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17

诗歌大全 尚仁 438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17

奥德赛·17

——装扮成乞丐,奥德修斯回返宫殿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升上天际之时,

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的爱子特勒马科斯,

登上一双闪亮的绳鞋,紧紧地握着

一杆锋利粗壮的长槍,

他准备出发前往城里,对牧猪奴说道:

“欧迈奥斯,我这就进城见我母亲,

她可能一直十分伤心,大把大把地流泪,

不见到我本人是不会放下心来的。

有件事我需要你去办,

请你把这位客人带到城里去。

别人可怜他,或许会给他一杯水或一个面包。

我现在心情十分不好,

没有办法招待这么多的客人。

可怜的客人!他可能会十分伤心,

但我只能这样做,我实话实说。”

听罢,卓越的奥德修斯答道:

“年轻的朋友,实际上我也不想留在这里,

我到城里去乞讨,大概会好一点儿,

肯定会有很多城里人愿意帮助我,

而留在田庄里,恐怕没什么用处,

年轻大了,不适合在别人监督之下劳动。

请你走吧,他会按您的吩咐把我带到城里,

现在还早,外面很冷,而我穿得太少,

等我在炉边烤得暖暖和和之后再走。

听说城里离这儿还比较远。”

然后,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离开了田庄,

大步迈向城里,带着求婚者的灾难。

当他回到高大华丽的府第时,

他把手中的长槍靠在门柱上,

自己跨过门槛,大步入内。

最先看到他的是保姆欧律克勒娅,

后者当时正在铺开羊皮,准备给椅子做椅面,

见到少主人,她热泪盈眶,立即迎上去。

其他宫中的女仆也围过去

欢迎他,亲吻他的头和双肩。

这时,谨慎的佩涅洛佩也走出了睡房,

如同辉煌的女神阿尔特弥斯或阿佛罗狄忒,

她伸开双臂,抱住亲爱的儿子。

不住地亲吻着他的头和双肩,

泪珠直落,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他说道:

“亲爱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如一绺明媚的陽光!

你一声不响地前去皮洛斯打探你父的下落,

我以为从今以后再以见不到你了。

快!快告诉我此次航行的结果。”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亲爱的母亲,不要这么说,否则

我又会伤心地大哭,我刚刚死里逃生。

请您先去沐浴,穿上洁净的衣服,

由侍女陪同着,回到睡房,

然后向所有天神祈祷,

保证献上丰盛的百牲祭,并祈求

至高无上的宙斯惩罚那些胡作非为之徒,

我要去接一位客人,他是搭我的船来到伊塔卡,

我让其他同伴带他提前到城里,

在佩赖奥斯那里接受款待,

直到我返回城里,将他接回。”

听罢,尊贵的王后便什么也没说,

顺从地前去沐浴,并换上洁净的衣袍,

有睡房中所有天神祈祷,保证献上百牲祭,

并祈求至高天上的宙斯惩罚那些为非作歹之徒。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则穿过大厅

紧紧握着锋利的长槍,身后跟随着两只飞快的狗,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在他身上降下奇异的光圈,

使他光彩夺目,让见到他的人,赞叹不已。

那些狂妄的求婚者假意欢迎他

内心却包藏着险恶的陰谋。

特勒马科斯离开了这群恶徒,

去寻找世交老友门托尔、安提福斯

和哈利特尔塞斯,并坐在他们旁边。

朋友们关切地问起他的近况。

这时,神槍手佩赖奥斯领着那位客人

穿过人群,来到特勒马科斯下坐处。

见他们到来,奥德修斯之子起身相迎。

勇敢的佩赖奥斯这样说道:

“特勒马科斯,快派仆人到我家,

抬走墨涅拉奥斯赠送给你的礼物。”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说道:

“佩赖奥斯,我不能预知未来。

如果那帮可恶的求婚将者我谋杀。

瓜分我的财产,倒不如把礼物

放在你家里,供你享用。

如果我惩罚他们,将他们杀死,

那么我们皆大欢喜,你再把礼物送过来。”

说罢,特勒马科斯请客人跟着他

回到了高大壮美的奥德修斯的府第,

进了宫中,他们脱下外套,搭在椅子上。

然后到浴室痛痛快快地洗浴,

女人们替他们沐浴,之后又涂上芳香的橄榄油,

给他们披上温暖的衣衫长袍。

两人走出浴室,在宽椅上就座,

女仆给他们端来了洗手盆,

提起精制的黄金水罐给他们洗手。

又在旁边摆上一张平整的餐桌,

另上一名女仆端来香甜的面包,

和各色美味佳肴,请他们用饭。

尊贵的王后则坐他们对面,

椅子靠在高大的房柱旁。

手中拿着一个纺锤正在纺线。

特勒马科斯和客人抓食面前的食物。

等他们吃饱喝足之后,

谨慎的佩涅洛佩对他们说道:

“特勒马科斯,我准备回房休息了。

自从你父离开伊塔卡,远征特洛亚后,

我一直就在那间房子里哭泣。

看来,在那帮求婚者到达宫殿之前,

你是不会将此行的结果告诉给我。”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亲爱的母亲,我就把此行的一切都告诉给你。

到达皮洛斯后,我见到了德高望重的涅斯托尔,

在他的宫殿里,我受到了真诚的招待,

如同年迈的老父见到了久别而归的爱子。

还有他那些杰出英雄英勇的儿子们,

也如兄弟般地盛情地款待我。

我向涅斯托尔问起父亲奥德修斯的情况,

但是,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回答。

涅斯托尔借给我车马,由他儿子带领,

让我去见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

于是,我见到了阿尔戈斯的海伦,

在天神的意志下,无数的阿开奥斯人为了她

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金发的墨涅拉奥斯,

问我为何来到富裕的拉克得蒙,

我详细地告诉他我的来意,

听罢我的请求,他这样答道

‘唉!一群狂妄之徒竟想睡在

卓越的英雄奥德修斯的床上!

如同母鹿将自己的幼鹿

放在猛狮的洞穴里,

自己跑到山上吃草,

当猛狮回到自己的洞穴时,

就会毫不客气在吞掉吞怜的小鹿!

奥德修斯也会给求婚者带来厄运!

天父宙斯、雅典娜和阿波罗高高在上,

希望奥德修斯能象当年在勒斯博斯时那样健壮,

当时,他轻而易举地摔倒了菲洛墨勒得斯,

让所有的阿开奥斯将士兴奋不已。

愿杰出的奥德修斯如天神般降临在

可恶的求婚者面前,让他们婚礼不成,反为葬礼!

至于刚才你向我提出的询问和请求,

我会实话实说,不会有任何隐瞒。

我见过只讲实话的老海神,他告诉我一段话,

我将会都说给你听,他说

他曾见到你父被卡吕普索女神留在岛上,

整天以泪洗面,盼望早日回乡。

可是他既没有海船,也没有同伴,

无法顺利地越过浩淼的大海。

这就是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的回答。

做完这一切,我就立即返乡,

永生的天神助佑我。

吹来顺风将我护送回家。”

听罢,高贵的王后内心激动不已。

这时,浪迹天涯的特奥克吕墨诺斯说道:

“尊贵的奥德修斯之妻,拉埃尔特斯的儿媳,

墨涅拉奥斯的消息不十分可靠,

我将把奥德修斯的真实下落告诉给你,

我以天父宙斯待客的餐桌

和英勇的奥德修斯的炉灶的名义发誓

奥德修斯已经返回故乡伊塔卡,

他正四处走动或静静等待,观察局势,

盘算着怎样惩罚可恶的求婚者。

当我坐在海船上,曾见过飞鸟显示征兆,

也曾对特勒马科斯作过解释。”

听罢,谨慎的佩涅洛佩这样答道:

“尊贵的客人,希望你的预言变为现实。

那时我要赠给你大量精美的礼物,

让每一个见到你的人都羡慕不已。”

在他们心情激动地交谈之时,

那帮可恶的求婚者却在厅前

平坦广阔的场地上娱乐,

有的扔掷铁饼,有的投射标槍,

依然肆无忌惮,和先前一样。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牧人们赶着羊群返回。

深得求婚者欢心的传令官墨冬,

又通知他们去享用晚餐,说道:

“如果你们已玩得心满意足了,年轻人们!

就请你们进屋用餐饭。

我想按时用饭,对身体有益。”

听罢,各位求婚者纷纷向大厅走去。

进入高大的大厅之后,

他们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

然后开始宰杀家畜,一头绵羊

一头山羊、一头猪和一头肥壮的母牛。

这时,奥德修斯和忠诚的牧猪奴

则收拾停当,准备进城。

欧迈奥斯对奥德修斯说道:

“尊敬的客人,我的少主人吩咐我,

今天把你领到城里去,所以,

我不得不这样做,尽管我主张留你看管田庄。

我不想违抗主人的命令,

否则会遭到他严厉的斥责。

太陽升起来了,我们立刻出发吧,

夜晚很快会降临,那时会寒冷难耐!”

听罢,卓越的奥德修斯答道:

“你的话我十分理解,我是一个明理之人,

我们走吧,请你在前引路,

如果你有一截砍好的木棍可作拐杖

请给我,你们说过路上很滑,比较难走。”

说罢,他把那个破口袋搭在肩上,

上面满是破洞,用一根绳子系连,

牧猪奴送给他一根合适的拐杖,

然后两人出发了,吩咐其他奴仆看守好田庄。

就这样牧猪人引着主人进城,

后者穿着破衣烂衫,挂着一根拐杖。

活脱脱是一个可怜的老乞丐。

两人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行走,

快到城门的时候,发现了一处清泉,

用石头砌成的水渠中流淌着清澈的泉水,

这是城中居民取水之处,

由伊塔科斯、涅里托斯和波吕克托尔修建,

在周围长着一片繁茂的白杨,

清澈的泉水,从崖壁上直流而过。

在那里高耸着山林女神们神圣的祭坛,

路人一般到那里向女神献祭。

在这里,他们碰到了多利奥斯之子墨兰透斯。

后者正和两个牧人一起赶着一群上等好羊,

给那帮求婚者宰杀。看到牧猪奴和奥德修斯,

他出言讥讽,使奥修斯勃然大怒,

他这样无礼地辱骂他们:

“自古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所以卑贱者总是和卑贱者在一起。

可怜的牧猪奴,你要把这个脏兮兮的叫花子,

带到哪里去,这种人十分讨人嫌,

总是把桌上的食物打扫一空!他们靠在门边

摩肩擦背,只望得到一些残羹剩饭,

从不敢奢望刀剑和锅鼎,

把他交给我吧,让他看守庄园,

为我的羊圈作清扫工作,并喂喂小羊,

他也可以喝点剩下的羊奶,一定会健壮起来!

可是这种人又懒又馋,已惯于乞讨游荡。

只求得到点滴施舍,好填饱他们无底的肚肠。

我告诉你一件事,它定会变成现实,

如果他敢走进奥德修斯的家门,

他的脑袋就会被人们用凳子砸烂,

打得他四处逃窜,肋骨折断!”

说罢,他从奥德修斯身边走过,

并恶狠狠的踢了他的大腿一脚,但未能把他踢出路面。

奥德修斯仍稳稳地站在那里,

心中权衡着,是挥动拐杖将他打死,

还是抓起他,让他头朝下落在地上。

不过,他还是忍下了这口怒气。见到他受辱,

牧猪奴高举双手,向天神这样祈祷:

“山林女神们!伟大的宙斯之女雅典娜!

如果你以还记得奥德修斯曾向你们

献上过柔嫩的羔羊,那么就答应我的请求:

请让我的主人在天神护佑下归返!

制服这个狂妄的无赖墨兰透斯,

这个混蛋,整日在城里游荡,

唆使那些软弱无能的牧人糟蹋羊群。”

听罢,可恶的墨兰透斯答道:

‘哈!你这条疯狗,意敢这样说话!

总有一天,我会用黑船把他带走,

当作奴隶卖掉,让我得到一大笔钱财!

但愿远射神阿波罗在今天就把特勒马科斯

杀死在厅堂上,或者让他死在求婚者的手下!

如同奥德修斯久别不归那样确定不移!”

说罢,他自己快步前行,扔下两人在后面慢慢前进,

一会儿,他就来到了奥德修斯的宫殿。

他走进了大厅,坐在欧律马科斯的对面,

后者是他最崇拜的人物。

仆人们为他端来一盘肉,

又递给他一块面包,让他食用。

终于奥德修斯和牧猪奴也来到了门前,

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悦耳的竖琴声,

那是歌手费弥奥斯在为求婚者助兴。

奥德修斯拉住欧迈奥斯的手,说道:

“我的朋友,这一定是奥德修斯的府第,

在这么一片房屋中很容易认出,

你看,这座府第,房屋一间连着一间,

高墙由巨石砌成,大门是宽大的两扇,

十分坚固,一定是地位很高的人的居所,

这里面一定有很多宾客参加宴席,

我已闻到了肥肉的香气和悦耳的琴声。

天神使音乐成的为酒宴的欢乐的伙伴。”

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答道:

“看来你很精明,竟认出了奥德修斯的家居,

既然这样,我们得好好权衡一下,

是你先进去,混到求婚者前面,

我留在门外,还是我先进去看看虚实,

你留在这里,不过,你不能长时间呆在这里,

路过的人看见你,会用石头砸你,

把你赶跑,千万要当心。”

听罢,样样都出类拔萃的奥德修斯说道:

“你放心,我明白,我是个明白事理之人,

你先进去吧,我在门外等候。

污辱、谩骂我已经习以为常,

饱受磨难的心已变得很有忍耐力,

在海面,在沙场,我已遭过无数的苦难,

今天再有人欺辱我,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肚子空空,总得填饱它,

这个该诅咒的肚子,为了它,人类遭受厄运,

为了它,人们不得不乘坐坚固的海船,

穿洋过海,给别人送去灾难!”

正在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交谈时,

旁边躺着的一只老狗,竖起了耳朵,

张开了眼睛,它叫阿尔戈斯,

是卓越的奥德修斯豢养的爱犬,

当年那只狗还在驯养之中,

奥德修斯便远征特洛亚。年轻的主人,

曾带着它在田野中奔跑,猎捕

野兔、野鹿和山羊,但现在它已老迈,主人不在家,

无人搭理它,只好躺在门外一堆粪土旁,

那堆粪土是骡和驴的排泄物,

奴隶会来把它们运走,布施到庄稼地里。

可怜的阿尔戈斯,浑身脏兮兮的,长满了虱子,

听到声音,它立即认出了身旁的主人,

不停地摇动尾巴,垂下了竖起的耳朵,

但是没有力气挪得更近。

见此情状,奥德修斯不由心酸。

他悄悄抹去眼角的泪花,问牧猪奴道:

“亲爱的朋友,真奇怪,这狗为何卧在这里?

它的体型极佳,但我不知它的速度怎样,

能不能够和外型相配,也许只是一只餐桌边的普通的狗,

主人把它养在家中,

只是当作一个宠物,起装点门面的作用。”

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说道:

“它可是一只好狗,是主人奥德修斯将它养大。

当年它十分威猛,跑起来如疾风拂过,

那时,你见到它,一定会赞不绝口,

它鼻子特灵,善于跟踪猎物,

即使在遮不透光的深山老林中,

它也能够寻出目标所在,可如今,

它已十分体弱,它的主人也客死异乡,

女仆们对它漠不关心,从不照料它,

男仆们见主人久别不归,个个生了惰懒之心,

不好好地干活,处处偷懒,

当一个人被人卖掉,沦落为奴隶后,

至高无上的宙斯会就取走他们一半的美好的品性。”

说罢,他举步迈进了坚固的大门,

鬟到那些求婚者的中间,

而那只老狗阿尔戈斯则被死神抓走,

经历二十年之后,它终于重新见到老主人。

牧猪奴进了大厅,就被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看见,

少主人向忠实的牧猪奴点点头,

示意他走近,欧迈奥斯扫视了一下周围,

找到了一个凳子,在平时,一般是切肉者的座位,

在求婚者大吃大喝时,为他们切开鲜肉。

他搬着凳子,来到了特勒马科斯的桌前,

面对面地坐下,仆人们给他端来了一盘熟肉,

又从篮筐中取出一个面包,让他食用。

然后,奥德修斯也进来了,拄着拐杖,

身上穿着破衣烂衫,活脱脱是一个

又脏又穷的老乞丐的模样,

他就坐在门口光滑的门槛上,

靠着柏木制成的高大的门柱,

这是由技艺高超的工匠沿着笔直的墨线

精心创制而成。见父亲走了进来,

特勒马科斯吩咐牧猪奴欧迈奥斯,

从精美的篮筐中取出一块面包,

端上一盘熟肉,这样对他说道:

“欧迈奥斯,你端着这些食物给这位老人,

让他去向每个求婚者乞讨食物。

告诉他,一个乞丐应该大胆地请求施舍。”

忠诚的牧猪奴谨遵不违。

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奥德修斯说道:

“尊敬的老人,这些食物是特勒马科斯送给你的,

还让你去向每个求婚者乞讨食物,

他让我告诉你,一个乞丐应该大胆地乞求施舍。”

听罢,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答道:

“愿宙斯赐福给特勒马科斯,让他心想事成,

成为天底下最幸运的人!”

然后,他双手接过食物,

放在脚前那个千洞百孔的破口袋上,

大吃大嚼起来,而歌手则在厅上唱歌。

他吃完之后,歌手也停了下来,

那些求婚者大声叫喊,喧哗不止。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来到了拉埃尔特斯之子身边,

让他向每个求婚者乞讨面包,

这样就可以看出那个善良哪个凶恶,

但她不想让任何一个逃生。

奥德修斯走上前去,从右边开始一个个地乞讨,

伸出可怜的双手,好象是一个职业叫花子。

求婚者们很可怜他,施舍给他食物,

但也很惊讶,纷纷问道他是什么人,来自何方。

这时,放牧羊群的墨兰透斯说道:

“尊贵的王后的追求者们,请听我说,

在此之前,我见过这个肮脏的乞丐,

是牧猪奴欧迈奥斯将他领来。

可是我不知道他是何人,来自何方。”

听罢,安提诺奥斯大怒,对牧猪奴斥责道:

“你这个讨厌的牧猪奴!为何把他带到这里?

难道我们宴席之上讨厌的叫花子不算多吗?

他们总是风卷残云般地吃掉所有的东西!

你是不是觉得这里人太少了,所以把他带来,

一块儿浪费你主人的财产,?”

听罢,高贵的牧猪奴欧迈奥斯答道:

“安提诺奥斯,尽管你身份高贵,说话却有欠思考,

谁会参加宴席,还带来一个陌生人,

若真的带来了,那一定是有能力的人,

或者是预言者,医师或者是工匠、歌手,

能给客人带来优美的音乐,

这些人处处受欢迎,

可哪一个会带来一个乞丐呢?

在所有的求婚者当中,你最凶狠,

残忍地对待奥德修斯的奴仆,尤其对我更甚!

不过,我不在乎你的态度,只要高贵的女主人

和特勒马科斯还生活在宫里就行了。”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说道:

“别说了,欧迈奥斯,不要爱憎分明地和他唇槍舌战。

安提诺奥斯一向如此,言语尖刻,

并善于挑唆其他人引起争端。”

然后,他又对安提诺奥斯说道:

“安提诺奥斯,你真是关心我如同我的父亲!

你要我把这客人赶走,并且出言不逊。

但是天神不允许样做!

你还是给他一些食物吧,我并不那么吝啬。

你也不必考虑到我母亲和其他奴仆,

实际上,你心中并未真正为我们着想,

你所关心的只是你自己能不能得到满足,

而不愿施舍给他人一点点!”

听罢,安提诺奥斯大怒,说道:

“特勒马科斯!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语!

太过放肆!如果每个人都大方地给他食物,

他就会在此处纠缠不休,呆上三个月!”

说罢,他低头从桌下取出了搁脚凳,

那是人们宴席之中用来搁脚用的。

其他求婚者则纷纷取出食物,

塞满了奥德修斯千洞百孔的破袋,

后者本来想回到门口,享用讨来的美食,

在经过安提诺奥斯身边时,又改变了主意,说道:

“亲爱的朋友,请好心地施舍给我一些食物。

看起来你是本地人中杰出的一位,气质象个国王,

因此,你应给我比别人更多的食物。

以后,我会到各地,把你的美名广为传播。

从前,我也很富有,拥有许多的家产,

乐善好施,不管什么样的人前来求助,

我总是慷慨地馈赠。

我拥有数不清的奴仆和所有一切物品,

各种东西应有尽有,被别人津津乐道。

可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克罗诺斯之子

使我失去了一切!我和到处游荡的海盗一起出发,

前往埃及!漫长的旅程使我遭到不幸。

在埃及河衅,我们停下了海船,

我让那些同伴留在岸边看守海船,

又派出哨兵,到高处了望,

可是那些同伴蛮横无礼,狂妄自大,

袭击了埃及的美丽安宁的村庄,

掳走妇女和儿童,杀死男子。

他们的哭喊声传到城里,

那些城里人便手持武器,或驾战车,

或者步行,在一个清晨,向我们冲过来,

人头密密麻麻,塞满了平原,

到处都闪烁着兵器的寒光!

掷雷神宙斯在我们中间制造恐慌

我们的同伴个个人心焕散,无心应战。

敌人把我们团团围住,不是将同伴杀死,

就是俘掳过去,当作服劳役的奴隶。

但他们把我交给一个塞斯路浦人,

就是统治那座海岛亚索斯之子德墨托尔王,

后来,我又从塞浦路斯出发,一路波折,才到了这里。”

听罢,安提诺奥斯大骂道:

“是哪位天神让这个乞丐到处搅乱酒宴?

快滚开,离我远远的,否则,

我就把你送到埃及或者塞浦路斯!

你这个让人讨厌,贪得无厌的叫花子!

你向其他人乞讨,他们会大方施舍给你,

反正那不是他们自己的东西!

每个人面前都摆着成堆的美味佳肴。”

卓越的奥德修斯向后退了退,又说道:

“原来你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如此吝啬!

看来你不会把属于自己的一粒食盐施舍给别人!

即便是在别人家中,面前有成堆的食物,

也不舍得拿出一点点来给我!”

听罢,安提诺奥斯火上浇油,

恶狠狠地盯着奥德修斯,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你胆敢出口伤人,辱骂于我,

看来,你今天不能完完整整地从这里走出去!”

说罢,他抢起搁脚凳,一下打在了奥德修斯的肩部,

但卓越的英雄眼皮不眨,岿然不动,

安提诺奥斯的凶狠一击,也没有使他倒下。

他只是点了点头,盘算着如何整治他。

然后,他背着布袋走到门口,

将食物放在地上,对求婚们说:

“你们这些尊贵的王后的追求者们,请听我说,

是我的心灵驱使我说这些话,

如果一个人为了保护自己财产和大群的牛羊

和别人交手而被击中,既不会悲伤,也不会忧愁。

可是,我只是为了饥饿的肚子,

受到安提诺奥斯的重击,

这个该受诅咒的肚子!为了它,凡人受灾难!

愿天神们和复仇女神允诺我的请求,

让安提诺奥斯在婚礼前便命归九泉!”

听罢,欧佩特斯之子安提诺奥斯呵斥道:

“你给我安静地吃吧,否则就滚得远远地!

你这样胡言乱语,会有冲动的年轻人,

抓住你的四肢,把你扔到门外,剥下你的皮!”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都恼恨不已,

其中一个年轻人这样说道:

“安提诺奥斯,你不该虐待这个流浪者,

如果他是天神的化身,那你难逃厄运。

天神人常常会变成来自外地的陌生人

幻变成各种样子,游历各个城市,

探察哪一个尊纪守法,哪一个狂妄无礼!”

但安提诺奥斯把他们的话当成耳边风。

看到父亲受辱埃打,特勒马科斯心头一酸,

眼泪差点儿掉在地上。他暗暗点点头,

盘算着怎样报复这些恶人。

这时,谨慎的佩涅洛佩听说

有一位陌生客人在堂上挨打,就对女仆说道:

“但愿阿波罗射死那个欺辱客人的人!”

听罢,女仆欧律诺墨说道:

“但愿我们的愿望够实现,

那么这帮人谁也别想活着看到明早的太陽!”

谨慎的佩涅洛佩又说道:

“这些可恶的求婚者个个面目可憎,

居心不良,尤其是那个安提诺奥斯更甚!

如同黑色的死亡。我家来了一个可怜的流浪汉,

到他们中间乞讨一点儿吃的,

别人都纷纷施舍,用食物塞满衣袋。

只有他,不但不给,还用搁脚凳将他砸伤!”

当佩涅洛佩坐在房间里和女仆谈话时,

奥德修斯正在门口用饭。

佩涅洛佩叫来欧迈奥斯,吩咐道:

“欧迈奥斯,请你把那个客人请到这里来,

我要向他打听奥德修斯的下落,

他游历过那么多的城市。

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答道:

“尊贵的王后,但愿这些求婚者静下来。

让你静静地听他讲述自己的经历。

我和他在茅舍中共度了三天三夜,

因为我是他第一个求助的人,

但至今没有把引人入胜的经历讲完。

听他讲故事,就好象听一位通神的歌手,

唱出优美动听的歌儿,

没有一个人愿意中途离开。

我也是这样陶醉在他的讲述之中,

他说自己在克里特岛,

与弥诺斯的后代在一个国度生活,

后来他四处漂泊,浪迹天涯,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我们这里。

他说最近主人在特斯普罗伊人那里,

仍然活着,带着数不清的财宝准备回家。”

听罢,谨慎的佩涅洛佩说道:

“既然如此,你快去把他请来。

别管那些求婚者!他们要么在庭院中娱乐,

要么走到门外,随他们的便,

他们把自己的财产安全地放在家中,

让自己的仆人享用家里的食物,

而自个儿却跑到这里来大肆挥霍,

宰杀数不清的山羊、绵羊和壮牛,

每天都摆酒宴,豪喝壮饮,

浪费我家的财产,没有一位男子奥德修斯那样

把他们赶出去,如果奥德修斯真能回来,

他就会和我亲爱的儿子一道,

将这些可怜求婚者一一扫地出门!”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特勒马科斯打了一个喷嚏。

如此响亮,在高大的尾里产生了回音。

高贵的佩涅洛佩用长着翅膀的语言笑着说:

“欧迈奥斯,你去把客人请进来吧,

刚才我的儿子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说明我的话会应验,求婚者要遭报应!

他们所有人都难逃死神的追捕。

另外,我告诉我你一件事,你千万不可忘记,

如果这位客人所说的都实现了,

那么我就送给地精心缝制的柔软的衣服。”

听罢,牧猪奴欧迈奥斯谨遵不违,

回到大厅,走到门口,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奥德修斯说道:

“尊贵的客人,特勒马科斯的母亲,谨慎的佩涅洛佩,

请你过去。她心中牵挂着久别的丈夫,

十分悲伤,但是希望从你这里打听到一些消息。

如果所说的都会实现,

那么她就会送给你精心缝制的柔软的衣服,

这是你最需要的,然后,你可以走街串巷,

四处乞讨,好填饱你的肚子。”

卓越的足智多谋奥德修斯说道:

“亲爱的朋友,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

都告诉给伊卡里奥斯之女,高贵的佩涅洛佩,

我知道奥德修斯,我们有同样遭遇。

但是我害怕这些蛮横无礼的求婚者,

他们如此横行霸道,嚣张气焰,直冲天顶,

刚才,我只是走了走,什么坏事也没做,

那个可恶的人就出手打我,让我疼痛难忍,

而特勒马科斯也无法阻止他的恶行。

所以请你转告佩涅洛佩,请她别着急,

在她房中而担心等待,等待太陽西下,

那时,她再向我打听她丈夫的下落,

而我坐在温暖的火炉边,因为我穿着破衣烂衫。

我的情况你应明的白,你是第一个我求助的人。”

听罢,牧猪奴便返回报告,

他刚刚跨进门槛,高贵的女主人就急切地问,

“欧迈奥斯!那个人为何不来?

他是害怕求婚者对他无礼,还是害羞,不肯进屋?

要知道,害羞对乞丐来说可没什么好处。”

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答道:

“他的解释合情理,换成其他人也会这么做。

那些狂妄的求婚者对他太无礼了。

他请你耐心等待,等待太陽西下。

这样对你也有利,我尊贵的王后,

你可以单独和他谈话,打听主人的消息。”

谨慎而美丽王后说道:

“这个乞丐很有头脑,竟然考虑如此周全,

人间再也没有象那帮无赖更无耻的东西了,

他们肆无忌惮地给别人策划灾难!”

听罢,牧猪奴向王后汇报了其它事情,

便又走入大厅,与求婚者混在一起,

他贴近少主人的耳边,以防他人听见,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小声说道:

“亲爱的孩子,我要回到田庄去放牧猪群,

看护你的财产,我的东西,你在这里一定要当心,

时刻警惕着,别使自已受损,

那些可恶的求婚者正考虑如何杀害你,

但愿宙斯让他们害人不成,反而害己!”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答道:

“亲爱的老人,你说的一定会实现,

吃完饭你就回去吧,明早赶着祭牲回来。

你放心,天神和我会把这里的事弄妥。”

然后,牧猪奴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吃喝。

当他吃饱喝足以后,便离开宫殿,

离开丰盛酒席和喧闹的人群,

回到田庄去放牧猪群。而那些求婚者,

留在厅堂上花天酒地,不知不觉夜幕已降临。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17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