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2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日者列传-史记一百五十章

二十四史 小尚 19次浏览 0个评论

日者列传-史记一百五十章

日者列传

自古以来承受天命的人方能成为国君,而君王的兴起又何尝不是用卜筮来取决于天命呢!这在周朝尤为盛行,到了秦代还可以看到。
代王入朝继承王位,听任于占卜者。
至于卜官的出现,早在汉兴以来就已经有了。
司马季主是楚国人。
他在长安东市占卦。
宋忠此时任中大夫,贾谊任博士,一天二人一同外出洗沐,讨论讲习先王圣人的道术方法,广泛探究人情世道,相视慨叹。
贾谊说:“我听说古代圣人,不是在朝做官,就必在卜者、医师行列之中。
现在我已经见识过三公九卿及朝中士大夫,对他们的才学人品可说都了解了。
我们试着去看看卜者的风采吧。”二人即同车到市区去,在卜筮的馆子里游览。
天刚下过雨,路上行人很少,司马季主正闲坐馆中,三、四个弟子陪侍着,他正在讲解天地间的道理,日月运转的情形,阴阳吉凶的本源。
两位大夫向司马季主拜了两拜。
司马季主打量他们的状貌像是有知识的人,就还礼作答,叫弟子引他们就坐。
坐定后,司马季主继续疏解前面所讲内容,分析天地的起源与终止,日月星辰的运行法则,区分仁义的差别关系,列举吉凶祸福的征兆。
讲了数千言,顺理成章。
宋忠、贾谊十分惊异而有所领悟,整理冠带,正襟危坐说:“我们看先生容貌,听先生谈吐,晚辈私下观看当今之世,还未曾见到过。
现在,您为什么地位如此低微,为什么职业如此污浊。”司马季主捧腹大笑说“:看两大夫好像是有道术的人,怎么会说出这种浅薄的话,措辞这样粗野呢?你们所认为贤者、高尚者都是什么样的人呢?凭什么将长者视为卑下、污浊呢?”两位大夫说:“高官厚禄,是世人认为高尚的地位,是贤能的人占据的。
如今先生所处的不是那种地位,所以说是低微的。
卜筮者,是世俗所鄙视的,都说‘:卜者多用夸大怪诞言辞,迎合人们心意;虚假抬高人们禄命,取悦人心;编造灾祸使人悲伤;假借鬼神贪求酬谢骗钱财以谋私利。’这都是我们认为可耻的行径,所以说是污浊的。”司马季主说“:二位且安坐。
你们见过那披发童子吧?日月照着他们就走路;不照,他们就不走。
若问他们日月之蚀、人事吉凶就不能解释说明。
由此看来,能识别贤与不肖的人太少了。
“大凡贤者居官做事,都遵循正道以直言规劝君王,多次规劝不被采纳就引退下来;他们称誉别人并不图报,憎恶别人也不顾怨恨,只以对国家和百姓有利为己任。
所以官职不是自己所能胜任的就不担任,俸禄不是自己功劳所应得的就不接受;见心术不正之人,虽居显位也不恭敬他;看到污秽的人,虽居尊位也不屈就他;得到荣华富贵不以为喜,失去也不以为恨;如果不是他的过错,虽牵累受辱也不感羞愧。
“现在你们所说的贤者,都是些足以为他们感到羞愧的人。
他们低声下气趋奉,过分谦卑地讲话,凭权势依附,以利益勾引,植党营私,排斥正人君子,骗取尊宠美誉。
奢想公家俸禄谋求个人私利,歪曲君主法令,掠夺农民财产;依仗权势逞威风,利用法律做工具,横征暴敛巧取豪夺,与手持利刃威胁别人无异。
刚作官时,竭力耍弄巧诈伎俩,粉饰虚假功劳,用华而不实的文书欺骗君王,爬上高位,被委官职后即自夸其功,不让贤者陈述功劳,把假说成真,把无说成有,把少改为多,以求尊位权势;大吃大喝,到处游乐,犬马声色,无所不有,不顾亲人死活,专做犯法害民勾当,肆意挥霍,虚耗公家;这是做强盗不用弓矛,攻击他人不用刀箭,虐待父母未曾定罪,杀害国君而未被讨伐的一伙,凭什么认为他们是高明贤能者呢?“盗贼发生而不能禁止,蛮夷不从而不能慑服,奸邪兴起而不能制止,公家损耗而不能整治,四时不和而不能调节,年景不好而不能调济,有才学而不应用,这是不忠;没有真才学而占居官位,享受皇上的俸禄,妨碍贤能者的位置,这是窃居官职;有关系的选用做官,有钱财就礼遇尊敬,这叫做虚伪。
你们难道没有见过鸱枭也同凤凰一起飞翔吗?兰芷芎隱被遗弃在旷野里,而蒿萧却长得茂密成林,使正人君子隐退而不能显众,即是在位诸公所致。
“述而不作,是君子的本意。
如今卜者占卜一定效法天地,取像四时变化,顺应仁义原则,分辨筮策,判定卦像,旋转木式盘,占卜作卦,然后解说天地间的厉害,人事的吉凶成败。
以前先王安定国家,必先用龟策占卜日月,然后才敢代天治理百姓;选准吉日,随后才能进入国都;家中生子必先占卜吉凶,然后才能生育。
从伏羲氏制八卦,周文王演化成三百八十四爻而后天下得以大治。
越王勾践仿照文王八卦行事而大破敌国,称霸天下。
由此说来,卜筮有什么值得忧虑的呢?“再说卜筮者扫除洁净然后设座,端正冠带然后谈吉凶,这是合礼仪的表现。
他们的言论,或许使鬼神因而享用祭品,忠臣因而奉事国君,孝子因而供养双亲,慈父因而抚育孩子,这是有道德的表现。
而问卜者出于道义,化费几十、上百个钱,生病者或许因而痊愈,将死者或许因而得生,祸患或许因而免除,事情或许因而成功,嫁女娶妇或许因而生养;这种功德,难道只值几十上百个钱吗?这就是老子所说的‘具有大德者并不以有德自居,所以他才有德。’今天的卜筮者待人好处多而受人之谢少,老子所说的难道同卜筮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不同吗?“庄子说:‘君子内无饥寒的忧虑,外无被劫夺的顾虑,居上位谨慎,处下位不妒忌,是君子之道。’如今,卜筮者所从事的职业,积蓄无须成堆,储藏不用府库,迁徙不用辎车,装备简单轻便,停留下来就能使用,且没有用完之时。
拿着使用不尽的东西,游于没有尽头的世上,即使庄子的行为也不能比这更好。
你们为什么却说不可以卜筮呢?天不足西北,星辰移向西北,地不足东南,就用海为池,太阳到了中午必定向西移动,月亮到了满圆必定出现亏缺;先王圣道忽存忽亡。
而二位大夫要求卜筮者说话必定信实,这不也让人疑惑不解吗?“你们见过说客辩士吧?思考问题,决策谋划,必须靠这种人。
然而他们用只言片语使人主喜悦,所以讲话必托称先王,论说必引述上古;考虑问题,决策谋划,或夸饰先王事业的成功,或述说其史记失利败坏的情形,使人主心意或有所喜,或有所惧,以实现他们的欲望;讲虚夸之词,没有比这更厉害的了。
可是要想使国家富强,事业成功,能够效忠君主,不这样做又不行。
现在卜筮者,是解答人们的疑问,教化愚昧的百姓,怎能用一句话使他们聪明起来?因此说话不厌其多。
“所以骐骥不能与疲驴同驾一车,凤凰不同燕雀为群,而贤者也不跟不肖者同位。
所以君子常处于不显眼的地位,以避开大众,自己隐匿起来以避开人伦的束缚,暗中察明世道顺应之情状,以消除种种祸害,以表明上天的本性,帮助上天养育生灵,希求更多的功利,而不求尊位与荣誉。
你们二位不过是些随随便便发议论的人,怎么会知道长者的道理呢?”宋忠和贾谊听得精神恍惚,茫然失色,神情惆怅,闭口无言。
于是起身整衣,再拜辞别司马季主。
二人怏怏而行,出门勉强上了车,趴在车栏上不敢抬头,始终透不过气来。
过了三天,宋忠在殿门外见到贾谊,便避开旁人凑到一起窃窃议论此事,慨叹说“:道德越高越安稳,权势越高越危险。
处在显赫地位,丧身将指日可待。
卜筮即便不周密,也不会被夺去应得的精米;替君王谋划如果不周密,就无立身之地。
这二者相差太远了,如天上地下。
这正如老子所说的‘无名是产生天地万物的本源’啊!天地宽阔无边,万物兴盛和乐,有的安稳,有的危险,真不知身居何处为好。
我和你,哪里值得干预他们卜筮之事呢!他们越久越安稳,即使庄子的主张,也没有什么与此不同之处。”过了很久,宋忠出使匈奴,没有到达那里就返回来了,因而犯罪被判刑。
贾谊做梁怀王太傅,怀王不慎坠马而死,贾谊引咎痛恨自己,绝食而死。
这都是追求华贵而丧命的事例啊。
太史公说:古时候的卜者,所以不被记载的原因,是他们的事多不见于文献,待到司马季主,我便将其言行记述成篇。
褚先生说:我做郎官时,曾在长安城中游览,见过从事卜筮职业的贤士大夫,观察他们的起居行走,行动都由自己,常常谨慎地整理好衣帽来接待乡野之民,有君子风范。
遇到性情喜爱解疑的妇人来问卜,对待她们态度严肃,不曾露齿而笑。
自古以来,贤者逃避世俗社会,有的栖息于荒芜的洼地,有的生活在民间而默默无闻,有的隐居在卜筮者中间以保全自己。
司马季主是楚国的贤大夫,在长安游学,通晓《易经》,能够陈述黄帝、老子之道,知识广博,远见卓识。
看他对答二位大夫贵人的话语,引述古代明王圣人的道理,原本非见识浅薄能力低下之辈。
至于以卜筮为业而名扬千里之外的,往往到处都有。
传记上说:“富为上,贵次之;已经显贵了,各自还须学会一技之长,以立身社会之中。”黄直是位大夫,陈君夫是个妇女,以擅长相马而立名天下。
齐国张仲和曲成侯以擅长用剑击刺而扬名天下。
留长孺因善于相猪而出名。
荥阳褚氏因善于相牛而成名。
能够因技能立名的人很多,都有高于世俗和超过常人的风范,怎么能说得尽呢?所以说“:不是适当之地,种什么也不生长;不合他的意向,教什么也难以成就。”大凡家庭教育子女,也应看他们喜好什么,爱好如果危害生活之道,就顺其爱好因势利导而造就他。
所以说“:建造什么住宅,为子取用何名,足以看出士大夫的志趣所在;儿子有了安身之处,可以称得上是贤人了。”我做郎官的时候,与太卜待诏为郎官的同事在同一衙门办公,他们说:“孝武帝时,曾召集从事占卜的专家来询问,某日可娶妇吗?五行家说可以,风水先生说不可以,建除家说不吉利,丛辰家说是大凶,历家说是小凶,天人家说是小吉,太一家说是大吉,各家争辩不能作出决定,只能将有关情况奏明皇上。
皇上下令说‘:避开死凶忌讳,应以五行家的意见为依据。’”这就是人们采用五行家的意见的原因。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日者列传-史记一百五十章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