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八卷2)

诗歌大全 尚仁 66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伊利亚特(第八卷2)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八卷2)

墨奈劳斯,
随后是两位埃阿斯,带着凶蛮的战斗激情,
再后面是伊多墨纽斯和他的伙伴,
杀人狂厄努阿利俄斯一般勇莽的墨里俄奈斯,
还有欧鲁普洛斯,欧埃蒙光荣的儿子。
丢克罗斯战斗在上述八人之后,调上着他的弯弓,
藏身在忒拉蒙之子埃阿斯的盾后,
后者挺着盾牌,挡护着他的躯身。壮士
在盾后捕捉目标,每当射中人群里的一个敌手,
使其例死在中箭之地,他就
跑回埃阿斯身边——像孩子跑回母亲的
怀抱——后者送过闪亮的盾牌,摭护他的躯身。
那么,谁是出类拔萃的丢克罗斯第一个射倒的特洛伊战勇?
俄耳西洛科斯第一个倒地,然后是俄耳墨奈斯、俄菲勒斯忒
斯、代托耳、克罗米俄斯和神一样的鲁科丰忒斯,
还有阿莫帕昂,波鲁埃蒙之子,和墨拉尼波斯。
他把这些战勇放倒在丰腴的土地上,一个紧接着一个。
目睹他打乱了特洛伊人的队阵,用那把
强有力的弯弓,阿伽门农,民众的王者,心里高兴,
走去站在他的身边,喊道:
“打得好,忒拉蒙之子,出色的战将,军队的首领!
继续干吧,使达奈人,当然还有你的父亲,从你身上
看到希望的曙光!在你幼小之时,尽管出自私生,
忒拉蒙关心爱护,在自己的家里把你养大。
现在,虽然远隔重洋,你将为他争得荣光。
我有一事相告,老天保佑,它将成为现实:
如果带埃吉斯的宙斯和雅典娜答应让我
攻破坚固的城堡伊利昂,
继我之后,我将把丰硕的战礼最先放入
你的手中,一个三脚铜鼎,或两匹骏马,连同战车,
或一名女子,和你共寝同床。”
听罢这番话,豪勇的丢克罗斯答道:
“阿特柔斯之子,最尊贵的王者,对于我。一个渴望战斗的人,
你何需敦促?从我们试图把特洛伊人赶回
伊利昂的时候起,只要勇力尚在,我就战斗不止。
从那时起,我就一直潜行在这一带,携着弓箭,
射杀敌手。我已发出八枚倒钩尖长的利箭,
全都扎进敌人的躯体,手脚利索的年轻人。
然而,我还不曾击倒赫克托耳,宰了这条疯狗!”
言罢,他又开弓放出一枝飞箭,
直奔赫克托耳,一心盼望着击中目标,然而
箭头没有使他如愿,却放倒了普里阿摩斯另一个强壮的
儿子,勇敢的戈耳古西昂,打在胸脯上。
普里阿摩斯娶了戈耳古西昂的母亲,美丽的卡丝提娅内拉,
埃苏墨人,有着女神般的身段。
他脑袋一晃,侧倒在肩上,犹如花圃里的一枝罂粟,
垂着头,受累于果实的重压和春雨的侵打——
就像这样,他的头颅耷拉在一边,吃不住铜盔的分量。
丢克罗斯再次开弓,射出一枝飞箭,
直奔赫克托耳,一心盼望着把他击倒,然而
箭头再次偏离目标——被阿波罗拨至一边,
击中阿耳开普托勒摩斯,赫克托耳勇敢的驭手,
其时正放马冲刺,扎在胸脯上,奶头边。
他翻身倒下战车,捷蹄的快马惊恐,
闪向一边。他躺倒在地,生命和勇力碎散飘荡。
见此情景,赫克托耳感到一阵钻心的楚痛,
然而,尽管伤心,他撇下朋友的尸体,
招呼站在近旁的兄弟开勃里俄奈斯,要他
提缰驭马,后者欣然从命。但赫克托耳
自己则从闪亮的马车上一跃而下,发出一声
可怕的呼吼,搬起一块巨大的石头,
直扑丢克罗斯,恨不能即刻把他砸个稀烂。
其时,丢克罗斯已从箭壶里抽出一枚致命的羽箭,
搭上弓弦,齐胸拉开——就在此时,
对着锁骨一带,脖子和大胸相连的部位,
一个最为致命的落点,头盔闪亮的赫克托耳
挟着凶暴的狂怒,砸出粗莽的顽石,
捣烂盘腱,麻木了他的臂腕。
他身子瘫软,单腿支地,长弓脱手而去。
但是,埃阿斯没有扔下发发可危的兄弟,而是
冲跑过去,跨站在他的两边,用巨盾挡护着他的躯体。
随后,他的两位亲密伴友,厄基俄斯之子墨基斯丢斯
和卓越的阿拉斯托耳,在盾后弯下身子,架起丢克罗斯,
踏踩着伤者凄厉的吟叫,抬回深旷的海船。
其时,俄林波斯大神再次催发了特洛伊人的战斗狂烈,
使他们把阿开亚人逼回宽深的壕沟。
赫克托耳,陶醉于自己的勇力,带头冲杀,
像一条猎狗,撒开快腿,猛追着
一头野猪或狮子,赶上后咬住它的后腿
或胁腹,同时防备着猛兽的反扑——
就像这样,赫克托耳紧追不舍长发的阿开亚人,
一个接一个地杀死跑在最后的兵勇,把他们赶得遑遑奔逃。
但是,当乱军夺路溃跑,越过壕沟,绕过
尖桩,许多人死在特洛伊战勇手下,退至海船
一线后,他们收住腿步,站稳脚跟,
相互间大声喊叫,人人扬起双手,
对所有的神明高声诵说。
其时,赫克托耳,睁着戈耳工或杀人狂阿瑞斯的大眼,
驱赶着长鬃飘洒的骏马,来回奔跑在壕沟的边沿。
目睹此番情景,白臂女神赫拉心生怜悯,
马上喊出长了翅膀的话语,对帕拉丝·雅典娜说道:
“看呀,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女儿!达奈人正在
成堆的死去;在这紧急关头,我们岂能撒手不管?
他们正遭受厄运的折磨,被一个杀红眼的
疯子赶得七零八落,谁也抵挡不了——
赫克托耳,普里阿摩斯之子,已杀得血流成河!”
听罢这番话,灰眼睛女神雅典娜答道:
“此人必死无疑,他的勇力将被荡毁殆尽,
死在阿耳吉维人手里,倒在自己的乡园!
然而,父亲狠毒的心肠现时正填满狂怒;
他残忍,总是强蛮横暴,处处挫毁我的计划,
从来不曾想过,我曾多次营救他的儿子,
赫拉克勒斯,欧鲁修斯派给的苦役整得他身腿疲软。
他一次次地对着苍天呼喊,而
宙斯总是差我赶去帮忙,急如星火。
倘若我的智慧能使我料知这一切——
那一日,欧鲁修斯要他去找死神,把守地府大门的王者,
从黑暗的冥界拖回一条猎狗,可怕的死神的凶獒——
他就休想冲出斯图克斯河泼泻的水流。
然而,现在宙斯恨我,顺从了塞提丝的意愿,
她亲吻宙斯的膝盖,托抚着他的下颌,恳求他
赐誉阿基琉斯,城堡的荡劫者。不过,
这一天终会到来,那时,他又会叫我他亲爱的灰眼睛姑娘。
所以,你去套马,我们那四蹄风快的骏马,
而我将折回宙斯的家居,带埃吉斯的王者,
全副武装。我倒想看看,当目睹
咱俩出现在战场的车道时,赫克托耳是否会高兴得
活蹦乱跳!不然,我亦乐意看睹此番佳景:他的某个
特洛伊兵勇,用自己的油脂和血肉
满足狗和兀鸟的食欲,倒死在阿开亚人的海船旁!”
雅典娜言罢,白臂女神赫拉听从了她的建议,
赫拉,神界的王后,强有力的克罗诺斯的
女儿,前往整套系戴金笼辔的骏马。
与此同时,雅典娜,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女儿,
在父亲的门槛边脱去舒适的裙袍,
织工精巧,由她亲手制作,
穿上汇卷乌云的宙斯的衫套,
扣上自己的铠甲,准备迎接惨烈的战斗。
女神踏上火红的战车,抓起一杆枪矛,
粗长、硕大、沉重,用以荡扫地面上战斗的
群伍,强力大神的女儿怒目以对的军阵。
赫拉迅速起鞭策马,时点看守的
天门自动敞开,隆隆作响——
她们把守着俄林波斯和辽阔的天空,
拨开或关合浓密的云雾。
穿过天门,她俩一路疾驰,快马加鞭。
但是,父亲宙斯勃然大怒,当他从伊达山上看到此番
情景,命催金翅膀的伊里丝动身前往,带着他的口信:
“快去,迅捷的伊里丝,去把她们挡回来,但不要出现在我的
前面——我不想和她们在这场战斗中翻脸。
我要直言相告,我的话将付诸实践。
我将打残轭架下捷蹄的快马,
把她们扔出马车,砸烂车身;
她们将熬过漫长的十年时光,
愈合我用闪电裂开的伤口。这样,才能使
灰眼睛姑娘知道,和父亲争斗意味着什么。
但是,对赫拉,我却不会如此气恼,如此烦愤;
挫阻我的命令,她已习以为常。”
宙斯言罢,驾踩风暴的伊里丝即刻出发,带着口信,
从伊达山脉直奔巍伟的俄林波斯。
在峰脊耸叠的俄林波斯的外门,
伊里丝遇阻了二位女神的去路,转告了宙斯的口信:
“为何如此匆忙?为何如此气急败坏?
克罗诺斯之子不会让你们站到阿耳吉维人一边。
听听宙斯的警告,他将把话语付诸实践。
他将打残你们轭架下捷蹄的快马,
把你俩扔出马车,砸烂车身。
你们将熬过漫长的十年时光,
愈合他用闪电裂开的伤口。这样,
你就会知道,灰眼睛姑娘,和父亲争斗意味着什么。
但是,对赫拉,他却不会如此气恼,如此烦愤;
挫阻宙斯的命令,她已习以为常。
所以,你可要小心在意,你这蛮横而不顾廉耻的东西,
倘若你真的敢对父亲动手,挥起粗重的长枪!”
言罢,快腿的伊里丝动身离去。
其时,赫拉对帕拉丝·雅典娜说道:
“算了,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我不能再
和你一起,对宙斯开战,为了一个凡人。
让他们该死的死,该活的话,听天
由命;让宙斯——这是他的权利——随心所欲地
决定特洛伊兵众和达奈人的命运。”
言罢,赫拉掉转马头,赶起风快的骏马。
时点将长鬃飘洒的驭马宽出轭架,
控系在填满仙料的食槽旁,
将马车停靠在滑亮的内墙边。
两位女神靠息在金铸的长椅上,
和其他神明聚首,强忍着悲愁。
其时,父亲宙斯驾着骏马和轮缘坚固的战车,
从伊达山上回到俄林波斯,来到众神议事的厅堂。
声名遐迩的裂地之神为他宽松驭马的绳套,
将马车搁置在车架上,盖上遮车的篷布。
沉雷远播的宙斯弯身他的宝座,
巍伟的俄林波斯在他脚下摇荡。
只有赫拉和雅典娜远离着他
就座,既不对他说话,也不对他发问。
但是,宙斯心里明白,开口说道:
“为何如此愁眉不展,雅典娜和赫拉?
在凡人争得荣誉的战场,你俩自然不会忙得
精疲力尽,屠杀你们痛恨的特洛伊人。
瞧瞧我的一切,我的力气,我的无坚不摧的双手!
俄林波斯山上所有的神祗,你们连手行动,也休想把我推倒。
至于你等二位,在尚未目睹战斗和痛苦的
战争时,你们那漂亮的肢体就会嗦嗦发抖。
我要直言相告,我的话语将付诸实践:
一旦让我的闪电劈碎你们的车马,你们将
再也不能回到神的家居,俄林波斯山面!”
宙斯如此一番训告,而雅典娜和赫拉却自管小声嘀咕,
坐得很近,谋划着如何使特洛伊人遭殃。
雅典娜静坐不语,面带愠色,
对宙斯,她的父亲;狂烈的暴怒揪揉着她的心房。
但是,赫拉却忍受不了心中的愤怒,对宙斯说道;
“可怕的王者,克罗诺斯之子,你说了些什么?
我们知道你的神力,岂敢和你作对?
然而,尽管如此,我们仍为达奈枪手们痛心,
他们不得不接受悲惨的命运,战死疆场。
是的,我们将不介入战斗,遵照你的命嘱,
只想对阿耳吉维人作些有用的劝导,
使他们不致因为你的愤怒而全军覆灭。”
听罢这番话,汇聚乌云的宙斯答道:
“明天拂晓,牛眼睛的赫拉王后,你将会
看到,倘若你有这个兴致,克罗诺斯最强健的儿子
将制导一场更大的浩劫,杀死成行成队的阿开亚枪手。
强壮的赫克托耳将不会停止战斗,
直到裴琉斯捷足的儿子立起在海船旁——
那天,他们将麇聚在船尾的边沿,
为争夺帕特罗克洛斯的遗体拼死苦战。
此乃注定要发生的事情;至于你和你的愤怒,
我却毫不介意——哪怕你下到大地和海洋的
深底,亚裴托斯和克罗诺斯息居的去处,
没有太阳神呼裴里昂的日光,没有沁人心胸的
和风,只有低陷的塔耳塔罗斯,围箍在他们身旁。
是的,哪怕你在游荡中去了那个地方,我也毫不
在乎你的恨怨——世上找不到比你更不要脸的无赖!”
宙斯如此一番斥训,白臂膀的赫拉沉默不语。
其时,俄开阿诺斯河已收起太阳的余辉,
让黑色的夜晚笼罩盛产谷物的田野。对特洛伊人,
日光的消逝事与愿违;而对阿开亚人,黑夜的
垂临则是一种幸运——他们何等热切地祈盼着夜色的降临!
光荣的赫克托耳召集起所有的特洛伊兵丁,
把他们带离海船,挨着那条水流湍急的大河,
在一片干净的土地上,没有横七竖八的尸体。
他们从马后步下战车,聆听宙斯钟爱的
赫克托耳的训示。他手握枪矛,
十一个肘尺的长度,杆顶闪耀着一枝
青铜的矛尖,由一个黄金的圈环箍固。
倚靠着这杆枪矛,赫克托耳对他们喊道:
“听我说,特洛伊人,达耳达尼亚人和盟军朋友们!
我原以为,到这个时候,我们已荡灭阿开亚人,毁了
他们的海船,可以回兵多风的伊利昂。
但是,黑夜降临得如此之快,拯救了阿开亚兵壮
和他们的海船,比什么都灵验,在激浪拍岸的滩沿。
好吧,让我们接受黑夜的规劝,整备
食餐,将长鬃飘洒的驭马
宽出轭架,在它们腿前放上食槽。
让我们从城里牵出牛和肥羊,
要快,从家里搬来香甜的饮酒和
食物。我们要垒起一座座柴堆,
这样,就能整夜营火不灭,直至晨曦
初露的时候。众多的火堆熊熊燃烧,映红夜空,
使长发的阿开亚人不至趁着夜色的掩护,
启程归航,踏破洁森的水路。不,不能让他们
踏上船板,不作一番苦斗!不能让他们悠悠哉哉地离去!
让他们返家后,仍需治理带血的伤口,
羽箭和锋快的投枪给他们的馈赠,在他们踏上木船的
时候。有此教训,以后,其他人就不敢
再给特洛伊驯马的好手带来战争的愁难。
让宙斯钟爱的使者梭行全城,
要年幼的男孩和鬓发灰白的老人前往
神祗兴造的城堡,环绕全城的墙楼;
让他们的妻子燃起一堆大火,在自家的
厅堂;要布下岗哨,彻夜警戒,
以防敌人趁我军离出之际,突袭城堡。
这便是我的布署,心志豪莽的特洛伊人,按我说的去做。
但愿你们遵从我的严令,驯马的好手,
也听从我明晨的呼召!
我要对宙斯和众神祈祷,满怀希望,
让我们赶走阿开亚人,毁了他们,这帮恶狗——
死的命运把他们带到这里,用乌黑的海船!
今晚,我们要注意防范;明天一早,
拂晓时分,我们将全副武装,
在深旷的船边唤醒凶暴的战神!
我倒要看看,是图丢斯之子,强有力的狄俄墨得斯
把我打离海船,逼回城墙,还是我用铜枪
把他宰掉,带回浸染着鲜血的酬获。
明天,他就会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是否能
顶住我的枪矛。明天,太阳升起之时,
他将,我想,倒在前排的队列,
由死去的伙伴簇拥。哦,但愿
我能确信自己永生不死,长存不灭,
如同雅典娜和阿波罗那样受人崇敬,
就像坚信明天是阿开亚人的末日一样确凿不移!”
赫克托耳言罢,特洛伊人报之以赞同的吼声。
他们把热汗涔涔的驭马宽出轭架,
拴好缰绳,在各自的战车上。
他们动作迅速,从城里牵出牛和
肥羊,从家里搬来香甜的饮酒
和食物,垒起一座座柴堆。
他们敬奉全盛的祀祭,给永生的众神,
晚风托着喷香的清烟,扶摇着从平原升向天空,
但幸福的神祗没有享用——他们不愿,只因切齿
痛恨普里阿摩斯和他的手握粗重(木岑)木杆枪矛的兵众。
就这样,他们精神饱满,整夜围坐在
进兵的空道,伴随着千百堆熊熊燃烧的营火。
宛如天空中的星宿,遍撒在闪着白光的明月周围,
放射出晶亮的光芒;其时,空气静滞、凝固,
高挺的山峰、突兀的石壁和幽深的沟壑
全都清晰可见——透亮的大气,其量不可穷限,从高天
没泻下来,突显出闪亮的群星——此情此景,使牧人开怀。
就像这样,特洛伊人点起繁星般的营火,
在伊利昂城前,珊索斯的激流和海船间。
平原上腾腾燃烧着一千堆营火,每堆火边
坐着五十名兵勇,映照在明灿灿的火光里。
驭马站在各自的战车旁,咀嚼着燕麦和
雪白的大麦,等待着黎明登上她的座椅,放出绚丽的光彩。

相关文章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八卷1)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八卷2)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