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4

诗歌大全 尚仁 269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4

奥德赛·4

——一特勒马科斯拜访金发的墨涅拉奥斯

终于,他们到达了山峦起伏的拉克得蒙,

直接奔向墨涅拉奥斯的宫殿,

后者正在宫中大摆宴席,款待亲朋好友。

因为儿子要娶妻,女儿要出嫁,

美貌华贵的女儿准备嫁给英雄的阿基琉斯之子。

在特洛亚战场上,两下已许下婚约,

此时,在天神安排下正实现约定。

他正用大量的车马,拉着女儿和嫁妆、

前往统治米尔弥冬人的阿基琉斯之子的城堡。

作儿子妻子的是斯巴达的阿勒克托尔之女,

强壮的爱子墨伽彭特斯不是海伦所生。

后者在生下了同爱笑的阿佛罗狄忒般的赫尔弥奥涅以后,

天神就夺走了海伦再次生育的能力。

墨涅拉奥斯同一位侍女生下了儿子。

金发的墨涅拉奥斯就这样和亲朋好友们,

兴高采烈地享受喜事所带来的欢悦,

还有一位歌手在弹拔着竖琴,大声歌唱,

在音乐和歌声的伴奏下,还有两位技艺高超的杂技演员,

在宾客中间欢快地旋转翻腾。

这时,特勒马科斯和驭马手涅斯托马之子

赶着马车停在了宫门口,正被墨涅拉奥斯的待从官,

聪明伶俐的埃特奥纽斯看见,

他赶紧转身回宫,去禀报墨涅拉奥斯。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后者的身前,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宙斯钟爱的高贵的墨涅拉奥斯,

门口来了两位上客,很象是宙斯的后代。

您是让我带他们宽下马匹,引接进来,

还是打发他们去找另外一家可以接侍他们的主人?”

听罢,金发的墨涅拉奥斯勃然大怒,斥责道:

“波埃托伊斯之子埃特奥纽斯,

你一向聪明伶俐,深谙情理,为什么刚才

象一个孩子似地说出无知的胡话?

当初,我们接受了无数的恩惠,才得以返回家园,

但愿至高无上的宙斯别再让我们遭受磨难。

快去,宽下他们的马匹,热情地请他们进来!”

听罢,聪明的使从官遵从不违,他叫来几名随从,

和他一同走出大殿,迎到门口,

帮来客宽下大汗淋漓的马匹,

牵到盛满丰富麦料的马槽旁,

又把精美的车子停在墙边,

然后热情地引导两位生客,

进入华美的宫殿。宫殿是如此地堂皇,

象灿烂的太陽和明净的月亮一样闪烁着光辉。

幸运的墨涅拉奥斯生活在这样高大的宫殿中。

两位来客环视大殿,啧啧赞叹!

在他们仰慕地参观完了之后,

就走进浴室,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

女仆们在一旁侍候,为他们涂抹上芳香的橄榄油,

穿上柔软的衣袍,披上华丽的斗篷。

然后,他们干净洁爽地来到墨涅拉奥斯身边落座。

一位女仆立即端来了水罐,净洗他们的双手,

废水注入银盆中。并搬来一张餐桌,放在他们身旁,

接着,另一位女仆送上来香软的面包,

一位切肉的侍从将盛满大盘的肉片放在桌子上,

并摆上了精制的金质酒杯。

金发的墨涅拉奥斯这样说道:

“远方的来客,请随便用饭吧,不要客气,

等你们酒足饭饱之后,我再向你们询问,

你们是谁?来自何方?从外表来看,

你们都气度不凡,一定是宙斯钟爱的国王的后代,

决不是地位卑贱之人养出的儿郎。”

说罢,他将仆从特意为他准备的肉盘中,

割下最肥美的肉放到客人的眼前。

两位年轻人便毫不客气地大吃起来。

在酒足饭饱之后,光荣的特勒马科斯,

向涅斯托尔之子靠近,为了避免别人听到,

在他耳边低低地说道:

“涅斯托尔之子,我亲爱的朋友,

我们恍惚置身于奥林卑斯的宙斯的宫殿。

看那华丽的墙壁、贵重的青铜器

和闪闪发光的黄金、白银、琥珀和象牙,

这真是一座人间少有、让人仰慕的宫殿。”

声音虽小,金发的墨涅拉奥斯还是听到了。

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他们说道:

“年轻人,请不要这么说。我的宫殿,

怎么比得上至高无上的宙斯的殿宇。

他的宫殿光芒四射,永恒不败。

不过,在人间,确实如你所言,

没有几个人的宫殿能同我的相比。

可是这些财富不是轻易得来的,

我历尽千辛万苦,整整八年,

才从各地运回这些财富。

我到过的城市数不胜数,我的足迹

遍及塞浦路斯、腓尼基和埃及,

还有埃塞俄比亚、西顿和埃楞波伊,

以及肥沃的利比亚,那里的公牛长着硬角,

母羊一胎能产下三只小羊羔,不但富贵之家,

就是贫穷的牧羊人也能天天吃肉喝奶,从不缺乏。

我漂泊流浪聚积财富,

而有一个邪恶的人勾给我那败坏沦落的嫂子,

干下了可耻的勾当,将我的兄长杀死。

所以,尽管我拥有许多,却始终不能畅怀。

这些情况,你们一定从父辈那里听说过了。

我历尽磨难,并且失去了一个曾经装满财富的宫殿。

我多么希望自己仅有三份之一的财富,

以换取那些远离阿尔戈斯,

战死在特洛亚的勇士的生命。

我虽然已经安然返回,拥有无比的财富,

可我在日夜怀念着那些死去的战友。

呆坐在华丽的宫殿中,有时热泪长流,

有时停下来,因为哭得太多,让我疲乏,

我深切地怀念着和我同甘共苦的战友。

尤其是那位足智多谋,神一样的奥德修斯。

所有的阿开奥斯人没有一个人吃过他那么大的苦头,

他的磨难不结束,我的忧伤就不会停止。

我们分离了许久,一点儿也听不到他的消息。

不知他身处何方,是死是活,

年迈的父亲拉埃尔特斯和美丽的妻子佩涅洛佩

以及当年只是婴孩的特勒马科斯,一定在盼望着他。”

听到对方提起父亲的名字,特勒马科斯

一阵儿心酸,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为了掩饰失态,他抬着宽大的斗篷,

挡在脸前,这一举动进入墨涅拉奥斯的眼帘。

他想到这位年轻人也许就是奥德修斯之子。

不过他还拿不定主意,是等这位客人主动承认,

还是由自己主动询问,把一切打听明白。

正当金发的墨涅拉奥斯左右权衡之际,

从高贵的睡房中走出了香气四溢的海伦,

她如同爱笑的阿佛罗狄忒一般灿烂柔和。

阿德瑞斯特跟在身后,搬来了舒适的靠椅,

阿尔基佩拿着羊毛织成的毯子,

菲洛则提着一只精美的银篮,那是

阿尔库德拉的赠礼。她和丈夫

一起居住在特拜,家中堆满了

无数的金银财富。其夫波吕博斯

送给墨涅拉奥斯两只大铜鼎、

两只洁白的银质浴缸和十塔兰同黄金:

而阿尔库德拉则送给海伦

一根金质线杆和这只银质的提篮。

它的底部安有滑动的轮子,边沿镶着,

一圈耀眼的黄金。这只美妙绝伦的篮子

就摆在海伦的身边,里面有一些羊毛线。

海伦坐在靠椅上,双脚放在搁脚凳上,

对墨涅拉奥斯这样说道:

“宙斯钟爱的墨涅拉奥斯,我亲爱的丈夫,

这些远方的来客是否已经主动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看到眼前这位年轻人,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可能是我的眼睛花了,他和另外一个人是

如此地相像,这令我震惊不已。

他一定是奥德修斯之子特勒马科斯,

当年为了抢回不顾一切的我,

他抛家弃妻,进行舍命的拼夺。”

听罢,金发的墨涅拉奥斯点了点头,说道:

“亲爱的夫人,你说的正是我想的。

眼前这位年轻人确实象极了奥德修斯,

看他的双脚、双手、神情、发型

和一丝丝的头发!他使我想起了奥德修斯,

为了我,他正忍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灾难。

看!这位年轻人早已泪流如注,

正用宽大的斗篷挡住自己的泪容!”

这时,涅斯托尔这子,英雄皮西斯特拉托斯说道:

“宙斯钟爱的墨涅拉奥斯,

您说得一点儿也不错,他就是那位特勒马科斯。

他谨慎周到,认为第一次见面,

就迫不及待地说出自己的身份很不礼貌。

您的声音多么富有感召力啊,如同一位天神!

驭马手涅斯托尔派我送他到您这儿来。

因为他十分想和您见面,

向您请教一些问题或得到一些有益的劝告。

如果一个家庭,父亲长期在外,

那么儿子的负担就很沉量,而且没有人帮忙,

就象特勒马科斯现在处境,

父亲不在家中,无人为他挡开灾难。”

听罢,金发的墨涅拉奥斯大为高兴,说道:

“原来真是特勒马科斯,我尊敬的奥德修斯的儿子!

他的父亲为了我,远征特洛亚,

历尽千辛万苦。如果至高无上的克罗诺斯之子

大发慈悲,使我们一起顺利地返回阿尔戈斯。

那该多好!如果是那样的话,

我就会请他带领全家和子民,

从伊塔卡搬到阿尔戈斯,

送给他我的众多城堡中的一座居住。

如果他住在附近,我们就可以往常会面,

感情越来越深厚,任何人都不能割断,

除非是黑色的死神将我们抓走!

而现在一定是某一位天神有意阻挠,

百般刁难,不让我的愿望成为现实,

使他一个人遭受着磨难,难以归家。”

听罢,大家悲从中来,忍不住落下眼泪。

宙斯之女,阿尔戈斯的海伦泪珠涟涟,

特勒马科斯和墨涅拉奥斯也低声啜泣,

涅斯托尔之子皮西斯特拉托斯也是

泪水盈眶,又思念起了勇敢的安提洛科斯。

后者死在黎明女神之子门农的槍下。

于是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金发的墨涅拉奥斯,

每当年迈的驭马手涅斯托尔提到你,

总是赞不绝口,夸你聪慧敏锐,

意志坚强。现在我想提议:

让我们不要在进餐之时大放悲声,

黎明的曙光用不了多久就要降临。

当然,我并不反对痛哭。

因为当我们中间有位朋友死去,

活着的人表达哀悼的最好方式就是恸哭,

另外还可以剪下一络头发以示怀念。

在出征特洛亚的勇敢的阿开奥斯人中,

有我一位兄长,他并非胆小怕死之人,

肯定你也知道他,就是安提洛科斯,

可惜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听罢,墨涅拉奥斯这样说道:

“年轻人,你的话很有道理,充满理智,

好象一个比你年长的人的谈吐。

真不亏为杰出的涅斯托尔的儿子!

幸运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就象涅斯托尔那样,

在出生和婚娶之时,都接受了宙斯的赐福。

让他一生好运伴随,生下众多勇敢

聪颖的儿子,快乐地生活在他的身边。

那么,还是让我们擦干眼泪,

让仆人重新洗净我们的双手享受食物吧,

其他的话,留到明天。我和特勒马科斯要好好聊一聊。”

然后,阿斯法利昂端来清水,冲净他们的双手,

他是金发的墨涅拉奥斯的忠实的侍从。

净过手,大家又坐在餐桌前享受美味。

这时,宙斯之女海伦想出了一个主意,

她将一种神奇的汁液滴入他们的酒杯,

任何人喝下它就会立即忘掉悲愁,

不会流泪,即使是双亲同时去世,

亲爱的兄弟惨烈地死在面前,

也不会落下一滴哀伤的眼泪。

宙斯之女的手中就握有这种

奇异的汁液,是漫游埃及之时,

托昂之妻波吕达姆娜赠给她的。

在埃及肥沃的大地上,

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草药,有的对人类有利,

有的却有剧毒,那里的居民个个精通药理,

为其他地方的居民所难及,

因为他们是神医派埃昂的后代。

海伦将汁液滴入他们的金杯。

又接着对大家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

还有你们,年青的贵族,开怀畅饮吧。

别再忧愁,因为宙斯是万能的,

他可以给人赐福,也可以给人送难!

现在,我想讲述一件奥德修斯的事迹。

当然他建立了伟大的功业,也经历过了

各种事件,在这里我只想讲述其中的一件!

当年,在阿开奥斯人苦战的特洛亚那里,

奥德修斯忍辱负重,将自己打得伤痕累累。

穿上有破洞的衣衫,完全象一个叫花子,

进入了伊利昂城,没有一个人认识他。

只有我第一眼就认了出来。一开始,

他巧妙地避开我的询问,拒绝承认替他沐浴,

涂上芳香的橄榄油。

穿上芳香的衣袍,又对天发下一个重誓,

说我不会向任何特洛亚人提起他的行踪,

直到他安全离开我,返回海船,

他才将阿开奥斯人的计划和盘托出。

后来,他杀死了许多特洛亚人,

顺利返回海船,带回了详细的情报。

特洛亚女人为死去的战士流泪不已,

而我却欢欣鼓舞,相信归家的日子已经不远。

我多么后悔接受了阿佛罗狄忒的迷惑,

离开家乡,抛弃娇女远远地私奔,

还伤害了我的丈夫,才貌双全的勇士!”

听罢,金发的墨涅拉奥斯说道:

“亲爱的夫人,关于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

你描绘得一点儿没错,他一直是那么果断。

镇定、稳重,不轻易相信别人。

我阅历丰富,还没有见过比得上他的凡人!

没有一个人象他那样吃苦耐劳,刚毅顽强。

当时,我们一些阿开奥斯人的将士,

藏在大大的木马的腹中,被拖入伊利昂城,

准备给特洛亚人送去灾难和死亡。

当时,一位天神企图把光荣赐给特洛亚人,

诱惑你来到木马旁边,身后跟着

普里阿摩斯之子,神一样的得伊福波斯。

你用手抚摸着木马,一连绕了三圈,

口中呼唤着我们的名字,清晰地传入我们耳中。

我和提丢斯之子听到你的呼唤,

激动地跳起来,准备冲出去,

都被冷静的奥德修斯拦住。

不管我们如何心如火燎也毫不退让。

其他所有的阿开奥斯勇士全都屏住呼吸,

免得让外面听到,而安提洛科斯

却想高声应答,幸亏奥德修斯捂住了他的大嘴。

才使我们躲过了灭顶之灾,

终于,在雅典娜的意志下,你离开了木马。”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说道:

“尊敬的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

听了你们的谈话,更让我悲痛难抑。

我父是卓越出众,却不能免于可怕的命运!

现在,我们还是去安歇吧,

也许静静的睡眠会使我的心情稍稍好一点儿。”

于是,美丽的海伦立即召来女仆,

让她们在门廊下铺上软床,

床下垫上一层紫红色褥子,上面铺上

柔软的毯子,还有一层羊毛盖被。

女仆们听从吟咐,拿着火把走出大厅。

利落地铺好床。然后,侍从官

引领着特勒马科斯和涅斯托尔之子

走到门廊下,在那里休息。

而阿特柔斯之子墨涅拉奥斯,

则回到深宫中的睡房,

身边躺着女人中的佼佼者、女神一般的海伦。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升上天际,

咆哮战场的墨涅拉奥斯起床,

他穿上衣袍,背上锋利的宝剑,

穿着闪亮的、编织而成的绳鞋,

信步迈出屋外,如同一位永远的天神。

他走到了特勒马科斯身边,这样问道:

“年轻的特勒马科斯,为何乘风破浪,

来到遥远的、富裕的拉克得蒙?

是为公务还是为私事?如详细地告诉我。”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这样说道:

“尊敬的阿特柔斯之子,宙斯钟爱的墨涅拉奥斯,

我来此地,纯为私事,是向您打听我父的下落。

在我的家中,那帮可恶的、纠缠我母亲的求婚人,

整天在庭院中杀羊宰牛,寻欢作乐,

毫不知耻地消耗着我的家产,

使我难以忍受,因此,我专程来此,

向你恭敬地打听,也许你会告诉我他已死去。

那么是亲眼目睹,还是听人传说?

可怜的他,祖母生下他那一天起,

就注定遭受厄远。请您不必怜悯我,

把您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看在奥德修斯苦战特洛亚的份上,

或许在那里,他曾用言行帮助过您。

请您念及我父亲的情份,

将真实的情况详细地告诉我。”

听罢,金发的墨涅拉奥斯勃然大怒说道:

“什么!竟发生这样的事!一群无能之辈,

异想天开要登上一位英雄的睡床,

如同一头愚蠢的母鹿将尚末断奶的幼鹿

放到雄狮的窝居,然后去寻找食物,

等雄狮返回来,等待幼鹿的一定是死亡。

如果奥德修斯有朝一日回到家来,

就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所!宙斯阿波罗,

和雅典娜高高在上,请你们让奥德修斯,

象在繁荣的累斯博斯同菲洛墨勒得角力时那样,

将对手狠狠地摔在地上,

赢得阿开奥斯人的欢呼声。

让奥德修斯也这样去对侍那些

胡搅蛮缠的求婚者,让他们

求婚不成,反遭灾祸!刚才你向我询问,

我不会吞吞吐吐,将你应付,也不会欺骗你,

我要如实地、不会遣漏地告诉你

诚实的老海神的一番说语。”

“由于我的疏忽,忘记向天神献上丰厚的祭品,

所以尽管我很想返回,他们却把我阻隔在埃及,

因为永远的天神对忽视他们的凡人毫不心软!

埃及对面汹涌澎湃的海中,

有一座叫做法罗斯的小岛,如果海风和顺的话,

我们的海船航行一天便可以达到。

岛上沙淮易于海船停泊,

水手们经常在那里取用淡水,

而我们在那里一停就是二十天,

因为天神没有降下顺风,

好推送我们的海船驶过洋面。

在那段时间里,我们耗尽了食物和精力,

眼看着命在旦夕。还好,埃伊多特娅,

老海神普罗透斯之女将我们拯救。

那一天,我的同伴们都围绕小岛漫行,

选择位置钓鱼,以填饱肚皮,

只有我一个人远离同伴游荡着,

看到美丽的女神进了过来,向我说道:

‘陌生的客人,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呢?

还是一个失去勇气、宁愿受苦的凡人?

你已经长时间困在岛上,想不出得救的办法,

而且,你的同伴们渐渐地心灰意懒。’

“听完她的责备,我立即答道:

‘尊敬的女神,我不知道您是哪一位,

我要告诉您的是我被迫无奈停在了这个小岛上,

无法返航,肯定是我得罪了某位天神,

您能告诉我,是哪位天神如此恨我吗?

还请你大发慈悲,告诉我,

我们如何能克服困难,逃出此地?’”

“女神认真地听完,然后告诉我:

‘陌生的客人,我还是对你讲实话吧,

这一带水域由一位永远说实活的老海神管辖,

他就是出生在埃及的普罗透斯,他辅助波塞冬,

十分熟悉海底的任何沟沟坎坎,

听说我就是他的女儿之一,你们可以

设下埋伏,将他抓住,他就会如实地,

告诉你们如何回乡,途经哪里,

如何走法,而且,陌生的客人,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他会告诉你

在你离家之后,飘泊在浩淼的洋面上时,

宫中发生了什么样的恶行,或者喜事。’

“听罢,我继续向她说道:

‘既然如此,请你告诉我,

用什么样的办法,我才能抓住老海神,

毕竟,我只是一个凡人,难与天神对抗。’

“高贵而热情的女神这样教我道:

‘陌生的客人,我会向你实话实说,

当炙热的太陽升到天空正中之时,

永远说实话的老海神就会从

在西风劲吹下的黑色洋流中冒出来,

然后到安静的一座岩洞中去睡觉,

周围都是美貌的海神之女的孩子。

他蜷着身子,呼吸出海腥气息。

毫无顾忌地睡着。等明早天刚亮时,

我会带你去那个洞穴,你得带上

三个最好、最机敏的同伴,

埋伏在他们旁边,我告诉你老海神的种种手段。

首先他会用手指头数点海豹的数目。

准确无误后,他就会象一个牧人卧在羊群中那样,

卧在大群海豹中间,慢慢地进入梦乡。

一看到他倒下,你们四个人就扑上去,

死命地按住他,绝不放手。这时狡猾的

老海神会变成各种奇异的幻象,

比如火焰、海鱼什么的,你们千万不能松手。

最后,他会被逼开口,问你们有什么请求,

并重新还原到他睡时的模样。

这时,你们可以放开他。

然后问他是哪位天神处罚你们,

你们如何才能横渡海洋回到故乡。’

“说罢,美丽的女神转身跃入大海,

我的心情激动不已,脚步不稳地,

踩着沙子,回到停在那边的海船。

等我回到海船,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吃完饭,夜幕降下,伸手不见五指,

在波浪冲击的沙滩边,我们酣然入睡,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升上天际之时,

我带领三个最敏捷、最可靠的同伴,

沿着沙滩向前走去,心中不断地向天神祷告。

美貌的女神为我们准备着一切,

她潜入深海之中,抓到四只海豹,

剥下它们的皮,升上海面,送给我们。

她已经在沙滩上挖好了四个沙坑。

坐在旁边,等着我们。我们走到了她身边,

在她的指点下,每人披上一张海豹皮,

并排躺在沙滩上。天哪!海豹皮的味道。

如此腥臭,要和众多海豹躺在一起该多难受!

多亏了好心的女神,她在我们鼻子底下,

抹上芳香异常的神液,阻住了腥臭的气息。

我们就这样耐心地坚持了一个上午。

等到太陽升得最高的时候,

老海神从海面下冒了出来,

身后跟着大群的海豹,它们在我们旁边,

并排躺下,老海神认真地查点了数目。

没有发现有什么差错,就安心地躺倒。

一见时机已到,我们跃身扑了过去。

紧紧地将他按住。果然,他变化多端,

先变成一只威武的雄狮,然后又是大蟒蛇,

接着化为金钱豹和硕大凶狠的野猪,

最后还变成了洪水和高高的木林。

可我们一点儿也不松手,海神眼看逃脱无望。

终于泄了力气,开口说道:

“阿特柔斯之子,是哪位天神帮你出主意,”

用这种手段把我抓住?告诉我,你需要什么?

“于是,我这样回答地道:

‘尊敬的老海神,您十分清楚,

我们长时间困在这海岛上,无法回乡,

整日里心情烦闷,不知如何是好。

无所不知的海神啊,请告诉我,

是哪给天神仇恨我,阻我回程?

还有,我如何才能穿过这海鱼众多的大洋?’

“听罢,永远说实话的老海神回答道:

‘因为你忘了向宙斯和其他天神

献上丰盛的祭礼,使他们勃然大怒。

决定阻拦你返回可爱的故乡,以示惩罚。

他们决定将你送到埃及,在哪里,你们补上奉献给他们的牲祭。

那么,这些生活在奥林卑斯山

纵情驰骋在广阔天空的天神们,

才会眉开眼笑,满足你的愿望,

准许你回到渴望已久的家园。’

“听到他的话语,使我痛苦得心口发痛,

他的意思十分明白,就是我必须回航。

再一次渡过苍茫的海洋,前往遥远的埃及,

不过,当时,我还是镇定地对他说道:

‘尊敬的老海神,我会照您的话去做。

另外,我还有事相问,请您详细告知,

我和涅斯托尔在特洛亚与他们分道返回,

不知道其他阿开奥斯人是否都荣归故里,

还是不幸地葬身于可怕的大海,

抑或,回到故乡,被亲友杀死?’

“听罢,老海神叹了一口气道:

‘阿特柔斯之子,你何必要问我这些事呢,

但我会如实地告诉你,有些事情会使您悲伤落泪。

听好了,其他的阿开奥斯人有许多已经死去,

其中抱括两位勇敢的将领,

还有不少阿开奥斯人躲过了死亡。

至于战争,你亲身经历,勿须我多言。

另外,还有一位英雄被阻在大海上。

‘奥伊琉斯之子小埃阿斯和他的海船一起,

被吞没。当时,海神波塞冬发怒,

掀起巨浪将他的海船撞向高耸的古赖崖。

尽管雅典娜不喜欢他,还是饶了他一命,

波塞冬将他从海水中救出,

可是他昏了头,破口大骂,声称不怕任何天神,

使波塞冬大光其火,

立即紧紧握住威力无比的三叉戟,

掷向高耸的古赖崖,立时一分为二,

一半石崖耸立着,另一半倒入水中。

当时,埃阿斯正在那里口出狂言。

迅利的岩石将他击往大海,

汹涌的波浪卷走了他。

他葬身鱼腹,之前,喝下了不少苦涩的海水。

“而你的兄长在天后赫拉的护佑下,

躲开了凶险的死亡,可是当他到达

陡峭的海崖马勒亚时,旋起一股

强烈的风暴,将他卷回大海。

尽管他连连叹息,却也无可奈何,

大风又将地推向一块陆地,

那是提埃斯特斯的领地,

现在属于他的儿子埃吉斯托斯,

后来,事情又有了转机,

风向发生转变,将他们一路送回家乡。

久别故土,这次踏上肥沃的大地,

你的兄长阿伽门农激动异常,

趴在大地之上,连连亲吻,泪水满面。

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一个站在高处的哨兵

看在眼中,他飞快地回去报告给埃吉斯托斯。

后者是个心地险恶,城府很深的人,

他预感到阿伽门农就要回来,

就派一个哨兵天天观望,已坚持了一年,

若能及时地告诉他阿伽门农的回归,

就付给他两塔兰同的黄金作为报酬。

哨兵看到阿伽门农归来,

能狂奔回去向那个人禀告,

于是埃吉斯托斯开始布置陷井。

他在宫中摆开了丰盛的宴席,

但挑送了二十个力大无穷的勇士埋伏在后面,

然后,他装作没事人一样,率领着车马

去迎接凯旋而归的国王阿伽门农,

后者丝毫没有觉察异常,在盛大的宴会之后,

就被杀死在地,如同在牛圈中宰杀一条牛。

阿特柔斯之子的部下和埃吉斯托斯的侍从,

展开了血战,最后全都死掉,无一幸免’。

听到了兄长已经死去的噩耗,我心如刀绞,

倒在沙滩上之上放声痛哭。

如此绝望和悲伤,简直想死掉算了,

我就这样在沙滩上翻滚着,痛哭着,

后来,永远说实话的老海神将我劝住:

‘别再伤心了,阿特柔斯之子,

你的眼泪流得再多,也不能换回你兄长的生命。

还不如振作起来,想法尽快返回家乡,

或许你发现凶手还逍遥法外,

或许你的侄子奥瑞斯特斯已报了仇,你可参加葬礼。’

“听罢,我觉得十分有理,马上有了精神

和勇气,渐渐从悲痛中恢复过来,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大声说道:

‘尊敬的老海神,您刚才提起,

还有一位英雄没有死去,但被阻在海上。

也许他已经死去,我会忍住悲痛,听您述说。’

听罢,老海神又继续说道:

‘那位英雄就是奥德修斯,他没有死去。

而是被女神卡吕普索强行留在海岛上,

他坐在海岛边沿,整日以泪洗面,

可是他没有办法回到思念的家乡,

因为没有海船,也没有同伴,

他不能就这样一个人穿越大洋,

而你,宙斯钟爱的墨涅拉奥斯,

命中注定,你不可能死在多马的阿尔戈斯,

按照天神的意志,你会居住在埃琉西昂平原,

位于大地的尽头,是拉达曼提斯的地盘,

那里没有暴风,也没有寒冬和绵连不断的雨季。

温柔的西风不停地时时吹来,

那是吹自俄开阿诺斯的凉爽的风,

你们将在那里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

因为你是海伦的丈夫,那么就是宙斯的乘龙快婿。’

“说罢,老海神跃起来钻入大海。

我内心十分激动,只好和另外三个同伴,

返回搁浅的海船,等我们到达那里,

晚饭已经备好,我们用过晚饭,

夜幕已降临。伸手不见五指,

我们躺在波浪冲拍的沙滩上,酣然入睡。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重新升上天际之时,

我们大家合力将船推上大海洋面,

并且竖起了洁白的风帆。

然后大家全部跳上海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用力划着大浆,驶入通向埃及的河流。

到达埃及,我们向众天神献上丰盛的

百牲祭品,终于使永远的天神们心满意足。

之后,我们为阿伽门农垒起一座大坟,以使他的英名永垂不朽

一切完毕之后和顺的天神赐以顺风,

我们一路平安地回到了久违的故土。

我的经历讲完了,年轻人,请你在我宫中住下,

住那么十一、二天,然后你再回去。

到时,我要为你饯行,

并赠给你一辆精制的马车和三匹骏马。

以及一只制作精美的酒杯,这样,

每次你用它向天神奠酒,就会想起我。”

听罢,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答道:

“高贵的阿特柔斯之子,其实我很乐意

留在你的宫中,呆上整整一年,

因为坐在你身边,听你的讲话,

可以让人兴奋不已,乐不思归。

但是,我必须离开,我的那些伙伴,

在皮洛斯焦急地等着我。

谈到你要赠给我的礼物,最好可以珍藏。

至于你的骏马和车子,还是您自己使用吧,

您这里有广阔的革场,上面长满了三叶草

和芦苇,还盛产小麦、大麦和颗粒洁白的燕麦。

而伊塔卡却没有一望无际的草场,

我们那里只放养山羊,比放养骏马的草场

要美得多,一般环绕在海中央的岛屿之上,

都不适合跑马。伊塔卡岛正是如此。”

听罢,高贵的墨涅拉奥斯露出了笑容,

拉住他的手,轻轻拍打着,这样说道:

“亲爱的年轻人,从你的这些话语,就可以

看出你出身高贵。好吧,我可以改变我的主意。

从我的府库中挑选一件更精美、更昂贵的珍品赠送给你,

它是一个由纯银制成的大调缸,

缸沿镶嵌着一圈儿黄金,美观大方,

无可比拟,出自匠神的神手,是我路经西顿时,

费狄摩斯王赠予的厚礼。

现在,我将它转赠给你。”

他们就这样欢乐地交谈着,

客人们已从四面八方赶来,

他们牵着羊,抬着香醇的美酒。

戴着闪亮头巾的妻子们送来了香甜的面包。

在大厅之上,大家准备宴会,忙忙碌碌。

而与此同时,那群傲慢无礼的求婚者,

仍在奥德修斯宽阔的庭院中扔铁饼,掷标槍,

和以前一样,毫无顾忌。

安提诺奥斯和天神般的欧律马科斯,

也坐在一边,他俩远为杰出,是求婚者的头儿。

这时,弗罗尼奥斯之子诺埃蒙走了进来,

来到安提诺奥斯的身边,向他问道:

“安提诺奥斯,不知你们是否心中有数。

特勒马科斯何时才能从皮洛斯返回?

他借走了我的海船,而我现在急需它。

在那边的埃利斯,我拥有十二匹母马

和一些未经驯服的骡子,

我要用船运回一匹,好慢慢驯服。”

听了他的问话,大家面面相觑。

万万没想到特勒马科斯真的去了皮洛斯。

还以为他现在正在庄园或牧猪奴那儿呢。

欧佩特勒之子安提诺奥斯怒气冲冲地说道:

“快点!老老实实告诉我,他何时离开?

带走了哪些年轻人?是自由的伊塔卡人,

还是他自己的奴隶和雇农?

另外,你还必须告诉我,

是他蛮横地逼你交出海船,

还是你主动借给他的?”

费罗尼奥斯之子诺埃蒙答道:

“是我主动借给他的,因为他登门借船。

满腹忧伤,我怎能不借给他,

忍心拒绝他呢?他带去皮洛斯的

都是伊塔卡地位高贵的优秀青年,

还有一位老者上了海船,很象门托尔,

但我怀疑那是一位天神,

因为那天我看到他已离开伊塔卡,

可是昨天早上我又见到了神一样的门托尔。”

说罢,他转身走开,去找他父亲。

安提诺奥斯和欧律马科斯觉得事情不妙,

他们要求众人停下来,围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欧佩特斯之子安提诺奥斯

怒火中烧,怒目圆睁,如同两个燃烧的火球。

他这样对众多的求婚者说道:

“真有能耐啊!小小的特勒马科斯!

他竟然背着我们,挑选了众多的本地精英,

出航去寻找他的父亲!他小小年纪,

竟有这样的胆量,以后必对我们不利。

但愿高高在上的克罗诺斯之子在他

未成人时就让他毁灭!我们必须阻止他。

我需要一只快船和二十个同伴,埋伏在

伊塔卡和萨墨之间的海峡,那是他的必经之路。

我要让他此行有去无回!”

听罢,大家点头赞成,让他尽快行动,

然后,求婚者纷纷起身,走进奥德修斯的大厅。

佩涅洛佩很快就得知

求婚者们的陰谋,是传令官墨冬

在庭院中听到了他们的密谋

赶紧跑入内屋,告诉女主人。

看到传令官匆匆跑入,美貌绝伦的

佩涅洛佩忧伤地问道:

“传令官,是不是那帮求婚者又有了什么吩咐?

他们是否要宫中的女仆停下手头的工作,

为他们准备好酒宴?希望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聚会了。

以后再别登上我的家门,纠缠不清,

这群无赖整睡日里呆在这里,花天酒地,

大肆耗费聪颖的特勒马科斯的家产。

在你们小时候,大概也听到你们的父母

对奥德修斯的称颂吧,他是一位公正、

仁慈的国王,平等地对待每一位臣民,

从来做过任何有违良心的恶事。

虽然有许多国王很容易亲近某些人,疏远某些人,

而奥德修斯总是一视同仁,可现在,

他们的蛇蝎心肠和罪恶行径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对仁慈的奥德修斯早就没有半分感激之心!”

听罢,聪明的墨冬这样回答:

“尊贵的女主人,若他们仅仅耗费财产还算大幸,

可是,现在他们正在合伙密谋,

要做一件更可怕的罪行,希望宙斯阻止他们!

聪颖的特勒马科斯已远航到皮洛斯

和富裕的的拉克得蒙,去打听父亲的下落。

这帮求婚者准备埋伏在半路上,用利器将他杀死。”

听到这样的报告,佩涅洛佩呆在那里,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全身软弱无力,

如遭五雷轰顶,只有泪水串串地流下来。

终于,她压抑住悲痛的心情,问道:

“传令官,我的儿子为何离我而去?

他实在没有必要乘坐快如骏马的海船,

漂荡在宽阔的海面上!天哪,事情竟会如此。

可能连他的名字都要被人们遗忘。”

聪明的墨冬这样回答女主人:

“尊贵的女主人,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或许是哪位天神鼓励他,也许是他自作主张。

远航去打听父亲的生死存亡。”

说罢,墨冬转身离开了内房,

可怜的佩涅洛佩,精神崩溃,极度哀伤。

屋中有那么多舒适的宽椅,她却看也没看,

一下子坐在内房大门槛旁边。

倚着门,流着泪,女仆们也陪着痛哭。

不管是年长还是年幼,她们都失声痛哭。

佩涅洛佩泪流不止,这样向女仆们哭诉道:

“亲爱的朋友们!看看我这个苦命的人吧,

在和我同龄的女人中,宙斯让我成为最不幸的一个。

首先,我失去了我的丈夫,

他在所有达那奥斯人中出类拔萃。

他的美名传遍了赫拉斯和广阔的阿尔戈斯。

而现在,我又失去了我心爱的儿子。

他可能已葬身狂暴的大海,无声无息。

而我竟然不知道,他何时离家远航!

你们这些没用的仆人,为何不把我叫醒?

你们肯定知道他有这样的打算。

如果我能知道他准备远航,

说什么我也不会他走的,要走也可以,

除非是我躺在这里,结束了生命!

快点,你们快去把多利奥斯找来,

他是我父的仆人,后来随我出嫁,

他现在在庄园管理果树,

让他赶紧去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拉埃尔特斯。

或许他能想出什么办法,

向公众们揭露这帮无赖的恶行。

他们正丧尽天良地要杀死他和奥德修斯的独苗!”

此时,老保姆欧律勒娅说道:

“尊贵的女主人,我要告诉你实情,

任凭你处置我,是杀死我,还是让我继续活着。

我确实知道实情,还为他做了准备。

给他盛上美酒和粮食,并当着他的面发下毒誓,

说我决不会泄露秘密,

直到十二天之后,这样,您就不会悲伤流泪,

泪水就不会损伤您的容颜。现在,

您还是去干干净净地洗个澡吧。

换上干净的衣服,由侍女陪伴着,

在你的房间中,向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恳求,

或许,伟大的女神会在必要时出手援救。

还是别去打扰那位苦恼的拉埃尔特斯吧,

永生的天神还不至于如此痛恨阿尔克西奥斯的后代,

总会让特勒马科斯活下来,

好继承那一大片肥田沃土和高耸坚固的宫殿。”

佩涅洛佩听从了老女仆的话,

便去沐浴,换上干净柔软的衣服,

在侍女的陪同下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把装满麦子的篮子献了上去,向雅典娜祈祷。

“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请听我的请求:

如果当年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

在宫中向您献祭过无数肥美的牛羊,

那么请您看在他的份儿上,救救我的儿子吧,

别让他白白地丧命于求婚者的黑手之下。”

祈祷完毕,她大哭起来,女神听到了她的恳求。

此时,那帮无赖正在幽暗的大堂中喧闹不休,

有的年轻求婚者口出狂言,喊道:

“或许美貌的佩涅洛佩正考虑嫁给我们之中的

哪个呢,她怎么想到她的儿子要死在我们手里呢?”

他们没有人可以预知未来,但也有人这狂妄地说。

这时,安提诺奥斯告诫众人道:

“我的朋友,你们要注意,

千万不可说露了嘴,让别人知道我们的打算。

刚才大家都一致同意商议的结果,

那么我们就赶紧行动吧,秘密地干成它!”

说罢,他率领着二十名身强力壮的年轻人,

飞快地到达了海边。

他们合力将黑船推上海面。

然后竖起了高高的桅杆,扬起洁白的风帆,

并把船浆固定在用皮子制成的套环中。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随从们

把锋利的武器装上海船。

他们先把船停泊在海港深处,然后下船,

开始吃晚饭,盼望着夜幕降临。

在温暖的睡房中,佩涅洛佩躺在那里,

她茶饭不思,只是担心自己心爱的儿子,

能不能躲开黑色的死亡。难道真的会如此不幸,

倒在可耻的求婚者的剑下?

如同一只被猎人围击的雄狮,

急躁地踱来踱出,想着该如何逃生。

她冥思苦想,直到睡神将她罩住。

于是她就和衣睡去,全身的关节得到了松弛。

目光炯炯的雅典娜为了宽慰她。

灵机一动,就变出了一个极象伊弗提墨的幻象,

她是伊卡里奥斯之女,佩涅洛佩的姐妹,

与丈夫欧墨洛斯住在斐赖。

雅典娜吩咐这个幻象走进

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的宫中,

去宽慰泪水横流、极度悲伤的佩涅洛佩。

幻象从睡房的门缝中挤了进去,

站在佩涅洛佩的上方,这样说道:

“佩涅洛佩,你安静地休息吧。

不必如此悲伤,永远的天神护佑着你,

你心爱的儿子定能逢凶化吉,安然返回,

因为,他未做过什么坏事,天神不会惩罚他。”

此时,佩涅洛佩已进入了梦乡,正在梦幻门前徘徊。

她这样回答道:

“我亲爱的姐妹,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以前,你很少登门,因为我们相隔太远。

刚才,你劝我止住悲伤,但怎能做得到?

首先,我失去了我的丈夫,

他在所有阿开奥斯人中出类拔萃,

他的美名远播赫拉斯和阿尔戈斯。

而现在,我最心爱的儿子又离我而去,

说是去打听父亲的下落。他还年轻,

没有经过大风大浪,我比担心丈夫还担心他,

生怕他会遇到什么不幸,

或许在陆上,或许在海上。

现在有一帮可耻的人正在密谋,

准备将他致于死地,

让他永远也不可能返回自己的家园。”

听罢,模糊昏暗的幻象安慰她道:

“佩涅洛佩,你不必为他担心,有一位天神与他同行

这位天神是人人共仰的雅典娜。

是她见你如此地忧伤,

就派我来宽慰你的心。”

于是,佩涅洛佩这样说道:

“如果你是一位天神,请你告诉我,

另外一个不幸的人,他生活在陽光下,

还是已被死神抓住,奔赴了哈得斯的冥府?”

模糊昏暗的幻象答道:

“恕我不能告诉你这件事,

你丈夫是活是死,我不能胡说。”

说罢,幻象又轻盈攸忽地从门缝挤了出去,

汇入了空气中,而佩涅洛佩则醒了过来,

觉得做了一个奇异的梦,能清楚地记住梦中经历。

想到这个梦,她心胸开阔了许多。

而那群可恶的求婚者已扬帆起航,

准备将特勒马科斯杀死在归返途中。

在伊塔卡和陡峭的萨墨之间,

有一个小海岛,名叫阿斯特里斯,

海岛的两侧都可以停泊海船,

阿开奥斯人就在那里设下埋伏。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4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