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五卷2)

诗歌大全 尚仁 22次浏览 0个评论

伊利亚特(第五卷2)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五卷2)

心知此神懦弱,不同于那些
为凡人编排战阵的神祗,既不是
雅典娜,也不是厄努娥,荡劫城堡的神明。
图丢斯之子紧追不舍,穿过大队的人群,赶上了她,
猛扑上去,心胸豪壮的勇士
投出犀利的枪矛,直指女神柔软的臂腕。
铜尖穿过典雅女神精心织制的。
永不败坏的裙袍,毁裂了皮肤,
位于掌腕之间,放出涓涓滴淌的神血,
一种灵液,环流在幸福的神祗身上,他们的脉管里。
他们不吃面包,也不喝闪亮的醇酒,
故而没有血液——凡人称他们长生不老。
她尖叫一声,丢下臂中的儿子,
被福伊波斯·阿波罗伸手抱过,
裹在黑色的雾团里,以恐某个达奈壮勇,乘驾奔驰的马车,
用铜矛破开他的胸膛,夺走他的生命。
其时,啸吼战场的狄俄墨得斯冲着她嚷道:
“避开战争和厮杀,宙斯的女儿。
你把懦弱的女子引入歧途,如此作为,难道还不够意思?
怎么,还想留恋战场,对不?眼下,我敢说,
哪怕只要听到战争的风声。你就会吓得直打哆嗦!”
图丢斯之子一顿揶揄,女神遑遑离去,带着钻心的疼痛;
追风的伊里丝牵着她的手,将她引出
战场,伤痛阵阵,秀亮的皮肤变得昏黄惨淡。
其时,她发现勇莽的阿瑞斯,正等在战地的左前方,
枪矛靠着云端,伴随着他的快马。
她屈膝下跪,对着亲爱的兄弟,
诚恳祈求,借用系戴金笼辔的骏马:
“亲爱的兄弟,救救我,让我用你的马车,
跑回俄林波斯山脉,不死的神们居住的地方。
我已受伤,疼痛难忍,遭自一位凡人的枪矛,
图丢斯之子——这小子眼下甚至敢和父亲宙斯打斗!”
听罢这番话,阿瑞斯让出了系戴金笼辔的驭马。
忍着钻心的疼痛,女神登上马车,
伊里丝亦踏上车板,站在她的身边,抓起缰绳,
扬鞭催马,神驹飞扑向前,不带半点勉强。
她们回到峭峻的俄林波斯,神的家居,
捷足追风的伊里丝勒住奔马,
宽出轭套,拿过装着仙料的食槽,放在它们面前。
闪亮的阿基罗底忒扑倒在母亲狄娥奈的
膝腿上,后者将女儿搂进怀里,
轻轻抚摸,出声呼唤,说道:
“是谁,我的孩子,是天神中的哪一个,胡作非为,把你
弄成这个样子,仿佛你是个被抓现场的歹徒?”
爱笑的阿芙罗底忒开口答道:
“图丢斯之子狄俄墨得斯刺伤了我,一位心志高傲的勇士,
在我抱着爱子离开战场之际,
埃内阿斯,世间我最钟爱的凡人。
现在,进行这场可怕战争的已不再是特洛伊人和阿开亚兵众
——达奈人已向不死的神祗开战!”
听罢这番话,狄娥奈,天界秀美的女神,答道:
“耐心些,我的孩子,忍受着点,虽然你很悲痛。
家住俄林波斯的神祗,当我们互相以痛苦
相扰时,吃过凡人苦头的何止一二?
当强有力的厄菲阿尔忒斯和俄托斯,阿洛欧斯的两个儿子,
用锁链把阿瑞斯捆绑起来时,后者不得不忍受这种折磨,
在青铜的大锅里,带着长链,憋了十三个月,
若不是有幸获救,嗜战不厌的阿瑞斯可能熬不过那次
愁难——两位魔怪的后母、美貌的厄里波娅
给赫耳墨斯捎去口信,后者把阿瑞斯盗出铜锅,
气息奄奄;无情的铁链已把他箍损到崩溃的边缘。
安菲特鲁昂强有力的儿子曾射中赫拉的
右胸,用一枚带着三枝倒勾的利箭,
伤痛钻心,难以弥消。和别的受害者
一样,高大魁伟的哀地斯亦不得不忍受箭伤的折磨——
在普洛斯,在死人堆里,这同一个凡人,带埃吉斯的宙斯的
儿子,开弓放箭,使他饱尝了苦痛。
哀地斯跑上巍巍的俄林波斯,宙斯的家府,
带着刺骨钻心的伤痛,感觉一片凄寒——
箭头深扎进宽厚的肩膀,心中填满了哀愁。
然而,派厄昂为他敷上镇痛的药物,
治愈了箭伤:此君不是会死的凡人。
这便是勇莽的赫拉克勒斯,出手凶猛,全然不顾闯下的灾祸,
拉开手中的弯弓,射伤家居俄林波斯的仙神!
至于你说的那个人,他因受灰眼睛女神雅典娜的驱使,
前来和你作对——图丢斯之子,可怜的傻瓜,心里全然不知,
不知斗胆击打神明的凡人,不会有长久的人生。
即便能生返家园,在战争和痛苦的搏杀结束之后,
他的孩子也不会围聚膝前,把他迎进家门。
所以,尽管图丢斯之子十分强健,我要劝他小心在意:
恐怕会有某个比他更强健的战勇,前来和他交手,
免得埃吉阿蕾娅,阿德拉斯托斯聪慧的女儿,
一位壮实的妻子,梦中醒来,哭悼不已,唤过家中
亲近的伙伴,思盼阿开亚人中最好的男子,狄俄墨得斯,
她的婚合夫婿,调驯烈马的壮勇。”
言罢,她用手抹去女儿臂上的灵液,
平愈了手腕上的伤口,剧烈的伤痛顿时烟消云散。
然而,赫拉和雅典娜在一旁看得真切,
用讽刺的口吻,对克罗诺斯之子谑言。
灰眼睛女神雅典娜首先开口,说道:
“父亲宙斯,倘若我斗胆作个猜测,你不会生气吧?
事情肯定是这样的:我们的库普里丝挑引起
某个阿开亚女子的情爱,追求女神热切钟爱的特洛伊人,
于是,她抓住阿开亚女子漂亮的裙袍。
被金针的尖头划破了鲜嫩的手腕。”
雅典娜如此一番嘲讽,神和人的父亲喜笑颜开,
让金色的阿芙罗底忒走近他的身边,说道:
“我的孩子,征战沙场不是你的事情。你还是
操持你的事务,婚娶姻合的蜜甜,把战争
诸事留给别的神祗,留给雅典娜和突莽的阿瑞斯操办。”
神们如此这般地逗笑攀谈;与此同时,
地面上,啸吼战场的狄俄墨得斯正朝着埃内阿斯冲去,
虽说明知阿波罗已亲自手护着他的敌人,
他亦毫不退却,哪怕面对这位强有力的弓神,而是
勇往直前,试图杀了埃内阿斯,剥下光荣的铠甲。
一连三次,他发疯似地冲上前去,意欲扑杀,
一连三次,阿波罗将那面闪亮的盾牌打到一边;
但是,当他发起第四次冲锋,像一位出凡的超人,
远射手阿波罗开口呵责,发出惊人心魂的喊声:
“莫要胡来,图丢斯之子,给我乖乖地退回去!不要再
痴心妄想,试图和神明攀比高低!神人从不
同属一个族类,神们永生不灭,凡人的腿脚离不开泥尘。”
听罢这番话,图丢斯之子开始退却,但只是让出那么几步,
以避开远射手阿波罗的盛怒。于是,
射手将埃内阿斯带出鏖战的人群,
停放在裴耳伽摩斯的一个神圣的去处,他自己的神庙。
在一个巨大而神秘的房间,莱托和箭雨纷飞的
阿芙罗底忒治愈了他的伤痛,使他恢复了平时的风采。
其时,阿波罗,银弓之神,化作
埃内阿斯的形貌,身穿一模一样的铠甲。
围绕着这个形象,特洛伊人和卓越的阿开亚人
互相冲杀,击打着溜圆的、遮护前胸的
牛皮盾面,击打着穗条飘舞的护身的皮张。
福伊波斯·阿波罗对勇莽的阿瑞斯喊道:
“阿瑞斯,阿瑞斯,杀人的精狂,沾染鲜血的屠夫,城堡的克星!
能否马上冲上前去,把那个人拖出战场?
拖出图丢斯之子,这家伙眼下甚至敢和父亲宙斯打斗!
就在刚才,他还刺伤了库普里丝的手腕,
然后,像个出凡的超人,甚至对着我扑来!”
言罢,他独自坐到裴耳伽摩斯的顶面,
而粗莽的阿瑞斯则来到特洛伊人的队伍,激励他们继续战斗,
以斯拉凯王者的模样,捷足的阿卡马斯,
敦促普里阿摩斯的儿子,神祗哺育的王家子弟,奋勇向前:
“你们,神祗钟爱的王者普里阿摩斯的儿子,
阿开亚人正在屠宰你们的部属,你们还打算等待多久?
等他们打到坚固的城门口吗?埃内阿斯
已经倒下,我们敬他如同对赫克托耳一般,
是的,埃内阿斯,心志豪莽的安基塞斯的儿子。
来吧,让我们杀人纷乱的战场,搭救骁勇的伙伴!”
一番话使大家鼓起了勇气,增添了力量。
其时,萨耳裴冬开口发话,数落起卓越的赫克托耳:
“你过去的勇气,赫克托耳,如今何处去也?
你曾夸口,说是没有众人,没有友军,你就可以
守住城市,仅凭你的兄弟和姐妹夫们的帮衬。
现在,这此人呢?我怎么看不见他们的踪影?
他们抖嗦不前,像围着狮子的猎狗,
而我们,你的盟军,却在舍命抗争。
作为你的盟友,我从遥远的地方赶来,
从远方的鲁基亚,打着漩涡的珊索斯河畔,
撇下我的妻房和尚是婴孩的儿郎,
撇下丰广的家产,贫穷的邻人为之唾涎欲滴和富有。
然而,即便如此,我带来了鲁基亚兵勇,自己亦抖擞精神,
奋战敌手,虽然阿开亚人在此
既夺不到我的财产,也赶不走我的羊牛。
但是你,你只是站在这里,甚至连声命令都不下。
为何不让你的部下站稳脚跟,为保卫他们的妻子,奋勇拼搏?
小心,不要掉人苦斗的坑穴,广收一切的织网,
被你的敌人兜走,成为他们的俘获,他们的战礼——
用不了多久,这帮人将荡毁你的墙垣坚固的城防!
不要忘却你的责职,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
恳求声名遐迩的友军,恳求友军的首领,求他们
英勇不屈地战斗,以抵消他们对你的责辱。”
萨耳裴冬的话语刺痛了赫克托耳的心胸,
他当即行动,跳下马车,双脚着地,全副武装。
挥舞着一对锋快的枪矛,穿巡在全军的每一支队伍,
催励人们拼杀,推起恐怖的战争狂潮。
士兵们鼓起勇气,昂首面对阿开亚兵勇,
但后者以密集的编队作战,一步也不退让。
正如季风扫过神圣的麦场,吹散了
簸扬而起的壳片,而金发的黛墨忒耳
正借着风势剔分颗粒和壳袜,
皮袜堆积,漂白了地表。就像这样,
马蹄卷起纷扬的泥尘,把阿开亚人扑洒得
全身灰白,抹过他们的脸面,直上铜色的天穹——
两军再度开战,车轮转回到拼搏的轨道。
他们使出双臂的力量,勇莽的阿瑞斯
帮佑着特洛伊人,在战场上布起浓黑的夜雾,
活跃在每一个角落,执行着金剑王
福伊波斯·阿波罗的命令,后者在发现
达奈人的护神帕拉丝·雅典娜
离开战场后,命他催发特洛伊人的凶烈。
从那间神秘、库藏丰盈的房室,阿波罗送回
埃内阿斯,把勇力注入兵士牧者的心胸。
埃内阿斯站在伙伴们中间,后者高兴地见到
他的回归,仍然活着,安然无恙,
浑身焕发出拼战的英武。然而,他们没有发问,
即将来临的战斗不允许他们这么从容——神们催使他们投入
新的格战,银弓之神,屠人的阿瑞斯,还有争斗,她的愤怒没有罢息的时候。
在战场的另一方,两位埃阿斯、俄底修斯和
狄俄墨得斯督励着达奈人战斗,
心中全然不怕特洛伊人的力量和强攻,
坚守着自己的阵地,像被克罗诺斯之子滞阻的
云朵,在一个无风的日子,凝留在高山的峰巅,
纹丝不动——强有力的北风已进入梦乡,还有他的
那帮伙伴;要是让他们呼啸着从高空
冲扫而下,强劲的风力足以推散浓黑的云层。
就像这样,达奈人死死顶住特洛伊人的进击,毫不退让。
阿特柔斯之子穿行在队伍里,不断地发出命令:
“拿出男子汉的勇气,我的朋友们!抖擞精神,
不要让伙伴们耻笑,在这你死我活的拼搏中!
如果大家都能以此相诫,更多的人方能避死得生;
但若撒腿逃跑,那么一切都将抛空:我们的防御,我们所要的光荣!”
言罢,他迅速投枪,击倒前排中的一位首领,
代科昂,心胸豪壮的埃内阿斯的伙伴,
裴耳伽索斯之子,特洛伊人敬他就像对普里阿摩斯
的儿子,因他总是毫不犹豫地介入前排的战斗。
强有力的阿伽门农投枪击中他的盾牌,
铜尖冲破阻挡,把面里一起透穿,
捅开腰带,深扎进他的肚腹。
他随即倒地,轰然一声,铠甲在身上铿锵作响。
战场上,埃内阿斯杀了达奈人的两位首领,
狄俄克勒斯之子,俄耳西洛科斯和克瑞松,
其父居家菲莱,坚固的城堡,
资财丰足,阿尔菲俄斯河的后代,
宽阔的水面流经普利亚人的地面,
生一子,名俄耳提洛科斯,作为统领众多子民的王者。
俄耳提洛科斯生子狄俄克勒斯,心胸豪壮的统领,
后者生养了两个儿子,俄耳西洛科斯和
克瑞松,孪生双胞,精通各种战式的壮勇。
二位长大成人,随同阿耳吉维联军,
乘坐乌黑的海船,来到伊利昂地面,骏马的故乡,
为阿特柔斯的两个儿子,阿伽门农和墨奈劳斯,
争回光荣。现在,幽黑的死亡结果了他俩的人生。
像山脊上的两头尚未成年的狮子,
母狮把它们养大在昏黑的深山老林,
它们扑杀牛群和肥羊,
涂炭牧人的庄院,直至翻身倒地,
死在牧人手中,锐利的铜枪下。
就像这样,两位壮勇倒死在埃内阿斯手下,
宛如两棵被伐的巨松,撞倒在地上。
二位倒下后,嗜战的墨奈劳斯心生怜悯,
从前排首领中大步赶出,头顶锃亮的铜盔,
挥舞着枪矛,阿瑞斯的狂怒驱他向前——
阿瑞斯企望着让他倒死在埃内阿斯的枪尖。
但是,安提洛科斯,心胸豪壮的奈斯托耳之子,看着他冲出
人群,大步穿过前排的首领,替这位兵士的牧者担心,
惟恐朋友受到伤损,使众人的苦战半途而废。
所以,当埃内阿斯和墨奈劳斯举起锋快的投枪,
面对面地摆开架势,急不可待地准备厮杀时,
安提洛科斯赶至兵士牧者的身边,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埃内阿斯眼见两人联手攻他,开始
移步退却,虽然他是一位迅捷的战勇。
两人趁机拖起尸体,回到阿开亚人的队阵,
把倒霉的俩兄弟交给己方的伙伴,
转身重返前排的战斗。
激战中,他们杀了普莱墨奈斯,阿瑞斯一样勇莽的斗士,
帕夫拉戈尼亚盾牌兵的首领,一群心胸豪壮的兵勇。
当他站在那里时,墨奈劳斯,阿特柔斯之子,
著名的枪手,出手捅刺,扎打在锁骨上。
与此同时,安提洛科斯击倒了墨冬,他的驭手和
随从,阿屯尼俄斯骁勇的儿子——正赶着
迅捷的马车——用一块石头,砸在手肘上,嵌着
雪白象牙的缰绳从指间滑出,掉落灰蒙蒙的泥尘;
安提洛科斯猛扑过去,将铜剑送进额边的穴眼。
慕冬喘着粗气,从精固的战车上扑倒,
头脸朝下,脖子和双肩扎入泥尘,
持续了好些时间——沙地松软,此乃他的福气,
直到自己的驭马把他往下践踏——
安提洛科斯挥动鞭子,把它们赶往阿开亚人的队阵。

相关文章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五卷1)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五卷2)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