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3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精神文明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 奥德赛·15

诗歌大全 尚仁 310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15

奥德赛·15

———受天神护佑,特勒马科斯避开埋伏。

此时,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女神,

来到了辽阔的拉克得蒙,她要催促

卓越的奥德修斯的儿子,聪颖的特勒马科斯

赶紧起身,返回家乡。特勒马科斯

和涅斯托尔之子躺在光耀的墨涅拉奥斯

的廊屋下休息。涅斯托尔之子陷入了

沉沉的梦乡,而特勒马科斯却辗转反侧,

难以入睡。他年轻的心里在思念他的父亲奥德修斯。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站在了他床前,说道:

“特勒马科斯,你不应离家太久,

家中那些无赖的求婚者正在大肆挥霍,

你的财产面临危险,你要阻止他们,

别让这帮无赖瓜分了你的财产,使你一无所有,

使你的这次远航毫无意义。

你快点决定吧,请咆哮沙场的墨涅拉奥斯

把你送回去,这样你还可以见到你的亲生母亲。

你要知道,她的父亲和兄弟们看重财产,

正拼命劝她嫁给欧律马科斯。

此人送的聘礼最多,超过其他求婚者,

最近增加了不少彩礼。你千万不能让你母亲,

把你的家产分走,这也是你不愿见到的。

自古以来,女人总是如此,喜欢帮新夫

增加财产,完全把跟前夫所生的孩子

和死去的爱人抛诸脑后,不管不问!

所以,你回到家后,一定要尽快地

把所有的财产都交给一个忠诚的仆人管理,

一直到天神让你显示,谁是你的高贵的妻子。

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件要紧事,

那帮求婚者得知你远出寻父,十分恼怒,

他们中的一伙儿埋伏在伊塔卡和萨摩峰

之间海峡上,准备将你置于死地!

不过,他们的陰谋不会得逞,他们要

更早地被沉重的泥土埋在下面。

你在夜晚上,悄悄地穿过那片水域,

远远儿地离开,别让他们发现你,

到时,会有天神前去帮你,

吹下一股顺风,使你的海船乘风破浪,飞速向前。

抵达伊塔卡的附近海岸后,

你让其他同伴继续航行返回城里,

你则去寻找那个牧猪群,

他尽心尽力地为你放牧猪群,

对主人赤胆忠心。

你先住在他那里,再派他去城里,

告诉佩涅洛佩你已经

从多沙的皮洛斯安然返回。’

说罢,目光炯炯的女神转身返回奥林卑斯山。

得到神谕的特勒马科斯立即

用脚把涅斯托尔之子蹬醒,说道:

“涅斯托尔之子皮西斯特拉托斯,醒醒!

快驾好马车,我们应该马上返程。”

英武的皮西斯特拉托斯这样答道:

“特勒马科斯,我们是应该尽快返回,

但外面还是漆黑一片,无法赶车,再等一等,

黎明女神不久就会送来光辉。而且,

阿特柔斯之子,著名的英雄墨涅拉奥斯

会送给我们许多珍贵的礼物,并说上

许多祝福的话语。客人们若得到主人

亲切热情的接待,总会念念不忘他的真情实意。”

不久,享用金座的黎明女神登上天际,

咆哮战场的墨涅拉奥斯从

美貌的海伦身边

起身,走到廊屋下,会见两位年轻客人。

奥德修斯之子一见主人到来,连忙起身。

穿上闪光的衬衣,

披上一件宽大的斗篷,

迎到门外,走近阿特柔斯之子,说道:

“尊贵的墨涅拉奥斯,人民拥戴的阿特柔斯之子,

我已待了不少日子,急欲返回家乡,

请您送我上路,好尽快把家回。”

咆哮战场的墨涅拉奥斯答道:

“特勒马科斯,既然你特别想回到家乡,

我也不强留你多住,我不喜欢

那种待客过分热情的主人,也不欣赏

那种待客人十分冷淡的主人。

我主张的待客原则是:客人在的时候要热情招待,

客人提出要走,就真心实意地祝福送行,

什么事都不过分,都要有个适当的分寸。

但是,我要尽作主人的心意,

送给你们许多精美的礼物,放在你们车上,

请笑纳,我要吩咐奴仆,准备饯行酒宴,

我家的储蓄十分充足,不必担心缺少什么。

客人得到了丰厚的礼物,饱食了美味佳肴,

就可以心满足地驱车前行,

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如果你愿取道

赫拉斯和阿尔戈斯的中部地区,

我将十分乐意和你一起出发,

带你去拜访许多城邦的国王,

他们会赠送大量的礼物,决不会让我们空手而去。

我们一般会得到一只铜质大鼎和一口大锅,

一对健壮的骡子或是一只精美的金杯。”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答道:

“尊贵的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

我归心以箭,恨不能飞回家去。

临行前,我未向别人托管家中的一切,

我不能寻不到父亲,反而送掉自己的生命,

更不能让些无赖将我的财产消耗干净。”

听罢,咆哮沙场的墨涅拉奥斯

赶紧吩咐海伦率领其他们仆人,

在厅堂预备饯行的酒宴,家中的储蓄十分充足。

这时,埃特奥纽斯,波埃托伊斯之子也起了床,

他的家离这里不远,便过来帮忙。

咆哮战场的墨涅拉奥斯吩咐他去生火。

烧烤鲜肉,后者得令而去。

然后,墨涅拉奥斯走向芳香的库房,

美貌的海伦和墨伽彭斯特跟在身后。

他们进入了存放奇珍异宝的库房里,

墨涅拉奥斯挑选了一只双耳酒杯,

命令墨伽彭斯特搬上一个银质调缸。

而海伦则打开了存放衣服的箱子,

里面都是她亲自精心缝制的衣袍衬衫。

从中她选择了一件色彩斑斓的衣服,

织工最精,最大、最美丽,如星光灿烂,

被珍藏在箱子的最底层。

他们走出库房,穿过大厅,来到特勒马科斯的身边。

金发英雄墨涅拉奥斯对他说道:

“特勒马科斯,希望赫拉威力无比的丈夫护佑你。

让你顺利地返回家乡,我从我的藏品中,

选出了一件最精美,最贵重的礼物。

请你收下这个调缸,它由纯银铸就,

边沿是一圈闪亮的黄金。

这是匠神赫菲斯托斯杰作,

在我回乡的归程上,曾在西顿驻足,

那里的国王费狄库斯将它赠给我。

现在,我郑重地转赠给你。”

说罢,墨涅拉奥斯将双耳酒杯,

递给聪颖的特勒马科斯。

墨伽彭斯特把那只银光闪耀的调缸

搬到他面前,美貌的海伦手捧衣服

站在一边,对特勒马科斯说道:

“聪颖的年轻人,我也送给你一件礼物,

它是一件我亲手缝制的美丽的衣服,

等你迎娶妻子,可以让新娘穿上它,

而在此之前,先交给你的母亲保管。

祝你一路平安,快快乐乐地回到故乡的家中。”

说罢,她就把礼物赠给特勒马科斯。

后者感激地接过,涅斯托尔之子皮西斯特拉托斯

把精美得让他惊叹的礼物进入车里。

然后,他们随着金发的墨涅拉奥斯来到大厅里,

坐在宽大而舒适的椅子上。

女仆端来了制作精美的水盘,提着金水罐,

向盆中注水给他们洗手,

又在他们面前放好了一张餐桌。

接着另外一个女仆,把面包端了上来,

又摆上了各种美味佳肴,盛情款待客人。

埃特奥纽斯将肉块切成片,分给大家。

墨涅拉奥斯高贵的儿子则为客人满酒。

然后,主客开始欢乐地享用面前的食物。

等他们吃饱喝足之后,

特勒马科斯和涅斯托尔之子,

套好马车,然后登上坚固华美的车子。

骏马拉着马车。穿过回音索绕的走廓,驶出了宫门。

金发英雄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

也跟了出来,他高举着盛满美酒的金杯。

为了他们一路平安而奠洒祭神。

他站在车前,向他们吩咐道:

“年轻的朋友们,再见!请向涅斯托尔

“转达我真挚的问候,当年在特洛战场上,

他十分关心我,如同我慈爱的父亲。”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请您放心,天神钟爱的英雄!

回到皮洛斯,我们一定向他转达您的问候。

等我回到伊塔卡,如果能见到我父奥德修斯,

我一定向他讲述您对我的盛情款待。

在我临走前,还赠送给我无比贵重的礼物。”

交谈之间,天空中飞来一只老鹰,

锐利的爪子下面紧紧地抓着一只雪白的天鹅,

从车子的右上方一掠而过。那只天鹅

是当时一户人家所养。见被老鹰出其不意地捉走,

男人和女人们大声喊着,紧紧跟在后面。

但见到老鹰从车子上方擦过,大家都喜上眉梢,

顿时觉得心情十分轻松舒畅。

涅斯托尔之子,光荣的皮西斯特拉托斯说道:

“卓越的英雄墨涅拉奥斯,请您解释一下。

刚才天神降下的征兆给你,还是给我们。”

听罢,金发的墨涅拉奥斯低头不语,暗暗思考,

准备想出一个好答案以应答这个年轻朋友。

但是长裙飘飘的海伦开口解释道:

“亲爱的朋友,请听我的解释,

这是天神降下的启示,我认为一定会变成现实。

这只雄鹰从生养它的高峰上冲下来。

掳走了这只庭院中饲养肥胖的白鹅,

预示着卓越的奥德修斯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

终于回到家园,准备向家中的恶徒施行报复。

也许他已经到了家里,正打算杀死那些求婚者。”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听罢,说道:

“希望天神宙斯降下的这个吉兆能成为现实。

尊贵的夫人,我会在家中敬奉您,如同敬奉一位女神!”

说罢,他就挥动长鞭,驱使两匹骏马,

撒开神蹄,奋力前冲,

他们穿过城市,越过平原,一整天都未曾休息。

夕陽西下,道路已变得昏黑不清,

这时,他们到达了斐赖,来到了,

阿尔费奥斯之子奥尔提洛科斯的儿子狄奥克勒斯的府第。

他们受到主人的热情招待,安安稳稳地睡了一夜。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登上天际之时,

他们又套好马车,登了上去,

骏马拉着车子穿过回音索绕的走廊驶出了大门。

特勒马科斯策马扬鞭,两匹骏马飞快奔驰,

不一会儿,就回到了涅斯托尔的城堡皮洛斯。

于是,特勒马科斯对涅斯托子之说道:

“涅斯托尔之子,我有个小小的建议。

不知你是否能接纳,我们是世交,

年轻差不多,在这次旅程中,我们两个

情投意又合。我请求你,在停船之处,

把我放下来,不然好客的涅斯托尔

一定会请我去宫中,盛情将我款待!

但如今,我归心如箭,急着要赶回家乡。”

听罢,涅斯托尔之子默声不语,

心中思考怎样才能将事情办妥,

满足朋友的心愿。最后他想出了一个办法,

他赶着马车直接驶向海船,

在那里停下,把车上的礼物,如数搬上海船,

有衣服、调缸,都是墨涅拉奥斯的精品。

做完这一切,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朋友说道:

“特勒马科斯!赶快和你的同伴登上海船,

然后,我再回到宫中,向父亲报告实情。

我父的性格,我很清楚,

他性子耿直又倔强,决不会轻易放你离开。

他会亲自来到这里,把你请回宫中,

他的愿望一定得实现,否则会怒气冲天。”

说罢,他登上马车,挥鞭驱马,

直奔向宫殿去见他的父亲。

而特勒马科斯则吩咐各位同伴。

“朋友们!我们尽快出发吧!把一切准备好!

然后我们登船扬帆,返回家乡。”

听罢,他的同伴赶紧行动。

迅速登上海船,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特勒马科斯站在船尾,

行着奠酒,向雅典娜虔诚地祈祷。

这时,沿着海滩来了一位流浪者,

他是一位高明的预言家,本住在阿尔戈斯,

后来由于杀人犯罪,不得已浪迹天涯。

按照血缘关系,他是墨兰波斯的后代。

墨兰波斯以前也居住在盛产绵羊的皮洛斯,

有一座高大华丽的府第,家境十分富有,

后来他不得已逃出皮洛斯,别找居所,

因为强大的涅琉斯趁他不在,仅用一年时间就霸占了他的产业。

当时他正被关在拉科斯宫中,

脚上带着沉重的镣铐,受尽苦难。

是复仇女神埃里尼斯使他失去理智,

为了带回涅琉斯之女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但后来,他终于成功地把牛群从费拉克赶回皮洛斯,

惩罚了残暴的涅琉斯,把后者美丽的女儿带回家,

作了自己兄弟的妻子。

以后,他就迁到了阿尔戈斯,

是天神的旨意让他定居在那里,

成为众多的阿尔戈斯人的王者,

在那里,他娶了妻子,盖起了高大的宫殿,

还生了两个儿子,安提法特斯和曼提奥斯。

安提法特斯生了杰出的奥伊克勒埃斯,

后者又生了卓越的安菲阿拉奥斯。

安菲阿拉奥斯很得大神宙斯

和阿波罗的宠爱,可惜活得不长,

由于一个女人贪恋礼物,最后战死在特拜,

留下两个儿子阿尔克迈昂和安菲洛科斯。

克勒托斯十分俊美,得到黎明女神的青睐,

就把他带到神界,成为永生的天神。

曼提奥斯生了两个儿子,波吕费得斯和克勒托斯,

而阿波罗则使波吕费得斯成为他父亲之后

人间最高明的预言师,但他得罪了父亲,

被迫迁到了佩瑞西埃,并一直住在那里,

为所有的凡人预言吉凶。

波吕费得斯生了一个儿子叫特奥克吕墨诺斯,

就是站在特勒马科斯身边的这个人。

他看到这位年轻人正在船尾向天神奠酒,

就走上去,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年轻的朋友,我正好在你奠酒之时见到你。

那么我就以你所请求的天神的名义,

以你和你同伴们的生命的名义,

请求你真实地回答问题。

你家居何处?父母是谁?”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尊贵的客人,既然如此,我就实话实说,

我居在伊塔卡海岛,我是奥德修斯之子。

可是他现在可能已不在人世。

为了打听久别不归的父亲的下落,

我才带领朋友乘船远航到此。”

于是,杰出的奥特克吕莫诺斯答道:

“我是因为杀死了一个远亲才离开了故乡阿尔戈斯。

在那里,那个死者有很多有权有势的亲朋好友,

他们决不会放过我,

所以我亡命天涯,

四处漂泊,境遇凄惨。我恳求你,

求你让我这个可怜的流浪者乘坐你的海船。

躲开那些追杀我的复仇者。”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说道:

“你既然如此恳求,我怎忍心将你赶下海船?

那么就到我那里去吧,我会尽力帮助你。”

说罢,他伸手接过了来客的长槍,

放在大船的甲板上,他们走到了

船尾,并坐在一起。

其他同伴们解开了缆绳,

特勒马科斯大声吩咐,让他们

紧紧抓住帆绳,船员们谨遵不违。

坚起了高高的桅杆,用绳索牢牢固定住,

然后拉动牛皮编成的帆绳,

将雪白的风帆高高扬起。这时,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女神吹来一股顺风推动着海船急速前驶,

在浩淼的大海上乘风破浪不久,

便驶过了克罗诺伊和多泉的卡尔基斯。

太陽已经西下,条条水路都变得昏暗不清,

海船飞速前进,借着宙斯的飞快的海风,

开往费艾,经过了埃佩奥斯人居住的埃利斯,

他将海船导向现来隐去的海岛,

不知道会被人抓住,还是能死里逃生。

此时,奥德修斯正和牧猪奴一起吃晚饭,

其他人也围聚在一起,开怀大吃。

当他们吃饱喝足以后,

奥德修斯,想看欧迈奥斯是否能始终一地

热情招待他,就这样试探道:

“欧迈奥斯,我的朋友,还有其他的朋友,

请听我说,我打算明天离开这里,

到城里去,可以沿街乞讨,维持生活,

这样就减轻了你们生活上的负担。

但我希望你能派一个人为我引路,

把我送到城里,到城之后我就各处乞讨,

或许有人怜悯我,会送我一块面包,

或者一杯水,如果我走到了奥德修斯的府第,

我就有可能去向佩涅洛佩报告消息,

然后呆在那帮求婚者中间混吃混喝。

他们大肆挥霍,美味佳肴必然不少,

而且我可以当奴仆,好好侍奉他们。

我还要告诉你们,请你们听好:

喜施恩惠的向导神赫尔墨斯护佑

辛勤劳动的凡人,使他们获得利益和荣耀。

我敢说,没有那个凡人能比得上我

在劈柴生火、用力切肉、烧烤鲜肉

和准备酒以及倒酒等

奴仆伺候高贵的主人的活计方面,我都十分娴熟。”

听罢,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不以为然说道:

“尊贵的客人!你怎么想到这样的主意?

你想和那帮求婚者混在一起,岂不是自讨苦吃?

他们横行无礼,气焰十分嚣张,冲上云霄。

你这个样子,怎能和他们的奴仆相比,

那些机灵的仆人一个个年轻英俊,

穿着精美闪亮的衬衣和长袍,

头发梳得亮光光,尽心尽力地扶侍主人,

在宽大餐桌上摆上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

和香醇的美酒。你别这样妄想了,

还是留在这里,和我们住在一起吧,

这里没有人会讨厌你,想赶你走。

等到奥德修斯之子来到这里,

他会送给你许多柔软的衣服,

并把你顺利地送到你要去的任何地方。”

历尽千辛万苦的奥德修斯说道:

“友好的欧迈奥斯,愿宙斯象我这样地爱你。

是你给了我稳定的生活,不让我漂泊流浪,

因为浪迹天涯,居无定所,十分辛苦,

为了填饱讨厌的肚子,流浪者不得不

忍受巨大的痛苦和精神折磨。

多谢你让我留下,等待奥德修之子的回归,

现在请你给我讲讲奥德修斯的父母。

在远征特洛亚时,他们都已进入老年,

不知他们现在怎样,是继续生活在陽光下,

还是早已故世,灵魂陷入哈得斯的冥府?”

忠诚的牧猪奴这样答道:

“尊敬的外乡人,我乐意把实情告知你。

拉埃尔特斯还活着,但他每天都向宙斯祈祷,

请天神结束他的生命,得以寿终正寝,

因为他忍受不了日日夜夜想念儿子的痛苦。

还有他的结发妻子也已去世,这使他万分悲伤,

一下子就变得老态龙钟。

奥德修斯的母亲正是为了思念他

而伤心致死的,那样地悲凉。

希望我和所有住在这里的人都不要有这样的结局。

她活着的时候,心情极端不好,

我常常满怀忧虑地去看望她,

因为是她将我养大,和她高贵的女儿,

最小的克提墨涅一起,

从不小看我,对我和她的女儿一视同仁。

后来,我和克提墨涅都长大成人,

长袍飘飘的姑娘后来嫁到了

萨墨,收下了丰厚的聘礼,

后来,她送给我一件斗篷、一件衬衫

和一双闪亮的绳鞋,让我来到了农庄。

她一直是那样真心地喜爱我,

但这所有的关爱都离我而去了。

好在永生天神们使我辛勤的劳动,

有了收益,才可以吃喝不愁,

还能招待来客。

现在,我从女主人那里得不到一点照顾,

连语言上的慰劳都没有,因为家中正遭受不幸,

那帮求婚都才胡作非为,胡搅蛮缠。

奴仆们盼望着和女主人说话,

好好地吃喝,然后回到农庄,还带着

女主人赏赐的东西,这是奴仆的最大幸福。”

听罢,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说道:

“那么,我的朋友,你显然是在年幼之时

就离开了父母,远离了家乡!

现在,请你把你的真实情况告诉我,

是敌人摧毁了你父母居住的

十分坚固、人口众多的富有的城堡,

还是在你一个人放牧牛羊时,

被可恶的敌人掳上了海船,

以高价卖给了这一家的主人?”

忠诚的牧猪奴的这样答道。

“尊贵的客人,既然你问起了这些,

那么我就讲给你听,你可以边喝边听,

寒夜里漫漫,有的是时间睡觉,

也有的是时间讲故事,你不必急忙上床休息,

睡得过早也有损身体健康。

其他人,谁想早点休息,

那么就赶紧上床,好好休息。

明天一早,还要为主人放牧猪群,

就让你和我两个人在这间破屋子里

边吃边聊吧,我要告诉我不幸的过去。

在一个人历经千难万险之后,

回味起当初的凶险,有时也是一种享受。

下面我就详细地回答你的问题。

“你也许听说过,在遥远的地方有一座叙里埃岛,

位于奥尔拉吉亚上方,太陽那里回返。

岛上居民不算多,但自然条件优越,

放养着成群的牛羊,盛产葡萄和小麦,

人们总是吃得饱饱的,穿得暖暖的,

从来没有什么流行瘟疫夺走人们的生命,

当岛上的居民十分衰老时,远射神阿波罗

和女猎神阿尔特弥斯就来到岛上,

用轻盈的箭射死他们。岛上一共有两个城市,

全都归我的父亲西特西奥斯统治,

他如天神般威武,是奥尔墨诺斯之子。

“后来,有一些善使欺诈的的腓尼基人,

满载着一些小玩意儿,驾船来到了海岛。

我父亲的宫里有一位腓尼基女奴,

她聪明美艳,精于女工,

那些腓尼基人花言巧语,迷惑了她。

有一次,她去海边洗衣服,被一个腓尼基人

骗入海船,同他寻欢作乐。

虽然这个女奴聪明伶利,精于女工,

但也坠入育目的爱情,不能自拔。那个人问她是谁,

来自何方,她就用手指着我父亲的宫殿说道:

‘我本居住在西顿,那里盛产铜器,

我父阿律巴斯十分富有,可是我很不幸,

当我从田野返家途中被一伙塔福斯强盗绑架,

把我带到这个海岛上,卖给那家主人,

他们得到了非常多的钱财。’

“她的腓尼基情人又问道:

‘那么你想不想回家,和你父母团聚,

重新生活在华丽的房子里?

我知道,你父母都活着,还十分富有,’

“听罢,那个女奴动了心,这样答道:

‘这太好了,但你必须首先发下重誓,

保证将我安然返回家乡。’

“说罢,她的情人和其他腓尼基人都发下重誓。

等他们都发誓以后,

女奴又对他们说道:

‘从现在开始,你们不要和我说话,

以防有人报告我的主人,说我和你们有来往。

他就会警惕起来,把我捆住,

然后将你们一个个地消灭掉。

我的话,你们一定要牢记在心,抓紧时间

做你们的生意,等你们把货物都装上海船后,

再悄悄地来宫中通知我,

我会带出一些金器,还送你们一件礼物,

作为我的船费主人有一个孩子,

让我作他的保姆,那孩子聪明伶俐,

总喜欢跟在我左右,

我也许会把他带上船,你们就可以到其它国家,

卖给讲其它语言的人,一定会得到大笔的收入。’

“说罢,她就回到了我父的宫中。

那帮腓尼基人在海岛上呆了整整一年,

终于把海船装满了交换来的各种货物。

在准备出发时,他们派一个人到宫中,

去通知那个女奴,一个精明狡猾的腓尼基人

带着一串琥珀项链,来到了我父的宫殿。

在我母亲和其他女仆细细观赏之时,

他使眼色给那个女奴,点了点头。

女奴会意,便拉着我的手走出大厅,

在吃饭堂中,发现餐桌上摆着许多酒器,

那是我父亲为宴请亲戚朋友而准备的,

当时他们都在聚会,商讨国事。

她匆匆忙忙将三个金杯揣到怀里,

领着不辩是非的我走出了宫门。

太陽西下,夜幕降临,街道昏黑不清,

她带着我,急行到海港处,

那里停着准备起航的腓尼基人的大船,

腓尼基水手登上了海船,

把我们也带了上去,然后扬帆起航,

宙斯降下顺风,推送着海船乘风破浪前进。

我们日夜兼程,一连六天,

当宙斯降下第七天时,

女猎神斯阿尔特弥斯将那女奴射死,

她立刻倒下,象一只海鸥扎入水中,

无情的腓尼基人把她扔进大海,

喂饱了海中的海豹和鱼群。

这样,剩下了我孤零零的一个孩子,惊恐不安。

后来,海风将他们吹到了伊塔卡,

拉埃尔特斯出钱将我买下。

就这样,我来到这个海岛,生活在这里。”

听罢,宙斯钟爱的奥德修斯说道:

“欧迈奥斯,没想到你的命运如此不幸,

不过,你现在的日子还算不错。

宙斯保佑你,让你送到了一个好主人,

他关心爱护你,给你吃喝,

让你过上稳定快乐的生活,

不象我是在流浪了许久之后,才来这里。”

就这样,他们互相交谈着,

一个晚上,没有多少时间睡觉,

直到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升上天空。

此时,特勒马科斯的海船已到达了伊塔卡,

他们把船靠岸,收起风帆下桅杆,

抛下石锚,将船系固在岸边。

然后,他们下船走上海岸,

把香甜的美酒和可口的饭菜拿了出来。

他们大吃大喝,酒足饭饱之后,

聪颖的特勒尔马科斯,对同伴们说道:

“你们可以继续划船驶往伊塔卡海港,

而我则要去我的田庄察看一下,

看看牧人的活计干得怎样,晚上再回城。

明天一早,我将设宴款待诸位,

吃大块牛肉,喝可口的美酒,感谢大家随我出航。”

这时卓越的勒奥克吕墨诺斯问道:

“亲爱的孩子,我可以去哪里?

是某位统治多山多石的伊塔卡的权贵,

还是到你家中,去见你的母亲?”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如果不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一定

邀请您去我家,热情招待您,

可是现在不太妥当,我不在家,我母亲也不见客。

那帮求婚者整日在我家中,

我母亲不肯抛头露面,宁愿呆在织机旁忙碌。

我觉得,不如你去见欧律马科斯吧,

聪明的波吕博斯的光荣的儿子,

如今,他如一位天神般地受到伊塔卡人的尊敬。

他是一位杰出的人士,在众多求婚者中,

也是最想娶我母亲的一个,这样就可以夺走奥德修斯的光荣。

可是,奥林卑斯山顶的至高无上的宙斯,

一定知道,他在求婚之前会不会遭难!”

说音刚落,阿波罗放出一只老鹰,

爪底抓住一只白鸽,在他的右上方掠过,

白鸽的羽毛给纷纷扬扬地落下,

落在海船和特勒马科斯之间的空地上。

见到这个征兆,特奥克吕墨诺斯

把特勒马科斯拉到身边,叫他的名字,说道:

“特勒马科斯,鸟右飞说明天神降下征兆,

我心里十分明白,这个征兆代表什么意思,

在伊塔卡这个海岛上,没有哪个家族

能比得上你们家族的荣耀,伊塔卡将世世代代地属于你们!”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说道:

“尊贵的客人,愿你刚才一番话能成为现实。

若这一天真的来临,我就马上送给你数不清的礼物,

让见到你的人都艳羡不已。”

然后,他转过身,对佩赖墨斯说道:

“佩赖墨斯,克提提奥斯之子,

在所有远航同伴中,你最听从我的命令,

现在,就请你把客人带到你家,盛情款待,

直到我返归城里。”

手握长槍的佩赖奥斯答道:

“请放心,特勒马科斯,不管多久,

我都会尽力款待地,我家待客用品应有尽有。”

说罢,他率先登上海船,其他同伴,

也纷纷回船,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特勒科斯则穿上闪亮的绳鞋,

从船下拿下一柄装着锋利铜尖的长槍。

其他同伴解下了船尾缆绳,

合力划动木浆,向城市方向驶去。

因为神一样的卓越的奥修斯心爱的儿子,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要他们这样做。

特勒马科斯向田庄奔去。

在那里,忠诚的牧猪奴正躺在猪群旁边,

心中思念着久别不归的主人。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15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