道:“平静安居,无敌无寇,何故在夜间戒严?”石勒越发相信他了。后来,石勒一时恼怒,想加害众道士,并想找佛图澄的麻烦。佛图澄便隐藏到大将军郭黑略的家中,并告诉弟子们说:“如果大将军的使者到了,问我在哪里,就回答不知道到哪儿去了。”不一会儿,石勒的使者到了,没有找见他。信使回去报告石勒,石勒大吃一惊,说:“我对他有恶意,他抛弃我离开了。”整夜不能入睡,想再见到佛图澄。佛图澄知道石勒已有悔改之意,次日一早就拜访石勒。石勒说:“昨天晚上你到哪儿去了?”佛图澄回答说:“昨天主公生我的气,所以权且回避了主公。现在主公改变了主意,所以这才敢回来。”石勒大笑着说:“道人多疑了。”

襄国城护城河的水源在城西北五里的地方,不知什么缘故,水源突然干涸了。石勒向佛图澄请教找水的方法。佛图澄说:“现在我就命令龙取水。”于是便同弟子法首等数人来到过去的泉源上,坐着吊席,点燃安息香,念咒祝愿数百句。如此三天,泉水开始涓涓微流,有一条五六寸左右的小龙,随水而来,诸道士争着上前探看。又过了一会儿,泉水开始喷涌,护城河都灌满了。

鲜卑族段末波进攻石勒,士卒人多势众。石勒有些害怕了,询问佛图澄。佛图澄说:“昨天寺中铃声说,明天吃早饭时,可以活捉段末波。”石勒登上城楼观望,看见段末波的大军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大惊失色,说:“段末波如此强大,哪能捕获呢?!”又派夔安询问佛图澄。佛图澄说:“已经捉住段末波了。”正当此时,城北的伏兵冲击出城,遇上了段末波,活捉了他。佛图澄劝石勒宽恕段末波,放回本国,石勒听从了,后来终于使段末波为之效力。

刘曜派堂弟刘岳进攻石勒,石勒派石季龙去抵抗。刘岳被打败,退守石梁坞,石季龙筑坚栅围困。佛图澄在襄国,忽然叹息说:“刘岳可怜。”弟子法祚询问缘故,佛图澄说:“昨天亥时,刘岳已被打败并活捉了。”果然如他所说。

后来刘曜亲自进攻洛陽,石勒准备救援,他的部下都劝谏说不能。石勒以此事询问佛图澄,佛图澄说:“刚才法轮上的铃声说:‘秀支替戾冈,仆谷劬秃当。’这是羯族语言。秀支是军队的意思;替戾冈,是出的意思;仆谷,刘曜所据的胡地方位;劬秃当,是捉的意思。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大军开出定能活捉刘曜。’”又命令一个童子斋戒七天,取来麻油和胭脂,亲自在手中拌合,然后举起手给童子看,掌上光辉耀目,童子大惊说:“掌上有许多兵马,其中一人高大白皙,被红丝绳绑着双手。”佛图澄说:“这人就是刘曜。”石勒非常高兴,于是奔赴洛陽,终于活捉了刘曜。

石勒自称赵天王,照皇帝之制行事,同时更加敬重佛图澄。当时石葱行将反叛,佛图澄告诫石勒说:“今年葱中有虫,吃葱必害人,可下令百姓不要吃葱。”石勒便诏令境内人民,不要吃葱。不久,石葱果然逃走。石勒更加器重他。每事必先问他然后再施行,并给他赐号为大和尚。

石勒的爱子石斌暴卒而死,将出殡时,石勒叹息说:“我听说虢国的太子死了,扁鹊使他死而复生,如今有谁能仿效他呢?”于是便让人转告佛图澄。佛图澄拿杨树枝沾水,边洒边念咒语,然后走近石斌,拿起他的手说:“该起来了。”石斌马上就苏醒过来了,过了一会儿,便完好如初。从此,石勒的儿子们大都被安置在佛图澄的寺中养息着。石勒死的那年,天气平静无风,可佛塔上却有一只铃独响,佛图澄说:“铃声说,国家有大丧,不出今年年底。”不久,石勒果然死了。

等到石季龙篡位称帝,迁都邺城,更加诚心对待佛图澄,比石勒更加敬重。下诏书让佛图澄穿绫锦,乘坐雕花的华贵辇车,朝会群臣之日,拉着他的辇让他升上殿堂,常侍以下的官员都帮着抬起辇车,太子、三公则扶着辇车的两侧,主持朝会的大声呼叫大和尚,在场的众人都站起来,以此来显示对他的尊敬。又派司空李农早晚亲自问讯,而太子三公则五日去朝见一次,受尊敬的程度没有人能够相比。支道林在京师,听说佛图澄同石姓诸人交游,便说:“澄公把石季龙当成了海鸥鸟。”老百姓因为佛图澄的缘故,大多信奉佛教,都营造寺庙,争着出家,其中真伪混杂,滋生出不少罪过。石季龙下令予以清理裁剪。他的著作郎王度上奏说:“佛是外国神,不是华夏诸族应当供奉的。汉代时,外国人开始传播他们的神道,听任西域人在都邑设立神庙,供奉神灵,但汉朝人都不出家。魏承汉制,也继承了这种做法。现在可以作出决定:我赵国之人都不准到寺庙烧香礼拜,以此来维护典章制度。无论是朝中百官,还是普通百姓,都在禁止之列,若有违犯禁令的,与婬祀者同罪。赵国人做了和尚的,要还俗再做百姓。”朝中人士大多都同意王度的奏请。石季龙因为佛图澄的缘故,下诏书说:“朕出生于边地戎族,今得以君临华夏。至于祭祀,应该顺合本族的风格。佛是戎族之神,也理当同时供奉,不管是外域还是本地百姓,有乐于供奉佛的,特准之。”

佛图澄当时停留在邺城寺庙中,他的弟子遍布各郡国。有一次他派遣弟子法常北行到襄国,弟子法佐从襄国回来,两弟子相遇在梁基城下,停车相对,彻夜长谈,言语多涉及大和尚,直到天明二人才分手而去。法佐刚进门,佛图澄就迎着他笑着问:“昨晚你和法常交车相对,议论了你的老师,是吧?”法佐惊愕惭愧不已。从此,国人往往相互告诫:“不要滋生恶心,大和尚会知道你的心事。”如此以来,久而久之,以至于没有人敢对着佛图澄所在的方向吐唾沫。

石季龙的太子石邃有两个儿子在襄国,佛图澄告诉石邃说:“小阿弥最近怕是得病了,你可前去看望。”石邃当即派人飞马去探视,果然已经得病。太医殷腾和外国道士自称能够治疗此病,佛图澄告诉弟子法牙说:“就是圣人再生,也治不好这病,何况这些人呢?”三天以后,果然死了。石邃准备叛逆,对身边侍从说:“大和尚神通广大,可能会发现我们的谋划,明天他来,就先除掉他。”佛图澄于本月十五将入见石季龙,行前对弟子僧慧说:“昨晚天神传呼我说:‘明天若入见石季龙,回来时不能到别人家去。’我明日要去谁家,请你阻止我。”佛图澄平常入见,必定要拜访石邃家。石邃知道这天佛图澄将入见君王,便在家苦苦等候。佛图澄就要登上南台了,僧慧扯着他的衣服。佛图澄说:“现在已经不能停止下来了。”人坐未稳,就起身告辞,石邃强留不住,陰谋也就随之破产。回到寺院,叹息说:“太子作乱,形势已经迫近。”想说不好说,想忍也难以忍。于是便借机会暗示石季龙,石季龙始终没有觉悟过来。不久,事变发生了,这才明白佛图澄以前说的话。
后来,郭黑略率领大军征伐长安北边的山羌,中了羌人的埋伏。当时佛图澄正坐在殿堂,忽然之间,惨然变色说:“郭公今日有灾难。”于是唱道:“众僧祝愿。”佛图澄又亲自祝愿。过了一会儿,又说:“若从东南逃出便能生存,其余方向则难脱困境。”然后又一次祝愿。又过了一会儿,说:“脱险了。”一个多月后,郭黑略回来了,自己说坠入了羌人的包围,向东南逃走,马累得走不动了,正巧遇到帐下人,把马推给他说:“主公乘这匹马,小人乘主公的马。能否成功,让天命决定了。”郭黑略得到了他的马,所以才免于一死。推算时间,正巧是佛图澄祝愿的时间。

当时天大旱,石季龙派太子到临漳西滏口求雨,过了很久还不下雨,季龙便命令佛图澄亲自去求雨,当即便有两条白龙降到求雨的地方,当天就下了大雨,方圆千里。一次佛图澄派子弟到西域买香,人走之后,佛图澄告诉其余弟子说:“在手掌上已经看到弟子在某地被劫,快要死了。”于是烧香祝愿,遥救弟子。弟子回来之后,说某月某日在某处被强盗劫掠,快要被杀时,忽然闻到香气,盗贼惊慌地说:“救兵已到。”丢下他逃走了。黄河中从前不生鼋,当时有人捕到一只,拿来献给石季龙。佛图澄见到后说:“桓温要打到黄河,时间不会很久了。”桓温,字元子,此后果然如他所言。一天石季龙白天睡觉,梦中一群羊背着鱼从东北方向来,醒后询问佛图澄。佛图澄说:“兆头不祥,恐怕鲜卑人会占有中原了。”事后果然应验。一次,佛图澄同石季龙共登中台,忽然惊叫道:“变,变,幽州在发生火灾。”便拿酒喷洒,过了一会儿,又笑着说:“火灾已经得救。”石季龙派人到幽州查访,说昨天火从四门燃起,西南方有黑云飘来,大雨倾盆,浇灭了大火。大雨中有酒气。

石宣准备杀石韬,石宣先到寺院中与佛图澄同坐,佛塔上一铃独鸣。佛图澄说:“解悟铃声了吗?铃声说胡子洛度。”石宣改容说:“这是什么话呀?”佛图澄故意错改其意说:“老胡身为道人,不能山居无言,卧厚毯穿美服,这难道不是洛度吗?”石韬后到,佛图澄对他凝视良久。石韬惊恐地问佛图澄,佛图澄说:“奇怪你的身上有一股血臭,所以长久凝视。”石季龙梦见飞龙从西南自天而降,次日清早就询问佛图澄,佛图澄说:“将有祸变发生,应当父子慈和,小心谨慎。”石季龙拉着佛图澄进入东阁,同皇后一起询问灾祸之事。佛图澄说:“身边将有贼,不出十天,从佛塔以西,此殿以东,应当有流血之事,千万小心不要向东。”杜皇后说:“和尚怕是老发昏了吧!哪里有贼?”佛图澄当即改换语意说:“六情所接受的东西,都是贼,人老了本该发昏,只是能让少年不致发昏才好。”随便以寓言应付,不再说明深意。两天后,石宣果然派人在佛寺中害死石韬,并想乘着石季龙办丧事时杀掉他。石季龙因为佛图澄告诫在先,因此免于一死。等到石宣被收捕,佛图澄劝石季龙说:“都是陛下的儿子,为何再祸上加祸呢!陛下忍怒而发慈悲,国运还有六十多年,如果杀他,他便会变成慧星下扫邺宫。”石季龙不听。一月后,有一匹妩马尾巴像烧着的样子,进入洛陽中门,又出显陽门,头朝着东宫,都不能进,然后走向东北,霎时就不见了。佛图澄听后叹息说:“灾祸降临了。”石季龙在太武前殿赐群臣宴会,佛图澄沉吟说:“殿啊,殿啊!荆棘子将长成林,挂烂人的衣裳。”石季龙命令打开殿堂大石,向下一看,果然有荆棘在生长。冉闵小字棘奴。

石季龙造太武殿,刚落成,把古代圣贤、忠臣、孝子、烈士、贞女画在墙上,但形象都像胡人,十多天后,头全都缩入肩中,只有帽子头发微微露出,石季龙非常厌恶,但只能秘而不宣。佛图澄则对着图画流泪,不久便在邺西紫陌上自营坟墓,回寺院后,自言自语道:“还要三年吗?”又自答:“不要。”“还要二年、一年、百日、一月吗?”又自答:“不要。”从此便再不说话了。对弟子法祚说:“戊申岁祸乱逐渐萌生,己酉岁石氏当灭亡。我趁着还未发生祸乱,预先坐化去了。”死在邺宫寺院中。后来有和尚从雍州来,说看见佛图澄向西入关了,石季龙掘墓察看,只有一块石头却无尸体。石季龙厌恶地说:“石头,便是我;埋了我然后离去,我快要死了。”因此得病。第二年,石季龙死。于是北方大乱。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佛图澄传-晋书一百五十章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