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司马相如列传-史记一百五十章

二十四史 小尚 16次浏览 0个评论

司马相如列传-史记一百五十章

司马相如列传

司马相如是蜀郡成都人,字长卿。
史记少年时期喜欢读书,也学习剑术。
所以父母给他取名犬子。
他完成学业后,很仰慕蔺相如的为人,改名相如。
最初因家中富有而被授予郎官之职,侍卫孝景帝,做了武骑常侍,但这并非他的爱好。
正赶上汉景帝不喜欢辞赋,这时梁孝王前来京城朝见景帝,跟他来的有齐郡人邹阳、淮阴人枚乘、吴县人庄忌先生等。
相如见到这些人就结交上了。
由于有病,辞官后旅居梁国。
孝王让相如和这些读书人同住,相如得有机会与读书人和游说之士相处了好几年,于是写了《子虚赋》。
正赶上梁孝王去世,相如只好返回成都。
然而家境贫寒,又没有谋生的职业。
他一向同临邛县令王吉相处得很好,王吉说:“你长期在外求官,任职不太顺心,可以来我这里。”于是相如前往临邛,暂住在一座城郭下的亭中。
县令王吉佯装恭敬,天天都来拜访相如。
初时相如还是以礼相见,后他就谎称有病,让随从去谢绝王吉的拜访。
然而王吉却更加谨慎恭敬。
临邛县里富户多,像卓王孙家就有家奴八百人,程郑家也有数百人。
他二人商量说:“县令有贵客,我们备办酒席请请他,一并把县令也请来。”当县令到了卓家后,卓家的客人已上百了。
到中午,去请司马长卿,长卿却托病不肯前来。
县令见相如未到不敢进食,还亲自去迎请相如。
相如不得已勉强来到卓家,满座客人无不惊羡他的风采。
酒兴正浓时,县令走上前去,把琴放到相如面前,说:“我听说长卿特别喜欢弹琴,希望聆听一曲以助兴。”相如辞谢一番,便弹奏了一两支曲子。
这时卓王孙有个女儿名文君,新寡,很喜好音乐,所以相如佯装与县令互相敬重,而用琴声暗自诱发她的爱慕之情。
相如来临邛时,车马跟随其后,仪表堂堂,文静典雅,很有风采。
待到卓王孙家饮宴弹奏琴曲时,卓文君在门缝里偷偷窥视,心中高兴,特别喜欢他,又怕他不了解自己对他的爱慕之心。
宴会毕,相如托人以重金赏赐文君的侍者,以此向她转达倾慕之情。
于是卓文君乘夜逃出家门私奔相如,相如便同文君急忙赶回成都。
文君见相如家四壁空空。
卓王孙得知女儿私奔,大怒说“:女儿极不成才,我虽不忍心伤害她,但也不分给她一文钱。”有人劝卓王孙,但他始终听不进。
过了好久,文君感到不快乐,说:“长卿,只要你同我一起去临邛,向兄弟们借贷也完全可以维持生活,何至于让自己困苦到这个样子!”相如就同文君来到临邛,把自己的车马全部卖掉,买下一家酒店,做卖酒的生意。
并让文君亲自主持炉前酌酒,而自己穿起犊鼻裤,与雇工们一起操作忙活,在闹市中洗涤酒器。
卓王孙听到这件事,感到很耻辱,因而闭门不出。
有些兄弟和长辈劝说卓王孙说“:你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家中缺少的不是钱财。
如今,文君已经成了司马长卿的妻子,长卿本已厌倦了离家奔波的生活,他虽贫穷,但确是个人才,完全可以依靠,况且他又是县令的贵客,为何这样轻视他呢?”卓王孙不得已,只好分给文君家奴一百人,钱一百万,以及她出嫁时的衣被财物。
文君就同相如回到成都,买了田地房屋,成为富有人家。
过了很久,蜀郡人杨得意担任狗监,侍奉汉武帝。
一天武帝读《子虚赋》而叹赏,说:“我偏偏不能与这位作者同时代呀!”杨得意说“:我的同乡人司马相如自称是他写了这篇赋。”武帝很惊喜,就召来相如询问。
相如说“:有这件事。
但这赋只写诸侯之事,不值得看。
请让我写篇天子游猎赋,赋写成后就进献皇上。”武帝答应了。
并命尚书给笔和木简。
相如用“子虚”这虚构的言辞,是为陈述楚国之美“,乌有先生”意思是哪有此事,以此为齐国驳难楚国;“无是公”意思是没有此人,以阐明做天子的道理。
所以假借这三人写成文章,用以推演天子和诸侯的苑囿美景。
赋的最后一章的主旨归结到节俭,借以规劝皇帝。
把赋进献天子后,天子特别高兴。
赋辞说:楚王派子虚出使齐国,齐王调遣境内所有士卒,准备了很多车马,与使者同去出猎,打猎归来,子虚去拜访乌有先生,向他夸耀此事,恰逢无是公也在场。
落座后,乌有先生问子虚:“今天出猎快乐吗?”子虚答:“快乐。”“猎物很多吧?”子虚答“:很少。”“既然如此,那么乐从何来?”子虚说“:我高兴的是齐王本想向我夸耀他的车马众多,而我却用楚王在云梦泽打猎的盛况回答他。”乌有先生说:“可否说出来让我听听?”子虚说:“可以。
齐王指挥千辆兵车,选拔万名骑手,到东海之滨打猎。
士卒排满草泽,捕兽罗网布满山岗,兽网罩住野兔,车轮辗死大鹿,射中麋鹿,抓住麟的小腿。
骑乘驰在海边盐滩,宰杀禽兽的鲜血染红车轮。
射中禽兽,猎获物很多,齐王骄傲地夸耀自己的功劳。
他回头看着我说‘:楚国也有可供游乐的平原与广泽,可让人这样游乐吗?楚王游乐与我相比何者壮观?’我下车回答说:‘小臣不过是楚国一个孤陋寡闻的人,但侥幸在楚宫中担任了十余年的侍卫,常随楚王出猎,猎场就在王宫后苑,可顺便观赏周围景色,但不能遍览全部盛况,又哪有条件谈论远离王都的大泽盛景呢?’齐王说‘:虽然如此,还是请大略地谈谈你的所见所闻吧!’“我回答说:‘是,是。
臣听说楚国有七个大泽,我曾经见过一个,没见过其他的。
我见的是最小最小的啊,名叫云梦。
云梦方圆九百里,其中有山,山势迂回曲折、高耸险要,山峰峭拔,参差不齐;日月或全遮或半掩;群山错落,峰峦重叠,直上云霄;山势渐斜,下连江河。
土壤里有朱砂、石青、赤土、白垩、雌黄、石灰、锡矿、碧玉,黄金、白银,色彩绚丽,光辉夺目,像龙鳞般灿烂照耀;那里的石料有赤色的玉石,玫瑰宝石、琳、珉、琨。。、蠨王力、磨刀的黑石、赤白相间的石头、红地白纹的玉石;东北有蕙草的花圃,其中生长着杜衡、兰草、白芷、杜若、射干、芎艹穹、菖蒲、江蓠、蘼芜、甘蔗、芭蕉;南面有平原大泽,地势高低不平,倾斜绵延,低洼的土地广阔平坦,沿大江延伸直到巫山为界;那高峻干燥的地方,生长着马蓝、形似燕麦的艹斯草、还有苞草、荔草、艾蒿、莎草及青艹烦。
那低湿之地,长着狗尾草、芦苇、东蔷、菰米、荷花莲藕、葫芦、艹奄艹闾、莸草;众多麦木,生长在此,数不胜数;西面则有奔涌的泉水,清澈的水池,水波激荡,后浪冲前浪,滚滚向前;水面上开放着荷花、菱花,水下隐伏着巨石、白沙,水中有神龟、蛟蛇、猪婆龙、玳瑁、鳖和元龟元龟;北面则有山北的阴林与巨大的树木:黄木便树、楠木、樟木、桂树、花椒树、木兰、黄砨树、山梨树、赤茎树、山渣树、黑枣树、桔树、柚子树,芳香远溢。
其树上有赤猿、猕猴、宛鸟刍鸟、孔雀、鸾鸟、善跳的猴子和射干。
树下则有白虎、黑豹、虫曼蜒、豸区、豸干、雌犀牛、大象、野犀牛、穷奇、犭曼史记犭延。
“‘于是就派专诸一类的勇士,空手击杀这些野兽。
楚王就驾御起被驯服的杂毛之马,乘坐着美玉雕饰的车,挥动着用鱼须作流苏的曲柄旌旗,摇动缀着明月珍珠的旗帜。
高举锋利的三刃戟,左手拿着雕着花纹的乌嗥名弓,右手拿着夏羿箭袋中的强劲之箭。
伯乐作骖乘,纤阿当御者。
车马尚未尽情驰骋时,就已踏倒了强健的猛兽。
车轮辗压邛邛、践踏距虚,驾车冲击野马,轴头撞死豒马余,乘遗风之马,箭射游荡之骐。
楚王的车骑迅疾异常,如惊雷滚动,似狂飙袭来,像流星飞坠,若雷霆撞击。
箭不虚发,每支都射中禽兽眼眶或贯穿其胸膛,直达腋下,使连着心的血管断裂。
猎获的禽兽,像雨点般降落倒毙,覆盖野草遮蔽大地。
于是楚王就停鞭徘徊、悠然自得,浏览山北的森林、观赏壮士的暴怒、野兽的恐惧。
拦截、捕捉精疲力竭的野兽,遍观其各种姿态。
“‘于是,郑国漂亮的美女,肤色细嫩,身披细缯细布制成的上衣,穿着麻布、白绢制做的裙子,装点着纤细的罗绮,身上垂挂着轻雾般的柔纱。
裙幅褶皱重叠,纹理细密,线条婉曲多姿,好似深幽的溪谷。
美女们穿着修长的衣服,裙幅飘扬,裙缘整齐美观,飘带随风飘舞,燕尾形的衣端垂挂身间。
体态婀娜多姿,行走时衣裙相磨,发出郞。。的响声。
飘动的衣裙饰带摩磨着地上的兰花蕙草,拂拭着头顶的羽饰盖。
头发上杂缀着翡翠的羽毛饰物,颔下缠绕着玉饰的帽缨。
隐约飘缈,恍恍惚惚,像神仙般若有若无。
“‘于是楚王偕众美女在蕙圃夜猎,从容缓慢地走上坚固的堤上,用网捕捉翡翠鸟,用箭射取锦鸡。
带丝线的短箭射出,丝线随箭放出;射落白鹄,击中野鹅,中箭的仓鸟鸹双双从天落,黑鹤身上被箭射穿。
打猎疲倦了,就拨动游船,泛舟清池之中。
划着画有益鸟鸟的龙船,扬起桂木的船桨;张挂起画有翡翠鸟的帷幔,树起鸟毛装饰的伞盖。
网捞玳王冒、垂钓紫贝;敲打金鼓,吹起排箫;船夫歌声嘶哑悲凉,悦耳动听。
鱼鳖为此惊骇,洪波因而沸腾,泉涌与浪涛汇聚。
众石互撞,发出琅琅磕磕的响声,像雷霆轰鸣,声传数百里之外。
“‘夜猎将停,敲起灵鼓,点起火把。
战车按行列行走,骑兵归队而行。
队伍接续不断,整整齐齐,缓慢前进。
于是楚王就登上阳云之台,显出泰然自若安然无事的神态,保持着安静怡逸的心境。
待用芍药调和的食物备齐之后,就献给楚王品尝。
不似大王终日奔驰,不离车身。
甚至切割肉块,也在轮间烤炙而吃还自以为乐。
我以为齐国恐怕不如楚国吧。’于是齐王沉默不语,无话回答我。”乌有先生说“:这话为何说得如此过分呢?您不远千里前来赐惠齐国,齐王调遣境内全部士卒,准备了众多车马,同你出外游猎,是想同心协力猎获禽兽,使您感到快乐,怎能称作夸耀呢!他询问楚国有无游猎的平原广泽,是想听听楚国的政治教化与光辉业绩以及先生的美言高论,现在先生不称颂楚王的丰厚德政,却畅谈云梦泽淫游纵乐之事,而且炫耀奢侈靡费,我私下以为您不应该这样做。
如果真像您所说的那样,那本来算不上楚国的美好之事。
楚国若是有这些事,您把它说出来,这就是张扬国君的丑恶;如楚国并没有这些事,您却说有,这就有损您的信誉。
张扬国君丑恶,损害自己信誉,这两件事没有一样是可做的,而你却做了。
这将被齐国所轻视,而楚国的声誉也会受到牵累。
况且齐国东临大海,南有琅笽山,可在成山观赏美景,之罘山射猎,渤海泛舟,游猎孟诸泽中。
东北与肃慎为邻,右以汤谷为界;秋天可在青丘打猎,自由漫步在海外。
像云梦这样的大泽纵然吞下八、九个,胸中也丝毫没有梗塞之感。
至于那超凡卓异之物,各地特产,珍禽怪兽,万物聚集如鱼鳞荟萃,充满其中不可胜数,就是大禹也辨不清它们的名字,契也不能计算出它们的数目。
何况齐王处在诸侯的地位,不敢陈说游猎、嬉戏的欢乐,苑圃之广大。
先生又是被齐王礼待的贵宾,所以齐王没有任何言辞回答,您怎能说他是无言以对呢!”无是公微笑着说:“楚国错了,齐国也未必正确。
天子所以让诸侯交纳贡品,并非为了财物,而是让他们到朝廷陈述其履行职务的情况,所以要划分封国的疆界,并非为守卫边境,而是为杜绝诸侯的越规违法行为。
如今,齐国位列东方的藩国,却与国外的肃慎私自交往,弃离封国,越国界漂洋过海,到青丘去游猎,这种做法有违诸侯应守的道义。
况且你们二位先生的言论都不是阐明君、臣间的正常关系,也不是端正诸侯的礼义,而只是争论游猎的欢乐,苑圃的广大,想以奢侈争胜负,以荒淫赛高低,这样做不但不能使你们的国君显扬名望提高声誉,恰恰相反只能贬低声望,自己蒙受损失。
况且那齐国和楚国的事物,又哪里值得称道呢!先生们没有亲眼看到那浩大壮丽的场面,难道没有听说过天子的上林苑吗?“上林苑左边是苍梧,右边是西极,丹水流过它的南方,紫渊流经它的北方。
霸水和氵产水始终未流出上林,泾水和渭水流进来又流出去。
丰、。。水、潦水、贑水,曲折宛转,在上林苑中回环盘旋。
浩浩荡荡的八条河川,流向相背,姿态各异,东西南北,往来奔驰,从两山对峙的椒丘山谷流出,流经沙石堆积的小洲,穿过桂树之林,流过茫茫无垠的原野。
水流迅疾盛大,沿着高丘奔腾而下,直赴狭隘的山口。
撞击巨石,击打着沙石形成的河岸,水流涌起,暴恣异常,汹涌澎湃。
河水汹涌,水流迅疾,波浪撞击,砰砰作响;横流迥旋,转折奔腾,氵敝洌作响;激流冲击着不平的河岸,轰鸣震响,水势高耸,浪花回旋,卷曲如云,蜿蜒萦绕。
后浪推击着前浪,流向深渊,形成湍急的水流,冲过砂石之上,拍击着岩石,冲击着河堤,奔腾飞扬,不可阻挡。
大水冲过小洲,流入山谷,水势渐缓,水声渐细,跌落于沟谷深潭之中。
有时潭深水大,水流激荡,发出乒乓轰隆的巨响。
有时水波翻涌飞扬,如同鼎中热水沸腾。
水波急驰,泛起层层白沫,跳跃不止。
有时水流急转,轻疾奔扬,流向远方,长归大湖。
有时水面平静无声,安然向远方流去。
然后,无边无际的大水,迂回徐缓,银光闪闪,奔向东方,注入太湖,湖水满溢,流进附近的池塘。
于是蛟龙、赤螭、鱼亘鱼瞢、虫斩离、。。鳙、鱼虔、鱼乇、禺禺、鱼虚、。。、都扬起背鳍,摇动着鱼尾,振抖着鱼鳞,奋扬起鱼翅,潜处于深渊岩谷之中,鱼鳖欢跃喧哗,万物成群结伙。
明月、珠子,在江边光彩闪烁。
蜀石、黄色的。。石,水晶石,层层堆积,灿烂夺目,光彩映照,聚集于水中。
天鹅、肃鸟爽鸟、鸨鸟、驾鹅、蜀鸟玉鸟、交鸟青鸟、旋目、烦鹜、庸鸟鸟渠、。。此鸟、交鸟卢鸟,成群结队,浮游水面上。
任凭河水横流浮动,鸟史记儿随风漂流,乘着波涛,自由摇荡。
有时成群的鸟儿聚集在野草覆盖的沙洲上,口衔着菁、藻,唼喋作响,口含着菱、藕,咀嚼不已。
“于是高山挺拔耸立,巍峨雄峻。
广阔山林中生长着高大的树木。
山高险峻,高低不齐。
九萯山、截薛山、终南山巍峨耸立,或奇险,或倾斜,有的上下大中间小,有的像钅奇,三足直立,险峻异常,陡峭崎岖。
有的地方是收蓄流水的山溪,有的地方是水流贯通的山谷,溪水曲折流入沟渎。
溪谷宽大空旷。
水中的丘陵、孤立的山,高高挺立,层迭不平。
山势起伏,忽高忽低,连绵不绝,山坡倾斜,渐趋平缓。
河水缓缓流动,溢出河面,四散于平坦的原野。
水边平地,一望千里,无不被捣筑开拓。
地上长满艹录草、蕙草,覆盖着江蓠,间杂着蘼芜和留夷,布满了结缕,深绿色的莎草丛生在一起,还有揭车与杜衡、兰草、稿本、射干、茈姜、飤裫荷、裫、橙、杜若、荪、鲜枝,黄艹乐、蒋、艹予、青艹烦、遍布于广阔的大泽,蔓延在广大的平原之上。
花草绵延不绝,广布繁衍,迎着微风倒伏,吐露芬芳,散发着浓烈的香味,郁郁菲菲,香气四溢,沁人心田,更令人感到芳香浓烈。
“于是浏览四周,广泛观赏,睁大眼睛也辨识不清,只见茫茫一片,恍恍忽忽,放眼望去,没有边际,仔细察看,宽广无涯。
早晨,太阳从苑东的池沼升起,傍晚,太阳从苑西的坡地落下。
苑南则严冬也依然生长草木,河水奔涌翻腾;这里的野兽有牛庸、旄、豸莫、睺、沈牛、麈麋、赤首、圜题、穷奇、象、犀。
苑北则盛夏季节也是河水结冰,大地冻裂,只要提起衣裳就可涉冰过河。
这里的野兽有麒麟、角禓、。。马余、骆驼、蛩蛩、马单马奚、马题马题、驴、骡。
“于是离宫别馆,布满山坡,横跨溪谷。
高大的回廊,四周相连,双重的楼房,阁道曲折相连。
绘画的屋椽子,璧玉装饰的瓦。。。
辇道连绵不绝,在长廊之中周游,路程遥远,须在中途住宿。
把高山削平构筑殿堂,修起层层台榭,山岩底部有幽深的房室与此相通。
俯视山下,遥远而无所见,仰视天空,攀上屋椽可以摸天。
流星闪过宫门,弯曲的彩虹横挂窗板与栏杆之上。
青虬蜿蜒在东厢,大象拉的车子行走在清静的西厢。
众神休闲在清静的馆舍,亻屋亻全之类的仙人在南檐下沐浴阳光。
甘甜的泉水从清室中涌出,河水流过院中,用巨石修整河岸,高峻险要,参差不齐。
山岩巍峨高耸,峥嵘奇特,好像工匠雕成。
这里的玫瑰碧琳、珊瑚丛聚而生,禔玉庞大,纹采似鱼鳞。
赤玉纹采交错,杂插其间。
垂绶、琬琐、和氏璧皆在这里出现。
“于是卢桔在夏天成熟,黄柑、橙子、楱、枇杷、酸小枣、柿子、山梨、厚朴、羊枣,杨梅、樱桃、葡萄、常棣、木答硁、荔枝等果树,罗生在后宫之中,列植于北园之内,绵延至丘陵之上,下至于平原之间。
摆动起翠绿的树叶,摇动着紫色的干茎,开放着红色的花朵,秀出了朱红的小花。
光彩繁盛,照耀着广阔的原野。
沙果、栎、槠、桦树、枫树、银杏树,黄栌树、石榴、椰子树、槟榔树、槟榈树、檀树、木兰、枕木、樟木、冬青树,有的树高达千仞,粗的得要几个人合抱,花朵和枝条生长得畅达舒展,果实和叶子硕大茂密,有的聚在一处,有的丛集相倚。
树枝相连而蜷曲,交叉而重叠,繁茂交错,盘纡纠结,高举横出,相倚相扶,下垂的枝条四散伸展,落花飞扬;树木繁茂高大,随风摇荡,婀娜多姿;风吹草木,凄清作响,有如钟磬之声,好似管硁之音。
树木高低不齐,环绕着后宫;众多草木重叠累积,覆盖山野,沿溪谷生长,顺山坡直下低湿之地,放眼望去,没有边际,仔细探究又无穷尽。
“于是黑猿和白雌猴、仰鼻长尾猿、大母猴、小飞鼠,能飞的蛭、善爬树的蜩、猕猴、似猴的虫斩胡、似狗的錵、如猴的虫危,都栖息在林间,有的长啸,有的哀鸣,上下跳跃,轻捷如飞,交相往来,在树枝间共同戏耍,屈曲宛转,直上树梢。
或跳越断桥,跃过奇异的丛林,接持下垂的枝条,或分散奔走,或杂乱相聚,或散乱远去。
“像这样的地方有数千百处,可供往来嬉戏游乐,住在离宫,歇息在别馆,厨房不需迁徙,后宫妃嫔不必跟随,文武百官也已齐备。
“于是从秋至冬,天子开始郊猎,乘着象牙雕饰的车子,驾驭六条白色纠龙,摇动着五彩旌旗,挥舞着云旗。
前有蒙着虎皮的车子开路,后边有导游车护行。
孙叔执辔驾车,卫公做骖乘,为天子护驾的侍卫不循正道而行,活动在四郊之中。
在森严的卤簿里敲起鼓来,猎手们便纵情出击;江河是郊猎的围栅,大山是望楼。
车马飞奔如雷声忽起,震天动地。
猎手四散,分别追逐自己的目标。
出猎者沿山林顺沼泽络绎行进,像云雾密布、大雨倾注。
“活捉貔豹、搏击豺狼,徒手杀死熊罴,踏倒野羊。
猎手头戴曷鸟装饰的帽子,穿着画有白虎的裤子,披着有斑纹的衣服,骑着野马,登上三山并峙的山头,走下崎岖不平的山坡,直奔高陡险要的山峰,越过谷沟,连衣涉水,排击蜚廉,摆布解豸,击杀瑕蛤,用矛刺杀猛氏,用绳索绊取靣禕,射杀大野猪;箭不随意射杀野兽,一箭射出,则必破颈项、穿裂头脑,弓不虚发,野兽皆应声而倒。
于是,天子便乘着车子徐缓徘徊,自由自在地往来遨游,观看士卒队伍的进退,浏览将帅应变的神态。
然后,车驾由缓行而逐渐加快,疾速远去。
用网捕捉轻捷飞翔的禽鸟,践踏敏捷狡猾的野兽。
用车轴撞击白鹿,迅速捕获狡兔,其速度之快,超越赤色闪电。
追逐怪兽逸出宇宙。
拉弯繁弱良弓,张满白羽之箭,射击游动的枭羊,击倒蜚虞。
选好肉肥的野兽后发箭,命中之处正是预想的地方。
一箭离弦,猎物应声倒地。
“然后天子的车驾高举旌节而上浮,驾御疾风越过狂飙,升上天空与神灵同处。
践踏黑鹤,扰乱昆鸟鸡,近捕孔雀和鸾鸟,追逐骏义鸟,甩下。。鸟,赶上凤凰,捉取鸳雏,掩捕焦明。
“直到道路的尽头,才调掉车头回来。
逍遥徜徉,降落在上林苑的极北之地。
直道前行,忽然返回帝乡。
踏上石阙,经过封峦,过了支隹鹊,望着露寒观,下抵棠梨宫,休息在宜春宫,再奔驰到昆明池西边的宣曲宫,划起饰有益鸟鸟的船,在牛首池中荡漾。
然后登上龙台观,到细柳观休息。
观察士大夫们的辛勤和收获的猎物。
至于步卒和车驾所践踏辗轧而死的、骑兵所踏死的、大臣和随从人员踩死的、以及那些走投无路疲惫不堪、惊惧伏地、没有刀刃创伤就死去的野兽,其尸体纵横交错,填满沟壑,覆盖平原,弥漫大泽者不计其数。
“于是游乐嬉戏倦怠松懈,在上接云天的台榭摆下酒宴,在广阔无边的寰宇演奏音乐。
撞击千石的大钟,竖起万石的钟架,高擎着翠羽为饰的旗帜,设制灵史记鼍皮制成的大鼓,奏起尧时的舞曲,聆听葛天氏的乐曲,千人唱万人和;山陵被歌声震动,河川被激起大波。
巴渝的舞蹈,宋蔡的歌曲,淮南的《于遮》,文成和云南的民歌,同时并举,轮番演奏。
钟鼓声此起彼伏铿锵铛钅良,惊心震耳。
荆吴郑卫的歌声,《韶》、《。。》、《武》、《象》的音乐,淫靡放纵的乐曲,鄢、郢地区的飘逸舞姿,《激楚》之音高亢激越,可以掀起回风,俳优侏儒的表演,西戎的乐妓,使耳目欢愉。
心情快乐的事物,应有尽有。
美妙悦耳的音乐在君王面前回荡,皮肤细腻的美女,侍立在君王身后。
“像那仙女青琴、宓妃之流的美女,超群拔俗,艳丽高雅。
面施粉黛、刻画鬓发、体态轻盈、苗条多姿、柔弱美好、妩媚婀娜。
身穿纯色丝织的罩衣,拖着长袖,细看那长长的衣衫,非常整齐,轻柔飘动,与世俗的衣服不同,散发着浓郁、清美的芳香,微露皓齿含笑动人,修长的弯眉,双目含情,流盼远视,美色诱人,心魂荡漾,女乐高兴地侍立君侧。
“于是酒兴半酣,乐舞狂热,天子怅然若失叹道:‘唉,这太奢侈了!我在理政闲暇,不愿虚度时光,顺应天道,前来上林苑狩猎,有时在此休息,生怕子孙后代骄奢淫逸,循此而行不肯休止,这不是为后人创功立业发扬传统的行为。’于是就撤去酒宴,不再打猎,而命令主管官员说‘:凡可垦之地,都要变为农田,用以供养黎民百姓。
推倒围墙,填平壕沟,使乡野之民均可来此谋生。
对来陂池捕捞者也不必禁止,宫馆空闲也不禁住。
开仓济贫以补不足,抚恤鳏寡,慰问孤儿、孤老。
发布施恩德给百姓的政令,减轻刑罚,改变制度,变换服色,更改历法,同天下百姓一道从头做起。
“于是择吉日来斋戒,着朝服,乘玉辇,高举翠华旗,响起玉饰鸾铃,游观六艺的苑圃,奔驰在仁义的大道上,观览《春秋》之林,演奏《豸里首》兼及《驺虞》的乐章,中行射礼;射中玄鹤,举起盾牌和大斧,尽情而舞。
车载着高张云天的罗网,网罗众多文雅之士;为《伐檀》作者的慨叹而悲伤,为乐得才智之士而快乐,在《礼》的园地修饰容仪,在《书》的艺圃中徘徊游赏,阐释《周易》的道理,放走上林苑中各种珍禽怪兽。
登明堂,坐祖庙,君王命群臣,尽奏朝政得失之见,使天下黎民无不受益,正当此时,天下百姓皆大喜悦,他们如风吹草伏般接受天子的德教听从政令,顺应潮流。
圣明之道勃然而振兴,人民归向正义,刑罚被废弃而不用。
君恩高于三皇,功业超越五帝。
如政绩达到这个地步,游猎才是可喜的事。
“如果整天驰骋在苑圃之中,身体困乏、精神劳累,耗费车马的功用,损伤士卒的精力,浪费国库的钱财,而对百姓却没有厚恩大德,只专顾个人欢乐,不考虑众多百姓,忘掉国家大政,却贪图猎获野鸡、兔子,这是人君之所不为。
由此看来,齐、楚游猎之事,岂不令人悲哀吗?两国各有土地不足千里,而苑囿却占据九百里。
这样一来,草木之野不能垦为良田,百姓没有粮食吃,他们却凭借诸侯的微贱的地位,与天子共享奢侈之乐,我怕百姓会遭受祸患。”于是子虚和乌有两位先生脸色陡变,怅然若失,徘徊后退离座说“:我等浅薄无知,不知顾忌,今天却得到教诲,谨认真领教。”这篇赋写成敬献天子后,皇帝任命相如为郎官。
无是公称说上林苑的广大,山谷、水泉和万物,子虚说云梦泽所有之物甚多,奢侈淫靡均言过其实,且不是礼义所崇尚的,所以略过夸耀之词,取其中的要点,归于正道,加以评论。
相如担任郎官数年,正逢唐蒙受命掠取和开通夜郎及其西面的覺中,征发巴、蜀二郡的官吏士卒上千人,两郡又多为他征调陆路及水上的运输人员一万多人。
他又用战时军法杀了大帅。
巴、蜀百姓大为惊恐。
皇上得知,乃派相如去责备唐蒙,又告谕巴、蜀百姓,说明唐蒙所为并非皇上本意。
檄文说:告示巴、蜀太守:蛮夷自擅兵权,不服朝廷,久未讨伐,时常侵扰边境,使士大夫蒙受劳苦。
当今皇上即位,存恤安抚天下,使中国安宁和睦。
然后出兵北上讨伐匈奴,使其单于惊恐,拱手臣服,屈膝求和。
康居、西域诸国也都翻译沟通语言,请求朝见,虔诚叩见,献上贡物。
然后大军直指东方,闽越之郡被其弟诛杀,接着军至番禺,南越王派太子婴齐入朝。
南夷的君主,西覺的首领都经常进贡和纳税,不敢怠慢,人人伸长脖颈,翘起脚跟,景仰朝廷,争归仁义,愿向汉朝称臣,只是路途遥远山川阻隔,不能亲自朝觐汉君。
现在,不顺从者已被诛杀,而做好事者尚未奖赏,所以派遣中郎将来以礼相待,使其归服。
至于征发巴、蜀士卒百姓各五百人,只是为了供奉礼品,保卫使者不发生意外,并不想要进行征战以贻战祸。
如今皇上闻知中郎将竟动用战时法令,使巴蜀子弟担惊受怕,巴蜀父老忧虑祸患。
巴蜀二郡又擅自为中郎将转运粮食,这都不是皇上的本意,至于被征当行的人,有的逃跑,有的自相残杀,这也不是为臣者的节操。
那边疆郡县的士卒,听到烽烟高举、燧烟点燃的消息,都张弓待射,驰马进击,扛着兵器奔向战场,人人争先恐后汗流浃背;打起仗来,迎着利刃、冒着流矢,义无反顾,从没想到逃跑。
个个怀着愤怒的心情,如报私仇一般。
难道他们厌生乐死吗?难道他们不是名在户籍的良民而与巴蜀不是同一个君主吗?只是他们思想深邃,虑事长远,一心想着国家的危难,而喜欢竭尽全力去履行臣民的义务罢了。
所以他们之中有的得到剖符拜官的封赏,有的分王圭受爵,位在列侯,住宅排列在东第。
他们死后将有显贵的谥号流传后世,把封赏的土地传给子孙。
他们做事非常忠诚严肃,当官也特别安逸,好名声传播延续到久远的后世,功业卓著,永不泯灭。
所以贤德的人都能肝脑涂地,血液润泽野草而有所不辞。
现在仅仅是承担供奉币帛的差役而到南夷,就自相杀害,或者逃跑被诛杀,身死而无美名。
其谥号应称为“至愚”,其耻辱牵连父母,贻笑于天下人,人的气度和才识不是相差很远吗?但这不仅是应征者的罪过,也怪父兄们平时没有严格的教育,也没有谨慎地给子弟做表率。
人们寡廉鲜耻则世风也就不淳厚了。
因而他们被判刑杀戮,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皇上担心使者和官员们就像那个样子,又哀伤不贤的愚民像这个样子,所以派遣信使把征发士卒的事,清清楚楚地告诉百姓,趁机责备他们不能效忠朝廷,不能为国事而献身的罪过,斥责三老和孝悌没能教诲之过,现在是农忙季节,一再烦扰百姓,已经看到附近县城的情况,担心偏山远泽间的百姓不能全听到皇上的声音,待这篇檄文一到,赶忙下发到县道百姓那里,使他们全都知道皇上的心意,千万不要忘记。
相如出使完毕,回京向汉武帝汇报。
史记唐蒙已掠取并开通了夜郎,趁机要开通西南夷的道路,征发巴、蜀、广汉的士卒,参加筑路的有数万人。
两年没修成,士卒多有伤亡,耗费钱财数以亿计。
蜀地民众和汉朝当权者中多有反对者。
邛、。。的君长听说南夷已与汉朝交往,得到很多赏赐,因而都想争做汉朝臣仆,希望比照南夷的待遇,请求汉朝委他们以官职。
皇上向相如询问此事,相如说:“邛、。。、鎓等都离蜀很近,道路容易开通。
秦朝时就已设置郡县,到汉朝建国时才废除。
如今真要重新开通,设置为郡县,其价值超过南夷。”皇上认为相如说得对,就任命他为中郎将,令持节出使。
副使王然于、壶充国、吕越人等,每人坐四匹马驾驭的传车向前奔驰,凭借巴、蜀的官吏和财物去笼络西南夷。
相如等到达蜀郡,太守及其属官都到郊界迎接相如,县令背负弓箭在前开路,蜀人以此为荣。
于是卓王孙、临邛父老都凭借关系来相如门下,献牛和酒,与相如畅叙,卓王孙喟然感叹,把女儿许嫁相如的时间恨晚,便把一份丰厚的财物给了文君,使与儿子所分均等。
司马相如就便平定了西南夷。
邛、。。、鎓、斯榆的君长都请求向汉王称臣。
于是拆除旧关隘,使边境扩大,西边到达沫水和若水,南边到达。。柯,以此为边界,开通了灵关道,在孙水上建桥,直通邛、。。。
相如回京述职,皇上特别高兴。
相如出使西南夷时,蜀郡年高长者多半都认为开通西南夷没有用,就连朝中大臣也这样以为。
相如也想向皇帝上书进谏,但建议业已由自己提出,因而不敢再进谏言了,于是就写文章,假借巴蜀父老的语气,而自己则来诘难对方以此讽谏皇上,并借此宣扬自己出使的本意,让百姓了解天子的心意。
那文章写道:汉朝建国已七十又八年,美德盛于六代君王政绩,威武盛大,不仅万民受惠,就连方外也得余泽。
于是皇上才下令使者西征,阻挠者顺应形势而退让,德教之风所到之处,无不迎风倒伏。
因而使冉夷臣服,鎓夷顺从,平定了。。,保全了邛,占领了斯榆,攻取了苞满。
然后使络绎不绝的车马掉转车辕,起程东来将回京禀报天子,到达蜀郡成都。
这时耆老、大夫、荐绅、先生共有二十七人,严肃认真地前来拜访。
寒暄已毕,趁机进言道:“听说天子对于夷狄之事,不过牵制他们不使断绝关系而已,而现在却使三郡士卒去打通夜郎的道路,至今三年尚未完成,士卒已疲困不堪,万民已生活不富足。
如今又接着开通西域,百姓劳力已尽耗,恐不能最终完成。
这是受使者的拖累啊!我等私下为您忧虑。
况且那邛。。、西覺与中国并列已经许多年,记都记不清了。
仁君不能全凭仁德召来,势力强大的国君也不能全靠武力兼并,恐怕这种做法不见得行得通吧!如今割弃良民的财物去增加夷狄的财物,使汉朝可倚赖的人民遭受疲困而去侍奉无用的夷狄。
鄙陋之见的我们,不知所言是否正确。”使者说“:怎么这样说呢?如果照你说的那样,蜀郡人的衣着习惯、巴郡风俗也永不改变了。
我常厌听这种说法。
但事关重大,本不是旁观者所能理解。
我行程急促详情不能细说,只能为大夫们粗略陈说。
大概社会上一定要有超越常人的人,才会有超常的事情出现;有了超常的事情出现,才会创建异乎寻常的功业。
异乎寻常当然会使常人感到惊奇,所以说超常的事情刚一出现时,百姓会惊惧,等到事情成功了,天下人也就安然太平了。
“从前洪水泛滥,百姓上下迁徙,崎岖不平。
大禹为此忧虑,就阻塞洪水,挖掘河底,疏通河道,分散洪水使之东流入海,稳定灾情让天下百姓永保安宁。
承受这样的劳苦,难道只有百姓?大禹终日思虑心神烦劳,却还要亲身参加劳作,累得手、脚生出老茧,身体瘦得没有肉,皮肤磨得生不出汗毛,他的功业显赫于后世,名望传扬至今。
“况且贤明的君主即位,难道只是委琐龌龊,被文法拘束,为世俗所牵制,因循守旧取悦当世而已吗?应有崇高宏伟的主张,开创业绩,传留法统,成为后世遵循的榜样。
所以要尽力做到兼容并包,要勤勉思考使自己成为可与天地比德的人。
况《诗经》写道:‘普天之下,没有哪个地方不是周王的领土;四海之内,没有哪个人不是周王的臣民。’因此天地之内,八方之外,皆逐渐浸润漫衍,如果有哪个有生命的东西没受到君恩的滋润,贤君将视为耻辱。
如今疆界以内,文武官员都得到了欢乐幸福,没有缺漏。
而夷狄是风俗不相同的国家,是与我们遥远隔绝,不同的民族地区,那里车船不通,人迹罕至,因而政治教化还未达到那里,社会风气还很低下。
如果接纳他们,他们将在边境做些违犯礼义之事,把他们排斥在外,他们也会在自己国内为非作歹,逐杀其君,颠倒君臣关系,改变长幼尊卑,父兄无辜被杀,幼儿孤儿被当做奴隶,被捆绑者哭喊着,一心向往汉朝并抱怨说‘:听说中国有仁爱的国君,美德恩泽普及,万物皆得其所,现在为什么只遗弃了我们?”人们翘首提脚思慕不已,如久旱盼望降雨一样。
就是凶暴之人也要为之垂泪,更何况当今皇上贤明,又怎么可以就此作罢?故出师北边讨伐强大的匈奴,又派使者急驰南方,责备强劲的越国。
四方邻国都受仁德的教化,南夷与西夷的君长像游鱼聚集,仰面迎向水流,愿意得到汉朝封号的数以亿计。
所以才以沫水和若水为关塞,以。。柯为边界,凿通灵山道,在孙水源头架起桥梁。
开创了通向道德的坦途,留下热爱仁义的传统。
将要广施恩德,安抚和控制边远地区的人民,使疏远者不被隔闭,使住在边远不开化地区的人民得到光明,在这里消除战争,在那里消除杀伐。
使远近一体,内外安宁幸福,不是康乐之事吗?把人民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尊奉皇上的美德,挽救衰败的社会,继承周代已经断绝的业绩,是天子当务之急,百姓纵然有些劳苦,又怎么可以停止呢?“况且帝王之事本来没有不从忧劳开始,而以逸乐告终的。
这样说来,那么承受天命的祥瑞,正在通西夷这件事上。
如今皇上将要封禅泰山,祭祀梁父山,使车上的鸾铃鸣响,音乐和颂歌之声高扬,汉君之德上同五帝,下越三王。
旁观者没看到事情的主旨,侧耳者未听到音乐之声,如同鹪明已在空廓的天空飞翔,捕鸟者还眼盯着薮泽,真是可悲啊!”于是诸位大夫心情茫然,忘却了来意,也忘记了他们原想进谏的话,深有感慨地一同说道:“令人信服啊,汉朝的美德!这是鄙陋之人愿意听到的。
百姓虽然有些怠惰,请允许我们给他们做个表率。”士大夫们惆怅不已,自动后退,拖延一会,辞别而去。
从那以后,有人上书告相如出使时,受别人的贿赂,因而失掉了官职。
在家呆了一年多,又被召到朝廷当了郎官。
史记相如口吃,但却善于写文章。
他常患糖尿病。
他同卓文君结婚后,很有钱。
他担任官职,不曾愿意同公卿们在一起商讨国家大事,而借病在家闲呆着,不追慕官爵。
他常跟随皇上到长杨宫去打猎。
这时天子正喜欢亲自击杀熊、彘,驰马追逐野兽,相如上疏加以劝谏,疏上写道:“臣子听说,万物中有的虽是同类而能力却不同,所以说到力大就称赞乌获,谈到轻捷善射就推崇庆忌,说到勇猛必称孟贲和夏育。
愚臣认为人有不同,兽也应有这种情况。
现陛下喜欢登上险阻的地方,射击猛兽,如突然遇到轻捷超群的野兽,在您毫无戒备之时,它狂暴进犯,向您的车驾、随从冲来,车驾来不及旋转车辕,人们也没机会施展技巧,纵有乌获和逢蒙的技巧,才力发挥不出来,枯朽的树木树桩全都可以变成祸害。
这就像胡人、越人出现在车轮下,羌人和夷人紧跟在车后,岂不是很危险吗!即使是绝对安全无恙,但这也本非天子应该接近的地方。
“况且清除道路然后行走,选择道路中央尔后驱马奔驰,有时还会出现口中的衔铁断裂、车轴钩心脱落等意外事故,更何况在蓬蒿中跋涉,在荒丘废墟上奔驰,前面有猎获野兽的快乐,而内心却没有应付突然事故的准备,大概出现祸患是很容易的了。
至于看轻君王的高贵地位,不以此为安乐,却乐意出现在虽有万全准备而仍有一丝危险的地方,我私自以为陛下不应该这样做。
“大凡明察之人能在事情发生之前,就能预见到它的出现,智慧之人能在祸害尚未形成之前就避开它。
祸患本来多半隐藏在暗蔽之处,发生在人们疏忽之时。
所以谚语说:‘积累千金,不坐堂屋檐底下。’这句话虽然说的是小事,但却可以用来说明大事。
我希望陛下留意明察。”皇上认为说得很好。
回来路过宜春宫时,相如献赋。
哀悼秦二世行事的过失。
赋的言辞是:登上倾斜不平的漫长山坡,一同走进高耸的层层宫殿。
俯视曲江池弯曲的岸边和小洲,望着高低不齐的南山。
山岩高耸空深,通畅的溪谷豁然开朗而空阔。
溪水急流,注入宽广低平的水边高地。
欣赏各种树木荫蔽的美景,浏览茂密的竹林。
向东边的土山奔驰,提衣走过沙、石上的急流。
缓步徘徊,路过秦二世坟墓,把他凭吊。
他自身行事不谨慎,使国家灭亡,权势丧尽。
他听信谗言,不肯醒悟,使宗庙被灭绝。
呜呼哀哉!他的操守品行不端正,坟墓荒芜而无人修整,魂魄无处可归,也无人向他祭祀。
飘逝到极远无边的地方,愈是久远愈暗昧,像魍魉似的精魄升空飞扬,经历广大的九天远远逝去。
呜呼哀哉!相如被授官为汉文帝的陵园令。
武帝既赞美子虚之事,相如又看出皇上喜爱仙道,趁机说:“上林之事算不得最美好,还有更美丽的。
臣曾经写过《大人赋》,未完稿,请允我写完后献给皇上。”相如认为传说中的众仙人居住在山林沼泽间,形体容貌清瘦,这不是帝王心意中的仙人,于是就写《大人赋》,赋中写到:世上有大人啊,住在中国。
住宅满布万里啊,竟不足以使他稍微停留。
哀伤世俗的胁迫困厄,便轻飞去远方漫游。
乘着赤幡为饰的副虹,载着云气而上浮。
竖起状如烟火的云气长竿,拴结起光炎闪耀的五彩旄旗,垂挂着旬始星做为旌旗的飘带,拖着彗星作为旌旗的垂羽。
旌旗随风披靡,逶迤婉转,婀娜多姿地摇摆着。
揽取飃枪作旌旗,旗竿上缠绕彩虹做绸带。
天空深远暗淡无光,狂飙奔涌,云气飘浮。
驾着应龙象车曲弯有度地前行,以赤螭、青虬为骖马蜿蜒行进。
有时龙身屈曲起伏,昂首腾飞,恣意奔驰,有时又曲折隆起,盘绕蜷曲。
时尔摇头伸颈起伏前进;时尔举首不前;时尔放任散慢,自我放纵;时尔昂首不齐。
有时忽进忽退,摇目吐舌,如趋走飞翔之鸟,左右相随;有时龙头摇动,屈曲婉转,像惊兔奔跑,如屋梁相互依靠。
或缠绕喧踏到路上,或飞扬跳跃,奔腾狂进,或迅速飞翔,相互追逐,疾如闪电,突然明亮雾气消除,云气散尽。
斜渡东极而登上北极啊,与仙人们相互交游。
走过错综曲折深远广大之处再向右转啊,横渡飞泉向着正东。
把众仙全部召来加以挑选啊,在瑶光之上布置众神。
让五帝做向导啊,使太一返回,让陵阳子明做侍从。
左边是玄冥右边是含雷啊,前有陆离后有贑湟。
让王子侨当小厮,令羡门高做差役,使岐伯掌管药方。
火神祝融担任警戒,清道防卫啊,消除恶气,然后前进。
集合我的车子有万辆之多啊,混合彩云做成车盖,树起华丽的旗帜。
让句芒率领随从啊,我要前往南方去游戏。
经过崇山见到唐尧,拜访虞舜在九嶷。
车骑纷繁纵横交错啊,重累杂乱并驰向前。
骚扰冲撞而混乱啊,大水无垠洋洋洒洒。
群山簇聚罗列,万物丛集茂盛啊,到处散布繁盛参差。
径直驰入隆隆的雷室啊,穿过崎岖不平的鬼谷。
遍览八弦而远望四荒啊,渡过九江又越过五河。
往来于炎火之山,浮过弱水河啊,方舟横渡浮渚,涉过流沙河。
忽然休息在葱岭山,在泛滥的河水中游戏啊,使女王奏瑟,让冯夷跳起舞来。
天色昏暗不明啊,召来雷师屏翳,诛责风伯而刑罚雨师。
西望昆仑恍恍惚惚啊,径直奔驰三危山。
推开天门撞进帝宫啊,载着玉女与她同归。
登上阆风山而高兴地停下来歇息啊,就像乌鸟高飞而稍息,在阴山上徘徊,婉曲飞翔啊,到今天我才目睹满头白发的西王母。
头戴玉胜住洞穴中啊,幸而有三足鸟供她驱使,回转车头归来啊,走到不周路断绝。
会餐在幽都,呼吸沆瀣而餐食朝霞啊,咀嚼灵芝花,稍食玉树花朵。
抬头仰望而身体渐渐高纵啊,纷纷腾跃疾飞上天。
穿过闪电的倒影啊,涉过丰隆制作的滂沛雨水。
驰骋游车和导车自长空而降啊,抛开云雾而疾驰远去。
迫于人世的狭隘啊,缓缓走出北国的边际。
把屯骑遗留在北极之山啊,在天北门超越先驱。
下界深远而不见大地啊,上方空阔而看不到天边。
视线模糊看不清,听觉恍惚无所闻,腾空而上到达远处啊,超越无有而独自长存。
相如既已献上《大人赋》,天子特别高兴,飘然有凌云天的气概,心情好似遨游天地之间那样爽快。
相如已因病免官,家住茂陵。
天子说“:司马相如病得很厉害,可派人去把他的书全部取回来;如果不这样做,以后就散失了。”派所忠前往茂陵,而相如已经死去,家中没有书。
询问相如之妻,她回答说“:长卿本来不曾有书,他时时写书,别人就时时取走,因而家中总是空空的。
长卿还没死的时候写过一卷书,他说如有使者来取书,就把它献上。
再没有别的书了。”他留下来的书上写的是有关封禅的事,进献给所忠。
所忠把书再史记敬献给天子。
天子惊异其书。
那书上写道:上古开始之时,由天降生万民,经历各代君王,一直到秦,沿着近代君王的足迹加以考察,聆听远古君王的遗风美名,繁多而纷乱,堙没而不称道者,数也数不尽。
能够继承舜、禹,崇尚尊号美谥的,封禅泰山而稍可称道者,只有七十二君。
顺从善道行事,没有谁不昌盛,违逆常理,失德行事,谁能生存?轩辕前时间久远,事物渺茫,详情不得而知。
五帝三王的一些事迹,记载在六经典籍和传说之中,可看到大概情况。
《尚书》上说:“君王贤明啊,大臣杰出。”根据这一记载可以说,君王的圣明,没有超过唐尧的,大臣的贤良没有比得上后稷的。
后稷在尧时创建了业绩,公刘在西戎之地发迹,文王改革制度,使周隆盛,太平之道于是形成。
其后子孙政绩衰微,但千年以来并无怨恶之声,这难道不是善始善终吗?但周王朝所以能这样,没别的原因,只是前代先王能谨慎地从事他们考虑和规划的事情,又能严谨地垂教于后世子孙罢了。
所以前人开拓的道路平坦,容易沿路走去;深恩广大,容易丰足;法度显明,容易效法;传续法统顺乎情理,容易继承。
所以周公业绩隆盛于成王时代,而其功德之高超越文王与武王。
揆度其所始,考察其所终,并无超凡优异的特别业绩可与汉朝相比。
然周人尚且走上梁父山,登上泰山,建立显贵封号,施加尊崇的美名。
汉朝的伟大恩德,像源泉奔涌,广布四方。
如云雾散布,上通九天下至八方极远之地,一切生灵皆受恩泽,和畅之气广泛散布,威武飘然远去。
近如畅游恩泽之源,远似浮泳恩惠的下游。
领头作恶者被淹没,暗昧之人见光明。
连各种动物都欢畅喜悦面向中土朝廷。
然后驺虞之类的珍贵之兽聚于苑囿,白麟等怪兽进入栅栏之中,在庖厨中选择一茎六穗的嘉禾供祭祀,用角分枝叉的白麟做牺牲,在岐山获得周朝遗留的宝鼎和蓄养的神龟,从沼泽里招来了神马乘黄。
鬼神迎接神仙灵圉,在闲馆中待宾客以礼。
珍奇之物奇异超凡变化无穷,令人钦敬啊,祥瑞的征兆都显现在此,还自认功德微薄,不敢称道封禅之事。
从前周武王渡河时,有条白鱼跳到船中,武王认为是祥瑞之兆,就用这白鱼祭上天。
其实这种符兆实在微小,但却为此登上泰山,不是太惭愧了吗?周朝不该封禅而封禅,汉朝应该封禅却不封禅,进和让的原则相差何其遥远呢?于是大司马进谏说“:陛下以仁德抚育天下百姓,凭借道义征伐不肯顺服者,华夏诸侯愿进贡,蛮夷皆手持礼物来朝天子,美德和功业与往初的圣君一样。
美好的功德政绩普遍融洽,瑞兆变化众多,应验的时期相继而来。
不仅是初次呈现。
我想大概泰山、梁父山设祭坛是希望天子到来,加封尊号,以此与前代圣君比光荣,上帝降恩和福是准备用成功荐告上天,陛下谦让而不封禅,是断绝了上帝、泰山、梁父山的欢心,使王道礼义缺失不全,群臣对此感到惭愧。
有人说那天道是质朴暗昧的,因此珍奇的符兆是不能拒绝的。
如果这样推让它,这是让泰山没有作表记的机会,而梁父山也没有祭祀的希望了。
如果古代帝王都是一时荣耀,毕世而灭绝,那叙说者还有什么可向后世陈述的呢,而且还能有七十二君封禅的说法吗?若修养道德则天赐祥瑞,顺应祥瑞来做封禅之事,不能算作越礼。
所以圣明的君主不废除封禅之礼,而是修行礼仪,尊奉土地神,诚恳地谒告天神,在嵩山刻石记功,以表彰尊贵的地位,宣扬圣明的德行,显示尊号与荣耀,授与厚福,以使百姓沾光。
封禅之事堂皇伟大啊,是天下的壮观,称王者的大业,不能贬低。
希望陛下保全它。
然后引荐绅士先生们的治国方略,使他们获得日月余光远炎的照耀,以施展当官的才能,专心办好政事。
还要秉正天时、叙列人事,阐述大义,校订润色其文,作成像《春秋》一样的经书,将沿袭旧有的六经,增为七经,并传布后世,激发忠义之士,飞扬英明之声,传送茂盛果实。
前代圣贤所以能永保伟大名声常被称颂的原因,就在于封禅之礼,应命令掌故把封禅大意都奏报陛下,以便阅览。”于是天子感悟说“:好啊!我就试试看吧!”天子认真思虑后,归纳了公卿们的议论,询问了封禅的具体情况,记述恩泽的博大,推衍符瑞的富饶。
于是写了颂歌,说:“覆盖我的苍天,云朵悠然飘荡。
及时普降甘霖,其地可以遨游。
雨水滋润万物,一切生物无不受益。
好谷一茎六穗,何不蓄积收获?“降雨把大地润泽,不但瞮濡我一人,而且广泛散布。
万物熙熙和乐,既怀恋又思慕。
名山当有显赫地位。
盼望圣君到来。
君王啊!君王!为何不行封禅之礼!“文彩斑烂的驺虞,喜欢我君的苑囿;白色的质地,黑色的花纹,它的仪表令人喜爱。
和睦恭敬,宛如君子之态。
从前只闻它的名声,如今目睹他的降临,那路上没留下足迹,这是天降祥瑞的征兆。
此兽曾在虞舜时出现,虞舜因此而兴旺。
“肥壮的白麟啊,曾在五。。戏游。
正孟冬十月,皇上前往郊祀。
白麟奔驰到君王车前,君王用它燎祭苍天,天必幸福。
夏商周三代以前,大概不曾有此奇事。
“宛曲伸展的黄龙,因遇圣德而升天。
色彩闪耀夺目,光辉灿烂。
龙体显现必能使众民觉悟。
在《易经·彖传》中曾有记载,这真是受命天子所乘之车。
“天的符瑞已经明示,不必再谆谆告戒。
应当依类寄托,告诉君王举行封禅大典。
“翻开典籍可以看到,上天和人类已经发生关系,两者相互启发而和谐。
圣明君主的美德就是行事兢兢业业,小心翼翼。
所以说:‘在兴旺时要考虑到衰微,在太平安乐时要想到危难。’因此商汤、周武王虽位居至尊,却仍保持严肃、恭敬的美德,虞舜在大典之中,仍省察缺点和错误,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司马相如已死五年,天子才开始祭祀土地神。
他死后八年,天子终于首次祭祀中岳嵩山,然后又封泰山,再到梁父山,禅肃然山。
相如其他著作,如《遗平陵侯书》、《与五公子相难》、《草木书》没有收录,收录了他在公卿中尤其著名的作品。
太史公说:《春秋》能推究到事物的极隐微处,《易经》原本隐微却能阐释得浅显,《大雅》说的是王公大人却能德及黎民百姓,《小雅》讥刺卑微作者的得失,其流言却能影响朝廷政治,所以言辞的形式虽然不同,但其和柔的教化作用却是一致的。
相如的文章虽然多假托的言辞和夸张的说法,但其主旨却归于节俭,这同《诗经》讽谏之旨有何不同?扬雄认史记为相如的华丽诗赋,鼓励奢侈的言辞与提倡节俭的言词是一百比一的关系,这就如同尽情演奏郑、卫之音,而在曲终之时演奏一点雅乐一样。
这不是减损了相如的辞赋价值吗?我采录了他的一些可以论述的文字,写在这篇文章中。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司马相如列传-史记一百五十章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