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21

诗歌大全 尚仁 474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21

奥德赛·21

——射箭比赛,奥德修斯技压群雄

这时,目光炯炯的雅典娜使美丽的佩涅洛佩

谨慎的伊卡里奥斯之女决心实施自己的计划,

准备把奥德修斯留在家中的大弓和铁斧

搬到求婚者面前,让这场比赛作为屠杀的开始,

于是,她爬上楼梯,回到自己的房间,

伸出丰满洁白的双手取出一把精铸而成的钥匙,

由青铜制成,安装着象牙长炳,

在侍女的陪同下,她来到了最深处的一间库房,

那里面珍藏着奥德修斯无数的财宝,

有青铜,黄金和精制的沉重的灰铁。

那里挂着一把硕大的弯刀,旁边放着

盛满了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利箭的箭袋,

这是天神般的居住在拉克得蒙的

欧律托斯子之伊菲托斯曾给奥德修斯的礼物。

当时,在墨塞涅,他俩同时到了聪明的

奥尔提洛科斯的府第,奥德修斯去那里,

是为了收回欠债,所有的墨塞涅人都欠了债。

以前,他们曾用海船载走了伊塔卡三百只绵羊

以及放牧它们的牧羊人,现在,

伊塔卡国王和其他王公大臣派还是个孩子奥德修斯

前往收债。而伊菲托斯出行是为了

寻找丢失的十二匹健壮的母马和许多吃苦耐劳的骡子。

但万万没有想到,为了寻找它们,

伊菲托斯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后来他找到了宙斯之子,就是那个

创建丰功伟绩的豪莽的赫拉克勒斯,

但后者不顾他是来访的宾客,不顾天神的惩罚,

在自己的家中杀死了伊菲托斯,

霸占了客人找回的健壮的马匹。

在墨塞涅时,伊菲托斯

把这张弓给赠给了奥德修斯,

它曾经属于光荣的欧律托斯,

他死后,就把它传给了自己的儿子。

奥德修斯则以一把宝剑和一支长槍作为回赠。

由此,两人成为亲密无间的朋友,

但仅此一面,两人再也无法互访,

因为不久,宙斯的凶残的儿子

杀死了欧律托斯之子。神一样的伊菲托斯。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在离家远征特洛亚时,

将弓留在家中,以纪念死去的好朋友,

虽然他在家时,时常使用这大弓。

女人中的佼佼者佩涅洛佩来到了那间库房前,

房门的门槛由橡树制成,是技艺高超的木匠

沿着笔直的墨线精心刨光而成,

然后镶上门框,安装上精工雕刻的门扇。

她松开了系住门环的绳皮索,

将钥匙插入大锁的孔眼,轻易地就打开了,

她将手一推,沉重的房门吱吱嘎嘎地打开,

声音之大,如同在野外的草原上吃草的公牛的哞叫,

巨大的门扇向内迅速开启,

佩涅洛佩登上高高的楼板,那上面,

陈列着一排排箱子,里面满是精工细做而成的衣服。

在墙上的挂钩上挂着那把大弓,

外面有一层弓套将它仔细护住,她取了下来,

随即坐下,将大弓放在腿上,泪水不断地流下,

她一边哭,一边从中取出弯弓。

等她泪水流够了,心情有所好转之后,

她便提着还未上弦的弯弓和箭袋,

箭袋中盛满了可以置人于死的利箭。

然后,她前往大厅,去见她的追求者,

在她身后,女仆们抬着个大箱子,

里面装着奥德修斯留下的铁制和铜制的武器,

一会儿,她就来到了大厅之上,

站在了高耸的房柱的旁边,

脸上罩着闪亮的方巾,

身体两边陪侍着端庄秀美的女仆。

于是,她对所有的追求者这样说道:

“各位朋友!请听我说。

自从这家的主人长期在外,不归返家园

你们就一直在这里大吃大喝,挥霍财产,

你们借口让我再嫁一个阿开奥斯人,

否则你们不会善罢甘休,离开我的家。

既然这样,那么说举行一个比赛吧,奖品是现成的。

这是奥德修斯以前在家常用的硬弓,

如果你们之中哪一位有这么大的力量和能耐,

不但装上弓弦,而且可以拉开砍弓,

箭笔直地射过十二把斧头的孔眼,

那么我就将嫁给谁,作他的妻子,

离开我丈夫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

当然,以后我还会梦中见到它。”

说罢,她就吩咐牧猪奴欧迈奥斯,

将那张硬弓和灰色的十二把大斧。

搬到求婚者面前,欧迈奥斯见到主人的大弓,

禁不住泪流满面,将它们放在那帮恶徒的面前,

放牛的菲洛提奥斯也热泪盈眶。

见此情景,安提诺奥斯大笑骂道:

“瞧你们俩!真是愚昧透顶,不识时务!

你们这样哭泣,不怕惹夫人伤心,

为了她的丈夫,她已经整日整夜地忍受痛苦!

走吧,走到一边安安静静地吃东西吧,

或者索性跑到大门外,去哭个痛快!

把弯弓就放在那里吧,

我们大家要进行一场关键的射箭比赛。

这张弓可不是那么容易上弦,在我们之中,

大概没人能和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相比。

在我还是个傻乎乎的孩子时候,我曾见过他威仪。”

但他心中十分希望自己能顺利上弦,

并一箭射穿所有大斧的孔眼。

可是命中注定,他将第一个倒在奥德修斯箭下。

因为奥德修刚才还受到他的肆意侮辱,

并鼓动其他求婚者非难他。

这时,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说道:

“唉,一定是强有力的克罗诺斯之子夺走了我的心智,

当我亲爱的、聪明的母亲声称

她要嫁给一个阿开奥斯人,

离开我父的宫殿时,

我竟然能够笑出声来,

我岂不是太愚蠢吗?

罢了,就这么决定吧,名位求婚者,

奖品已是现成的,可以开比赛了。

象我母亲这样的女人,无论是在阿开奥斯,

还是在圣城皮洛斯、阿尔戈斯、迈锡尼

以及伊塔卡本土,

绝对找不出任何一个妇女能和她相媲美!

她的美名远扬,众所周知,我就不再罗嗦。

开始吧,求婚者们!大胆向前来,

不要迟疑不定,尽往后缩,让大家看看如何装上弓弦。

其实,我内心中很想当着众人的面装上弓弦,

并且能笔直地把箭射穿那一排斧孔。

这样即使我亲爱的母亲另嫁他人离开这里,

我也不至于伤心痛苦,因为我已有足够的能耐

动用神一样的父亲留下来的武器!”

说罢,他迅速跳了出来。脱下紫色的衣袍,

解下身上的佩剑。首先要把斧子摆齐。

他用墨线在地上笔直地划了一道线,

然后沿着直线挖开了一条钩,又将十二斧头一个个埋下去,

露出孔眼,最后将挖出的泥土踏实。

斧子排得如此笔直,以前谁没见过。

然后,特勒马科斯在门槛边,稳稳站定,

用力引拉弓弦,

一连三次,都失败了,虽然他一心要安好,

然后一箭射穿所有的斧子的孔眼。

他不甘心,第四次尝试,快要成功时,

他看到奥德修斯向他使眼色,便停止用力,

放弃再一次的尝试,对众人说道:

“算了,我真没用,连弓弦都装不上!

也许是我还年轻,当有人向我挑衅时,

我没有足够力量反击他们保护自己。

还是你们来试一试吧,你们都比我有力量!

现在开始比赛。你们首先可以试着安弦!”

说罢,他就弯腰把那张弓放在地上,

靠着制合严密,高大坚固的大门边,

并把利箭靠着大弓放下。

然后,他走到自己的椅子旁,重新落座。

于是,欧佩特斯之子安提诺奥斯说道: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可以一个接一个地尝试。

从左至右来吧,先从倒酒人倒酒的地方开始。”

听罢他的提议,大家一致赞同。

于是先站出来了奥诺普斯之子勒奥得斯。

他是他们之中的占卜人,对这里的一切恶行

十分痛恨,所以他离大家远远的。

此刻就坐在调缸边,他走到门槛边,

弯腰将弓和羽箭拾起。

他首先尝试着把弓弦安上去,

但他很少练习射箭,无法安装成功。

只好对其他的求婚者这样说道:

“名位朋友,我装不上弦,下一个试一试吧,

这样的强弓会射死许多杰出的英雄。

其实活着未必比死去好,

我们整天呆在这里,毫无希望地等待着

佩涅洛佩与一个杰出的阿开奥斯人成亲。

可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始终没有结果,

不过,现在还是有人妄想成为她的丈夫。

如果他试一试这张强弓,他就知道该做什么了。

还有许多服饰华美的阿开奥斯姑娘等着聘娶,

而高不可攀的佩涅洛佩命中注定要嫁给,

那个聘礼最为丰厚,最为杰出的那个人!”

说罢,他就弯腰把那张大弓放在地上,

靠着制合严密,高大坚固的大门边。

并把利箭靠着大弓放下。

然后,他走到自己的椅子旁,重新落座。

这时,安提诺奥斯十分不悦,斥责他道:

“勒奥得斯!看你刚才说了些什么话!

你自己无能,安不上那根弓弦,

就胡说它会射死杰出的英雄?岂有此理!

怨只怨你那位高贵的母亲,

没有从小把你训练成一位刚强的男子汉!

我相信其他朋友会顺利地将弓弦安上的。”

说罢,他大声对牧羊的墨兰透斯说道:

“墨兰透斯,你快去厅上将火盆燃起,

并在旁边放上一把椅子和一块厚厚的羊皮垫。

再从藏室中端来一大盘牛脂,

年轻人要将弓烤热,并涂上牛脂,

这样才有把握将这张大弓拉开。”

听罢,墨兰透斯谨从不违。

立即在大厅上点燃了火盆,摆在了椅子上,

铺上了羊毛垫,并端来一大盘牛脂。

年轻的求婚者将弓烤热,

可是,依然没有人得弓弦安上。

还有安提诺奥斯和欧律马科斯未试。

他俩是众多求婚者中力量最大的两位。

这时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的牧牛奴和忠诚的牧猪奴,

一起走了出了宫门,杰出的主人跟在他们身后,

追了出去,等他们出了大门,有了一段距离后,

奥德修斯叫住了他俩,这样说道:

“牧牛奴菲洛提奥斯,牧猪奴欧迈奥斯,

有个秘密我不知该不该和你们说,

但我的心灵驱使我一吐为快!

如果要天神的护佑下,你们的主人奥德修斯

已虽然回到家中,你们打算怎么办?

是帮助主人,还是站在求婚者的一边?

请你们说出真实的想法!”

听罢,忠诚的牧牛奴立即说道:

“天父宙斯阿!希望你让他的活成为现实。

如果真有天神护佑我的主人回返,

那么你将见到我有力的双手和勇气!”

忠诚的迈奥斯也向天神祈祷,

希望奥德修斯能在天神的的护佑下返回家园。

这时,奥德修已完全相信他们的忠心。

便对他们这样说道:

“我就是你们的主人奥德修斯,在二十年之后,

在历尽了千难万险之后,我终于回到了亲爱的故乡!

我暗中观察,发现只有你们两个最忠诚,

多次地向天神祈祷,让我重返家园。

而其他的女仆和男仆没有一个牵挂我!

我告诉你们我的打算,它一定会实现:

在天神的帮助下我惩罚了这些恶徒之后,

我要送给你们美丽的女子作妻子,

送给你们财产,让你们成为我的邻居,

我将把你们当成特勒马科斯的知心朋友和好兄弟。

你们靠着近点,我可以给你们看一个证据,

它会消除你们的怀疑,证明我就是真正的奥德修斯!

来看吧,看这道伤疤。”

一看到那块伤疤,两位忠诚的奴仆,

立即相信了他的话,他们二人抱住

历尽千辛万苦的主人放声痛哭,

并亲吻着他的脑袋和双肩,欢迎他的回归。

主人回吻他们的脑袋和双手,

他们哭了一会儿,太陽已开始下沉,

奥德修斯便这样对他们说道:

“别哭了,当心有人出来看见你们这样,

就会告诉那些在庭院中的求婚者,

我先回去,你们再回去。注意,

要分开走,不要一起行动,以免引起怀疑!

当那个狂妄的求婚者拒绝把弓箭交给我时,

这就到了行动的时机,忠诚的欧迈奥斯,

你要拿了弓箭,勇敢地走来交给我,

然后吩咐屋子里的女仆将房门关紧,

告诉他们如果听到院子里有什么可怕的喊声,

和很大的响动,一定不能出来察看,

只管在屋里安心做家务。你呢,

忠诚的菲洛提奥斯,你要立即将大门关紧,

并用结实的牛皮将门环拴住!”

说罢,他就走进了高大华丽的宫殿,

在自己的位置上重新落座。

两个忠诚的奴仆也先后走了进来。

此时,英勇的欧律马科斯正在火盆边。

烘烤那张大弓,但是他也未能将弓弦装上。

他失望透顶,心情沮丧,

叹了一只气,对其他人说道:

“唉,真是可耻啊!不但我,还有众位?

如果求婚不成,我不会十分伤心的,

因为还有许多衣饰华美的阿开奥斯女子,

有的就在四面环海的伊塔卡,有的则在其它城市。

我感到伤心的是,这次比赛证明我们。

远远比不上奥德修斯,这是一个事实。

后人将讥笑我们连弓弦都不能顺利安上!”

听罢,欧佩特斯之子安提诺奥斯答道:

“欧律马科斯,事实不是这样,你应该明白。

因为今天是敬祭天神的欢庆的日子

所以无人能把这张大弓拉开。

你把大弓放下吧,那些大斧也先摆在那里,

没有人胆大包天,敢偷偷进入奥德修斯的府第,

将它们全部拿走。来!倒酒人!

为各位勇士把酒杯倒满,大家要虔诚地

向天神行奠酒礼,好将大弓收起。

等到明天一早,我们可以宰杀

墨兰透斯送来的最好的肥羊,

将鲜美的腿肉献祭给远射神阿波罗,

然后我们再抖擞精神进行这场比赛!”

听罢他的提议,大家一致赞同。

于是,随从们端来了净水让他们洗手,

倒酒人将众多的酒杯一一倒满。

他们虔诚地向从天神行奠酒礼。

在礼仪结束后,就端起酒杯开怀畅欢。

这时,狡猾而多智的奥德修斯开始谈话,

“各位王后的追求者们,请听我说。

是我心灵驱使我把心中的话说出来,

我请各位给我一个机会,尤其是欧律马科斯

和神一样的安提诺奥斯,刚才他说的很有道理,

建议大家暂停地比赛,让天神来作决断,

明天一早,远射神会让他宠爱的人获得光荣。

我请你们把大弓和羽箭递给我

让我也来试试我的能耐和力量,

我年轻的时候力大无穷,

不知在这么年的漂泊流浪之后,是否同以前一样。”

听罢,那些狂妄的求婚者个个恼怒万分,

真担心这个老乞丐把弓弦安上。

于是,安提诺奥斯出言阻止,斥责道:

“你这个可恶的呆头呆脑的家伙。

你得到我们的大量施舍,吃得饱饱的,

并可以和我们坐在一起,听我们谈话,

难道你还不满足吗?要知道,没有一个乞丐,

象你这样幸运,既吃饱又能听我们议论,

可能是你喝醉了酒,才这样口出狂言。

你以后可要注意节制,别整天糊里糊涂!

就象喝醉洒的马人欧律提昂

在光荣的佩里托奥斯家中干下的傻事一样!

他那次是去拜访拉皮泰人,

醉酒使他失去理智,胡作非为。

见他这样耍酒疯,在座的各位英雄,

冲了上去,把他拖到宫门外,

用锋利的青铜武器割下了他的耳鼻。

可怜的他,神魂颠倒,疯狂错乱,

在巨大的疼痛之中落荒而逃!

欧律提昂是因为醉酒而遭不幸的第一人。

从此,马人和凡人之间就结下了仇恨的死结。

所以,如果你也想安那弓弦,

就别后悔遭到巨大的灾难!

那时候,没有人会再怜悯你,

我们会把你送给残无人道的埃克托斯王!

你是安静地吃喝吧,别想出什么风头!”

而谨慎美貌的佩涅洛佩则说道:

“安提诺奥斯,这位老人来到这里,

就是我家的客人,你不应该侮辱他。

或许你以为,如果他真的将大弓安上弦,

只凭借他自己的力量和勇气,

我就跟他回家,作他的妻子,

那就大错特错了。他本人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你们各位也大可不必如此担心。

还是安吃喝吧,这种事绝不会发生!”

欧律马科斯,波吕博斯之子则以为不然,说道:

“谨慎的伊卡里奥斯之女佩涅洛佩,

我们不是担心你被这个外乡人带走,

而是担心听到男人和女人们的风言风语,

那些地位卑贱的阿开奥斯人会这样嘲笑道:

‘那帮懦弱无能的小人,连弓弦都装不上去,

却来了一个浪迹天涯的老乞丐,

轻而易举地就将弓弦安好!’

听到这样的议论,我们将无地自容!”

听罢,谨慎的佩涅洛佩立即答道:

“欧律马科斯,象你人这些厚颜无耻地

大肆挥霍一个王者的家产,早已名誉扫地。

难道还怕因此受到众人讥讽?

这位客人从外表上看,体格健壮,仪表不凡,

声称其父也是一位地位高贵的贵族。

把大弓和利箭给他。让他试试身手!

另外,还有一事,请你们牢记在心:

如果阿波罗护佑他,让他安上弓弦,

那么我就会赠送给他一些柔和的衣服,

一杆长槍以抵御野狗和恶人的攻击,

再送给他一把宝剑,一双闪光的绳鞋,

并把他送到他喜欢去的地方。”

这时,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说道:

“我的母亲,在这个地方,没有哪个阿开奥斯人,

比我更有权利决定给不给他弓箭。

不论他们是来自多山多石的伊塔卡的本地贵族,

还是住在骏马驰骋的埃利斯周围的其它海岛,

没有人有权阻拦我作出的决定!

甚至我打算把大弓送给位外乡人,

他们也无话可说!母亲,你回房干你的事吧,

好好织布,并监督那些女仆,

这里的一切由我作主好了,

而且挥弓射箭本是男人们的事情!”

听罢儿子的话,佩涅洛佩惊异不已,

便转身回房,将他明智的劝告记在心底。

在侍女的陪同下,她回到了睡房,

想起亲爱的奥德修斯,不禁泪水横流,

直到雅典娜催她入睡,合上了她眼睑。

这时,忠诚牧猪奴欧迈奥斯

拿起了箭,向奥德修斯走去。

其他求婚者大为恼怒,其中一个呵斥道:

“该死的牧猪奴,你拿着弓箭要到哪里去?

但愿你成为你养的牧狗口中的美食,

在荒凉的野外将你撕扯吃掉!

但愿阿波罗和其他天神让它成为现实。”

听到他们的恐吓,欧迈奥斯十分害怕。

他迟疑着将弓箭放回原处。

这时,特勒马科斯则大声吩咐道:

“别听他们的,欧迈奥斯!把弓箭送给他,

如果不听从吩咐,我就要用石头掷你,

把你赶到荒凉的野外,我年轻有力!

真希望我更加强壮,更加有力,

这样我就可以同这些求婚者决斗。

把他们从我家永远地赶出去。

这些可恶的人,竟然密谋杀害我。”

听罢,那些狂妄的求婚者仰天大笑,

顿时忘掉了对特勒马科斯的仇恨。

于是,欧迈奥斯就勇敢地拿着弓箭

走到奥德修斯的身边,递给他,

然后,他又悄悄地对欧律克勒娅说道:

“心灵高尚的欧律克勒娅,少主人吩咐,

让你把房门都紧紧地关上。

如果听到院子里有什么可怕的喊声

和很大的响动,一定不能出来察看,

只管在屋里安心地做家务。”

老奶妈听从吩咐,一声不响,

只是悄悄地把全部房门紧紧关上。

而牧牛奴菲洛提奥斯则悄悄走到大门口,

将宫门锁上,并用结实的牛皮绳把门环拴牢,

做完主人吩咐这一切后,

他又悄悄地回到了庭院里,

在自己的座位前,重新落座,注视着主人。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正翻来覆去地察看大弓,

不断调试各个部位,看在他离家期间,

蛀虫有没有在里面安家。

有的求婚者看到他的动作,就对旁边的人说道:

“看来他是个射箭高手,知道如何检查弓箭。

是不是在他家中也藏了一把大弓?

瞧这个潦倒的流浪汉,这样翻来覆去地看!”

还有一个傲慢的求婚者对旁边的人说:

“我们等着瞧吧!他的命运有多么幸福,

那么,今天他就有多么大的可能安上弓弦。”

众人如此议论,奥德修斯毫不理会,

在他仔细地将各个部位检查好后。

便举起了大弓,如同一位精通乐器的行家,

用手提起精心搓成的羊肠弦线,

轻而易举地挂在了一个新的琴柱上一样,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轻松地安上弓弦。

然后他用右手指试着拔了拔弓弦,

弓弦发出响亮的声音,如同燕子的叫声,

听到这个响声,求婚者则脸色煞白,心头剧痛。

恰在这时,天空响起了宙斯掷下的炸雷,

雷声传至奥德修斯的耳朵使他心花怒放。

这是强有力的克罗诺斯之子向他显示的吉兆。

然后他从桌面上拿起一支羽箭,

而其它利箭盛在箭袋中,

过一会儿,那些阿开奥斯人就会知道它们的威力。

他将利箭搭上弦,紧紧扣住了弓弦和弓槽,

坐在椅子动也不动,瞄准眼前的目标,

毫不迟疑地射了出去,利箭笔直地穿过

所有的斧孔,从第一个到第十二个,

然后扎进了院墙。

他对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说道:

“特勒马科斯,看来我这位外乡的客人

没有给你丢脸,我不但轻易地上了弓弦,

还射穿了所有的斧孔,这说明我还有力量,

绝不象他们嘲笑的那样懦弱!

趁现在太陽还未落山,快给他们

准备丰盛的晚饭吧,吃完饭之后,

他们还要尽情地吃喝玩乐,放松心情。”

说罢,他扬了扬眉毛,聪颖的奥德修斯之子

特勒马科斯立即肩背长剑,

手握锋利的长槍,站在了奥德修斯的身旁,

青铜制成的槍头闪射出可怕的光芒。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21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