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3

诗歌大全 尚仁 240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3

奥德赛·3

——特勒马科斯拜访涅斯托尔,受到隆重招待

这时,太陽跳出了碧蓝色的海面,

放出了万丈光芒,照亮了广阔肥沃的大地,

给神界的天神和地上的凡人带来了光明。

他们到达了皮洛斯,

来到了涅琉斯的城堡下,

当时,那里的人们正在举行祭祀,

虔诚地向海神波塞冬献上肥壮的公牛。

他们共分成九队,每一队有五百人,

每队的前面隆重地摆着九头大公牛。

人们正在品尝内脏,烧烤牛腿以祭祀天神。

特勒马科斯一行停下了海船,降下风帆,

纷纷跳下黑船,登上了海岸。

上岸之时,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向他说道:

“特勒马科斯,关健时刻,你千万不能胆怯。

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听你父的下落。

必须知道他是死是活,怎样的情况,

你勇敢地走向前去,大胆地询问

杰出的驭马手涅斯托尔吧,他足智多谋,

谈锋甚健。只有你真心请求,

他决不会随口搪塞,一派胡言!”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虚心问道:

“尊敬的门托尔,我应通过何种方式和他接近?

在这一方面我缺乏经验,况且我年轻。

不知道该如何首先向长者发问。”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鼓劲道:

“特勒马科斯,你不必紧张,

你动动脑筋,

而且天神也会时刻帮助你,

就你的出身和成长,无一不包含着天神的关爱。”

说罢,她走在面前引路,

年轻的特勒马科斯紧随其后。

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皮洛斯人聚会的场所。

涅斯托尔和他的儿子正坐在那里,

仆人们在他们身边忙个不停,用叉子烧烤牛肉。

见到远客走上前来,

他们热情地起身迎,

拉住客人的手,起身殷勤地请他们入席。

涅斯托尔之子佩西斯特拉托斯

最先迎了上去,握住两位客人的手,

请他们坐在铺在松软沙子上的羊毛垫上,

围着宴席,坐在涅斯托尔和他的兄弟

斯拉苏墨得斯的旁边。

他给两位客人拿来公牛的内脏,

并用大金杯盛满了一杯。

向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雅典娜说道:

“尊敬的客人,我们正在向波塞冬举行盛大的祭祀,

请你遵照我们的礼节行过奠酒仪式,

然后可以把金杯递给这位年轻人。

我想他会也十分愿意向海神奠酒。

虔诚的凡人有义务祭奠永远的天神。

我看他年轻,和我相仿,

所以我先把金杯递给您。”

说罢,他将金杯放到雅典娜手中,

女神十分满意。这位年轻人礼数周到,

首先让她进行奠酒。

于是,她举起酒杯,这样祈祷:

“伟大的海神波塞冬,我向你恳切地祷告,

请你允诺我的要求,使一切都变成现实。

首先,请你赐福给涅斯托尔和他的儿子们;

其次,再赐福给虔诚的皮洛斯人。

他们对你无比尊重,献上丰厚的祭礼,

最后,请你赐福给我和特勒马科斯,

让我们心想事成,顺利返回家园。”

女神就这样祈祷,而她正是这样做的。

祭奠完之后,她把金杯递给了年轻人,

特勒马科斯也恭敬地祭了一番。

此时,牛肉已烤好,皮洛斯仆从取下熟肉,

一片片地分给每个人。

大家在满足了吃喝的欲望之后,

驭马手涅斯托尔开口说道:

“吃饱喝足,我们应该询问尊贵的来客了。

他们已吃完了饭,可以回答我的问题。

敢问,你们是何人?来自何方?

是专程而来,还是路过此地?

就象那些四处劫掠的海盗,

给所到之处的民众带去灾难。”

特勒马科斯已不再羞怯,

因为雅典娜给他注入了巨大的勇力,

他准备询问父亲的下落。

同时也会自己带来美好的名声,他说道:

“尊敬的涅琉斯之子涅斯托尔!

既然您问我们,我就详细回答。

我们来自涅伊昂山下的伊塔卡,

为了一件私事,专程赶来。

我父奥德修斯离家二十年,至今未归,

听人们传说,他曾和您并肩作战,

最后摧毁了坚固的伊利昂。

我们听到了其他阿开奥斯人的消息。

很多人壮烈地死在遥远的特洛亚,

但是我父却下落不明,天父宙斯将他隐去。

没有人知道他是死是活,死在何处!

是在陆地上,被敌人杀死,

还是埋葬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之底?

为了确实父亲的下落,我专程到此,

向你恭敬地打听,也许你告诉我他已死去。

那么是亲眼目睹,还是听人传说?

可怜的他,祖母生下他那一天起。

就注定遭受厄运。请你不必怜悯我,

把您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看在奥德修斯苦战特洛亚的份上,

或许在那里,他曾用言行帮助过您,

请您念及我父亲的情份,

将真实的情况详细地告诉我。”

听罢,勇敢的驭马手涅斯托尔答道:

“亲爱的年轻朋友,你的问话,

触动了我埋在心底的回忆和痛苦。

我们跟随着神勇的阿基琉斯,

飘洋过海,历尽千辛万苦,到达了遥远的特洛亚,

为了攻下普里阿摩斯的都城伊利昂,

我们个个舍命苦战,许多旷世英豪都长眠在那里,

好战的埃阿斯、天神般的阿基琉斯、

还有那舌如巧簧,能言善辩的帕特罗克洛斯、

连同我亲爱的儿子,英勇无畏的安提洛科斯,

他们都倒在那里,不能返回家园。

我们忍受过众多的痛苦,真是一言难尽!

孩子啊!如果你能耐心地听下去的话

我可以把前前后后的遭遇讲给你听,

但需要五六年的时间,恐怕那时你会厌烦。

忙不迭地要逃回你的伊塔卡去了。

“我们在特洛亚苦战了九年,千方百计地

要攻下圣城伊利昂,直到最后,

克罗诺斯之子才将我们的愿望变成了现实。

至于奥德修斯,他足智多谋,用兵如神,

在那激烈的战争中,没有一个人能和他相提并论。

他的计谋韬略无人能及,

如果你真是他的儿子,你应无比骄傲。

看来你说的是实话,因为你的容貌,

你的言谈举止都和他极为相象,

我真不敢相信,有一位年轻人能有他那样的风度。

我和奥德修斯关系密切,

在军中,无论是议事还是辩论,

我俩总是不谋而合,站在一边,

为阿开奥斯人提出最好的建议。

可是,当我们胜利地攻下圣城伊利昂之后,

强大的宙斯却不放过我们,

决意要使我们在归途之中遭受巨大的挫折。

那位目光炯炯、的有强大父亲的女神,

就首先在两个阿特柔斯之子间挑起了事端。

夕陽西下,夜幕降临,而两个阿特柔斯之子,

将不胜酒力的阿开奥斯人召集过来,

这一举动不合时机,有欠常规。

墨涅拉奥斯开口讲话,请阿开奥斯人

考虑如何越洋过海,回到家乡,

而阿伽门农却极力主张暂且留下,

举行一个盛大的祭礼,

以消除令人可怖的雅典娜的盛怒。

他哪里知道,雅典娜怎能轻易息怒,

永远的天神怎能马上改变主意。

于是,两位兄弟对吵起来,完全失去理智,

阿开奥斯人更是大声喧嚷,

有的要离开,有的要留下,意见不一。

那天夜里,我们还毫不妥协,

极力盘算如何才能压倒对方,

因为克罗诺斯之子让我们忍受折磨和苦难。

黎明时分,军队分成了两部分。

一部分登上海船,装满了财富和束腰的妇女。

另一部分则留在那里,

由人民的国王,阿特柔斯之子统领。

我们这一部分驾船扬帆,

行驶在天神为我们铺平的水道上。

到达了特涅多斯,祭祀众神,

请求让我们安然返回家园,

可是天神拒绝了,再一次挑起事端。

结果是一部分人返回特洛亚,

由奥德修斯率领与阿伽门农会合。

而我率领着自己的队伍继续前行。

我知道阿开奥斯人会遇到巨大灾难。

提丢斯之子也激励他的手下赶快前行。

当我们到达了累斯博斯,权衡着

是沿着悬崖陡峭的希奥斯岛外侧,

朝着在我们左侧的普修里埃岛航行,

还是穿行在希奥斯的内侧。

经过多风的米马斯的时候,

金发的墨涅拉奥斯追上了我们。

于是,我们共同祈求天神,予以指示,

天神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驶往尤卑亚。

这样才能逃过巨大的灾难,安然返家。

这时,海面上吹过了强劲的大风,

有力地推动起我们海船,

到晚上就到达了达格洛斯托斯。

在那里我们向波塞冬奉献了无数的牛羊,

感谢他让我们安然穿过大海。

到了第九天,提丢斯之子狄奥墨得斯领着士兵和部下,

终于回到了阿尔戈斯。

而我则在风的吹动下,继续前行。

“就是这样,我回到了久别的故乡。

亲爱的孩子!我们的辛苦无法形容。

我不知道另一部分阿开奥斯人的情况,

但是我得知一些消息,我会全都告诉你。

听说阿基琉斯的儿子,

已经率领好战的米尔弥冬人返回家园;

菲洛克特特斯,波阿斯之子,也回到了故乡。

伊多墨纽斯也率领幸存的克里特人

胜利归家,在路上,没有一个葬身大海。

还有阿伽门农,大概你们也听说了吧,

他回了家乡,却被埃吉斯托斯杀死。

当然可恶的埃吉斯托斯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一个被害的人要是有一个勇武的儿子很有好处,

他可以为父报仇。

年轻的朋友!你相貌堂堂,气宇轩昂,

希望你勇敢些,留下万世英名!”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尊敬的涅琉斯之子涅斯托尔!

阿伽门们农之子杀死了父亲的仇人,真是大快人心!

他的美名将四处传扬,流传后世。

希望天神也赐予我巨大的勇力,

和他一样,勇敢地报复那些贪得无厌的求婚者,

他们在我家中死皮赖脸地缠着我母亲,

大肆挥霍、消耗我的财产。看来天神并没有

护佑我和我父亲,我也只能耐心忍受。”

听罢,驭手涅斯托尔这样说道:

“年轻的朋友,听到你话,使我想起

以前确有人对我说过,

你母亲被大批求婚者包围,

他们霸占你的家,消耗你的财产。

请你告诉我,现在你是甘心情愿任他们胡作非为,

还是伊塔卡人受天神的驭使,把你憎恨。

或许有一天奥德修斯会回来,独自一人

或率领着众多阿开奥斯士兵,对他们进行报复!

希望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能把你关爱,

如同爱护你父亲,公开的、明显的,

天神之中还没有一个对凡人如此情有独钟。

在激烈的伊利昂城下的激战中,

雅典娜总是帮助他,希望她没有忘记你,

使那些求婚者忘记他们本来的目的。”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答道:

“尊敬的老者,恐怕你说的难以实现。

因为太离谱了,我当然希望会是那样,

但很难成为现实,就是天神有这份心也无可奈何。”

听罢,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说道:

“特勒马科斯!看你说了些什么!

天神是万能的,只要愿意,就会帮助任何人,

哪怕是远在天边。我自己则宁愿历尽千辛万苦,

等到返回家园的那一天,

即使象阿伽门农那样在自己的国土上,

被埃吉斯托斯杀死也在所不惜。

毕竟,在死神面前人人平等。

当命远之神如期降临时,

永远的天神也不可能拯救自己宠爱的凡人!”

听罢特勒马科斯不以为然,这样说道:

“好了,门托尔,让我们别再谈这件事了,

奥德修斯恐怕永远不可能回归。

天神们给他也设置了通向死亡的道路。

我现在十分想知道的是另外一件事,

希望请阅历丰富的涅斯托尔告诉我。

听说,尊贵的涅斯托尔已当过三代的国王,

见多识广,超过其他人,

在我看来,他如同一位永远的天神。

尊敬的涅斯托尔,请告诉我,

阿伽门农是怎么被加害致死的?

当时,墨涅拉奥斯在哪里?

是不是他不在人口众多的阿尔戈斯,

还在其它的邦国中流浪?

所以可恨的埃吉斯托斯才胆敢设下毒计,

杀死远比他强大的阿伽门农?”

听罢,驭马手涅斯托尔这样答道:

“年轻人!我会详细向你述说此事。

如果墨涅拉奥斯从特洛亚归来,

发现可恶的埃吉斯托斯还快乐地活在家中,

你会想象得出事情将会如何发展。

没有人会同情他,收敛他的尸体,

他将被抛到荒凉的野外被野狗撕扯,

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没有一位心软的阿开奥斯妇女会为他洒下泪水。

当我们舍命苦战在可怕的战场上的时候,

他却生活安宁幸福的故乡,

说着甜言蜜语,诱骗阿伽门农之妻。

克吕泰墨涅斯特拉一开始对阿伽门农忠贞不渝,

尚且保持纯洁的节操,

而且,身边还有一位相当于阿伽门农眼睛的歌手,

奉阿伽门农密令,监视克吕泰墨涅斯特拉。

可是,不久,她就屈服在埃吉斯托托斯的

花言巧语之下,邪恶的爱情蒙住了她的双眼。

可怜的歌手被弃置在一座荒无人烟的小岛,

成为野兽和猛禽抢夺的口食。

甘心委身的、失去理智的女子回到了埃吉斯托斯的家,

后者终于满足了愿望,完成了一件别人不敢想的大事,

他在家中摆起了祭台,焚烧牛腿和羊肉。

并悬挂了许多珍贵的物件,如黄金和手织的物品。

“我和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一起从

特洛亚回家,一路上我们和睦友好。

可是,当我们到达了雅典的海港苏尼昂时,

福波斯·阿波罗用轻柔的羽箭

射死了墨涅拉奥斯的舵手弗隆提斯,

他是奥涅托尔之子,他的掌舵技术最为高明,

能在狂烈的海暴之中设法使海船平安无事。

墨涅拉奥斯不得不停下来,将他埋葬。

以适宜的葬礼来表达对同伴的哀悼。

之后,他继续航行,

不久便到达了陡峭的马勒亚海岩,

这时,可怕的克罗诺斯之子骤然掀起强烈风暴。

海浪滔天,一浪接着一浪,

打散了他率领的强大船队。

后来,他率领一部分海船到达了克里特岛。

海岛之上有条雅尔达诺斯河,是库多涅斯人的居住地,

那里有一片耸立着的如刀切割般的悬崖峭壁,

是戈尔提斯城的边界。在南风的劲吹下,

滔天巨浪向着费斯托斯城方向直扑峭壁,

却被一块较小的岩石挡了回来,

墨捏拉奥斯的船队登陆时,

差点儿全部粉身碎骨。

因为不可违的巨浪推着船只撞向悬崖,

只有五只黑色的海船,躲过了可怕的死亡。

幸存的船只被大风和巨浪推到了富有的埃及,

在那里,他们获得了黄金和数不清的财宝,

然后沿着操其它语言的人民的海港满载而归。

这时,埃吉斯托斯正在家中干着可怕的勾当

杀死了英雄的阿伽门农,他篡夺了王位,

统治迈锡尼人民长达七年之久。

第八个年头刚到,英雄奥瑞斯持斯从瑞典返回,

带着狂怒,杀死了埃吉斯托斯,为父报了仇。

壮举完成之后,为了变节的母亲和可恶的凶手,

他举办了一次盛大的祭祀宴会,

邀请阿尔戈斯人前去赴宴。

在举办宴会的那一天,咆哮战场的墨涅拉奥斯,

率领船队终于返回,带回了无数的财富。

“年轻的朋友,我想劝告你,

不要轻易离家,任使那些无赖

在你的家中胡作非为。很可能

你的这次远航将全徒劳无功,

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去拜访,

刚刚返回家乡的墨涅拉奥斯。

他被狂烈的风暴吹到遥远的风度。

那么浩渺,可以使人失去归返的希望。

就连天空的飞鸟也不可能穿越,

快去吧,去见幸运而顽强的墨涅拉奥斯,

带领着你的海船和水手。若想走陆路,

我可以向你们提供车马,

我的儿子也可以尽心力地将你们送到拉克德蒙,

然后去拜见金发的墨涅拉奥斯。

如果你向他询问,他会如实告诉你,

因为他既诚实又聪明,不会胡言乱语。”

这时,太陽已经西下,夜幕已经降临。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说道:

“尊敬的老人家,你分析得一丝不错。

来吧,让我们割下牛舌,端起美酒,

向海神波塞冬和其他天神祈祷,

然后,我们还是安静地入睡吧,

夜幕已遮住了光明,我们应该回船了,

久久地呆在这里并不合适。”

听罢,大家点头同意,吩咐仆人端来

洁净的清水,他们净了双手。

年轻的侍从将酒注入大调缸,然后斟满酒杯。

大家将牛舌投入火中,

端起酒杯进行祭奠,

行过祭奠仪式后,

他们开怀畅饮。

之后,雅典娜与神一样的特勒马科斯,

准备回船,他们双双站起身,向主人辞行。

但涅斯托尔盛情挽留他们,说道:

“至高无上的宙斯在上,

请尊贵的远客不要离开,

就如同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没有毛毯,没有松软床铺以招待客人。

事实上,我很富有,不缺少毛毯和床铺,

可以让你们舒舒服服地进入梦乡。

只要我还活着,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的儿子,

就永远不会睡在刚硬冰冷的甲板上!

以后,我的儿子们也会和我一样,

在自己的家中招待远方的来客!”

听罢,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点头称许,说道:

“尊敬的老人家,您心肠真好!

看来盛情难却,特勒马科斯,

你就留在老人的宫中,好好休息一个晚上吧。

而我,必须返回海船,

告诉呆在那里的水手刚才发生的一切,

在他们之中,我是最年长的一位,

其他的水手都和特勒马科斯一般年轻,

出于对他的尊重,他们也离开家乡来到这里。

好了,我得返回停泊的海船了,

明天一早,我还要到考科涅斯人的居住地,

他们在很以前借了我一笔数额庞大的金钱。

涅斯托尔,我把特勒马科斯托付给你,

请你让儿子陪同他去墨涅拉奥斯那里,

并借给他最坚固的车和最强健的马。”

说罢,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转身化为一只苍鹰,

迅速冲上云层,把当场的阿开奥斯人,

惊得目瞪口呆。涅斯托尔也不例外,

他激动地拉住特勒马科斯的双手,喊道:

“亲爱的年轻朋友,你一定不是一个低劣的年轻人,

否则不会有天神前来护佑你!

刚才离去的那位天神是,至高无上的宙斯之女雅典娜女神,

在所有的阿开奥斯人中,

她最宠爱你的父亲奥德修斯。

尊贵的女神啊!请您赐福给我们,

让我、我的孩子们和妻子们享有崇高的名誉。

为了报答您,我将献上一头从未受过责打、

从未拉过车子的、雄壮的一岁小牛。

并把牛角用金片包住,奉在您的祭坛之上!”

高空之上的雅典娜听到了他的祷告。

然后,涅斯托尔带领儿子和女婿们,

引着特勒马科斯回到壮丽的宫殿。

他们一一挨次坐在舒适的椅子上,

涅斯托尔把藏了十年之久的美酒,

注入大大的调缸,

给随行的人享用。

他调好了酒,斟出一杯,连声祈祷,

向着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雅典娜献祭,

行完奠酒仪式后,

他们开怀畅饮,

喝足之后,各自回屋休息。

涅斯托尔将特勒马科斯的床铺

布置在门廊之下,那里高大宽阔,

能够产生萦饶的回音,

旁边的床铺上睡着涅斯托尔未娶妻的儿子,

士兵的首领,使用长槍的皮西斯特拉托斯。

涅斯托尔则回到宫殿的内屋中,

和他高贵的妻子同床安歇。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升上大地之时,

涅斯托尔起身迈出门外,

端坐在大门前面的宽大的石椅上,

这些石椅由洁白光滑的巨石制成,

曾是足智多谋的涅琉斯的座靠。

可是,无情的死神早抓住了他,

押往陰森的哈得斯的冥府。

现在,石椅上面坐着威严的涅斯托尔。

他是阿开奥斯人的监护,

等着一个个的儿子走出睡屋,来到他身边,

他们是埃克弗戎、斯特拉提奥斯、

佩尔修斯、阿瑞托斯和英武的特拉叙墨得斯,

以及最后来到的皮西斯特拉托斯。

还有受到邀请的特勒马科斯。

驭马手涅斯托尔向他们吩咐道:

“我的儿子们,我们必须向光临我们这里的

雅典娜献上我许诺了的祭礼。

听我的安排,你们之中一个人,

去辽阔的牧场挑选一头一岁小牛,

让牧牛人尽快把牛赶到宫中;

另外一个人赶快前往特勒马科斯的海船,

让两个水手留下看守,其余的都请到宫里;

再让一个人去请技术高超的金匠拉埃尔克斯,

为雄壮的小牛的光角包上闪光的金片;

其他人留在这里,吩咐宫中的女仆,

认真地准备丰盛的酒宴,摆上整齐的

座椅,端出纯净的清水。”

听罢,涅斯托尔的儿子们谨从不违,

一会儿,需要的小牛送到了,金匠请来了,

特勒马科斯的水手们也从海船赶到了。

技艺高超的金匠带着他那些得心应手的工具,

有青铜锤,铁帖和火钳。

女神雅典娜也来到宫中,准备接受祭祀。

涅斯托尔将金子交给金匠,

后者用灵巧的双手,凭着高超的技术

在牛角上包上金片,以取悦女神。

然后,斯特拉提奥斯和埃克弗戎

紧抓住牛角牵了过来,阿瑞托斯一手端着一大盆水,

从房里走出来,好给大家净手,另一只手

捏着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大麦。好战的

特拉叙墨得斯手握利刃准备杀牛,

佩尔修斯则端着碗接流出的牲血。

驭马手涅斯托尔虔诚地净过手,

洒下大麦,向雅典娜默默地祷告,

然后割下牛头上的一绺毛,投入火中。

其他人也祈祷着,洒下大麦。

之后,好战的特拉叙墨得斯手握尖刀,

走到小牛的身旁,用力举起尖刀刺向牛颈,

登进放走了小牛的魂灵。涅斯托尔的

女儿和儿媳们以及高贵的王后欧律克,

克吕墨诺斯的大女儿,欢快地叫起来。

大家将牛头扳起,

神一样的皮西斯特拉托斯割下了牛头,

等到汨汨的牛血流尽之后,人们开始切开牛身,

按照惯常的程序,

剔出腿骨,用双层油脂包住,

再在上面放上小块的生牛肉,

涅斯托尔亲自在火上烧烤牛肉,

其他人则手握刀子围在身边。

他们待腿肉烤好后,又品尝了牛内脏,

然后将剩下的牛肉切成小块,架在火上烧烤,

烤熟之后,取下来,放在一边以备食用。

而此时,涅斯托尔的幼女,美貌的波吕卡斯特,

正帮助神一样的特勒马科斯沐浴,

之后,又替他涂上芳香的橄榄油,

给他穿上美丽的衣袍,披上斗篷。

特勒马科斯如在天神般的洁爽,

气宇轩昂地来到涅斯托尔身边就座。

人们已经把牛肉块烤好,取了下来,

大家开始心情舒畅地享用,

仆人们不断地忙碌,注满金质酒杯,

等到他们吃喝的欲望满足以后,

驭马手涅斯托尔开口说道:

“我的儿子们,现在替特勒马科斯套起马车,

我们送他前往金发的墨涅拉奥斯那里。”

听罢,儿子们遵从不违,

赶紧奔向马厩,将骏马套上车子。

一个女仆把面包和美酒装了上去,

还有天神钟爱的国王常常享用的肉块。

特勒马科斯登上马车,而涅斯托尔之子,

士兵的首领皮西斯特拉托斯则坐在车手位置上,

扬鞭第马,驱赶着骏马,

飞快地冲向广阔的平原,不大功夫,

就把皮洛斯城堡远远地甩在后头。

他们就这样急着赶路,

渐渐地,夜幕开始降临,

当道路昏黑不清时,他们来到了

阿尔斐奥斯之子奥尔提洛科斯的儿子

狄奥克勒斯的府第,受到了盛情款待。

当垂有玫魂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再次升上天际之时,

他们起身上路,驾驶着精美的马车,

驶出了狄奥克勒斯的府第。

两匹骏马撒开蹄子,飞快地奔驰,

经过盛产大麦的广阔平原,

依然不知疲倦地赶路。

夜幕又一次降临,道路变得昏暗不清。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3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