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四卷1)

诗歌大全 尚仁 59次浏览 0个评论

伊利亚特(第四卷1)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四卷1)

其时,众神正坐在宙斯身边商议,在那黄金
铺地的宫居。女神赫蓓正给他们
逐个斟倒奈克塔耳,众神举着金杯,
相互劝祝喝饮,俯视着特洛伊人的城。
突然,克罗诺斯之子张嘴发话,意欲
激怒赫拉,以挑衅的口吻,挖苦道:
“女神中,有两位是墨奈劳斯的助佑,
阿耳戈斯的赫拉和波伊俄提亚人的雅典娜。
瞧这二位,端坐此地,极目观望,
悠。冶自得,而爱笑的阿芙罗底忒却总是
形影不离地保护她的宠人,替他挡开死的精灵——
刚才,她让自以为必死无疑的帕里斯死里逃生。
然而,胜利的硕果,毫无疑问,已归属阿瑞斯钟爱的墨奈劳斯。
现在,让我们考虑事情发展的归向,
是再次挑起惨烈的恶战和痛苦的
搏杀,还是让他们缔结和约,言归于好。
但愿这一结局能让各位满意,给每一位神祗带来愉悦,
使普里阿摩斯王的城堡人丁兴旺,
使墨奈劳斯带着阿耳戈斯的海伦返回家乡。”
宙斯如此一番说告,而雅典娜和赫拉却自管小声啼咕,
坐得很近,谋划着如何使特洛伊人遭殃。
雅典娜静坐不语,面带愠色,
对宙斯,她的父亲;狂烈的暴怒揪揉着她的心房。
但是,赫拉却忍受不了心中的愤怒,对宙斯说道:
“克罗诺斯之子,可怕的王者,你说了些什么?
试想让我的努力一无所获,付之东流?
我曾汗流浃背,把驭马赶得精疲力尽,
为了召聚起军队,给普里阿摩斯和他的儿子们送去灾愁。
做去吧,宙斯,但我等众神绝不会一致赞同。”
一番话极大地烦扰了宙斯的心境,乌云的汇聚者答道:
“不知足的赫拉!普里阿摩斯和他的儿子们
究竟给你造成了多大的痛苦,使你盛怒至此,
念念不忘捣毁伊利昂,捣毁这座坚固的城堡?
看来,你是不想平息胸中的暴怒,除非破开城门,
砸毁高大的墙垣,生吞活剥了普里阿摩斯
和他的儿子们,连同所有的特洛伊兵众。
你爱怎么做都行,但要记住,不要让这次争吵
日后给你我带来悲愁。
我还有一事奉告,你要牢记心中。
将来,无论何时,倘若我想捣毁某个城市,
只要我愿意,里面住着你所钟爱的兵民,
你可不要出面遮挡,冲着我的盛怒,而应让我放手去做,
因为我已给你这次允诺,尽管违背我的心意。
在太阳和星空之下,凡人居住的
所有城市中,神圣的特洛伊
是我最珍爱的堡楼,还有普里阿摩斯
和他的手握粗重的(木岑)木杆枪矛的兵勇。
在那里,我的祭坛从来不缺足份的供品,不缺
满杯的奠酒和甜美的熏烟——此乃我们的权益。”
听罢这番话,牛眼睛夫人、女神赫拉答道:
“好极了!天底下我最钟爱的城市有三个,
阿耳戈斯、斯巴达和路面开阔的慕凯奈——
荡平它们,无论何时,倘若它们激起你的愤怒。
我将不去保卫它们,和你对抗,也不抱怨你的作为。
事实上,即便我抱恨埋怨,不让你摧毁它们,
我的努力也不会有任何用处——你比我强健,比我有力。
尽管如此,你也不应让我辛苦一场,一无所获;
我也是神,我的宗谱也就是你的家族,
工于心计的克罗诺斯也是我的父亲,我是他最尊贵的女儿,
体现在两个方面,出生次序和同你的关系——我被
尊为你的伴侣,而你是众神之王。
所以,对于此事,你我要互谅互让,
我对你,你对我,而其他不死的神祗自会
因袭效仿。现在,你马上命令雅典娜,
前往特洛伊人和阿开亚人拼搏的战场,
设法使特洛伊人先毁誓约,
伤害获胜战场的阿开亚兵壮。”
她言罢,人和神的父亲接受了她的建议,
马上指令雅典娜,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快去,朝着持洛伊人和阿开亚人的队伍,
设法使特洛伊人先毁誓约,
伤害获胜战场的阿开亚兵壮。”
宙斯的话语催励着早已迫不及待的雅典娜,
她急速出发,从俄林波斯山巅直冲而下,
像工于心计的克罗诺斯之子抛出的一颗
流星,一个对水手或一支庞大军队的预兆,
光芒四射,迸放出密密匝匝的火花。
就像这样,帕拉丝·雅典娜朝着地面疾扫,
落脚在两军之间,把观望者惊得目瞪口呆,
驯马好手特洛伊人和胫甲坚固的阿开亚兵汉。
队伍中,人们会惊望着自己的近邻,说道:
“瞧这个势头,难道我们又将面临残酷的战争,
嚣闹的拼搏?仰或宙斯,这位调控
凡间战事的尊神,有意使我们双方言归于好?”
有人会如此嘀咕,队伍中的阿开亚人和特洛伊兵壮。
雅典娜以一位勇士的形象,劳多科斯,安忒诺耳之子,
一位强有力的枪手,出现在特洛伊人的队列,
寻觅着神一样的潘达罗斯,希望能把他找到。
她梭行人群,找到鲁卡昂的儿子,一位高贵、勇猛的斗士,
正昂首挺立,四周拥围着一队队强壮的、携握盾牌的
兵勇,随他进兵此地,来自水流湍急的埃塞波斯沿岸。
女神站在他的身边,对他说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鲁卡昂聪明的儿子,愿意听听我的说告吗?
要是有这个胆量,你就对墨奈劳斯发射一枝飞箭,
你将因此争得荣誉,博取感激,当着全体
特洛伊人,尤其是王子亚历克山德罗斯的脸面。
若是让他亲眼看到嗜战的墨奈劳斯,阿特桑斯之子,
被你的羽箭射倒,可悲地平躺在柴堆上,
你便可先于他人,从他手中得取光荣的战礼。
来吧,摆开架势,对着高贵的墨奈劳斯拉响弓弦——要快!
但是,别忘了对光荣的射手、狼神阿波罗祈祷,告诉他,
当你踏上故乡的土地,回到神圣的城堡泽勒亚,
你将给他敬办一次隆重的牲祭,用头胎的羊羔。”
雅典娜的话语夺走了他的睿智。
他马上拿出磨得溜滑的强弓,取自一头
野山羊的权角——当岩羊从石壁上走下,
他把一枝利箭送进了它的胸膛。他身披伪装,
藏身石壁,一箭扎入山羊的胸腔,打翻在岩面上。
山羊头上的权角,长十六掌,
一位能干的弓匠把它捆扎起来,
将表面磨得精光透亮,安上金铸的弦环。
潘达罗斯把弓的一角抵在地上,弯起弓架,
上好弦线;有人把盾牌挡在前面,那些勇敢的伙伴,
以防阿开亚人善战的儿子们突然站起,在他放箭
阿特桑斯之子、嗜战的墨奈劳斯之前,向他扑来。
他打开壶盖,拈出一枝羽翎,
以前从未用过,致送痛苦的飞箭。
他动作迅速,把致命的羽箭搭上弓弦,
对光荣的射手、狼神阿波罗作过祈祷,
答应当他踏上故乡的土地,回到神圣的泽勒亚城堡。
将给神祗敬献一份丰厚的牲祭,头胎的羊羔。
他运气开弓,紧捏着箭的糟口和牛筋做就的弓弦,
弦线紧贴着胸口,铁的箭镞碰到了弓杆。
他把兵器拉成了一个拱环,借大的弯弓
鸣叫呻喊,弦线高歌作响,羽箭顶着锋快的头镞
飞射出去,挟着暴怒,呼啸着扑向前面的人群。
然而,幸福的、长生不老的神祗没有忘记你,
墨奈劳斯,尤其是宙斯的女儿,战勇的福佑,
此时站在你的面前,替你挡开咬肉的箭头。
她挪开箭矢的落点,使之偏离你的皮肉,动作轻快,
像一位撩赶苍蝇的母亲,替熟睡的孩儿——
她亲自出手,把羽箭导向金质的系带,
带扣交合措连、胸甲的两个半片衔接重叠的部位。
无情的箭头捣进坚固的带结,
穿透精工编织的条层,
破开做工精美的胸甲,直逼系在
里层的甲片——此乃壮士身上最重要的护甲,用以保护
下身和挡住枪矛的冲击,无奈飞矢余劲尤健,连它一起捅穿。
箭头长驱直入,挑开壮士的皮肉,
放出浓黑的、喷流涌注的热血。
如同一位迈俄尼亚或卡里亚妇女,用鲜红的颜料
涂漆象牙,制作驭马的颊片,尽管许多驭手
为之垂涎欲滴,它却静静地躺在
里屋,作为王者的佳宝,受到双重的
珍爱,既是马的饰物,又能为驭者增添荣光。
就像这样,墨奈劳斯,鲜血浸染了你强健的
大腿,你的小腿和线条分明的踝骨。
看着浓黑的热血从伤口里涌冒出来,
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心里害怕,全身颤嗦,
嗜战的墨奈劳斯自己亦吃惊不小,吓得混身发抖;
不过,当他眼见绑条和倒勾都在伤口
外面时,失去的勇气复又回返他的心头。
强有力的阿伽门农悲声哭诉,握着墨奈劳斯的手;
伙伴们围聚一旁,呜咽抽泣。阿伽门农哭道:
“亲爱的兄弟,我所封证的誓约给你带来了死亡,
让你孤身一人,奋战在我们眼前,面对特洛伊兵壮。
现在,特洛伊人已把你射倒,践踏了我们的誓约。
然而,我们的誓言不是儿戏,羔羊的热血不会白流,
泼出去的不掺水的奠酒会有报应,紧握的右手不是虚设的仪酬!
倘若俄林波斯大神不及马上了结此事,
日后也会严惩不贷;逾规越矩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用他们自己的头颅,还有他们的妻子和孩童。
我心里明白,我的灵魂知道,
这一天必将到来;那时,神圣的伊利昂将被扫灭,
连同普里阿摩斯和他的手握粗长的(木岑)木杆枪矛的兵壮。
宙斯,克罗诺斯之子,端坐在天上的房居,高高的王庭,
将亲自挥动责惩的埃吉斯,在他们头顶,
出于对这场欺诈的义愤。这一切终将发生,不可避免。
然而,我将为你承受巨大的悲痛,墨奈劳斯,
倘若你撒手人寰,中止命运限定的人生。
我将带着耻辱,回到干旱的阿耳戈斯,
因为阿开亚兵勇马上即会生发思乡的幽情,
而我们,为此,将不得不把阿耳戈斯的海伦留给普里阿摩斯和
特洛伊人,为他们增光。至于你,特洛伊的泥土将蚀烂你的骸骨,
因为你已死在这里,撇下远征的功业,未尽的战斗。
某个特洛伊小子会高兴地跳上
墨奈劳斯的坟冢,趾高气扬地吹喊:
‘但愿阿伽门农以此种方式对所有的敌人发泄
暴怒——像这次一样,徒劳无益地统兵至此,
而后劳师还家,回到他所热爱的故乡,
海船里空空如也,撇下了勇敢的墨奈劳斯。’
此人会这般胡言,气得我恨不能裂地藏身!”
听罢这番话,棕发的墨奈劳斯宽慰道:
“勇敢些,不要吓坏了会战此地的阿开亚人。
犀利的箭镞没有击中要害,闪亮的腰带
挫去了它的锋芒,底下的束围和铜匠
精心制作的腹甲挡住了它的冲力。”
听罢这番话,强有力的阿伽门农答道:
“但愿伤情真如你说的那样,墨奈劳斯,我的兄弟。
不管怎样,医者会来治疗你的伤口,敷设
配制的枪药,止住钻心的疼痛。”言罢,
他转而命嘱塔耳苏比俄斯,他的神圣的使者:
“塔耳苏比俄斯,全速前进,把马卡昂叫来,
阿斯克勒丕俄斯之子,手段高明的医士,
察治阿特柔斯之子、嗜战的墨奈劳斯的伤情——
某个擅使弓箭的射手,某个特洛伊人或鲁基亚人射伤了他:
对射手,这是一份光荣;但对我们,它却带来了忧愁。”
听罢此番嘱告,使者谨遵不违,
穿行在身披铜甲的兵群中,
觅寻勇士马卡昂,只见后者正
挺立在那边,身旁围站着一队队携带盾牌的
兵勇,跟随马卡昂进兵此地,来自特里卡,马草丰肥的去处,
使者在他身边站定,开口说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行动起来,阿斯克勒丕俄斯之子,强有力的阿伽门农要你过去,
察治阿开亚人的首领墨奈劳斯的伤情——
某个擅使弓箭的射手,某个特洛伊人或鲁基亚人射伤了他:
对射手,这是一份光荣;但对我们,它却带来了忧愁。”
一番话催发了马卡昂的激情。他们
穿越人群,疾行在阿开亚人占地宽广的营伍,
来到棕发的墨奈劳斯中箭
负伤的地方——首领们围成一圈,守护在
他的身边;医者在人群中站定,一位神样的凡人。
他从腰带的扣合处拔出箭矢,下手迅捷,
锋利的倒钩顺势向后,崩裂断损。
接着,他依次松开腰带和下面的束围,
以及铜匠为他精心制作的腹甲,
找到凶狠的飞箭扎出的伤口,
吸出里面的淤血,敷上镇痛的枪药——
很久以前,出于友好的意愿,光荣将此药赠送其父。
在他们忙于照料啸吼战场的墨奈劳斯之际,
特洛伊人全副武装的队列却正在向前挺进。
阿开亚人重新武装起来,拼战的念头复又占据了他们的心灵。
这时,你不会看到卓越的阿伽门农沉睡不醒
或畏缩不前,不思进击——不!
阿伽门农渴望搏杀——人们由此争得功名。
他把驭马和战车,闪着耀眼的铜光,留在身后,
马儿喘着粗气,由他的助手欧鲁墨冬、裴莱俄斯
之子普托勒迈俄斯的儿子带往一边。
阿伽门农命他就近看管马匹,以备急用——
疲劳可能拖累他的四肢,吆喝制统偌大的一支军伍。
他迈开双腿,大步穿行在营伍中。
当看到那些紧勒着快马的头缰,求战心切的达亲驭手时,
他就站到他们身边,热切地鼓励道:
“阿耳吉维壮士们,切莫松懈,保持旺盛的战斗热情。。
父亲宙斯不会帮助说谎的特洛伊人——
他们首先践毁双方的誓约,
鹰鹫会吞食他们鲜亮的皮肉。
而我们,我们将带走他们钟爱的妻子和无助的
孩童,用我们的海船,在荡平这座城堡之后!”
但是,当他发现有人试图躲避可恨的搏杀,
便会声色俱厉,恶狠狠地破口骂道:
“嘿,阿耳吉维人,手持强弓的斗士,怎么,胆怯了?你们还要不要脸!
为何呆呆地站在这里,迷迷惘惘,像一群雌鹿,
跑过一大片草地,累得筋疲力尽,
木然而立,丢尽了最后一分勇气?就像这样,
你们本然站立,迷迷惘惘,泯灭了战斗的意志。
你们在等盼什么呢?想等到特洛伊人把你们逼至
灰色大海的滩沿,赶回你们停放船尾坚固的海船的地方,
然后再看看克罗诺斯之子会不会伸出他的大手,把你们保护起来?”
就这样,阿伽门农穿行在队伍里,整顿编排迎战的阵容,
挤过密集的人群,来到克里特人的队列;
兵勇们正积极备战,拥聚在骁勇的伊多墨纽斯周围。
伊多墨纽斯,像一头壮实的野猪,站立在前排之中,
而墨里俄奈斯则催督着后面的队伍。
见此情景,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心里高兴,
当即用欣赏的口吻,对伊多墨纽斯说道:
“伊多墨纽斯,我敬你甚于对其他达奈人,
驾驭快马的战勇,无论是在战斗,在其他任何行动,
还是在我们的盛宴中——阿耳吉维人的首领
在调缸里匀和王者的饮料,闪亮的醇酒。
即使其他长发的阿开亚头领
喝完了自己的份额,你的酒杯却总是满斟如初,
像我的一样,想喝就喝,尽情地享用。
干起来吧,准备战斗;让大家看看,你平日的自誉不是吹牛!”
听罢这番话,克里特人的王者伊多墨纽斯答道:
“阿特柔斯之子,相信我,我将成为你坚强可靠的战友,
一如当初允诺的那样——那一天,我点过我的头。
去吧,鼓动其他长发的阿开亚战勇,
以便迅速出击,特洛伊人已毁弃
誓约,此事将在日后给他们带来死亡和
悲痛——他们践踏了我们誓封的信咒。”

相关文章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三卷2)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四卷1)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