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3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精神文明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 奥德赛·16

诗歌大全 尚仁 235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16

荷马史诗 奥德赛·16

——父子相认,共同策划复仇大计

一大清早,奥德修斯和忠诚的牧猪奴,

一起准备早餐,吩咐其他的牧猪奴,

去放养猪群。这时凶恶的牧狗对来客

摇头摆尾,尽力讨好,不象往常那样狂叫。

见此情景,奥德修斯好生奇怪,

耳边听到来客急匆匆的脚步声,

就对旁边的牧猪奴欧迈奥斯: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欧迈奥斯,一定是你熟悉的朋友来了,

那些狗对他很温顺,我已听到他的脚步声。”

话音刚落,聪颖的特勒马科斯已站到门口。

见到少主人突然而至,欧迈奥斯惊异万分,

手中的调缸“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当时他正用它调制香甜的美酒

他迎上前去,亲吻主人的头颅、眼睛

和有力的双手,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如同盼儿心切的老父,终于见到

离家十年的爱子突然返回,

儿子得到宠爱,而老父受到折磨。

忠诚的牧猪奴紧紧拥抱住少主人,

亲吻着,庆幸他逃出了死神的魔爪。

终于,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你可回来了,亲爱的特勒马科斯,如同一道陽光!

自从你偷偷地去了皮洛斯,我以为

就再也见到你了,快进屋里,我亲爱的孩子,

让你好好看看你,好好享受这时的愉悦,

我终于看到你安然返回,你的以前总呆在城里,

很少来到田庄,看望我们牧人。

你似乎对看着那帮恶徒很感兴趣。”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就算你说的对吧,不过我这次到田庄,

是专程来看你的,向你打听一下,

我的母亲是继续留在家里,

还是另外嫁给了别人,让奥德修斯的睡床,

冷冷清清,布满了蛛网和尘土!”

听罢,忠诚的牧猪奴这样答道:

“你的母亲了还留在家中,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不分白天黑夜地流泪,

艰难地捱着一天又一天。”

然后,牧猪奴接过他的铜槍,

迈过门槛,进了房里,见到客人进来,

奥德修斯忙起身让座,

但特勒马科斯阻止了他,说道:

“陌生的客人!您请坐,我是在自己的田庄,

这位老人会为我准备另一个座位。”

听罢,奥德修斯回到座位上,而牧猪奴

则在地上铺上一层柔软的枝条,上面盖上羊皮垫子,

让奥德修斯的爱子坐在上面。

然后,欧迈奥斯又拿出一盘吃剩的烤肉,

放在他们面前,从篮中拿出香甜的面包,

从象牙调缸中倒满美酒,

最后他坐在了神一样的奥德修斯对面,

大家伸手抓食摆在面前的食物。

当吃饱喝足之后,

特勒马科斯询问忠诚的牧猪奴:

“亲爱的老人家,这位客人是谁?

他来自何方?那些水手是如何将他

送到伊塔卡的?水手是何方之人?

我看他不可能是步行来到这里的。”

听罢,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答道:

“既然你问起,我亲爱的孩子,我就告诉你。

他说他出生在辽阔的克里特岛。

后来浪迹天涯,游历过许多城市,

他说这样的命运是命中注定,

他乘坐特斯普罗托斯人的海船逃出,

来这里避难。现在,我把他托付给你,

你来帮助他吧,他是一个一无所有的求助者。”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答道:

“听到你的话,欧迈奥斯,我心中隐隐作痛。

你看,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请他到家里去?

我年轻,如果有人挑起事端,与我争斗,

凭我自己的双手,我难以自保。

而且,我的母亲还在犹豫不定,内心十分矛盾,

不知道该留在家中,和我一起守着财产,

守住她丈夫的睡床,敬重国人的议论,

还是该嫁给一个赖在家中,献上大批聘礼,

最高贵、最杰出的一个阿开奥斯人!

不过,客人既已到了你这里,

我理所当然应给他一些衣服,

一柄锋利的双刀宝剑和一双闪亮的绳鞋,

送他去他想去的任何地方。

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将他留下,

和你一起管理田庄,我自会送来

所需要衣服和粮食,不给你和其他人

增加额外的负担。但是,我不赞成混到那帮

可恶的求婚者中间去,他们骄傲自大,蛮横无礼!

这位客人会受到他们的打骂,这不是我愿看到的。

不管一个人有多么强大,始终对付不了很多人!

因为人多势众,更有力量,更难驯服!”

经受磨难的奥德修斯说道:

“朋友,刚才我听了你的话,心如刀绞,

那帮求婚者如此放荡不羁,为非为歹,

在你的家中,做着违背你的心愿的恶事!

我想问你,你是放弃了与他们抗争的念头,

还是这里所有的人民在天神的启示下全都憎恨你?

或者,你在抱怨你的兄弟

一旦遇到灾难对,一家的兄弟们总是团结成一个拳头。

但愿我还年轻,和豪壮的心灵相适合,

但愿我也是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的儿子,

但愿那位久别故乡的奥德修斯突然归来!

或许这样,我们还有胜利的希望。

任何一个陌生人都可以将我的头砍下,

如果在我去到拉埃尔特斯之了奥德修斯的府第时,

不能给那帮可恶的求婚者带去灾难!

如果我孤身一人难敌众拳,被他们杀死,

那么我心甘情愿死在自己家中,

也比看着那帮恶人为非作歹的好!

他们对客人粗暴野蛮,对女仆

横加责骂,任意穿行在精美的大厅里,

无节制聚众酗酒,大肆挥霍美味佳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答道:

“尊敬的客人,我会把情况详细告诉你,

并不是全体居民在天神的启示下会都憎恨我,

也并不是我的兄弟们令我烦恼,当然,

在困难来临的时候,自家兄弟应抱成一团。

可是,克罗诺斯之子使我的家族单传,

阿尔克西特斯只生了一个儿子拉埃尔特斯,

拉埃尔奥斯也只生了我父奥德修斯,

而奥德修斯生了我这根独苗,

没有因为我而享受过乐趣。

现在,我的家中聚满了许多无耻之徒,

他们都是附近各个海岛上的显贵,

来自杜利基昂、萨墨和林木繁茂的扎昆托斯

还有许多是伊塔卡岛上的贵族青年,

纷纷来到我家,

向我母亲求婚。

一个个厚着脸皮地挥霍我家的财产,

母亲既不拒绝他们,又无法赶他们走,

任凭他们胡作非为,不用多久,也会把我毁掉!

不过,我们如何努力也无济于事,一切都由天神决定。

尊敬的老人,请你进城去见佩涅洛佩,

告诉她我已安然从皮洛斯归返。

我一直呆在这里,你告诉她我马上回来,

千万不要其他阿开奥斯人知道,

因为不少人正伺机加害于我。”

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这样答道,

“我很清楚,你放心,我是一个长着

精明头脑的人,但请你将实话告诉我。

我去不去告诉,可怜的拉埃尔特斯,

以前他虽为思念奥德修斯而伤心不已,

却仍能监督奴仆们劳动,

饥饿时和他们一吃喝。

可是自从你一言不发地去了皮洛斯,

我听说他茶饭不思,也不监督农奴,

每天只是哀声叹气,泪流满面,

渐渐地形销骨立,十分虚弱。”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答道:

“可怜的祖父!可我们现在还顾不上他,

如果一个凡人有能力选择一件事,得以实现,

那么我首先希望实现我父回归的愿望。

你赶快到城里送信吧,别在田野里找我祖父,

从而耽搁了要事,不过,你可以建议我母亲,

让她派一个女仆偷偷地找到拉埃尔埃斯,

告诉他我已安然起返回。”

听罢,忠诚的收猪奴马上出发,

他把绳鞋穿在脚上,向城里奔去。

看到忠诚的牧猪奴离开田庄。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便化身为一个,

美貌的女子,心灵手巧,善做女工。

她站到房门口,只让奥德修斯看见,

而特勒马科斯却一无所见。

因为天神并不对所有的凡人显形。

那些牧犬也见到了她,但没有吠叫,

而是小声哼哼着,向墙脚退缩。

女神向奥德修斯扬眉示意,后者心领神会。

他迈出房屋,沿着高墙走到女神面前,

目光炯炯的妇神这样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

你可以对你的儿子说明你的真实身份,

这样,你俩就可以商议如何铲除求婚者,

然后可以到城里去,我会一直跟在你们身边,

我也盼望着有场激烈的厮杀。”

说罢,她就用金杖点触奥德修斯,

一转眼,他就变得高大伟岸,令人瞩目,

身上脏兮兮的衣服也变成华丽精美的长袍衬衣,

脸上肌肉光滑丰满,肤色黝黑,

腮边也是一圈儿黝黑的胡须。

女神转身离去,奥德修斯则回到屋中,

见他变化如此之大,特勒马科斯万分惊奇,

恍惚以为是天神降临茅舍。

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问道:

“尊贵的客人,转眼之间,你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衣服华丽亮丽,肤色黝黑闪亮。

你大概是天上的一位天神吧,

请你宽恕和怜悯我们。

我们将向你献上丰盛的祭品和金银礼器。”

卓越的、饱经风霜的奥德修斯说道:

“孩子啊!你怎么会把我当作天神,

我就是你日夜盼望的奥德修斯,

为了归返,我历尽千辛万苦,受尽了折磨。”

说罢,他潸然泪下,拥吻心爱的儿子,

到现在,他终于压不住自己的情感,

可是特勒马科斯不敢相信他的话。

终于,又这样说道:

“你不可能是我的父亲奥德修斯,

一定是某位天神恶作剧,将我戏弄,

普通的凡人凭着自己的力量怎能做到这些,

除非有永生的天神帮忙

才能轻易将他由老人变为壮年人,

刚才你还是个破衣烂衫的流浪汉,

现在,一转眼却光彩夺目,有如天神。”

听罢,足智多谋奥德修答道:

“特勒马科斯,你不要如此惊讶,

确实是我,你的父亲奥德修斯,

不会再有第二个奥德修斯了。

我离家整整二十年,终于回到了故乡。

忍受了数不清的苦难,经历了无数的风险,

刚才是胜利者护佑神雅典娜施展神力。

有时把我变成一个破衣烂衫的乞丐,

有时又把我变成一个衣着华美、有如天神的壮汉,

她有万能的神力,可以随心所欲地干这干那。

那些永生的天神都有这样的能力。

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将一个人变得卑贱或者高大!”

说罢,奥德修斯落座,特勒科马斯

张开双臂紧紧抱住父亲,嚎陶大哭,

奥德修斯压抑不住激动,热泪盈眶,

父子俩就这样抱头痛苦,胜过悲伤的飞鸟。

海鹰和曲爪的看秃鹰见自己羽毛尚未丰满的孩子,

被农民抓走,盘旋在高空,厉声哀鸣。

两个人悲伤地哭喊着,泪水哗哗地往下流。

他们哭啊哭,一直哭到太陽开始下坠。

终于特勒马科斯对父亲说道:

“亲爱的父亲,是什么人将你送到伊塔卡来的?

他们驾驶什么样的海船?

我想,你不可能是步行来到这里。”

饱受艰苦的奥德修斯答道:

“我的孩子,我将把详细情况都告诉于你。

是那些精于航海的费埃克斯人把我送回,

他们还护送任何到他们那里求助的人回家。

我睡在快船上,他们驾船乘风破浪迅速把我

送回伊塔卡,还送给我许多贵重的礼物,

有青铜、黄金和精心缝制的衣服。

天神指示我,让我把它们都藏在山洞里,

后来雅典娜让我来到这里。

和你共同商议,如何把报复那帮求婚者。

我的孩子,告诉我他们情况,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有多少个,好使我心中有数,

是单靠我们父子俩的力量就能制服他们,

还是需要邀请其他人前来帮忙。”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说道:

“亲爱的父亲,我经常听到别人盛赞你。

称颂你是一位英勇的斗志,而且谋略过人。

但你刚才说的话,很让我吃惊,

仅靠我们两人的力量,怎可打得过他们。

他们人多势众,不是十个,也不是二十个。

我慢慢儿向你道来,

你就知道我们要应付什么样的人。

来自杜利基昂的有五十二个贵族青年,

他们带来了六个随从;

来自萨墨的有二十四个杰出青年;

而伊塔卡岛上还有十二个优秀的权贵;

传令官墨冬和一位歌手和他们在一起。

如果我们在家中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

我担心悲惨的命运会降临到我们身上。

您最好还是仔细斟酌,最好

去请一些人来,和我们并肩作战!”

饱受磨难的卓越的奥德修斯说道:

“我的孩子,仔细听好,

伟大的雅典娜和她的父亲会来帮助我们,

难道我们还需要请其他什么人吗?”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立即答道:

“这二位天神,确实是无比伦比的强有力的帮手。

尽管他们远在天顶,他们统治着

所有的凡人和所有的永生的天神。”

卓越的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答道:

“一旦在我们自己的家中,和那些可恶的求婚者

展开激烈的冲突和厮杀,

这两位天神就会出现在现场,参与战斗!

你明天一早最好独自回到城里,

和那些为非作歹的恶人混在一起,

然后,我会随牧猪奴进城,

我仍是那个破衣烂衫的乞丐。

如果在家中,他们任意污辱我,

你一去要压住愤怒,装作不认识我,

即使他们将我甩出门外,

或者用槍尖刺我,你也要而耐心静观。

不过,你可以劝阻他们这样做,

尽量用舒缓温和的语言

我想他们不会停止恶行,因为他们的末日即将来临。

还有一事,你千万要记在心里,

当万能的雅典娜女神授意我可以行动后,

我会向你点头示意,见到我的暗号,

你就命仆人把堆在庭院中的武器,

都收起来,放在高大的仓库中去。

如果他们发话问你兵器的去向。

你就和颜悦色地对他们说道:

‘是我把它们从烟熏火燎下移开。

它们变得乌黑,失去了往日光彩,

完全不是奥德修斯远征特洛亚前的样子。

而且克罗诺斯之子使我为你们担心,

你们可能在喝醉酒之后出言不逊,

引起争执,就会操起兵器大肆拼杀,

会把这里弄得一团糟,毁了你们的求婚。’

你只在那些留下两把宝剑,两杆长槍,

和两面牢固的盾牌。

时机一到我们就立刻冲过去,紧握在手,

雅典娜和万能的宙斯会扰乱他们的心智。

另外你还必须牢牢记住:

如果你真是我的儿子,承继了我的血统,

你一定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回到家里,

包括拉埃尔特斯和忠诚的牧猪奴,

即使是你的母亲佩涅洛佩,

也誓时不要告诉她,你我两人要观察一下妇人的心态。

另外,我还要观察那些男奴仆,

看他们仍然尊敬你我,忠诚不二,

还是已无视你的存在,将你小看。”

听罢,聪颖的儿子这样答道:

“亲爱的父亲,不久,你就会看到我的勇气,

在关键时刻,我绝不会松懈。

不过,我觉得你的计划不太合适,

希望你三思而后行。

如果你想到田庄探察每一个仆人的用心,

那会浪费太多时间,而那帮可恶的求婚者,

却安然无事地在我们家中挥霍浪费!

不过,我赞成你去观察那些女仆,

看她们哪个忠心,哪个放荡。

至于到田庄观察男仆,我觉得此时不太适合,

以后你可以慢慢地做这件事,

如果你真的得到了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喜欢。”

奥德修斯和爱子就这样密议着,

而此时,特勒马科斯的同伴们已

驾驶那艘巨大的海船到达了伊塔卡,

他们小心地将海船停下来。

然后下了船,将船拉上海滩,

把船上的武器都搬了下来,

抬着精美贵重的礼物前往克吕提奥斯的家中。

他们还派一个使者去见佩涅洛佩,

向她报告特勒马科斯已经回来的消息,

并告诉她,她的儿子先去了田庄,

让海船先回来,免得美丽的母亲牵肠挂肚。

泪水涟涟。很巧合,牧猪奴和使者

在街上相遇,他们抱着同样的目的,

带着同样的讯息去见高贵的王后。

他们进了奥德修斯的宫中,见到了王后

和众多的女仆,使者报告道:

“高贵的王后,您的儿子已安然返回。”

但牧猪奴则靠近佩涅洛佩,

向她转达儿子的话,等他说完最后一句时,

他便立即转身离开了宫殿,

返回田庄,返回放牧猪群的地方。

而那帮求婚者人则惊怒交加,垂头丧气,

他们走出宫殿,顺着高大的院墙

鬟到门口,在那里汇聚起来商议。

欧律马科斯,波吕博斯之子说道:

“朋友们!特勒马科斯竟然不声不响地

完成了这次远航,安然返回,

而我们曾经怀疑他有这样的能力!

现在,我们得派一些人乘坐飞快的海船,

告诉设伏的同伴,让他们尽快返回!”

话音,刚转身的安菲诺摩斯眼尖,

看见那只海船已驶进了优良的港湾。

前去设伏的同伴们正手握船浆,收拢风帆。

见到他们,安菲诺摩斯哈哈大笑,说道:

“朋友们!我们不用去通知他们,

也许是他们紧追在特勒马科斯的船后。”

听罢,人们纷纷向海岸奔去,

帮他们把黑色的海船抬了上来。

随从们从船上搬下各种武器,

然后,可恶的求婚者一起去汇聚磋商。

不让其他公民,年老或年轻的参加,

安提诺奥斯,欧佩特斯之子说道:

“唉,看来是天神帮助这个人虎口逃生!

白天,我们派人坐在高高的崖顶,

认真地注视洋面,直到夜幕降临。

但他们仍不返回营地休息,而是驾着快船,

在黑夜中搜寻,打算将特勒马科斯杀死,

可是,不知哪位天神把他护送回来!

下一次我们必须计划周密地将他杀死。

万万不能再让他躲开死亡。

只要他活着,就会给我们造成阻碍,

因为他聪明伶利,很有心计,

而且我们已引起当地居民的强烈不满。

我们应尽快将他杀死,

否则,他就会召开全体公民的大会,

无比愤怒地向人们揭露我们的陰谋,

指责我们试图谋杀他,但未达到目的!

如果当地人民知道了我们的行为。

就会满腔愤怒,合力将我们赶出伊塔卡,

从此我们要孤独无依,浪迹天涯。

所以先下手为强,不如我们在他回城的路上,

将他杀掉,然后将他的家产平均分配,

每个人都得到一些,把这座宫殿留给佩涅罗佩,

谁娶了她,谁就和她一起住在这里。

如果你们认为我的提议不可能行,

想让他继续活着,管理他的财产,

那么我们还是就此散伙吧,

别在这里狂喝滥饮,挥霍浪费,

还是各自回到家里,献上丰厚的聘礼,

由佩涅洛佩亲自选择,谁的礼最丰厚,

谁就可以娶她作自己新娘。”

听罢,其他求婚者沉默不语,

这时来自杜利基昂的安菲诺摩斯

阿瑞提斯之子尼索斯的光荣的儿子。

开始说话,他心地善良,彬彬有礼

谈吐风趣机智,很得佩涅洛佩欢心。

怀着善意,他这样对大家说道:

“亲爱的朋友们,我认为此举不可!

他可是一位高贵的王子。

凡是弑杀王子的人,

最终会得到可怕的报应!

不如我们先向天神祈祷。

看看他们的的意愿,如果宙斯同意杀他,

那我们就遵行,我会亲手杀了他;

如果天神不允许,那我们只得断掉杀人念头!”

他的意见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

于是,他们马上返回奥德修斯的府第,

一个个地坐在大厅内宽大舒适的椅子上。

传令官墨冬听到求婚者要杀死特勒马科斯,

就赶紧报给给聪明的佩涅洛佩。

尊贵的王后焦急万分,决定到在大厅里去,

阻止那帮求婚者的疯狂的举动。

她向大厅急忙走来,身后跟随着侍女。

她走到求婚者就坐大厅中,

倚在厅中高大坚固的立柱旁。

脸上遮着一方闪亮的面巾,

叫着安提诺奥斯的名字,这样说道:

“可恶的家伙!卑鄙的安提诺奥斯!

人们都说你是所有伊塔卡青年中,

最有谋略、口才最好的一个,看来实情不是这样。

可恶的疯子,你为什么不听从别人的恳求,

顺从宙斯的意愿,非要杀害特勒马科斯,

让他遭受早夭的不幸命运。

难道你不记得了,当初你父逃亡到这里,

引起了伊塔卡人的公愤,

因为他和塔福斯人一起

攻打我们的盟友特斯普罗托伊人。

愤怒的人们准备杀死他,

瓜分他丰厚的财产,以泄心头之恨,

多亏奥德修斯出面阻止了他们。

而现在你浪费他的财产,向他的妻子求婚,

还要杀害他的儿子!你让我愤怒满腔!

你最好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并阻止其他求婚者!”

听罢,波吕博斯之子欧律马科斯说道:

“谨谨美丽的佩涅洛佩,伊卡里奥斯之女,

你别这么担心,我向你保证,

只要我活着,还看得到明媚的陽光,

我就绝对不允许有人杀害你的儿子。

如果有人不所劝阻,胆敢对你儿子动手,

那么我就会说到做到,

让那个凶手立即死在我的槍下,鲜血直流。

我还记得卓越的奥德修常常把我抱在膝头,

给我吃喷香的、热气直冒的烤肉,

让我喝香甜的美酒。所以,在所有求婚者中,

我和特勒马科斯最为亲近。

他不必担心求婚者会杀他,

不过若是天神的旨意,就没人可以救得了他了。”

表面上他这样说,实际上存心不良,

可怜的王后佩涅洛佩回到自己的睡房,

想起久别的丈夫,止不住泪如雨下,

直到雅典娜女神合上她的双目,让她休息。

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回到了田庄。

见到了奥德修斯和特勒马科斯,

他们正在准备晚饭,宰杀一头一岁的肥猪。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走到奥德修斯身边,

用权杖点,又把他变成了那个

破衣烂衫的老乞丐,即使杀猪奴

仔细盯着,也无法将奥德修斯认出,

他就不会喜不自禁地去报告给佩涅洛佩。

特勒马科问牧猪奴道:

“欧迈奥斯!你终于回来了!有什么消息?

那些可恶的求婚者回来了没有?

还是他们的在半途把我等候,准备杀死我?”

高贵的忠诚的牧猪奴这样回答少主人:

“他们的情况我没有来得及打听。

我在报告完你的消息后,就赶紧

穿越城区,回到田庄。

半路之上,我遇到你的同伴派出一个使者,

他也要到宫中向王后报告,

是他先向佩涅洛佩报告了你的回归讯息。

但是当我在高高的赫尔墨斯山顶行进时,

我亲眼看见了一般大海船,

正驶进伊塔卡海港,上面有许多人,

挥动着闪亮的兵器,提着坚实的盾牌,

我想,他们就是那些要杀你的求婚者。”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微微一笑,

向自己的父亲偷偷地看了一眼。

过了一会儿,他们就做好了晚饭,

大家香甜地吃着眼前的充足的食物。

在他们吃饱喝足之后,

就回到自己的床上,进入沉沉的梦乡。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16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