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白象似的群山-海明威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尚仁 118次浏览 0个评论

白象似的群山-海明威短篇小说

白象似的群山

埃布罗河 [1] 河谷对面的群山又长又白。这一边,没有阴影,没有树木,车站在阳光下介于两条铁路线之间。紧靠着车站的一边,是这幢房屋投下的热乎乎的阴影,有一道由一串串竹珠子编成的门帘挂在进入酒吧间的敞开着的门口,用来挡苍蝇。那个美国人和跟他一道的姑娘坐在屋外阴凉处的一张桌子边。天气非常热,巴塞罗那来的快车四十分钟内到站。列车在这中转站停靠两分钟,然后继续行驶,开往马德里。

“我们喝点什么?”姑娘问。她已经脱下帽子,把它放在桌子上。

“天热得很,”男人说。

“我们喝啤酒吧。”

“Dos cervezas,” [2] 男人对着门帘里面说。

“大杯的?”一个女人在门洞子里问。

“对。两大杯。”

那女人端来两大杯啤酒和两块毡杯垫。她把杯垫和啤酒杯一一放在桌子上,看看那男的,又看看那姑娘。姑娘正在眺望远处的群山。群山在阳光下呈白色,而乡野则呈褐色,干巴巴的。

“它们看上去像一群白象,”她说。

“我从来没有见过象,”男人把啤酒一饮而尽。

“对,你是不会见过。”

“我也许会见过,”男人说。“光凭你说我不会见过,并不说明什么问题。”

姑娘看着珠帘子。“他们在上面画了些什么,”她说。“那上面写的什么?”

“Anis del Toro [3] 。是一种饮料。”

“我们能尝尝吗?”

男人朝着珠帘子喊了一声“喂”。那女人从酒吧间走出来。

“一共是四雷阿尔 [4] 。”

“我们要两杯公牛茴香酒。”

“掺水吗?”

“你要掺水吗?”

“我不知道,”姑娘说。“掺了水好喝吗?”

“没问题。”

“你们要掺水吗?”女人问。

“对,要掺水。”

“这酒味道像甘草,”姑娘说,一边放下酒杯。

“样样东西都是如此。”

“是啊,”姑娘说。“样样东西的味道都像甘草。特别是一个人盼望了好久的那些个东西,比如说苦艾酒。”

“喔,别说了。”

“是你先说起来的,”姑娘说。“我刚才倒觉得挺有趣。我刚才挺开心。”

“好,我们就想法开开心吧。”

“行啊。我刚才就在想法这样做。我说这些山看上去像一群白象。这比喻难道不妙?”

“是很妙。”

“我还提出尝尝这种没喝过的饮料。我们不就做了这么点儿事吗——看看风景,尝尝没喝过的饮料?”

“我想是吧。”

姑娘又眺望着远处的群山。

“这些山美极了,”她说。“看上去并不真像一群白象。我刚才只是说,透过树木看去,山表面的颜色是白的。”

“我们要不要再来一杯?”

“行啊。”

暖风把珠帘吹得拂到了桌子边。

“这啤酒又好又凉,”男人说。

“味道好极了,”姑娘说。

“那实在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手术,吉格,”男人说。“甚至根本算不上什么手术。”

姑娘注视着桌腿下的地面。

“我知道你不会在乎的,吉格。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注入空气一吸就行 [5] 。”

姑娘没有作声。

“我来陪你去,一直待在你身边。他们只要注入空气,然后就一切正常了。”

“那以后我们怎么办?”

“以后我们就好了。就像以前那样。”

“你怎么会这么想的?”

“因为使我们烦心的就这么一件事儿。使我们一直不开心的就这么一件事儿。”

姑娘看着珠帘,伸出一只手,抓起两串珠子。

“那你以为我们今后就能没什么事儿,开开心心。”

“我知道我们会这样的。你用不着害怕。我知道有许多人都做过这种手术。”

“我也知道,”姑娘说。“事后他们全都过得很开心。”

“好吧,”男人说,“如果你不想做,你就不必做。如果你当初不想做,我就不会勉强你。不过我知道这是十分简单的。”

“你真的希望我做吗?”

“我以为这是最妥善的办法。但如果你不是真心想做,我也不会要你去做。”

“如果我去做了,你就会高兴,事情又会像以前那样,你会爱我,是吗?”

“我现在就爱着你。你也知道我爱你。”

“我知道。但是如果我去做了,那么倘使我说什么东西像一群白象,一切就又会和和顺顺的,你又会喜欢了?”

“我会很喜欢的。我现在就喜欢,只是心思集中不到那上面去。我心烦的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是知道的。”

“如果我去做了,你就再不会烦心了?”

“我不会为这事儿烦心的,因为手术十分简单。”

“那我就去做。因为我对自己毫不在乎。”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对自己毫不在乎。”

“不过,我可在乎。”

“啊,是的。但我对自己却毫不在乎。但我要去做,过后就会万事如意了。”

“如果你是这么想的,我就不愿让你去做。”

姑娘站起身来,走到车站的尽头。铁路对面,在另一边,是埃布罗河两岸的粮田和树木。远处,在河的另一边,便是那些山峦。一片云影掠过粮田,透过树木,她看到了大河。

“我们原可以享受这一切,”她说。“我们原可以什么都有,但一天天过去,我们弄得越来越不可能了。”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原可以什么都有的。”

“我们能够什么都有的。”

“不,我们不能。”

“我们能够拥有整个世界。”

“不,我们不能。”

“我们可以到处去逛逛。”

“不,我们不能。这世界已不再是我们的了。”

“是我们的。”

“不,不是。一旦人家把它拿走了,你便永远收不回了。”

“不过人家还没有把它拿走啊。”

“我们等着瞧吧。”

“回到阴凉处来吧,”他说。“你不应该有那种想法。”

“我什么想法也没有,”姑娘说。“我只知道事实。”

“我不希望你去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

“或者对我不利的事,”她说。“我知道。我们再来杯啤酒好吗?”

“好啊。但你必须明白——”

“我明白,”姑娘说。“我们别再谈了好不好?”

他们在桌边坐下,姑娘望着河谷对面干巴巴的土地上的群山,男人则看着姑娘和桌子。

“你必须明白,”他说,“如果你不想做,我就不硬要你去做。我甘心情愿承受到底,如果这对你很重要的话。”

“难道这对你不重要吗?我们可以对付过去的。”

“对我当然也重要。但我什么人都不要,只要你一个。随便什么别的人我都不要。再说,我知道这是十分简单的。”

“是啊,你当然知道这是十分简单的。”

“随你怎么说好了,但我的确知道正是如此。”

“你现在能为我做点事儿吗?”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那就请你请你请你请你请你请你请你不要再讲了,好吗?”

他没吭声,只是望着车站墙边堆着的旅行包。包上贴着他们曾投宿过的所有旅馆的标签。

“但我不希望你去做,”他说,“做不做对我完全无所谓。”

“我要叫啦,”姑娘说。

那女人端着两杯啤酒撩开珠帘走了出来,把酒放在湿漉漉的杯垫上。“火车五分钟内到站,”她说。

“她说什么?”姑娘问。

“她说火车五分钟内到站。”

姑娘对那女人灿烂地一笑,表示感谢。

“我还是去把旅行包放到车站另一边去吧,”男人说。姑娘对他笑笑。

“行啊。放好了就回来,我们把啤酒喝了。”

他拎起那两只沉重的旅行包,绕过车站把它们送到另一条路轨边。他顺着铁轨望去,但是看不见火车。他走回来,穿过酒吧间,看见那些候车的人在喝酒。他在吧台前喝了一杯茴香酒,打量着那些人。他们都在通情达理地等候列车到来。他撩开珠帘走出来。她正坐在桌子边,对他投来一个微笑。

“你觉得好些了?”他问。

“我觉得好极了,”她说。“我又没有什么毛病。我觉得好极了。”

翟象俊 译

* * *

[1] 埃布罗河(Ebro),发源于西班牙北部比利牛斯山麓,向东南流,注入地中海,全长约756公里。

[2] 西班牙语,意为“两杯啤酒”。

[3] 西班牙语,公牛茴香酒。

[4] 雷阿尔(real),等于西班牙货币单位比索的八分之一。

[5] 这是指人工流产手术。两人说着这微妙的问题,作者有意一直到底没有点明。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白象似的群山-海明威短篇小说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