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尚仁诗歌网所有法定节假日停止更新!
  • 2018年,尚仁诗歌网-我们致力于为中国诗歌提供动力!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九卷)

诗歌大全 尚仁 188次浏览 0个评论

伊利亚特(第十九卷)

其时,黎明从俄开阿诺斯河升起,穿着金红色的衫袍,
把晨光遍洒给神和凡人。晓色中,塞提丝
携着赫法伊斯托斯的礼物,来到海船边,
发现心爱的儿子躺在帕特罗克洛斯的怀里,
嘶声喊叫,身边站着众多的伙伴,洒泪
哀悼。她,闪光的女神,穿过人群,
握着儿子的手,出声呼唤,说道:“我的儿,
现在,我们必须让他躺在这里,尽管大家都很伤心——
死人不会复活,神的意志已经永远把他放倒。
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赫法伊斯托斯的礼物,光荣的铠甲,
闪着如此绚丽的光芒,凡人的肩上,可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荣耀。”
言罢,女神把甲械放在阿基琉斯
脚边,铿锵碰响,璀璨辉煌。
慕耳弥冬人全都惊恐万状,谁也不敢
正视,吓得惶惶退缩,只有阿基琉斯例外——
当他凝目地上的甲械,心中腾起更为炽烈的狂暴;
睑盖下,双眼炯炯生光,像燃烧的火球。
他激奋异常,双手拿着赫法伊斯托斯赠予的光灿灿的礼物。
看着铸工精致的甲械,阿基琉斯心里高兴,
对母亲说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母亲,这套甲械确实漂亮,不愧是神工的
手艺,凡人中谁有这个本领?现在,
我将披甲赴战,只是放心不下
墨诺伊提俄斯骁勇的儿郎,担心
在我出战期间,飞蝇会钻人铜枪开出的口子,
生虫孵蛆,烂毁遗体——由于
生命已经泯灭——整个肉身将被糜损殆尽。”
听罢这番话,银脚女神塞提丝答道:
“我的儿.不要为此事担心。
我会设法赶走这些成群结队的东西,
可恶的苍蝇,总把阵亡斗士的躯体糜耗。
即使在此躺上一个整年,他的遗体
仍将完好如初,甚至比以往更为鲜亮。
去吧,把阿开亚勇士催喊招聚,
消弃你对兵士的牧者阿伽门农的愤恨,
振发你的勇力,马上披甲战斗!”
言罢,女神把勇气和力量吹入他的体内,
然后在帕特罗克洛斯的鼻孔里滴人
仙液和血红的花露,使他的肌肤坚实如初。
其时,卓越的阿基琉斯沿着海岸迈开大步,
发出可怕的呼声,催聚着阿开亚壮勇。
就连操纵方向的舵手和留在船上负责
分发食用之物的后勤人员,这些到目前为止
一直没有离开过停船地点的人们,就连
这些人,此时也集中到聚合的地点,因为阿基琉斯,
长期避离惨烈的拼搏,此时已重返战斗。
人群里,一瘸一拐地走着阿瑞斯的两个伴从,
勇敢顽强的图丢斯之子和卓越的俄底修斯,
倚着枪矛,仍然受着伤痛的折磨,
慢慢挨到他们的位置,在队伍的前排就座。
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最后抵达,
带着枪伤——激战中,安忒诺耳之子科昂
捅伤了他,用青铜的枪矛。
其时,当阿开亚全军聚合完毕,
捷足的阿基琉斯起身站在众人面前,喊道:
“阿特柔斯之子,说到底,你我的争吵究竟给我俩
带来了什么好处?为了一个姑娘,你我
大吵大闹,种下了痛心裂肺的怨仇。
但愿在我攻破鲁耳奈索斯,把她抢获的
那一天,阿耳忒弥丝一箭把她射倒,躺死在海船旁!
这样,在我盛怒不息的日子里,阿开亚人的伤亡就不会
太过惨重,对方也不致把这许多人打翻泥尘。
如此行事,只会帮助赫克托耳和他的特洛伊人。我想,
阿开亚人会久久地记住我们之间的这场争斗。
算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尽管痛楚,
我们必须压下腾升在心中的盛怒。
现在,我将就此中止我的愤怒——无休止地
暴恨,不是可取的作为。行动起来,赶快
催励长发的阿开亚人投入战斗,
使我能拔腿冲向特洛伊战勇,试试他们的力气,
看看他们是否还打算在船边宿营!我想,
他们会乐于屈腿睡躺在家里,要是能
逃出战争的狂烈,躲过我的枪头!”
听罢这番话,胫甲坚固的阿开亚人心花怒放;
他们高兴地得知,裴琉斯心胸豪壮的儿子已消弃心中的烦愤。
其时,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从座椅上站起,不曾迈步队伍的正中,开口说道:
“我的朋友们,战斗的达奈人,阿瑞斯的伴从们!
当有人起身说话,旁者理应洗耳恭听,不宜
打断他的话头。即便是能言善辩之人,也受不了听者的骚扰。
喧嚣声中,谁能开口说话,谁能侧耳
静听?芜杂的声响会淹没最清晰的话音。现在,
我将对裴琉斯之子说话,你们大家
要聚精会神,肃静聆听。
阿开亚人常常以此事相责,
咒骂我的不是;其实,我并没有什么过错——
错在宙斯、命运和穿走迷雾的复仇女神,
他们用粗蛮的痴狂抓住我的心灵,在那天的
集会上,使我,用我的权威,夺走了阿基琉斯的战礼。
然而,我有什么办法?神使这一切变成现实。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九卷)

狂迷是宙斯的长女,致命的狂妄使我们全都
变得昏昏沉沉。她腿脚纤细,从来不沾
厚实的泥地,而是飘行在气流里,悬离凡人的头顶,
把他们引入迷津。她缠迷过一个又一个凡人。
不是吗,那一次,就连宙斯也受过她的蒙骗,虽然人们都说,
他是神和人的至高无上的天尊。然而,赫拉,
虽属女流,却也欺蒙过宙斯,以她的洁智,
那天,在高墙环护的塞贝,阿尔克墨奈
即将临产强有力的赫拉克勒斯。其时,
宙斯张嘴发话,对所有的神明:
‘听我说,所有的神和女神!我的话
乃有感而发,受心灵的驱使。今天,
埃蕾苏娅,主管生育和阵痛的女神,将为凡间
增添一个男婴,在以我的血统繁衍的
种族里,此人将统治那一方人民。’
听罢这番话,天后赫拉说道,心怀诡计:
‘你将成为一个撒谎的骗子,倘若最终言出不果。
来吧,俄林波斯的主宰,当着我的面,庄严起誓,
此人将统治那一方人民,
出生在今天,从一名女子的胯间,
在一个以你的血统繁衍的种族里。’
赫拉言罢,宙斯丝毫没有觉察她要的把戏,
庄严起誓,一头钻进了她的圈套里。
其时,赫拉冲下俄林波斯的峰巅,急如星火,
即刻来到阿开亚的阿耳戈斯——她知道,那里有一位
女子,裴耳修斯之于塞奈洛斯健壮的妻侣,
正怀着一个男孩,七个月的身孕。
赫拉让男孩提前出世,不足月的孩子,
同时推迟阿尔墨奈的产期,阻止产前阵痛的降临。
然后,她亲自跑去,面陈宙斯,克罗诺斯的儿子:
‘父亲宙斯,把玩霹雳的尊神,我有一事相告,
慰暖你的心灵。一个了不起的凡人已经出世,他将王统阿耳吉维兵民,
欧鲁修斯,塞奈洛斯之子,裴耳修斯的后代,
你的血青。由他统治阿耳吉维民众,此事能不得体?’
听罢这番话,宙斯的内心就像被针刺了一样苦痛。
他一把揪住狂迷油亮的发辫,
怒火中烧,发出严厉的誓咒,宣称从那时起,
不许癫惑心智的狂迷——在她面前,谁也不能幸免——
回返俄林波斯和群星闪烁的天空。誓罢,他把女神
提溜着旋转,抛出多星的天穹,
转瞬之间便降落到凡人的世界。然而,
宙斯永远忘不了她的欺诈,每每出声悲叹,目睹他的爱子
忍辱负重,干着欧鲁修斯指派的苦活。
现在,我也一样。高大的赫克托耳,头顶闪亮的头盔,
正一个劲地残杀已被逼抵船尾的阿耳吉维人——
在那种情况下,我何以忘得了狂迷,从一开始就摆脱她的欺蒙?
但是,既然我已受了迷骗,被宙斯夺走了心智,
我愿弥补过失,拿出难以估价的偿礼。
披甲战斗吧,催激起你的部属!
至于偿礼,我将如数提送,数量之多,一如
卓越的俄底修斯昨天前往你的营棚,当面许下的允愿。
或者,如果你愿意,亦可在此等一等——尽管你求战心切——
让我的随员从我的船里拿出礼物,送来给你,
从而让你看看,我拿出了一些什么东西,宽慰你的心灵。”
听罢这番话,捷足的阿基琉斯答道:
“阿特柔斯之子,民众的王者,最尊贵的阿伽门农,
礼物,你愿给就给,此乃合宜之举;否则,
你亦可自留选用。但现在,我们要尽快鼓起前往
厮杀的激情!我们不宜呆在这里,浪费时间;
此事刻不容缓,眼前还有一场大战。
人们将会由此看到,阿基琉斯重返前排的队列,
以他的铜枪,荡毁特洛伊人的编队。所以,
你们,每一个人都要记住,不要放过敌打的对手!”
听罢这番话,足智多谋的俄底修斯答道:
“这么做可不行,神一样的阿基琉斯,虽然你是个出色的战勇。
不要让阿开亚人的儿子们饿着肚皮冲向伊利昂,
和特洛伊人拼斗。这将不是一场一时一刻
可以结束的搏杀,一旦大部队交手接战,
双方都挟着神明催发的狂勇。
不如先让他们呆在快捷的船边,
进食喝酒,此乃战士的力气和刚勇。
倘若饥肠回转,战士就不会有拼斗的勇力,打上
一个整天,直到太阳沉落的时分。即使
心中腾烧着战斗的激情,他的
四肢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疲乏沉重;饥饿和
焦渴会把他逮住,迟滞他向前迈进的腿步。
但是,一个吃饱食物、喝足甜酒的战士,
却能和敌人拼战整天,
因为他心力旺盛,肢腿不会
疲软,一直打到两军分手,息兵罢战的时候。
解散你的队伍,让他们整备
食餐。至于偿礼,让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
差员送到人群之中,以便让所有的阿开亚人
都能亲眼目睹,亦能偷慰你阿基琉斯的心胸。
让阿伽门农站在耳阿吉维人面前,对你发誓,
他从未和姑娘睡觉,从未和她同床,
虽说男女之间,我的王爷,此乃人之常情。
而你,你亦应拿出宽诚,舒展胸怀——
他会排开丰盛的食宴,在自己的营棚,
松解你的心结,使你得到理应收取的一切。
从今后,阿特桑斯之子,你要更公正地对待
别人。王者首先盛怒伤人,其后出面平抚
感情的痕隙,如此追补,无可非厚。”
听罢这番话,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答道:
“听了你的劝告,莱耳忒斯之子,我心里高兴。
对所有这些事情,你都说得中肯在理。
我将按你说的起誓——我的内心驱使我如此做来——我将不弃违我的誓言,在神灵面前。阿基琉斯可在此略作停留,虽然他恨不能马上赴战。
你们,其他在场的人,也要在此等待,直到我派人取来
礼物,从我的营棚,直到我们许下誓言,用牲血封证。
你,俄底修斯,我给你这趟差事,这道命令:
从阿开亚人中挑出身强力壮的小伙,从
我的船里搬出礼物,抬到这里,数量要像我们日前
诺许阿基琉斯的那样众多;别忘了把那些女人带来。
在我们人群熙攘的军伍,让塔尔苏比俄斯给我
备下一头公猪,祭献给宙斯和赫利俄斯享用。”
听罢这番话,捷足的阿基琉斯答道:
“阿特柔斯之子,民众的王者,最尊贵的阿伽门农,
操办此事,你最好找个别的时间,
战争中的间息,其时,我的胸中
没有此般凶暴的狂烈。眼下,
我们的人血肉模糊,横躺沙场,倒死在
普里阿摩斯之子赫克托耳手下——宙斯正使他获取光荣。
此时此刻,你俩却催我赴宴——不!现在,我将
催督阿开亚人的儿子,要他们冲杀拼斗。
忍饥挨饿,不吃不喝,直到太阳西下——战后,他们
可吞食足份的佳肴——那时,我们已血洗淀积的羞辱!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九卷)

在此之前,至少是我自己,我的喉咙不会
吞咽饮酒和食物。亲密的伴友已经死去,
躺在我的营棚,被青铜的枪械划得
一塌糊涂,双脚对着门户,接受伙伴们的
悼哭。对于我,饮食已不屑一顾;我所贪恋的
是热血、屠杀和听闻人的呻呼!”
听罢这番话,足智多谋的俄底修斯答道:
“阿基琉斯,裴琉斯之子,阿开亚人中最杰出的壮勇,
你比我出色,投枪操矛,你的臂力比我
大得多。然而,我或许比你更多些智慧,
因为我比你年长,所知更多。
所以,烦请你的心魂,听听我的劝说。
在战斗的农野上,当铜镰撂倒一片片茎秆,
而收获却微乎其微之时,人们很快便会
厌倦腻烦,因为宙斯已倾斜战争的天秤——
宙斯,调控凡间战事的尊神。
阿开亚人不能空着肚子悲悼死者——人死得
太多,这一天天的血战,一堆堆的尸首!
我们何时才能中止绝食的折磨?
不,我们必须铁下心来,埋葬
死者——举哀一天可也,不直延拖。所有
从可恨的战斗中生还之人,必须正常
饮食,以便能不屈不挠,更勇猛地
和敌人进行长时间的拼斗,
身披坚固的铜甲。谁也不许
退缩,等待别的什么命令——记住,
命令是现成的:谁要是畏缩在阿耳吉维人的船边,
他将必死无疑!好吧,让我们一起扑杀,
唤醒凶暴的战神,冲向特洛伊人,调驯烈马的战勇!”
言罢,他迈步离去,带着光荣的奈斯托耳的两个儿子,
还有夫琉斯之子墨格斯、墨里俄奈斯和索阿斯,
以及克雷昂之子鲁科墨得斯和墨拉尼波斯。他们
来到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的营棚,
发出几道命令,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
他们从营棚里抬出七只铜鼎——阿伽门农
允诺的偿礼——二十口闪亮的大锅,十二匹好马,
旋即带出七名女子,女工娴熟,
精湛绝伦,连同美貌的布里塞伊丝,一共八位。
俄底修斯称出十塔兰同黄金,带队
回程;年轻的阿开亚军头们抬着其他偿礼,
来到会场中间,撂下手中的东西。阿伽门农
直腿站立,塔尔苏比俄斯——他的声音就像神的话语
一样明晰——站在兵士的牧者身边,抓抱着一头公猪。
阿特柔斯之子拔出匕首——此物总是
悬挂在铜剑宽厚的剑鞘旁,割下
一络猪鬃,高举双手,
对着宙斯,朗声祈祷;兵勇们端坐在自己的位置,
在各自的队伍里,屏息静听王者的祈诵。
阿伽门农朗声诵说,举目辽阔的天空:
“愿宙斯,最高、至尊的天神,作我的第一位见证,
还有大地、太阳和复仇女神们,她们行走在地下,
报复那些发伪誓的死人:
我从未伸手碰过布里塞伊丝姑娘,
没有和她同床共寝,或做过其他什么
事情;在我的营棚里,姑娘不曾被动过一个指头。
倘若我的话有半句掺假,就让神明——像对那些念着他们的
名字,作发伪誓的人们那样——给我带来受之不尽的苦痛!”
言罢,他用无情的青铜割断公猪的喉管,
塔尔苏比俄斯挥旋着猪身,把它扔进灰蓝色的海湾,
浩森的大海,喂了鱼鳖。其时,阿基琉斯
起身站在嗜战的阿开亚人中间,说道:
“父亲宙斯,你把凡人弄得稀里糊涂,用你的强有力的迷术!
否则,阿特柔斯之于决然不能在我心里
激起此番狂莽的暴怒,也不会违背我的意愿,
夺走姑娘,顽固而不讲情理。出于某种原因,
宙斯热衷于让大群的阿开亚人战死疆场。
散去吧,填饱肚子,以便尽快投入战斗!”
几句短短的话语,匆匆解散了集会。
人群四散离去,走回各自的海船。心志
高昂的慕耳弥冬人收拾起偿礼,
抬回神一样的阿基琉斯的海船,
堆放在他的营棚;他们安顿下那些女子,
高傲的随从们把得取的骏足牵人阿基琉斯的马群。
其时,布里塞伊丝回返营地,像金色的阿芙罗底忒一般,
看到帕特罗克洛斯躺在地上,伤痕累累,得之于锋快的铜矛,
一把将他抱在怀里,放声哭叫,双手撕抓着
自己的胸脯、柔软的脖子和秀美的脸面,
一位像神一样的女子,悲恸诉告:
“帕特罗克洛斯,你是我最大的愉慰,对我这颗悲愁的心灵!
我离开你,离开这座营棚的时候,你还活着;
现在,我回身营棚,而你,军队的首领,却已撒手人寰!
不幸接着不幸,我这痛苦的人生!我曾
眼见着我的丈夫,我的父亲和尊贵的母亲给我的
那个男人,躺死在我们的城堡前,被锋快的青铜豁裂,
还有我的三个兄弟,一母亲生的同胞,
我所钟爱的亲人,也被尽数杀死,就在那同一个白天!
然而,当迅捷的阿基琉斯砍倒我的
丈夫,攻陷了雄伟的城堡慕奈斯,你叫我不要
哭陶,好言劝告,说是你将使我成为神一样的阿基琉斯
合法的妻配,将用海船把我带回
弗西亚,在慕耳弥冬人中举办庆婚的盛宴。所以,
我现在悲哭你
的死亡,我要哭个不停!
你,帕特罗克洛斯,你总是那么和善。”
言罢,她失声痛哭,周围的女人们个个
泪流满面,哀悼帕特罗克洛斯的死亡,私下里悲哭
自己的不幸。阿开亚人的首领们围聚在阿基琉斯身边,
恳求他用食进餐,但后者悲叹一声,出言拒绝:
“求求你们——倘若我的好伙伴中,有人愿意听我
表明心迹——不要再劝我开怀吃喝,
以饮食自娱;深切的悲痛已揪住我的心灵。
我将咬牙坚持,绝食忍耐,直到太阳西沉的时候!”
他的此番说告,送走了其他王者,但
阿特柔斯的两个儿子仍然呆留不去,还有卓越的俄底修斯、
奈斯托耳、伊多墨纽斯和年迈的车战者福伊尼克斯,
殷勤劝慰,安抚他的伤愁。无奈这一切
全都无济于事——只有战争的血盆大口才能宽慰他的心怀!
他长嘘短叹,思念着帕特罗克洛斯,开口说道:
“哦,苦命的朋友,我最亲密的伙伴,以往,
你会亲自动手,调备可口的餐食,在我的营棚,
做得既快又好,当着那些临战的时刻,阿开亚人
心急火燎,意欲投入悲烈的战斗,痛杀特洛伊人,驯马的好手!
但现在,你遍体伤痕,躺在我的面前;我无心
喝酒吃肉,虽然它们满堆在我的身边——这一切
都是出于对你的思念!对于我,生活中不会有比这更重的打击:
即便是听到父亲亡故的消息——我知道,
此刻,老人家正淌着大滴的眼泪,在弗西亚,
为了我,失离的儿子,置身异乡客地,
为了该死的海伦,拼战特洛伊壮勇——
还是闻悉儿子的不幸——有人替我照看抚养,在斯库罗斯,
倘若神一样的尼俄普托勒摩斯现时还活在人间。
在此之前,我还满怀希望,以为
仅我一人不归,死在特洛伊,远离马草
丰肥的阿耳戈斯,而你却能生还弗西亚,
而后乘坐快捷的黑船,把我儿从斯库罗斯
接口,让他看看我所拥有的一切,
我的财富,我的仆人和宽敞的、顶面高耸的房屋。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九卷)

我想,裴琉斯不是已经亡故,
埋入泥尘,便是挣扎在奄奄一息的余生中,
痛苦万分,无奈于可恨的暮年,总在等盼
我的讯息;直到听闻我已被人杀死的噩耗。”
阿基琼斯悲声哭诉,众首领陪伴在他的身边,含泪叹悼,
全都思念着自己的一切,撇留在家中的所有。
看着他们悲哭哀悼,克罗诺斯之子心生怜悯,
马上喊出长了翅膀的话语,对雅典娜说道:
“我的孩子,难道你已彻底抛弃你所宠爱的壮士?
难道你已不再关心照顾阿基琉斯?
现在,他正坐在头尾翘耸的海船边,哭悼
心爱的伙伴。其他人都已散去
吃喝,而他却拒绝进食;不思炊火。
去吧,把花露和甜润的仙液
滴入他的胸腔,使他不致忍受饥饿的煎磨。”
就这样,他催促雅典娜前行,后者早已
迫不及待,化作一只翅膀宽阔、叫声尖利的鹞鹰,
扑下天际,穿过透亮的气空。军营里,阿开亚人
动作迅捷,正忙着全身武装。女神把花露
和甜润的仙液滴人阿基琉斯的
胸腔,使饥饿的折磨不致疲软他的膝腿。
然后,女神回返父亲的房居,坚固的
厅堂,而阿开亚军队则从快船边四散出击。
像宙斯撒下的纷扬密匝的雪片,
挟着高天哺育的北风吹送的寒流,
地面上铜盔簇拥,光彩烁烁,
涌出海船,连同层面突鼓的战盾,
条片坚固的胸甲和(木岑)木杆的枪矛。
耀眼的闪光照亮了天空,四周的大地发出朗朗的笑声;
锃亮的铜光下,兵勇们的脚步踏出隆隆的
巨响;人群中,卓越的阿基琉斯开始披甲持枪。
他牙齿咬得格格嘣响,双目熠熠生光,
像燃烧的火球,心中满怀难以
制抑的悲伤。挟着对待洛伊人的暴怒,
他穿戴起神赐的铠甲,凝聚着赫法伊斯托斯的辛劳。
首先,他用胫甲裹住小腿,
精美的制品,带着银质的踝扣,
随之系上胸甲,掩起胸背,然后
挎上柄嵌银钉的劈剑,
青铜铸就,背起盾牌,盾面巨大、沉重,
寒光四射,像晶莹的月亮。宛如一堆燃烧的火焰,被漂泊海面的
水手眺见,腾升在山野里的一处荒僻的
羊圈;水手们奋力挣扎,被风暴卷出
老远的洋面,鱼群拥聚的深海,远离自己的朋伴——
烁烁的流光闪出阿基琉斯漂亮、铸工精致的盾牌,
射向高袤的气空。接着,他拿起铜盔,戴在
壮实的头上,顶着级插马鬃的盔冠,
像星星一样光亮,摇曳着黄金的冠饰,
赫法伊斯托斯的手艺,嵌显在硬角的边旁。
卓越的阿基琉斯撑收着铠甲,体察它的
合身程度,亦想由此得知,甲内闪亮的肢腿能否运作自如
铠甲穿感良好,像鸟儿的翅膀,托升起兵士的牧者。
最后,他从支架上抓起父亲的枪矛,那玩艺
硕大、粗长、沉重,阿开亚人中谁也
提拿不起,只有阿基琉斯可以得心应手地使用。
这条裴利昂(木岑)木杆枪矛,是开荣送给他父亲的赠礼,
取材裴利昂的峰巅,作为克杀英雄的利器。
奥托墨冬和阿尔基摩斯把驭马套上
战车,围上松软的胸带,勒人嚼子,
在上下颌之间,拉紧缰绳,朝着制合坚固的
战车。奥托墨冬抓起闪亮的马鞭,
紧握在手,跃上战车;
阿基琉斯站在他的身后,头顶铜盔,准备战斗,
铠甲闪闪发光,像横跨天空的太阳,
用威严可怕的声音呼喊,对着他父亲的骏马:
“珊索斯,巴利俄斯,波达耳格声名遐逃的子驹!
这回,你俩可得小心在意,干得漂亮些。记住,一经
打完这场战斗,要把驭手带回达奈人的群伍,切莫
把他丢下,像对帕特罗克洛斯那样,挺尸在战场上!”
听罢这番话,四蹄滑亮的驭马,在轭架下开口答话,
珊索斯,低着头,鬃毛铺泻在
轭垫的边沿,贴着轭架,扫落在地上,
白臂女神赫拉使它发音说话:
“是的,这次,强健的阿基琉斯,我们会救出你的性命。
然而,你的末日已在向你逼近,但这不是我们的
过错,而是取决于一位了不起的尊神和强有力的命运。
不是因为我们腿慢,也不是因为漫不经心,
才使特洛伊人抢得铠甲,从帕特罗克洛斯的肩头;
是一位无敌的神祗,长发秀美的莱托的儿子,
将他杀死在前排的战勇里,让赫克托耳获得光荣。
至于我们,我俩可以和强劲的西风赛跑,
那是风中最快的狂飙,人们都这么说道。尽管如此,
你仍然注定要被强力杀死,被一位神明和一个凡人!”
说到这里,复仇女神堵住了他的话头。
带着强烈的烦愤,捷足的阿基琉斯答道:
“珊索斯,为何预言我的死亡?你无需对我通报,
我已知道得清清楚楚;我将注定要死在这儿,
远离亲爱的父母。尽管如此,我将
使特洛伊人受够我的打斗,我将战斗不止!”
言罢,他大喝一声,驱策风快的驭马,奔驶在前排的战列之中。

相关文章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八卷2)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九卷)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