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3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精神文明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 奥德赛·1

诗歌大全 尚仁 180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1

奥德赛·1

——众天神商议允许奥德修斯返回家园

文艺女神啊!请给我讲述那位足智多谋的英雄,

在攻破了圣城伊利昂之后,四处漂泊的经历吧!

他到过许多民族建立的邦国,了解了他们的思想。

为了保全自己和同伴的生命,得以重返家园,

他在惊涛骇浪之中受尽了痛苦的磨难。

但是尽管他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却不能使同伴生还,

因为他们狂妄地亵渎天神,

居然吞食了赫利奥斯的牛群,

愤怒的天神惩罚他们,不让回家。

女神啊!至高无上的宙斯的女儿,请随便从哪里讲起吧。

当时,所有其他勇敢的将士,都躲过了黑暗的死亡,

离开战场,穿越海洋、回到故乡、

唯有他一人,心念爱妻,行在归程之上。

高贵的女神中的佼佼者卡吕普索

挽留他住在自己的洞府中,一心要他作自己的丈夫。

时光流逝,终于到了这一天,

天神允许他返回家乡伊塔卡。即使如此,

他仍难逃磨难,不能顺利回到亲人身边。

天神怜悯他,只除了海洋神波塞冬外。

他对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的盛怒未熄,

直到后者返回自己的家园。

现在,海神正在埃塞俄比亚

接受虔诚无比的人们的丰盛献祭,

这个民族地处遥远的边缘,分成两个部落,

一个住在日落之处,另一个居于日出之地。

波塞冬一个人尽情地享受着肥美的牛羊,

其他众神则汇集在奥林卑斯山上宙斯的宫殿中。

想着高贵的埃吉斯托斯,

神界和人间的主宰宙斯心有所感,

那位可怜的人被愤怒的阿伽门农之子奥瑞斯特斯杀死。

宙斯对永生的天神这样说道:

“真是羞耻!那些凡人遇到了灾难,

总是把罪源归到我们神的头上!

岂不知是他们迷痴不悟,超越了命运的规定,

自己招来了灾祸!就象可怜的埃吉斯托斯!

与阿特柔斯之子的妻子通奸,并杀死了阿柔特斯之子。

虽然他清楚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因为我曾派弑杀阿尔戈斯的赫尔墨斯警告他。

劝他不要杀死阿伽门农,

否则要死在为父报仇的奥瑞斯特斯手下!

总有一天他会回到自己的国家!

可是固执的埃吉斯托斯不听好言报相劝,

这不,终于以自己的性命偿还了阿伽门农!”

听罢,目光炯炯的女神雅典娜答道:

“克罗诺斯之子,至高无上的天父宙斯!

埃吉斯托斯命丧黄泉,完全由他自己负责,

任何象他这样执迷不悟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不是我的心灵为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而痛苦。

可怜的他,被阻在海中一个小岛上,

远离亲朋好友,身心受到煎熬。

在那个林木茂密的岛上,

住着一位女神,她的父亲是邪恶的阿特拉斯,

他对海底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并顶撑着隔开天空和海洋的巨柱。

他的女儿留住了可怜的奥德修斯,

向他灌输一些阿谀奉承之辞,

试图使之忘却伊塔卡。可是,奥德修斯宁愿一死,

因为怎么也看不见远方的故乡,那怕是一缕炊烟。

天父宙斯啊,你就一点儿也不怜悯他?

难道他没有在特洛亚平原或阿尔戈斯人的海船边,

向你献上过丰厚的祭品?

为何见他如此痛苦,却毫不动心?”

听罢,乌云神宙斯拂然不悦,说道:

“我的女儿!看你说些什么话!

我怎么会忘记可怜的奥德修斯呢?

他是个对神虔诚的凡人,

曾向我们献上过无数次盛大的祭祀。

只是海神波塞冬十分仇恨他,

因为奥德修斯刺瞎了神一样的波吕斐摩斯的眼睛,

后者,力大无穷,是托奥萨之子,

她就是咸海之神福尔库斯之女,

与波塞冬情意浓浓,

在深邃的洞穴中结合,

生下了这个儿子,没想到被奥德修斯伤害。

所以波塞冬大为恼怒,

阻挠奥德修斯回到家乡。

现在让我们商量一下他的回归,

海神波塞冬也会平息自己的火气,

面对众位天神,他再反对,也无济于事!”

话音刚落,满怀欢喜的雅典娜说道:

“克罗诺斯之子,至高无上的天父宙斯!

现在众位永生的天神,

都赞成让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回国,

不如我们立刻派遣弑杀阿尔戈斯的向导神,

前往奥古吉埃海岛,向那位女神,

通报奥林卑斯众位天神的意见。

让她放手聪颖的奥德修斯。

我要亲自前往伊塔卡,去见奥德修斯之子,

给他注入巨大的勇力,

召集长发的阿开奥斯人举行会议,训斥那些求婚人。

那些胆大妄为的求婚者在他的家中,

大肆宰杀肥羊和长角牛。

然后我让他到斯巴达和皮洛斯去,

四处打听父亲的下落,

让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孝顺的好儿子!”

说罢,她穿上了美丽的金质绳。

穿上它,雅典娜就可以驾起长风,

穿越高山、大地和无边的海洋;

接着,她握住槍矛,上面有锋利的铜头,

硕大、粗重,在她动怒时,

常用来对付那些胆大妄为的勇士。

她冲下奥林卑斯山,急急赶路,

一会儿就到达了伊塔卡,站在了奥德修斯的家门前。

雅典娜化身为一个外地人,

来自塔福斯的门特斯,手中握着一把槍。

鬟进院门,看到那些可耻的求婚者

正在无法无天姿意取乐,舒舒服服地坐在厚软的牛皮上,

围成一堆,赌博掷骰子。

低下的仆从和善于迎合的伴从们正来来往往忙碌着,

有的正往大调缸中倒着美酒,

有的正勤快地用多孔的海绵抹桌子,

还有的正在切着大块的肉片,准备大吃一顿。

神一样的奥德修斯之子特勒马科斯

首先看到了雅典娜,当时他正坐在客人中间,

情绪沮丧,盼望父亲能早一天从海外归来,

赶走这些死皮赖脸的求婚者,

恢复自家主人的尊严。

他正这么焦躁不安,

看到远方来的客人久待门外,

不禁心下歉然,连忙迎出门外。

他走到客人身边,殷勤地接过长槍,

拉住来客的右手,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热情地说道:

“欢迎你,外乡人!欢迎你来到我的家,

请进来用餐,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直说。”

说罢,他把雅典娜引进家门,

穿过大庭院,走进殿内的大厅,

把客人的长槍插在柱廊下的

一座精美硕大的武器架上,

上架还摆着许多长槍,属于历尽磨难的奥德修斯。

特勒马科斯请女神坐在大椅子上,

上面垫着柔软的垫子,美观大方,

脚下还放着舒适的搁脚凳。

他自己也坐在一张大椅之上,远离那帮求婚者,

生怕那些喧嚣之声扰乱了进餐者的心绪。

而且,他准备仔细地打听父亲的消息。

一个女仆端来了清水,用盆罐倒水,

冲洗他们的双手,水注到银盆之中。

然后,女仆又在他们身边摆上一张美观的餐桌

整齐地摆上各种菜肴和面包,

殷勤地请外乡人吃饱,吃好。

一会儿,仆人又端来了大大的肉盘,

和制作精美的金质酒杯,

另外一位仆人熟练地把酒注入酒杯。

那些可恶的求婚者也拥入了大厅,

一个个傲慢地坐在大椅子上,守着餐桌。

仆人们为他们倒水洗手,

女仆们挎起面包篮分发面包,

随侍们一个个地把调缸注满,

然后,他们就开始大口地吃喝。

在他们吃饱喝足之后,

又开始盘算怎样获得更大的快乐。

那必定是唱歌跳舞了,

还有比这更好的饭后娱乐吗?

费弥奥斯被迫接过仆人递过来的

精美绝伦的竖琴,拨动琴弦,

飘出了的美妙的音符,伴上优美的歌声。

为了不让其他人听见,特勒马科斯靠近来客。

在他的耳偷偷地耳语道:

“亲爱的客人,请您不要介怀我的话,

这些可恶的人整天寻欢作乐,唱歌跳舞,

浪费别人的财产毫不脸红。

而这家的主人可能客死异乡,

白骨浸在雨水中,也可能死在奔腾的大海里,

如果主人有一天突然回来,

这些可恶的无赖就会祈祷自己是飞毛腿。

再也顾不上闪亮的黄金和美丽的衣衫了。

虽然人们传说他还会回来,

可是时光流逝,还不见他的踪影,

看来他一定是遭到了极大的不幸。

下面,请你告诉我实话,

你是谁?从哪里来?

父母都是谁?为什么来到这里?

是乘坐什么船?怎么来的?

我想你不可能是依靠双脚来到这里的。

把真实情况告诉我吧,不要隐瞒。

我第一次见到你,也许你是我父的朋友,

因为我父亲一向交友广泛,

以前经常有远方的朋友来我家作客!”

听罢,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这样答道:

“请放心,我会实话实说,

我叫门特斯,父亲是安基阿沦斯,

我统治着善于航海的塔福斯人。

我是乘坐自己人的海船来到这里的!

来到操着不同语言的民族的邦国,

用闪亮的生铁换取黄铜。

我们的海船停泊在涅依昂崖下,

瑞特隆港口,那里离这儿很远。

在很久以前,我和你父亲就是世交。

不信,你可以去问一问老拉埃尔特斯。

人们都说,他现在已不进城了,

住在乡下,身边只有一位老太婆侍候着,

日子过得并不顺心,他常常在山坡上的

葡萄园劳作,经常累得精疲力尽。

我这次前来,只是听说你父已经回来,

没想到他还未返回,被天神阻拦在途中。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并未遇到不测,

而是被一群野蛮人滞留在大海的某个海岛上,

那里的人野蛮无礼,不让他离开,

他只好呆在那里,苦苦思念家乡。

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

尽管我不是高明的卜鸟师,

不能揭示鸟儿的足迹,

但天神把预言传达给我,

你父亲奥德修斯不会一直远离家乡,

即使是坚固的锁链也不会把他锁住,

凭着他的聪明智慧,他会巧妙脱身。

现在轮到你了,也要实话实说,

你真是奥德修斯的儿子吗?

你面容英俊,鼻子和眼睛长得很象他。

因为我以前经常见到他。

那是在他和其他长发的阿开奥斯人,

前往特洛亚以前。自从远征之后,

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聪明的特勒马科斯如此答道:

“尊敬的客人,我所说的一点也不假。

我是他的儿子,这是我母亲这么说的,

我自己则无法知道我到底是谁的儿子。

但愿我是一个幸福的人的儿子,

他能赶走侵犯者,维护自己的家产!

现在他是最不幸的人了。既然您问起来,

我只能回答,我是他的儿子。”

听罢,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这样答道:

“你是佩涅洛佩的好儿子,

天神不会让你和家人面临苦难的。

那么,你再对我说出真心话,

你家里正在举办什么宴会,

为什么那些客人如此无礼?

他们放肆地大吃大喝。

任何人见到他们的所作所为,

都会唾弃他们,怒火满膛!”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答道:

“尊敬的客人,既然你问起这些,

请听我细细说来。以前,我父居家的时候,

我们地位显赫,势力强大,

没有人敢来侵犯。可是,居心不良的天神不让他回来,

至今无影无踪,杳无音信,

从古到今,大概还没有人有过这样的结局。

如果他死在战场上,轰轰烈烈,

长发的阿开奥斯人会为他垒起巨大的坟墓,

不但他会赢得万世英名,连家人都倍感光荣。

可是,现在,他大概已被卷入汹涌的大海,

无声无息,无人知晓,美名不可能流传,

也给家人带来无尽的思念和痛苦,

并且还无可奈何地忍受着别人的欺侮。

海外各岛上来了许多势力强大的豪头巨富,

他们都是来自杜利基昂、萨墨、

林木茂盛的托昆托斯和山石陡峭的伊塔卡。

这些王公贵族无赖般地向我母亲求婚

在我家的庭院中寻欢作乐。

可怜的母亲既无法拒绝他们的追求,

也不能结束这里的混乱。他们大肆挥霍我家的财产,

整日里大吃大喝,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让我家败落下去!”

听罢,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勃然大怒,说道:

“这帮罪大恶极的混蛋!看来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

真得马上回到家里来,

全身披挂,手握长抢,

如天神一般出现在门口。

就如同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样子。

那时,他来到我家,参加盛大的宴会。

请求墨尔墨洛斯之子伊洛斯给他一些

可以除在箭头上的毒药,但是后者

怕违背了天神的意志,拒绝施借。

于是他来到了我家,得到我父的十分关爱,

就把那种致命的毒药给了他。

真希望奥德修斯如此英勇地出现在求婚者面前,

一定会把他们吓得仓皇逃窜。

不过,归根结底,一切结局都要由天神们决定。

或许,他可以回到家乡,惩罚求婚者。

所以,你要依靠自己,好好想想,

看如何才能把这帮混蛋扫地出门!

我向你提一个建议,或许对你有帮助,

你可以召集长发的阿开奥斯人召开会议,

在会上说出你的计划,并请天神作证。

让那些混蛋滚回家去!关于你母亲,

如果她想再嫁,她可以回到,

地位显赫、十分富有的娘家,她的父亲和兄弟,

一定会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适合于她的身份。

然后,听我详细地告诉你,

你准备一条大海船,带上二十个水手,

飘洋过海,去寻找那个失散多年的父亲,

或许能碰上某个人,

他会告诉你得自于宙斯的消息。

你首先去皮洛斯询问涅斯托尔,

再去斯巴达拜访神一样的墨涅拉奥斯。

在所有阿开奥斯人中,他最后一个回来。

如果你听说父亲还健在,

你就耐心地再等上一年;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已经死了,千真万确,

那么你就尽快回来,为他垒起一座大坟,

再举办一次盛大的祭祀,

然后可以为母亲操办婚事,嫁给另一位丈夫。

当所有的这些事情井井有条地办完之后,

你就可以仔细考虑,用什么办法,

处理那些求婚者,是用智谋,

还是依靠公开的决斗,任你选择。

记住,你已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

你看那位勇敢的奥瑞斯透斯,

杀死了夺去父亲阿伽门农生命的埃吉斯托斯,

从而被人们到处传扬,

赢得了巨大的荣誉。

年轻的朋友,你也是相貌堂堂,魁梧英俊,

怎么不去挣得荣誉,青史留名呢?

不早了,我必须走了。

回到我的海船,伙伴们大概都等急了。

望你多保重,按我说的去做!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十分感激说道:

“尊敬的客人,您像一位父亲那样谆谆教导我,

请你放心,我一定接您的话去做。

不过,请你稍作停留,

洗去身上风尘,放松你的肌肉,

然后请接受我敬赠的美好礼物,

再回到海船吧,请您不要客气,

赠送礼物,是主人对贵客应有的情谊。”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这样说道:

“请不要挽留我,因为我时间确实不多了。

如果你一定要给我礼物,那么先放在你这里,

等我下次拜访时,再让我带回家中。

为我选一份美好礼物吧,我也会有相应的回赠。”

说罢,雅典娜转身离去,十分迅急,

如同一只冲向高空的苍鹰,并给特勒马科斯心中

注入了无限的勇气,使他比往日更渴念自己的父亲。

他仔细地体会这位来访者的含意。

猛然醒悟,吃惊不小,来的是一位天神!

于是神一样的年轻人转回去,和求婚者坐在一起。

此时,歌手正在唱歌,歌咏的正是

阿开奥斯的英雄们从特洛伊返回家园的

艰苦历程,是雅典娜要他们忍受巨大的磨难,

凄婉的歌声引来了一位绝世美女,

她就是伊卡里奥斯之女佩涅洛佩。

她从那高屋之中的高高的楼梯沿级而下,

拖曳着长裙,身后跟随着两位侍女。

她就站在支撑大屋的门柱旁边,

用漂亮的面巾遮住了美丽的面容,

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一位侍女。

她满面泪痕,这样对歌手说道:

“费弥奥斯,我知道你还会唱许多赞歌,

那些歌曲歌唱胜利的英雄。

曲调高昂,请您选一首这样的歌吧,

唱给那些饮酒的人们,停止这首曲子吧。

听到它,让我想起杳无音信的夫君,

我的心止不住地疼痛,

我的泪止不住地流。

我一直深深地思念着我那

名扬赫拉斯和阿尔戈斯的夫君。”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不悦地说道:

“亲爱的母亲,你不该打断歌手的吟唱,

他是在用他的心演唱,

用来愉悦每一位饮酒的人。

错不在他,而在那位万能的宙斯,

是他享受着我们的祭品,却昧着良心地,

把灾难降给我们。请不要阻止他,

人们都喜欢这支新编的回乡歌。

母亲,你也应用心仔细地去听,

许多阿开奥斯人的将士都把生命永远地留在了那里。

回到你的屋中,做你的事吧。

吟咐女人们要织好布,干好活。

与别人交谈是男人的事情。

而且,在这个家中,现在我说了算。”

听到儿子的么驳,佩涅洛佩吃惊不小,

但她顺从地返回房中,把儿子明智的话牢记在心,

在侍女陪同下,她回到了楼上,

又哭泣起来,沉浸在对夫君的思念之中,

直到雅典娜派出睡神,合上了她的双眼。

见到佩涅洛佩回房,求婚者们吵闹不休,

都梦想自己获得荣光,陪睡在美女的身边。

这时,聪颖的特勒马科斯大声宣告:

“你们这群无礼的求婚者!

还是吃肉喝酒吧,安静下来,

仔细聆听这位歌手美妙的音乐。

听啊!就如同是天神在歌唱!

等到明天,大家都得去参加集会。

在会上,我要提出我的意见,

让你们这帮求婚者全都离开我的家居,

花用自己的财富或者再到另一家去白吃白喝。

如果你们赖着不走,

愿意死皮赖脸地来耗费我的财产,

那么我就会向天神们祈祷,

让他们把厄运降到你们头上,

不能够活着走出这座宽大的府第!”

听到他的此番严厉训告,

求婚者们面面相觑,心中称奇。

首先是欧佩特斯之子安提诺奥斯说道:

“特勒马科斯!显然是天神给了你某种劝告,

使你这样大胆地训斥我们!

虽然你有祖先遗下来的权利,

但希望克罗诺斯之子永远不让你成为伊塔卡的王者,”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立即说道:

“希望我刚才的话并未冒犯你,安提诺奥斯!

如果克罗诺斯之子让我为王,我自然遵命,

你认为当王者是一件最糟糕的事吗?

不!为王很好,不但可以获得子民的尊敬,

而且还可以迅速地发家致富,

如今在四面环海的伊塔卡岛上有许多王公贵族,

有的年轻,有的年老,若奥德修斯真的死了,

任何一人都可以为王。可是,在这间府第里,

我还是一家之王,奴隶们都得服从我,

这是神一样的奥德修斯为我留下的财富。”

波吕博斯之子欧律马科斯说道:

“特勒马科斯,所有的事情都摆在天神的膝上,

至于谁会成为伊塔卡之主,那得由天神来决定,

理所当然,你是这家的主人,拥有这家的财富,

所以你要看管好,不要让人来夺走,

因为伊塔卡只要有人居住,就会有心术不正之人。

另外,我的朋友,请告诉我,

刚才来的那个外乡人是谁?

他来自何地?姓氏名谁?

是不是带给你奥德修斯的某些讯息?

为什么他不来认识我们就转身离去,

一瞬间就无影无踪?看起来,他不是个卑贱小人。”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答道:

“欧律马科斯,对于我父的回乡,

我早已绝望,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消息,

包括那些母亲请来的先知的预言,

刚才来的那位客人是我父的世交。

他来自塔福斯,自称门特斯,

是足智多谋的安基阿洛斯之子,

他是善于航海的塔福斯人的首领。”

虽然这样说,但他相信那是一位天神。

听罢,那帮求婚者又唱歌跳舞

寻欢作乐,等待夜幕降临。

不情愿的夜神终于到来,

他们才结束了一天的欢乐,回到自己的家中。

特勒马科斯也回到了自己的卧房。

一处可供远望的高耸的小楼。

他走向自己的睡床,满腹心事,

旁边陪同着善良的欧律克勒娅,她举着火把。

她的父亲是佩塞诺尔之子奥普斯,

在她年轻之时,拉挨尔特斯用二十条牛

将她买下,对她如同对待自己的妻子,

但从未同床共眠,否则会让妻子醋性大发。

在她老了,为特勒马科斯举着火把照明,

她是最宠爱他的一个女仆。

特勒马科斯幼年之时,是由她扶育的。

欧律克勒娅打开睡房的大门,

特勒马科斯走了进去,坐到床边,

将脱下的衣服交给老仆,

后者则细心地将衣服理顺,

挂在绑在床边衣钩上。

然后,她走出了睡房,握住银质门环,

使劲把门关紧。

而特勒马科斯则未曾入眠,在床上辗转反侧,

细密地考虑着雅典娜给他指出的行程。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1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