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0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安屠生] 诗歌-人间集

投稿专区 尚仁 148次浏览 0个评论

[安屠生] 诗歌-人间集

人间集

生命曲折不堪
厌倦了日出日落
天亮时
我写尽了心中悲伤
盼雨 盼雪
盼落日
消融在不可及的天际
多想上天为我哭泣
盼尘埃落入土壤
归期似乎来临
我有千万个念想要告诉你
故乡
这路途
到处都是向往

我本想
用我的心灵去看世界
可无处安放
它看尽了群星
是一个又一个夜晚
无声无息
当灵魂渐渐模糊
是阴云昏暗了天空

是泪水湿润了眼睛
名字
无论过去多久
我名字里的三个字
依旧是我写不好的三个字
单独来写
各有各的特色
可合在一起后
便不那么美观了
以前总觉得是名字的问题
现在看来啊
似乎是我的问题

一个人走在路灯下
孤独已随风包裹身体
双脚开始沉重起来
一具空壳
被影子牵着
东奔西走
穿过街巷
回到住处
一天又结束了

嘲讽

华丽的皮囊下
是一具虚伪的灵魂
嘲讽
以此为武器
刹那间
又是一颗破碎的心
散乱在地
又是一场悲剧
我以一个扫地人的身份
目睹了这一切
清扫完又匆匆离去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字迹

好一个潦草的字迹
可写了许久
竟习惯了它
旁人在意
我倒不在意
总说字如其人
我大概不是一个合格的人
乞丐
我是个世事的漂泊者
我曾试着抱怨 愤怒
到最后无计可施
那个时候
我是如此的卑微无力
我比任何人都要怜悯自己
在人海的沉浮中
我看着那些
西装革履的绅士
珠光宝气的贵妇
向权力献殷勤
我开始意识到
我似乎比他们高尚得多
因为我知道
我的灵魂镶了金

游子

夜这般静谧
染黑了银河里的水
愁丝交错
缠上了游子望归的脚步
繁星是河岸的天灯
寄去了思念
却不知去向谁家
这样的念想
又将是日复一日
水是东流的水
人是离乡的人
好在皎洁的月光作伴
给亲人报去了平安

赤诚少年志

五千年华夏历史 在世间传唱
不可分割的九州 炎黄的血脉流淌
我们奔跑 向着那崭新的时代
一个和平开放的未来

打开中国的版图
只见雄鸡嘹亮
屹立于民族之林
做世界上最耀眼的星光

56个民族汇聚成江流奔涌的诗行
34个省谱写了山河万里的词章
一颗坚定的中国心投入永恒的奋斗
为你挥动那受战火洗礼的旗帜
为你奏响那用血泪谱写的赞歌
为你的崛起躬耕田垄
为你的强盛挥洒青春

这片赤土见证了中华巨龙的腾飞
彰显了新时代的光辉
吾辈青年立志让祖国走向辉煌
坚定不移地风雨铿锵

紧跟党的领导 响应国的号召
无怨无悔地走好人生每一步
成就国之栋梁
为征服星辰大海而起航

14年挥洒抗战热血 重振昔日荣光
70年征程翻天覆地 开创盛世辉煌
一个伟大的中国梦共筑在我们心中
为你唱起民族融合的歌
为你实现祖国统一的梦
为你的挺拔屹立不倒
为你的奔腾万古长流

祖国,这是一个少年的心
一个少年的爱
他是那么赤诚
在那群星闪烁时
涌现出时代的光辉

铁血强军歌

狂风起 苍龙惊
雄狮岂屈枯叶林
斗云天 踏裂地
虎啸呼鸣引雷霆
万里河山
壮志绵延
将士勇争豪情
气血吞烟云
岭树盖荒野
谁领金戈铁马
北上塞外征羌笛
长城高筑抗夷敌
金刚怒目
神行飞步
强兵敢闯丘巘处
滚石群山
海波狂澜
手执利剑破冰寒
霜起回塘
浮云九天
枭鹰平空步云丹
燎原拂暑
残阳铜炉
铁血钢躯炼熔潭
篱外阑珊
枫局秋残
无人邈叹松柏断
勇往直前 用墨笔朱红书写无畏
坚韧不拔 用时代强音高唱赞歌
家国心头驻 强军梦中行
哪怕是战火漫天 哪怕是雪域高原
扛起这时代的长旗 再战一次枪林弹雨

成长中的花

花的香气
散发自它的本心
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是自然给予的规律
温暖的阳光照耀它
使它蓬勃成长
但世间没有永远的晴空
过多的沐浴
会让它沉溺其中
久而久之
它终会被太阳的光芒灼伤
稍有的斜风细雨
带给它困难和挫折
使它更加坚定的成长
但狂风暴雨
或许会使它失去生命
因此
只有经历四季的轮回
方才是它应有的芬芳

漆白的像锅里煮熟的米
净澈极了
铺平的清淡上
多了几分林木的生机
一张纸
是千万林木浓缩而成的精华
可再洁白的纸
当我勾勒线条时
大概不会怜悯它过去的苦难
人们也不会为它的色彩所惊叹

傲慢的时光

微风拂身时清凉
人们就忘了狂风时的嘶吼
细雨连绵时的惬意
人们就忘了暴雨时的寒颤
风雨无常
不乏哀伤
匆匆成长
暂且唤作时光

食人花

无暇的外表下
是一颗食人的心
它自以为是公正的判官
以绝对的善恶标准世人
或怜悯 或忧愁 或愤怒
却又在弱肉强食的法则里
居高临下
再惊艳世人的身姿
那颗吃人的心
至始至终
让人记忆犹新

斗争主义

不愿向权势屈服
执起手中的笔作枪
用大脑里的不满
构成强力的兵团
墨水是无尽的炮弹
在前进的路上
就算死亡
也不能倒下

压迫与反抗

我们不是灾难的制造者
是虚伪的正义
把我们推向无尽的死亡
我们奋力前行
用血泪
撕下它伪善的面具
揭露它无耻的行径
向着每一具有灵魂的血肉
宣告它的罪行

浪人的光阴

用平生所见的孤独
著一部凄凉半生的书
长路漫漫
在终点处反复回顾
该有所忘却的
终是少年
初出茅庐的青涩
在时间长河里的
经历长久的冲刷后
满面沧桑
亲情 友情 爱情
黯然失色
终将在记忆里澌灭
花叶论

叶猜不透花的志气
时而群海浮现
时而凌寒独居
花不言
依旧与众争艳
乍现芬芳
花磨不透叶的心气
时而谦卑恭敬
时而居高临下
叶不语
从此归落土壤
不视死生

初见即永别

你的眸子
如秋波泛起
如银河倾泻
那一眼
江河婉转
皎月照人
从此我不再依恋飞鸟
因为你的眼里
满是苍穹
我不再临摹绿叶
因为你象征了
我对整个春天的描绘
我不再回忆过去的故事
因为你便是我未来的长诗
与别的霜寒不同
你更像是一块千年不化的冰
岁月汇聚的寒气
熄灭我心中初生的火苗
大梦初醒
怅然若失
你消失在人海
却沉入了我的心潮
时光把记忆递给永恒
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萍水相逢
是我最大的遗憾

幽记

夜色肃杀
凉意袭人
松木幽幽杂丛生
邪风乱作
冥火乍起
忘川之上百鬼行
天狗食月
山童怪力
牛鬼蛇神
魑魅魍魉
白骨乱葬魂双息
两镜通阴阳
麒麟初游
白泽若现
忽闻沧海水龙吟
但见南疆菩萨蛮
严师叱咤
金光浮动
人间书气
成咒成经
破窗之后一场空
世间何来鬼神说
皆在人为
知识存天地
浩气在人心
群星挽月
高挂九天
乌鹊有声
草木皆灯
我辈当投笔
以绵薄之力
报泱泱中华
往后归路
自是灯火通明

涂鸦的前半生

落叶记住它的秋天
马儿奔驰
向往那片广阔的草原
金色的稻田
净透的蓝天
几分孤独
模糊了视线
其实黑白都能表达情感
哪怕红色不是热情体现
你说你喜欢
夏天阳光的火烈
可是提到离别
依旧有些留恋
嘴上说着再也不见
心里却不经意想起从前
离开终究透明了回忆
又剩下几分颜色

路人

空旷的街
迷迷糊糊
消失不见
下一秒的停留
昏暗了一句
好久不见
心乱的刚刚好
麻木也悄悄浮现
寂静的夜
是三分热烈
七分妥协
这仍是你熟悉的黑夜
失去了本该保留的真实
路灯忽闪着
嘲笑我幼稚
原本伤透的
原本忘记的
骤然不知漂泊疲倦
都在某个转角
放空了整个黑夜

艺术家

我笑影子
挡住了墙上的刻画
多么放荡不羁
迷人又潇洒
此艺术这般动人
隐隐约约
一颗跳动的心
悄悄浮现
透过万丈高墙
只好苦笑着
又骄傲的说
我还是才华横溢的

悲记

零落的树叶
是自然的潦草笔记
这模糊的字里行间
看着伤感
却又显得真切
写完年底的刻苦踪影
又描绘来年
想象中的花花世界
秋风吹拂
大雁南飞
却还在回忆着
春天时的畅谈
当泪水划过心底的时候
终究是错过了整个秋天
今宵多是醉人觉,何故留恋去年雪。
花下蝶影且清明,一世轻狂为己悦。

穷书生

飞叶零落
碎月当空
孤光皆照我
书生寒暄
唯笔墨纸砚
屡屡进京赶功名
郁郁不得志
人生不得意
回顾往事匆匆
淤泥独自沉浮
人生海海
陷则与世同流合污
出则在野花木相伴
半身虚浮
半身洒脱
江水东流不返
年华老去不再
春雨为兵
秋风为甲
他日烽烟再起
定驰马
卷疆土
再立万古春秋

烂情诗

我的爱是天上的繁星
每一点微弱的光都闪烁着浪漫
虽不及阳光耀眼
可我的柔和
不会灼伤你的心
我的爱是极地的冰雪
你不理解它孤傲的寒意
可它的不近人情
都表达了只对你的专一
我的爱是敦煌的壁画
从诞生的那天起
注定要在历史长河中奔波
千年的轮回
只为了每一次
初见时的心跳
这般的烂情诗
大概出自我手

如果有一天
我走了
请不要哭泣
因为从降生的那一刻开始
我们就是注定要奔向死亡
来时无所牵挂
走时又有什么值得留念的
生命之源奔流不息
从未真正意义上的来
就忘却了某一天的离去
生活的最上层楼
是死亡
不惧 不念 不想
不必匆匆潦草
既然来了
就把它走完
人生之路
当全力以赴

花开了又谢
不是春风有意离去
而是时光匆匆
江河送走了游鱼
也不怪流水无情
而是生死有命
今日谈笑风生的挚友
或许明日就会离别
若你我都是有情人
身在何处
又何必在乎
往后的岁月
时过境迁
物是人非
我可以悄悄地
藏起一片叶子
可偷不走的
是整个春天

列车上

生命是一列
开往未知的列车
拥挤的车厢内
塞满了人
有的人站着
有的人坐着
有的人瘦骨嶙峋
有的人大腹便便
有的人从一而终地
呆在角落里
一声不吭
有的人因迷恋沿途风景
而半路下车
再想上车时
因为车早已开走
而追悔莫及
有的人仅仅是观察
他人的举动
有的人时不时离开位置
同身边的人寒暄几句
有的人因发生碰角
而大打出手
或许不一会儿
就握手言和了
又或许是两败俱伤
而双双被扔下车去
在列车行驶的过程中
人们按着车票上的数字
依次到站下车
谁也不知道
这趟列车往哪开
谁也不知道
这场旅行何时结束
人在一点点减少
直至车厢空了
列车才消失在烟雾里
仿佛从未出现过
生命是短暂的
旅途是漫长的
我们终究是用了
短暂的时间
行了一段漫长的路

花开已有八九
春日将要走到尽头
可凉意依旧袭人
它留给世界的
那般刺骨的痛
贯穿了半个春天
轻视 嘲讽 谩骂
总让人印象深刻
寒风凛冽的样子
装着冬天的影子
风消云散
明年再来时
它已不再是它
这大概是寒风
最后的一点挣扎了

创作时

空白的大脑里
灵感无迹可寻
在任务式的创作里
简单的数字歌
也能是一首绝句
为创作而创作的
显得如此平庸
我不爱金钱
我只是一个
为生活所迫的青年
和多数人一样
我也是个普通人
在平凡里奔波
在苦难中成长

写诗

夜幕深沉
浩烟如海
繁星给了我一对翅膀
我跟着它们去天上做客
用夜色酿的酒
来招待我这地上的闲人
兴许是它们的热情
畅饮时是那般痛快
仙女姐姐把她
描绘星河的笔
作礼物赠送给我
我用它来写诗
笔端藏着万物
常与天空作伴
心中装着大海
眼里满是希望
生活造就了
美丽的诗篇
哲思来自生活
不为创作而创作的
灵感迸发
文思泉涌
在纸张上抒情
在文字里感同身受
与其做一个
在苦难中流亡的人
不如做一个
生命的攀登者

大河

天上有大河
地上有大河
心里也有大河

天上的大河
住着星星
每一个漆黑的夜晚
眨眨眼睛
便能给路人带来光明
但大河只能是大河

地上的大河
住着游鱼
平日嬉戏闹腾
心里却装着一个
在激流中前行
飞跃瀑布的梦
但大河依旧是大河

心里的大河
住着一个人
一个已经走远了的人
念念不忘
却也只能封藏深处
日子久了
就用悲伤填满
在血液里流淌
我幻想里的
不曾来过
大河却还是大河

祭失了的魂

向世界深处望去
眼里的 装得下
远山 汪洋 天空
似是宽阔的很
可人间将要没有
我的容身之所了
带着花瓣消散
走了
走得远远的

停留了多久
从来只有自己知道
在忘却中
生命中的每一步
都在把自己
推向深渊
像个虔诚的信徒
从朝圣的那一刻起
便不再相信自己了
走了
走得远远的

我愿我的记忆
都化作尘土
填埋我的尸骨
在地下寻个僻静处
长眠
在梦里作诗
耳边不再有喧嚣
爱的深沉的
都将走散了
走了
走得远远的

霜北客 少年

长江头 南城楼
旧人轻抚琴弦
桥边残雪
月下孤影
年少轻狂
侠客自传
虚名引诱
逢场作秀
不过路人自取灭亡
百年后 人离去
再回首 百花依旧
秋风高歌
秋雨轻附
谁悲日久
谁恨归迟
叶里自成诗
霜北客 客霜北
斗笠扁舟
轻斩桃花三尺
酿作酒
酒乱桃花三千场
飞雪孤鸿
霜天照寒光
从此不铸断剑
逍遥常伴
不入宦海
不称臣
江湖相望
山水相逢

卡恩之死

月色藏在夜幕中
湖面泛起了微波
流星划破天际
那一刻
子弹上了膛
蓄谋已久的
向他开了枪
枪响之后
鲜血浸透了衣裳
他不停地挣扎着
用尽最后一口气
在众神醒来前
演了一部悲剧
却是可笑至极
易逝的 已逝的
他大声求饶
在孤独中声嘶力竭
再也没有的
还会再来的
只对我说过的迷茫
也终将葬在了大道上

小丑

在舞台上微笑
在角落里苦恼
努力的样子
供众人取乐
颠倒的黑白里
是非对错早已掩埋
只谓个人感受
虚假的光鲜亮丽
真实的失魂落魄
喧嚣放在一边
悄悄地
躲在黑暗中流泪
水也可以喝到醉
内心装满了
压迫和无奈
敬业与生计
同灯光配合着
直到落幕

一纸青春

当青春尚未殆尽
他们已绝尘而去
有人沉迷虚幻
半路止步
有人害怕失误
妥协认输
我只想坚定理想
奔向前路
夜幕快要降临
向流星许愿洞天有神明
塔罗牌的秘密
让我在梦里回忆
寂静在白天消失
不是残酷的现实
而是梦想的固执
反反复复
走上迷途
哪怕孤独
用余生的天赋
为梦倾巢而出

霜北客 入世

拂暑晚风中,几度落寒秋
鸦声传村落,十里草木幽
流水声凄凄,江河且徐行
此处本无山,奈何入世难
世间何险恶,人心如深潭
市井烟火处,繁景若金堂
残珠显宝光,乌麻充霓裳
此城花虽好,吾心无所属
我本乡野赋闲客,无欲无求过半生
池鱼青山作旧友,温酒孤舟皆故人
上仙不知云下苦,且吝正气落凡间
断石败帝宇,蛮僧比圣佛
奸者乐,佞者笑
欺民者当道
直教人作安世臣
挥墨正黑白,提笔定乾坤
长缨翻云雨,戎马踏山河
湖平星月阔,潮长水愈清
花下群蜂舞,人间犹可期

一封信

我走了
曾经
路太长
所以结伴而行
如今
路太长
所以各奔东西
敬往事一杯酒
昨日的风
去年的垂杨柳
还有即将远去的你
在此之前
我从未想过
有一天我会离开
且行色匆匆

两个世界

命运裂开的缺口
让我们相遇
你的世界风和日丽
你不愿出去
我的世界兵荒马乱
我无法离开
有一天
我单枪匹马
试着闯进你心里
最后落荒而逃
那天我意识到
那仅仅是你的花园
我的乱葬岗
那个缺口
终究是被回忆填满
我们注定
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白璧无瑕
我遍体鳞伤
以后望着远方
是你的天空和楼房
而我的小城
破瓦颓墙

路过

有些事
开始迫不得已
慢慢地情不自禁
后来病入膏肓
最后无药可救
从前
刻骨铭心是如此
往后
烟云缥缈亦如此
到头来
还是我一个人的战场
偶尔回望
满目沧桑

作者:安屠生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安屠生] 诗歌-人间集
喜欢 (2)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