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10

诗歌大全 尚仁 516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10

奥德赛·10

——奥德修斯回忆:仙遇女神基尔克

“之后,我们到达了天神钟爱的希波塔斯之子

艾奥洛斯居住的艾奥利埃岛。

这座岛飘浮在大海之上,上面修建着

坚不可摧的高大的铜墙铁壁和险不可攀的

悬崖峭壁。艾奥洛斯有十二个孩子,

六个是儿子,六个是女儿,

他将女儿嫁给儿子,配成六对夫妻。

他们一天到晚在宫中,陪在父母身边,

享受酒宴,美味佳肴,难以胜数。

白天,宫殿之中飘荡着各种食物的芳香,

晚上,他们就回到睡房,躺在各自的妻子身边。

身下是柔软的睡床,身上是温暖的毛毯。

我们走进这们一座宫殿时,

艾奥洛斯热情地招待我们,

留我们吃了整整一个月,询问了许多问题,

比如伊利昂战,阿开奥斯人的海船,

和阿开奥斯人的返航等种种问题,

我都一一地加以详细解答。

后来,我请求他帮助我们重返故乡,

他毫不犹豫地答应,表示鼎力相助。

他交给我一个取自于一头九岁牛的皮袋,

里面装着东南西北各个方向的劲风。

是宙斯交给他这一责任,让他负责

风势,或大或小,或起或止,全凭他的心愿。

他把这个皮袋交给了我,只让西风出来,

把其它的风都用一根银绳紧紧地绑住,

不让一点风漏出来。西风可以吹着风帆,

将我送回分离已久的家园。

但命中注定,我们不会如此顺利地回归,

我们的愚蠢负了好心的艾奥洛斯。

我们的海船日夜兼程,一连九天都未停下。

到了第十天,我们惊喜地望到了故乡,

已十分近,甚至可以看到人们添加干柴烧饭。

这时,我十分放松,睡神乘虚而入,

因为我连着九天,都一直亲自掌舵,

不愿意交给其他的同伴,只是为了能尽快还乡。

可是,此时,其他的同伴认为希波塔斯之子

艾奥洛斯交给我的皮袋中装满了大量金银,

没有分给众人,想独吞带回家中。

有的人愤愤不平地对旁边的人说道:

‘这是多么地不公平!不论到什么地方,

他总倍受尊敬,出够风头,

在特洛亚,他就得了丰富的财宝,

而我们,同样辛辛苦苦,舍命拼杀,

回到故乡时,却又双手空空,一无所获,

最近,他又受到艾奥洛斯的盛情接侍,

并得到了珍贵礼物,让我们打开皮袋看着吧,

里面一定装满了大量的黄金和白银。’

“听罢,大家点头赞同。

但他们一打开皮袋,东南西北风一起冲出,

旋风顿起,立即把海船卷向大海,

他们哭喊着,但无济于事,

这发生的一切将我惊醒,我权衡着:

是跃身投入大海溺死算了,

还是忍着怒气,活在这个可怕的人间。

最后我决定活下去。躺在船里,不说话,

可笑的是船队又被旋风吹回了

天神钟爱的艾奥洛斯的海岛。

“不得已,我们只好登岸,汲取淡水,

然后在海边旁边用饭。

大家吃饱喝足之后,

我带着传令官和一个战友

前往艾奥洛斯的宫殿,而后者,

正和他的妻子女儿快乐地享受着美食。

见到我们去而复返,站在门柱旁边,

艾奥洛斯甚为惊讶,问道:

‘奥德修斯,为何返回?是不是有邪恶的天神阻挠?

我已帮助你们,让你们顺利地回归故乡,

或者前往任何一个你们想去的地方。’

“听罢,我压抑不住心中的烦躁,说道:

‘是愚蠢的同伴和可恶的睡神毁了此次回返。

亲爱的朋友,请你再尽力帮我们一把。’

“我低声下气,十分地恭顺,

可是,他们默不作声,最后艾奥洛斯说道:

‘你们还是快走吧!看来,我不应帮助你们,

你们不能顺利返航。这说明天神讨厌你们,

又让你们回到这里,快走吧,

恕我不能接待你们!’

“说罢,他请我出宫,我也无可奈何,

唯有叹息。后来我们重新回航,

此次却是划劲木桨,疲惫不堪,

大家十分后悔,但也只有接受这个现实。

我们日夜兼程,连着六天,

到了第七天,我们到达了拉摩斯的城堡,

莱斯特律戈涅斯的人特勒皮洛斯。

在那个地方,回家的牧人向出牧的牧人打招呼,

后者则向他们致意。

一个牧人,如果彻夜不眠,

就可以得到两份工钱,

既放牧肥羊又放牧壮牛,

因为白天黑夜放牧的间隙很短。

我们把船驶进了那里的海港,

两边都是,耸立在海中的高大的石壁,

上面挂满了荆藤,两个石壁相对,

中间缺口就成了海港入口处,十分狭窄。

就通过那里,我们把所海船全都驶进海港,

整整齐齐地停泊在那里,港内一丝风儿都没有,

也没有一丝儿波浪,一片风平浪静的安和之景。

只有我一个把海船停泊在海港之外,

用缆绳系在入口的突出的岩石上,

然后,我爬上了一个陡峭的石岩,

站在上面,向远处眺望,

没看见人们在劳动,没有看到牛耕地,

只见原野之上升起一缕青烟。

于是,我派一些同伴前去打探,

看生活在这里的是些什么样的居民。

我吩咐两个同伴,还有一名传令官前往。

他们得令而去,沿着一条宽大笔直的道路,

这条路用于运输从高山上破伐下来的木料。

后来,他们碰到了一个取水的健壮的姑娘,

她是莱斯特律戈涅斯人安提法特斯之女。

这里的居民一般都到城外的阿尔塔基埃泉取水,

这个女子也正前往泉水处。

我的使者们向她打听谁是统冶此地的国王。

她就用手指点着她父亲的高大的宫殿。

他们进去后,发现一个粗大的女子,

如一座山峰般粗壮,吓得他们胆战心惊。这个女子从集会处

唤回了她的丈夫安提法特斯,

后者使我的使者们遭到灭顶之灾,

见到来客,他抓起一个,当作饭餐。

另外两个见状大惊,撒退就往海港跑,

凶残的国王大声喊叫,召来了大批的莱斯特律戈涅斯人,

一个个凶狠无比,似凶神恶煞。

他们站在崖壁山,向下投掷石块,

海港中传来我的同伴临死前的惨叫

和海船砸裂之声。之后,这些野蛮人

抓起我的同伴往回走,好作为美味佳肴。

他们忙着杀害海港里的同伴,

趁此机会,我用身边锋利的铜剑,

将船缆绳割断,并命令船上的同伴,

合力划动木桨,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在死亡面前,人人畏惧,他们奋力划桨。

终于石壁越来越远,得以逃生。

而其他所有的海船和同伴都未能逃出魔港。

“我们航行在海面上,悲喜交加,

喜的是自己侥幸逃生,

悲伤是同伴全都死去。

后来,我们又到达了美发的基尔克居住艾艾埃岛。

她是一位精道人类语言的可怕的女神,

与凶残的艾埃斯特是同胞姐妹,

她们都是光明神赫利奥斯和佩尔塞之女,

后者是俄开阿诺斯之女。

在某位天神的指点下,

我们悄悄地进港,悄悄地停泊在那里,

然后整整睡了两天两夜,

因为我们极度疲乏。

等美丽的黎明女神第三次升上天际之时,

我带着长槍和锋利的佩剑,登高远眺,

心中希望能见到有人在辛勤地耕作。

可是等站在高处放眼远望,

只看到茂密的森林中升起一股青烟,

那是基尔克宫殿中升起的炊烟,

我心中开始权衡,见到有炊烟。

是否应该前去打探。

思来想去,我决定这样做:

先回至海船,和海船上同伴吃饱喝足,

然后再吩咐他们上岛打听。

在回返船的路上,

或许是哪位天神怜悯我,

让一头健壮的、长着长角的公鹿

出现在我面前,天太热了,

使它从林中飞快地冲出,

前往泉边吹水,

我立即举起长槍,刺中了它的后背,

锋利的槍尖穿过了全身,

可怜的它惊叫一声,仆倒在地。

我用脚踩住它,用力拔出铜槍。

先将它放在旁边的草地上,

然后我来一些柔软的柳枝条,

搓成一根结实的、约两臂长的绳子,

把死鹿的四肢捆在一起,

扛在肩上,手中拄着长槍以支撑重压,

迈开大步,向海船方向走去。

来到海船,我扔下公鹿,

在每个人的面前,用温和的话语鼓励道:

‘亲爱的朋友们!别再忧愁了。

我们离去冥府,还有相当的时日。

眼下,还是让我们大吃大喝,填饱肚子吧,

海船舱中还储备着食物和饮料!’

“听罢,他们欣然遵从。

从波浪不断拍打的海滩上一跃而起,

显然见到我猎杀的庞大的公鹿,

无不欣喜若狂,兴奋地观赏之后,

大家就洗净了双手,开始准备美餐。

整整一天,我们吃着肥美的烤鹿肉,

喝着香甜的美酒,直到太陽下山。

当夕陽西下,夜幕降临后,

我们就心满意足地躺下休息,

耳朵听着浪花的拍溅声。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又一次升上天际之时,

我召集起同伴,这们对他们说道:

‘我亲爱的伙伴们,可怜我们历尽艰辛,

如今连方向也不能辩别,不知道太陽从

哪里升起,从哪里落下。

我们应该仔细考虑,

如何才能脱险。

我个人认为,没有什么好办法,

我曾登方远望,这座岛地势平缓,

四周被大海环饶,不见什么人影,

只看到从茂密的森林中升起一般青烟。’

“听到我话语,同伴们无不心惊肉跳,

回想起莱斯特律戈涅斯人安提法特斯的

残无人道的暴行和巨人库克洛普斯令人发指的吞噬活人。

他们念及此,一个个嚎啕大哭,泪如泉涌。

但这样做,对我们的目前的状况毫无帮助。

我把所有的阿开奥斯同伴分成两队,

一队由我指挥,

一队由神一样的欧律洛科斯指挥。

然后,我们马上把石阄放进盔中摇动,

先跳出来的是欧律洛科斯的石阄。

于是,他率领二十二位勇士毅然登上海岛,

流着眼泪,和也流泪的我们依依惜别。

在密林中的空旷之处,他们发现了用光滑的石块

砌成的基尔克的高大的宫殿,

周围到处是雄狮和大灰狼,

它们吃了基尔克给它们的迷药,

从而丧失了勇猛进攻的能力。

而是站在路边摇动着粗长的尾巴。

就好象是讨主人欢心的感犬家,

见主人宴毕回来,摇着尾巴迎上去。

见到林中来了客人,这些狮子和狼就这样摇着尾巴,

可是,海外来客见此却毛骨悚然。

他们站在美发女神的宫门前,

听到传来的基尔克美妙的歌唱声,

当时,她正在高大而华丽的织机旁忙碌,

织着一匹技艺精湛,凡人无法相比的织物。

这时我一位好朋友,勇敢的士兵统帅,

波利特斯对同行的伙伴说道:

“听啊!朋友们,从里面传来美妙的歌声,

和织机运作的声音,不知是女神还是凡间妇女。

最好我们进去问一问。’

“听罢,大家十分赞同,敲着宫门,

不一会儿,基尔克女神打开了闪亮的大门,

将他们迎了进去,只有欧律皮洛科斯一人,

留在外面,他担心遇到不测。

进到宫中的人受到热情招侍,坐在舒适的椅子上,

基尔克为他们端上普拉姆涅美酒,

掺和进奶酪、面饼和淡黄色的鲜蜜,

另外还有一种威力无比的迷药。

这样的饮料,使他们忘记了一切,

连家乡都抛在脑后,然后基尔克鞭打他们,

他们摇身一变,全都变成了猪,有猪头、

猪声、猪毛和猪的形体,但思想还是人的思想。

他们被赶进猪圈里,

大声哭啼,而基尔克则扔给他们

一大堆猪喜欢吃的饲料,比如橡子和茱萸。

“机智的欧律洛科斯大为恐慌,

赶忙跑回海船,告诉我们同伴的遭遇。

刚开始时,他惊惧交加,十分紧张,

只是用盈满泪水的眼睛望着我们,

一句话说不出来,

看来内心正忍受巨大折磨。

我们十分惊异,连声催问,

他终于稍稍安定下来,这样说道:

‘卓越的奥德修斯,我们按照您的吩咐,

前往那片密林,发现了一座用光滑硬大的石块

砌成的高大的宫殿,在门口

我们听到有位女神或是凡人妇女

在织机前忙碌,唱出优美的歌声。

我们敲了门,房主就打开门,

请冒失的同伴进去。我担心遭遇不测,

就留在了门外,但是过了好长时间,

我苦苦地在外面等待,也没有一个出来。

他们好象在倾刻之间消失了。’

“听罢,我立即将那柄有银饰的

锋利的铜剑背在肩上,手中紧握弯弓,

吩咐欧律科洛斯为我引路。

可是他跪在地上,抱住我的双腿,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苦苦哀求道:

‘高贵的天神的后代,别让我再去那里了!

我知道,你不但救不了他们,连你自己的生命

都难以保全。我们这些活着的人,

还是赶紧逃吧,离开这个可怕的海岛!’

“听罢,我立即这样对他说:

‘欧律科洛斯,既然如此,你就别去了。

你可以留在这里在吃一顿,不过,

我必须去挽救他们,这是我的责任!’

“说罢,我毅然离开了同伴和海船,

走进了陰森的密林,一会儿,就来到了

善使迷药的基尔克女神的宫殿前。

这时,我碰到了向导神赫尔墨斯,

当时,他仅身为一个年轻人的模样,

年纪不大,两腮刚刚长出胡子。

他拦住了我,握着我的手,这样问道:

‘可怜的人,你一个人游荡在这深山老林,

想干什么?你的那些同伴,

已中了基尔克的诡计,变成猪拥挤在猪圈里。

你来到这里,是要拯救他们吗?

这很难办成,只怕你也会成为一只可怜的猪。

但是,我有办法让你脱险,

你带上这样仙草,进入基尔克宫殿,

它能使你逢凶化吉。基尔克的害人法并不复杂,

她首先热情地招待你,

给你端上一杯美酒,里面掺加了奶酪、

面饼和蜂蜜,以及可以迷幻人的迷药。

不过,她的计谋不会在你身上得逞,

因为你有这样神草。

当基尔克用长鞭抽打你时,

你要迅带速抽出锋利的佩剑,冲上去,

作势要将她杀死,她会十分害怕,

请求你和她同床共眠,这个要求你不要拒绝,

只有这样,才能救出同伴,并得到热情招待。

不过首先,你要她以上天的名义发誓,

否则,狡猾的她可能会在你一丝不挂之时,

又动什么鬼念头,将你伤害。’

“说罢,弑杀阿尔戈斯的向导神,

将那株仙草交给我,并告诉我它的药性。

那株草,草根乌黑,花朵如奶汁般白嫩,

天神们名之为“摩吕”,普通的凡人

无缘得到,只有万能的天神能找到它。

赫尔墨斯交待完一切,就返回奥林卑斯山。

而我则信心十足地迈向

基尔克高大的宫殿,心中盘算如何制服她。

我站在了宫门前,大声叫门,

神女听到我的呼唤。迅速打开闪亮的大门。

热情地邀我入内。

我则垂头丧气地紧随其后,

她请我坐在一张饰有银钉、

舒适宽大的椅子上,脚下还垫有搁脚凳。

然后,她给我端来一杯美酒,

里面掺进了颇有威力的迷药。

她不明真相,仍用鞭子抽打我,并喊道:

‘快去吧,到猪圈去,那里面都是你的同伴!’

“听罢,我迅速抽出锋利的剑,扑上去,

作势要把她杀死,女神惊慌失措,

尖叫着躲开,又扑过来抱住我的双腿,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哭着说道:

‘你是谁?是何人之子?来自何方?

为何你喝了迷药却未变成猪?

以前未发生过这种事,

任何人都不能抗拒迷药的魔力。

而你却丝毫没被迷倒。

那么,你一定是那卓越的奥德修斯了。

弑杀阿马戈斯的赫尔墨斯告诉过我,

奥德修斯很快就要乘船来到这里。

放下你的宝剑,随我来吧,

我要和你共床共眠,

用男欢女爱来化解我们的仇恨。’

“听罢,我这样回答地道:

‘基尔克,现在我哪顾得上男欢女爱?

你将我的同伴迷住,都变成了猪,

刚刚又对我狠下毒手。

现在你竟求我同你共眠,

登上睡床男欢女爱。

是不是你想趁我一丝不挂时再伤害我?

我若听从你,你必须以上天的名义,

发一个毒誓,说你绝对不会再伤害我。’

“听罢,她毫不迟疑,马上起誓。

等她发下重誓,一切按我的要求做完之后,

我就迈步向前,登上柔软的睡床。

“这时,侍奉基尔克的居住在宫殿内的

四位女仆开始为我们忙碌,

她们都是溪流、山林和奔腾汇入

大海的河川的女儿。其中一个女仆,

在宽大柔软的椅子上铺上一层洁白的麻布,

又放上一个紫色坐垫。另外一个把一个有银饰的

餐桌放在椅子前面,

桌子再摆一个黄金篮。

第三个女仆在白银制成的调缸中,

兑出香甜纯美的酒,并拿出黄金杯。

第四个将清水倒入一个三足鼎内,

在鼎下起燃燃大火,要将水烧热。

一会儿,鼎内的热水沸腾起来,

她仔细温柔地将水淋倒我的肩头,

为我洗浴,让我解去困乏。

洗完之后,她又为我涂上芳香的橄榄油,

穿上一件美丽的衫衣和宽大的衣袍,

然后引我坐在一张有银钉的,

舒适而美观的宽椅上,

下面放着搁脚凳。

另外一个女仆端来了一个水盆,

提着黄金水罐冲洗我的双手,

然后,又在我面前摆上一张美观的桌子。

女仆端来了精美的食物,

女神在一旁陪同,请我用餐。

而我却满腹心事,内心忧愁,对面前的美食不理不睬,

无意享用。

基尔克见我满腹心事,无心享用,

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便走近我,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卓越的奥德修斯,你为何一言不发,

象个哑巴一动不动,不愿享用食物?

是不是你怕我再加害于你?

请放心,我已发过毒誓,绝不会那样做!’

“听罢,我立即答道:

‘美丽的基尔克,我在思念我那些伙伴,

他们都变成了猪,不能自由活动。

在他们获得自由之前,我怎能安然享乐?

如果你是诚心待我,就放了他们,

让他们恢复原形,让我们再相聚。’

“听完我的请求,基尔克手持魔鞭

走出大门,到达猪圈那里,

将由我的同伴变成的九龄壮牛

赶了出来,她站在他们中间,

逐一地为他们涂抹上另外一种神药,

药效立杆见影,

猪毛一转眼全都晚落,

他们全都站了起来,恢复原来的样子,

而且比先前更壮、更美、更年轻。

他们见到了我,激动地握住我的手,

泪水滚滚流下,嚎啕大哭之声响彻宫殿。

见此情景,女神也动了恻隐之心。

“然后,女神中的佼佼者走近我,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

现在,你们暂时赶回海船,

把海船拖上海岸,将所有船上的宝物,

和航海用具都放进海边的洞里,

然后再和其他同伴返回我的身边。’

“听罢,我心动了,听从她的建议,

立即返回海边,那里围聚着急切

等待我的同伴们,他们一个个泪流满面,

哀声叹气。但当他们见我安然归来,

如同一群圈在牛棚里的小牛,

看到从草场上归来、吃得饱饱儿的母牛时,

一个个欢腾雀跃,冲出牛棚,

围在母牛身边,欢快地哞叫着。

我的同伴也是这们围着我,

双眼流泪,激动不已,就好象

他们已经回到了离别多时、盼望已久的

故土和巍峨坚固的伊塔卡城。

他们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哭着问道:

‘太好了!你终于安然返回,

我们如此欣喜,如同回到了故乡。

给我们说一说那些同伴的不幸遭遇吧!’

“于是,我温言温语地答道:

‘你们还是先把海船拖上海岸,

再把船上的宝物和航海用具搬入岩洞,

然后,我带领着你们一起前往基尔克的宫殿。

在那里,我们可以见到那些同伴,

他们正享受着女神准备的酒宴。’

“听罢,他们都十分赞成,

唯有欧律洛科斯一人反对,

他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大声说道:

‘大家别听他的,随他前去宫殿。

不是自投罗网吗?那可怕的女人

会把你们都变成野猪和雄狮,

好为她看守宫殿和密林。

这次如同在库克普斯的那一次,

奥德修库领大家冒然进入巨人的山洞,

结果使同伴们命归黄泉。’

“听罢,我怒火中烧,盘算着

是否抽出宝剑将他杀死,

尽管他和我有血缘关系,

是来往密切的亲戚。

其他同伴则一起劝慰我道:

‘宙斯钟爱的奥德修斯,别生气!

不如这样做,你带我们前使基尔克的

高大的宫殿,让他一个留守海船。’

“说罢,他们就跟在我后面走向密林。

欧律洛科斯也跟在后面,

他既不敢单独一个人留下,又担心我责骂他。

“此时,基尔克正在宫殿中热情地招待我的同伴们,

让女仆侍候他们洗浴,并涂上芳香的橄榄油,

然后给他们穿上美丽的衣衫和宽大的长袍。

我们返回时,他们正在大吃大喝,

同伴们见面,互相倾诉别后的思念,

一个个大放悲声,泪流满面,连宫殿都叹息不已。

这时,女神的姣姣者走近我,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

别再悲伤哭泣了,我十分清楚,

你们在鱼群丰富的海面上饱受艰辛,

在路途上,也受到恶人的伤害。

不过,现在还是忘掉不幸,尽情地吃喝吧,

恢复你们离开多山多石的伊塔卡时

那种昂扬的斗志和必胜的勇气吧。

不要继续沉溺于痛苦的回忆,

让心灵盛满了戚苦的泪水,

尽管你们遭受了别人未经过的巨大折磨。’

“听到她的劝慰,我们止住了泪水,

然后尽情地享受幸福和快乐,

每天都享用着鲜肉和美酒,整整过了一年。

时光流逝,斗转星移,

新的一年又来临了,白天越来越长,

同伴们开始向我抱怨道:

‘奥德修斯,你该不会忘了故乡吧,

如果你命中注定能回到家乡,

那么你就一定能够踏上久别的故土。’

“他们的话语,打动了我,

我们继续坐着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太陽渐渐下行,又过了一个整天。

等到夕陽西下,夜幕降临后,

我的同伴们回到他们的睡房中,

而我则登上了基尔克华美舒适的大床,

躺在她的身边,开始恳求她,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基尔克,你不是曾经说过,

要帮我返回久别的故乡吗?

我的同伴也非常思念家乡。你不在时,

他们总围在我身边哭泣。’

“听罢,美丽的基尔克答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

你们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

但是,你们,首先得去冥王哈得斯

和冥后佩尔塞福涅陰森可怖的冥府,

寻找特拜城的特瑞西阿斯的灵魂。

这个高明的预言师在死后依然十分神奇,

是佩尔塞福涅使他保住了智慧,

可以思考,而其他人则成为虚幻的影子。’

“听罢,我心胆俱裂,放声大哭,

翻滚在大床上,痛不欲生,

只想尽快死去,别再看到明亮的陽光。

我悲伤了好一阵子,

然后又向女神基尔克问道:

‘基尔克,有谁会为我引路?

我从来到过可怕的冥府。’

“听罢,女神这样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

这件事你无须担心,

你将桅杆竖起,扬起风帆,

自会有北风将你吹着前行。

当你乘船穿过俄开阿诺斯长河后,

就会抵达一片平坦的海滩,

那里长着茂盛的白杨和娜娜多姿的柳树,

这是属于佩尔塞福涅的圣林。

在那里,你下船,步入哈得斯幽暗的冥府。

还有火河和斯提克斯支流哀河,

奔腾汹涌地绕着一块岩石,

轰声隆隆地汇合流入冥府的深渊阿克戎。

英雄啊!你要听从我的吩咐,

在那里挖一个深坑,一肘尺见方,

然后在坑旁为所有死去的人献祭,

先倒入拌了蜂蜜的鲜奶,再倒入

香甜的美酒,然后注入清水,最后撒上大麦粉。

做好一切后,你要虔城地祈祷,

对着那些死去的灵魂答应当重返故乡伊塔卡后,

保证为他们献上丰盛的祭品,一条未育过的母牛,

尤其是要祭祀特瑞西阿斯,

单独为他献上最好的一只黑色的公羊。

祈祷完之后,你再献上一头公羊、一头母羊,

并让羊头朝向冥府幽暗的一边,

你转过身,背过脸,

面对着俄开阿诺斯长河,

这时,那些死去的人的灵魂就会从下面蜂拥而至。

围在你的身边,你要命令你的同伴们,

将那两只被利剑宰杀的羊捡起来,

剥掉皮毛,焚烧羊身,并向

伟大的哈得斯和佩尔塞福涅祈祷。

而你,则要挥动着利剑,

蹲在那里,不准那些灵魂靠近牲血,

让他们呆在旁边,直到你问过了特瑞西阿斯。

那位高明的预言家,很快会到你身边,

向你指点回家的方向,路经何处,

怎样才能顺利地穿越鱼群丰饶的大海。’

“说罢,美丽的黎明女神已升上了金座,

基尔克替我穿上衫衣和长袍,

她自己则穿上一件洁白的衣袍

柔和而又舒适,腰上环着一条

制作精美的金带,头上披着块方巾。

我离开了睡房,去唤醒其他的同伴,

我对每一个人都这样温和地说道:

‘起床吧,别沉浸在香甜的的睡梦中了。

女神基尔克已告诉我该去的地方。’

“我的话语打动了他们,

但不是所有的同伴都离开了那里,

有个叫埃尔佩诺尔的年轻同伴,

在战场上并不奋力拼杀,头脑也不太灵活,

在离开的那一天,为了空气清新,

酪酊大醉之后,独自一人睡在宫殿高处。

当他听到我们大家准备离去的响动时,

就从睡梦中一跃而起,完会忘了自己身在高处,

完会忘了应该沿着楼梯下来,于是,他重重跌在地上,

脖子部位的颈骨被摔断,

他登时死去,灵魂奔赴哈得斯的冥府。

“离开基尔克的宫殿之后,我告诉他们:

‘你们或许以为这次我们要返回家乡,

其实不然,女神基尔克指点我们先去

哈得斯和佩尔塞福涅幽深的冥府。’

“听罢,其他同伴大惊失色,

一个捶胸踏地,嚎啕大哭,撕扯自己的头发。

但此时此地,哭泣对他们有什么用处呢?

“我们心情沉重,泪水满面,

最后终于到达了海船边。

在那里,女神基尔克早已到达,

神不知鬼不觉地超越了我们,

并送来了两只羊,一只公羊和一只黑色母羊。

如果不是天神自愿,哪个凡人能见到他们的踪影呢?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10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