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四卷2)

诗歌大全 尚仁 70次浏览 0个评论

伊利亚特(第四卷2)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四卷2)

他言罢,阿特柔斯之子心中欢喜,迈步前行,
穿过密集的人群,见到了大小两位埃阿斯,
全副武装,四周围站着一大群步兵。
如同一位看放山羊的牧人,从山岗上瞧见一片乌云,
正从海空向岸边压来,卷着西风的威烈,
尽管悬在远处的海空,他已看到云层乌黑一团,胜似黑漆,
正穿越大洋,汇聚起一股旋风;
见此情景,牧人浑身发抖,赶起羊群,躲进山洞。
就像这样,队伍运行在两位埃阿斯周围,
一队队密密匝匝的人群,强壮、神佑的年轻兵勇,
黑魆魆的一片,携带着竖指叠错的盾牌和枪矛,迎面战争的
凶狂。见此情景,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心里高兴,
开口喊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两位埃阿斯,身披铜甲的阿耳吉维人的首领,
对你们二位,我无须发号施令——催督你们吗?
那是多余的;你们已鼓动起部属,准备喋血苦斗。哦,
哦,父亲宙斯,雅典娜,阿波罗,要是
我的部下人人都有这种精神,那么,
普里阿摩斯王的城堡就会对我们
俯首,被我们攻占,劫洗!”
言罢,他离别二位,继续巡会军队的酋首,
只见奈斯托耳,来自普洛斯的吐词清亮的演说者,
正忙着整顿队伍,催督伙伴们前进,
由各位首领分统,高大的裴拉工、阿拉斯托耳和克罗米俄斯,
连同强有力的海蒙,以及丕阿斯,兵士的牧者。
首先,他把驾车的壮勇放在前头,连同驭马和战车,
让众多勇敢的步卒跟行殿后,
作为战斗的中坚,然后再把胆小怕死的赶到中间;
这样,即便有人贪生,也只好硬着头皮战斗。
他首先命令战车的驾驭者,要他们
紧紧拉住缰绳,不要让惊马打乱兵勇的队阵:
“谁也不许自恃驭术高强或凭借自己的勇猛,
冲出队阵,独自和特洛伊人搏斗;
也不许弃战退却,这样会受到敌人的逼攻。
当车上的枪手遇到敌方的战车,
要用长枪刺击对手——这是近身、激烈的战斗。
你们的前辈就是这样攻破城堡,捣毁墙垣,
凭着这种战术,这股精神。”
老人话声朗朗,用得之于以往征战的老经验激励部属。
见此情景,民众的王者阿伽门农心里高兴,
开口喊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老壮士,但愿你的膝腿也像你的心胸一样
充满青春的豪气,但愿你强壮如初。
可惜啊,凡人不可避免的暮年使你变得衰弱;但愿某个
兵勇接过你的年龄,而你则变成我们队伍里的一个年轻人!”
奈斯托耳,格瑞尼亚的车战者,答道:
“是的,阿特柔斯之子,我也恨不得自己能像当年
一样,像我放倒卓越的厄鲁菲利昂时那般强壮。
然而,神明不会把一切好处同时赋予凡人;
如果说那时我年轻力壮;现在我已是白发老翁。
尽管如此,我仍将站在驭者的行列,催督他们战斗,
通过训诫和命令——此乃老人的权利和光荣。
年轻的枪手将用长矛战斗,这些比我远为
青壮的后生,对自己的力量充满信心。”
听罢这番话,阿特柔斯之子心中欢喜,迈步前行,
只见裴忒俄斯之子墨奈修斯,战丰的驾驭者,
闲站人群,无所事事,周围拥站着呼啸战场的雅典卒兵。
足智多谋的俄底修斯站在他们近旁,
身边排列着凯法勒尼亚人的队伍,决非不堪一击的散兵,
站候等待,还不曾听到战斗的呼声,
而赴战的序列也还只是刚刚形成,甫始展开,
准备厮杀的阿开亚兵汉和驯马的特洛伊人。所以,
他们只是站立等盼,等待着另一支阿开亚部队开赴战场,
扑向特洛伊人,开始激烈的战斗。
眼见此般情景,全军的统帅阿伽门农开口斥训,
放开嗓门,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裴忒俄斯之子,神祗助佑的王者,还有你,
心计诡诈,精明贪婪的头领,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站立此地,畏缩不前,左顾右盼?
你俩的位置应在队伍的最前排,
面对战火的炙烤。别忘了,
每当阿开亚人摆开赐宴首领的佳肴,
你俩总是最早接到我的邀请。
你们放开肚皮,尽情吞嚼烤肉,
开怀痛饮蜜一样香甜的酒浆。
但现在,你们却想兴高采烈地观看
十支阿开亚人的队伍,挺着无情的铜矛战斗!”
听他言罢,足智多谋的俄底修斯恶狼狠地看着他,说道:
“这是什么话,阿特柔斯之子,嘣出了你的齿隙?
你怎可说我退缩不前,当着我们
阿开亚人催激起凶险的战神,扳倒驯马能手特洛伊人
的时候?看着吧,如果你乐意并且愿意,
忒勒马科斯的父亲将和特洛伊人的一流战将,
驯马的好手,杀个你我不分!收起你的废话,你的咋咋呼呼!”
眼见俄底修斯动了肝火,强有力的阿伽门农
笑着答道,收回了他的责斥:
“莱耳忒斯之子,神的后裔,足智多谋的俄底修斯,
我不应过多地责备你,也不该命令你;
我知道你的内心充满善意。你我所见略同。
不要见怪,这一切日后自会烟消云散,
如果我们刚才说了些刺伤感情的言语。
愿神明把我们的气话抛上云头!”
言罢,他别了俄底修斯,继续巡会军队的酋首,
只见图丢斯之子,勇猛豪强的狄俄墨得斯,
站在制合坚固的战车里,驭马的后头,
身边站着卡帕纽斯之子塞奈洛斯。见着
狄俄墨得斯,全军的统帅阿伽门农开口斥训,
放开嗓门,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这是干什么,经验丰富的驯马者图丢斯的儿子?
为何退缩不前,呆视着拼战的空道?
这绝不是图丢斯的作为,羞涩地蜷缩在后头,
他总是冲在伙伴们前面,击打敌人。
此乃别人的称说,那些目睹他冲杀的战勇。我本人从未眼见,
也不曾和他聚首,但人们都说他是首屈一指的英雄。
不错,他曾来过慕凯奈,但不是前来攻战,
而是作为客人和朋友,偕同神一样的波鲁内开斯,
为了招聚一批兵勇,前往捣平塞贝神圣的墙堡。
他们好说歹说,求我们拨出一支善战的军伍。
我的乡胞倒是乐意帮忙,使来者如愿以偿,
无奈宙斯送来不祥的预兆,使他们改变了主张。
这样,征战塞贝的部队登程出发,一路走去,来到
阿索波斯河畔,岸边芳草萋萋,河床芦苇丛生。
在那里,阿开亚人要图丢斯带着讯告,捷足先行。
他匆匆上路,遇到大群的卡德墨亚人,
聚宴在强壮的厄忒俄克勒斯的厅堂。
尽管人地生疏,调驯烈马的图丢斯
面不改色,对着众多的卡德墨亚壮汉,激挑他们
使出每一分力气,和他赛比争雄。他轻而易举地击败了
所有的对手,在每一个项目里——雅典娜使他气壮如牛。
由此激怒了卡德墨亚人,鞭赶快马的车手。
他们设下埋伏,截拦在他的归途,聚起众多的壮士,
五十之众,由两位首领制统,
海蒙之子、神一样俊美的迈昂,
和奥托福诺斯之子、战斗中犟悍瞟勇的波鲁丰忒斯。
然而,图丢斯给这帮人送去了可耻的死亡,
杀了所有的伏击者,只有一个例外——
遵照神的兆示,他让迈昂一人生还。
这便是图丢斯,埃托利亚壮勇。然而,他的
儿子却不如他勇猛——倒会巧嘴争辩,使父亲莫可比及!”
阿伽门农声色俱厉,强壮的狄俄墨得斯没有还嘴,
已被尊贵的王者,被他的辱骂慑服。
但光荣的卡帕纽斯之子此时启口说话,答道:
“不要撒谎,阿特柔斯之子;对这一切,你知道得清清楚楚。
我们敢说,和我俩的父亲相比,我们远为出色。
是我门,攻破了七门的塞贝,虽然
和前次相比,我们带去的人少,而城墙却更为坚固。
我们服从神的兆示,接受宙斯的助佑,
而他们却送命于自己的莽撞和犟拗。
所以,就荣誉而言,你绝不要把我们的父亲和我们相提并论。”
听罢这番话,强壮的狄俄墨得斯恶狠狠地看着他,说道:
“朋友,不要大声喧嚷,听我的。我不
抱怨阿伽门农,我们的统帅,
他在激策胫甲坚固的阿开亚人投入战斗。
这是他的光荣,如果阿开亚兵汉击败了特洛伊人,
攻占了神圣的尹利昂。但是,
如果阿开亚人成片地倒下,他将承受巨大的苦痛。
来吧,让我们敞开自己的心房,拥抱狂烈的战斗!”
言罢,他抬腿跳下战车,双脚着地,全副武装,
随着身子的运动,胸前的铜甲发出可怕的声响。
此般赫赫威势,即便是心如磐石的战将,见了也会发抖。
正如巨浪击打涛声震响的海滩,
西风卷起峰尖,一浪接着一浪地冲刷,
先在海面上扬起水头,然后飞泻下来,
冲荡着滩沿,声如滚雷,水波拱卷,
对着突兀的岩壁击撞,迸射出四溅的浪花,
达奈人的队伍,一队接着一队,蜂拥而至,
开赴战场;各位首领统带着自己的
部属。他们静静地行进——无法想像
如此众多的战勇,慑于头领们的威严,全都
紧闭喉门,一言不发,肃然前行,浑身
铜光闪烁,穿戴精工制作的铠甲。
特洛伊人的队伍则是另一种景象:如羊群一般,成千上万,
挤在一位资产丰足的阔佬的农庄,熙熙攘攘,
等待着献出洁白的鲜奶,人手的挤压,
听到羊羔的呼唤,发出咩咩的叫声,持续不断——
就像这样,特洛伊人喊声嘈响,拥挤在宽长的队列里。
他们没有一种共通的话语,共同的语言,
故言谈杂乱无章;兵勇们应召来自许多不同的国邦。
阿瑞斯催赶着他们前进,而灰眼睛的雅典娜则督励着阿开亚兵壮。
恐惧策赶着他们,还有骚乱和暴戾无情的争斗——
杀人狂阿瑞斯的姐妹和伙伴——当她第一次抬头时,还只是个小不点儿,以后逐渐长大,直到足行大地,头顶蓝天。
现在,她在两军间播下仇恨的种子,
穿走在兵流里,加剧着人们的苦痛。
其时,两军相遇,激战在屠人的沙场上,
盾牌和枪矛铿锵碰撞,身披铜甲的
武士竞相搏杀,中心突鼓的皮盾
挤来压去,战斗的喧嚣一阵阵地呼响;
痛苦的哀叫伴和着胜利的呼声,
被杀者的哀叫,杀人者的呼声,泥地上碧血殷红。
像冬日里的两条莽暴的激流从山脊上冲涌下来,
直奔沟谷,浩荡的河水汇成一股洪流,
挟着来自源头的滚滚波涛,飞泻谷底,
声如雷鸣,传至远处山坡上牧人的耳朵——
就以这般声势,两军相搏,喊声峰起,疲苦卓绝。
安提洛科斯率先杀死一位特洛伊首领,
前排里骁勇的战将,萨鲁西阿斯之子厄开波洛斯。
他首先投枪,击中插顶马鬃的头盔,坚挺的突角,
铜尖扎进厄开波洛斯的前额,深咬进去,
捣碎头骨,浓黑的迷雾蒙住了他的眼睛。
他栽倒在地,死于激战之中,像一堵翻塌的墙基。
他猝然倒地,强有力的厄勒菲诺耳,卡尔科冬之子,
心胸豪壮的阿邦忒斯人的首领,抓起他的双脚,
把他从枪林矛雨中拖拉出来,试图以最快的速度
抢剥铠甲,无奈事与愿违,夺甲之举殊断于起始之中。
在他拖尸之际,勇猛豪强的阿格诺耳看准了
他的胁助——后者弯身弓腰,边肋脱离了战盾的防护——
送手出枪,铜尖的闪光酥软了他的肢腿,
魂息离他而去。为了争夺他的躯体,双方展开了一场
苦斗,特洛伊人和阿开亚兵壮,像饿狼一般,
互相扑击,人冲人杀,人死人亡。
鏖战中,忒勒蒙之子埃阿斯杀了安塞米昂之子
西摩埃西俄斯,一位风华正茂的未婚青年。母亲把他
生在西摩埃斯河边,其时正偕随她的父母
从伊达山上下来,前往照管他们的羊群。
所以,孩子得名西摩埃西俄斯;然而,他已不能
回报尊爱的双亲,养育的恩典;他活得短促,
被心胸豪壮的埃阿斯枪击,
打在右胸上——因他冲锋在前——
奶头边,青铜的枪矛穿透了胸肩。
他翻倒泥尘,像一棵杨树,
长在洼地里,大片的草泽上,
树干光洁,但顶部枝桠横生;
一位制车的工匠把它砍倒,用闪光的
铁斧,准备把他弯成轮轱,装上精制的战车。
杨树躺在海岸上,风干在它的滩沿。
就像这样,安塞米昂之子西摩埃西俄斯躺在地上,
送命在埃阿斯手中,其时,胸甲锃亮的安提福斯,
普里阿摩斯之子,对着埃阿斯投出一枝飞矛,隔着人群,
枪尖不曾碰上目标,但却击中琉科斯,俄底修斯
勇敢的伙伴,打在小腹上——其时正拖着一具
尸体——他松开双手,覆倒在尸躯上。
眼见朋友中枪倒地,俄底修斯怒不可遏,
从前排里跳将出来,头顶闪亮的铜盔,
跨步进逼,目光四射,挥舞着
闪亮的枪矛。特洛伊人畏缩退却,
面对投枪的壮勇。他出枪中的,
击倒了德漠科昂,普里阿摩斯的私生子,
来自阿布多斯,从迅跑的马车上。
俄底修斯出枪把他击倒,出于对伙伴之死的愤怒,
铜尖扎在太阳穴上,穿透大脑,从另一边
穴眼里钻出,浓黑的迷雾蒙住了他的双眼。
他随即倒地,轰然一声,铠甲在身上铿锵作响。
特洛伊人的首领们开始退却,包括光荣的赫克托耳,
而阿耳吉维人放声吼叫,拖回尸体,
冲向敌军的纵深。其时,阿波罗怒火中烧,目睹此般
情景,从高高的裴耳伽摩斯顶面,大声激励着特洛伊兵勇:
“振作起来,调驯烈马的特洛伊人,不要在战斗中
向阿耳吉维人屈服!他们的皮肉不是石头,也不是
生铁,可以挡住咬肉的铜矛。出击吧,捅穿他们!
阿基琉斯,美发塞提丝的儿子早已罢战
不出,和海船作伴,沉迷在盛怒的苦辣中!”
城堡上,阿波罗大声疾呼,而宙斯的女儿
特里托格内娅,最光荣的女神,此时巡行在战场上,
督励着每一个临阵退却的阿开亚人。
其时,死的命运逮住了狄俄瑞斯,阿马仑丘斯之子;
一块粗莽的石头砸在右腿的
脚踝旁,出自一位斯拉凯壮勇的投掷,
裴罗斯,伊勃拉索斯之子,来自埃诺斯疆土。
无情的石块打烂了两边的筋键
和腿骨;他仰面倒在泥地里,
伸出两手,希求同伴的援救,他所钟爱的朋友,
喘吐出生命的魂息。投石者赶至他的身旁,
壮士裴罗斯,一枪扎在肚脐边,和盘捣出腹肠,
满地涂泻,浓黑的迷雾蒙住了他的眼睛。
裴罗斯匆匆回跑,埃托利亚人索阿斯
出枪击中他的胸部,奶头的上方,铜尖
扎进肺叶;索阿斯赶上前去,把沉重的
枪矛拔出他的胸脯,抽出利剑;捅开
他的肚皮,结果了他的性命,但却
不曾抢剥铠甲——裴罗斯的伙伴们围站在
朋友身边,束发头顶的斯拉凯战勇,手握粗长的枪矛,
把他捅离遗体,尽管他强劲有力,雄勃高傲。
逼得他节节后退,步履踉跄。
这样,泥尘里并排躺着两位壮勇,摊撒着肢腿,
一位是斯拉凯人的头领,另一位是身披铜甲的
厄利斯人的王贵;成群的兵勇倒死在他们周围。
其时,如果有人迈步战场,他已不能嘲讽战斗不够酷烈,
任何人,尚未被投枪击中,尚未被锋快的铜矛扎倒,
转留在战阵之中,由帕拉丝·雅典娜
牵手引导,挡开横飞的矢石和枪矛。
那一天,众多的特洛伊人和阿开亚兵壮
叉腿躺倒在泥尘里,尸身毗接,头脸朝下。

相关文章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四卷1)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四卷2)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