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七卷2)

诗歌大全 尚仁 54次浏览 0个评论

伊利亚特(第七卷2)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七卷2)

冲着腹肋刺捣,挑开了贴身的衫衣,
但对方及时侧身,躲过了幽黑的死亡。
其时,两人都抢手抓住长长的矛杆,把枪矛
拔出盾面,迎头扑去,像生吞活剥的饿狮,
或力大无穷的野猪。普里阿摩斯之子
将枪矛刺入对手的战盾,扎在正中,
但铜枪没有穿透盾牌,后面顶弯了枪尖。
埃阿斯冲上前去,击捅盾牌,穿透
层面,把狂莽的赫克托耳顶得腿步趄趔;
枪尖擦过他的脖子,放出浓黑的鲜血。
即便如此,头盔闪亮的赫克托耳没有停止战斗,
他后返几步,伸出粗壮的大手,抱起一块
横躺平野的石头,硕大、乌黑、粗皱,对着
埃阿斯砸去,击中可怕的七层皮盾,
捣在突出的盾面,敲出震耳的响声。
接着,埃阿斯亦搬起一块更大的石头,
转了几圈,抛打出去,压上整个人的重量,势不可挡;
磨盘似的石块砸在盾牌上,捣烂了盾面,
震得赫克托耳双膝酥软,仰面倒地,
吃着盾牌的重压——紧急中,阿波罗及时助信,将他扶起。
其时,他俩会手持利剑,近身搏杀,
若不是二位使者的干预——宙斯和凡人的信使,
能谋善辩的伊代俄斯和塔尔苏比俄斯,一位
来自特洛伊方面,另一位来自身披铜甲的阿开亚人的队阵。
他们用节杖隔开二位;使者伊代俄斯,
以机警的辩才,开口说道:
“住手吧,我的孩子们,不要再打了!
二位都是乌云的汇聚者宙斯宠爱的凡人,
善战的勇士,对此,我们确信无疑。
但夜色已经降临,我们不宜和黑夜抗争。”
听罢这番话,忒拉蒙之子埃阿斯答道:
“让赫克托耳回复你的建议,伊代俄斯,
是他雄心勃勃地提出要和我们中最好的首领拼斗。
让他首先表态,我将按他的愿求从事。”
顶着闪亮的头盔,高大的赫克托耳答道:
“埃阿斯,既然神给了你勇力、体魄和清醒的头脑,
此外,在阿开亚人中,你是最好的枪手,
让我们停止今天的拼斗和残杀;
但明天,我们将重新开战,一直打到天意
在你我两军之间作出选择,把胜利赐归其中的一方。
夜色已经降临,我们不宜和黑夜抗争。
所以,你将给海船边的阿开亚人带去
愉悦,尤其是你的亲朋和伴友,
而我,在普里阿摩斯王宏伟的城里,也将给我的同胞
带回喜悦,给特洛伊男子和长裙飘摆的特洛伊妇女,
他们将步入神圣的会场,感谢神们让我脱险生还。
来吧,让我们互赠有纪念价值的礼物,
这样,阿开亚人和特洛伊人便会如此论道:
‘两位勇士先以撕心裂肺的仇恨扑杀,
然后握手言欢,在友好的气氛中分手。”’
言罢,他拿出一把柄嵌银钉的战剑,
交在对方手中,连同剑鞘和切工齐整的背带,
而埃阿斯则回赠了一条甲带,闪着紫红色的光芒。
两人分手而去,埃阿斯走向阿开亚人的队伍,
赫克托耳则回到特洛伊人中间,后者高兴地
看着他生还,脱离战斗,安然无恙。
躲过了埃阿斯的勇力和难以抵御的双手。
他们簇拥着赫克托耳回城,几乎不敢相信
他还活着。在战场的另一边,胫甲坚固的阿开亚人
引着埃阿斯,带着胜利的喜悦,前往会见卓著的阿伽门农。
当他们来到阿特柔斯之子的营棚,
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献祭了一头
五岁的公牛,给宙斯,克罗诺斯力大无比的儿郎。
他们剥去祭畜的皮张,收拾停当,肢解了大身,
把牛肉切成小块,动作熟练,挑上叉尖,
仔细炙烤后,脱叉备用。
当一切整治完毕,盛宴已经排开,
他们张嘴咀嚼,人人都吃到足份的餐肴。
阿特柔斯之子,统治着辽阔疆域的英难阿伽门农,
将一长条脊肉递给埃阿斯,以示对他的尊褒。
当他们满足了吃喝的欲望,
奈斯托耳首先发话,提出经过考虑的意见,
在此之前,老人的劝议从来是最合用的良方。
怀着对众人的善意,他起身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列位阿开亚首领,
大家知道,许多,是的,众多长发的阿开亚人已经死在这里,
凶蛮的战神已使他们的黑血遍洒在水流清澈的
斯卡曼得罗斯河岸,把他们的灵魂打入哀地斯的冥府。
所以,明天拂晓,你要传令阿开亚人
停止战斗,召集他们用牛和骡子
运回尸体,在离船不远的地方
火焚。这样,当我们返航世代居住的
故乡,每位战士都能带上一份尸骨,交给死者的孩童。
让我们铲土成堆,在柴枝上垒起一座坟冢,
为所有的死者,耸立在漫漫的平原。让我们尽快在坟前
筑起高大的护墙,作为保卫海船和我们自己的屏障。
我们将在墙面上修造大门,和护墙珠合壁联,
作为通道,使车马畅行无阻。
在墙的外沿,紧靠根基,我们要挖出一条宽深的壕沟,
绕着护墙,阻挡敌方的步兵和战车,
使高傲的特洛伊人不能荡扫我们的军伍。”
奈斯托耳一番说告,得到全体工者的赞同。
其时,特洛伊人亦围聚在伊利昂的高处,
惊惶不安,喧哗骚闹,拥挤在普里阿摩斯的门前。
人群中,头脑冷静的安忒诺耳首先开口说道:
“听我说,特洛伊人,达耳达尼亚人和盟军伙伴们,
我的话出自真情,发自内心。
行动起来吧,将阿耳戈斯的海伦还给
阿特柔斯的两个儿子,连同她的全部财物。我们破坏了
停战誓约,像一群无赖似地战斗。我不知道我们
最终可以得到什么,除非各位即刻按我的意思行动。”
安忒诺耳言毕下坐,人群中站起了
卓越的亚历克山德罗斯,美发海伦的夫婿,
开口作答,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安忒诺耳,你的话使我厌烦;
你头脑聪明,应该提出比此番唠叨更好的议言。
但是,如果这的确是你的想法,那么,
一定是神明,是的,一定是他们,弄坏了你的脑袋。
我要痛痛快快地告诉特洛伊人,驯马的
好手,我不会交还那个女人。不过,
我倒愿意如数交还从阿耳戈斯
运回的财宝,并添加一些我自己的库存。”
他言毕下坐,人群里站起了普里阿摩斯,
达耳达诺斯之子,和神一样精擅谋略的王者。
怀着对众人的善意,他启口发话,说道:
“听我说,特洛伊人,达耳达尼亚人和盟军伙伴们,
我的话出自真情,发自内心。现在,
大家可去吃用晚餐,在宽阔的城区,像往常一样,
不要忘了布置岗哨,人人都要保持警惕。
明晨拂晓,让伊代俄斯前往深旷的海船,
转告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和墨奈拉俄斯
亚历克山德罗斯开出的条件——为了他,我们经受着这场
战争。也让伊代俄斯捎去我的合理建议,问问他们是否
愿意辍停这场痛苦的残杀,以便掩埋
死难的兵勇。然后,我们可重新开战,直到天意
在两军之间作出选择,把胜利赐归其中的一方。”
众人认真听完他的话告,服从了他的安排。
然后,全军吃用晚饭,以编队为股。
天刚拂晓,伊代俄斯来到深旷的海船边,
发现达奈人,战神的随从们,正
聚集在阿伽门农的船尾边。使者
站身人群,以洪亮的声音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列位阿开亚人的首领!
普里阿摩斯和其他高贵的特洛伊人命我
转告各位——但愿能博得你们的好感和欢心——
亚历克山德罗斯开出的条件;为了他,我们经受着这场战争。
亚历克山德罗斯愿意交还用深旷的海船
运回特洛伊的财宝——我恨不得他在那时
之前即已一命呜呼——一并添加一些自己的库存。但是,他说不打算交还光荣的墨奈劳斯的
婚配夫人,虽然特洛伊人全都反对这么做。
他们还让我转告各位,如果你等愿意,
辍停这场痛苦的残杀,以便掩埋
死难的兵勇。然后,我们可重新开战,直到天意
在两军之间作出选择,把胜利赐归其中的一方。”
信使言罢,全场静默,肃然无声。
终于,啸吼战场的秋俄墨得斯开口打破沉寂,说道:
“谁也不许接受亚历克山德罗斯的财物,
也不许接回海伦!战局已经明朗,即便是傻瓜也可以看出;
现在,死的绳索已经勒住特洛伊人的喉咙!”
听罢这番话,阿开亚人的儿子们全都放声高呼,
赞同驯马能手狄俄墨得斯的训告。
其时,强有力的阿伽门农对伊代俄斯说道:
“伊代俄斯,你已亲耳听到阿开亚人的心声,
这便是他们的回答,也是我的意愿。
不过,关于休战焚尸,我决无半点意见;
阵亡者的躯体不宜久搁,
战士倒下后,理应尽快得到烈火的慰烤。
这便是我的誓诺,让宙斯作证,赫拉的夫婿,炸响雷的神仙。”
阿伽门农信誓旦旦,高举起王杖,接受全体神祗的监督。
伊代俄斯听罢誓言,转身返回神圣的伊利昂。
其时,特洛伊人和达耳达尼亚人正在集会,
拥聚在一个地方,久久地等待着使者的
回归。他来了,站在人群里,宣告了
带回的消息。众人马上动手准备,
分作两队,一队前往搜罗尸体,另一队负责伐集材薪。
在战场的另一边,阿耳吉维人走出凳板坚固的海船,
分头准备,一队前往搜罗尸体,另一队负责伐集村薪。
乍刚露脸的太阳将晨晖普洒在农人的田地,
从微波静漾、水流深森的俄开阿诺斯河升起,
踏上登空的阶梯。双方人员相会在战地。
他们用清水洗去尸躯上的血污,
逐一辨认死难的战友,
流着热泪.将他们搬上大车。
然而,王者普里阿摩斯不许部属放声嚎啕,后者
只得默默地将死者垒上柴堆,强忍着悲痛,
点火烧了尸体,返回神圣的伊利昂。
同样,在另一边,胫甲坚固的阿开亚人也正
把他们的死者垒上柴堆,强忍着悲痛,
点火烧了尸体,折回深旷的海船。
当晨曦还没有挣破夜的罗网,黑夜和白天混沌交织之际,
一群经过挑选的阿开亚人已经围站在柴堆边。
他们在灰烬上垒起一座坟茔,用平原上的泥土,
覆盖所有的死者。他们在坟前筑起高大的
护墙,作为保卫海船和他们自己的屏障。
并在墙面上修造了大门,和护墙珠合壁联,
作为通道,使车马畅行无阻。
在墙的外沿,紧靠根基,他们挖出一条宽深的壕沟;
一条宽阔深广的沟堑,埋设了尖桩。
就这样,长发的阿开亚人辛勤地劳作奔忙,
而天上的神祗,此时集聚在闪电之神宙斯身边,
注视着身披铜甲的阿开亚人所从事的这项巨大的工程。
裂地之神波塞冬首先发话,说道:
“父亲宙斯,在偌大的人间,如今到底还有谁
会向神明通报他的想法和筹计?
你没看见吗?这些长发的阿开亚人
已在船外筑起一道护墙,并在墙外
挖出一条深沟,却不曾对我们供献丰盛的祀祭。
高墙的盛名将像曙光一样照射,而
人们将会忘记另一堵围墙,由我和福伊波斯·阿波罗
手筑,为英雄劳墨冬的城堡。”
一番话极大地纷扰了宙斯的心境,
乌云的汇聚者答道:
“你在胡诌些什么,力镇远方的撼地之神!
若是另一位神明——他的勇力和狂怒和你
不可比拟——或许会害怕这种把戏。
不必担心,你的名声将像曙光一样普射。
等着吧,等到长发的阿开亚人
驾着海船回到他们热爱的故乡,
你便可捣烂他们的护墙,把它扔进海里,
铺出厚厚的沙层,垫平宽阔的滩面,
如此这般,荡毁阿开亚人的墙垣!”
就这样,他俩你来我往,一番说告;其时,太阳
已缓缓西沉,而阿开亚人亦已忙完手头的活计。
他们在营棚边宰了肥牛,吃过晚饭,
来自莱姆诺斯的海船给他们送来了醇酒,
一支庞大的船队,受伊阿宋之子欧纽斯差遣,
由呼浦浦普莱所生,为伊阿宋,兵士的收者。
他们运来酒浆,伊阿宋之子给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
和墨奈拉俄斯的礼物,一千个衡度,
长发的阿开亚人由此换得酒喝,
有的拿出青铜,有的拿出闪亮的铸铁,
有的用皮张,有的用整条活牛,还有的
用得之于战争的奴隶。他们备下一顿丰盛的佳肴;
长发的阿开亚人放开肚皮吃喝,通宵
达旦。特洛伊人和他们的盟友则在城里聚餐。
整整一夜,多谋善断的宙斯筹划着新的灾难,
对阿开亚人——滚滚的沉雷震响着恐怖;极度的恐惧笼罩着
整个军营。他们倾杯泼洒,谁也不敢造次,
在尊祭克罗诺斯力大无比的儿子之前,举杯啜饮。
宴毕,他们平身息躺,接受酣睡的祝愿。

相关文章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七卷1)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七卷2)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