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3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精神文明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 奥德赛·20

诗歌大全 尚仁 314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20

奥德赛·20

——佩涅洛佩惊梦,奥德修斯强忍羞辱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准备在廊屋下休息,

他动手铺床,先铺上一层生牛皮,

又铺上几张羊皮,都是求婚者从羊身上剥下的。

然后,他安然躺下,身上盖着欧律克勒娅给他的毛毯。

奥德修斯虽然躺下,但久久不能入眠,

心中盘算着怎样给求婚者送去死亡。

这时,一群女仆走出房门,欢声笑语,喜气洋洋,

她们早已和那些求婚者勾搭在一起。

耳听放荡的女仆的笑声,奥德修斯悲愤难耐,

心中十分矛盾,权衡着是冲上去,将她们尽数杀死,

还是放过她们一命,让她们最后一次同求婚者勾搭。

愤怒的心在他的胸腔中突突直跳,

如同一只路边的看守幼小狗仔的母狗,

凶狠地大叫,要扑到行人身上大口地撕咬!

看到这群狗男女做下这等恶事,奥德修斯恼恨不已,

不过,他又握拳捶打自己的胸膛,自责道:

“奥德修斯啊!你一定要忍耐,你已忍受了各种恶事,

即使是凶猛的库克洛普斯吞食了你英勇的伙伴,

你也忍耐,直到运用智慧从可怕的洞穴中逃生!”

他就是这样严厉地自责着,

渐渐地,他的心灵不再愤怒,安静下来。

但是,他仍然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如同一个人用叉子叉住一个灌满羊血和羊脂

的大羊肚,在熊熊火焰上不断地转动着,

好让它均匀地烤熟。

他也是这样翻来覆去,

盘算着怎样报复那些可耻的求婚者,

要知道,凭着一个人的力量对付一群人,很难轻易取胜。

这时,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化身为一个女仆的样子,

站在了他的上方,对他说道:

“苦命的奥德修斯,你为何还不安睡?

要知道,这是你自己的家,住着你的妻子和儿子。

他是如此杰出,哪个父母不喜欢这样的儿子?”

听罢,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答道:

“伟大的女神,你说得完全正确,

但是,我正盘算着如何报复那帮恶人,

我自己孤身一人,而他们人多势众。

而且,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要我仔细考虑,

在我遵照宙斯的意志,在你的护佑下,

严惩了那帮贪得无厌的求婚者后,

我怎么做才能顺利脱险?”

目光炯炯雅典娜这样安慰地道:

“你这个多疑固执的家伙,那些有死的凡人

能够相信远远比不上我的弱小的伙伴,

而你却不相信,一位力量无比强大的天神!

永生的我无时无刻不关照着你,护佑在你身边,

现在我们可以明白地告诉你,即使有五十队有死的凡人

气势汹汹地围杀我们,我们也依然

能从他们那里抢来肥壮的牛羊!

还是尽快入睡吧,精神紧张会让人极度疲劳。

记住!曙光在前,你即将脱离苦海。”

说罢,她挥合手上他的双目,让他沉睡去。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转身返回奥林卑斯山。

廊屋下的奥德修斯被睡神控制住,

烦恼忧虑无影无踪,四肢平缓地放松。

而与此同时,他的忠贞不渝的妻子却从梦中惊醒。

躺在睡床上开始哭泣起来。

她不停地哭,直到痛哭的欲望得到满足,

就向女猎神阿尔特弥斯祈求道:

“尊贵的女神宙斯之女阿尔特弥斯!

请你射出你的羽箭,带走我的生命吧。

或者降下狂风,把我卷走,

带着我沿着昏暗的水道

卷进永不止息的俄开阿诺斯的河口,

如同被狂风卷走的潘达瑞奥斯的女儿。

这些可单怜的孤儿,父母被天神夺去生命,

空荡的宫殿中只剩下孤苦可怜的她们。

金色的阿佛罗狄忒喂给她们奶酪、

香甜的美酒和甘甜的蜂蜜,天后赫拉。

让她们聪明伶俐而又仪态万方,

阿尔特弥斯让她们有优美的体形,

而雅典娜则使他们心灵手巧,精于各种女工。

当她们长大成人后,阿佛罗狄忒想使他们

有美满幸福的婚姻,便去请示天神宙斯。

奥林卑斯顶上的掷雷神宙斯无所不晓,

有死的凡人的命运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就在那一瞬间,姑娘们被一阵狂风卷走,

卷到了可怕复仇女神埃尼里斯那里,当她们的女仆。

希望住在奥林卑斯山的天神

或者让秀美的阿尔特弥斯一箭把我射死。

我宁愿心中藏着奥德修斯的身影,坠入冥府,

也不愿意嫁给一个远不如他的丈夫,讨他的欢心。

如果一个人白天流泪不止,哀声叹气,

晚上尽管孤寂难耐,还可安然入眠,

双眼一闭,就可以把好事坏事一概忘却,

这样的苦痛和悲伤还可以忍受,

可是,我为什么如此不幸,在夜晚也有天神,

给我送来恶梦:我刚才又梦见他睡在我身边。

完全象他出征前的精神抖数的模样。

我是那么地欢喜,谁想到又是一场空梦!”

说罢,享用金座的黎明女神已升上天际,

佩涅洛佩的啜泣声传到了奥德修斯的耳中,

他不禁警觉起来,反复思考,

觉得妻子就在自己的床边,已经认出了他。

于是他叠起铺在下面的羊皮和毛毯。

叠好放在大厅的宽椅上,又拎起生牛皮,

放到屋外,高举双手,向宙斯祈祷,

“天父宙斯啊!如果你真的在我历尽磨难之后,

最终让我返回亲爱的家园,那么,

就让这个房子里某个醒着的凡人给我征兆吧,

天父宙斯,也请你在屋外向我显示一个征兆。”

高高在上的宙斯听到了他的祈祷,

在高耸入云的奥林卑斯闪亮的山顶上,

扔下一个响亮的炸雷,使奥德修斯心中狂喜。

在旁边有一座磨房,里面的放着

人民的国王使用的大石磨。

有十二名女仆在那里拼命干活,

推碾颗粒饱满的大麦和小麦。

这时候,其他女仆都干完了活计,回房休息,

只有一个身衰体弱的女仆还没有完成任务。

她累得停止推磨,说出了这样一番话语:

“天父宙斯啊,神界和人间至高无上的主宰,

高空之上闪烁着繁星没有一丝儿云彩,

为什么你掷下了如此响亮的炸雷,

大概这是你送给某个人的征兆吧,

我这个可怜的女子要向你祈祷。

让你允诺我,使之成为现实,那些求婚者,

整日饮宴,累得我腰酸腿疼,不得安眠,

希望明天是他们最后一次的狂喝滥饮!”

听到她的祈祷,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欣喜若狂,

见自己祈祷的两个征兆已出现,说明可耻的仇人即将毁灭。

这时,宫中的其他女仆也都起床,聚到大厅里,

在火盆里点燃起温暖的火焰,

神一样的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起身离床,

穿好衣服,背上利剑,在脚上,

系上闪光的绳鞋,手中握着一杆长槍,

槍头顶着一个锋利的青铜槍头。

他就这样一身装束,走到门槛边,问道:

“亲爱的奶妈,那个外来的客人是不是受到热情招待,

你们为他准备了食物,铺下柔软的床铺没有?

还是弃之不顾?要知道,我母亲虽然聪明,

但心情却不稳定,有时会对某个客人十分殷勤,

有时又性情粗暴,毫不客气地赶走客人!”

心地善良的欧律克勒娅答道:

“我的孩子,你千万不要任意埋怨别人,

你母亲待客十分周到,让那位客人自由自在地喝酒,

她也曾问客人是否饿了,那个人说不必吃东西。

夜深之时,大家都要回房休息,

你母亲吩咐女仆为他准备一个床铺。

可是他漂泊流浪过惯了苦日子,

却睡在廊屋下,用一张生牛皮和几张羊皮当褥子。

我送给他一个毛毯,让他盖在身上。”

听罢,特勒马科斯手握长槍走出厅堂。

身后跟着一对奔跑迅速的狗,走向会场,

那是胫甲精美的阿开斯人时常聚会之所。

这时,心地善良的欧律克勒娅,佩塞诺尔之子

奥普斯的女儿,大声吩咐其他的女仆,道:

“赶快开始打扫房间,把地面都清扫干净。

在宽大的椅子上铺上紫色的软垫。

把抹桌用的海绵淋湿。仔细地擦洗餐桌,

还有那用于调酒的大调缸和精美的双耳酒杯,

也要仔仔细细地冲洗干净!

你们首先赶快去泉水边,取回净水。

那些求婚者一会儿就会来到这里,

今天是个欢乐的节日,他们会早早地过来!”

听罢,女仆们依照她的吩咐立即行动。

有二十个女仆到泉边取去清水,

其余的则留在宫中认真清扫收拾。

过了会一儿,强壮的男仆们来到庭院里,

开始砍柴,熟练而轻松。到泉边

取水的女仆也迅速返回,

忠诚的牧猪奴送来了三头肥壮的猪,

赶进宫门让它们在庭院中自由吃食。

然后,他走到奥德修斯面前,温和地问道,

“尊敬的外乡人,这些阿开奥斯人是不是态度好了一点儿,

还是象以前那样盛气凌人。”

卓越机智的奥德修斯答道:

亲爱的朋友欧迈奥斯,愿天神惩罚他们!

他们蛮横天礼,心怀叵测,

在别人的家里谋划着各种险恶的陰谋!”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着,

走来了牧羊的墨兰透斯,

他挑近了一些最好的肥羊献给,

那些贪得无厌的的求婚者,身后有两个牧羊人。

他将肥羊拴在廊屋的柱子上,

鬟过来,对奥德修斯讥讽道:

“哈!你这个老叫花子!竟然还赖着不走,

是不是妄想再得到贵族们的施舍?

看来,咱俩不打上一架,你是不会

乖乖离开这里的。你这个赖皮赖脸的家伙!

为何不到其他阿开奥斯人的酒宴上乞讨?”

听着他挑衅的语调,奥德修斯低头不语,

只是暗暗地点头,盘算着如何处罚他。

接着,牧奴的首领菲洛提奥斯也来了。

赶着一头未孕育过的母羊和肥壮的山羊,

是海上的船工把他们运送过来,

也运送其他需要回渡的人们。

他将牛羊拴在廊屋的柱子上,

然后走到欧迈奥斯身前,回道:

“欧迈奥斯,这个从外乡来的客人是谁?

来自何方?父母是谁?属于哪个民族?

他虽然历尽千辛万苦,外表破破烂烂,

但面容威武,象是个不凡的贵族!

至高无上的天神也经常让贵族遭难,

让他们忍受痛苦和磨难,四处漂泊!”

说罢,他接着走近奥德修斯,伸出右手,

向他问候,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尊敬的外乡人,欢迎你来到此地!

虽然你现在生活窘迫,但以后会越变越好。

唉!最可恨的是至高无上的宙斯,

养育了众多的凡人,却又没有怜悯心,

任凭他们在苦海中拼搏挣扎!

老人家,一看到你,我就汗水直流,无比痛苦。

你让我想起了我的主人奥德修斯,

也许他还活在陽光灿烂的人间,

象你一样衣衫褴裙地浪迹四方,

或者他已遭不测,灵魂去了哈得斯的冥府。

我为我亲爱的主人而深深地叹息。

在我小的时候,现在牛群无比庞大,

繁殖出来的宽面小牛数不完,增长的势头不可预测。

而今,这些可耻的恶徒却吩咐我赶来肥牛,

供他们享用?他们丝毫不顾忌少主人的情面,

大肆挥霍浪费主人的丰盛的家产。

这些该死的求婚者,难道不怕天神惩罚吗?

这些日子以来,我每天都在仔细地考虑,

是不是赶着牛群投奔其他的主人。

但少主人仍在,我这样做实在不该,

可是,当我看到求婚者肆无忌惮地大吃大喝,

我的心便悲愤难忍!我实在应早早离去。

不过,我还是愿心希望我的主人回来。

将这些恶徒杀个屁滚尿流,四处逃散!”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说道:

“听你这番话,说明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而且也不愚笨,很有头脑。

所以我告诉一件事,并可以发下一个重誓。

我们天神宙斯,待客的餐桌,

和刚强的奥德修斯家中的炉灶的名义起誓:

你还来不及走,你的主人就会回返家园。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留下来观看,

这些可耻的求婚者是怎样尸横血泊的!”

听罢,牧牛的菲洛提奥斯答道:

“尊敬的外乡人,愿克罗诺斯应允你的誓言。

那时,也让你看看我有力的双臂和我的勇气!”

在旁边的欧迈奥斯也向天神虔诚地祈祷。

请求他们允许让奥德修返回故乡。

他们三个人正在这样交谈着,

而那些求婚者也正在策划杀死特勒马科斯的陰谋。

突然,一只老鹰抓着一只幼小的白鸽

从他们的左上方掠而过。

看到这个征兆,安菲诺奥斯立即说道:

“朋友们,看来我们的计划不可能实现。

还是让我们心情轻松地享用美味佳肴吧。”

听罢,求婚者们一致赞成,

大家蜂拥走进奥德修斯的宫殿,

脱下外套,搭在一张张宽大的椅子上,

然后,捋起衣袖子开始宰杀肥羊、

硕大的公猪和未孕育过的母牛。

大家把内脏烤熟,给每人一份。

调酒人在调缸中兑酒,欧迈奥斯

分发酒杯,菲洛提奥斯为他们倒酒。

人们伸手抓食摆在面前的美味佳肴。

特勒马科斯故意把奥德修斯

请进大厅,在石彻的门槛边

为他摆上一张餐桌和一把破椅子。

并给他端上一份芳香的内脏

和一杯香醇的美酒,温和地说道:

“外乡人,请坐在这里,和他们一起用饭吧,

没有人敢在这里凌辱你或殴打你,

因为这是在我家中,不是公共场所,

这地方归我所有,是我父奥德修斯的产业!

各位求婚者,请你们控制住你们的理智,

不要口出脏言,引起争执和冲突!”

听罢,那些求婚者一个咬紧嘴唇,

睁大了双眼,没想到特勒马科斯说话如此大胆。

这时,安提诺奥斯,欧佩特斯之子,对大家说道:

“各位,尽管特勒马科斯出言不逊。

令我们难以接受,我们还是听从他的建议,

如果克罗诺斯之子不允许我们的计划实现,

这个小孩怎能如此口出狂言!”

听到这些,特勒马科斯没有反击。

此时,传令官正穿过了城区,带着祭献给天神的

丰盛的祭品,众多长发的阿开奥斯人正聚在一片树林中,

那是属于远射神阿波罗的圣林。

然后,人们又将牛羊肉烤熟,从叉子上取下,

平均地分成许多份,开始享用丰盛的酒宴,

奥德修斯的面前也有一份,并不比其他人少,

因为特勒马科吩咐过自己的仆人,

要他们平等地款待这个年迈的外乡人。

但目光炯炯的雅典妇想让那些求婚者,

继续行恶,这样会使埃尔特斯之子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更加义愤填膺。

众多的求婚者之中有个狂妄自大的小人,

叫克特西波斯,来自萨墨,

他仗着自己有丰富的家财,信心百倍,

也来这里向佩涅洛佩求婚。

这时,他站着了起来,对其他求婚者说道:

“各位高贵的求婚者们,请听我说,

这位外乡人已经得到了不多不少与我们相等的一份。

我想他既是特勒马科斯的朋友,

就不就应该怠慢他,任何来到这里的陌生人。

都应受到应有的礼遇,我也送给他一份厚礼,

他可以将这份礼物转赠给替他沐浴的女仆,

或者其他任何一个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的女仆!”

说罢,他猛地从篮中抓起一只牛蹄,

朝着奥德修斯奋力掷了过去。后者嘴角

挂着轻蔑的微笑,略微一侧头,

牛蹄飞了过去,打在墙壁之上。

特勒马科斯勃然大怒,大声责骂道:

“克特西波斯,这一次算你走运!

幸亏你的牛蹄被外乡人躲过。

否则你的前胸将躲不过我锐利的长槍,

那么你的父亲就要为你的葬礼而忙忙碌碌了。

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也别想在此胡作非为,

我早已长大成人,不是什么也不想的三岁娃娃,

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心里清楚得很,

但目前,我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

看着你们宰杀我的牛羊,吃我的面包,喝我的美酒。

只因你们人多势众,而我势单力弱。

不过,你们还是尽量少和我发生冲突,

如果你们打算用武器杀了我,那么悉听尊便,

我也希望自己不如快点死去,

免得看见你们在我的家中胡作非为。

欺凌我的客人,辱骂责打我的女仆,

使这座圣洁的宫殿蒙受耻辱!”

听罢,那些求婚者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终于,阿革拉奥斯,达尔斯托尔之子说道:

“名位朋友,刚才他说的话很有道理,

所以我们还得避免同他发生冲突吧,

不要再欺凌他的客人,辱骂责打他的女仆。

但是,对于特勒马科斯和他的母亲,

我要进几句值得考虑的忠告,

但愿我的建议他们能耐心听取。

如果你们还对奥德修斯的生存抱有希望,

希望有朝一日,他能突然回返,

那么,我们没有人会抱怨你们。

为了等待他的回归,在宫中滞留这么多时日,

因为从你们角度出发,这本来无可厚非,

但是,事情明摆着,奥德修斯已客死异乡!

所以,你应该耐心地劝说你的母亲,

让她选择一位高贵的阿开奥斯人出嫁吧,

这样这就会舒舒服服地享受偌大的家产,

而你的母亲也有了新的家庭需要操持。”

聪颖的特勒的马科斯答道:

“阿革拉奥斯,我以宙斯的和我父所受的苦难的名义发誓,

不管我父在远离故乡的地方流浪或已客死异乡。

我从来没有阻挠过我母亲的婚姻。

与之相反,我力劝她赶快选择一个合适的人选,

我还要送给她丰厚的嫁妆。

但是我不能强迫她离开这个家,

她毕竟是我的生母,如此不孝,天神会惩罚我。”

听罢,在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女神的摆布下,

那帮求婚者乐得仰天长笑,有的前仰后合,

长着大嘴,合不拢,口中含着鲜血淋漓的肉块,

下巴壳快要掉落下来!笑得泪水流出了眼眶。

笑得渴望大哭一场!

这时,神一样的特奥克吕墨若斯说道:

“可悲可怜的家伙们!你们遭到什么可怕的瘟疫?

你们的头颅、脸颊和下肢都罩在黑雾之中,

脸上挂满了泪水,一片哭嚎。

墙壁上和房柱上鲜血四溅,淋漓一片,

厅堂的和庭院在可怖的鬼魂在蜂拥,

争着奔向黑漆漆的西方的冥府。

灿烂的陽光消失,剩下的是笼罩一切的可怕的黑雾!”

听罢,那些求婚者的笑声更响。

欧律马科斯,波吕博斯之子说道:

“听听这个疯疯癫癫的外乡人说的疯话。

小伙子们!快把他赶出大门,

让他到广场上晒太陽去!他不是说这里笼罩着黑雾吗?”

神一样的特奥克吕墨诺斯答道:

“可怜的欧律马科斯,不用别人送我,

我有耳、有眼、有双腿,还有健全的大脑

和发达的智慧,我自会自己走出这里。

这里黑雾密布,死亡马上就要控制住你们!

这一定是报应,你们在奥德修斯的家中,

肆无忌惮地横行霸道,作恶多端,

谋划着杀害别人的可怕的陰谋!”

说罢,他转身离开这里,前往佩赖奥斯的家中,

在那里,他会受到殷勤周到的款待。

那帮在大厅里吃喝的求婚者兴高采烈地对看着,

准备继续欺辱外乡人,以激怒特勒马科斯,

其中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这样说道:

“特勒马科斯,没有人比你更倒霉了。

你看看这两个外乡客人,一个又老又脏,

只会四处乞讨,填饱肚子,其它什么不会干,

是个地地道道的窝囊废!

而另一个呢,则故作神秘,散布无忌之谈。

如果你听取我的建议,情况可能会好一点儿,

我建议你把他们送上坚固的海船,

卖给西西里人,也许能因此发笔大财!”

他们肆无忌惮地取笑,特勒马科斯毫不理睬,

只是默默地望着奥德修斯,

盼望着他大展雄威,杀死这帮无耻之徒。

些时,谨慎而美丽的伊卡里奥斯之女佩涅洛佩,

正坐在睡房门边一所宽大舒适的椅子上,

大厅里人们的话语的一字不漏地传入耳中。

那些求婚者嘻嘻哈哈,又宰杀了许多肥壮的牛羊,

准备一顿芳香醇美的午餐。

他们将痛饮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的鲜血,

这是女神和奥德修斯对他们所犯罪行的可怕的惩罚!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20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