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14

诗歌大全 尚仁 355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14

奥德赛·14

——雅典娜授意英雄寻找忠诚的牧猪奴

奥德修斯也离开了海港。

按照雅典娜的指点,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

翻山越岭,去寻找那位牧猪奴,

他是奥德修斯最尽心职守的奴仆。

奥德修斯找到了牧猪奴,而后者

正坐在自己的房屋前,在旁边高高而平坦

的一块空地上垒起一个圆形的护墙,

里面关养着离家远征的主人的猪群,

女主人佩涅洛佩和老拉埃尔特斯还

不知道他建了这样大的猪圈。

围墙外面,堆满了石块和不易穿过的荆棘,

还把坚实的橡树木劈一段段,

埋在地上,连成一片密集而整齐的木桩。

在墙内,他一共造了十二个猪栏,

每个栏内休息着五十头猪,

那些猪舒适地躺在地上,

全都是肚里有小猪的肥母猪”

而所有的公猪躺在猪栏外,

在数量上远远比不上母猪,因为那求婚者,

一直不厌倦地要吃猪肉,

牧猪奴被迫无奈,每次总要

选择一头最膘肥肉厚的猪送给他们,

现在,偌大的猪圈中只剩下三百六十头猪。

他还喂养了四条凶猛的牧猪犬,

警惕地守候在猪栏边,

奥德修斯见到他时,他正在剪开一块牛皮,

好为自己做一双绳鞋,他统领的

其他三名牧猪奴各自到一处放牧,

第四个则赶着一头猪前往城里,

以供给那些可恶的求婚者大吃大喝。

突然,那四条恶犬看到了突至的奥德修斯,

一个个凶神恶煞般地吠叫着,冲了上来,

奥德修斯赶紧扔掉拐棍,蹲在地上,

眼看不幸的奥德修斯就要在自己的土地上,

被属于自己的牧猪犬咬伤,幸亏那位牧猪奴,

及时地丢下手中活计,冲了出来,

他大声喝斥那几头狗,并用石头打它们,

后者才掉头离散。牧猎奴对地说:

“我的老人!真冒险啊!那几条恶犬,

差点儿就会咬伤你,不然你就会怪我管不住自己的狗。

我已饱受天神所赐的痛苦,

为我离家多年的主人伤心落泪,

我辛苦地为他养猪,可肥猪都被那帮,

可恶的求婚者消耗掉,而我的主人,

也许正漂泊在异国他乡,在那些,

讲不同语言的城邦里忍饥挨饿!

如果他仍健在,仍看得到陽光的话!

请进来吧,尊敬的老人,到我的寒舍里,

歇歇脚,吃饱喝足,再告诉我,

你来自何方,经历了哪些地方。”

说罢,忠诚的牧猪奴就引老人进屋,

在一堆柴草之上铺上他自己宽大

柔软的山羊皮垫,热情地请奥德修斯坐下,

奥德修斯见奴仆如此殷勤地招待自己。

心中喜悦,禁不住对他说道:

“亲爱的朋友,多谢你热情周到地照顾我,

愿宙斯和其他天神赐给你幸福。”

听罢,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答道:

“尊敬的客人,我怎能把你拒之门外呢?

即使是一个比你更贫穷的人来到我这里,

我也不能置之不理,宙斯保护所有的求助者,

可惜,我只是一个奴隶,只能招待你这些,

我们总是在主人的监督下,小心谨慎努力劳动,

唉,可怜我的主人啊!一定是天神阻挡了他的归程。

如果他回来,一定会重重地奖赏我,

给我一座房子,一片田地,一个众人追求的妻子,

还有其它的一个主人能赏给奴仆所有的好东西,

奴仆们幸勤地劳作,天神使他们的劳动。

卓有成效,我也是受这种力量的驱动,

不辞劳苦地劳动,主人若回到家乡,

安享晚年该多好啊,他定会赏我这一切!

可是,他死了,真希望海伦断子绝孙,

为了替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洗去耻辱。

无数的英雄远征特洛亚,舍命拼杀,

却不幸死在敌人的槍下,回不了家乡!”

说罢,他用腰带把衣服扎紧,

走到养着许多小猪的猪栏里,

选择了两头,提出来宰杀,

去掉了皮毛,切成肉块,串上叉子。

他把猪肉烤熟之后,连着叉子。

一齐拿到奥德修斯面前,热气腾腾,香气扑鼻。

又洒上一层雪白的麦粉。

然后他又拿出一只象牙制成的调缸,

调好了香甜的美洒,最后坐在客人对面,

热情地请奥德修斯尽情地享用说道:

“尊贵的客人,如不嫌弃,请尽情吃吧,

这是我们奴仆的食物,只是小小的猎崽。

而那些喂得膘肥肉厚的大猪都进了求婚者的肚皮,

他们不怕天神的惩罚,也无丝毫怜惜之心,

他们的这种做法正是天神深恶痛绝的。

尊贵的天神支持人间正义、合理的行为。

所以尽管有些人狂傲地侵犯别人,

带着满满一船宙斯赐予的、劫获而来的财物。

返回家乡后,也是忐忑不安,唯恐受到天谴。

而主人家中的这些求婚者如此放肆,

一定是从哪位天神那里得到了主人已死的消息。

所以才无赖般地向女主人求婚,

竟连自己的家都不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

在这里大肆挥霍主人的财产。

在宙斯降送的日日夜夜里,他们每天都要宰杀

不止一两头家牲,还无节制地喝饮

主人的美酒。所幸,我的主人的家产十分丰厚,

不论是在黑色的大陆上,

还是美丽的伊塔卡岛上,

很少有人能和他比富。

把十二个人的财富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他的多。

我可以向你列举一下我主人的财富,

在黑色的大陆上,由外乡来的雇工

和本地的奴仆为我主人放牧着

十二群壮牛,十二群温顺的绵羊。

在伊塔卡岛的那一端,一些忠实的奴仆

放养着十一群山羊。

每天,每个牧人,

都要献给可恶的求婚者一头山羊,

还必须是所有羊中最好的。我也一样,

在这里看守肥猪,每天也要献上一只最肥的。”

奥德修斯一边听,一边狼吞虎咽,

嘴里什么也没说,心中却在考虑怎样惩治求婚者。

等到他饱饱地吃足了猪肉后,

牧猪奴又把注满了酒的酒杯递给他。

奥德斯接过酒杯,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他说道:

“亲爱的朋友,你刚才所说的

那位富有的主人是谁?

他为了替阿伽门农报仇雪恨,

已客死异乡了吗?告诉我他的名字。

宙斯和其他人神对他了如指掌,

也许我也曾经见过他,

因为我游历了许多地方。”

国王的牧猪奴这样答道:

“尊敬的老人,有许多流浪汉也到里报告奥德修斯的消息,

但都不能使女主人和她的儿子相信,

那些流浪汉只是为了能得到热情的招待,

就胡编乱造,不说实话。

以前经常有这样的人来到伊塔卡,

胡言乱语一番,可怜我们的王后,

怀念着久别的丈夫,泪流满面,

向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细细打听。

尊敬的老人家,如果你得知别人会送给你

温暖的衣服,那么你也立即能编出一派胡言。

我认为我的主人早就死了,不是成为

野狗和野鸟口中的的食物,

就是沉入大海,葬身鱼腹,

海浪将他的尸首冲上海岸,深深地埋在沙里。

他肯定已客死他乡,给亲朋好友留下哀伤。

特别是我,我再也碰不到这样好的主人了。

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可能找到,

即便是回到了我父母家中,也不能畅怀,

我在那里出生,由他们精心养大,

我虽然十分渴望见到我的故乡,见到我的父母,

但也不会因此而这么忧愁。

我只是思念着离开家乡多年的奥德修斯,

尊敬的客人,他虽不在眼前,但每次我叫起他的名字,

总是肃然起敬。他也许不会再回来,

我们仍然称呼他为我亲爱的主人。”

听罢,卓越的奥德修斯这样答道:

“亲爱的朋友,既然你这么肯定

他不会返乡,那么我再多说也无用处,

不过,我在此起誓,奥德修斯一定会回来!

这不是戏言,等他回来之后,

你应该向报告喜讯的我送上一份礼物,

比如精心缝制的美丽的长袍和衬衣。

不过,现在我不会要,尽管我十分贫穷。

那些由于贫困就不惜胡言乱语欺骗别人的人,

我十分讨厌,如同讨厌冥府的黑色大门!

现在我以天父宙斯、这摆满食物的餐桌

和英勇的奥德修斯的锅灶的名义起誓,

我所说的定会实现:在今年,

在月亮变缺消失以后,新月登升的时候,

奥德修斯将会突然返回家中,

向那些欺凌他妻子和儿子的恶徒报仇!”

听罢,忠诚的牧猪奴欧迈奥斯这样答道:

“尊贵的老人,我相信奥德修斯不会回来,

我也不会因为你的消息而酬谢你。

你还是安心吃喝,别再提起此事,

因为每想到他,我的心里就异常难受。

你刚才的誓言,可以不算数,

但我还是希望奥德修斯能神奇地还家,

尊贵的女主人佩涅洛佩、拉埃尔特斯老人

和英俊潇洒的特勒马科斯都热切地盼望。

唉!我又有了新的担心,担心特勒马科斯。

在天神的赐福下,他如一棵小树那样茁壮成长,

等他成年以后,我想他一定会象他父亲那样,

魁伟高大,充满威严,但不知哪位天神

或是凡人忠告地,让他前往遥远的皮洛斯

打听父亲的下落,而那些可恶的求婚者,

十分仇恨地,准备在他归途上将他害死。

这样伊塔卡岛上的阿尔克西奥斯家族

从此灭绝了烟火。这个我们也不谈吧。

他是生是死,是被抓住,是得以逃生,

自有克罗诺斯之子来作决定,尊敬的老人,

我很想知道你的经历,请你实话实说,

告诉你,你的父母是谁,来自何方?

你乘坐什么样的海船前来?

水手怎样把你送到了伊塔卡?他们是什么人?

我认为你不可能步行到这个海岛。”

卓越的奥德修斯回答道:

“既然您问及我,那我就详细地回答。

希望你简单粗陋的房子里有足够

食物和美酒,可以让我们长时间地食用,

我边讲边吃,可以说上一年,

你在这里安静地听我讲述,

也别和其他人一起劳动。

只怕一年时间,也难以讲完我的丰富经历,

在天神的按排下,我经历了众多苦难。

“我出生在克里特,一个辽阔的海岛。

我的家境富有丰足,和父亲的其他孩子们

一起生活在宫里,可他们都是他妻子所生,

而我的母亲只是一个买来的女奴。

但我的父亲许拉科斯之子卡斯托尔

还是善待我,和其他儿子同等看待,

在克里特岛上,人们敬他如敬天神。

他不但有权有势,而还有众多优秀的儿子,

可是可怕的黑色死神摄走了他,

把他掷入哈得斯的冥府。

通过拈阄方式,他的儿子们瓜分了他的家产,

我得到了极少的一份,只有一所房子。

后来我娶了一位家道殷实的女子为妻,

这是因为我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而绝非是临阵退缩的懦弱之人!

当然以前的英姿在我身上己消失殆尽,

不过,你从麦杆上可以推断麦穗的饱满。

后来,我历经磨难,所幸阿瑞斯

和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给我注入巨大的勇力,

每当我挑选优秀的战士,

率领他们设下埋伏,给敌人送去灾难时,

我勇敢的心灵从来未颤抖过,

我总是一马当先,冲杀在最前沿,

挥舞着锋利的铜槍,追杀那些

落在后面的敌人。我是一个好战之人,

讨厌在田地里种庄稼和理家务事,

虽然英雄都是在家中长大的。

我最喜欢的就是带有长桨的海船,

还喜欢激烈的战斗,我喜欢对掷出长槍,

射出利箭,而一般人看到它们心惊肉跳。

我却偏偏热衷于这些武事,

可能是天神将奇怪的念头填进我的脑袋,

在我率领队远征特洛亚前,

我就已经统帅军队九次侵袭其他城邦,

获得了难以数计的珍贵的战利品。

我总是先把我喜欢的留下,然后再和大家

一起拈阄,又能得到许多战利品。

因此,我成了暴发户,整个克里特岛上的居民,

不但十分敬重我,而见害怕我。

“后来,至高无上的宙斯引起了那场

使无数勇士倒毙的、旷日持久的战争,

克里特人催促我和伊多墨纽斯

一同率兵远征,不得已,我们到达了特洛亚。

在那里,所有的阿开奥斯将士苦战九年,

终于在第十年,攻陷了普里阿摩斯的都城,

胜利返乡,但在归途上被宙斯打散。

以后至高无上、内心狡猾的宙斯给我设下了。

无数的灾难,我回到家中,和妻子儿子

共享幸福快乐,享用无尽的财富,才仅仅一个月

我受心灵驱使,又打算驶向埃及。

于是,我招募了许多杰出的同伴,

乘坐在九条海船上,准备远航。

出发之前,我宰杀了数不清的牲畜,

向天神祭献,又供给那些同伴。

我们欢快地大吃大喝,一连六天,

到了第七天,我们就离开了克里特岛开始出发。

迅急猛烈的北风神博瑞阿斯推动着

我们的海船飞速前进,就象是顺流而下,

所有的船都安然无事,我和同伴们安然无恙,

自由自在,坐在船板上,只靠风神和舵手掌握方向。

“航行了五天之后,我们安然到达埃及,

将海船停在埃及河上。

我命令船员们在停泊处严加看守,

严密护范,又派出一些船员,

登高远望,勘察情势。但是他们傲慢天礼,

放荡不羁,冲进了埃及人的农庄,

杀了男子,抢走妇女和弱小的孩子。

哭喊声、呐喊声传到了城内民众的耳朵里,

在一个大清早,他们驾驭3战车或步行,

逼近我们,密密麻麻地充塞了整个平原,

锐利的武器闪耀着光芒。

掷雷神宙斯让我的同伴们失去勇力,

面对强敌,不知所措,不是被杀死,

就是被俘虏,成为他们的奴隶

如果当时我英勇地战死该多好啊!

可是宙斯偏偏不让我那样结束生命,

他还给我安排了其它的不幸。当时,

我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松开手中的长槍,

迅速地跳到埃及国王的马车前,

抱住他的双膝,亲吻着,请他饶恕我。

见我如此,国王动了恻隐之心,

就让哭泣的我同他同乘一辆车,载回他的宫殿。

在车后面追来许多手握梣木槍,

气势汹汹的要夺我生命的埃及人。

但是,埃及国王阻止了他们,因为害怕求助者的

保护神宙斯,谁违逆了他,都将受报应。

“在埃及我居住了七年,埃及人赠给我许多礼物,

使我积聚起相当大的财富。

时光飞逝,第八年来临时,

我见到了一个腓尼基人。他是个骗子,

手段高明,善于花言巧语,已做出许多恶事。

他巧舌如簧,说动了我的心,

答应和他一起回到他的故乡腓尼基。

在他家里,我住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等到年末也度过之后,

他要我和他一起前往利比亚,

请我帮助运送货物,

实际上是想把我卖到那里,

得到一大笔收入,我心中疑虑不安,

但还是上了他的船。那次航行,

开始十分顺利,一路有北风神博瑞阿斯的吹送,

在遥遥的对岸就是我的家乡克里特岛。

但宙斯开始降下灾难,当我们经过了克里特

就进入了,苍茫一片的大海,水天一色,

没有一点儿陆地。这时,天神宙斯

掀起了狂风,降下了暴雨,浓黑的乌云,

压在船顶。接着他又掷下了威力天比的炸雷,

将海船打得摇来晃云。所有的船员,

落入了大海,漂浮在海船周围,

灵魂早已出窍,再也回不了家乡。

正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一条桅杆按照宙斯的意志浮到了我面前,

让我伸手抓住,依靠它我得以存活,

我紧紧抱住桅杆,起伏在浪头之上,

一直漂荡了整整九天,到第十天的夜里,

滔天巨浪把我卷到了特斯普罗特伊人的领地,

那里的国王,高贵的费冬热情招待了我。

是他的儿子救了我,见我衣衫冰湿,

饥寒交迫,心生怜悯。

将我带到他父亲的宫殿,

送给我许多温暖柔和的长袍和衬衣。

“我是在那里听到有关奥德修斯的消息的。

费冬王说他曾热情招持过你的主人!

并给我看了奥德修斯留给他的众多战利品。

有青铜、黄金和精工锻治的生铁。

这些财富足以养活第十代子孙。

奥德修斯就把这么多的财富留在那里,

费冬王还说奥德修斯已到前往多多那,

在枝叶繁茂的橡树底下祈求宙斯,

询问以何种方式返回久别的伊塔卡。

是公开归乡呢,还是秘密潜回。

国王在我面前,行过奠酒仪式,并庄严宣誓,

他们已选择好了船员,备好了海船,

准备护送奥德修斯返回家园。

但是,他先派一些斯特普罗特伊人

送我回家,因为正好有船要经过出产小麦

的杜利基昂。国王吩咐那些船员,

一定要把我交给阿卡斯托斯国王。

但没有料到那些人心怀叵测,

要让我经受不幸。当海船刚刚驶离国王,

他们就盘算着要我变成奴隶,

给我套上脏兮兮的破衣烂衫。

太陽刚刚落山,海船到达了美丽的伊塔卡海岛。

他们下了船,但没有忘记用绳索

把我紧紧地绑在海船上,

然后,在海滩上,拿出吃喝,尽情享用。

在天神的帮助下,绳结轻而易举地解开了,

我把破衣包在头上,滑下了光光的船板,

悄悄地潜入水下,挥动着双手,

奋力地向前游去。不一会儿,

就游离了那些心怀恶意的船员。

我在一个隐蔽的地方登上海岸,

躲进了密密的丛林,猫着腰。

这时,那帮人发现我已逃跑,

便大声呼喊,四处寻找,直到后来,

他们发现找到我已没有可能,

便垂头丧气地返回海船。

就这样,万能的天神在关健时刻挽救了我。

又把我领到了你的家里,见到你这样一位有情懂礼的好人。

看来,我还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听罢,忠诚的欧迈奥斯这样说道:

“尊敬的客人,你的命运真不幸啊,

经受了这么多无法忍受的磨难!

不过,我觉得你关于奥德修斯的那些叙述,

肯定不是真的,你年经不小了,

何必是费力编造这样的谎言呢?

关于我主人能不能回家,我心底清楚。

那些万能的天神十分仇恨他,

既不让他在激烈的战场上牺牲,

也不让他在返回家乡之后,死在亲人的怀中,

那样的话,他的亲人和阿开奥斯人

会隆重地葬他,垒起高高的坟墓,

让子孙万代都记住他的英名,

而现在,他却不为人所知地消逝在惊涛骇浪之中,

所以我很少进城,只是守着这些猪度日,

有时候高贵的女主人佩涅洛佩会把我叫到城里去,

告诉我一些刚刚听到的新消息。

那时,人们都坐在带来讯息的人身边,

仔细地询问主人的情况,那些忠诚的奴仆,

为了主人的迟迟不归而忧烦恼,也有一些人,

心中暗喜,认为还可以继续白吃白喝。

后来,来了一个善说谎话的埃托利亚人。

从此,我就再也没有心情打听主人的下落了。

那个埃托利亚人杀了人,犯了罪,流落天涯,

来到这里,受到我的热情招待

他说曾见过奥德修斯,在伊多墨纽斯家中

修理损坏的船只,大概在夏末秋初,

主人就会率领部属,带着大量的财宝,

返回亲爱的家乡。所以,多灾多难的客人啊,

是天神怜悯你,把你送到这里来,

受到我的热情接待,你无需编这些谎话,

来引我高兴,你是天神保护的流浪者,

我畏惧天神,才对你周到地照顾。”

听罢,卓越奥德修斯回答道:

“亲爱的朋友,你的疑心为何这么重?

连我对天发下的誓言也不相信!

那么就让奥林卑斯山之上的众天神为我们作证,

我们来订一个协议,如果你的主人

真的回到了他的家乡伊塔卡,

那你就必须送我一些衣袍长衫,

并负责把我送回十分想去的杜利基昂。

如果你的主人从此没有再回来,

你尽可以派奴隶把我扔下高高的山崖,

以警告其他流浪者,别再拿假话骗人!”

而忠诚的牧猪奴却不以为然,这样说道:

“如果真是那样,那我的美名定会扬遍四海!

人们会议论纷纷,说我如何请你进屋,

勤劳周到地招待,可后来又夺走了你的生命

又心情愉快地向克罗诺斯之子祈祷。

好了,该吃晚饭了,我的同伴们也该回来了。

希望他们快点返回,那么,

我们就可以一起准备可口的晚餐!”

他们俩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

其他的牧猪奴赶着猪群,回到家里,

肥猪被赶进猪圈,拥挤着,

发出一片呼呼噜噜的轰响。

忠诚的欧迈奥斯吩咐其他牧猪奴道:

“你们去挑只肥猪来,杀了它,

好招待这位客人,我们自己也可以吃一顿。

可怜我们辛辛苦苦地牧养猪群,

而那些无赖什么也不做就白吃白喝!”

说罢,他用利斧去劈烧火用的干柴,

其他牧猪奴则挑选来一只五岁大的肥猪,

把它赶到火堆旁。牧猪奴心地虔诚,

时刻不忘万能的众天神,

他从肥猪的头顶割一下绺长毛,

扔进烈火中,向各位天神祈祷,

请他们允许卓越的奥德修斯归家。

然后,他举起一截粗大的橡木,

砸向肥猪,后者一声未哼倒地。

他们把猪血放净,去掉皮毛,

然后把猪身剖开,从各个部位,

都割下一些生肉,放在脂油上,

又洒上一层大麦粉,然后放在火堆上烧烤。

接着,他们又把剩下的肉切成肉块,

串在叉上,仔细烧烤。等所有的肉块

全部烤熟之后,就放在餐桌上,

忠诚的牧猪奴站在桌边,

胸有成竹地将肉块平均分开。

他将烤肉平均分成了七等份,

其中一份献给了山林女神们

和迈娅之子赫尔黑斯,

其它六份分给每个人。他还将

一块鲜嫩的里脊肉让给了奥德修斯,

后者心中十分高兴,这样对他说道:

“欧迈奥斯,愿天父宙斯象我这样地爱你。

你把最好的肉让给我,尽管我是个贫穷的流浪者。”

忠诚的欧迈奥斯答道:

“尊贵的客人,请别客气,尽情地吃吧。

万能的天神们按照他们自己的心愿

赐予我们或者拒绝施惠给我们。”

说罢,他将第一刀割下的肉献祭给众天神,

接着斟了满满的一杯酒送给

冲锋陷阵、攻城掠地的奥德修斯。

然后才就座另一个牧猪奴墨绍利奥斯。

给他们分发面包,他是欧迈奥斯在主人离家后,

自己作主买来的,用自己辛苦攒下的钱从塔福斯那里买来,

而没有花费女主人和拉埃尔特斯的钱。

然后,大家开始享用桌上的食物。

等他们全都酒足饭饱之后,

墨绍利奥斯收拾餐桌,

其他人则心满意足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这是一个天气无比恶劣的夜晚,没有一点儿月光,

宙斯降下了一整夜的寒风冷雨。奥德修斯想试探一下牧猪奴,

看他会不会,或者吩咐其他的牧猪奴

把温软的被子让给自己,

因为他一直周到地照顾着远方的客人。

卓越多智的奥德修斯这样说道:

“亲爱的欧迈奥斯,还有其他的朋友,

请听我说几句,因为刚才我喝了不少的酒,

所以头脑发热,想自吹几句。

美酒都有这样神奇的效力,

可以使一个聪明人放声歌唱和欢笑,

甚至能得意地跳起欢快的舞来,

说一些本应埋在心里不愿公开的话语。

但我已开了口,愿意向大家说个痛快!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是多么强壮有力啊!

那一次,我们在特洛亚城下设伏,

准备袭击敌人,由奥德修斯和

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统领伏兵,

他们还把我请求,作为第三位首领。

当时,我们到达了魏峨的伊利昂城墙下面,

埋伏在芦苇横生,环境恶劣的沼泽地里,

全副武装,忍着折磨,趴在那里。

寒夜漆黑一片,北风怒吼不止,

如鹅毛般大的雪花纷扬扬地落下,

盾牌和武器都结上一层晶莹的霜冻。

天气异常地寒冷是我始料未及。

我周围的将士都披着厚厚的斗篷,

把大盾扣在肩上,温暖舒适地休息,

只有我一人冻得瑟瑟发抖。临行前,

我没有考虑到晚上会如此寒冷,

就把自己的斗篷给了其他同伴。

埋伏时,身上只有一层紧身甲衣和一面盾牌。

寒夜过去了三分之二,星辰开始向下运行,

我再也支持不住了,就用胳膊肘触了触

趴在我旁边的奥德修斯,轻声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

天这么冷,我快要被冻死了,

天神搅乱我的心智,使我只穿件单衣前来。

如今,我寒冷难奈,只怕要命丧于此。’

“听罢,他马上就想出一个好主意。

他不但长于作战,而且聪慧多智,

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

‘小声点儿,别让其他将士听到。’

“然后,他用胳膊肘支地,抬起身了说道:

‘亲爱朋友们,我刚才做了一个神奇的梦,

提醒了我,我们离开海船过于遥远,

最好有个人回到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那里,

让他再派一些人马来,加强力量。’

“话音刚落,安德赖蒙之子托阿斯

一跃而起,冲了出去,甩下了紫色的斗篷。

我则披上他宽大柔软的斗篷,

舒舒服服地躺下,一直到黎明女神闪出光辉。

我多么希望我还象以前那样身强力壮啊,

那么这里的朋友们会由于友谊

或出于敬重,将自己的被子让给我。

可现在,我穷困潦倒,无人瞧得起。”

听罢,忠诚的欧迈奥斯这样答道:

“尊敬的老人,你刚才说的确实引人入胜,

言语流畅,有理有据,

所以不会毫无收效。

在我们这里接受帮助的饱经风霜的求助者,

决不会缺少衣服或者其它什么东西。

只是我们也很贫穷,每个人只有一件衣袍

和一件衬衣,但是等奥德修斯之子来这里时,

他会给你所需要的衣服和其它们物品,

并且会按照你的心愿。

把你安全地送到你要去的地方。”

说罢,他把床铺移到了火堆旁,

在上面铺上了厚软的羊皮褥子,

请奥德修斯躺上,又为他加盖了

一件厚重暖和的长袍,

那是牧猪奴用来抵御寒冬的衣服。

奥德修斯就这样心满意足地躺下,

和其他的牧猪奴睡在一起。

只有忠诚的欧迈奥斯牵挂着主人的肥猪,

没有躺下休息,而是拿着武器出了家门。

卓越的奥德修斯见自己的奴仆,

如此珍惜自己的财产,不禁点头赞赏。

欧迈奥斯身上背着一柄利剑,

手中握着一杆槍,身上穿着

一件厚实温暖的公羊皮袍,

还拿起一大张羊皮被子,他去看守猪群,

以防野狗和恶人的偷盗。在猪圈近旁,

他寻到一块无风的岩石后,便和衣躺在了下面。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14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