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伊利亚特 二十四

诗歌大全 尚仁 374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伊利亚特 二十四

伊利亚特 二十四

——入敌营,普里阿摩斯赎回儿子,并举行葬礼

盛大的竞技比赛到此结束,将士们纷纷散开,回到自己的海船。

大家都渴望大吃大喝一顿,尽快进入梦乡,

唯有阿基琉斯茶饭不思,独自垂泪,

思念那已化成骨灰的亲密伙伴。

躺在柔软的床上,他辗转反侧,

想起了帕特罗克洛斯英勇杀敌的雄姿

和两人共同分享荣耀的喜悦心情,

以及在惊涛骇浪之中,在刀光剑影之下,

两人共同分担无尽的痛苦和磨难。

一想到这些往事,他就流下大把大把的泪水,

躺在床上,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最后,他索性下了床,

心神迷茫地徘徊在波涛汹涌的大海边。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

将光辉洒向大海和大地之时,他套起了车马,

将赫克托尔的尸体拴在车后,

绕着墨诺提奥斯之子的坟墓,

急速地奔驰了三匝,然后转身离去,

把赫克托尔抛在冰冷的泥土之中。

见此情景,阿波罗动了恻隐之心,

他用金色的羊毛把赫克托尔全身裹住,

当阿基琉斯再拖他时,不至于磨伤了皮肉。

见到阿基琉斯毫无人性地折磨赫克托尔已死的躯体,

永生的天神们心中不忍,准备让双目闪亮、

弑杀阿尔戈斯的赫尔墨斯前去偷尸体。

其他众神都点头赞成,唯有赫拉、波塞冬

和目光炯炯的雅典娜不乐意。

在阿勒珊德罗斯的庭院里,

他毫无用意地赞美那位爱笑的美神,

引起了赫拉和雅典娜的忌恨,

直到现在,她们仍怀恨普里阿摩斯的圣城和子民。

当黎明女神第十二次地升上大地时,

福波斯·阿波罗对众天神说道:

“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天神!

难道忘了赫克托尔曾献上

无数烧烤过的鲜美的牛羊?

他现在已经死了,你们也不挽救他,

把他交给他的父母、妻子、儿子和广大子民,

他们都想看看他,为他举行隆重的葬礼。

可是,你们纵容那个阿基琉斯,

他心术不正,胸怀也不宽广,

只会凭借自己的勇力,大肆屠杀!

如同一只饥饿的狮子扑向牧人的羊群,

毫无人性,毫无怜悯之心,对自己的行为丝毫不感到羞耻。

记住,羞耻既可以使人受害也可以使人获益。

战争之中,不光只有他失去了亲密的朋友,

还有许多人失去了更亲近的人,比如父亲、儿子和兄弟。

人已死了,也火化了,该伤心也伤心过了,

就算了吧,人都是有宽容和忍耐之心的。

这个可恶的凡人,赫克托尔已经死了,

他却还将其拴在战车之后,

绕着帕特罗克洛斯的坟墓整整三匝,

这样的做法,能够获得荣耀和尊重吗?

他得小心点,别惹恼了众天神,

况且,他还连带着侮辱了没有感觉的大地!”

听罢,白臂神赫拉勃然大怒,说道:

“远射神,如果阿基琉斯和赫克托尔地位同等,

你倒可以为赫克托尔说话。

可是,赫克托尔只是一个凡人,喝人奶长大,

而阿基琉斯却是女神的孩子,

是我养大了他的母亲,并作主让她嫁给了一个凡人,

就是那个众神宠爱的佩琉斯。

众位天神,你们大家都参加过那次婚礼,

而你,阿波罗,也喝过喜酒,难道都忘光了?”

这时,乌云神开口干涉道:

“赫拉,停止发怒吧!当着众位天神的面!

他们两个虽然地位不同,

但却是众天神喜欢的人物,

我也喜欢他,他从不怠慢我们,

总是献上最肥壮的牛羊和最甜美的醇酒。

可是要偷来他的尸体,并不明智,

他的母亲天天都到他那里去,

他一定不会被蒙在鼓里。

还是好好地劝劝忒提斯吧,

希望他能说服儿子答应普里阿摩斯赎回尸体。

有哪一位天神愿意去海边,

唤来悲伤的忒提斯呢?”

听罢,神使伊里斯马上动身前往海洋,

在萨摩色雷斯和英布罗斯之间跃入大海,

海面破开,水流轰鸣。如同一只铅坠沉入海水深处,

拴在一只来自在家中饲养的牛的牛角上,

去诱惑海中的水鱼,给他们带来黑色的死亡。

伊里斯到处寻觅忒提斯,最后终于找到了她,

女神正坐在一个洞的深幽之处,

周围坐着其她女神,思念起她那高贵的儿子,

可怜的他不能回到可爱的家园,

注定要悲惨地死在特洛亚,

她就潸然泪下。这时,伊里斯走上前来,对她说道:

“快随我来,忒提斯!天父宙斯唤你去!”

银足的女神这样问道:

“天父宙斯召我前去,会有何事?

我不愿此时见到众神,我的心情很不好。

不过,我还是去吧,或许宙斯有重要的指示。”

说罢,银足的女神扯起一块没有比这更黑的黑纱,

遮在脸上,紧随在伊里斯之后,

迅速地前往奥林卑斯,众神的家园。

她们破海而出,直上云霄,

一会儿,就远远地望见了克罗诺斯之子宙斯,

他正端坐在那里,周围是众位天神。

见到她来,雅典娜起身让座,

忒提斯坐在她的位置上,紧靠着宙斯。

赫拉把一只精美的金杯递给她,

温和相劝,请她喝下饮料,

忒提斯一饮而尽,将金杯还给了天后。

这时,神界和人间的主宰宙斯这样说道:

“忒提斯,我知道你这些日子来心情悲伤,

精神痛苦。这次将你唤到奥林卑斯山

是想告诉你,为了赫克托尔的尸体和阿基琉斯,

众神争吵不休,已有九天,

他们都想让弑杀阿尔戈斯的大神前去偷尸,

可是我觉得应让阿基琉斯保住荣耀,

也可以保住你对我的尊重和热爱。

最好你去阿基琉斯那儿,

告诉他,如此惨酷地折磨赫克托尔的尸体,

不把它交给特洛亚人,众天神已愤怒难平。

希望他能够畏惧天神们的愤怒,

将赫克托尔还给人家。同时,伊里斯

前去会晤普里阿摩斯,让他

带上丰厚的礼物前去赎取儿子的尸体,

相信那些赎礼能够打动阿基琉斯的心。”

听罢,忒提斯点头遵命,

立即冲下奥林卑斯山前往海边,

转瞬之间,就到达了阿基琉斯的营帐,

后者仍在哭泣着,身边忙碌着穿行不断

的几个亲密的战友,正准备宰杀一条肥壮的、

毛茸茸的公牛,当作早餐。

高贵的女神走到儿子的身旁,

抚慰着他,叫着他的名字,说道:

“我的孩子啊,别再哭泣,别再悲伤,

别再折磨自己的心灵了。你这样茶饭不思,

要到什么时候呀?当然,找个温存的女人来,

拥抱着入睡,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毕竟你的末日也不远了,

死神和命运神已将黑掌伸向了你。

我这次来是告诉你,

宙斯说你把赫克托尔拖来拖去,

不让他入葬,众神都愤怒难平。

最好你收下丰厚的赎礼,让他回去。”

听罢,阿基琉斯答道:

“既然是奥林卑斯山的众神命令我,

那么我就收下赎礼,交还尸体。”

母子二人就这样,用长着翅膀的语言交谈了良久,

这时,克罗诺斯之子唤来伊里斯,

命她前往圣城的伊利昂,这样吩咐道:

“迅捷的伊里斯啊!

速速前往伊利昂,

告诉那位老王普里阿摩斯,

让他立刻带着丰厚的赎礼,

前往阿开奥斯人的军营,

去赎回儿子的尸体,

最好让他单独一个人去,

但是可以让一个传令官赶骡驾车同去,

回来时,也好运回赫克托尔的尸体。

让他不要担惊受怕,

我会派弑杀阿尔戈斯的赫尔墨斯为他引路,

带到阿基琉斯的跟前。让他放心,

阿基琉斯绝不会自己或派别人杀死他,

因为阿基琉斯不会如此冲动,

竟敢违背天神的意志!”

听罢,迅捷的伊里斯立刻动身,

前往伊利昂。转身之间,

就到达了普里阿摩斯的宫殿,

听到里面传来阵阵悲泣之声,

可怜的老王正坐在庭院当中,

周围坐着泪流满面的儿子们。

普里阿摩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蓬乱的头发和脸上沾满了泥尘。

还有他的女儿和儿媳妇们也在大放悲声,

深深地怀念着那些倒在战场上,

死在阿开奥斯人槍下的勇士们。

神使伊里斯走到老王跟前,出言相慰,

话语十分柔和,但还是把他吓坏了。

伊里斯这说道:

“不要害怕!达尔达诺斯之子普里阿摩斯,

我此次前来,并非带有恶意,

而是传达高高在上的天父宙斯的命令,

他十分关心和怜惜你,

让我告诉你,你赶快带着丰厚的赎礼,

前往阿基琉斯的军营,去赎回儿子的尸体。

最好由你单独一个人去,

但是可以让一个传令官赶骡驾车,

回来时,如运回赫克托尔的尸体。

你不必担惊受怕,

宙斯会派来弑杀阿尔戈斯的赫尔墨斯为你引路,

带你到阿基琉斯的跟前。

请你放心,阿基琉斯绝不会自己或派别人杀死你,

因为阿基琉斯不会如此冲动,

竟敢违背众位天神的意志!”

说罢,神使伊里斯转身离去。

兴奋的国王立刻命令儿子们准备骡车,

放上大大的柳条箱,自己进入藏室,

那是一间用香柏木建成的高屋,

里面收藏着数不清的金银财宝。

他对赫卡柏这样说道:

“亲爱的夫人,刚才宙斯派伊里斯前来吩咐,

要我带上礼物前往阿基琉斯的营帐,

好赎回亲爱的赫克托尔。

告诉我,你认为怎样?

我内心十分激动,强烈的愿望

驱使我前往阿开奥斯人的军营!”

没想到,赫卡柏大惊失色,大喊道:

“你怎么能这样做!你的智慧和理智都到哪儿去了!

而以前,你正是以镇定自若闻名特洛亚和其它邦国的!

现在,你竟要前往阿开奥斯人的海船,

去见那个杀死了你的儿子的可怕的人,

如果让他看到你,一定会杀心随起,

决不会因为你年迈体弱而怜悯你!

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宫殿中落泪吧,

为了那远远的、躺着的赫克托尔。

在我把他生出来的那一刻,

命运之神就开始搓那毁灭的命线,

注定他要被强敌杀死,远离父母,成为狗群的腹食。

可恶的杀手!我恨不能喝他的血,吃他的肉!

但是,现在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

赫克托尔是英勇死去了,不是为了他自己,

而是为了所有的特洛亚男人和束腰很低的妇女,

死亡面前,他没有退缩,而是勇敢地迎上。”

听罢,英武的老王普里阿摩斯这样答道:

“别劝说我!我一心想去!

你也不要做一只预示恶兆的鸟儿,扑腾在我的宫中!

如果是其他人,无论是高明的先知或通神的祭司

吩咐我这么做,我都会摇摇头,不予考虑。

可是告诉我的是一位女神,

我不但听到了她的声音,

还看到了她的面容,她绝对不会信口开河的。

如果阿基琉斯杀了我,我也毫不后悔。

只要我能抚摸一下亲爱的儿子,

即使被阿基琉斯杀掉,也在所不惜!”

说罢,他毅然地打开精美的箱盖,

拿出了十二件美丽的衣袍,十二件单面的斗篷,

十二条温暖的毛毯,十二件洁白的披衫,

和十二件柔软的衬衣。

他还称出了十二塔兰同黄金,

取出了两个闪亮的大鼎,四口大锅

和一只精制的酒杯,那是他释访色雷斯时,

当地人献给他的礼物,为了赎回儿子,

老王忍痛割爱,也将它拿到了大室。

他愤怒地责骂着,赶走了门廊下的特洛亚人,

气急败坏地这样骂道:

“都给我滚得远远的!你们这些无用的笨蛋!

在你们自己家中还嫌哭得不够,

又到我这里来增加的我烦恼。

克罗诺斯之子夺走了我儿子茁壮的生命,

把我打入了痛苦的深渊。

赫克托尔死去的后果你们应该清楚,

没有了他,将有更多的人被阿开奥斯人杀死。

希望我早已住在冥府之中,不要看到城堡成为废墟。”

说罢,他舞动王杖,驱走他们,

特洛亚人一惊而散,远离了宫殿。

接着他又开始骂自己的儿子,

赫勒诺斯、帕里斯、阿伽同

潘蒙、安提福诺斯和波利忒斯

以及德伊福波斯、希波托奥斯和狄奥斯。

愤怒的老王向这九个儿子大吼大喝:

“快点动手!你们这群败家子!

真希望是你的,而不是赫克托尔躺在海船边!

我真命苦,我生下了不少优秀的儿子,

比如墨斯托尔、驭车的特洛伊洛斯,

和人中之神赫克托尔,他好象不是凡人之子,

而是天神的儿子!可是,他们都死去了,

被狂暴的阿瑞斯杀死,从我身边夺走,

而留下来的只是一群没用的废物!

你们只会唱歌跳舞,寻欢作乐和盗别人的羊群!

快点动手!把这些东西装上骡车,

我要立刻登车赶路!”

九个儿子被父亲骂得抬不起头,

立刻听话地牵出那辆崭新的轻便骡车,

将柳条箱子搬上车子。

他们从钩子上取下黄杨木做成的骡轭,

轭上有一根圆木桩,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圈子。

接着,又取下一条九肘尺长的扼带。

他们把轭架直入牢稳的车辕上,

又把一个圈子固定在车辕后端的钉子上,

然后拴紧木桩,在左右两边各绕三圈,

接着他剩余的轭带拉回来,系在车上。

他们忙碌着从大堂上取来丰厚的赎礼,

堆在漂亮的骡车上,

最后,他们把骡马拴到轭架下套住,

这匹骡子是密西亚人送给普里阿摩斯的。

他们又拉出老王自己精心饲养的马,

将它也套上轭架。

就是这样,老王的儿子们为普里阿摩斯和传令官

准备行装,两位要起程的人却在盘算此去的凶险。

这时,满腹心事的赫卡柏来到跟前

右手端着一个金杯,里面盛满了美酒,

好在出发前,向天父宙斯奠祭。

她对普里阿摩斯这样说道:

“接过这杯酒,向天父宙斯祈祷吧。

你执意要去那个危险的地方,

尽管我不同意,但无法劝服你,

在出发之前,你向宙斯行个奠酒礼吧,

请求让你安然返家,并求告乌云神宙斯,

那位主宰伊达山,俯瞰特洛亚的大神,

如果此行没有什么危险,

就请他放出一只力气最大的飞禽,

鸣叫着从你右上方飞过;

如果此行十分凶险,就不要放出预示征兆的大鸟;

那么我会再三地哀求,

求你不要前往阿开奥斯人坚固的海船。”

听罢,普里阿摩斯这样回答妻子道:

“亲爱的夫人,我不打算拒绝你的建议,

我这就高举酒杯,向宙斯祈祷。”

说罢,他吩咐女仆端来清水。

一会儿,女仆端来了水盆和水罐,

在她的侍候下,老王干净地洗了手,

就从妻子手中接过金杯,

高高举起,又洒在地上,这样祷告:

“天父宙斯啊!伊达山的主宰!

如果我在阿基琉斯那里没有什么危险,

就请你降下一只力气最大的飞鸟

在我的右上方飞过,

假如我亲眼目睹了,

我就会信心十足地前往阿开奥斯人的海船。”

宙斯,远在天上,听到了他的请求,

就立即派来了一只最可靠的大鸟雄鹰,

它是灰黑色的羽毛,人们称之为墨鹰。

它展开双翅,大得就象大户人家的大门,

里面插着粗长的门闩。

它迅速地飞到了伊利昂,

在宫殿的上方掠过,

地上的人们全都看见,个个兴高采烈。

老王迫不及待地登上了马车,

驱车穿过了回响的门廊和大门。

谨慎小心的传令官伊代奥斯

驾驭着骡车,走在前面,

后面就是马车,普里阿摩斯坐在上面,扬鞭策马。

痛哭的亲人们跟在后面,穿地在大街上。

等他们出了城门,奔向大平原时,

他的儿子女婿们才恋恋不舍地返回宫殿。

宙斯远远望见老人已经出发,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对身边的赫尔

墨斯说道:

“赫尔墨斯,在天神之中,你最喜欢导引凡人前行,

而且也很喜欢听他们向你诉苦。

现在,你就把普里阿摩斯领到阿开奥斯人那里去吧,

注意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小心地进入阿基琉斯的营区。”

听罢,弑杀阿尔戈斯的向导神悉心听从,

马上穿上那双天神专用的金丝鞋,

这样可以飞速地越过大海和陆地,

手中还举着一根魔杖,

可以点人入眠,也可以使人惊醒,

要怎样就怎样,随心所欲。

赫尔墨斯手中挥舞着威力巨大的魔杖,

转瞬间到达了特洛亚的赫勒斯滂托斯海峡。

他化身为一位风华正茂,刚留出胡子的王子,

朝着伊利昂方向,迈步走去。

这时,普里阿摩斯和传令官刚驶过伊洛斯的大坟,

看到天色不早,夜幕就要降临,

就停下车来,让骡马到河中饮水。

伊代奥斯首先看到了前面靠近的人影,

就对普里阿摩斯低语道:

“有情况!尊敬的国王!

前面来了一个人,可能我们会命丧于此,

不如我们赶紧逃回,或者迎上去跪倒在地哀求,

请他网开一面,放过我们。”

听罢,普里阿摩斯吓呆了,

汗毛竖起,冷汗直流,

站在车上,不知如何是好。

而向导神却走了上去,拉住他的手,这样说道:

“我的父亲,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你赶着马车要到哪里去?

难道你就不害怕那些杀人如麻的阿开奥斯人?

他们是你的仇敌,而且近在眼前。

如果有人看到你带了这么多贵重的礼物,

走在黑漆漆的夜里,他会想些什么?

你已年迈,你的侍从也不年,

我怕你们连自己的命也保不住。

我当然不会加害你们,

因为你很象我那生身之父。”

年迈的普里阿摩斯这样答道:

“亲爱的孩子!多谢你的提醒。

看来天神在护佑着我,

让我有幸亏碰到你这么一个过路人。

你相貌堂堂,正直大度,

你的父母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福气。”

听罢,弑杀阿尔戈斯的向导神说道:

“老人家啊,请你跟我说真话,

你黑夜里运送这么多财宝,

是打算送到外地让别人妥善保管,

还是正在连夜脱逃,放弃伊利昂?

因为你那位儿子,那位勇不可挡的英雄,

已死在阿开奥斯人槍下,没有了他,

你们便失去了保家卫国的信心。”

年迈的英武的普里阿摩斯这样答道:

“年轻人,你是谁?来自何地?

为何你如此清楚这里发生的事情?”

听罢,弑杀阿尔戈斯的向导神答道:

“看来,你不信任我,在试探我。

说起赫克托尔,我在战场上见过多次,

特别是在那一天,他把阿开奥斯逼回海船,

朝着他们的心脏猛力刺杀。

我们在旁观望,很不明白,为什么

阿基琉斯同阿伽门农结仇,拒绝参战。

我是他的一名副将,和他一起来到这里。

我来自米尔弥冬人家族,父亲叫波吕克托尔,

和你差不多年高,家境富有,有一个儿子,

我是最小的一个。我和兄弟们抽签,

我抽中了,于是便来到这里。我来到平原,

是因为明天一早,阿开奥斯人就准备攻城,

在营帐中他们闲极无聊,躁动不安,

即使是首领和王者

也压不住他们的战斗热情。”

年迈的普里阿摩斯这样说道:

“如果你真是阿基琉斯的副将,

就告诉我真实情况吧,我的爱子赫克托尔,

是仍在海边,还早被阿基琉斯解体,

喂给饥饿的野狗?”

弑杀阿尔戈斯的向导神又回答道:

“您放心,老人家!

他并没有被野狗吃掉,

依然安静地躺在海船边,

已经过了十二天,他的尸体还没有烂掉,

庞大的躯体并没有生长蠕动的蛆虫。

在黎明到来时,阿基琉斯总是拖着他,

绕着帕特罗克洛斯的大坟绕圈,但他并未伤着皮肉。

他躺在那里,象被露水洗过一样,

没有泥尘,没有血污,干干净净,

看到他那个样子,你一定会惊诧不已。

而且众多的槍伤也已愈合。

因为众天神们十分宠爱你的儿子,

尽管他已死去,却还在关护着他。”

听罢,老王眉开眼笑,说道:

“我的孩子!给天神献上祭礼总会得到好处。

我的赫克托尔,唉,他的到来如同一场梦幻,

他从来不曾忘记向奥林卑斯山的众神献上祭礼,

所以虽然命中注定他要早死,天神也还护佑他。

来,收下这只酒杯,祈求天神,

请你保护我的安全,

将我送到佩琉斯之子的营帐里。”

弑杀阿尔戈斯的向导神说道:

“老人家,你又来试探我,

我怎能背着阿基琉斯接受你的礼物?

如果我接受了,不但愧对他,

而且还会遭到报应!

不过,我愿意当你的向导,

送你前往佩琉斯之子的营帐。

你放心!没有人敢忽视我,向你发动攻击。”

说罢,他立即跳上马车,

抓住了缰绳和马鞭,

并向骡马注入了巨大的勇力。

他们飞速地到达了阿开奥斯人的护墙处,

士兵们正在吃晚饭,

向导神便在他们的饭息中

洒上了催眠的神液。

然后,他拿掉门闩,打开门,

迎进普里阿摩斯,连同丰厚的赎礼。

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阿基琉斯的营帐前,

这间高在的营帐是米尔弥冬人修建的,

他们采集了许多长在平原上的茅草作为屋顶,

四周围还用木桩围起了一个大院子。

门闩是一整根巨大的枞木,

需要三个人才能闩上,也需要三个人才能拿掉,

不过阿基琉斯一人就可以自如开关。

向导神不费吹灰之力打开了大门,

迎进老王,连同丰厚的赎礼。

然后,他跳下马车,向普里阿摩斯说道:

“老人家!帮助你的正是永生的天神赫尔墨斯,

是宙斯派我引你到达此地。

我任务已完成,必须马上回去,

以免被阿基琉斯看到,

如果我接受了他的招待,

就会使所有天神对我发怒。

你走进去吧,抱住他的双腿,苦苦哀求,

以他的母亲、父亲和儿子的名义,

或许能够打动他铁石心肠。”

说罢,天神转身离去。

普里阿摩斯从马车上跳下

吩咐伊代奥斯仔细看管车马,

他自己则大步跨入阿基琉斯的营帐,

后者正坐在里边,还有两个同伴,

奥托墨冬和战神的后代阿尔基摩斯,

在远处坐着,侍候主帅进餐。

阿基琉斯刚刚吃完,餐盘还没有撤下去。

没有人注意普里阿摩斯走进了营帐。

他突然跪倒在阿基琉斯的身前,

抱住他的双腿,亲吻那双杀过许多人的手。

就象一个杀了人的外乡人,神经错乱地

跑到一位富有的主人面前请求帮助,

使旁观者惊异万分。

阿基琉斯和营帐中的人看到普里阿摩斯,

也是这样惊讶,面面相觑。

这时,普里阿摩斯开始哀求道:

“神一样的阿基琉斯啊!想想你的父亲,

他和我一样年迈,体弱无力,

邻居们肆意欺负他,

无人可以保护他,让他免受灾苦。

可是,如果他听说你还活在人间,

一定会心花怒放,满怀希望,

白天黑夜地盼望你返回家园。

可是我却十分命苦,尽管有五十个儿子,

其中十九个是一母同胞,

另外的都由别的女子生养,

但在和阿开奥斯人的激战中,

没有一个留下来,狂暴的阿瑞斯使他们的双腿瘫软。

还有一个赫克托尔,为了保卫国家、人民和伊利昂,

已经死在了你的槍下。

现在,我带来了丰厚的赎礼,

来到你的营帐,献在你的脚下,

请求你让我把他带回去。

看在天神和你父亲的面上,可怜可怜我吧,

我比你的父亲境地更为戚惨。

现在,我忍受着别人无法忍受的痛苦,

亲吻着杀死我众多儿子的,你的双手。”

普里阿摩斯的一番话语,引起了阿基琉斯

对老父的思念。他拉住老人的手,又轻轻推开。

两人同时陷入了巨大的哀痛之中。

普里阿摩斯泪流满面,怀念英姿飒爽的赫克托尔,

而阿基琉斯则为远方的父亲悲伤不已,

同时又想起了帕特罗克洛斯,泪水不断涌出。

就这样,营帐之中只有哭泣之声,

等阿基琉斯哭够了,暂时摆脱了思念和苦痛后,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扶起老王,

心中一阵同情,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可怜的老人!你该有多大的勇气,

敢于独自一个人前来阿开奥斯人的军营,

来见我,一个杀死你众多儿子的人?

来,请您坐到椅子上,别在悲泣了,

让我们都把痛苦埋在心底,

既然是命中注定,

我们怎么哭泣也无济于事。

可怜我们凡人多灾多难,而永生的天神逍遥自在。

在宙斯的宫殿中,摆放着两只罐子,

一只装满了幸福,一只装满了灾难。

如果宙斯把它们混合起来,赐给一个凡人,

那么这个凡人的运气就时好时坏。

如果宙斯把灾祸罐赐给一个凡人,

那么他就会四处飘零,挨打受饿,

被人唾弃,得不到天神和凡人的尊重。

在佩琉斯降临人间的时候,

天神就把混合的命运赐给他,

一开始,使他成为所有人中最幸福的一个,

满意富足,做所有米尔弥冬人的王,

又娶了一位高贵女神作为妻子,

尽管他只是一个凡人。可是,不久,

命运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生出了一个注定早死的儿子,就是我。

现在他已进暮年,可我远离家乡,

激战在特洛亚,不能尽孝,

给他和家人带来了无尽的悲愁。

而你呢,老人家,听说你也盛极一时,

北到马卡尔的国家累斯博斯,南至大海,

东抵弗利基亚,西达辽阔的赫勒斯滂托斯,

在这广大的范围内,你的财富和儿子们无人能及。

可是现在,看吧,天神给你了巨大灾难,

你的儿子和子民被屠杀,你的城堡面临毁灭。

所以,还是忍住痛苦吧,

你再怎么嚎啕大哭,也挽救不了儿子的性命,

而且,不久的将来,你要面临更大的灾难。”

年迈的老王普里阿摩斯答道:

“宙斯钟爱的勇士,如果赫克托尔还躺在地上,

没有入葬,我是不会安心落座的。

请求你收纳我献上的赎礼,

让我见到他,把他带回家。

你尽可以把礼物带回家乡。

而且,你已饶了我,使我能再见到陽光。”

听罢,阿基琉斯心中不悦,说道:

“老人家,别再惹恼我,

我早已决定将赫克托尔还给你。

海神的女儿,我的母亲已来过我这里,

向我传达宙斯和众天神的旨意。

普里阿摩斯,我知道是一位天神将你

送入我的营帐,否则你不可能来到这里,

就连身强力壮、机智勇敢的年轻人也不行,

因为门口有卫兵,门闩又那么沉重。

所以,在我悲伤时不要惹恼我,

否则,尽管你向我苦苦哀求,我也会硬起心肠,

当然也就违背了宙斯的意志!”

听罢,老王心中恐惧,不敢言语。

阿基琉斯则如一头猛狮般冲出营帐,

后面紧跟着两位侍从,奥托墨冬和阿尔基摩斯,

他们是次于帕特罗克洛斯的阿基琉斯最亲爱的战友。

他们卸下了停在外面的骡子和马,

又让传令官伊代奥斯也进屋歇息,

又取下了堆满车子的赎礼,

是为了换取赫克托尔而连夜运来的。

他们从中间抽出了两件披衫

和一件厚实的衣袍,好在送赫克托尔回去时,

作为裹尸的衣物。阿基琉斯吩咐女仆,

给赫克托尔洗净尸体,涂抹上厚厚的油膏,

并抬到一边,别让普里阿摩斯看到,

触目伤心,大发脾气,惹恼了阿基琉斯,

使他在冲动之下将老王杀死,

从而违背了宙斯和众天神的意志。

女仆将赫克托尔的躯体洗净,

涂上厚厚的油膏,并穿上披衫和衣袍。

阿基琉斯亲自把它放在尸架上,

再由众人将尸架抬到外面的车上。

做完这一切,他大声哭了起来,说道:

“帕特罗克洛斯,我已将赫克托尔还给了他父亲,

你在冥府听到这消息,该不会生气吧?

他们给我送来了大量的赎礼,

我会给你留出属于你的一份。”

说罢,阿基琉斯转身进屋,

就坐在他刚才坐过的那把椅子上,对普里阿摩斯这样说道:

“老人家,按照您的愿望,

我已释放了赫克托尔,他就躺在外面的车上,

明天一早你就能抚摸着他,

运回你们的城堡。现在,让我们吃些东西吧。

即使是美貌绝伦的尼奥柏也要吃饭。

她一共生下了十二个子女,六个女儿,

六个儿子,可是都死在她的宫殿中。

儿子们都被阿波罗射死,

女儿们则被猎神阿尔特弥斯杀死,

只因为尼奥柏夸口可与勒托媲美,

并嘲笑她仅生下了两个孩子。

可是勒托的一双儿女却将她十二个孩子全部杀死,

整整九天,鲜血都流光了,也没人收敛他们,

因为宙斯将其他人都化成了石头,

直到第十天,天神才将他们埋葬。

尼奥柏哭得声嘶力竭,却仍未忘记吃东西。

在西皮洛斯的荒凉的山谷,传说那是女神

栖息的去处,她们总是在阿克洛奥斯河边跳舞,

那里就有尼奥柏,可是已经化作了石头,

依然在哀痛天神带给她的巨大的灾难!

所以,我们的悲痛比不上她,更应该考虑吃点什么。

等把赫克托尔运回城后,

你尽可以放声痛苦,泪流成河。”

说罢,捷足的阿基琉斯站了起来,

宰掉一只洁白的绵羊,侍从们剥去羊皮,

细致地清理内脏,又将羊肉切成细细的片,

叉上铁杆,架在火上,仔细烧烤,再取下来。

奥托墨冬拿着面包篮子,分给每个人,

阿基琉斯亲自分肉。

然后大家静静地吃着摆在面前的食物。

在他们满足了吃喝的欲望之后,

达尔达诺斯之子惊异地注视着

魁梧英俊的阿基琉斯,后者如同一个天神。

而阿基琉斯也对老人顿生好感,

因为普里阿摩斯的言谈举止颇有风度。

他们就是这样惺惺相惜。

然后,年迈的国王普里阿摩斯首先说道:

“宙斯钟爱的阿基琉斯,请给我找个地方,

我要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自从赫克托尔死后,

我的眼睛就没有闭上过,

我一直流泪,叹息,哀伤自己的不幸,

在庭院中痛苦地翻来滚去,满身泥污。

现在我既吃饱了肉,也喝足了美酒,

而在此之前,我什么都吃不下。”

听罢,阿基琉斯立刻吩咐女仆

准备床铺。女仆在门廊下摆上了两张床,

床上先铺上一层美丽的毯子,

又铺上干净的被单,还有一件当被盖的毛皮大衣。

一会儿工夫,两张舒适的床就铺好了。

捷足的阿基琉斯对普里阿摩斯说道:

“尊敬的老人家,只好委屈您睡在门廊下了,

千万别让阿开奥斯的谋士们看到,

他们经常到我这里,商议事务,

这是他们养成的习惯。如果有人看到你,

他就会马上跑到阿伽门农那里,

告诉他这个重要的发现,

那么领回赫克托尔就可能无限期推迟。

另外,请你告诉我实话,

如果为赫克托尔举行葬礼,需要多少天?

这段时间内,我会使阿开奥斯军队停战。”

老迈的国王普里阿摩斯很受感动,说道:

“阿基琉斯,你真是太好了,

竟然容许我为赫克托尔举行葬礼!

现在特洛亚人被围困在城里,

没有一个特洛亚人敢于出城打柴。

我打算先将赫克托尔停在大堂九天,

第十天举行葬礼,并办理丧宴,

第十一天,要为他筑一座大坟,

第十二天,如果必须打仗,那我们就开战。”

捷足的阿基琉斯这样许诺:

“行!老人家,我赞成你的计划,

在此期间,我设法使阿开奥斯人停战。”

说罢,他拉住老人的双手,表示安慰。

于是两位不速之客,普里阿摩斯和传令官

就休息在门廊下的软床上,

考虑着如何才能安然回城。

而阿基琉斯则躺在营帐深处的床榻上,

身边陪伴着美貌的布里塞伊斯。

其他所有的天神和将大都被睡神牢牢地控制住,

躺在那里,甜甜地酣睡。

唯独向导神赫尔墨斯不曾入眠,

正盘算着怎样才能躲过守卫将士,

把普里阿摩斯安然送回伊利昂。

他来到了普里阿摩斯的床头,这样说道:

“老人家,你竟这样大胆放心地睡在这里,

虽说阿基琉斯饶过你,并热情招待了你,

但如果让阿伽门农知道你到了这里,

或者其他阿开奥斯人也知道了,

虽然你为赎回儿子已付出了丰厚的赎礼,

大概你家里的儿子们,为了赎回你的生命,

仍要付出三倍于此的更加厚重的赎礼。”

听罢,老人心惊肉跳,忙叫醒伊代奥斯。

赫尔墨斯亲自为他们架好骡子和马,

亲自驾驭,没有人注意他们穿过了广阔的营区。

到达了宙斯推涌的有众多漩涡的

清清的克珊托斯河的边岸时,

赫尔墨斯告辞,返回奥林卑斯山,

这时,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已升上了天空。

普里阿摩斯和传令官赶着马车,一路恸哭,

后面跟着骡车,上面挂着死去的赫克托尔。

其他的特洛亚男人和女人都不曾看到他们,

只有那美如美神的卡珊德拉战在卫城之上,

远远望见了父亲,坐在马车上,还有伊代奥斯,

后面跟着的骡车上拉着一具尸体。

她喜悲交加,大喊着,使每个人都能听到:

“快来呀!所有的特洛亚人!

赫克托尔回来了!以前你们多次喜悦地

迎接他的回归,从那可怕而激烈的战场!

他曾给我们和我们这座城市带来多大的幸福啊!”

听到她的喊声,所有的特洛亚男人和女人

都拥到了城外,在城门口围住死去的赫克托尔,

个个痛不欲生,难以名状。

安德罗马克和赫卡柏最先扑向骡车,

抱住赫克托尔的头颅痛哭,

并不断用撕扯自己的头发,

特洛亚人就这样放声大哭,忘了回城

如果不是普里阿摩斯,他们会哭到夕陽西下。

老王站在马车上对人们说道:

“让开!让骡车进去!

等我把他放到宫殿中,你们再尽情地恸哭!”

听到他的命令,大家纷纷给骡车让路。

人们把赫克托尔抬入壮丽的宫殿,

将他小心地放在一张雕花的大床上,

床边围着许多歌手们,

他们唱起凄婉的哀歌,妇女们以悲声相和,

白臂的安德罗马克怀抱着丈夫的头颅,

领头唱起了挽歌:

“我的夫君啊!可怜你年纪这样轻就丢掉了性命,

扔下我一个人连同还需抱着的儿子,

他是你我所生,将来也可能早夭。

那时候,伊利昂城早就成为废墟,

因为你,这个保护坚城,

保护城中的妇女和儿童的卫士早已死去!

可怜的人们,将乘坐阿开奥斯人的海边

被押到远方的国度,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可怜我们的孩子,和我一样,干着下贱的苦役,

受着苛刻主人的训斥,或者命运更惨,

被阿开奥斯人从高高的城楼上扔下摔死,

只是因为你的父亲,赫克托尔,在战场上

杀死了他的父亲,兄弟或儿子,

众多的阿开奥斯人在他的槍下倒地而亡。

记住,赫克托尔在战争中中不心慈手软。

现在人们在怀念着他,特洛亚的英雄,

英雄的战死给父母留下了巨大的悲哀,

也给你的妻子留下了难以说出的惨痛,

因为你没有死在床上,没有向坐在床边的我,

说出你的贴心话语,使我可以重念着它,

度过一个个寂寞漫长的白天和黑夜!”

安德罗马克尽情地哭诉,妇女们也以悲声应和,

接着,赫卡柏也唱起了凄凉的哀歌:

“我最喜爱的儿子,赫克托尔!

你是天神宠爱的人儿,即使你已失去了生命,

他们仍然关爱着你,可恶的阿基琉斯

多次抓走过我的几个儿子,把他们远远地卖到

汹涌的大海地边,在萨摩色雷斯、英布罗斯

和烟雾弥漫的勒姆诺斯当作奴隶出售。

而你,赫克托尔,是死在他锐利的铜槍下,

并被他拖在车后围着被你杀死、他也无法挽救

的帕特罗克洛斯的大坟一圈儿一圈儿地奔驰!

现在,你安静在躺在大室中,光明鲜亮,如晶莹的泪珠,

似乎只是被阿波罗射中,

死在轻巧柔和的羽箭之下。”

她的哭诉,使大家的悲哀更加深重。

接着是海伦,在安德罗马克和赫卡柏之后,也唱起了挽歌:

“赫克托尔,在我丈夫的兄长中,我最敬重的就是你。

我的丈夫,那位如天神般的阿勒珊德罗斯

把我带回了特洛亚,我多希望在那以前我已死去!

我离开自己的家乡,来到特洛亚,转眼已过去了二十年,

在这些年头中,我从未听到你的一句恶言恶语,

而且有人谩骂我,比如你的弟兄姐妹,

衣着美丽的弟媳,抑或你的母亲说我的坏话,

当然你的父亲一直对我很好,

就象我的生父那样善待我。听到他们的侮辱,

你总是怀着善意,温和地制止他们。

而你现在死了,我感到无比的悲伤,

没有了你,在宽广的特洛亚大地上,

大概再也没有人能对我和颜悦色了,

所有的人都躲开我,唯恐不及。”

她的哭诉,引来了更大的悲声。

年迈的老王普里阿摩斯吩咐道:

“特洛亚人,赶快出城上山采伐木料,

别担心阿开奥斯人会突然出现,

阿基琉斯在我离开之前已郑重保证,

在第十二次黎明女神来临之前,他决不会伤害我们。”

听到国王的吩咐,人们急忙套车,

赶着骡车和马车到城堡前集合,

他们来来往往地运送木材,

第九天时,就垒起了一个大柴堆。

又一次曙光来临时,他们含着眼泪抬出了赫克托尔,

把他抬到柴堆上,然后点起了大火。

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已冉冉升上天空,

大地上,在赫克托尔的火堆旁边,转着众多的特洛亚人,

等大家都聚齐之后,

先把香美的酒倒向柴堆,

浇灭所有的仍在燃烧的火焰。

接着,赫克托尔的兄弟们到木烬中寻找白骨,

他们不胜悲痛,任凭泪水大滴落下。

搜集齐了白骨之后,把它们装入黄金罐中,

并用一层紫色的亚麻布细心包裹,

然后立即放入墓穴。在墓穴周围,

布置下警惕的特洛亚士兵,以防

阿开奥斯人前来袭击。

垒好了赫克托尔的坟冢之后,

他们回到了城堡中,

聚在宙斯钟爱的普里阿摩斯的宫殿中,

享用着祭宴上的美酒和鲜肉。

就这样,特洛亚人埋葬了驯马手赫克托尔。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伊利亚特 二十四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