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18年,尚仁诗歌网-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雪莱的诗_雪莱诗歌精选大全

诗歌大全 尚仁 255次浏览 0个评论

雪莱的诗_雪莱诗歌精选大全

致华兹华斯

讴歌自然的人,你曾经挥着泪,
看到事物过去了,就永不复返:
童年、青春、友情和初恋的光辉,
都像美梦般消逝,使你怆然。
这些我也领略。但有一种损失,
你虽然明白,却只有我感到惋惜:
你像一颗孤星,它的光芒照耀过
一只小船,在冬夜的浪涛里;
你也曾像一座石彻的避难所,
在盲目纷争的人海中屹立;
在光荣的困苦中,你曾经吟唱,
把你的歌献给真理与只有神——
现在你抛弃了这些,我为你哀伤,
前后相比,竟自判若二人。

诗章

去吧!月下的荒野是如此幽暗,
流云已吞没了黄昏最后的余晖:
去吧!晚风很快地要把夜雾聚敛,
天庭的银光就要被午夜所遮黑。
别停留!时光逝了!一切都在喊:
去吧!别以临别的泪惹恋人悲苦;
她冷固而呆痴的眼不敢求你恋栈,
职责和疏懒都要你复归于孤独。
去吧,去吧!去到你幽寂的家乡,
把痛苦的泪洒在你凄凉的炉边,
你可以望着暗影似阴魂游荡,
把忧郁和喜悦编织在自己心间。
你的头上会飘飞着残秋树木的落叶,
春日的花和露会在你脚边闪烁:
不是你的心,就是现世,必须变冷和寂灭,
那么,午夜和晨光、你和恬静才能汇合。
午夜的愁云也有轮到它的宁息:
或者风吹得倦了,或者中天一轮明月,
狂暴而不息的海洋总会停下瞬息;
凡是运动、辛劳、或悲伤的,必到时安歇。
而你将安歇在墓中——但在此刻,
当幻景还使你迷于那宅舍、亭园和荒野,
哎,你的记忆、悔恨和深思怎能摆脱
那妩媚一笑的光彩,两人会谈的音乐?

致——

音乐,当袅袅的余音消灭时,
还在记忆中震荡——
花香,当芬芳的紫罗兰凋谢时,
还在心魂中珍藏。
玫瑰花,当她的花时尽了,
用落红为她的所爱铺成锦床;
对你的思念也如此,待你远行了,
爱情就枕着思念进入梦乡。

给玛丽

哦,亲爱的玛丽,你能在这里多好,
你,和你那明亮开朗的棕色的眼睛,
你那甜美的话语,似小鸟,
向常春藤阴里寂寞忧郁的伴侣。
倾吐爱情时的啭鸣,
那天地间最甜最美的声音!
还有你的秀额……
更胜过这蔚蓝色意大利的天穹。
亲爱的的玛丽,快来到我的身旁,
我失去了健康,当你远在他乡;
你对于我,亲爱的,
就像黄昏对于西方的星辰,
就像日落对于圆满的月亮。
哦,亲爱的玛丽,但愿你在这里,
古堡的回声也轻声低语:“在这里!”

爱情的玫瑰

希望,奔腾在年青的心里,
经不起岁月的折磨!
爱情的玫瑰长着密密的刺,
它欣欣吐苞的处所,
总是春寒料峭。
少年说:“这些紫花儿属于我,”
但花儿才怒放就枯槁。

赠给幻想的礼物多么珍贵,
可是才授与就被索还,
芬芳的是那天国的玫瑰,
然而竟移植到地面,
它欣欣地开放,
但地上的奴隶将花瓣揉碎,
它才盛开,霎时就凋亡。

岁月摧毁不了爱情,
但薄情寡义会使爱花遭殃,
即使它正在幻想的绿荫中怒放,
也会突然凋谢,使你猝不及防。
岁月摧毁不了爱情,
但薄情寡义却会把爱情摧残,
会毁坏它闪烁着朱红光芒的神龛。

爱底哲学

泉水总是向河水汇流,
河水又汇入海中,
天宇的轻风永远融有
一种甜蜜的感情;
世上哪有什么孤零零?
万物由于自然律
都必融汇于一种精神。
何以你我却独异?
你看高山在吻着碧空,
波浪也相互拥抱;
你曾见花儿彼此不容:
姊妹把弟兄轻蔑?
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
月光在吻着海波:
但这些接吻又有何益,
要是你不肯吻我?

给索菲亚

你多美,陆地和海洋的女仙
也很少象你这般美丽;
有如适合的衣着,随身联翩,
这是你那轻柔的肢体:
随着生命在里面的跳跃,
你的肢体总在移动和闪耀。

你那深邃的眼睛是一对星
闪着火焰,柔情而晶莹,
会把最智慧的都看得发疯;
那煽动火的风是由欢欣
而生的思想,象海上的气流,
它以你荡漾的心作为枕头。

要是被你的眼所描绘的脸
只要听到你急遽的琴声;
那么,别奇怪吧:每当你讲到
痴心人的时候,我最为心跳。

象是由旋风所唤醒的海涛,
象是晨风吹拂下的露珠,
象是小鸟听到雷声的警告,
象是被震撼而无言的生物
感到了不见的精灵,我的心呵
正似这一切,当你的心临近。

世间的流浪者

告诉我,星星,你的光明翼
在你的火焰的飞行中高举,
要在黑夜的哪个岩洞里
你才折起翅膀?
告诉我,月亮,你苍白而疲弱,
在天庭的路途上流离飘泊,
你要在日或夜的哪个处所
才能得到安详?
疲倦的风呵,你飘流无定,
象是被世界驱逐的客人,
你可还有秘密的巢穴容身
在树或波涛上?

你匆匆进了坟墓

你匆匆进了坟墓!要把什么寻找?
以你不息的意志,活跃的思想,
和为尘世役使的无目的的头脑?
呵,你那热情的心,对苍白的希望
所假扮的一切美景,如此急跳!
还有你那好奇的精神,枉然猜想
生命是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你要知道人所不知道的信息——
唉,你究竟何所向往,如此匆匆
走过了生葱绿可爱的途程,
避开欢乐,也避开悲伤,只一意
在幽暗的死洞穴里寻求安身?
心呵,头脑和思想!是什么东西
你们期望在那地下的墓穴承继?

无常

今天还微笑的花朵
明天就会枯萎;
我们愿留贮的一切
诱一诱人就飞。
什么是这世上的欢乐?
它是嘲笑黑夜的闪电,
虽明亮,却短暂。

唉,美德!它多么脆弱!
友情多不易看见!
爱情售卖可怜的幸福,
你得拿绝望交换!
但我们仍旧得活下去,
尽管失去了这些喜悦,
以及“我们的”一切。

趁天空还明媚,蔚蓝,
趁着花朵鲜艳,
趁眼睛看来一切美好,
还没临到夜晚:
呵,趁现在时流还平静,
作你的梦吧——且憩息,
等醒来再哭泣。

时间

幽深的海呵!年代是你的浪波;
时间底海呵,充满深沉的悲伤,
你被眼泪的盐水弄得多咸涩!
你的波流浩荡无边,在你的水上
潮汐交替,那就是人生的界限!
你已倦于扑食,但仍在咆哮无餍,
把破碎的船吐在无情的岸沿;
你在平静时险诈,风涛起时可怕,
呵,谁敢航行一只小船,
在你幽深难测的洋面。

哀歌

哦,世界!哦,时间!哦,生命!
我登上你们的最后一层,
不禁为我曾立足的地方颤抖;
你们几时能再光华鼎盛?
噢,永不再有,——永不再有!
从白天和黑夜的胸怀
一种喜悦已飞往天外;
初春、盛夏和严冬给我的心头
堆满了悲哀,但是那欢快,
噢,永不再有,——永不再有!

致爱尔兰

你记着,艾林!在你忍辱的海岛
夏日也曾经在一片绿夜上微笑,
风在摇摆着谷田,同时掠过了
你海上的急旋而起伏的海涛!
你是一棵树,将丰盛、和平与美
隐蔽过大西洋的亲昵的海水,
而如今,花已雕残,
那投过浓荫的树叶也已枯干;
只见冰冷的手在摘它的枯果,
那寒气直使树根也为萎缩。

艾林呵,我可以
站在你的海边,计算那涌来的
不断冲击在沙滩上的浪涛,
每一波就象是“时间”巨人手执的
一只斧子,不断破开“永恒”底界限;
行进吧,巨人,继续征服;永远
寂寞地行进!在你无声的步履下
多少邦国覆没了,那几千年来
不畏风霜和雷电的金字塔,
也已在你的残踏下化为虚无。
还有那君王,唯有他独自辉煌,
也不过是冬季活一天的苔藓,
你轻轻一步就使他化为尘土。
你真是所向无敌呵,时间;一切
对你让步,除了“坚定为善的意志”——
那心灵神圣的同情:只有它
始于你前,又存在于你后。

致歌唱的康斯坦蒂

像这般失落,像这般沉沦、消失,
也许真是死亡?康斯坦蒂。请你转身!
在你乌黑的眼中,确有光一般的力量,
即使你发出来的声音
在你唇际燃烧,却也归于沉寂;
然而它像香气,居于你的头发、你的呼吸,
并像火焰一般从你的触击中腾起。
即使当我写诗,我燃烧的双颊也都润湿,
哎,撕碎的心能够滴血,但不会失去记忆。

一个无声无息的畏惧,像看不见的迅变。
却在年轻的睡眠中能够感知,
狂野、甜蜜、说不出的奇异,
你现在以迅疾的升调呼吸。
你那令人心醉的旋律,
似乎能够撕裂天顶,
在我的肩头,翅膀已经生成,
去追随它那庄严的历程,
飞至有盈有亏的月亮的后面,
飞至大自然最远星球的极限,
直到世界最幽暗的墙壁也全然消亡。

她的声音盘旋于我的心灵—一
以温柔、催眠的翅膀投下影子,
那雪白指尖里的活力和血液
把魅力施给了弦乐器。
我神智迷狂,我呼吸急促——
血液在我体内静心倾听;
拥挤的阴影,又快又密,
落至我感情洋溢的眼睛;
我的心像火焰一般颤栗,
像展露,在阳光中消失,
我治化于令人消魂的狂喜。

康斯坦蒂,没有你,我就没有生命。
当你的歌声倾泻,像地球上的空气,
以悦耳的音调充满了一切物体。——
现在你的声音是迅疾的狂风暴雨,
我仿佛处于升腾的恍惚,
安然掠过海波和岩石,
欣喜若狂,像早晨的一朵浮云。
当倒映着星辰的水面陷于沉寂。
西面的群岛漫溢着夏夜的气息,
它久久远留,带着鲜花的芳香,
让我的心灵悬浮于妖娆的飞翔。

啊,假若有辆白云小车属于我

啊,假若有辆白云小车属于我!
当月亮在大海的上方披散着
一缕缕晶莹发亮的白色绿发,
真希望狂风能为我织就云车。
啊,假若有辆白云小车属于我,
我就乘风破浪,扬帆启航,
奔向崇山峻岭和多石的湖泊……

为塔索而作的歌

我爱过——哈!我们的生活就是爱情;
但是,当我们停止了呼吸和运动,
我的确认为爱情也随即告终。
我那时不像现在这样,
总的是渊博的学问、光辉的思想,
想着人类曾经想过的一切问题、
以及自然展露的全部事实……
可我仍在恋爱,仍在思索,
然而奇怪,我的心能够畅饮
如此失望的药物,
并且恋爱,生存……
如果我思索,我的思路极为迅疾,
我将过去与现在混为一体,
想到的是一件丑于一件的事实。
有时候,我看到眼前飞翔着
一个银色精灵的形体,
啊,莱奥诺拉,它像你一般,
于是我坐着……将它凝视,
直至它从窗户的格栅消逝,
并且发出一声哀鸣,
犹如一棵小草在溪边的叹息。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雪莱的诗_雪莱诗歌精选大全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