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3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精神文明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 奥德赛·23

诗歌大全 尚仁 346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23

奥德赛·23

——夫妻相认,互诉苦难经历

听罢,欧律克勒娅兴高采烈地踏上楼梯,

好心情使她忘却了自己的年纪,脚步轻松,

飞快地来到佩涅洛佩的睡房,

站在女主人床边,对她说道:

“快醒醒,佩涅洛佩,我亲爱的孩子,

快下楼去见你的夫君,你日夜想念他!

亲爱的奥德修斯已回到了久别的家园,

并将那群在此大肆叨扰的求婚者,

杀了一个尸横遍地,一个不剩!”

谨慎的佩涅洛佩回答道:

“亲爱的奶妈,一定是天神夺走了你的心智,

万能的他们既可以使愚蠢的人变得聪明,

也可以使一个聪明的人变得愚蠢。

现在,你就变成了一个糊涂的老太太。

我如此痛苦,你还有心打趣我,

让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感谢天神!

自从奥德修斯离家远征那个可怕的特洛亚,

我就从来没有好好地睡过觉。

下去吧,离开这里回到你自己的房间,

如果是其他的女仆大胆地说这样话,

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不会饶了她,

一定把我的恼恨泄出来!而你,

你已经年迈,我不会对你怎样。”

但心地善良的欧律克勒娅依然坚持道:

“佩涅洛佩,是真的,我可不敢打趣你!

你日夜思念的夫君真的已回到家园!

他就是那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

原来你的儿子早知道他就是奥德修斯,

他向大家保守了这个秘密,

只是为了顺利地铲除那帮恶徒!”

听罢,佩涅洛佩高兴地跃而起,

搂住老奶妈,双眼泪流,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她说道:

“亲爱的奶妈,你快点告诉我,

如果奥德修斯真的回返家中,

他是怎样一个个地铲除那些求婚者,

要知道他们人多势众,而他只有一个人!”

心地善良的老奶妈这样答道:

“我什么也没看见,也没问别人,

但我听到了外面的惨叫声,各个房门

都紧紧地关闭着,我们躲在角落里心惊胆战。

后来,特勒马科斯叫我出去,来到院子里,

我就看到在遍地的尸首和鲜血中间

站着你亲爱的丈夫奥德修斯。

他全身上下溅满鲜血,

如同一只刚刚吞食猎物的猛狮。

现在,所有的尸体都堆在门廊下,

盆中燃着琉璜以熏净宫中的邪气。

我是奉奥德修斯的命令请你下楼。

亲爱的孩子,快下楼见他们。

你们夫妻俩真是苦尽甘来,

你终于将他盼回了家,

他也重返家园与妻子儿子相会!

而那些在家中肆无忌惮的求婚者,

也已遭到了应受的严厉惩罚!”

然而,谨慎的佩涅洛佩却这样说道:

“亲爱的奶妈,不要高兴得太早,

如果真的奥德修斯重返家园,

我们全家该是多么地欣喜若狂,

尤其是我和特勒马科斯,他是我们亲生的儿子!

但你的消息可能有假,一定是某位天神

震怒于地那些求婚者的肆意妄为和不敬,

就降下来将他们杀死!这此恶徒,

不尊重其他凡人,凌辱到此地来的外乡客人,

这样的下场是他们罪有应得,而奥德修斯

早已客死他乡,怎能回返亲爱的家园?”

老奶妈欧律克勒娅责备道:

“我亲爱的孩子!看你说的是什么话,

奥德修斯就坐在堂上,

而你却相信他已客死异乡!你太过谨慎。

我告诉你他身上有一个天可辩驳的证据,

就是那块当年被野猪咬伤留下的伤疤。

我给他洗脚时就认出了他。

可他阻止我把真情告诉你,

因为把正盘算着复仇计划,要我保守秘密。

我以自己的生命发誓,他真的回来了。

我若骗你,你可任意将我杀死!”

谨慎的佩涅洛佩说道:

“亲爱的老奶妈,尽管你见多识广,

也无法阻止永生的天神的各种计划。

不过,我下去吧,到我儿子那里,

见见那些死掉的求婚者和杀死他们的那位客人。”

然后她走下楼梯,心中盘算,

是远离着丈夫,开口发问,

还是热烈地扑上前去,拥抱亲吻。

这时,她已跨过门槛,走到了大堂上,

坐在火光照亮的墙壁旁,

对面的房柱边坐着奥德修斯。

后者正垂着双目,看他的妻子到来后,

怎样向他开口说话,

佩涅洛佩坐在那里,疑目注视,

久久不能判断,不知他是否是自己的丈夫。

也许是他的破衣衫使她无法认出。

而特勒马科斯却十分不满,对母亲说:

“我的母亲,你真是铁石心肠的女人!

父亲就在这里,你为何坐得远远地,

不上前相认?你可以坐近些,

仔细将他盘问。没有一个人比你心肠还硬,

自己的丈夫历尽千难万险,

离别二十年后重新返回故乡,

而你却不理不睬,心肠比石头还硬!”

听到儿子的指责,谨慎的佩涅洛佩说道:

“我亲爱的儿子,猛然听到他回返的消息,

我心中不安,难下判断,既不敢起正视他,

也不敢开口盘问。如果他真是奥德修斯,

在离家二十年后,重返故乡,

我们自有很好的方式相认。

有一个标记,只有我俩知道,别人全不知情。”

听罢,历尽千辛万苦的奥德修斯笑了笑,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特勒马科斯,只管让你母亲

在宫中仔细地审察我吧,不久,她就会一清二楚。

而我现在身上破衣烂衫,脏兮兮的,

她可能轻视我,怀疑我不是奥德修斯,

另外,我们要想个好办法,如何处理剩下的问题。

要知道,无论是谁,在本地杀死一个人,

既使死去的人只有为数极少的亲朋友可为之报仇,

那个杀人的人也被迫离开家乡,四处流浪,

何况我们屠杀的是伊塔卡城中最杰出的年青人!

所以,我的儿子,你要仔细考虑,看如何解决。”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回答道:

“我的父亲,这件事还需要你自己来斟酌。

人们都说你充满智慧,善用谋略,

人间的凡人中无人能与你相比,

我保证,无论你到哪里,我们就会跟随身后,

我们精神抖擞,不缺少勇气和力量!”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答道:

“好,那么就按我说的去办,这样做最合适:

你们都去沐浴,穿上新衣,

吩咐宫中的女仆也都穿上美丽的长袍,

让技艺高超的歌手,弹起竖琴伴奏,

大家跳起欢快的舞蹈,

欢乐声传了出去,行人或住在附近的居民

就会以为宫中正举行婚礼。

千万不能让求婚者全部死去的消息

泄露出去,直到我们到达田庄,

那里长着繁茂的树木,到那里,我们再重新商议,

看永生的天神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听罢,大家遵令而去,

首先,他们沐浴,之后穿上新衣衫,

接着吩咐侍女们穿上美丽的长袍,打扮得漂漂亮亮。

让技艺高超的歌手弹起竖琴伴奏。

大家心情激动,跳起欢快的舞蹈,

整个宫殿笼罩在一派热闹的气氛之中。

大厅中,男人和束腰秀美的女人成双成对地起舞,

声音传到宫外的人们的耳朵中,他们这样说道:

“哈!终于有人娶了尊贵的王后!

这个女人真心狠,终于不等自己的丈夫回来,

就嫁给他人,抛弃了看守家宅的责任!”

就这样,奥德修斯将其他市民蒙在鼓里。

此时,王宫中忠诚的女仆欧律诺墨,

正仔细奥德修斯沐浴,并抹上光滑的橄榄油,

然后穿上柔软的衣衫,披上华丽的衣袍。

雅典娜又将光环罩在他头上,

使他比往常更显得威武高大,

鬓角垂下一绺头发,卷曲着,如风信子花朵,

好象是一位学自于赫菲斯托斯和雅典娜的艺人,

在一件银质器物上均匀地渡上一层黄金,

成为一件美妙绝伦的佳作。

奥德修斯的双肩和脑袋上也闪着金色的光辉。

沐浴后的他,如一位永生的天神,神采奕奕。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前,重新落座,

面对着自己的妻子,对她说道:

“你真奇怪!如此残忍,一定是居住在奥林卑斯山上的

天神给你了这么一副铁石心肠!

在所有的女人中,没有人比你更心狠的了,

自己的丈夫离家二十年,历经千难万险,

才得以返回自己的家园,而你却不冷不热!

亲爱的奶妈,你在这里为铺床,

我要一个人安眠,这个冷静的女人真不可捉摸!”

谨慎的佩涅洛佩这样答道:

“你才是奇怪的人!我不是一个残忍的人,

我也有没十分惊讶,我很清楚地记得

我的丈夫离家远征特洛亚时的形貌。

亲爱的奶妈,听从他的吩咐,

就在睡房的外头为他准备一个床铺,

把那张大大的婚床搬出来,

铺上厚褥子、柔软的羊毛被和温暖的毛毯!”

佩涅洛佩的这番话语实际上是试探他,

但奥德修斯毫不知底细,愤怒地喊道:

“尊贵的夫人!你刚才的话语刺痛了我的心,

谁人有那个本事,将婚床移动,

除非是天神降临,才能轻而易举地

将它搬移,任何一个凡人,即使他年轻力壮,

也无法挪动一分一毫,因为有一个坚固的机关,

隐藏在我自己动手制作的婚床上。

以前,在庭院里有一株枝叶繁茂,

树干极为粗壮的橄榄树,

我盖睡房时,将它盖在了房内,

用光滑的大石砌起房壁,又在上面盖好屋顶,

然后安上制合严密的牢固的的门扇。

在房内,我砍掉了橄榄树上多余的繁枝长叶,

只留下树干,并仔细切割修整,

沿着笔直的墨线用铜斧破削,

将它做成一个漂亮的床柱,并在上面打上孔眼。

从这棵树开始,我做好了我的睡床,

用结实的牛皮在四周束紧,

并镶嵌上了大量珍贵的金银和柔和的象牙,

这就是我的睡床的秘密所在。

尊贵的夫人,请告诉我,

那张床依然纹丝不动,

还是被人而破断了那根床柱,挪动了地方?”

听罢,佩涅洛佩的心快要跳出来,

他确实是奥德修斯,准确无误地说出了睡床的秘密

顿时,她热泪盈眶,扑了上去,

双手紧紧住丈夫的脖子,亲吻着他的脸颊说道:

“亲爱的夫君,请你不要生气,

我知道你最善解人意。我们之所以

遭受离别的痛苦,是因为我们的幸福生活,

引起了天神的嫉妒,不让我们一直快活地活到老年

不要怪我,不要责备我的冷淡,

刚才初次见面,没有将你热烈地拥吻。

你知道,我一直十分谨慎小心,

总担心别人花言巧语地将我蒙骗。

现在用这种方法谋取利益的恶徒很多,

就象宙斯之女,阿尔戈斯的海伦,

如果她预料到阿开奥斯人会为她血战特洛亚,

并把她带回自己的家乡,

那她绝对不会听信那个外邦人的花言巧语,

并不知羞耻地和他同床共寝!

是万能的天神使她

做出可耻的丑事,在此之前,她从来未这样放纵!

而因为她的不谨慎,连带我们也遭受巨大的痛苦。

刚才你详细地说明了婚床的秘密,

这个秘密外人并不知情,只有你和我,

还有那个阿克托里斯,她是我父送给我的女仆,

结婚时,她负责看守新房。

现在尽管我谨慎小心,还是完全相信了你。”

听罢,奥德修斯不禁悲从中来,

紧紧抱住忠贞的爱妻,泪如雨下,

如同漂荡在大海上的海船毁于波塞冬的暴怒,

支离破碎,消失于狂风大浪之中,

幸存的海员们在波涛起伏的大海上浮荡,

奋力向前游,渴望见到安全的陆地。

终于他们到达了岸边,浑身咸湿地

爬上了岸边,庆幸自已远离了浓黑的死亡。

见到丈夫久别归来,佩涅洛佩无比欣喜,

她丰满洁白的胳臂一直没有松开丈夫的脖颈。

本来夫妻俩会哭着迎接黎明的到来,

但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爱怜这对患难夫妻,

让长夜留在西方,让垂有玫瑰手指的黎明女神

留在俄开阿诺斯长河边,

不让她驾驭着兰波斯和法埃同两匹神马

升上天空,将光明带给人间。

这时,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对妻子说道:

“亲爱的佩涅洛佩,我们的灾难还未完全结束,

还有许多困难等着我们去克服。

今后,我还要完成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当年,在我前往哈得斯的冥府,

为我和同伴们询问归程时,

鬼魂特瑞西阿斯向我作过预言。

现在,亲爱的夫人,还是让我们上床安眠,

抛开一切进入甜美在的梦乡吧。”

谨慎的佩涅洛佩答道:

“天神已护佑你返回久别的家园,

在你自己的家中柔软舒适的床铺,

你随时可以躺下享受睡眠。

但是,既然魂灵已向你作过预言,

你还是将面临的苦难统统告诉我,

将来我会知道,但不如现在就让我心中有数。”

卓越而多智的奥德修斯答道: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这么着急要知道内情。

不过我还是详细地告诉你吧,

但这个预言不会使你我兴高采烈。

他让我背上一只木浆,四处游荡,

直到来到一片领土,居住在那里的人从未食用过有盐的食品,

也从未见过船头红色的海船和划船用的木桨,

而木桨对于海船,如同翅膀对于小鸟。

那时会有一个明显的征兆,我绝不会错过,

在半路上,我会碰到一个陌生人,

他硬说我扛着的木桨是一支扬谷的大木铲。

那时,我就可以马上把木桨插入地里,

向海神波塞冬献上丰盛的祭品,

一只公羊,一头公牛和一头健壮的公猪,

然后立即回家,向至高无上的所有天神们

献上一台隆重丰盛的祭祀,

一个个地祭祀祈祷,千万不要漏掉任何一个。

这样,我就可以安享晚年,享受富有的生活,

我的子民们也都和睦安宁。

直到将来有一天,海上来的死神安静地夺走我的生命。

这就是特瑞西阿斯的灵魂告诉我的预言。

他说所有这一切都将成为现实!”

谨慎的佩涅洛答道:

“不过,天神真的让你享受幸福的晚年,

那么你说的这些磨难定会全部克服。”

夫妻俩就这样交谈着,

而欧律诺墨和欧律克勒娅刚为他们

铺好柔软床铺,宫中有透明的火把。

奶妈在铺好主人的床后,

就走回自己的房间,安然睡下,

欧律若墨则高举火把,引着主人,

上了楼梯,进入奥德修斯久违的睡房。

然后,她也走回自己的房间,安然睡下。

留下夫妻俩登上了睡床,

而特勒马科斯和两个忠诚的奴仆也停止跳舞。

美丽的女仆们也放松下来,

大家纷纷回到各自房间,安然睡下。

奥德修斯和妻子在领略了甜蜜的男欢女爱之后。

就开始互诉衷肠,讲述别后各自的经历。

女人中的佼佼者佩涅洛佩告诉丈夫她的痛苦。

那帮恶徒借口向她求婚,赖在这里,

横行霸道,胡作非为,宰杀肥壮的牛羊,

喝饮无数的美酒,神一样的奥德修斯,

则向妻子讲述他所经历的千辛万苦。

妻子愉快地聆听着,没有疲倦着地闭上眼睛,

一直充满关怀地听着丈夫讲述的一切。

奥德修斯从他和同伴怎样打败基科涅斯人,

之后又到达了食枣的洛托法戈伊人富足的国土开始讲起

讲述库克洛普斯凶残无礼、活生生地吞噬

他的同伴,后来他用计谋逃出了可怕的洞穴。

后来他历尽千辛万苦到达了艾奥洛斯王的城邦,

主人热情招待他们,并让他们得以安全返航。

但命中注定他不能轻易地返回故乡,

在风暴的推卷中,万般无奈地被吹到大海上,

他们又到达特勒皮洛斯,可是居住在那里的

莱斯特律戈涅斯人毁了其它的海船和同伴,

唯有奥德修斯所乘的海船的同伴侥幸逃生;

然后,就到了狡猾的基尔克女神那里,

又在女神的指点下前往哈得斯的冥府,

向特拜城的特瑞西阿斯的灵魂

探问归程,并在可怖的冥府的河口,

遇到了已经死去的往日的同伴和生他养他的生母。

之后,他们又巧妙地逃避了塞壬女妖歌声的诱惑;

接着又到达普兰克泰崖壁,冒着生命危险,

闯过了神怪卡律布狄斯和斯库拉的捕捉;

在光明神赫利奥斯的海岛上,

同伴们放肆地屠杀了他喜爱的牛群,

使宙斯震怒,用炸雷击沉了他们的海船,

其他所有的伙伴因此而命丧九泉,

唯有万幸的他从死神指缝间溜走,

后来在奥古吉埃海岛,被卡吕普索女神搭救,

后者细心地照料他,一心要他作自己的丈夫,

永远留在海岛上和她一起生活,

不会死去,也不会衰老。

但他还是向往故乡,盼望见到亲人。

后来,他历尽千辛万苦到达了费埃克斯人的国土,

那里的人们敬他如敬永生的天神,

不但热情地将他送回故乡,

还赠送了黄金、青铜和精美的衣服。

讲完一切之后,夫妻俩终于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当她觉得历尽千辛万苦的奥德修斯

在离别已久的妻子身边舒适地睡够之后

她便前往俄开阿诺斯长河,

让享用金座的黎明女神升上天际,给人间送去光明。

神一样的奥德修斯醒来,对妻子说道:

“亲爱的佩涅洛佩,我们夫妻俩已历尽磨难。

你在家日夜哭泣盼我回归,

而我则在归途中受到天神的阻挠,

迟迟不能与你相聚,尽管我内心焦虑。

现在,我们终于能拥抱着睡在婚床之上。

不过,家里的一切仍需要你的悉心照料,

那些可耻的求婚者宰杀了无数的牛羊,

这些损失可由我带回来的财富填补,

还有阿开奥斯人的大量的赠送。

现在,我必须马上前往林木茂盛的田庄,

去看望日夜盼我回归的老父。

聪明的夫人,我还要叮咛你一事

当太陽升起后,全城市民都会知道,

那些求婚才已被我杀死。

那时,你要率领众仆躲在楼上,

静静地坐着,不见任何人,也不询问任何事!”

说罢,他将精美的盔甲披挂上身,

叫醒特勒马科斯和那两个忠诚的奴仆,

吩咐他们全身披挂,拿好武器。

他们谨从不违,立即全副武装,

跟在奥德修斯的身后,走出了大门。

陽光已普照大地,雅典娜在他们周围

笼上一层浓雾,催他们疾行,离开伊塔卡城。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23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