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标签:卡夫卡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乡村大道上的孩子们-卡夫卡短篇小说

乡村大道上的孩子们-卡夫卡短篇小说
乡村大道上的孩子们我听见马车从花园篱笆旁驶过,有时还看见它们出现在树叶轻微摆动的空隙里。在这盛夏,木制轮辐和车辕吱吱嘎嘎地响个不停!从田里干活归来的人们扬起阵阵笑声,这是件丑事。我坐在我们的小秋千上,正在父母花园的大树之间休憩。篱笆前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孩子们飞快地跑过;运粮的马车满载着麦捆,麦捆上以及麦捆周围坐着男男女女,马车经过的阴影扫过花坛;黄……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22) 45浏览 0评论0个赞

短篇小说

揭穿一个骗子-卡夫卡短篇小说

揭穿一个骗子-卡夫卡短篇小说
揭穿一个骗子一个以前与我只有泛泛之交的男人这次很意外地又和我结伴同行了,他拉着我在巷子里转悠了两个钟头之后,我们终于在晚上十点左右,来到了这所体面的房子前。“好了!”我说道,双手一拍,表示无论如何要告别了。这种不十分明确的告别尝试我已做了好几次。我已经很累了。“您马上就要上去吗?”他问道。我听见他嘴里有响动,像是牙齿的磕碰声。“是的。”我是应邀而……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22) 47浏览 0评论1个赞

短篇小说

商人-卡夫卡短篇小说

商人-卡夫卡短篇小说
商人或许有些人对我心怀怜悯,可我对此毫无觉察。我的小生意使我忧心忡忡,额头和太阳穴都隐隐作痛,前景也并无可喜之处,因为我做的是小买卖。我必须为接下来的几小时提前做决定,给杂役提个醒,警告他别犯我所担心的错,必须每季度预测下一季度的流行趋势,并非我圈子里的人们会流行什么,而是我所看不见的乡下人那儿会时兴什么。我的钱在陌生人手里;我摸不清他们的底细;对他……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22) 36浏览 0评论0个赞

短篇小说

不幸状态-卡夫卡短篇小说

不幸状态-卡夫卡短篇小说
不幸状态当一切已变得难以忍受——在十一月的一个黄昏——,我在我房间狭窄的地毯上一个劲儿地跑着,像在赛马场的跑道上一样,看见亮起灯的小街,吓了一跳,又转过身来,以房间的深处、镜子的底部为新目标,放声大叫,只是为了听到这声喊叫,周围没有任何回应,没有任何事物削弱这声喊叫的力量,于是,这喊叫直往上升,没有遇到任何阻力,即便不再喊叫,仍余音不断,这时,墙上敞开了……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22) 31浏览 0评论0个赞

短篇小说

判决-卡夫卡短篇小说

判决-卡夫卡短篇小说
判决献给费莉策·B.小姐的一个故事春光最明媚的时节,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格奥尔格·本德曼,一位年轻的商人,坐在他自己二层的房间里,这所房子是沿河一长串构造简易的低矮房屋之一,这些房屋只是在高度与颜色上有所区别。他刚写完了一封信,寄给一位在国外的少年时代的朋友,他悠然自得地封上信,然后将双肘支在书桌上,凝视着窗外的河水、桥和对岸绿色初绽的小山坡。他寻思着……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21) 41浏览 0评论0个赞

短篇小说

在流放地-卡夫卡短篇小说

在流放地-卡夫卡短篇小说
在流放地“这是一台独特的机器。”军官用欣赏的眼光瞧着这台他再熟悉不过的机器,对旅行考察者说道。旅行者似乎完全是出于礼貌才接受了指挥官的邀请,来观看对一个士兵的处决,这个士兵是因为不服从和侮辱上司而被判决的。对这次处决,就连流放地的人们也没有多大兴趣。至少在这又深又小、秃山环抱的沙地山谷里,除了军官和旅行者,就只有蓬头垢面、大嘴巴的被判决者和一个士兵,士兵……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21) 60浏览 0评论0个赞

短篇小说

乡村医生-卡夫卡短篇小说

乡村医生-卡夫卡短篇小说
乡村医生我的处境十分窘迫:我必须即刻出行;一位重病人在十里开外的一个村子里等着我;猛烈的暴风雪席卷着我与他之间的广阔地带;我有一辆大轮子的轻便马车,正好适合于在我们的乡村大道上行驶;我身穿皮衣,提着手术包,已经站在院子里准备出发;却没有马,马。我自己的马在这个寒冬精疲力竭,昨天夜里死掉了;我的女仆正在村子里到处为我借马;可这毫无希望,我心里很明白,身边的……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19) 56浏览 0评论0个赞

短篇小说

在法的门前-卡夫卡短篇小说

在法的门前-卡夫卡短篇小说
在法的门前在通往法的大门前站着一个守门人。有一个从乡下来的人走到守门人跟前,求进法门。可是,守门人说,现在不能允许他进去。这人想了想后又问道,那么以后会不会准他进去呢。“这是可能的,”守门人说,“可是现在不行。”由于通往法的大门像平常一样敞开着,而且守门人也走到一边去了,这人便探头透过大门往里望去。守门人见了后笑着说:“如果你这么感兴趣,不妨不顾我的禁令……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19) 42浏览 0评论0个赞

短篇小说

一页陈旧的手稿-卡夫卡短篇小说

一页陈旧的手稿-卡夫卡短篇小说
一页陈旧的手稿我们似乎大大疏忽了捍卫国土。我们对此一直漠不关心,忙自己的事去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桩桩事却令我们忧虑。我在皇宫前的广场上有一间鞋铺。天刚蒙蒙亮,我一打开店铺,就看见通向广场的所有街口都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但他们并非我们的士兵,显然是来自北方的游牧人。我不明白他们怎么就长驱直入,攻到了京城,京城离边界远得很呢。反正他们就在那儿了;人数似……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19) 39浏览 0评论0个赞

短篇小说

豺与阿拉伯人-卡夫卡短篇小说

豺与阿拉伯人-卡夫卡短篇小说
豺与阿拉伯人我们在绿洲上宿营。旅伴们都睡了。一个阿拉伯人,个子高高的,穿着一身白,走过我身旁;他喂好了骆驼,走向睡觉的地方。我仰面躺倒在草地上;我想睡觉,却睡不着;远处传来豺的哀嚎声;我重又坐起。刚才听起来还那么遥远,突然近在眼前。一大群豺将我团团围住;它们眼中闪烁着黯淡的金光;细长的身躯仿佛在受鞭笞,敏捷而有节律地扭动着。从我背后走出一只豺,他从我……继续阅读 »

小尚 1个月前 (10-19) 38浏览 0评论0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