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卷2) – 尚仁诗歌网
  •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18年,尚仁诗歌网-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卷2)

诗歌大全 尚仁 172次浏览 0个评论

伊利亚特(第二卷2)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卷2)

清湛的水面闪着烁烁的鳞光,当我们用全盛的牲品

在神圣的祭坛上奠祀众神时,一个

含意深邃的预兆出现在我们眼前。一条长蛇,俄林波斯

大神亲手丢进昼光里的生灵,背上带着血痕,可怕,

从祭坛下爬了出来,朝着松树匍匐向前。

树上坐着一窝小鸟,一窝嗷嗷待哺的麻雀,

鸟巢筑在树端的枝桠上,叶片下,雏鸟嗦嗦发抖,

一窝八只,连同生养它们的母亲,一共九只。

蛇把幼鸟尽数吞食,全然不顾后者凄惨的尖叫,

雌鸟竭声哀鸣,为了孩子们的不幸,扑门在蛇的上方。

青蛇盘起身子,迅猛出击,钳住她的翅膀,伴随着雌鸟的嘶号;

长蛇吞食了麻雀,连同她的雏鸟。其后

那位送蛇前来的大神把它化作一座碑标——

工于心计的克罗诺斯之子把蛇变成了石头。

我等震惊不已,站立观望,这发生在眼前的奇景。

当那些可怕、怪诞的预卜之物掉进祀神的牲祭后,

卡尔卡斯开口直言,卜释出神的旨意:

 ‘为何瞠目结舌,你们,长发的阿开亚人?

多谋善断的宙斯已对我们显示了一个惊人心魂的兆示,

此事将在以后,哪怕是久远的以后兑现;使大事业的光荣将与

 日月同辉。

长蛇吞食了麻雀,连同她的雏鸟,

一窝人只,连同生养它们的母亲,一共九只,所以,

我们将在特洛伊苦战等同此数的年份,

直到第十个年头,我们将攻克这座路面宽阔的城堡。’

这便是他的卜释。现在,大家都已看到,这一切正在变成现实。

振作起来,胫甲坚固的阿开亚人,让我们全都

留在这里,直到夺取普里阿摩斯的这座宏伟的城堡!”

听罢这番话,阿耳吉维人中爆发出震天的喊声;

他们纵情欢呼,赞同俄底修斯的讲话,神一样的壮勇;

身边的船艘回扬出巨大的轰响,荡送着阿开亚人的呼吼。

其时,人群中响起了格瑞尼亚的车战者奈斯托耳的声音:

“耻辱,耻辱啊!看看你们在集会上的表现吧,

简直像一群调皮捣蛋的娃娃,对战事一窍不通的毛孩!

应该给我们的那些协议和誓言找个去处了吧?

把它们统统扔进火里,什么磋商啦,什么计划之类的东西,

连同那泼出去的不掺水的奠酒——什么紧握的右手,还不是

 虚设的仪酬!

我们只能徒劳无益地争吵辱骂,找不到任何解决

问题的办法,虽然我们已在此挨过了漫长的时光。

阿特柔斯之子,不要动摇,像往常一样坚强,贯彻初时的计划,

率领阿耳吉维兵勇,冲向拼搏的战场!

到于那些人,那一两个打算离开队伍的逃兵,

让他们自取灭亡好了,他们将一无所得,

匆匆跑回阿耳戈斯,连带埃吉斯的宙斯的

允诺,连它的虚实都不曾弄明白。

我要提醒你们,早在我们踏上快船的那一天,

满载着送给特洛伊人的死亡和毁灭,

力大无比的克洛诺斯的儿子就已对我们作过允愿;

他把闪电打在我们的右上方,光亮中闪烁着吉祥的兆端。

所以,在没有和一个特洛伊人的妻子睡觉之前——

作为对海伦所经受的磨难和不让她实现回归愿望的

报复——谁也不要急急忙忙地启程回返。

我们承受了战争的悲愁和磨难。

但是,如果有人发疯似地想要回家,那么,

只要他把双手搭上凳板坚固的黑船,

便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惨死暴灭。

至于你,尊贵的王者,也应谨慎行事,倾听别人的议说。

我有一番告诫,你可不要把它置之脑后。

听着,阿伽门农,把你的人按部族或宗族编阵,

使宗族和宗族相互支助,部族和部族互为帮援。

若能此般布阵,而将士又能从命,

你就能看出哪位首领贪生,哪些兵勇怕死,谁个

勇敢,哪支部队豪蛮——因为他们都以部氏为伍,投身拼斗。

由此,你亦可进一步得知,假如这座城池久攻不下,原因何在:

是天意,是兵卒的怯弱,还是他们不懂战争,一帮门外汉。”

听罢这番话,强有力的阿伽门农答道:

“说得好!争辩中,老人家,你又一次胜过了阿开亚人的

儿子们,哦,父亲宙斯,雅典娜,阿波罗,

阿开亚人中要是有十个如此杰出的谋士,

何愁普里阿摩斯王的城堡不对我们

俯首,被我们攻占,劫洗!然而,

克罗诺斯之子,带埃吉斯的宙斯反倒给了我苦难,

把我投入了有害无益的辱骂和争斗。

为了一个姑娘,我和阿基琉斯竟至于

唇枪舌剑,而我还率先动了雷霆。

倘若我俩能齐心合谋,特洛伊人

就难以继续躲避灭顶的重击,一刻也不能!

好了,回去吃饱肚子,以便重新开战。

大家要磨快枪尖,整备好盾牌,

喂饱捷蹄的快马,仔细检察

战车,加强战斗意识,以便投身

可恨的战争,打上一个整天,

没有间息,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

直到夜色降临,隔开怒气冲冲的兵汉。

汗水将会湿透勒在肩上的背带,

连接着护身的盾牌,紧握枪矛的双手将要忍受酸痛,

快马将跑得热汗涔涔,拖着滑亮的战车。

届时,若是让我看到有人试图逃避战斗,

藏身弯翘的海船,那么,对于他,要想躲避

饿狗和兀鹫的利爪,将比登天还难!”

言罢,阿耳吉维人中爆发出震天的呼声,犹如排空的

 激浪,

受飞扫直下的南风的驱使,撞击在挺拔的峭壁上——

此般突兀的石岩,永远是海浪扑击的对象,而

各种去向不同的疾风,此时亦兴波助浪,有的刮自这片海面,

 有的扫往那个方向。

众人站立起来,三五成群地走回海船,他们在

营棚边点起炊火,填饱了肚子,

每人都祀祭过一位不死的神祗,

求神保佑,躲过死的抓捕,战争的煎磨。

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献祭了一头肥壮的公牛,

五岁的牙口,给宙斯,克罗诺斯力大无比的儿郎。

他召来全军的精华,阿开亚人的首领,

首当其冲的是奈斯托耳,然后是王者伊多墨纽斯,

两位埃阿斯,图丢斯之子狄俄墨得斯,还有

俄底修斯,来者中的第六位,和宙斯一样精擅谋略的壮勇。

啸吼战场的墨奈劳斯不邀自来。

心中明白兄长的心事重重。

他们围着公牛站定,抓起大麦。

强有力的阿伽门农在人杰中开口诵祷:

“宙斯,光荣的典范,伟大的象征,雄居天空的乌云之神,

我们求你助佑:在我没有掀翻普里阿摩斯那四壁焦黑的

厅堂,捣烂他的门户之前,

在我没有撕裂赫克托耳的衫衣,用铜矛剁碎

他的胸膛之前,还有他身边的那许多伙伴,

我要把他们打翻在地,嘴啃泥尘——在这一切没有发生之前,

宙斯,不要让太阳沉落,不要让黑暗捆住我们的手脚!”

他如此一番祈祷,但克罗诺斯之子将不会予以兑现。

他收下祭礼,却反而加剧了谁也不想取要的痛苦。

当众人作过祈祷,撒过祭麦后,他们

扳起祭中的头颅,割断喉管,剥去皮张,

然后剔下腿肉,用油脂包裹腿骨,

双层,把小块的生肉置于其上。

他们把肉包放在净过枝叶的、劈开的木块上焚烧,

用又子挑起内脏,悬置在赫法伊斯托斯的柴火上烧烤。

焚祭过牛的腿件,品尝过内脏,

他们把所剩部分切成小块,用叉子

挑起来仔细炙烤后,脱叉备用。

当一切整治完毕,盛宴已经排开,他们张嘴咀嚼,人人都吃到足份的餐肴。

当众人满足了吃喝的欲望,

奈斯托耳,格瑞尼亚的车战者,开口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最高贵的王者,全军的统帅阿伽门农,

让我们不要吵个没完没了,也不要继续

耽搁神祗交给我们的使命。

干起来吧,让身披铜甲的阿开亚人的信使

大声招呼各支部队,聚汇在海船旁。

作为首领,我们要一起行进在阿开亚人宽阔的

营盘,以便更快地催起凶蛮的战斗狂潮。”

他如此一番诫告,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纳用了他的议言,

马上命令嗓音清亮的使者,召呼

长发的阿开亚人投身战斗。

信使们奔走呼号,队伍很快聚合起来。

首领们,这些宙斯哺育的王者,和阿伽门农一起

四处奔跑,整顿队伍。灰眼睛的雅典娜活跃在

他们中间,带着那面埃吉斯,贵重的、永恒的、永不败坏的

珍宝,边沿飘舞着一百条金质的流苏,

流苏织工精致,每条都抵得上一百头牛的换价。

挟着埃吉斯的闪光,女神穿行在阿开亚人的队伍,

督促他们前进,在每一个战士的心里

激发起连续战斗的勇气和力量。

其时,在他们看来,比之驾着深旷的海船,

返回亲爱的故乡,战斗是一件更为甜美的事情。

像横扫一切的烈焰,吞噬着覆盖群峰的

森林,老远亦可跳见冲天的火光,

战勇们雄赳赳地向前迈进,气势不凡的

青铜甲械闪着耀眼的光芒,穿过气空,直指苍穹。

宛如生栖在考斯特里俄斯河边的亚细亚

泽地上的不同种类的水鸟,有野鹤、鹳鹤和

脖子颀长的天鹅,展开骄傲的翅膀,

或东或西地飞翔,然后成群的停泊在

水泽里,整片草野回荡着它们的声响——

来自各个部族的兵勇,从海船和营棚里

蜂拥到斯卡曼得罗斯平原,承受着人脚

和马蹄的踩踏,大地发出可怕的震响。

他们在花团似锦的斯卡曼得罗斯平原上摆开阵势,

数千之众,人丁之多就像春天的树叶和鲜花。

军队铺开了,像不同部族的苍蝇,

成群结队地飞旋在羊圈周围,

在那春暖季节,鲜奶溢满提桶的时候——

就以此般数量,长发的阿开亚人

挺立在平原上,面对特洛伊人,渴望着捣烂他们的营阵。

军队排开战斗序列,像有经验的牧人,将大群的

山羊——其时混合在一起,牧食在草野上——得体地分成

 小股,

首领们忙着分遣部队,有的调这,有的去那,作好

进击的准备。强有力的阿伽门农迈步在他们中间,

头眼宛如喜好雷霆的宙斯,

摆着阿瑞斯的胸围,挺着波塞冬的胸脯。

恰似牛群中的一头格外高大强健的雄杰,

一头硕大的公牛,以伟岸的身形独领风骚——

那一天,宙斯让阿特柔斯之子显现出雄伟的身姿,

鹤立在全军之上,突显在将勇之中。

告诉我,家住俄林波斯的缪斯,

女神,你们无处不在,无事不晓;而我们,

只能满足于道听途说,对往事一无知了。告诉我,

谁是达奈人的王者,统治着他们的军旅?

我无法谈说大群中的普通一兵,也道不出他们的名字,

即便长着十条舌头,十张嘴巴,即使有一管

不知疲倦的喉咙,一颗青铜铸就的心。

不,我做不到这一点,除非俄林波斯山上的缓斯,带埃吉斯的

宙斯的女儿,把所有来到特洛伊城下的士卒都—一下告于我。

所以,下面提及的,只是率统船队的首领和海船的数目。

雷托斯和裴奈琉斯乃波伊俄提亚人的首领,

和阿耳开西劳斯、普罗梭诺耳及克洛尼俄斯一起

统领部队。兵勇们有的家住呼里亚和山石嶙峋的奥利斯,

有的家住斯科伊诺斯、斯科洛斯和山峦起伏的厄忒俄诺斯,

以及塞斯裴亚、格拉亚和舞场宽阔的慕卡勒索斯;

有的家住哈耳马、埃勒西昂和厄鲁斯莱,

有的家居厄勒昂、呼莱、裴忒昂。

俄卡莱和墙垣坚固的城堡墨得昂,

以及科派、欧特瑞西斯和鸽群飞绕的希斯北;

还有的来自科罗奈亚和水草肥美的哈利阿耳托斯,

来自普拉塔亚和格利萨斯,

来自低地塞贝,坚固的城堡,

和神圣的昂凯斯托斯,波塞冬闪光的林地;

来自米得亚和盛产葡萄的阿耳奈,

神圣的尼萨和最边端的安塞冬。

他们带来五十条海船,每船

载坐一百二十名波伊俄提亚人的儿男。

家住阿斯普勒冬和米努埃人的俄耳科墨诺斯

的兵勇们,由阿斯卡拉福斯和亚尔墨诺斯统领,

阿瑞斯的儿子——羞答答的阿丝陀开在

阿宙斯之子阿克托耳的家里生下他们;

她走进上层的阁房,偷偷地和强壮的阿瑞斯同床。

她的两个儿子率领着三十条深旷的海船。

斯凯底俄斯和厄丕斯特罗福斯,心胸豪壮的

纳乌彼洛斯之子伊菲托斯的儿子,统领来自福基斯的兵勇;

他们来自库帕里索斯、山石嶙峋的普索、神圣的

克里萨,以及道利斯和帕诺裴乌斯;

来自阿奈莫瑞亚一带和呼安波利斯近围,

来自神河开菲索斯两岸,来自

开菲索斯河泉边的利莱亚。

他们带来四十条乌黑的海船。

福克斯的首领们正忙着整编队伍,

立阵在波伊俄提亚人的左边。

俄伊琉斯之子、快捷的埃阿斯统领着洛克里斯兵勇,

小埃阿斯,和忒拉蒙高大魁伟的儿子相比,个子

矮小得多。然而,这位穿着亚麻布胸甲的小个子,

却是赫勒奈斯人中最好的枪手。

他的士兵有的家住库诺斯、俄波埃斯、卡利阿罗斯,

有的家住伯萨、斯卡耳菲和美丽的奥格埃;

还有的家居斯罗尼昂、塔耳菲和波阿格里俄斯流域。

他带来四十条乌黑的海船,满载着洛克里斯

兵勇,家乡和神圣的欧波亚隔海相望。

来自欧波亚岛的兵勇们,怒气冲冲的阿邦忒斯人,

散居在卡尔基斯、厄瑞特里亚和盛产葡萄的希斯提埃亚;

来自靠海的开林索斯和陡峭的城堡狄昂,

来自卡鲁斯托斯和斯图拉——统领

这些人的是厄勒菲诺耳,阿瑞斯的后代

卡尔科冬之子,心胸豪壮的阿邦忒斯人的首领。

腿脚迅捷的阿邦忒斯人随他前来,

长发及背,狂烈的枪手,渴望投出

粗长的(木岑)木杆枪矛,捅开敌人护身的甲衣。

他带来四十条乌黑的海船。

他们的紧邻是来自雅典的兵勇,墙垣坚固的城堡,

心志豪莽的厄瑞克修斯统治的地域。雅典娜,

宙斯的女儿,看护过丰产谷物的大地生有的厄瑞克修斯,

把他置放在雅典,她的丰足的

神庙里。年复一年,雅典的儿子们用键牛

和公羊祭盼着他的祝佑。

墨奈修斯,裴忒俄斯之子,统领着这支军旅。

他擅长布设战车和用盾牌护身的甲士,人世间

谁也没有他的本领,只有奈斯托耳

例外,因为他是老辈人物。

他带来五十条乌黑的海船。

埃阿斯从萨拉弥斯带来十二条海船,

排列在雅典人的编队旁。

来自阿耳戈斯的提金斯。

赫耳弥俄奈和深谷环抱的阿西奈,来自

特罗伊真、埃俄奈和丰产葡萄的厄丕道罗斯的兵勇们,

来自埃吉纳和马塞斯的阿开亚人的儿子们——

统领这些人的是啸吼战场的狄俄墨得斯,

由塞奈洛斯辅佐,声名远扬的卡帕纽斯的儿子;

神一样的欧鲁阿洛斯排位第三,

塔劳斯之子、国王墨基丢斯的儿子。

啸吼战场的秋俄墨得斯是全军的统帅;

他们带来八十条乌黑的海船。

还有一支劲旅,兵勇们来自城垣坚固的慕凯奈,

繁荣富足的科林斯和城垣坚固的克勒俄奈;

来自俄耳内埃以及美丽的阿莱苏里亚

和西库昂——阿德瑞斯托斯曾在那里为王;

来自呼裴瑞西亚和陡峭的戈诺厄萨,

来自裴勒奈,来自埃吉昂地区以及

整个沿海地带和广阔的赫利开岬域。

他们带来一百条海船,统领全军的是强有力的阿伽门农,

阿特桑斯之子,带来了最好和最勇敢的

兵丁。营伍里,他身披闪光的铜甲,

气宇轩昂,突显在骁勇的壮士群中,

因他地位最高,统领着人数最多的军伍。

来自群山环抱、沟壑宕跌的拉凯代蒙。

法里斯、斯巴达和鸽群飞绕的墨塞的兵勇,

来自布鲁塞埃和美丽的奥格埃,

来自阿姆克莱和濒海的城堡赫洛斯,

来自拉斯和俄伊图洛斯地带的兵勇们,

由阿伽门农的兄弟、啸吼战场的墨奈劳斯率领,

统辖六十条海船,离着其他军旅群聚。

他巡视在队伍里,坚信自己的刚勇,

催督部属向前,因他渴望报仇,

比谁都心切:为了海伦,他们承受了战争的悲苦和磨难。

相关文章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卷1)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卷2)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