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3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精神文明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 奥德赛·22

诗歌大全 尚仁 293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22

奥德赛·22

——大快人心,奥德修斯屠杀恶徒

此时,卓越多智的奥德修斯脱下了破旧的外套,

跳到石砌的门槛上,手握着大弓和箭袋,

箭袋之中盛满了利箭,他全都倒了出来,

放在自己的脚边,然后对求婚者说道:

“看来,这场至关重要的比赛终于有了结果,

现在我要用箭射一个别人还未曾射过的靶子。

愿远射神阿波罗赐给我无上的光荣。”

说罢,他用箭头对准了安提诺奥斯,

后者正端着黄金铸就的精美无比的酒杯,

用双手捏住双耳,准备痛痛快快地喝下去,

万万没有料到自己正处在死亡的边沿。

哪个人会想到在欢乐的酒席之上,

某个大胆狂徒敢明目张胆地用箭射自己,

给自己带来悲惨的命运和浓黑的死亡?

奥德修斯毫不迟疑一拉弓弦,

利箭笔直地射入了安提诺奥斯的咽喉,

他一声未吭,脑袋歪向一边,登时毙命,

酒杯从手中滑落,鼻孔中流出汨汨的黑血,

他的脚无意识地一蹬,

蹬翻了餐食,桌上的食品如面包、烤肉,

全都滚落在地上,沾满了血污和泥尘。

见到突如其来的灾祸,求婚者大惊失色,

乱成一团。他们跳了起来,到院了里去寻找武器,

可是只看到光秃秃的墙壁,

既没有长槍,也有没有坚实的盾牌。

他们满腔愤怒,破口大骂道:

“可恶的外乡人!你竟然在比赛时暗箭伤人,

以后你不会再参加任何比赛了!你必死无疑!

刚才被你射死的是伊塔卡的贵埃青年中

最为杰出的一个!愿凶猛的秃鹰将你吃掉!”

求婚者纷纷指责奥德修斯。哪里想到,

这只是屠杀的开始,还以为奥德修斯

是在无意之中将安提诺奥斯射死。

卓越的奥德修斯愤怒地说道:

“你们这群可耻的家伙,以为我不能

从遥远的特洛亚回来,大肆挥霍我的财产,

勾搭我宫中的女仆。我还活在人间,

就到我家向我妻子求婚并死扰蛮缠,

不怕触怒天神,也不怕后人耻笑!

现在,我奥德修斯回来了!

决心让你们一个个都下冥府!”

听罢,那些求婚者陷入了巨大的恐惧,

个个东张西望,看哪个地方可以藏身。

只有欧律马科斯敢开口说话:

“如果你真是奥德修斯,确实我们犯下了极大的罪行,

在你的家中蛮横无礼,胡作非为,

可是罪魁祸首就是安提诺奥斯,

刚才已被你一箭射死!是他怂恿我们这样做,

因为他有险恶的野心,想当地域广大的伊塔卡的王,

同时设下埋伏,要将你的儿子杀死。

好在至高无上的宙斯没有让他得逞。

他不象其他人专为求婚而来,他实在该死!

但我们这些人有罪但不至于死去。

请宽恕我们!我们会献上自己的赔偿,

用地产的收入来偿还在你家中的吃喝,

每个人可以拿出二十头壮牛,还有青铜和黄金,

只要你平息你的怒火,将我们放过,

而现在,我们不敢责怪你如此愤怒。”

听罢,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恶狠狠地盯着他,说道:

“欧律马科斯,即便你献给我你父亲的全部财产,

再从其它地方筹集一笔相多大的财富,

也不能换回你的一条狗命。

我要你们一个个死去,以赔偿我的损失。

现在你们选择吧,是和我决斗,

还是逃跑,妄图躲过我利箭的追逐?

看来,你们一个也甭想逃出我的手心!”

听罢,求婚者们一个心里冰凉,双腿酥软,

欧律马科斯则对他们说道:

“各位求婚者,既然他不肯放过我们,

执意要用那张大弓和利箭

在门槛那边把我们一个个致于死地。

那么还等什么呢?为了自己的生存,

鼓起勇气,抽出佩剑,和他决一死战吧!

把桌面当盾牌,挡住他射来的利箭,

一起冲过去,逼他离开门槛,

我们或许能冲出去,冲到大街求援,

那么刚才那一箭是他最后一次的射杀!”

说罢,他抽出了青铜制成的佩剑,

大喝一声,向奥德修斯扑了上去。

卓越的奥德修斯毫不退让,一拉弓弦,

射出利箭,正中他的前胸,乳头旁边,

锋利的箭就扎入了肝脏,他手一松,

佩剑滚落在地,整个身体冲向一张桌子,

把桌上的酒杯、面包、烤肉全都扫落,

然后,他一头栽倒在地,趴在那里,

双腿无意识地一蹬,踢中了身后的椅子,

在椅子的摇颤之中,他的灵魂飞离了身体。

安菲诺摩斯手中握着锋利的佩剑,

扑向大门,心中还以为奥德修斯能放他跑掉,

可是,他没有防范特勒马科斯,

后者在身后,迅速地将槍尖捅入他的躯体,

从后心进去,穿过身体,从胸前出来。

他向前仆倒在地,额头砸在地面上,

特勒马科斯让长槍插在安菲诺摩斯身上,

不动手拔它,担心敌人乘机上来将自己伤害。

他后退几步,然后跑到父亲身边,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奥德修斯说道:

“亲爱的父亲,我到库房为你取来

一面坚实的大盾,两支锋利长槍,

和一个你戴上的正合适的铜质头盔。

我自己也要全副武装,还要给

牧猪奴和牧牛奴取来铠甲。

有铠甲和武器,我们才能更好地战斗!”

听罢,卓越的奥德修斯说道:

“我的孩子,快去快回,我暂时用利箭挡住进攻

时间长,他们或许会把我逼开,逃出大门!”

听罢,特勒马科斯谨从不违,

迅速冲向库房,里面堆放着锐利的武器。

他挑送了四面大盾,八支长槍,

外加四个有鬃饰的坚固的头盔,

又迅速地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在奥德修斯的掩护下,

他和另外两个忠诚的奴仆迅速全身披挂,

手中握起得心应手的兵器。

当奥德修斯身边还有足够的利箭时,

他总是镇定地瞄准一个又一个的求婚者,

拉弦射箭,目标总是准确无误地应声倒下。

等他把所有的箭都射完以后,

他就将大弓放下,靠在高大坚固的墙内侧

的厅上的门柱边,然后把饰有颤动鬃毛的头盔

戴在头上,将坚实的四层的大盾提在身前,

全身上下,披挂严整,放射出使人

不寒而栗的阵阵杀气!最后,

奥德修斯抓起了双槍,槍杆上顶着闪亮的铜尖。

在高耸坚固的院墙上有一个小侧门,

通过它便可以逃出宫殿。

装着制合严密的门扇,和大厅的门槛相对。

奥德修斯早已派欧迈奥斯守在那里,

避免恶徒从仅有的出口逃走。

这时,阿革拉奥斯想起了它,说道:

“各位朋友,这是还有一个侧门,

我们可以从那里冲出去,向市民求援!”

但放牧羊群的墨兰透斯却答道:

“光荣的阿革拉奥斯,此事恐怕不会成功。

侧门距离大门太近,不易通过,

而且只有一个门口,有一个人把守就难冲去。

但是别灰心,我去库房给你们搬来兵器,

那里奥德修斯和他儿子通常放兵器地方。

你们可全副武装,同他们拼杀到底!”

说罢,出卖主人的墨兰提透斯便冲进库房,

为那些可耻的求婚者搬取兵器,

他首先搬出了十二面大盾,二十支长槍
和十二个饰有马鬃的坚固的头盔,

迅速回到院中,把装备送给他人。

看到敌人穿上铠甲,手握长槍,

奥德修斯心中一沉,双腿发软,

知道接下来的将是一场恶战。

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儿子说道:

“特勒马科斯,看来不是放荡的女仆,

就是可恶的墨兰透斯,向我们挑起恶战!”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亲爱的父亲,这是我的错误,不怪他人,

是我没有把堆放武器而库房的大门

仔细锁好,看来,他们的内应倒蛮聪明。

欧迈奥斯,你去库房察看,

看是哪个女仆,勾结敌人,将我们出卖!

我怀疑是多利奥斯之子墨兰透斯搞的鬼!”

正在他们商量该怎么办的时候,

可耻的叛徒墨兰透斯第二次偷入库房,

盗取武器,正被欧迈奥斯看在眼里。

于是,忠诚的牧猪奴对主人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

我们怀疑的那个内奸又去库房搬运武器,

告诉我该怎么办。如果我能制服他,

是将他杀了,还是押到你跟前?

他在你的家中横行霸道,做下无数恶事,

理所当然该受到严厉的惩罚。”

卓越的主人对他说道:

“在这里,有我和特勒马科斯,

完全可以对付得了这些负隅顽抗的恶徒,

你和牧牛奴一起到库房那边,

抓住那个坏蛋,扳押他的双手和双脚,

扔进库房,在他的脊背绑上一块木板,

用绳索牢牢地捆住,然后吊到房梁上,

让他忍受巨大的痛苦和折磨。”

听罢,牧猪奴和牧牛奴转身离去,

潜到库房里,悄悄地,不惊动墨兰秀斯。

而后者正专心致志地挑选兵器,

没有想到另外两个奴仆隐在房柱后。

牧羊的内奸找到一个精工制作的头盔,

一个沾满了铜锈的古旧的大盾,

这是年轻的拉埃尔特斯的常用之物,

现在已弃置不用,盾面边浴的线绳已经脱落。

他刚迈出门槛,另外两人就扑了上去,

揪住地的头发,拖进库房,扔在地上,

然后不管他如何痛苦,用粗硬的绳索,

牢牢地从后面把手脚绑紧,

遵照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的吩咐,

再用一条长绳子将他拴紧,拉着绳子,

把他吊上高高的房梁,在高空荡来荡去。

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对他说道:

“可耻的墨兰透斯!这下子你可舒服了。

躺在柔软的床上,悬在半空彻夜守望,

你会第一个迎接从俄开阿诺斯长河

升起的黎明女神,而在以前,

你总是赶着上好的肥羊,

供那帮恶徒大吃大嚼!”

说罢,他们离开库房,让那个墨兰透奥斯

在梁木下忍受痛苦。他们全身披挂。

将库房的大门锁好,又回到奥德修斯身边。

庭院之中正战得激烈,奥德修斯父子守住门槛,

人多势众的求婚者凶猛地住上扑。

这时,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女神化身为门托尔,

并摹彷他的声音前来拜访。

一见到他来,奥德修斯心中高兴,说道:

快来帮忙,亲爱的门托尔!我们是好友,

我曾给你不少帮助,并且同龄,从小一起长大!”

虽然这样说,但心中相信那就是雅典娜。

而对面的求婚者也朝他大喊大叫。

阿革拉奥斯,达马斯托尔之子这样说道:

“门托尔,千万别听奥德修斯的花言巧语,

为他卖命来对抗我们这么多人。

我相信,下面的事一定会成为现实:

如果我们将奥德修斯父子杀死,

那你也别想活命,如果你听他的话,

帮助他们,你要以你的生命作为代价,

而且,在把你们全部消灭掉之后,

就占有奥德修斯和你的全部财产,

包括那些散布在其他城市财富;

另外,把你的儿子们从这里赶出去,

你的妻子和女儿们也不允许居住在伊塔卡!”

听罢,女神雅典娜勃然大怒,

用愤激的语调斥责奥德修斯道:

“奥德修斯,你的神勇都到哪儿去了?

当年,为了抢回白臂的海伦,

在特洛亚艰苦卓绝地拼杀了十年,

将无数的敌人杀死,送入冥府,

还运用智谋最终捣毁了普里阿摩斯的都城。

可为什么,在你返回家乡,面对你的财富,

你反而如此软弱,不能将他们制服?

来!站在我身边,看看我是怎样勇敢地作战!

看看阿尔基摩斯之子门托尔如何通过

舍命拼战来报答以前你对我的深情厚意!”

说罢,她却并不想让奥德修斯父子

轻易地获得胜利的光荣,还想继续

激发他们两人的力量和勇气!

她纵身一跃跳上厅上的横梁上,

转身一变,幻化为一只燕子,蹲在那里。

这时,达马斯托尔之子阿革拉奥斯、欧律诺摩斯、

安菲墨冬,得摩普托勒摩斯,佩珊德罗斯,

以及见多识广的波吕博斯怂恿求婚人奋力拼战,

在所有还活着的仍坚持战斗的求婚者中,

这些人是卓越超众的几位勇士。

已经有不少人死在奥德修斯的利箭之下了。

阿革拉奥斯大声地说道:

“看来,这个家伙一会儿就再也挥动不了他有力的臂膀,

门托尔在说一堆大话之后,已经逃掉了,

现在只有他们四个守在门口。

大家不要乱掷长槍,让我们六个人先掷,

希望至高无上的克罗诺斯之子赐予荣誉,

将这个奥德修斯一槍刺死!只要他一死,

我们就胜利在握,因为其他几个容易对付。”

听罢,他和另外五个求婚者便投出了长槍,

但目光炯炯的雅典娜使他们的努力一无所获。

一支有力的长槍扎入了高耸的房柱,

一支击在了制合严密的门扇上,

另外一支的锐利的铜尖穿入墙壁。

历尽艰险的奥德修斯将长抢闪开,

然后对自己的儿子和奴仆说道:

“亲爱的朋友们,该轮到我们报复了。

一定要杀死他们!作恶多端还不够,

刚才竟然试图杀死我们!真是旧仇添上新恨!”

听罢,大家纷纷用力掷出手中的长槍。

奥德修斯击中了得摩普托勒摩斯,

特勒马科斯击中了欧律阿德斯,

欧迈奥斯击中埃拉托斯,菲洛提奥斯击中佩珊德罗斯。

这四个不幸的人纷纷倒下,嘴巴啃着地板。

见此情景,其他求婚者吓得后退不迭,

奥德修斯几人迅速上前拔回长槍。

接着,求婚者又掷出了锐利的铜槍,

但目光炯炯的雅典娜使他们的努力一无所获。

一支有力的长槍扎入了高耸的房柱,

一支击在了制合严密的门扇上,

安菲墨冬掷出的槍头擦着,

特勒马科斯的手臂飞过,后者受了轻伤。

克特西波斯的长槍则沿着欧迈奥斯的盾牌上沿,

从肩上呼啸而过,掉落在身后。

然后,足智多谋、身经百战的奥德修斯

和三个帮手又向敌人投出了长槍。

卓越的奥德修斯击中了欧律达马斯,

特勒马科斯击中安菲墨冬,欧迈奥斯

击中波吕博斯,菲洛提奥斯击中了克特西波斯。

见克特西波斯死在自己槍下,牧牛奴不禁说道:

“哈!波吕特尔塞斯之子,喜欢侮辱别人的家伙,

看来你再也无法张开你那可怕的大嘴了,

永生的天神收回了赐予你的权利,

这是我赠给的礼物,用以回报,

你以前曾扔给奥德修斯的那只牛蹄。”

话音刚落,卓越的奥德修斯又杀死了达马斯托尔之子,

特勒马科斯杀死了欧埃诺尔之子勒奥克里托斯,

呼啸的铜尖是从他的肚子上穿进去的,

他向前仆倒,额头砸在地面上,

这时,好战的女神雅典娜站在高高的房顶上,

摇动着那面可怕的、闪光的埃吉斯。

见此情景,求婚者大惊失色,

一个个四处奔逃,躲避死神的追逐。

如同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白天变长之时,

牛虻大量繁殖,将成群的壮牛咬得

四处奔逃!

又如同一群凶猛有利爪的秃鹰

从高空俯冲而下,去猎捕软弱无能的小鸟。

可怜的小鸟为了生命,仓皇向高空的云层中飞去,

无奈,面对强大凶残的秃鹰,

它们无力逃脱,也无处可藏,只能成为它们的口中美食。

奥德修斯和帮手们如同秃鹰,四处追杀

仓皇的求婚者,追上一个杀一个,到处是惨叫声,

到处是汨汨流出的黑血和破碎的头颅。

这时,勒奥得斯冲到奥德修斯面前,

抱住他的双脚,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苦苦哀求:

“尊敬的奥德修斯,可怜可怜我,饶我一命吧。

请相信我,在你的家中,我从未

向你的女仆说过一句粗话,也没做别的坏事!

我还经常劝他们不要如此横行霸道,

可他们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仍然为非作歹。

他们落得这样的下场,也是自作自受,

我是他们的中间善良的占卜师,

如果我也死了,那就是天大的冤枉!”

卓越的奥德修斯恶狠狠地盯着他,说道:

“如果你真是占卜师,

那么你一定每天都向天神虔诚地祈祷,

希望我永远不要回到伊塔卡!

并且祈祷你能娶到我的妻子,生一堆孩子!

所以,为了你罪恶的念头,你去死吧!”

说罢,他从地上捡起一把利剑,

那是阿革拉奥斯死时丢下的,

奥德修斯抡起宝剑,用力砍下去,破断了他的脖子,

脑袋滚出老远,嘴巴却在一张一合。

只有歌手费弥奥斯,特尔佩斯之子逃得一命,

他是被迫而来,为求婚者演唱的。

当时,他抱着竖琴站在侧门旁,

心中在激烈地权衡着“

是逃跑,跑到拉埃尔特斯父子为宙斯而建的,

并经常献上无数丰盛祭品的祭坛上坐着,

还是,冲到奥德修斯的跟前,苦苦哀求。

终于,他觉得是后一个办法可行,

抱住奥德修斯的双腿,苦苦哀求。

于是,他迅速将竖琴放在侧门和椅子之间,

冲了上去,跑在奥德修斯身前,

抱住他的双腿,用长着翅膀的语言恳求道:

“奥德修斯,可怜可怜我,饶我一命吧。

我是受天神的护佑为凡人唱歌的歌手,

如果今天你将我杀死,日后你会后悔的!

在歌唱方面,我无师自通,

因为万能的天神赐予我音乐天赋,

赐予我一副嘹亮的嗓子,请不要杀死我,

我可以在你面前歌唱,犹如你是永生的天神!

你心爱的儿子特勒马科斯可以为我证,

他会告诉你我不是自愿到这里

为那些可耻的求婚者服务,而是他们

强迫我在此吹拉弹唱,他们人多势众,

我孤身一个人难以拒绝。”

他的恳求传到了特勒马科斯耳中,

后者走了过来,对父亲说道:

“亲爱的父亲,不要杀地,他说的没错。

还有传令官墨冬,也饶他一命,

从我小时候起,他就细心照料我,

希望牧猪奴和牧牛奴没有杀死他,

更希望在门口,他没有挨上你的槍尖!”

传令官墨冬将此番话语听了个一消二楚,

当时他正躲在宽椅底下,身上盖了一块

生牛皮,借以躲避浓黑的死亡

他立即掀掉掩护,从椅子下站起来,

冲到少主人跟前,抱住双腿,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苦苦哀求道:

“我还没死,特勒马科斯,求你饶恕我,

并劝说你的父亲别杀了我,

他对那帮求婚者怒不可遏,

那些人不但大肆挥霍,而且小看于你!”

听罢,奥德修斯在一旁笑道说:

“我不会杀你的,我的儿子已为你求情,

你要记住他的恩德,向别人广为传颂,

记住,做善事总比恶事要强。

现在,你和歌人先离开这里,

走出宫门,呆在外面,我们几个

要在这里继续干我们的事情。”

听罢,两人赶紧走出宫门,

坐到了为宙斯而建的祭坛边。

但还四处张望,提心吊胆,担心被杀。

奥德修斯则在宫内仔细巡视,

看有没有活人躲过了他的屠杀。

实际上,所有的求婚者都结束了生命,

倒在地上,流着黑血,如同海边的渔民,

用严密的鱼网打捞上一群海鱼,

拖到海滩来,网中的鱼儿争着圆眼,

望着大海,无奈地被陽光烤死在沙地之上,

可怜的、曾经横极一时的求婚者如同死鱼,

互相杂置着倒在一起,毫无生息。

卓越的奥德修斯对儿子说道:

“特勒马科斯,去把欧律克勒娅找来,

我有要紧的话要问她。”

听罢,特勒马科斯谨从不违,

立即走进屋里,对欧律克勒娅说道:

“亲爱的奶妈,快快跟我来,

你是我们家中管理地众女仆的管家,

我父亲找你,要向你询问要紧的事情。”

听罢,老奶妈一声不吭,跟在少主人身后,

两人迈出了温暖舒适的房间的大门,

走到庭院里,她一眼就看到

站在尸首和血泊之中的奥德修斯,

后者浑身上下一血红,就如同一只猛狮,

刚刚从大餐一顿的牛棚走出来,

前胸和双颊上,沾满了鲜血。

奥德修斯的样子让人见了胆战心寒,

但是等老奶妈看到求婚者都死在地上后,

她一下子明白了,准备为胜利而高声欢呼。

但足智多谋的奥德修的及时拉住了她,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她说道:

“亲爱的奶妈,我知道你十分高兴,

但不要在死去的人面前手舞足蹈,

至高无上的天神终于让他们遭灭顶之灾,

这些人蔑视神灵,无法无天,

欺压其他的凡人,凌辱来此地作家客的外乡人,

落得这样的下场,是他们罪有应得。

亲爱的妈妈,请你给告诉我,

在我久别不归的日子里,有哪些女仆们忠心耿耿,

还有哪些女仆,放荡不羁,性命该绝?”

心地善良的欧律克勒娅说道:

“亲爱的孩子,请让我把实情告知。

在宫中服务的共有五十名女仆,

我们教育她们如何做女工,

怎样梳理羊毛,做好本份的工作。

在你走后,有十二个女仆婬荡不羁,

不把佩涅洛佩和我放在眼中。

特勒马科斯还未完全成人,

所以女主人不让他管理女仆的事务,

现在,就让我上楼走进你妻子的睡房,

叫醒她,告诉你已归来,是某位天神让她沉入睡眠。”

听罢,卓越的奥德修斯说道:

“这个先不着急,亲爱的奶妈,

你先把那十二个可耻的女仆们叫到这里来。”

欧律克勒娅谨遵不违,

回到房里,将女仆带到庭院里。

奥德修斯又对自己的儿子,两个忠诚的奴仆,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吩咐道:

“让这些可耻的女仆把尸体搬走,

再用海绵沾着清水将大厅的地面

和桌椅清洗干净。等把厅堂

收拾得干干净净之后,

你们把她们赶到那座圆顶屋和院墙之间,

挥动锋利的长剑她们一个个杀死,

一个也不要留,让她们忘却床上的欢爱!

可耻的女人,竟和那帮求婚者勾搭在一起!”

说着,那十二个女仆互相推搡着下走了出来

尖声哭叫着,泪水哗哗地流下。

首先,她们把众多的尸体抬到门廊下,

一个挨着一个,一个摞压着一个,

由卓越的奥德修斯亲自监督,

接着用海绵沾着清水,

将大厅的桌椅擦得干干净净。

而这时,特勒马科斯和两个忠诚的奴仆,

用尖锐的铁锹将地上的血污铲起,

让女仆扫清,扔到外面去,

等到她们做完了这所有的一切,

他们就赶着这些可耻的女仆,

走到圆顶屋和院墙之间的空处,

让她们一个也逃不出去。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说道:

“我要让这些可耻的女仆全都痛苦地死去,

往日里她们飞横拔扈,口吐脏言,

大肆污辱我的母亲和我,

还和那帮可耻的求婚者勾搭在一起!”

说罢,他取出一根海船上常用的结实的缆绳,

一头系在高耳的房柱上,一头系在圆屋顶上,

让那些女仆都吊了上去,脚尖离开了地面

就象是一群翅膀修美的鸦鸟或者野鸽,

本来要栖在树上好好休息,

不料却陷入了密不可透的巨大的捕鸟网。

女仆们就这样吊成一排,缆绳勒在

柔嫩的脖了上,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只过了一会儿,她们的腿就停止了挣扎。

接着,他们又从库房中解下了墨兰透斯,

毫不留情地用利剑割去了他的耳鼻,

并割下他的生殖器,扔给野狗吃,

还满含仇恨地剁下他的四肢。

最后,他们将手脚洗净,回到了大堂,

心情舒服地回到了奥德修斯的身边。

奥德修斯对欧律克勒娅说道:

“亲爱的奶妈,去拿来一些去污用的琉璜,

放在火盆内焚烧,去去大堂中的邪气。

再把佩涅洛佩叫来,让侍女陪着她,

还叫来家中其他忠诚的女仆。”

心地善良的欧律克勒娅答道:

“亲爱的孩子,你说得一点儿也不错,

不过,我还是先给你送来华美的衣之和外袍吧,

你不能在厅堂上如此衣衫褴褛,

别人见到,会为此责怪我们的。”

但卓越的奥德修斯坚持道:

“不,你还是将琉璜焚烧在火盆中。”

听罢,欧律克勒娅只得遵从,取来去污琉璜,点燃在大盆中,

将宫内大厅和院子熏得干干净净。

然后,欧律克勒娅穿过大堂,

将其他的忠诚的女仆召唤出来。

那些女仆拿着火把,走出房间,

看到主人回来,高兴地围了上去,

不断地亲吻他的脑袋和双肩,

拉住他有力的大手,个个不胜欢喜。

奥德修斯又悲又喜,认出了每一个仆人。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22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