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11

诗歌大全 尚仁 458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11

奥德赛·11

——奥德修斯回忆:入冥府求问归程

“我们一行来到停泊海船的地方,

将大黑船推上浩淼的海面,

竖起了桅杆,扬起了风帆,

把两只羊抱上海船,然后我们也一个个

登上海船,大颗的泪珠往下落。

美发的、可怕的、精通人语的女神基尔克,

送来一股强劲的顺风,

把我们的风帆吹得胀鼓,

推着海船向前行进。

我们迅速地将航海用具收拾停当,

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依靠舵手和风力掌握方向。

海风吹着风帆,顺利地航行了整整一个白天,

当太陽西下,水路渐渐变深变暗之后,

我们到达了水流陰森的俄开阿诺斯河的岸边,

那里居住着基墨里奥伊人,他们的城市

永远笼罩在浓雾和云气之下,

闪亮的陽光从来不照临他们,

不论是它在早晨升上星辰闪烁的天空,

还是在晚上落到苍茫的大地。

这里的居民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活在黑暗之中。

到达了海岸,我们就把船停泊下来,

抱着祭羊,沿着俄开阿诺斯的水岸向前走,

最后到达了基尔克指点给我们的地方。

“我吩咐佩里墨得斯和欧律洛科斯抱住祭羊,

自己则抽出锋利的宝剑,

在地上控出一个深坑,一肘尺见方,

准备在坑边向所有死去的人献祭。

先倒入拦了蜂蜜的奶液,再倒入

香甜的美酒,然后注入清水,最后撒上大麦粉。

做完这一切,我虔城地祈祷,对着那些所有死去人的灵魂,

答应在我重返故乡伊塔卡后,

保证为他们献出一条从未育过的肥壮的母牛,

尤其要祭祀特瑞西阿斯,

单独为他献上最好的一只黑色公羊。

祈祷完之后,我拉过基尔克送给的两只祭羊,

在林边将它们宰杀,汨汨鲜血流了出来。

这时,死去人的灵魂从地底下蜂拥而至,

有新婚少妇、年轻的小伙子和年迈的老头,

还有夭折的小姑娘,回忆着新近的悲愁。

那些战场上的勇士,丧命于锋利的铜槍,

槍伤处,血迹斑斑,染红了身上甲衣。

这些死人的灵魂从四面方涌来,

惨厉地嚎叫着,扑了上来,听得我面色灰白。

这时,我强作镇定,赶紧命令我的同伴,

剥去祭羊的皮毛,焚烧羊身,

向天神祈祷,特别是哈得斯和

可怕的冥后。佩尔塞福涅,

我自己则从身侧抽出锋利宝剑,守在坑边,

挥动着,赶开围上来的灵魂,

不让他们接触牲血,直到我问过特瑞西阿斯。

“第一个到达坑边的是埃尔佩诺尔的灵魂,

因为我们没有将他埋入广袤的地底下,

当时十分仓猝,必须马上出发,

就没有为他举行葬礼,进行哀悼。

见到他来,我心生怜悯,禁不住落下眼泪,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问他:

‘可怜的埃尔佩诺尔,你是如何到达幽黑的冥府?

竟然比我们乘坐顺风的海船还要迅速。’

“听罢,他长叹一声,回答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

那次过量的饮酒使我命丧黄泉,

我为了凉爽,睡在高高的宫殿上,

情急之中,竟一跃而起,忘了应该沿楼梯而下,

结果狠狠地摔了下去。脖颈部位的椎骨

立时折断,我只得来到哈得斯的冥府。

尊贵的奥德修斯,请你帮助我,

答应我的请求,看在伊塔卡人民的份儿上,

看在你心爱的妻子和养育你的老父的份儿上

看在你的独子特勒马科斯的份儿上,

别拒绝我,当你从这里离开后,

还要乘坐海船返回艾艾埃岛,

当你回到基尔克的宫殿时,

千万不要弃我不顾,请你埋葬我,向我致哀。

不然,天神可能因此而惩罚你。

在收敛我之后,你可以安心返回家园。

请你把我和我的铠甲一起焚烧,为我修造一个巨大的坟墓。

并在上面插上我生前使用过的长木桨,

让后人来凭吊我这个遭遇不幸的古人。’

“听罢,我毫不犹豫,满口答应:

‘可怜的埃尔佩诺尔,我答应你的请求。’

“在坑边,我们交谈着,

但我始终挥动着宝剑,不让他,

接近牲血。而他,同伴的灵魂,喋喋不休地说着话。

“第二个到来是我的先母的灵魂,

她是英武的奥托吕科斯之女安提克勒娅。

在我离开伊塔卡,前征特洛亚时,她还健在。

见到亲爱的母亲来到,我鼻子酸楚,泪流满面。

虽然她是我的母亲,但我仍然拒绝

让她靠近牲血,我必须首先问过特瑞西阿斯。

“终于,特拜城的士兵的统帅特瑞西阿斯

来了,他手握权杖,认出了我,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

你为何从陽光灿烂的陽间,

来到了这个陰森可怕的地方,来见死去人的灵魂。

你先拿开宝剑,退到一边。

等我享用了坑中的牲血后,好告诉你真言。’

“听罢,我插回长剑,退去一边。

那位高明的士兵统帅在坑中

享用了一些牲血,开始告诉我预言:

‘光荣的奥德修斯,我知道,你归心似箭,

但是天神决心不让你如意。

海神波塞冬十分仇恨你,一定要给你制造灾难,

因为你刺瞎了波吕菲摩斯的眼睛,

而他是海神的爱子。尽管他愤怒,阻挠你,

你还是在历尽千辛万苦后可以返回故乡,

但是你必须管束好你的同伴,

你们的精良的海船穿越大海,

会到达特里那基亚海岛,

岛上生长着

无所不见的光明神的

一群群肥壮的牛羊,

若你们一心想快点回家,不动牛羊,

那么你们就可以返回伊塔卡。

但是,如果你们伤害了那些牲畜,

你的同伴和海船就会毁于一旦。

当然,你独自一个得以生存,

搭上别人的海船,浪费了更多的时日,

才最终返回你的家乡。可是,在你家中,

你会碰到一群向你妻子求婚的无赖,

正在大肆地挥霍你们家产,

那时,你一定向他们猛烈地报复,

不管是用计谋,还是用武力,

将他们一个个斩杀于你的家中,

然后你要背上一支长浆,四处游荡,

直到来到一片领土。居住在那里的人

从食用过有盐的食品,

从来见过船头红色的的海船和划船用的木桨。

木桨对于海船,如同翅膀对于小鸟。

那时,会有一个明显的征兆,你绝不会错过:

在半路上,你会碰到一个陽生人,

他硬说你背着的木桨是一支扬谷用的大木铲。

那时,你就可以马上把木桨插在土里,

向海神波塞冬献上丰盛的祭品,

一只公羊、一头公牛的一头健壮的公猪,

然后立即回家,向至高无上的所有的奥林卑斯天神们

献上一台隆重丰盛的祭祀,

一个个地祭祀祈祷,千万不要漏掉任何一个。

这样,你就可以安享晚年,享受富有的生活,

你的子民也都和睦安康,

直到将来有一天,海上来的死神安静地夺走你的生命,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预言,这一切一定会实现。’

“听罢,我立刻这样回答他:

‘高明的特瑞西阿斯,显然是天神安排了我的命远。

再请你对我实话实说,

那边坐着我的先母的灵魂,

不正眼看我,也不说一句话,

只是那样表情木然,默不作声地坐着。

高明的预言师,请告诉我,我如何做,

才能使她想起我是她的儿子?’

“高明的特瑞阿斯答道:

‘这很简单,我当然会告诉你,

任何一个死去人的灵魂,得到你的允许

来到坑边享用牲血,都会对你实话实说。

但是你不让他们靠近,他们就会隐身而去。’

“特瑞西阿斯说罢,转身离去,

返回恐怖的哈得斯的冥府。

我继续守在坑边,终于我的先母靠上前来,

享用了坑内的牲血,之后,她马上认出了我,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大声哭泣着说道:

‘我的孩子,你怎么能来到这陰森恐怖的地方?

而且还活着!要知道,活人是不可能到达这里的,

因为有巨大的河流和湍急的水流!

特别是浩瀚的俄开阿诺斯河。

没有异常坚固的海船,谁也休想把它穿越!

你是不是和同伴们从特洛亚出发,

历尽磨难,多年漂泊,才到了这里?’

你还没有返回伊塔卡,还没有见到你的妻子吧?

“听罢,我立即这们这样回答我的母亲:

‘亲爱的母亲,我是为了寻找特瑞西阿斯的灵魂,

被逼无奈才到达这个可怕的地方。

正如你所说,我还没有踏上故乡的土地,

我和其他同伴,从特洛亚出发后,

一直漂泊在海上,

经历了无数的风险。

亲爱的母亲,

请你把实话告诉我。

是什么原因夺去了你的生命,

是长期的病痛,还是猎神阿尔特弥斯

用她轻柔的羽箭取走了你的生命?

还请告诉我,在伊塔卡的家中,

亲爱的老父和我的儿子怎样生活,

他们是仍然掌握着我留下的王权,

还是已被赶下台,由别人夺了王位。

他认为我可能再也回不了自己的城邦。

还请你告诉我,我妻子的情况,

她是忠贞不渝,和儿子一起守护着家产,

还是已经改嫁,成为其他阿开奥斯俊杰的妻子?’

“听完我的问话,我的母亲回答道:

‘奥德修斯,我的儿,你尽可以放心。

你忠贞的妻子在家中日日夜夜地想念你,

每日每夜流着泪,

忍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

你的王位并没有人敢篡夺,

你的儿子特勒马科斯稳稳地握家产,

还经常举办一些适合身份地位的酒宴。

诚挚地邀请他人,别人也照样回请他。

你的老父仍住在庄园中,不进城里,

在他的房子里,没有软床,没有暖被,

和奴仆一起过着凄凉的生活。

寒冬夜里,他们穿着破衣服,在柴火旁取暖。

在炎热的复日,在果实累累的秋日,

他就会在厚厚的落叶上躺到,

心中悲痛,忍受着难以名状的痛苦,

苦盼你的回归,以捱过他凄惨的晚年。

而我,也是这样失去了生命,

既不是长期的病痛让我撒手人间,

也不是猎神阿尔特弥斯

用她轻柔的羽箭夺走了我的生命,

而是因为思念你,我的儿子奥德修斯阿,

因为盼望卓越而足智多谋的儿子,我才结束了生命。’

“听罢,我悲痛不已,很想冲上去,

紧紧地拥抱住亲爱而又可怜的老母。

可是,我冲上去拥抱了三次,都抓不住,

她虚幻的灵魂三次游离我的双臂,

这使我更加压抑不住悲痛,

就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对她说道:

‘母亲,你为什么不让我拥抱你?

如果在哈得斯的冥府,我们能紧紧抱在一起,

那对我们俩来说是多大的安慰啊!

你是不是只是一个幻影,受命于可怕的佩尔塞福涅

让我更加悲痛,充满绝望?’

“我亲爱的母立刻答道:

‘亲爱的奥德修斯,我的儿子!

这并非是佩尔塞福涅有意戏弄你,

任何一个凡人死后都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旦一个躯体失去鲜活的生命,

连接肌肉和骨的筋腱就失去了作用,

在熊熊火火中化为灰烬,

灵魂就会奔赴冥府,成为模糊不着的幻影。

现在,你赶快离开吧,记住这里的一切,

回到家乡后好讲给你的妻子听。’

“我们正在交谈,冥府的佩尔寒福涅,驱送来一群女人。

她们以前都身份高贵,地位尊崇,

不是一国之后,就是美丽的公主。

可如今,她们拥挤在血坑边喝饮,

而我则考虑如何将她们依次询问,

我思来想去,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我又从身侧抽出锋利的宝剑,

威吓她们,禁止她们同时饮血,

让她们一个接一个地过来,

这样我就可以一个一个听她们讲述自己的身世。

“首先走上前来的是出身尊贵的图罗,

对我说,她是萨尔墨伊斯王之女,

是艾奥洛斯之子克瑞透斯之妻

可是她深深地爱恋着

秀美英俊的河神埃尼珀斯。

她时常徘徊、留连在清澈透明的河边。

有一天,威力无比的海神波塞冬,

化身为英俊的埃尼珀斯,

在水流湍急的河口和图罗一起睡觉,

他俩的周围护着一条高高的紫色水浪,

象严密的屏障,挡住了外人的视线。

海神解开了图罗的腰带,并让她沉沉深深地睡眠。

当波塞冬满足了自己的爱欲之后,

他握住图罗的手,轻声呼唤道:

‘亲爱的夫人!你得到了我的爱情,十分幸运。

因为一年之后,你就会生下两个

和天神结合而生的孩子,你要好好养育他。

另外,别告诉外人刚才发生的一切,

别告诉他人我的名字,我是海神波塞冬。’

“说罢,波塞冬翻身跃浩淼的大海,

而图罗则为他生下了佩利阿斯和涅琉斯。

他们长大以后,都成为至高无上的宙斯的侍从。

佩利阿斯住在广袤的伊阿奥尔科斯,

拥有数不胜数的肥羊。涅琉斯住在多河的皮洛斯。

图罗还有几个儿子,都是瑞克透斯的,

他们是艾宋,费瑞斯驭车阿米塔昂。

接着,阿索波斯之女安提奥佩来到坑边。

她说自己曾和宙斯同床共眠,

为至高无上的天神生下了双胞胎安莫昂和泽托斯,

是他们修建了有七个城门的特拜城,

为敌外侵,还建起了高大坚固的城墙。

尽管他们勇猛善战,也不能毫无防范。

“我还见到了安菲特律昂之妻阿尔克墨涅。

她是天神般的举世无双的英雄赫拉克勒斯之母,

与至高无上的宙斯结合才生下了这位勇士。

还有墨伽位,傲慢的克瑞昂之女,

嫁给了安菲特律昂的好战的儿子。

“我还见到著名的埃皮卡斯特。

她是奥狄浦斯的生母,可是陰差陽错,

最后竟嫁给了自己的儿子。后者命中注定要杀父娶母,

是天神将这乱伦大罪公诸于世。

奥狄浦斯虽然仍旧统沿富有的特拜,

但却饱尝天神安排给他的痛苦。

羞愧难当的母亲自缢在后宫中,

满心酸楚,灵魂坠入了哈得斯的冥府。

而为母亲们复仇的女神则惩罚奥狄浦斯,

让他经受不尽的折磨。

“接着,又过来了美貌绝伦的克洛里斯。

她父亲接受了丰厚的礼物,将她嫁给涅琉斯。

她是伊阿索斯之子安菲昂的小女儿,

安菲昂是居住在奥马科墨洛斯的弥尼埃奥斯人的王者。

作为皮洛斯王后,她生了许多杰出的儿子,

有涅斯托尔、克罗弥奥斯和佩里克吕墨诺斯,

还有一个秀美绝伦的女儿佩罗,

她是众多英雄豪杰的求婚对象,

但涅琉斯却扬言,谁能把伊菲克洛斯的

那些凶猛的长角的大牛从费拉克赶到皮洛斯,

谁就可以娶到高贵美貌的佩罗公主。

预言家墨兰波斯帮助弟弟前去赶牛,

却在天神的安排下,被伊菲克洛斯抓住,

给他带上沉重的铁镣,在艰苦的野外,

放牧牛群。时光飞逝,

眨眼一年已过,伊菲克洛斯听了他的预言,

就将他释放回家。

这才使宙斯的意志得以实现。

“来饮血的还有勒达,她为自己的丈夫,

廷达瑞奥斯生下了两个高贵的儿子,

驯马手卡斯托尔和拳击高手波吕丢克斯。

丰产的大地将他们埋葬后,

他们还可以获得生命,天神宙斯给了他们,

只有天神才可以享有的光荣:

让他俩一个活着,一个死去,轮流转换。

“我还见到了欧洛斯之妻伊菲墨得娅,

她扬称,她曾和海神波塞冬欢爱,

生下了两个短命的儿子,

神一样的奥托斯和闻名遐迩的埃菲阿尔特斯。

他们高大英俊,魁梧雄伟,

除了奥里昂之外,无人能和他俩相比。

在他们刚刚九岁多的时候,腰围就已达九肘尺,

身高九。他们胆大妄为,不知天高地厚,

扬言要进攻奥林卑斯山上的众天神,

将奥萨山压在奥林卑斯山顶,

这样就可以抵达天顶。如果他们长大,

很有可会实现他们的幻想,

但宙斯与秀美的勒托之子阿波罗,

在他俩下巴还未长出黑须,

鬓角处还未长出毛发时,就将他们致于死地。

“我还见到了费德拉、普罗克里斯和,

心怀狡诈的弥诺斯的女儿,美貌的阿里阿德涅。

后者跟随提修斯离开克里特岛到达圣城雅典,

但提修斯还未得到她的温存,就永远失了她。

阿里阿德涅死在阿尔特弥斯的箭下,

而后者从狄奥尼索斯处得到的线索。

“我还见到迈拉、克吕墨涅和凶狠的埃里费勒,

后者贪恋黄金,不惜送掉丈夫的生命。

我见到了无数的女子,她们都是英雄的妻子

或是女儿,我无法全部说出她们的名字。

黑夜马上就要结束,我们也该休息了,

我可以留在这里,也可以到船上和水手在一起。

希望你们费心操办我的归返事宜。”

说罢,大厅之内寂静无声,

人人都还沉浸在他讲述的经历之中。

终于,白臂的王后阿瑞塔对大家说道:

“费埃克斯人,看这位客人的身材容貌

和他镇定自若、敏锐灵便的辞令,你们觉得怎样?

能招待这样一位客人,是我们的天上光荣。

别着急把他送走,让我们大方地赠送礼物,

他非常需要,而天神也赐福你们,

使你们家中库充盈,财宝无数。”

听罢,德高望重的埃克涅奥斯发言,

他是费埃克斯人中年纪最大一个,说道:

“亲爱的朋友,尊贵的王后的建议合情合理,

我们应该谨遵不违。

不知阿尔基诺奥斯还有什么吩咐?”

阿尔基诺奥斯王这样说道:

“照王后的吩咐做吧,只要

我还活着,还是费埃克斯人的王。

这位尊贵的客人尽管归心似箭,

但我还是真诚地希望你明天再走,

我也好整理所有赠礼。你的回归

是我们的大事,尤其对我来说,因为我是这里的国王。”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答道:

“尊贵的、权力广泛的阿尔基诺奥斯王,

即使你留我在此地住一年,

既送我礼物,又送我回乡,

我也十分乐意听从,

因为我可以带更多的财宝。

等我回到我的故乡伊塔卡,

人们会更加热烈地欢迎我的回归。”

听罢,英武的阿尔基诺斯王说道:

“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从外表看来。

你绝对不是那种油腔滑调的卑鄙小人,

虽然现在,在大地各个角落都有他们

这类人物的足迹,到处宣扬骗人的英雄经历。

但你的讲述却真挚感人,引人入胜,

如同一位演艺高超的的歌手,

向我们生动地讲述了你和其他阿开奥斯人的经历。

但我希望你能对我说实话,

在那里,你见没见到那些战死在伊利昂,

的其他阿开奥斯人的灵魂。

夜还长着呢,不必这么早回去休息,

请你继续为我们讲述你的传奇经历吧,

我们都会在大厅中侧耳聆听,

直到黎明女神升上天际也无所谓。”

听罢,足智多谋奥德修斯这样答道:

“尊贵的费埃克斯人的王阿尔基诺奥斯,

既然讲述和休息都有充足的时间,

而你们又希望此刻继续聆听,

那么我就继续讲述其他人的经历,

就是那些可怜的同伴们的悲惨命运。

尽管他们侥幸从特洛亚战场上逃生,

却在胜利返乡之后,死于一个邪恶的女人的意志。

“在血坑边,冥后佩尔寒福涅将

那些死去女人的灵魂四处驱散,

接着是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的灵魂来了,

在他周围是其他将士的灵魂,

后者和他一起死在埃吉斯托斯的家中。

阿伽门农吸吹了牲血之后,一下子认出了我。

他大声痛哭,泪珠不断滴落,

伸出两只大手,试图抓住我,

但是他的四肢已软弱无力,

不象以前那样强健了。

见此情景,我也潸然泪下,

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询问道:

‘人民的国王,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

你为何也来这里,是什么将你的生命夺走?

是海神波塞冬吹起狂暴的风,

掀起巨大的浪,把你翻卷到海中,

还是在陆地上,被别人杀死?

你同他们战斗是由于你抢劫他们的牛羊,

或是你捣毁了他们的城市,抢走了他们的女人?’

“听罢,阿伽门农这样答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

不是因为波塞冬,他没有吹起狂暴的风,

没有掀起巨大的浪,我并不是淹死在海中,

我确实是在陆地被人杀死的,

但不是其他敌人,正是我妻子的奸夫埃吉斯托斯。

他早就盘算要杀死我,见我回到故乡,

请我赴宴,在他家中杀死了我,

就象在牛棚里宰杀一头可怜的牛,

还有我这些同伴,也被杀死。

如同在富贵人家举办的婚宴

和聚餐时宰杀的肥美的猪。

你曾见到许多人在战场上死去。

但你无法想象我们惨死在厅堂上的可悲情景,

那里摆着精美的、盛满酒的调缸和美味佳肴,

而我们却横尸其间,血流满地。

我倒下后,耳边还传来普里阿摩斯之女卡姗德拉,

的惨叫,凶狠无比的克吕泰墨涅斯特拉

将她杀死在我身旁。我虽中剑,

却还有知觉,双手在地上颤抖着,

而凶残的女人却不愿为我合上眼睑,

看都不看我一眼,可见,最毒妇人心。

她们心中暗暗谋划如何杀害亲夫,

铁石心肠,受无怜悯之心。

在归乡之前,我幸福地憧憬着,

在踏在故土之后,能够受到妻子儿女的热烈欢迎,

而她却犯下这样的滔天大罪,

使她自己的名声败坏,

也使其他女人脸上无光,

连那些品行优秀的女人也受到牵累!’

“听罢,我这样回答他道:

‘这是至高无上的掷宙神的陰谋,

他十分仇恨阿特柔斯的后代,

所以借女人之手实现他的心愿。为了海伦,

已有多人死去,而你的妻子在你远征之际又策划对你的谋杀。’

“人民的国王阿伽门农又说道:

‘吸取教训吧,奥德修斯,别相信女人,

不要对她们太过温存,不要把所有的事情

都告诉她们,要时时小心,

这样,你就不会悲惨地死于妻子的陰谋之下。

不过,你的妻子佩涅洛佩十分贤良,

她是谨填的伊卡里奥斯的女儿。

当初在我们远征特洛亚,离开故乡之时,

你和她结婚并不很久,

孩子还小,抱在大人怀中,

现在,他大概已长大成人吧,

他是个幸运的儿子,可以看到亲生父亲,

会伸出年轻的臂膀,拥抱住你。

可是,我在见到自己的儿子之前。

早被凶狠的妻子害死。所以奥德修斯,

记住我的忠告,秘密返回故乡,

别让外人知道,女人多变,不能相信。

下面,请你对我实话实说。

我那亲爱的儿子如今怎样,他是在

奥尔科墨诺斯,还是在多沙的皮洛斯,

或者和墨涅拉奥斯同住在斯巴达了。

我知道,勇敢的奥瑞斯特斯还活着。’

“听罢,我立即回答他说:

‘阿特柔斯之子,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我对他一无所知,所以不能胡说八道。’

“就这样我们在坑边心情沉重地谈着,

任凭泪水滚滚而上,而不去擦拭。

这时,佩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灵魂也来了,

身后跟着帕特罗克洛斯,神一样的安提洛科斯

和埃阿斯的灵魂,后一个在容貌、体型方面,

除了阿基琉斯,阿开奥斯人中无人可比。

埃阿科斯的后代,捷足的阿基琉斯认出了我,

用长着语言的翅膀哭着对我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

你竟如些大胆,来到悲深可怕的哈得斯的冥府!

要知道,这里围聚着的

都是那些没有知觉的死人的虚幻的灵魂!’

“听罢,我立即这样答道:

‘阿开奥斯人最卓越的英雄阿基琉斯,

我被迫来到这里只不过为了见到特瑞西阿斯,

请他指点我怎样才能顺利返回伊塔卡。

你知道,我自从离开特洛亚之后,

还一直没有踏上故乡地土地,一直在大海上漂泊。

阿基琉斯,没有人比你更荣耀了,

生前,你是众人瞩目的伟大英雄,

如敬神般看你,死后,你又成为

冥府中众多灵魂的首领,你没有理由伤心落泪。’

“阿基琉斯却这样回答道:

‘卓越的奥修斯,你无需安慰我。

我在这样陰暗的地方苦不堪言,即使是作所有死人的

灵魂的首领,我也不干,我倒愿意活在陽世,

家境贫寒,身无分文,辛苦地为别人耕作。

请你告诉我我的儿子的情况,

他是在我死后杀上战场,还是呆在家中?

还有我那可怜的老父佩琉斯的情况,

他继续受到米尔弥冬人的拥戴,

还是由于年迈,四肢无力,

而遭到赫拉斯人和佛提亚人的抛弃?

我多么希望能够象从前那样,

给他们强有力的保护,就象

我驰骋在特洛亚,保护阿开奥斯人。

如果我能回到父亲身边就好了,

只一会儿,我就会让那些夺走他权力和荣誉

的恶人在我的双手和勇力面前瑟瑟发抖!’

“听罢,我这样对他说道:

‘阿基琉斯,我对佩琉斯的情况一无所知,

不过,你的儿子涅普托勒奥摩斯的经历

我可以向你说上一些,是我亲自乘船,

前往斯库罗斯岛,将他请到特洛亚。

当我们在伊利昂城下,商讨事务时,

他总是第一个发言,句句在理,

能超过他的只有德高望重的涅斯托尔和我。

当我们在伊利昂城下与敌作战时,

他从不胆小怕死,缩在群兵之中,

而是一马当先,勇敢地冲在前沿阵地。

无数的敌将敌兵死在他的槍下,

他杀死的人,太多了,

我无法一一道出姓名。

但是,我记得很清楚,

是他杀死了特勒福斯之子,英武的欧律皮洛斯。

后者和众多的克特奥伊人

由于一个女人的贪恋财宝,

而一起倒在了战场上,他非常魁梧英雄,

在我见过的人中,他仅次于天神般的门农。

后来,我们藏在巨大的木马腹内,

被特洛亚人搬进了伊利昂城。那时,

由他负责一切,指挥打开或关闭进攻机关的木马之门。

藏在里面的其他的阿开奥斯将领

都非常紧张冷汗直冒,不断用手擦拭。

而只有他,镇定自苦,面色平静,

没有滴下一滴冷汗。他双手紧握武器,

多次要冲出木马,将特洛亚人杀个人仰马翻。

最后,当我们摧毁了圣城伊利昂之后,

他带着战利品登上了海船,

一毛一发都未受到损伤。

在激烈的战斗中,从来没有被铜尖碰着,

这对其他人则是常有的事,

战神总是狂暴地扫荡一切。’

“听罢,神一样捷足的阿基琉斯心中十分高兴,

他为自己出众的儿感到无比骄傲,

然后他的灵魂转过身子,踏着青草大步离去。

“血坑边还有许多死去的人的魂灵,

他们接连不断地和我谈话,诉说自己的不幸遭遇。

唯有埃阿斯的灵魂站在一起,

不和我说话,看来余怒仍未平熄。

在海船边,阿基琉斯的女神母亲把儿子的铠甲

作为奖品,奖给比赛优胜者,由特洛亚人

和女神雅典娜作裁判,而我得到了那副铠甲。

早知埃阿斯会因此长眠地下,

我一定会放弃那一次胜利。

他从容貌和战功来讲,除了阿基琉斯外,

在阿开奥斯人中,无人能及。

于是,我用温和的话语安慰他道:

‘卓越的特拉蒙之子埃阿斯,

为了那副铠甲,你愤然自杀,

难道至今仍对我愤愤不平?

失去了你,就好象失去了阿基琉斯一样,

阿开奥斯人悲痛不已,

忍受着天神降给我们的巨大损失。

那件事情,该负责的不是别人,

就是那个宙斯,他痛恨阿开奥斯人啊!

走近些吧,平息你的怒火,舒缓你的心情。’

听罢,他一言不发,没有走上前来,

而是和其他一些灵魂转身隐去,

其实我非常愿意和他聊一聊。

但我还希望见到其他死去人的灵魂,

盼望着和他们的会面。

“在那里,我还见到了宙斯之子弥诺斯。

在哈得斯高大的宫门前,

他手握黄金权杖端坐着的,大声宣判,

在他面前有许多死人,或站,或坐。

还有魁伟高大的奥里昂,

象往常一样,在冥府的青草地上狩猎,

手里挥动着一根永不毁败的棍子,

驱赶着以前他杀死的野兽。

“我还见到了大地之子提梯奥斯,

他躺在那里,足足占去了五个佩勒特隆的面积,

他伸展着双臂,任凭两只秃鹰

不停地吞食他的内脏,鲜血淋漓。

他竟然在勒托去皮托、经由美好的帕诺佩斯时,

对宙斯的妻子进行凶蛮的非礼。

“我还看到了坦塔洛斯,接受残酷的惩罚,

他站在湖水里,水没至他的下巴。

可是,他十分焦喝时,

湖水就飞快地消失,脚底下现出

一片干涸的黝黑的淤泥。

在他的头上,长着硕果累累的果树,

有梨、石榴和闪亮的苹果,

还有甜蜜无比的无花果和果肉厚实的橄榄。

可是当他伸手摘取时,

所有的一切都被大风卷入高高的云雾中。

在冥府接受惩罚的还有西绪福斯,

他弯着腰,双手双脚着地,

用尽全力推动一块大圆石向上滚动。

快要到山顶之时,他试图将巨石推过山顶,

但每次巨石都滚落下来,又停在山脚。

可怜的他,只得从山顶下来,

重新用力推起巨大的石头,

累得气喘吁吁,泪如雨下,满头满脸泥污。

最后,我还见到了强大的赫拉克勒斯的灵魂。

当时,他正和一群天神在尽情地饮宴,

身边陪伴着至高无上宙斯之女赫柏,

她是赫拉为宙斯所生,十分受宠。

四周一片灵魂的嚎叫声,乱糟糟,

如同一群惊飞的鸟儿。他走过来,

如同漆黑的夜晚,手中握着强弓,

弦上塔着利箭,警惕地左瞄右瞄,

准备随时射杀。他系着一条黄金带,

上面铸着一些可怕的、让人不寒而栗的图案,

有野熊、凶猛的狮子和野猪,

还有博斗、厮杀、死亡等恐怖的景象。

但愿铸造者别再造出这样的金带,

尽管他技艺如此高超,想象如此丰富。

他的视线落在我脸上,马上认出来,

热泪盈眶,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足智多谋的拉埃尔特斯之子奥德修斯,

难道你也和我一样,在陽光灿烂的陽世

遭到巨大不幸,才到这个可怕的地方来?

我身为至高无上的宙斯的儿子,

却不得不听命于一个懦弱之人,

冒着生命危险完成各种任务。

他曾挖空心思责难我,

派我来这里捉拿守候冥府的三头犬。

在赫耳墨斯和目光炯炯的雅典娜的帮助下,

我才得了顺利办完这件差事。’

说罢,他就转身进入冥府。

而我们留在那里,很想见到

那些我仰慕已久的古代英雄。

比如天神之子提修斯和佩里托奥斯等。

但是,一大群灵魂蜂拥而至,

可怕的嚎叫震耳欲聋。我很担心

可畏的冥府王后佩尔塞福涅派出

魔鬼戈尔工的脑袋,向我发难。

于是,我率领同伴立即回船,

让他们解开船尾的缆绳,

立刻登上海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俄开阿诺斯水流把我们送到大海之上。

先是我们用力划桨,

后来又吹来了和缓的顺风。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11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