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3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精神文明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 奥德赛·24

诗歌大全 尚仁 380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24

奥德赛·24

——天神保佑,化干戈为玉帛

这时,库勒涅的赫尔墨斯把求婚人的灵魂

聚集在一起。弑杀阿尔戈斯的天神手中拿着一根金杖,

具有神奇的魔力,只要他愿意,就可以任意地

将醒着的人沉入睡眠,将睡着人立即点醒。

就是用这根金杖,大神指挥着那群鬼魂,

跟在他身后前行,他们发出唧唧咕咕声音,

就像是在一个黑暗的山洞里飞着数不清的蝙蝠,

其中一只掉离了壁,其它的四处惊飞。

这些求婚者的灵魂就这样拥来挤去跟在天神的身后,

向导神引着他们走进黑暗的路途,

途经俄开阿诺奥斯长河和白岩,

又经过光明神的大门和迷茫的梦之原野,

不久就到了一片鲜花常红,草常绿的平地,

那是无数死去的灵魂的福地。

这里有无数的灵魂,其中有佩琉斯之子阿基琉斯、

帕特罗克洛斯、光荣的安提洛科斯

和埃阿斯。在他们中间,除了阿基琉斯,

在容貌和身材方面最杰出的就是埃阿斯。

这些灵魂都围聚在阿基琉斯的身边。

这时,闷闷不乐的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灵魂,

也率领大批和他一起惨死在酒宴上的

部下的灵魂,走了过来。

阿基琉斯的灵魂对阿伽门农的灵魂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我们都认为

在所有的英雄当中,你最得宙斯欢心,

所以你是所有远征特洛亚的最高统帅,

领导着我们进行艰苦卓绝的战争,

可是,连你也这样过早地死去。

看来,死神对所有有死的凡人都是一视同仁。

我多么希望你所能在激烈的特洛亚战场上牺牲,

这样,阿开奥斯众将士就会为你建起一个大坟,

让后代子孙凭吊你,记住你的英名。

可谁能想到,你在回家之后被人谋杀,

命中注定,你要遭受这样凄惨的死亡!”

阿伽门农的灵魂这样答道:

“神一样的阿基琉斯啊!幸运的佩琉斯之子,

你在远离的阿尔戈斯的特洛亚英勇牺牲,

为了抢夺你的遗体,无数勇敢的阿开奥斯勇士

和特洛亚勇士倒在了你的身边。

而你魁梧躯体倒在旋起的尘埃之中,

将驭车之术忘得一干二净。

从早到晚,我们苦战了一天,

如果不是宙斯降下狂风,我们决不会休战,

然后,我们把你的尸体抬回海边,

放在停尸床上,用热水洗净并抹上芳香的油膏,

每一个达那奥斯人都用一绺头发献给你,

在你的身边,深切哀掉,泪水滚滚下落。

你的亲爱的母亲听到你战死,就率领

其他海中的女神踏波而来,大放悲声,

使整个海面怒啸不已,岸边的凡人听得心惊胆战

不少人打算撒腿就跑,跑回营帐。

好在见识广博的智者驭车的涅斯托尔阻住大家。

他的建议总是最为明智,他这样说道:

“阿尔戈斯人!不要逃跑,你们不必害怕,

这是英雄的母亲带领其他海中女神

前来为她死去的儿子痛哭哀悼!’

听到他的解释,英雄的阿开奥斯人才镇定下来。

老海神的女儿们来海岸边。围着你,

一个个身穿仙服,悲悲切切,万分伤感,

还有九位文艺女神,轮流唱起感人的挽歌,

阿尔戈斯人个个泪水涟涟,泣不成声!

是女神的歌声深深打动了他们的情怀。

天神和凡人在海边为你痛哭,

不分白天黑夜,一共熬过了十七天。

到了第十八天,我们把你放在柴堆上,

又杀了无数的肥羊和壮牛为你陪葬,

还有那华美的衣服、大量的油膏和蜂蜜,

和你一起燃烧,而全体全副武装的阿开奥斯将士,

驭车的勇士和步兵,整齐地行进在火堆周围,

踏得大地在足下不停地呻吟。

一直到第二天黎明,大火才把你焚化,

我们从灰烬中捡出了你的遗骨,

放在你母亲送给你的、由赫菲斯托斯,

精心制成的金罐里,里面盛着纯酒和油膏,

还有早已牺牲的帕特罗克洛斯的遗骨。

安提洛科斯的遗骨在别处安放,

在帕特罗克洛斯死后,他是你最敬重的人。

最后,所有的阿开奥斯将士。

为你们建造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坟墓,

就屹立在在赫勒斯滂托斯的海边!

在遥远的海面上,人们很容易望见,

接受现在和后代的人们的凭吊和敬仰。

你的母亲向其他天神要来了众多的礼物,

以它们为奖品,为你举行了一个竞技比赛,

让阿开奥斯将士为了这些奖品而大显神威。

我知道你参加过无数次为祭祀

死去的王者而举办的竞技比赛,

在那些比赛中,年轻人为得奖而大显身手。

如果你亲眼看见海边的比赛,你定会大吃一惊。

银足的忒提斯女神为你要来礼物

数不胜数,无法言传,可见天神对你宠爱有加,

你虽然死去,但你的英名将永垂不朽!

后代子孙会永远记得你阿基琉斯。

而我却在顺利返回家园之后,

悲惨地死去埃吉斯托斯的酒宴之上。

可耻的谋杀者趁我不在家时,勾引了我妻子,

然后两人合谋将我毫不留情地杀死!”

他俩正在这样交谈着,

弑杀阿尔戈斯的向导神赫尔墨斯,

用金杖引导着求婚者的灵魂走来了。

见到这么多灵魂,他们十分惊异,迎上前去。

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灵魂首先认出了,

安菲黑冬,光荣的墨拉纽斯之子,

阿伽门农拜访伊塔卡时,

曾受到他热情的接待。

于是阿伽门农的灵魂向安菲墨冬的灵魂问道:

“安菲黑冬,我亲爱的朋友,你们这样年轻,

为何早早地来到这陰暗的冥府。

你们可都是伊塔卡最杰出的青年啊!

是不是在你们航海时,暴怒的波塞冬

掀起了巨大的风暴,将你们全卷到海底,

还是在你们抢劫别人的牛群和羊群,

或者为了保护城邦的安危和妇女的自由同敌人交战时,

被敌手杀死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

我和你是亲密的世交,请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我。

以前,我和墨涅拉奥斯前往伊塔卡,

为了劝说奥德修斯和我们一起远征特洛亚,

在浩淼的大海之上航行了一个月才到了你们那里。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说动了奥德修斯。”

听罢,安菲墨冬的灵魂回答道:

“人民的国王,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

你刚才所说的一切,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楚,

下面我丝毫也不隐瞒地回答你的问题,

告诉你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陰暗的冥府。

奥德修斯久别不归,我们便向他妻子求婚,

那个女人不答应,也不断然拒绝,

让每一个人都满怀希望,但心中盘算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儿!

她工手心计,为我们挖了一个大陷井,

在她家中,守着一架硕大的织布机,

能够织出精美厚实的布匹,对我们说:

‘年轻人们!卓越的奥德修斯已经死去,

你们请求我再嫁,我希望你们再等一等,

等我完成这件布匹,否则我会前功尽弃,

我是为老拉埃尔特斯编织尸布,

以妨死神突然将他抓住的那一天,

不然,阿开奥斯妇女会指责我,说他

生前那么富有,死后连一块尸布也没有!’

她就是这样说,说服了所有人,

从那以后,她就白天在织机前忙碌,

晚上却点起火把,拆毁织布,

这样的欺骗行为一直持续了三年,

我们大家都被蒙在鼓里,

一直到那一天,一位知道真相的女仆,

告诉了我们这个险恶的陰谋,

大家在她拆毁织布时抓住了她,

使她不得已继续织布,完成了尸布。

织完之后,她将布匹仔细洗过,

然后向我们显示,图案华美,如同太陽月亮那么光芒四射!

就在这时,不知哪位天神护佑奥德修斯

返回了伊塔卡,首先到了牧猪奴那里。

他的儿子特勒马科斯在从多沙的皮洛斯返回后,

也去了田庄,与父亲相认,

并一起商议怎样来报复我们。

然后,他的儿子首先回到城市,

奥德修斯则跟着牧猪奴进城,

他化装成一个穷困潦到的老乞丐的模样,

浑身脏兮兮的,穿着的皮衣烂衫,挂着拐杖,

我们都没有认出他来。

他闯到大厅上,不但我们年轻人,

连那些年长的求婚者,也蔑视他,辱骂他,

他虽回到了自己的家,却不动怒,

极力地忍受着这些欺侮,为我们谋划着死亡。

等到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给了他启示,

他便和儿子一起把放在外面的武器,

全都藏进库房,紧紧锁了起来。

然后又巧施计谋使她的妻子想出一个方法,

拿出了他留在家里的大弓和巨斧,

让我们求婚者进行竞赛,殊不知,这是报复的开始。

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把弓弦安上,

因为我们的力量太小。

最后奥德修斯要求拉弓放箭,

还向我们解释了好半天,

可是我们竭力反对,不允许他拿弓,

但特勒马科斯允许让他试一试,

历尽千辛万苦的奥德修斯握起大弓,

轻而易举地安上弓弦,一拉弦,利箭笔直地穿过斧孔。

接着他守在门槛处,

将箭袋中箭都全都倒在地上,

第一支利箭瞄准了安提诺奥斯,射死了他,

然后,又毫不迟疑地射向其他求婚者,

利箭一支支地射出,求婚者一个个地倒他。

人们明白,有天神在时刻护佑他。

后来,他全身披挂,冲上前来,将我们一个个杀死,

击碎了我们的头颅,鲜血流了一地,

到处都是悲惨的嚎叫和呻吟声。

阿特柔斯之子啊,我们就这样横尸他家之中。

而城里的其他居民和我们的亲属不知这噩耗,

没有人来宫中替我们收尸,

用干净清水洗净伤口的黑血,

并致哀火葬,让我们享受死者应有的待遇。”

听罢,阿持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的灵魂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啊,

你多么幸运,拥有这么一个忠贞的妻子。

伊卡里奥斯之子佩涅洛佩不但美貌绝伦,

而且洁白无瑕,在丈夫离家之时,

她坚定地为丈夫守住节操,时刻盼望丈夫的回归,

她的美名将远扬海内外,流传后世,

天神也会为她的美德谱写一曲颂歌。

而廷达瑞斯之女心如蛇蝎,与奸夫一起,

谋害亲夫,犯下了人们所不齿的恶行,

她的恶名流布,并玷污了其他妇女的名声,

包括那些洁白无瑕、品行十分高尚的女子。”

就在这陰暗可怖的哈得斯的冥府中,

两位英雄的灵魂感慨着陽世的经历。

这时,奥德修斯率领儿子和奴仆出了伊塔卡,

到达了林木繁茂的田庄,

去见久别的老父拉埃尔特斯。

后者晚年居住在自己辛辛苦苦建起的田庄里,

有一间房子,周围都是供其他奴仆

吃睡的茅舍,奴仆在他的指挥下,

进行各种劳动。有一位女仆叫西克洛斯,

年轻也很大,在远离城市的田庄照料拉埃尔特斯的起居。

到达了田庄,奥德修斯吩咐儿子和奴仆道:

“你们先进入建造牢固的房子里去,

宰杀最好的肥猪,准备午餐。

我要去找我的父亲,试探他,

看他能否立即我认出,或者,

由于我离家太久,不能够把我辩清。”

说罢,他把手中的武器交给奴仆,

后者和特勒马科斯走向房子,

而奥德修斯则独身一人迈向丰产的葡萄园,

他穿行在园中的小路上,没见到多利奥斯

和他的儿子,以及其他的奴仆,

因为这时多利奥斯领着这些人,

去远处搬运石块,准备为果园砌起一道园墙。

而拉埃尔特斯则在园中劳动。

当时,他正在栽培一棵小树苗,

身上衣服又脏又破,到处是补丁,

为了保护易受伤的小腿,

左右两边各用一块破牛皮护腿护住,

为了保护双手,戴着一副防荆刺的手套,

在头上还顶着一个破烂的羊皮帽。

卓越的奥德修斯见父亲的生活如此悲惨,

心情沮丧到如此不修边幅,不禁潸然泪下,

站在一边,他心中权衡着,

是马上冲上去,抱住亲爱的老父,

告诉他自己已历尽磨难返回了家乡,

还是先提几个问题试探一下。

最后,他决定用后一种方法,

他要用嬉戏的话语将老父试探。

于是,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信步走过去,

而老人正专心致志地为树苗培土。

他的儿子站在他身边,说道:

“尊敬的老人家,看您技术纯熟,

把果园管理得井井有条,您一定是位园艺高手。

还有这些小树苗,比如天花果、葡萄、

橄榄,还有一畦畦蔬菜,都生机勃勃。

但我有一个问题要问,您年岁这么大,

却穿得破破烂烂,脏兮兮的,

我想,一定不是你的主人对你漠不关心,

因为我觉得你就是一位主人,一位贵族,

从仪表和气质来看,绝对不是奴仆。

如果您是位贵族,为什么不好好地洗浴,

穿上干净的衣服呢?这是谁的园子?

请你把真实的答案告诉我。

另外,我还想请教一个问题,

我刚刚来到此地,不知是不是伊塔卡。

刚才我就向一个行人问过,他这样回答,

可我不太相信,因为他听我的问话很不耐烦,

回答也匆匆忙忙,我到这里是要打听我的一位朋友,

他是还生活在这里,还是已经死去。

这个朋友很久以前曾到过我的家乡,

我热情地将他接待,我的远方的客人很多,

却从来见过象他这样的朋友,

他说他出生在伊塔卡,父亲就是那里的王者,

阿尔克西奥斯之子拉埃尔特斯

我把家中许多珍贵的物品都拿出来,

热情地招待他,临别时又赠给他许多礼物,

有七塔兰同黄金和一只制作精美的银质调缸,

十二件单层的长袍和十二件漂亮的衣衫,

以及四位聪明美丽善做各种女工的女奴。

她们都是这位朋友自己从我家挑选出的。”

听罢,拉埃尔特斯泪水横流,说道:

“你脚下踩的正是你要找的伊塔卡,

可现在它被一帮恶徒控制住。

你赠送给他的那些礼物看来都打了水漂,

如果他现在还些活在伊塔卡,

他一定很热情地款待QSQS你,回赠你大量的礼物!

并真心实意地把你送回家乡。

远方的客人,请你告诉我实话,

你招待那位朋友,是在多少年以前?

因为他就是我那个苦命的儿子。

现在,他也许葬身海底,

也许死了,成为野狗和飞禽的口食。

他的亲生母亲不能亲自为他收敛哀悼,

现在看来,作为父亲的我也做不到这一点,

还有他忠贞而美丽的妻子佩涅洛佩,

不能在他的停尸床前尽情地哭泣,

让他接死者应有的待遇。

请你对我实话实说,远方的客人,

你是谁?来自何方?父母是谁?

你和你的同伴把海船停在哪里?

或者只有你一个人,船员把你扔在这里

然后驾驭着海船驶离了本地?”

听罢,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说道:

“老人家,我把我的一切都告诉给您。

我住在阿吕巴斯,生活富有,

叫埃佩里托斯。我的父亲是,

佩吕波蒙王的后代阿费达斯。

违背了我的心愿,万能的天神把我从西卡尼亚

推到了这里,我的海船就停在遥远的海边。

至于我那位朋友奥德修斯,我是在五年前遇到他的,

后来,他又从我那里匆匆离去。

在他离开时,有一只飞鸟从他右上方掠过,

这可是个吉兆,为此我十分高兴,

我和他友好而热烈地分了手,

他约我再见面,并回赠我珍贵的礼物。”

听罢,拉埃尔特斯脸上一片哀愁,

颤动的双手捧起一把泥土,

洒向自己的头顶,悲伤难抑。

见父亲如此痛苦,奥德修斯压抑不住伤感,

鼻子一酸,泪水落了下来,

他激动地扑了上去,拥住父亲说道:

“亲爱的父亲阿!我就是您的儿子奥德修斯!

有历经了二十年的磨难之后,我终于返回故乡!

请您停止叹息和哭泣,听我详细地向您讲述。

时间很紧,我不能太过罗嗦。

那些求婚者已全部被我杀死,

因为他们的胡作非为,而遭到应有的处罚。”

听罢,拉埃尔特斯问道:

“你真是我的儿子奥德修斯返回家乡吗?

要我相信,你必须拿出切实的证据。”

于是,卓越的奥德修斯说道:

“亲爱的父亲,您先看着这处伤疤,

这是我年轻时,在帕尔涅索斯山

被野猎咬伤后留下的,您不记得吗?

那时,你和母亲让我去看望外公奥托吕科斯

并取回他答应给我的珍贵的礼物。

另外,我还可以从这个果园找出许多证据,

我年幼之时,跟着你,在果园中巡视,

你把每种果树的名字都告诉了我,

还送给我许多小树苗,我还记得,

有十三棵梨树,十棵苹果树,

四十棵无花果树和五十棵丰产的葡萄树,

它们都能结出硕大的香甜的果实。

当宙斯掌握的时节轮流降到人间时,

那些葡萄藤就会结出累累硕果。”

听罢,拉埃尔特斯的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

奥德修斯举出来的证据毫厘不爽。

于是,可怜的老人伸开双臂,想要拥抱儿子,

没想到激动地昏倒在儿子的怀中。

过了一会儿,他才从昏迷中醒来,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儿子说道:

那么宙斯和其天神仍住在奥林卑斯山顶。

但是,我的儿啊,我十分担心,

如果他们死去的消息传遍伊塔卡,

死者的亲属会领着众人找我们来报仇!”

卓越多智的奥德修斯回答道:

“亲爱的父亲,您不必为此事发愁。

我们先回到你的房子里,

那里有特勒马科斯和忠诚的牧猪奴、牧牛奴。

我让他们宰杀肥猪,准备午餐。”

然后,父亲和儿子向那所房子走去。

他们一进入院门,就发现特勒马科斯,

牧猪奴和牧牛奴正把猪肉城切成一块一块的,

用大调缸兑制纯净的甜酒。

老女仆西克洛斯在屋里为拉埃尔特斯洗浴,

洗完之后,抹上芳香油滑的橄榄油,

又替他穿上柔软的衬衫,披上华美的衣袍。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又在他全身罩上一层光辉,

使他比往常显得更加的高大、威武。

拉埃尔特斯迈出浴室,使儿子惊讶不已,

如同看到一位光彩四射的永生的天神。

奥德修斯用个长着翅膀的语言对父亲说道:

“我的父亲,一定是哪位天神怜爱你,

使你的仪表变得如此光彩夺目!”

聪明的老人拉埃尔特斯答道:

“天父宙斯、雅典娜、阿波罗高高在上,

如果我能象当年在坚固的

涅里科斯城堡下英勇作战时那样强壮的话,

昨天,我就可以和你并肩作战,

将那些可耻的求婚者一一杀死,

让他们膝盖发科,不停地请求饶命。

我的儿啊,你会为此而欣喜不已的。”

父子俩你一言我语地交谈。

特勒马科斯和两个奴仆又准备好了午餐,

摆上平整的桌子上。大家依次落座,

伸手抓食摆在面前的美味佳肴。

这时,多利奥斯带领儿子们从田间

赶回,他们已忙完了活计,

被年老的女仆西克洛斯叫了回来,

她是年轻人的母亲,悉心照料年迈的多利奥斯。

父子们走进屋里,见到奥德修斯,

心下愣然,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注视。

于是,奥德修斯温对他说道:

“老人家,别那么惊诧,快坐下吃饭吧,

我们饥饿难奈,还是在等候你们,

等你们回来之后,好一起用餐。”

听罢,老仆多利奥斯张开双臂,

紧紧地拥抱住奥德修斯,吻着他的双手,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真的是你!我亲爱的主人!

我们时刻盼望你,最后都快绝望,

没想到你已回到了故乡,一定是天神的功劳!

欢迎你的回归,我的主人!不知道

高贵的女主人佩涅洛佩是否知道你已回来,

要不要我们派人去送个信儿?”

卓越而多智的奥德修斯答道:

“老人家,请别担心,她已知道我的回归。”

然后,老人多利奥斯就在餐桌旁落座,

而他的儿子们则热烈地拉着主人的手,

亲吻着,真诚地欢迎他的归来,

之后,就依次坐在父亲的下方用餐。

主人们和奴仆们在田庄愉快地用餐,

城里的居民的则接到了消息之神奥萨

四处传扬的消息,说是所有的求婚者,

都被奥德修斯杀死。人们哭叫着,骂着,

汇聚到了奥德修斯的宫门口,

死者的亲属把自己亲人抬回去收敛,

来自其它城邦的求婚者的尸体则用海船

被运回自己的国家。然后,人们汇聚到会场上,

个个心情激愤。等市民都到了之后,

安提诺奥斯的父亲第一个说话,

看到儿子惨死,他怒火冲天,悲痛不已,

他流着泪水,对市民说道:

“伊塔卡市民们,请静静地听我说,

那个可恶的奥德修斯当年带走了众多的

阿开奥斯勇士兵参加特洛亚战争,

可如今他一个人逃了回来,所有的海船

和士兵踪影全无!而一到家,

他又将克法勒涅斯杰出的年青人尽数杀死。

实在罪大恶极!我们应抓住他正法,

趁他还没有逃到多沙的皮洛斯。

如果不报此仇,暂不为人!

我们的懦弱无能也会遭到后人的耻笑!

不杀了他,我今后的日子不会舒心,

还不如和那些求婚者一起死去!

我们赶快去抓他吧,别让他跑到海外!”

听罢,阿开奥斯人更是气愤不已。

这时,墨冬和歌手也来到了会场,

他们刚从梦中惊醒。见到他们两人。

伊塔卡市民十分惊讶,传令官墨冬知道真相,

就大声对他们解释道:

“伊塔卡市民,请听我说。

奥德修斯是在天神的指示下杀死求婚者,

那位天神化身为门托尔的样子,

时刻护佑在奥德修斯的身边,

他一会儿激怒奥德修斯,一会儿恐吓求婚者,

让他们惊慌失措,四处躲藏。

这都是我亲眼目睹,绝无虚假。”

听罢,伊塔卡市民陷入巨大的恐惧之中。

这时,德高望重的老英雄马斯托尔之子

哈利特尔塞斯讲话,他预知未来,通晓过去。

怀着善意,他对大家说道:

“伊塔卡市民,请听我说,

现在的恶果都是你们的无能造成,

当初,你们不听门托尔和我的劝告,

不告诫你们的子弟停止在奥德修斯家的胡作非为,

任凭他们大肆挥霍别人的财产,

恣意侮辱人家的妻子,以为她的丈夫永不会归返。

他们的惨死,是罪有应得。

这么办吧,请大家听从我的劝告,

别去找奥德修斯,否则一定死亡。”

听罢,伊塔卡市民吵吵嚷嚷,

少数人听从了他的劝告,而大数人

却愿意跟随欧佩特斯讨伐奥德修斯。

他们立即全副武装,握着闪亮的兵器,

纷纷来到城门外集合,

他们的领头人欧佩特斯走在前面,

气势汹汹地打算为儿子报仇雪恨!

但命中注定,此一去,再也不会归返。

在奥林卑斯山上,雅典娜问父神:

“尊敬的克罗诺斯之子,我的父亲,

请告诉我您此时心中的打算,

你是想双方展开一场恶战,

还是要他们化干戈为玉帛,开始和平的生活?”

乌云神至高无上的宙斯答道:

“亲爱的女儿,这个问题何需征求我的意见,

这件事情不都是你在操纵着吗?

奥德修斯已在你的指示下,杀死了那些求婚者,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最合适的做法,

反正奥德修斯已将他们杀死,他们不会复活,

不如让他们罢战,依然拥奥德修斯为王,

让死者的亲属忘记这些血海深仇,

和以前一样,全国上下和睦相处,

融融乐乐,过上和平而富足的生活。”

说罢,他让雅典娜尽快去办,

雅典娜谨遵不违,飞离了奥林卑斯山。

在田庄时等大家吃饱喝足之后,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对大家说道:

“谁出去探望一下,看他们走近没有。”

听罢,多利奥斯一个儿子立即起身出去,

他在门口站住远望,看到了复仇的人群,

立即对奥德修斯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他们来了!我们赶快全副武装吧!”

于是,他们一个个迅速披挂起来,

奥德修斯、特勒马科斯,两个忠诚的奴仆

和多利奥斯六个强壮的儿子,连拉埃尔特斯

和老迈的多利奥斯也全副武装,积极应战。

大家穿戴整齐,浑身闪着青铜的光芒,

在奥德修斯的带领下,走出大门。

这时宙斯之女,目光炯炯的雅典娜,

化身成门托尔的模样来到他们跟前,

一见到她,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欣喜不已,

对自己的儿子特勒马科斯说道:

“儿子,这一场关键的决战,

你要英勇杀敌,大显身手,争取胜利,

不要给我们光荣的家族脸上抹黑!

我们一直都以自身的刚毅勇敢而扬名天下!”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我的父亲,您一定不会失望,在这场战斗中,

我绝不会为祖先抹黑!”

听罢,拉埃尔特斯激动地说道:

“永生的天神阿!这一刻真是幸福无比,

亲眼看到我的儿子和孙子在互相激励作战!”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走过说道:

“亲爱的朋友,阿尔克西奥斯之子,

向天父宙斯和杰出的雅典娜祈祷吧,

然后用力掷出你手中粗壮的长槍。”

听罢,老人勇力大增,信心百倍,

立即向天父宙斯和杰出的雅典娜祈祷,

如果不是雅典娜出言阻止,敌人会全军覆灭。

目光炯炯的女神大声呼喊道:

“伊塔卡人,赶快停止这场血腥的厮杀,

另找办法解决问题,不要白白地失去生命!

听到女神的声音,人们陷入恐惧之中,

个个惊慌失措,将手中武器扔在地上,

朝着城市的方向,扭头便跑。

卓越的奥德修斯见敌人撤退,

大喝一声,追了上去,继续屠杀,

如同一只雄鹰由高空俯冲而下。

这时克罗诺斯之子掷下了一个炸雷,

正落在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的跟前,

杰出的女神拉住了奥德修斯说道:

“亲爱的英雄!住手吧,停止你的屠杀。

让这场战争就这样结束吧,否则,

至高无上的克罗诺斯之子宙斯要大发雷霆。”

听了女神的劝阻,奥德修斯心中十分高兴,

于是,雅典娜依然以门托尔的声音和模样,

为战争的双方主持订立了一个和平的盟誓,

使他们末来的生活充满了幸福和快乐。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24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