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七卷1)

诗歌大全 尚仁 59次浏览 0个评论

伊利亚特(第七卷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七卷1)

言罢,卓越的赫克托耳快步跑出城门,
带着兄弟亚历克山德罗斯,双双渴望着
投入战斗,开始拼搏。像神祗
送来的疾风,给急切盼求它的
水手,正挣扎着摆动溜滑的木桨,拍打着
汹涌的海浪,忍着双臂的疲乏和酸痛。
对急切盼望的特洛伊人,他俩的回归就像这股疾风。
两人都杀了各自的对手:帕里斯杀了
墨奈西俄斯,家住阿耳奈,善使棍棒的
阿雷苏斯和牛眼睛的芙洛墨杜莎的儿子;
而赫克托耳,用犀利的长矛,击中埃俄纽斯,打在
铜盔的边沿下,扎入脖子,酥软了他的四肢。
激战中,格劳科斯,鲁基亚人的首领,希波洛科斯
之子,一枪撂倒了伊菲努斯,
德克西俄斯之子,其时正从快马的后头跃上战车,
投枪打在肩膀上;他翻身倒地,肢腿酥软。
女神雅典娜,睁着灰蓝色的眼睛,目睹
他俩在激战中痛杀阿耳吉维英壮,
急速出发,从俄林波斯山巅直冲而下,
奔向神圣的伊利昂。阿波罗见状,急冲冲地前往拦截,
从他坐镇的裴耳伽摩斯出发——其时正谋划着特洛伊人的
胜利。两位神祗在橡树边交遇,
宙斯之子、王者阿波罗首先开口说道:
“大神宙斯的女儿,受狂傲的驱使,
这回你又从俄林波斯山上下来,到底想干什么?
无非是想让达奈人获胜,扭转被动的局面。
对倒地死去的特洛伊人,你没有丝毫的怜悯。
过来,听听我的意见,我的计划远比眼下的做法可行。
让我们暂时结束搏战和仇杀,停战一天,
行吗?明天,双方可继续战斗,一直打到
伊利昂的末日,打到末日的来临。这不好吗,不死的女神?
你俩梦寐以求的正是这座城堡的毁灭。”
听罢这番话,灰眼睛女神雅典娜说道:
“就按你说的办,远射手。我从俄林波斯下采,
前往特洛伊人和阿开亚人的军阵,途中亦有过类似的想法。
但请告诉我,你打算如何中止眼前的这场搏战?”
听罢这番活,宙斯之子、王者阿波罗答道:
“让我们,在驯马者赫克托耳的心里,唤起强烈的求战愿望,
设法使他激出某个达奈人来,开打决斗,
在可怕的搏杀中,一对一地拼个你死我活。
面对挑战,胫甲青铜的阿开亚人会热血沸腾,
推出一位勇士,和卓越的赫克托耳战斗。”
阿波罗一番说道,灰眼睛的雅典娜对此不表异议。
其时,普里阿摩斯钟爱的儿子赫勒诺斯感悟到
这一计划——两位神祗从自己的规划中体会到舒心的愉悦。
他拔腿来到赫克托耳身边,说道:
“赫克托耳,普里阿摩斯之子,和宙斯一样精擅谋略的壮勇,
听听我的劝说,听听你兄弟的话告,好吗?
让所有的特洛伊人坐下,阿开亚人亦然,
由你自己出面挑战,让阿开亚全军最勇敢的人和你对打,
在可怕的搏杀中,一对一地拼个你死我活。
现在还不是你走向末日,向命运屈服的时候。
相信我,这是我听到的议论,不死的神明的言告。”
听罢此番说道,赫克托耳心里高兴,
步入两军之间的空地,手握枪矛的中端,
迫使特洛伊编队后靠,直到兵勇们全都屈腿下坐。与此同时,
阿伽门农亦命令部属坐下,胫甲坚固的阿开亚兵壮。
雅典娜和银弓之王阿波罗
化作食肉的兀鹫,栖立在
大树的顶端,他们的父亲、带埃吉斯的宙斯的橡树,
兴致勃勃地俯视着底下的人群,熙熙攘攘的队阵,
掺和着拥拥簇簇的盾牌、盔盖和枪矛。
像突起的西风,掠过海面,
荡散层层波澜,长浪叠起,水势深黑——
阿开亚人和特洛伊人的队阵乌黑一片,翻滚在
平原上。赫克托耳高声呼喊,在两军之间:
“听我说,特洛伊人和胫甲坚固的阿开亚兵壮!
我的话出自真情,发自内心:
克罗诺斯之子、高坐云端的宙斯将不会兑现
我们的誓约;他用心险恶,要我们互相残杀,
结果是,要么让你们攻下城楼坚固的特洛伊,
要么使你们横尸在破浪远洋的海船旁。
现在,你等军中既有阿开亚人中最勇敢的战将,
那就让其中的一位,受激情的驱使,出来和我战斗,
站在众人前面,迎战卓越的赫克托耳。
我要先提几个条件,让宙斯作个见证。
倘若迎战者结果了我的性命,用锋利的铜刃,
让他剥走我的铠甲,带回深旷的海船,
但要把遗体交还我的家人,以便使特洛伊男人
和他们的妻子,在我死后,让我享受火焚的礼仪。
但是,倘若我杀了他,如果阿波罗愿意给我光荣,
我将剥掉他的铠甲,带回神圣的伊利昂,
挂在远射手阿波罗的庙前。
至于尸体,我会把它送回你们凳板坚固的海船,
让长发的阿开亚人为他举行体面的葬礼,
堆坟筑墓,在宽阔的赫勒斯庞特岸沿。
将来,有人路经该地,驾着带坐板的海船,
破浪在酒蓝色的洋面,眺见这个土堆,便会出言感叹:
‘那里埋着一个战死疆场的古人,
一位勇敢的壮士,倒死在光荣的赫克托耳手下。’
将来,有人会如此说告,而我的荣誉将与世长存。”
他如此一番说道,镇得阿开亚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既羞于拒绝,又没有接战的勇气。
终于,人群里跳出了墨奈劳斯,对众人
讥责辱骂,内心里翻搅着深沉的苦痛:
“哦,我的天呢!你们这些吹牛大王——你们是女人,不是
阿开亚的男子汉!倘若无人出面,应战赫克托耳,
这将是何等的窝囊,简直是彻头彻尾的耻辱!
但愿你们统统烂掉,变成水和泥土!
瞧你们这副模样——干坐在地上,死气沉沉,丢尽了脸面!
我这就全副武装,和此人搏战拼杀,神们
高高在上,手握取胜的绳头。”
言罢,他动手披挂璀璨的铠甲。
哦,墨奈劳斯,要不是阿开亚人的王者们跳起来抓住你,
致命的打击可能已经合上了你的眼睛——
你会死在赫克托耳手下,一位远比你强健的壮勇。
阿特柔斯之子、强有力的阿伽门农
亲自抓住你的右手,叫着你的名字,说道:
“疯啦,宙斯钟爱的墨奈劳斯!不要
这般冲动——克制自己,虽然这会刺痛你的心胸!
不要只是为了决斗,同赫克托耳,普里阿摩斯之子,
一个远比你出色的人交手。在他面前,其他战勇亦会害怕
发抖。在人们争得荣誉的战场,就连阿基琉斯
也怕他三分,是的,阿基琉斯,一个远比你强健的战勇。
回去吧,坐在你的伴群中,
阿开亚人自会推出另一位勇士,和他战斗。
虽说此人勇敢无畏,嗜战如命,
但是,我想,他会乐于屈腿睡躺在家里,
要是能逃出可怕的冲杀和殊死的拼斗。”
英雄的劝诫句句在理,说服了
兄弟。墨奈劳斯听从了他的劝导,随从们
兴高采烈地从他的肩头卸下胸衣。
其时,阿耳吉维人中站起了奈斯托耳,高声喊道:
“够了!哦,巨大的悲痛正降临到阿开亚大地!
唉,见到此番情景,年迈的裴琉斯一定会放声嚎哭,
他,战车上的勇士,慕耳弥冬人的首领,雄辩的演说者!
从前,他曾对我发问,在他的家里;
当了解到所有阿耳吉维人的家世和血统时,他是何等的高兴!
现在,要是让他获悉,面对赫克托耳,你们全部畏缩不前的
消息,他会一次次地举起双手,对着不死的神明乞求,
让生命的魂息离开他的肢体,飘人哀地斯的冥府。
哦,父亲宙斯,雅典娜,阿波罗!但愿
我能重返青春,就像当年我们普洛斯人
聚战阿耳卡底亚枪手时那样年轻力壮,在开拉冬河的
激流边,菲亚的壁墙下,亚耳达诺斯河的滩沿上。厄柔萨利昂,他们的首领,大步走出人群,一位神一样的凡人,
肩披王者阿雷苏斯的铠甲,
卓越的阿雷苏斯,人称‘大根斗士’,
他的伙伴和束腰秀美的女子——
战场上,他既不使弓,也不弄枪,
而是挥舞一根粗大的铁棍,打垮敌方的营阵。
鲁库耳戈斯杀了他,不是凭勇力,而是靠谋诈——
两人相遇在一条狭窄的走道,铁捧施展不开,不能
为他挡开死亡。鲁库耳戈斯趁他不及举棒之时,一枪扎去,
捅穿他的中腹,将他仰面打翻在泥地上,
剥去他的铜甲,阿瑞斯的赠物。
以后,在殊死的拼搏中,鲁库耳戈斯一直穿着这套铠甲,
直到岁月磨白了他的头发,在自家的厅堂——
于是,他把甲衣交给了心爱的随从厄柔萨利昂。
其时,穿着这身铠甲,厄柔萨利昂叫嚷着要和我们中最勇敢的
人拼斗,但他们全都吓得战战兢兢,不敢和他交手。
只有我,磨炼出来的勇气其时催励我和他
拼斗,以大无畏的气概,虽说论年龄,我是最年轻的一个。
我和他绞杀扑打,帕拉丝·雅典娜把荣誉送入我的手中。
在被我杀死的人中,他是最高大、最强健的一个,
硕莽的尸躯伸躺在泥地上,占去了偌大的一片地皮。
但愿我现在年轻力壮,和当年一样,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这样,顷刻之间,头盔闪亮的赫克托耳即会找到匹敌的对手!
但你们,阿开亚人中最勇敢的斗士,
却不敢迎战赫克托耳,以饱满的斗志。”
听罢老人的呵责,人群中当即站出九位勇士。
阿伽门农最先起身,民众的王者,紧接着是
图丢斯之子、强有力的狄俄墨得斯,
然后是两位埃阿斯,满怀凶暴的狂烈,
随后是伊多墨纽斯和墨里俄奈斯,
伊多墨纽斯的伙伴,杀人狂阿瑞斯一般凶莽的斗士,
以及欧鲁普洛斯,欧埃蒙光荣的儿子;
接踵而起的还有索阿斯,安德莱蒙之子,和卓越的俄底修斯。
所有这些勇士都愿拼战卓越的赫克托耳。其时,
人群中再次响起了奈斯托耳的声音,格瑞尼亚的车战者:
“让我们拈阄择取,一个接着一个,看看谁有这个运气。
此人将使胫甲坚固的阿开亚人感到自豪,
也将给自己带来荣誉,倘若他能生还回来,
从可怕的冲杀和殊死的拼搏。”
言罢,每人都在自己的石阄上刻下记号,
扔人阿特桑斯之子阿伽门农的头盔。
随后,他们举起双手,对神祈祷,
有人会开口作诵,举目辽阔的天穹:
“父亲宙斯,让埃阿斯赢得阄拈,或让狄俄墨得斯,图丢斯之子,或让王者本人,藏金丰足的慕凯奈的君主。”
他们如此一番诵祷;奈斯托耳,格瑞尼亚的车战者,摇动
头盔,一块阄石蹦跳出来,一块他们寄望最切的纹阄,
刻着埃阿斯的手迹。拿着它,使者穿过
济济的人群,将它出示给所有阿开亚人的首领,
从左至右。头领们不识石上的刻纹,不予认领。
但是,当他穿行在人群里,将石阄出示给那位
在上面刻记并把它投入帽盔的首领时,光荣的埃阿斯
向他伸出手来,使者停立在他的身旁,将阄拈放入他的手心,
后者看着上面的纹刻,认出归属,心里一阵高兴。
他把石阄扔甩在脚边的泥地,嚷道:
“瞧,朋友们,阄拈属我了;我的内心充满
喜悦!我知道,我可以战胜卓越的赫克托耳。
现在,让我们这么办。我将就此披挂,
而你们则向克罗诺斯之子、王者宙斯祈祷,
不要出声,个人做个人的,不要让特洛伊人听见——
或者这样吧,干脆高声诵说——我们谁都不怕!
战场上,谁也不能仅凭他的意愿,违背我的意志,
迫使我后退,用他的力气,或凭他的狡诈。出生和生长在
萨拉弥斯,我想,战场上,我不是个嫩脸的娃娃!”
听罢这番话,人们便向克罗诺斯之子、王者宙斯祈祷;
有人会开口作诵,举目辽阔的天穹:
“父亲宙斯,从伊达山上督视着我们的大神,光荣的典范,伟大
的象征!答应让埃阿斯获得光荣,让他决胜战场。
倘若你确实关心和钟爱赫克托耳,
也得让双方打成平手,分享战斗的荣烈!”
他们诚心作祷,而埃阿斯则动手扣上闪亮的
铜甲。披挂完毕,他大步
迎上前去,恰似战神阿瑞斯,
步入激战的人流,摇晃着魁伟的身躯——克罗诺斯之子
驱使他们拼杀,以撕心裂肺的仇恨。
就像这样,伟岸的埃阿斯阔步走去,阿开亚人的堡垒,
浓眉下挤出狞笑,摆开有力的双腿,
跨出坚实的大步,挥舞着投影森长的枪矛。
看着此般雄姿,阿开亚人喜不自禁,而
特洛伊人则个个心惊胆战,双腿发抖。
赫克托耳的心房“怦怦”乱跳,然而,
他现在决然不能掉头逃跑,缩回
自己的队伍——谁让他出面挑战,催人拼斗?
其时,埃阿斯快步逼近,荷着墙面似的
盾牌,铜面下压着七层牛皮,图基俄斯艰工锤制的
铸件,在他的家乡呼莱,图基俄斯,皮匠中的俊杰,
精制了这面闪亮的战盾,垫了七层牛皮,割自
强壮的公牛,然后锤人铜层,作为盾面。
挺着这面战盾,护住自己的心胸,
忒拉蒙之子埃阿斯咄咄逼近,开口恫胁,说道:
“通过一对一的拼杀,赫克托耳,你马上即会知晓,
不带半点含糊,达奈人中有着何等善战的首领,
即使撇开狮子般的阿基琉斯,横扫千军的壮勇。
现在,他正离着众人,躺在翘嘴的远洋海船旁。
盛怒难平,对阿伽门农,兵士的牧者。
但是,这里还有我们——可以和你匹敌的战将不在少数——
足以和你拼打。甩开膀子干吧,使出吃奶的力气!”
听罢这番话,高大的赫克托耳答道,顶着闪亮的头盔:
“埃阿斯,忒拉蒙之子,宙斯的后裔,军队的首领,
不要设法试探我,把我当做一个弱小无知的
孩童,一个对战事一窍不通的妇人。
我诸熟格战的门道,杀人是我精通的绝活。
我知道如何左抵右挡,用牛皮坚韧的
战盾——此乃防身的高招。
我知道如何驾着快马,杀人飞跑的车阵;
我知道如何攻战,荡开战神透着杀气的舞步。
听着!虽然你人高马大,我却不会暗枪伤人;
我要打得公公开开,看看是否可以命中——看枪!”
言罢,他持平落影森长的枪矛,奋臂投掷,
击中埃阿斯可怕的七层皮盾,
切入外层的铜面,覆盖牛皮的表层,
不倦的铜枪扎透六层牛皮,
但被第七层硬皮挡住。接着,卓著的埃阿斯
挥手出枪,拖着森长的投影,
击中普里阿摩斯之子溜圆的战盾,
沉重的枪尖穿透闪光的盾面,
捅破精工制作的胸甲,

相关文章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六卷2)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七卷1)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