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5

诗歌大全 尚仁 326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5

奥德赛·5

——卡吕普索放奥德修斯回家

这时,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

从她所爱的提托诺斯身边起床,

将温暧明亮的陽光送给神界和人间。

众神们,包括至高无上的掷雷的宙斯

开始聚会议事。雅典娜时时刻刻思念着

不幸的奥德修斯,于是向众位天神说道:

“天父宙斯,各位永远的天神,请听我说,

奥德修斯。非常地仁慈公正,善待每一位子民。

如果在他离家之时,没有人感念他的恩德,

那么就让所有的国王都暴戾残忍吧,

告别使人欢悦的慈爱和公正

可怜的奥德修斯,如今正被困在海岛上,

神女神卡吕普索强行留在她的仙府中。

不让他返回自己的家乡,奥德修斯毫无办法,

因为他既无海船,也无同伴,

怎么可能渡过那波涛汹涌的大海?

此刻,特勒马科斯为了打听父亲的下落,

远航到圣城皮洛斯和富裕的拉克得蒙,

那帮求婚者对他十分痛恨,

已经埋伏在路上,准备把他杀死!”

听罢,克罗诺斯之子十分不悦,说道:

“我的孩子,看你在说些什么?

这所有的事情不都是在你的策划之下吗?

你是要让奥德修斯返回以报复那帮求婚者吗?

还有特勒马科斯,我相信你一定能帮助他,

使他逢凶化吉,陪伴着他返回家乡,

让那些求婚者计划落空,返回伊塔卡。”

然后,他这样对心爱的赫尔墨斯说道:

“我的孩子,你是神通广大的神使,

请你前往卡吕普索的岛上,

让她放开奥德修斯,后者独自一人

既无天神的护佑,也无同伴陪伴,

让他驾驶一只小小的木筏,驶向汪洋大海。

在海上飘泊二十天之后,到达斯克里埃。

那里的费埃克斯人与天神是亲戚,

他们一定会尊敬他如同对待一位天神,

殷勤地送他返回自己的故乡,

并送给他无数的礼物,包括金铜和衣物,

和他那份本应带回家乡的特洛亚的战利品

份额相当。你可以放心,命中注定,

他一定会再次看到高耸的宫殿和沃土,

一定能和美貌的妻子和心爱的儿子相聚。”

听罢,赫尔墨斯谨从不违。

他穿上了一双闪亮的金质绳鞋。

穿上它,就会任意驰骋,

迅速地到达大海和大地的每一个地方。

他手中还有一柄手杖,可以点触任何凡人,

既能使之入睡,可能使之清醒。

弑杀阿尔戈斯的天神就这样飞出了奥林卑斯山。

他一直飞行,在皮埃里亚的上空才落在海上,

接着他轻掠过海水,如同一只海鸥,

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奋力捕捉,

水中的海鱼,而不顾浪花打湿了羽毛。

赫尔墨斯就是这样轻如水鸟,

越过层层海浪,顺利地落在海岛之上。

他迈步走向女神的洞府,

发现她正在里面。那位美发的女神的

洞里正燃着温暖的柴火,

整个空间都弥漫着一股松柏的清香。

美丽的女神在织机旁忙忙碌碌,

手中拿着一只金梭,欢乐地唱着甜美的歌。

洞府的四周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各种树木,

有杨树、桃树和香气四溢的柏树。

在树林间,各种大羽的飞鸟筑了窝巢,

有猎头鹰、鹞鹰和黑黑的乌鸦。

洞府的岩壁上长满了青青的翠藤,

上面挂着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紫葡萄。

两侧有四股山泉,

吞吐着清香的泉水,

奔驰而下,流向不同的方向。

周围平地上是柔软细嫩的草坪,

有欧芹和紫罗兰。这种美好的田园风光,

使初来乍到的永生的天神也倍觉清爽。

弑杀阿尔戈斯的赫尔墨斯就是这样

观赏着赏心悦目的美景,久久未移动脚步。

终于,他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便信步走进洞府。

女神中的佼佼者一看到来客的面容,

就知道是天神的哪一位,因为永远的天神

都具有这种识别能力,即使相距遥远,不曾见过面。

但是赫尔墨斯在洞府中没有看见奥德修斯,

后者正坐在波浪滚滚的大海岸边,

遥望着故乡的方向,

心情悲愁,泪珠滚滚。

女神中的佼佼者,卡吕普索将赫尔墨斯引向

舒适的宽椅,然后问道:

“尊贵的执金杖的赫尔墨斯!今天大驾光临,

不知有何贵干?您可是位稀客。

您尽管提出您的要求,

只要我能办得到,一定鼎力相助。

请进来坐下吧。我要好好地招待你。”

说罢,女神殷勤地摆下精美的餐桌,

在上面摆满了香甜的食物和清凉的仙液。

赫尔墨斯也不推辞,大口地吃了起来。

等到他吃饱喝足之后,

就向女神的佼佼者卡吕普索答道:

“既然你刚才问我此行目的,

我现在就详细地告诉你。

我来到此处,也并非自愿,

但是宙斯威力无穷,

谁也不敢违抗他。

我是奉命穿越大海来到你的海岛上。

这里人烟稀少,没有凡人奉献的

丰盛的羊牛和香醇的美酒。

听说,在你这里住着一位凡人中的俊杰,

他的战友们在特洛亚城下奋斗了九年,

到第十年才攻陷伊利昂,在他们回程时,

得罪了带埃吉斯的宙斯之女,神力广大的雅典娜。

后者怒气冲冲,在他们回家的途中,

掀起滔天巨浪,使他的所有伙件都溺于大海,

唯有他一人幸存,被飓风卷到你这里来。

宙斯让我转告你,快点儿放他上路,

因为命中注定,他一定会,回到故乡

见到妻子和儿子,

他不会如此悲惨,

凄凉地终老于这荒无人烟的海岛上。”

听罢,女神中的佼佼者卡吕普索如五雷轰顶,

登时大怒,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大声说道:

“你们这帮可恶的天神,不但专横而且好嫉妒,

看到女神们与自己喜爱的凡人同床共眠,

你们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定要拆散人家,使人痛苦。

那位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爱上了奥里昂,

你们这样永生、但无聊的天神就个个嫉妒,

直到享用金座的猎神阿尔特弥斯张弓,

将其射死在奥尔提吉亚,才平息了怒火。

又如美丽得墨特尔,与伊阿西昂相爱,

他们狂热地在新犁的田地中做爱,

一连三次,终于被宙斯知道,

后者掷下威力无比的炸雷,将他炸死。

现在,我和奥德修斯结合,

你们又存心捣乱,

当宙斯用炸雷击毁他的海船,

他被飓风卷到我这里来的时候,

是我,把他从水中拯救出来。

我给他可口的美食,细心照料他,

并劝他住在这里,和我作伴,

这样就能够永远快乐,长生不老。

但是,威力无比的、喜掷炸雷的宙斯,

既然决意又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

那么就让他回返故乡吧,我又能如何呢?

可是,我没有海船,也没有同伴,

不能使他穿越汪洋大海。

但是我会向他提供忠告,

使他安然无恙地回到可爱的家乡。”

听罢,弑杀阿尔戈斯的赫尔墨斯说道:

“那你就快放他走吧,别再耽搁,

否则宙斯会勃然大怒,狠狠地惩罚你!”

然后,赫尔墨斯迅速离去。

悲伤的女神只得屈从于宙斯的意志。

前去寻找卓越的奥德修斯。

后者正坐在波涛汹涌、一望无际的大海边,

思念着故乡,思念着亲人,泪珠不断,

美丽温柔的卡吕普索也不能使他开心。

晚上,他会无奈地躺在女神身边,

和卡吕普索貌合神离。

白天,他就会一整天的地坐在海边,

不断地叹息,不断地流泪,

朝着故乡的方向,望眼欲穿。

女神中的佼佼者卡吕普索移到他身边,说道:

“可怜的人啊!请不要这样哭泣,

这样折磨你自己的心灵吧,

我答应你,让你出发离开这里。

但是你必须砍伐林木,做成一只木筏,

在上面铺上牢固的护板,你可以划着它,

越过那淼茫的大海,

我会为你准备足够使用的食物、淡水、

和香甜美酒,还会为你准备一些干净的衣服,

并吹起一股朝向你的故乡的海风,

让你能够顺利地返回家园,

但愿那些神力更加广大的天神,

也能象我一样帮助你。”

听罢,杰出的奥德修斯心中暗暗惊奇。

他试探着用长着翅膀的语言问道:

“女神!为何你改变了主意。

要放我离开?是不是你另有所谋?

要知道大海之上凶险无数。

单单一只渺小的木筏怎能平安渡过?

既使是威力无边的宙斯赐予我顺风,

也难抵达岸边。女神啊,除非你在我面前,

发下毒誓,否则我拒绝离开这里,”

听罢,女神中的佼佼者卡吕普索,柔和地说道:

“瞧!你这个心机很深的家伙!

为了避免上当受骗,竟说出这样的话语!

好吧,我就在你的面前发誓。

我以大地、苍天和斯提克斯河,

这些天神甚为重视的名义起誓:

我这样做,绝对不是为了伤害你,

我这样故完全是将心比心,

若我落入象你这样的困境,也会和你的想法一样的。

我要向你证明,我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女人。

我的心地仁慈而又善解人意。”

说罢,卡吕普索首先返行,

神一样的奥德修斯紧紧跟在后面。

不一会儿,他们就回到了香气四溢的洞府。

奥德修斯坐在了刚才赫尔墨斯坐过的椅子上,

高兴地享用着女神为他准备的食物

和侍女们端上来的香甜的仙液。

女神卡吕普索坐在他的对面,

陪他一起用饭。

当他们满足了吃喝的欲望之后,

女神中的佼佼者卡吕普索这样说道:

“天神的后代,拉埃尔特斯之子,

卓越的奥德修斯,

不久你就能离开这神仙洞府,

回到你可爱的家乡。在归途中,

你会经历无数的苦难,或许那时,

你就后悔离开了我,

抛弃了长生不死的权利。

尽管你不断地思念可爱的娇妻,

我想在容貌,身段和皮肤方面,

绝对不会比她差,要知道,

凡人中的妇女一般难以和女神相提并论。”

听罢,卓越的奥德修斯这样应答:

“尊贵的女神,请您不要苦恼。

我这次离开,并不是您在容貌、身段

和皮肤方面,不如我的妻子佩涅洛佩。

这怎么可能呢?您是一位女神,能够容颜长驻。

只是我太想念自己的故乡了,

我希望自己能踏上离别多年的故土。

很有可能,我会在海上经历诸多磨难。

但我返家的决心不会动摇,决不后悔。

以前,我就曾历尽各种苦难。

加上这一次冒险,又有何妨?”

这时,夕陽已经西下,夜幕已经降临。

他们二人相伴走入洞府深处的睡房。

欢爱之后,才拥抱着睡在一起。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升上天际之时,

奥德修斯穿上衣衫,

披上精致的斗篷。

美丽窈窕的女神则穿上一件雪白的曳地长袍,

细腰之上束着一条美妙无比的黄金腰带,

她将一条闪亮的头巾高雅地裹在头上,

开始为奥德修斯准备路上需要的物品。

她把一柄青铜铸就、奥德修斯

使用起来得心应手的大斧交给他。

奥德修斯信心十足地握住那安装牢固的

橄榄木修成的木柄,

然后又接过一把小而锋利的斧子。

他在女神的引导下,

来到了海岛之上最茂密的林木那里,

有杨树、桤树和许多松柏树。

这些高大的树木早已枯干轻浮,

正适合制做漂在水面上的木筏。

女神中的佼佼者卡吕普索指点他

应如何砍伐,便离开返回洞府。

奥德修斯挥斧如风,

一会就砍倒了二十棵树,

并用手斧将它们削去枝桠,

打上笔直的墨墨,利落地削成平板。

这时,卡吕普索又为他送来了硬钻,

他在木板之上,打上了几个孔眼。

用钉子和木条将它们连在一起,

就象技艺高超的木匠制造一只

巨大的海船的底板那样,坚实而牢固。

然后,他又竖起木板,连在一起。

用斜木固定在底板边沿,

做成长长的船舷,

接着,他制作出桅杆、

帆桁和掌握航行方向的木舵。

他还在船舷周围放上许多树枝条,

这样能够抵御海风的袭击。

一会儿,卡吕普索又送来大匹的布料,

奥德修斯很快用它们制成了宽大的风帆。

最后,他竖起了桅杆,系上了风帆,

用巨木做成杠杆将木筏推向大海。

到了第四天,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

到了第五天,女神中的佼佼者卡吕普索

帮他洗完澡,穿上芳香柔软的衣袍。

送他离开海岛。在木筏上,女神放上

一皮袋香美的甜酒,一皮袋洁净的淡水,

和一口袋食品,另外有其它各种各样的美味。

女神吹起一般柔和清凉的海风,

鼓起了洁白的风帆,奥德修斯坐上了木筏,

稳坐在木舵旁,他划动着木桨,

越驶越远,他从未闭上眼睛,

一直紧紧地盯着昂星和大角星,

还有大熊星座,人们俗称之为“北斗星,”

在众多的星座之中,只有北斗星是自转的,

而且永不滑落,永不落入俄开阿诺斯长河。

临时前,卡吕普索再三叮嘱他,

让他航行在大熊星座的右边,始终如一。

在茫茫的大海上,奥德修斯连着航行了十七天,

直到十八天,才远远地望见了远方的山峦。

那是费埃克斯人的领地,

如同一块浑圆的牛皮大盾,飘在苍茫的大海之上。

可是,正在此时,海神波塞冬从享受了丰盛祭祀

的埃塞俄比亚返回,看到奥德修斯行驶在

平静的海面上,不禁心中大怒。

他晃动着巨大的头颅,自言自语道:

“看来,其他天神在我访问埃塞俄比亚之时,

改变了对奥德修斯的看法。如今,只要他

踏上费埃克斯人的领地,

他就可以逃脱出天神降给他的巨大灾祸。

不过,我还是要让他吃些苦头!”

说罢,他举起那威力巨大的三叉乾,

一边翻搅着海水,一面召唤风神。

霎那间,乌云从天边汇合过来,

东风、南风、北风、西风,

一起挥发他们的能量,在大海上

掀起了层层的巨浪,水沫四溅。

猛烈的旋风在海面之上,呼啸直上。

见到天气顿劣,奥德修斯喜悦心情

一扫而光,无限悲伤地自言自语道:

“唉!我是多么地不幸,不知要面对何种命运。

女神曾预言我在返回家园之前会历尽磨难,

看来,她的话一点儿也不假。

一定是至高无上的宙斯集起了如此浓黑的乌云,

吹起了这样猛烈的狂风,

可怜我的末日就要来临!

那些为阿特柔斯之子战死在特洛亚的勇士们,

该是多么幸运啊,比我要幸运三倍、四倍,

在那一天,我也战死沙场该多好啊,

围着佩琉斯之子的尸体,

众多的特洛亚人举着利器疯狂地进攻我。

如果那时我英勇战死,我的美名就会万世不朽。

而如,我要不为人所知地葬身鱼腹!”

他正这样说着,不妨旁边陡然耸起一个大浪,

铺天盖地地砸下来,将木筏打得团团乱转,

奥德修斯被甩出很远,

桅杆也被巨浪摧断,

浪头卷走了桅杆和风帆。

奥德修斯压在巨浪底下,

好长时间都露不了头,

因为一层接着一层的浪花迭压而至。

女神卡吕普索所赠的衣服,浸了水,十分沉重,

过了许久,他才得以露出脸面,呼吸空气,

头发上一绺一绺地流下苦咸的海水,

尽管十分无力,还是没忘掉那条木筏,

他迅速游向木筏,松了口气,总算又捡回了一命。

木筏颠簸在浪头上,一会到了浪尖,一会儿又跌入浪谷,

就如同密集茂密的蓟丛,

在秋风的吹动下,来回摇摆不停。

木筏在大洋面上,也是这样上下左右运动。

一会儿,南风将它抛给北风。

一会儿,东风又把它推向西风。

这时,美足的伊诺,又名琉科特埃的女神。

看到了奥德修斯。她原本是一位凡人,说人间的语言,

后来成为永生不死的快乐的海中女神

看到奥德修斯险情环生,她不禁心生怜悯,

就化身为一只海鸥,落在了木筏前头,

神异地开了口,对奥德修斯说道:

“可怜的奥德修斯,你做了什么事,

竟让波塞冬如此地折磨你?

不过,他尽管劝怒,却不能伤害你。

如果你还有脑子,就仔细听好,

按我说的去做:赶紧抛弃这小小木筏,

脱掉这些沉重的衣服,将它们抛入大海。

然后,你要奋力地双手划水,

游到对面弗埃克斯人的国土。

一踏上那里的土地,你就可以脱险。

现在拿走这块方巾,垫在你的胸下,

它会飘浮起你,为你挡开灾难,

一旦你的双手抓住了陆地,就赶紧将它,

扔到水中,要尽你所能抛得越远越好。

然后,你就可以放心地大步离开。”

说罢,善良的女神将方巾交给他,

自己则转身跃入深淼的大海。

如同一只海鸥,一头扎进了深水之中,

木筏上留下了心情烦躁,

犹豫不决的奥德修斯。

他内心权衡着,自言自语道:

“这位女神是不是有意捉弄我,

怂恿我抛开这条木筏,孤独无依,

我看,我还是断续保留它,

只要它还未被风浪击碎,我就依靠它。

一旦它成了碎片,我再跃入大海,

奋力游向海岸也不迟。

而那最近的陆地离此也十分遥远。

对,就这么办吧,这个方法最妥当。

卓越的奥德修斯正在权衡着,

波塞冬推卷着巨浪又一次砸了下来。

铺天盖地,无处可逃。

如同一堆干燥轻飘的野草,

在狂风的劲吹席卷下,

扬得四处都是,零零散散地落在地面。

小小的木筏也被打得七零八落。

不幸的奥德修斯幸运地抓住了一条木板,

他骑在上面,脱掉了沉重的衣服,

把伊诺赠给白方巾放在胸下,

一头扎入水中,双臂挥动起来。

心中思考着,自言自语道:

“姑且放过你吧,让你就这样漂泊。

在到达前面的陆地前,你会遭受不少的苦难。

这会儿,你大概尝够了苦头儿了吧。”

见次情状,海神波塞冬摇着头,

说罢,波塞冬鞭打他的长鬃烈马,

返回他的宫殿,金壁辉煌的埃盖。

宙斯之女,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得以发挥神力,

她遣走了东、南、西风,

只留下了北风,命他劲吹着,

为奥德修斯在身前打开一条水路,

推动着他尽快地游向费埃克斯人的领地,

尽早地摆脱掉死神的追击。

就这样,奥德修斯在波涛汹涌的海中,

漂泊了两天两夜,一次又一次地想到末日来临。

直到第三天,海面终于静柔和,风神已去。

这时,他平放眼望去,

惊喜地发现不远的前方有一片陆地,

他是如此欣喜若狂,精神百倍,

有如一位孝顺的儿子,整日守得在久病不愈、

即将离世的慈爱的父亲床边,

忽然发现父亲的病情有好转,

摆脱了死神的纠缠,有了康复的希望那样,

兴奋快乐之情溢于言表。见到了不远处的陆地,

奥德修斯就是如此地兴高采烈。

他更加努力地划向前方,内心充满了希望。

他离陆地越来越近,这时,他听到了可怕的巨响,

正是浪花扑打石岩的声音。

海水呼啸着冲向坚硬的海滩,

淹没了岸上一切,水沫溅出老远,

岸边既无法泊船,也无法登陆,

面前望到的是一片光滑而高耸的石壁。

见状,奥德修斯登时凉透了心,

四肢也失去力气,忧伤地自言自语道:

“难道天神故意捉弄我?

当我看到陆地,欣喜若狂地游来时,

矗立眼前的却是无法登陆的悬崖峭壁!

这里的巨浪如此凶暴,

石壁这样光滑笔直,

也许不等我爬到半山腰。

浪头的巨手也会从后面将我再卷入大海。

即使我耗尽了力气,也会徒劳无功。

无法在岸上站住脚,如果我断续向前游。

寻找可以登陆的海岸。

那也是吉凶难测,海水中什么凶险都有,

天神也许会派海中水怪袭击我,

海神安菲特里泰不就生下了许多水怪吗?

看来,威力无边的波塞冬依然

未平息他的怒火,处心积虑地惩罚我,

执意要让我丧命于浩淼的大海!”

正当他内心权衡之际,

一个大浪朝他打来,将他卷向陡峭的石壁。

如果不是目光炯炯的雅典娜赋予他灵感,

他一定会被撞得粉身碎骨,如同飞溅的水沫。

危急之中,他伸出双手,深深地插住崖缝,

牢牢地抓住,死不放手,直到浪花溅入他的胸前,

但是在浪头回退时,巨大的拉力却将他拽入大海。

从高高的石壁,落进深深的海水之中,

就象一只足上有吸盘的章鱼,强力地吸附在石岩上,

被别人的力量狠命地拽了下来一样。

奥德修斯手掌上的皮层留在了崖缝中,

自身落入大海,淹没在浪花底下。

在这样的险要关头,他很可能被死神抓住,

幸好,雅典娜又使他急中生智,

在波浪又一次冲向陆地时,

他顺着水流的方向,努力向前游去,

并仔细盯着海岸,看什么地方能够登陆。

终于,所幸天无绝人之路,

他发现了一条入海的河流,周围没有悬崖峭壁。

也没有滔天巨浪,他向那里奋力游去。

心中暗暗地这样祈祷着:

“慈悲的河神啊,虽然我不知您姓氏名谁,

但请你发发善心,救救我这个亡命之徒!

我刚刚摆脱波塞冬的捕杀,逃到你的怀抱中来。

我相信一个可怜的流浪汉的请求,

任何天神都不会置之不理,

求求你!河神,请您帮助我吧!”

说罢,河流真的停止了流动,

一切都和平宁静,使奥德修斯安全游过。

可怜的英雄终于登上了陆地。

可是,他已两眼昏花,浑身无力,

全身被苦咸的海水泡得肿涨起来。

耳中、鼻中不断地向外流着海水,

他大口地喘着粗气,难以支持,昏倒在地。

等他再次苏醒过来,恢复了清醒的理智之后,

就将身前白方巾摘了来,

用力抛向咆哮的大海,善良的伊诺

伸出长长的手臂,将它拿住。奥德修斯挣扎着,

离开了河口,倒在了茂盛的芦苇丛中。

他亲吻着生产粮食的肥沃的土地,

心下十分哀伤,这样自言自语道:

“唉!可怜的我,将来我会遇到什么灾难呢?

也许今晚我就会死在这条河边。

因为夜晚的寒气太盛,还会降下冰冷的露水。

我滴水未粘,全身湿透,又软弱无力,

到了早上,还会从河上吹来冷飕飕的凉风。

如果我用尽力气,爬过这个斜坡,

躲进那片树林,或许能找到一个温暖的地方睡上一觉,

使自己好好地得到休息,

还可以做一个好梦!只是,

在昏暗的树林中,我可能会成为野兽口中的美食。”

他权衡再三,觉得还是后一个方法更可行。

于是,他爬过斜坡,不久便进了那片树林。

林间一块平坦的草地上,长着一丛灌木,

与一丛橄榄树紧紧相接,下方有一块

安全的所在,上方是枝枝相接的藤木,

密密实实,雨水滴不进,大风吹不进。

奥德修斯钻到下面,见满地是厚厚的落叶,

就双手胡划几下,堆起一个大堆,

即使有二、三个人睡在这里也绰绰有余,

不怕任何寒气,不担心任何露水。

看到如此理想的小窝,历尽苦难的奥德修斯,

喜上心头,他马上钻进了堆起的落叶下面。

就好象在郊外野营的人,

将干枯的树叶埋入烧黑的木炭底下,

不用再担心会缺乏火焰。

奥德修斯就这样躺在了落叶下面。

见他躺好,目光炯炯的雅典娜召来了睡神,

后者双手合上他的眼皮,

使他陷入沉沉的睡眠,

暂时将疲乏劳累抛在一边。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5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