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21年,尚仁诗歌网,诗魂永在-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卷3)

诗歌大全 尚仁 745次浏览 0个评论

伊利亚特(第二卷3)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二卷3)

还有一支军旅,兵勇们有的家住普洛斯、美丽的阿瑞奈。

斯鲁昂、阿尔菲俄斯水津地区和坚固的埃普,

有的家住库帕里赛斯和安菲格内亚,家住

普忒琉斯、赫洛斯和多里昂——在那里,

缪斯姑娘们曾遐遇萨慕里斯,窒息了他的歌声。其时,

他正从俄伊卡利亚行来,别离俄伊卡利亚国王欧鲁托斯,

扬言即便是缪斯姑娘,带埃吉斯的

宙斯的女儿,倘若和他赛歌,也会败在他的手下。

愤怒的缪斯将他毒打致残,夺走了他那

不同凡响的歌喉,使他忘却了拨唱的本领。

统带这些兵勇的是奈斯托耳,格瑞尼亚的车战者,

率掌九十条弯翘的海船。

来自陡峭的库勒奈山脚,埃普托斯的墓旁,

来自阿耳卡底亚的善于近战杀敌的兵勇们,

家住菲纽斯和羊儿成群的俄耳科墨诺斯,

家居里培、斯特拉提亚和多风的厄尼斯培,

来自忒格亚和美丽的曼提奈亚,

来自斯屯法洛斯和家住帕耳拉西亚的兵勇们,

均由安格凯俄斯的儿子、强有力的阿伽裴诺耳统领,

带来六十条海船,满载着众多的

兵卒,能征惯战的阿耳卡底亚军勇。

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给了他们这些

凳板坚固的海船,供他们征服酒蓝色的大海。是的,

是阿特柔斯之子给他们配备了海船,这些不会航海的内地人。

家住布普拉西昂和杰著的厄利斯,

一整片地带,远至边城呼耳弥奈和慕耳西诺斯,

以及它们之间的俄勒尼亚石岩和阿勒西昂的

兵勇们,受制于四位首领,各带十条

快船,满载着众多的厄利斯兵勇。

安菲马科斯和萨尔丕俄斯,阿克托耳的后代,一位是

克忒阿托斯之子,另一位是欧鲁托斯之子,各率一支分队;

阿马仑丘斯之子、强健的狄俄瑞斯统领另一支兵伍;

第四支分队由神一样的波鲁克塞诺斯统领,

阿伽塞奈斯之子,墨格亚斯的后代。

来自杜利基昂和神圣的厄基奈

群岛——和厄利斯隔海相望——的兵勇,

受制于墨格斯,阿瑞斯般的骁将,

宙斯钟爱的车战者夫琉斯之子——因与

其父闹翻,愤怒的夫琉斯跑到杜里基昂落户。

他带来四十条乌黑的海船。

俄底修斯率领着心胸豪壮的开法勒尼亚人;

兵勇们有的来自伊萨卡和枝叶婆姿的奈里同,

有的家住克罗库勒亚和岩壁粗皱的埃吉利普斯,

有的来自扎昆索斯,有的家住萨摩斯,

有的来自陆架及面对海峡和岛屿的去处。

俄底修斯,像宙斯一样精擅谋略的首领,统掌这支军伍,

带来十二条海船,船首涂得鲜红。

安德莱蒙之子索阿斯统领着埃托利亚人;

兵勇们家住普琉荣、俄勒诺斯和普勒奈,

来自濒海的卡尔基斯和岩石嶙峋的卡鲁冬——在那里,

心志豪莽的俄伊纽斯的儿子们已经销声匿迹:

俄伊纽斯自己早已作古,金发的墨勒阿格罗斯亦已不复存在。

所以,王权落到了索阿斯手里,统治着所有的埃托利亚人。

他带来四十条乌黑的海船。

伊多墨纽斯,著名的枪手,是克里特人的统带,

率领着来自克诺索斯和墙垣高耸的戈耳图那。

鲁克托斯、米勒托斯和白垩闪亮的鲁卡斯托斯。

法伊斯托斯和鲁提昂,清一色人丁兴旺的城,以及所有

其他家住克里特的兵勇,这个拥有一百座城市的岛屿。

善使枪矛的伊多墨纽斯统领全军,

由墨里俄奈斯辅佐,此人善能冲杀,像战神一样凶莽。

高大强壮的特勒波勒摩斯,赫拉克勒斯之子,

从罗得斯带来九条海船,满载着高傲的罗得斯兵勇。

他们家住该地,按不同的区域编成三个分队:

林多斯、亚鲁索斯和白垩闪亮的卡迈罗斯。

统领他们的是著名的枪手特洛波勒摩斯,

强有力的赫拉克勒斯的儿子,出自阿丝图陀开娅的肚腹。

赫拉克勒斯掠劫过许多城市,里面住着强健、神祗

哺育的壮勇,把她从厄芙拉和塞勒埃斯河畔带出。

特勒波勒摩斯在精固的宫殿里长大。

打死了亲爹钟爱的老舅,阿瑞斯的后代,

利昆尼俄斯,当时已是一位年迈之人。

他迅速整治好船队,招聚起随从,

匆匆亡命海外——强有力的赫拉克勒斯的其他儿子们,

连同他们的儿子们,已经放出要他偿还血债的口风。

他来到罗得斯,一个流浪者,一个落魄的不幸之人。

他们在那里落脚,按部族在三个地方安家,

受到克罗诺斯之子、神和人的王者宙斯的

钟爱,把极丰厚的财富像水一样地泼降给他们。

从苏墨,尼柔斯带来三条匀称的海船;

尼柔斯,阿革莱娅和国王卡罗波斯之子,

尼柔斯,特洛伊城下最美的男子,在所有的

达奈人中,容貌仅次于无可比及的阿基琉斯。

但是,此人体弱,只带来寥寥无几的兵丁。

来自尼苏罗斯、克拉帕索斯、卡索斯。

科斯——欧鲁普洛的城——以及那些人称卡鲁德奈群岛的

 兵勇们,

概由菲底波斯和安提福斯统领,

王者赫拉克勒斯之子塞萨诺斯的两个儿子。

他们统辖三十条深旷的海船。

此外,兵勇们,有的家住裴拉斯吉亚人的阿耳戈斯,

有的家住阿洛斯、阿洛培和斯拉基斯,

还有的来自弗西亚和出美女的赫拉斯,

统叫做慕耳弥冬人、赫勒奈斯人和阿开亚人,

概由阿基琉斯统领,连同五十条海船。

但是,这些人现在不想重上杀声震天的战场——

谁来把他们编成战阵,列队冲杀?

捷足的壮勇、卓越的阿基琉斯其时正盛怒不息,

躺在他的海船旁,为了美发的布里塞伊丝,

苦战得手的战礼,从鲁耳奈索斯城堡——

他曾荡劫那个地方,捣烂了塞贝的城墙,

击倒了厄丕斯特罗福斯和慕奈斯,两位凶狠的枪手,

塞勒丕俄斯之子、国王欧厄诺斯的儿郎。为了那位

姑娘,他心情悲悒,躺在船边——但他马上即会直立起身。

兵勇们还来自夫拉凯和鲜花盛开的普拉索斯,

黛墨忒耳的奉地;来自羊群的母亲伊同。

濒海的安特荣和草泽深处的普忒琉斯。

猛士普罗忒西劳斯生前曾统领他们冲杀,

但乌黑的泥土早已把他埋葬。

他的妻子,悲哭中撕破了双颊,撇留在夫拉凯,

建家之业废毁中途。阿开亚人中,他第一个,是的,

第一个跳出海船,被一个达耳达尼亚人所杀。然而,

尽管怀念首领,兵勇们却没有乱成散沙一盘。

波达耳开斯,阿瑞斯的后代,负起了统编队伍的责任。

他乃伊菲克勒斯之子,而伊菲克勒斯又是富有羊群的

夫拉科斯的儿郎。波达耳开斯是心胸豪壮的普罗忒西拉俄斯

的亲兄弟,比兄长年幼,也不如他豪猛——

普罗忒西拉俄斯,叱咤战场的壮勇。但尽管如此,

他们并不缺少首领,虽然怀念死去的英雄。

波达耳开斯带来四十条乌黑的海船。

家住波伊贝斯湖畔的菲莱,

家住波伊北、格拉夫莱和城垣坚固的伊俄尔科斯的兵勇们,

分乘十一条战船,由阿德墨托斯之子欧墨洛斯统领——

裴利阿斯的女儿中最漂亮的一位,阿尔开丝提丝,

女人中的姣杰,把他生给了阿德墨托斯。

家居墨索奈和萨乌马基亚,以及

来自墨利波亚和岩壁粗皱的俄利宗的兵勇们,

分乘七条海船,由弓法精熟的

菲洛克忒忒斯率领,每船乘坐五十名

划桨的兵丁,战阵中出色的弓手。然而,

其时,菲洛克忒忒斯正躺在神圣的莱姆诺斯,

承受着巨大的伤痛——由于遭受水蛇的侵咬,阿开亚人把他

遗留该岛,恼人的疮痛折磨着他的身心。

他正躺身海岛,受苦受难,但用不了多久,海船边的

阿耳吉维人便会想起菲洛克忒忒斯,带伤的王者。

尽管怀念首领,兵勇们却没有乱成散沙一盘;

墨登,俄伊琉斯的私生子,负起了统编队伍的责

任——出自荡劫城堡的俄伊琉斯的精血,曹奈的肚腹。

来自石岩梯叠的伊索墨以及特里开和俄利卡利亚的

兵勇们——那是俄利卡利亚人欧鲁托斯的城——

由阿斯克勒丕俄斯的两个儿子率领,

波达雷里俄斯和马卡昂,手段高明的医者,

统领三十条深旷的海船。

来自俄耳墨尼俄斯和呼裴瑞亚水泉,

来自阿斯忒里昂和峰壁苍白的提塔诺斯的兵勇们,

由欧鲁普洛斯率领,埃阿蒙卓著的儿子,

带来四十条乌黑的海船。

兵勇们,有的来自阿耳吉萨,有的家住古耳托奈。

俄耳塞、厄洛奈和灰白色的城堡俄卢松,

统领他们的是犟悍骠勇的波鲁波伊忒斯,

大神宙斯之子裴里苏斯的儿子。

光荣的希波达墨娘把他生给了裴里苏斯——

那一天,他对多毛的马人投出了复仇的枪矛,

把他们逐出裴利昂,赶至埃西开斯人栖居的地方。

波鲁波伊忒斯不是惟一的首领,还有勒昂丢斯,阿瑞斯的

 后代,

心胸豪壮的科罗诺斯的儿子,开纽斯的亲孙。

他们带来四十条乌黑的海船。

从库福斯,古纽斯带来二十二条海船,

率领着厄尼奈斯人和骠勇犟悍的

裴莱比亚人;兵勇们有的家住寒酷的多多那,

有的拥有肥熟的耕地,在美丽的提塔瑞索斯河岸,

清澈的水流呼涌着注入裴内俄斯,

但却从未和后者闪着银光的漩涡合流,

而是像油层似的浮在表面,因为

它是那条可怕的水脉、用以咒发誓证的斯图克斯的支流。

普罗苏斯,藤斯瑞冬之子,是马革奈西亚人的首领,

家住裴内俄斯一带以及枝叶婆娑的

裴利昂。统领他们的是捷足的普罗苏斯,

带来了四十条乌黑的海船。这些便是达奈人的王者和统领。

告诉我,缪斯,在跟随阿特柔斯之子进兵城下的军旅中,

哪一位壮士最出色,哪一对驭马最骁勇?

裴瑞斯的孙子欧墨洛斯的牝马最杰出——

他赶着这对驭马,撒蹄奔跑,像展翅的飞鸟。

它俩毛色一样,马口相同,背高一致,就像用水平尺量出的

 一般。

银弓之神阿波罗把它俩喂大,在裴瑞亚,

好一对牝马,追风的蹄子创扬起战神的恐怖。

人群中,最好的战勇是忒拉蒙之子埃阿斯——

阿基琉斯仍在船边生气,否则,他是当之无愧的头号英雄。

论马亦然,最好的驭马效命于善战的裴琉斯之子,拉着他的

 战车。

但是,阿基琉斯正远离众人,躺在弯翘的远洋

海船旁,怀着对兵士的牧者、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的

怨怒。兵勇们嬉耍在长浪拍岸的

滩沿,或掷饼盘,或投枪矛,也有的把玩着

手中的弯弓。马儿们站在各自的战车旁,

咀嚼着泽地上的欧芹和三叶草,

悠闲舒适;主人的战车顶着遮盖,

停放在营棚里。士兵们思念着善战的首领,

在营区内四处闲逛,不再参加战斗。

但是,大部队正在向前开进——像烈焰吞噬着万物——

大地在他们脚下隆隆作响,似乎喜好作雷的宙斯

暴发了雷霆之怒,恰如他在阿里摩伊劈击

图福欧斯周围的土地时一样:那里,人们说,是图福欧斯的

 睡床。

就像这样,行进中的军队把大地踩得

隆隆震响,以极快的速度前进,穿越平原。

其时,使者,追风的伊里丝急速赶到伊利昂,

捎去带埃吉斯的宙斯的口信,不祥的讯告。

特洛伊人正在集会,在普里阿摩斯的门前,

汇聚在一个地方,年轻的和上了年纪的男子。

腿脚飞快的伊里丝站在他们近旁,摹仿

普里阿摩斯之子波利忒斯的声音,开口说道。

波利忒斯自信能跑善跳,一直在为特洛伊人放哨,

呆在老埃苏厄忒斯的墓顶,

等待着阿开亚人离船进攻的第一个讯号。

以此人的形象,腿脚飞快的伊墨丝说道:

“老人家,你总爱没完没了地唠叨,就像在从前

和平时期那样——要知道,我们正进行着杏无终期的战斗。

我经常出入人们拼斗的战场,

却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军伍,人海般的阵容,

就像成堆的树叶或滩沿上的沙子,

他们正越过平原,将在我们的城下战斗。

赫克托耳,你是我第一个开口催劝的人,你要按我说的做:

普里阿摩斯的城里塞挤着许多支友军,

他们来自不同的地域,语言五花八门。

让每一位首领饬命本部族的兵勇,

整顿队伍带领他们战斗。”

听罢这番话,赫克托耳不敢怠慢——此乃女神的声音。

他当即解散集会,兵勇们全都朝着自己的枪械迅跑。

他们打开所有的大门,蜂拥着往外冲挤,

成群的步兵,熙熙攘攘的车马,喧杂之声沸沸扬扬。

在城门前方,平野的远处,孤伶伶地

耸立着一方土丘,四边平整空旷,

凡人称它“灌木之丘”,但长生不老的

神祗却叫它善跳的慕里奈的坟冢。

就在那个地方,特洛伊人和盟军排开了战斗的队阵。

高大的赫克托耳是特洛伊人的统帅,

普里阿摩斯之子,头顶闪亮的帽盔,率领着最好、最勇敢

的兵丁,盔甲齐整,渴望着一试手中的投枪。

安基塞斯高贵的儿子统领着达耳达尼亚兵勇,

埃内阿斯,女神和凡人欢爱的结晶——在伊达的岭脊,

光彩夺目的阿芙罗底忒把他生给了安基塞斯。

埃内阿斯不是谁一的首领,他有两位副手,阿耳开洛科斯

和阿卡马斯,能打各种战式,安忒诺耳的儿郎。

家住伊达山脚的泽勒亚的兵卒,

一群富有的、喝饮埃塞波斯的黑水长大的

特洛伊兵勇,由鲁卡昂英武的儿子统领,

潘达罗斯,带着他的强弓,阿波罗的馈赠。

来自阿德瑞斯忒亚和阿派索斯乡土,

来自皮推亚和险峻的忒瑞亚的兵勇们,

概由阿德瑞斯托斯以及身穿亚麻胸甲的安菲俄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