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7

诗歌大全 尚仁 245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7

奥德赛·7

——拜见国王,奥德修斯受到热情招待

正当奥德修斯在树林中向雅典娜虔诚祈祷时,

公主驾着骡车,在侍女陪同下进了城门,

然后直奔父王阿尔基诺奥斯的宫殿。

到达宫门后,她的神一样的兄弟们,

欢快地迎了出来,将洗干净的衣服抱进宫中,

将骡子宽下轭架,拉进畜棚。

而公主本人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负责她的起居的、来自阿佩拉的欧律墨杜萨点亮了火把。

多年以前,欧律墨杜萨坐着海船来到这里,

被当作礼物,送给了阿尔基诺奥斯,

后者是费埃克斯人十分尊重的国王。

从小,她就尽心尽力地扶养璃西卡娅。

见公主回来,她就点亮了火把,准备晚饭。

奥德修斯见时间差不多了,便举步向城门走去。

怀着善意,雅典娜降下一片浓雾,将奥德修斯罩在其中。

这样,就避免了被粗鲁的费埃克斯人看到。

他们会言出不逊,盘问他的来历。

正当奥德修斯要进门之时,

正在碰上一个小姑娘,双手托着水罐。

她是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的化身。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看到她,问道:

“姑娘,不知你能否为我引路,

我是一个外乡人,历尽千辛万苦来到这里,

我的故乡离这儿十分遥远,

对这里的一切我都很陌生,

所以,请你带我去这里的国王阿尔基诺奥斯的宫殿。”

听罢,雅典娜这样回答:

“当然可以,我的外乡的伯父,

阿尔基诺奥斯的宫殿恰巧就在我们家旁边,

我会为你引路,请你跟在后面,

别盯着过路人,也别再向他们问路,

因为我们城里的人们心胸不太宽广,

若有陌生人来,他们总是十分冷淡。

他们有很高的航海技术,波塞冬护佑他们,

能驾驶着大海船自由地行驶在大洋之上,

速度如迅飞的鸟儿,又如一闪而过的念头。”

说罢,雅典娜轻快地在前面引路,

奥德修斯一言不发地紧跟其后。

神通广大的雅典娜依然在他身边

罩上一片浓雾,这样他虽然穿行在人群之中,

却没有被精于航海的费埃克斯人发现。

这样的效果,正是雅典娜所需要的。

一边走着,奥德修斯一边欣赏,

对那些海港和停泊整齐的大海船赞不绝口,

还有大大的广场、高大坚固的城墙

和竖立的围栅,一切都让人惊叹。

最后,他们来到了阿尔基诺奥斯华丽的宫殿门前,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对他说:

“外乡的伯父,到了,这就是国王的宫殿。

里面正举行王公大臣的酒宴。

你大胆地进去吧,不要害怕。

一个有勇气的人,不管做什么事,

都会马到成功,即使是在异国他乡!

进宫之后,你可以直接去见王后阿瑞塔,

他们来自同一个民族,海神波塞冬

与佩里波娅结合,生下了璃西托奥斯,

佩里波娅是英武的欧律墨冬的幼女,

长得美妙绝伦,其父欧律墨冬是巨人族的首领,

后来他不但使巨人族毁灭,而且也送了自己的生命,

波塞冬和佩里波娅的儿子璃西托奥斯,

成为费埃克斯人的首领,他又生下了

两个儿子:瑞克塞诺尔和阿尔基诺奥斯。

瑞克塞诺尔结婚后还没生下儿子,

就被阿波罗一箭射死,留下了孤女阿瑞塔,

长大后,她嫁给了叔父阿尔基诺奥斯,

丈夫对她甚为敬重,十分亲爱她,

在所有为丈夫照料家务的妇女中,

没有一个能与她所受的尊敬相比,

她不但受到丈夫的尊重,还受到儿女们,

子民们的真心拥戴,如同对待一位女神,

当她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所有人都向她表示自己的敬意。

因为她公正大度,心胸宽广,

善解人意,擅长解决男人之间的纠纷。

只要你能讨得她的欢心,

那么你就很快可以回到故乡。

踏上故土,见到亲人。”

说罢,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转身离开了

美丽的斯克里埃,飞越大海,

到达了马拉松和繁华的雅典城,

鬟进了埃瑞克透斯高大坚固的住所。

此时,足智多谋的奥斯德修仍然

站在阿尔基诺奥斯的宫门前,反复考虑。

英武的阿尔基诺奥斯壮丽的宫殿,

如同灿烂的陽光或明亮的月光,

宫门由青铜前成,两侧延伸的围墙

也是青铜表面,顶部装饰着珐琅顶,

大门是黄金铸成,保护着壮伟的宫殿。

门坎是青铜的,两边各有银质的门柱,

门楣也是白银制成,门环则是黄金。

宫门口两侧有黄金白银铸成的狗,

这是匠神赫菲斯托斯的杰作,

它们是永远不败的宫门卫士,

日日夜夜地守卫着阿基诺奥斯的宫殿。

大厅的沿墙两边摆放着许多座椅垫,

椅子上垫着巧手的妇女精心编织出来的坐垫,

费埃克斯的主公大臣们经常在此聚会,

享用着酒饭,因为他们都非常富有,

在坚硬的底座上站着许多黄金铸成的

年轻人,燃烧的火把就插在他们手中。

在火光之中,人们在厅上快乐欢宴。

宫中忙碌着五十名女仆,

有的用石磨将麦米磨成面粉,

有的在机前面忙个不停,摇着线杆,

如同在风吹拂下摇摆不定的枝条,

又好象光洁的麻布上流淌的橄榄油。

费埃克斯男子是航海能手,

而费埃克斯女子精于纺织,

他们的伟大的才能是雅典娜的赐予。

在离宫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面积很大的果园,

需要四天才能耕完,边沿插着篱笆。

果园之中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果树,

有犁、苹果和石榴,个个枝繁叶茂,

果实累累,另外还有芳香的无花果和橄榄。

它们是常绿植物,天论寒暑冷热,

无论春夏秋冬,它们都结着硕大的果实。

在温和的西风的吹佛下,

果树生长着,结着果,毫不间断,

一批又一批,梨子成熟丰收梨子,

苹果成熟丰收苹果,葡萄成熟丰收葡萄,

无花果成熟丰收无花果。里面还有一个

专门生产葡萄的果园,正是葡萄丰收的时节。

有的葡萄铺在大片面积的地面上,

等着被太陽晒干,有的正被酿成美酒。

许多人们在摘着紫葡萄,那些不熟的

继续留枝头,等着成熟。

还有的花朵则刚刚落下,露出嫩绿,

最后排的葡萄藤爬满了菜地,

菜地之中有各种各样新鲜的蔬菜。

灌溉十分便利,旁边就有两股泉水,

一股专门用来灌溉果园,

另一股从地下管道流进宫殿,

好让宫中的众人和市民取用。

这就是天神对阿尔基诺奥斯的恩赐。

饱尝了艰辛的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

在尽情观赏了一遍美景之后,

就信步迈过门坎,进入宫中。

这时,费埃克斯的主公大臣们,

正在向弑杀阿尔戈斯的赫尔墨斯行奠酒仪式,

在睡眠之前,人们总是将最后一杯酒献给他。

这时,历尽千辛万苦的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

依旧罩在浓雾之中,别人看不到他。

直到他到了阿瑞塔和阿尔基诺奥斯的座前,

跪下来,双手抱住阿瑞塔的双膝,

他身上的迷雾才消失,大家看到这位不速之客,

神奇般地在宫中,一个个面面相觑,

心中纳闷望着他,直发呆。

神一样的奥德修斯向王后恳求道:

“天神般的瑞克塞诺尔之女,高贵的阿瑞塔,

我刚从巨大的灾难中逃脱出来,

跑到你和你丈夫的膝下请求帮助,

还有所有在大厅内的主公大臣,愿至高无上的天神,

赐给你们美满幸福的生活,

愿你们的儿子都能很好地继承你们的财产

和你们在公众中所得的荣誉和名声,

请求你们帮助我返回故乡,和亲人团聚。”

说罢,奥德修斯便靠近炉火坐下,

大厅里鸦雀无声,直到埃克涅奥斯,

德高望重的老英雄打破了沉寂。

他见多识广,善于演说,

怀着善意,他对大家说道:

“阿尔基诺奥斯,这太丢面子了,

让远方来的客人坐在炉火旁,

大家鸦雀无声,只是在等你的吩咐。

请你把客人请到宽椅上,

再吩咐仆人端来香甜的美酒,

好让我们祭奠喜掷炸雷的宙斯,

这位至高无上的天神的护佑着

所有向别人恳求的流浪汉,

让仆人们端出丰盛的食物吧。”

听罢,心地豪爽的阿尔基诺奥斯,

便双手扶住奥德修斯,将他

让到舒适的宽椅上坐下,

让刚才坐在自己的身边的儿子拉奥达马斯让出座位,

后者是国王十分宠爱的儿子。

女仆端来一个水盆,

请奥德修斯把双手伸到盆上方,

然后用一个金罐倒水给他冲洗,

接着又在他身边摆上了一个餐桌,

上面有各种美味佳肴,请外乡人吃。

受尽磨难的奥德修斯享用起美食来。

这时,阿尔基诺奥斯又对仆人说道:

“潘托诺奥斯,在调缸中调好酒,

给每位客人的酒杯都倒满,我们要向

护佑请求帮助的流浪者的宙斯行奠酒。”

潘托诺奥斯听从吩咐,很快调好了酒,

然后给每一位客人的酒杯都注满。

大家虔诚地向宙斯行酒,之后才畅怀大喝,

这时,阿尔基诺奥斯对大家说道:

“请听我说,费埃克斯人的各位王公大臣们,

我要向你们大家说出我心中的打算,

大家已经酒足饭饱,先回家要歇吧。

明天一早,我还要邀请更多的人来,

在我的大厅宴请大家,并向永生的天神,

敬献丰盛的祭礼,然后我们来商议,

送这位客人回乡的事宜,怎样才能使他,

一路顺风,不再受苦地回到自己的故乡,

或许他的家乡远在天边,

我们也一定要尽我们所能帮助他。

以后,他就会承受在他母亲生他时,

命运女神们为他编织的生命之网。

如果他是上天的一位天神

那么他此行的目的,我们无法得知,

在这以前,天神对我们毫无隐瞒,

总是在我们面前显出原形,

在我们向他们敬献丰盛的祭礼时,

也和我们坐在一起,一起畅快地饮酒。

如果他们和我们在路上相遇,

也从来不躲开我们,因为我们是他们的后代。

如同库克洛普斯人和凶残的巨人族一样。”

听罢,足智多谋的奥德修说道:

“阿尔基洛奥斯,您千万不要那么想。

从身型、从容貌,我怎能比得上永生的天神?

我仅仅是一个有生有死的凡人而已。

你们所认识的最痛苦的人,

一定没有我所受的苦难那么沉重,

但是,我所以能遭到这么多的苦难,

完全是由于天神的意志。

我心中虽然痛苦万分,

但还是需要马上用晚餐,

因为我的肚子太不争气,已饿得咕咕叫了,

现在吃喝的欲望胜过了

痛苦带给我的折磨。

我如今最需要的是首先填饱肚皮。

明天一早,请你们帮助我,

让我能够早日登上归乡的旅程。

我多么渴望见到我亲人、家产、

众多的仆从和高大雄伟的宫殿啊,

即使付出生命代价也在所不惜。”

听罢,大家点头赞赏,

认为这个外乡人说得很有道理,

他们一致请求国王尽力地帮助这个外乡人。

他们又行过奠酒礼,喝足了美酒,

然后各自回到各自的家中,好好安歇。

客人都走了后,阿瑞塔和阿尔基洛奥斯,

一起陪在奥德修斯的身边,

等仆人们把餐具收拾走了以后,

白臂的阿瑞塔开始询问,

因为她已认出奥德修斯身上的衣服

出自宫中女工之手,就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陌生的朋友,远方来的客人,

我冒昧地开口,询问你的来历,

你是谁?从哪是来?是谁给你了这身衣服。

你刚才说你是飘洋过海来到此地,可是真的?”

听罢,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这样答道:

“说来话长,尊贵的王后,

我这些年来遭受的苦难一时难讲清楚。

不过,我还是先回答您提出的问题吧。

大海之中,有一座叫做奥古吉埃的海岛,

它是老海神之女,聪明的女神的卡吕普索的领地,

她长发飘飘,令人可怕,独自居住,

和其他天神、凡人毫无来往。

我和同伴航行在浩淼的海洋上,

被至高无上的宙斯掷出的炸雷

击得四处飞散,海船粉身碎骨,

同伴们葬身鱼腹,唯有我一人,

侥幸抓住了船板,才算拾回了一条性命,

我在海面上,一直漂流了九天,

到了第十天的漆黑的晚上,天神把我推到了

卡吕普索的奥古吉埃岛。长发飘飘的她,

将我从海中救起,照料我的一切,

并答应让我长生不老,永远不败,

可是永生的生活并没有吸引我,

我在岛上一共生活了七年,每日里,

都是泪水洗面,打湿了卡吕普索送给我的

永不毁坏的衣服,可是到了第八个年头,

她突然答应让我离开,觉得不能如此霸道。

她帮我建了一只大木筏,还有许多食物、

美酒和永不毁坏的衣服,并吹起一股顺风,

让我驶向家乡的方向,我在海上顺利航行。

一共有十七天,到了十八天,我可以望到这处的山峦,

那就是你们费埃克斯人的领地。

见此我不禁心花怒放,可是谁能想到,

海神波塞冬不让我轻易逃脱磨难,

他一直盯着我,见我快要到岸

就召来一阵阵的狂风,使大海腾起,

滔天巨浪,水沫飞溅,惊天动地,

涌起的巨浪劈头盖脸地压向我,

使我无法驾驶木筏,后来,一个大浪,

将我的木筏击得七零八落。

我落入水中,与激流拼斗。

后来,狂风巨浪将我推向高耸的石壁,

但是那里根本无法着陆,即使攀援上去,

滔天的巨浪也会把我从上面硬拉下来

卷入波涛之中,后来,我观察了地理位置,

顺着水势,奋力地划向了一条河流的入海口,

两侧既无石岸,也无巨风,

正好可以安全登陆,我上了海岸,

全身无力,可是夕陽已经西下,夜幕已经降临。

我走离河边,在附近的小树林中找到一个过夜之所。

钻到浓密的树丛底里,身上盖着厚厚的落叶,

因为过度疲劳,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等我睁眼醒来时,发现中午已过。

太陽开始西落,我听到了姑娘的叫声,

鬟出来一看,原来是您的女儿和侍女们正在做游戏,

她在侍女中,美丽得如同一位女神,

我向她请求帮助,她十分善心,

如果我遇到的是其他鲁莽的年轻人,

恐怕不会得到如此的款待,

她不但让我吃饱喝足,

还让我在河中沐浴,让我穿上这身干净的衣服。

这就是我大致经历,句句属实,不敢欺瞒。”

听罢,阿尔基诺奥斯马上说道:

“远方的朋友,我的女儿虽周到地款待了你,

但她做得不是尽善尽美,她没有和侍女们一起,

将你请到家来,毕竟她是第一个你开口请求帮助的人。”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这样答道:

“尊贵的国王,不要为了我而责怪您的女儿,

可爱的公主本来打算将我引到宫中,

可是我不愿那样做,我怕您会生气,

看到她和我同行,因为

人间的凡人总是十分容易着恼。”

听罢,心胸开阔的阿尔基诺奥斯说道:

“远方的客人!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恼怒呢,

我习惯于做一切事情都有尺度分寸,

天父宙斯、雅典娜、阿波罗在上,

希望我有幸碰到一位和你一样卓越的人物,

娶我的女儿为妻,并在此长住。

我将送给他一座雄伟的房子和无数的家财,

你愿意在此长住吗?我想,其他费埃克斯人

不会违背你的意志,否则,他们会受到,

宙斯的严惩。关于护送你回乡,

请你放心,我明天就会办妥。

登上海船,你尽可以放心安睡,

他们会驾驶海船,穿越洋面,

将你送回你的故乡,那怕它十分遥远。

甚至比最远的尤卑亚岛更为遥远。

我国的水手都是这么认为。

那一次,他们驾船护送拉达墨提斯,

前去会见大地之子提梯奥斯,

把他送到尤卑亚岛,当天就赶了回来,

而且途中十分安全,没有遇到任何灾难,

等上了船,回到了故乡,

你就会深深地体会到,

我国的水手航海技术是最棒的。”

听罢,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十分高兴,

他立即向天神们大声地祈祷,

“天父宙斯啊!请让阿尔基诺奥斯的话语成为现实!

请您赐福给他,让他享有永远不灭的名声,

也护佑我能安会顺利地返回家乡!”

奥德修斯和阿尔基诺奥斯就这样交谈着。

白臂王后阿瑞塔吩咐女仆,

在门廊下面为来客铺一张床,

要她们先铺上厚厚的紫色床垫,

又压上一层毛毯,

再放上一层盖在身上羊毛被。

女仆们听从吩咐,举起火把,

在门廊下,干净利落地铺好了床,

然后,她们走到奥德修斯身边,说道:

“外乡的朋友,床铺已准备好,请休息吧。”

听完女仆的话,奥德修斯觉得睡意甚浓。

于是,当晚,他就香甜地睡在门廊下柔软的床铺上,

英武的阿尔基诺奥斯则睡在深宫中的睡房里,

身边躺着识大体的王后阿瑞塔。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7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