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之美,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尚仁诗歌网每周定时更新稿件作品,其他工作日待更,请理解和支持!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抖音搜索尚仁诗歌网&尚仁诗歌,期待您的关注!
  • 尊敬的作者朋友!目前平台对长期供稿的诗人提供送书活动,您将获得“尚仁诗歌”图书一册,如您有兴趣,请与我们联系!注:送书带来的快递费用,由您本人承担!

荷马史诗 奥德赛·12

诗歌大全 尚仁 346次浏览 0个评论

荷马史诗 奥德赛·12

奥德赛·12

——奥德修回忆:冒犯天神,同伴尽数丧生

“我们的海船驶离了俄开阿诺斯长河,

航行在波涛滔天的大海之上。

后来,我们又回到了艾艾埃岛,

那里是黎明女神居住和欢舞之所,

太陽也从那里冉冉升起,我们把海船拖上岸,

然后在沙滩上平躺着,

等待着黎明女神放射出清凉的光辉。

“当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再一次登上天际之时,

我派一些同伴前往基尔克女神的宫殿,

搬来暴死的可怜的埃尔佩诺尔的尸体,

我们则留下来砍柴。尸体取回后,

在海岸最伸向大海的地方,为他举行了火葬。

我们流着泪把他和铠甲一起焚烧,

然后垒起一座大坟,并立起一个墓碑,

把他常用的木桨插在他的坟头。

“基尔克女神已经知道我们从

哈得斯的冥府顺利返回,

在我们为埃尔佩诺尔的葬礼忙完之后,

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和我们相见,

身后的侍女带着香面的包、纯美的甜酒、

和大块大块的烤肉。女神来到我们跟前,

开口对我们这样说道:

‘你们真胆大,竟然活着去哈得斯的冥府。

那么你们算死亡两回,而普通凡人只得死一回。

现在你们吃肉喝酒,好好地休息一天吧。

等明天一早,你们可以登船出发。

我会告诉你们如何顺利返乡,

不管是在水路,还是陆路,

都可以免掉一些巨大的折磨和苦难。’

“基尔克女神的话语,打动了我们,

于是,按她的提议,我们围在沙滩上,

大吃大喝,充分休息,整整一天,直到太陽西下。

当夜幕完全降临到大地上之后,

同伴们都躺在海船边,沉沉地睡去。

只有我,被基尔克拉到她身边,

远离同伴。女神开始问我所经历的事情,

我把哈得斯的冥府之行,详细讲给她听。

听完后,高贵的女神就这样的对我说道:

‘好,这一切都成为过去,将来的返程

你要听我的吩咐,天神会让你记住这些话,

你们将首先遇到塞壬女妖们,

她们能够唱出美好无比的歌声,

以此来诱惑过往的行人,

若有人靠上前去,仔细聆听,

那他就永远不可能再回到家乡了,

再也见不到美丽的妻子和欢快的孩子。

这些塞壬女妖们坐在绿草地中间,

唱着优美的歌,可是她们周围,

都堆满了死人的白骨,上面还挂着风干的人皮。

你们经过那个地区时,

你们一定要用蜂蜡塞住双耳,

别听诱人的歌声,如果你非常想听,

就可以让其他们同伴把你紧紧同绑在

桅杆上,不让你挣脱,

这样,你就可以聆听塞壬优美的歌声,

那时,你会恳求同传伴将你松绑,

他们不但不听,反而会将尔绑得更紧。

“‘经过了塞壬女妖的领地之后,

有两条路供你们选择,我不能

告诉你应走哪一条,不过,

我可以向你描述一个两条路的情况:

一条路的尽头是高耸的崖壁。

那里有安菲特里泰掀起的惊涛骇浪。

永生的天神把那里称为“碰撞悬崖。”

那里任何飞鸟都难飞过,

即使是为宙斯运送仙露的白鸽也不例外。

说起凡人和凡人海船更不可能通过,

谁想穿越,必定命丧黄泉,

波涛和大火会将海船和人的肢体吞噬殆尽。

穿过这处悬崖的只有一条船,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阿尔戈从艾埃斯特回航时。

可是,如果不是天后赫拉宠爱伊阿宋,帮他通过,

他们的海船,也会被撞得粉身碎骨,荡然无存。

“另一条路,高耸着两片崖壁和一座高耸人云的山峰,

山峰半腰绕着一圈儿浓浓的乌云,

浓雾一直笼罩在上面,一年四季,

峰顶的天空一直陰云密布,不见陽光。

普通的凡人无法登上第一片崖壁的崖顶,

即使他们十双脚,十双手也不行,

因为岩石经过细致琢磨,十分光滑。

在岩壁的半中腰,凹进去一个巨大的洞穴,

洞口弥漫着浓黑的云雾,朝着太陽落下的地方。

光采的奥德修斯啊,在那里你们要

驾驶着海船迅速通过,不要妄想,

哪位英雄从船上可以把箭射到洞口。

里面住着斯库拉,她的嚎叫让人不寒而栗,

好象刚生下来的小狗可怕的吠叫。

她的样子十分丑陋,她的模样,

不但凡人不乐,即使是天神,也极力回避。

她下面长着十二条腿,在空中荡荡垂下,

上面长着六根细长的脖子,

每个脖子上都顶着一个可怕的脑袋,

嘴里呲着密密麻麻的在三层坚硬的牙齿,

放射出黑黝黝的死亡的光芒。

她的身体呆在洞穴里,而把细长的脖子和脑袋

伸出洞外,悬在大海的之上,到处张望,

捕捉海中的海豚、海豹和其它水水怪。

这些水怪都是安菲特里泰饲养的,难以数计。

没有一个船员吹嘘他们亳天损伤地,

迅速通过那里,因为每有海船经过,

可怕的斯库拉的六个脑袋总能各抓走一人。

还有另外一片崖壁,它比上一片要矮,

两崖相隔不远,只一箭之地。

岩顶上生长着一棵枝叶繁茂的无花果树,

崖底有一只怪物,叫卡律布狄斯,在吞吸海水,

一日之内,她要吸吞各三次。

当她吸水时,你千万不能靠近,

否则海神波塞冬也难救你的性命。

我建议你们还是沿着斯库拉的崖壁,

迅速通过,虽然失去六个伙伴,

但却比全体灭亡好得多。’

“听罢,我向女神询问道:

‘高贵的女神啊,请告诉我实话,

我能否顺利躲开卡律布狄斯的吸吞,

又可以阻止斯库拉残噬我的同伴?’

“听罢,女神中的佼佼者这样答道:

‘胆大的凡人!你是不是想和它们发生冲突,

难道你能斗过天神吗?

巨怪斯库拉,是永生的神物,

野蛮、凶残、狂暴,不能和它战斗,

也无法防御,最好办法是躲开她。

你如果停在悬崖下和她交战,

她会有更多的时间,抓走海船上

更多的同伴,你要迅速通过那里,

并呼唤斯库拉的母亲克拉泰伊斯,

是她养出了这么个凡人的祸害。

她会阻止女儿发动另外一次的进攻。

“通过那里后,你们就会抵达特里那基亚海岛,

岛上放养着赫利奥斯的肥美的牛和羊,

有七群壮牛和七群肥羊,

每一群有五十头,既不能生育,也不会死亡。

美发的法埃里斯和兰佩提娅放牧着它们。

她俩是同胞姐妹,由卓越的涅艾拉和赫利奥斯·许佩里昂所生。

在母亲把她们扶养成人以后,

就将女儿们送上特里那基亚海岛,

为父亲放牧这十四群牛羊。

如果你们一心想回家,就千万不要伤害这些牛羊,

这样,你们可以返乡,虽然还要忍受众多的苦难。

如果你们伤害了它们,那么你的同伴和海船

一定会遭灭顶之灾,只有你侥幸逃生。

但孤零零一个人,历尽长时间的艰辛后,才能返回家乡。

“说罢,美丽的黎明女神登上金座,

基尔克女神转身离去,回到海岛。

我也回到船边,叫醒同伴,

让他们解开尾缆,登上海船。

他们迅速登上船,坐好位置,

合力划动长桨,向浩淼的海面驶去,

基尔克女神为我们送来了和顺的风,

将我们船上的风帆吹得胀鼓,

推着我们如飞般地行进。

我们将航海用具布置停当,

然后弯腰坐下,靠舵手和海风为我们掌握方向。

“这时,我压抑住巨大的悲痛,向同伴说道:

‘我的忠实朋友们,女神基尔克向我指点归程事宜,

只让一两个人知道,不太妥当,

所以现在我要向你们述说清楚。

我们不是脱险归乡,就是遭到毁灭,葬身大海。

女神警告我们首先要抵住塞壬女妖的美妙歌声的

诱惑,千万不要靠近她们围坐的草地。

我可以聆听,但你们必须将我紧紧地绑在桅杆上。

如果我抵不住诱惑,请你们松绑,

你们千万不要听我的吩咐,

而是把我绑得更紧。

“当我把详情转述给同伴之后,

我们坚固的海船借着海风的推送,

很快就到达了塞壬女妖们的领地。

刹那间,海风不见了,海面上一片可怕的寂静,

一定是某个天神平息了汹涌的浪滔。

同伴们站起来,将风帆收下,放进船舱,

然后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合力摇浆,海船缓缓地驶过海面。

此时,我取出一大块蜡,用铜剑切成小块,

然后用大手掌用力揉搓,

由于大陽光的照射

和我手掌摩擦,蜡块很快变软可塑。

我在每个同伴的耳朵中都密封上蜡,

而他们则把我拉到桅杆下,

用绳索紧紧地把我绑住。

然后,又各自回归桨位,用力摇桨。

当海船距离海岛喊声可及时,

那些塞壬女妖们发现了我们,

她们就向我们唱起了优美的歌:

‘足智多谋的阿开奥斯英雄奥德修斯啊!

停下来,聆听我们美妙的歌声吧。

你要知道,每一个从这里过去的海船上的人们,

总要停下来,静心欣赏,等心满意足之后,

再离开,带走了许多的奇闻异事。

我们对所有发生在大地上的事情都知根知底,

包括在遥远的特洛亚发生的那场

在天神控制下的特洛亚人和阿尔戈斯人的恶战。’

“说罢,她们就送出了优美诱人的歌声,

引起了我聆听的欲望,我向同伴们耸眉,

希望他们前来为我松绑,但他们只顾用力划桨。

后来佩里墨得斯和欧律洛科斯站了起来,

给我绑上更多的绳索。

我们的海船渐渐驶过了女妖们的领土,

渐渐地,那美妙的歌听不到了,

我那些忠诚的伙伴便取出他们耳中的蜂蜡,

又起身为我松绑,放松了我的手脚。

“经过了海岛,我们继续前行,

忽然耳边传来轰响的浪击声,

还看到远处有一团可怕的浓黑的云雾。

见此情景,同伴们心惊胆寒,

吓得松开了双手,长桨被浪花吞没。

海船停止不动,因为我们手中没有长桨。

于是,我穿行船中鼓励着每一位同伴道:

‘亲爱的朋友们!不必害怕,我们又不是没经过大灾大难,

再大的灾难也比不上在库克洛普斯那里。

他把你们堵在洞穴里,横加迫害。

但是最后我们凭借勇气、力量和智慧逃生。

我相信,这次历险也会成为我们的回忆。

来,大家稳稳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合力划动木桨,千万不可松懈。

或许至高无上的宙斯心生怜悯,让我们活命。

舵手,你要注意听我吩咐,

因为我们海船的航向由你掌握。

你避开那团浓黑的云雾和惊天巨浪。

而是靠近这边的崖壁,一定要小心谨慎。

否则我们就会落入死亡的深渊。’

“听罢,我的同伴们谨遵不违。

我没有提起巨怪斯库拉的凶残,

担心同伴们听后只顾逃命,

而停止划桨。女神基尔克

曾警告我不能全副武装,

我早就把她的话抛诸脑后,

将闪亮的铠甲穿在身上,

双手紧紧握住两柄长槍,站在船头甲板上,

这样就可以看到给我同伴将带来不幸

的六头巨怪斯库拉,可是,

我费尽心力仔细搜索高耸光滑的崖壁,

都没有发现斯库拉的影子。

“我们的船驶进了两片崖壁之间,

恐怖之极,一侧是伺机吞人的斯库拉,

一侧是可怕的卡吕布狄斯,能够吸吞浩瀚的大海。

当它把海水吐出来时,海水不停地翻滚,

就象架在烈焰之上的一大涌沸水,

上下翻滚,水花四溅,发出巨大的响声。

当它吞吸海水时,更让人触目惊心,

咸涩的海水汹涌倒流,

一会儿就露出了乌黑的海底,

高耸的崖壁擅抖着,好象要倒塌。

我们惊恐不安,脸色灰白地

盯着眼前这可怕的景象。

猝不及防,斯库拉可怕的脑袋,

叼走了我们六个同伴,他们都健壮魁梧。

当我回头,去察看海船和同伴时,

却见他们已被抓到了高空,

挣扎着四肢,大声哭喊,

叫着我的名字,祈求我的救援,

就象一个钓鱼人把诱饵穿在钓上,

然后甩进鱼群丰富的大海。

一会儿,海鱼便咬住了鱼钩,

钓鱼人扯起鱼杆,将活蹦乱跳的鱼到海岸上。

我的同伴们也是这样活生生地被抓上了崖壁,

可怕的动物吞食他们。

可怜的同伴向我伸出双手,拼命地挣扎、哭喊。

我在凶险的大海上经历过无数灾难。

还从来未见过如此残忍可怖的景象。

“我们损失惨重,心有余悸地

通过了盘踞着斯库拉和卡吕布狄斯的崖壁,

又抵达了光明神赫利奥斯的海岛。

岛上放养着许多肥壮的羊群和牛群。

还没有靠近海岛,我们已经听到

那里传来了巨大的牛哞和羊咩声。

这时,我又想起了在冥府里高明的预言师,

特拜城的阿瑞西阿斯和艾艾埃海岛的

基尔克女神对我的警告。

他们都再三劝我千万要避开光明神的海岛。

我心情沉重对同伴们说道:

‘我亲爱的患难朋友们,请听我讲。

特拜城的预言师阿瑞西阿斯

和艾艾埃海岛的基尔克女神一再警告我们,

要我们千万不能在赫利奥斯的海岛停留。

如果我们登上了这座海岛,

那么等待我们的将是巨大的灾难。’

“听罢,我的同伴们痛苦得心灵破碎。

而欧律洛科斯则愤愤不平,大声责备我道:

‘奥德修斯!我知道你是钢铁铸成,

永远不知道疲惫!可我们这些血肉之躯,

可经不起如此折磨,我们需要好好休息,

需要在海岛上安心地饱餐一顿。

可是你却极力阻挠我们,

让我们避开这个海岛,在伸手不见五指

的洋上漂泊,要知道,狂暴的飓风总是

在夜里刮起,会摧毁我们的船只,

夺走我们的生命!即便是天神要挽救我们,

也无法从猛烈的南风和北风下逃脱!

依我看,夜幕已完全降临,

是吃晚饭的时间了,还是让我们把船拖上岸,

在船边安享一顿美餐,再舒舒服服地睡上觉,

等明天一早,我们再登上海船,

继续回返故乡的航程。’

“其他同伴们都很赞同欧律洛科的提议,

我心下明了,这一切都是天神的恶意安排。

于是,我用长着翅膀的语言说道:

‘欧律洛科斯,看来你们要逼我登岸。

好吧!但你们必须在我面前发下重誓,

如果在海岛上看到大群肥壮的牛羊,

你们千万不能肆意伤害它们!

女神基尔克曾送给我们大量的食物,

凭着它们,我们就能吃得很饱很舒服’。

“听罢,大家点头答应,立即发下重誓。

等他们按照应有的礼节发完誓后,

我们便把海船驶进了海港,

停在浅水滩上。同伴们走下船,

在船边摆好了晚饭,然后大吃大喝起来。

等他们吃饱喝足之后,

又想起了被斯库拉吃掉的同伴,不禁嚎啕大哭。

他们一直哭泣着,直到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等到黑夜过了三分之二,

星辰已转到另一侧时,

乌云神宙斯掀起了可怕的风暴,

浓云密集,压在低空,

到处都是昏沉一片。

当那垂有玫瑰色手指的明女神重登天际之时,

我们合力拉上了海船,停在近旁的山洞里,

那里面空旷平坦,是女神唱跳舞的好地方。

于是,我把同伴召集起来,对他们说道:

‘亲爱的朋友们!海船之上有许多食品和美酒。

够我们吃喝,我们千万不可伤害那些

肥壮鲜美的牛羊,它们属于力量无穷、

无所不见、无所不晓的光明神赫利奥斯。’

“听了我的话,他们点头应允。

于是我们呆在岛上等候,可是东风和南风

不停地吹着,一点儿也不停息,持续了一个月。

在海船上还有食品和美酒时,

大家信守诺言,不去伤害赫利奥斯的牛羊。

可是,当我们的食品和酒吃光喝光后,

同伴们饥饿难忍,开始猎捕岛上的生物。

用羽箭射下飞禽,用弯弯的鱼钩钓鱼,

凡一切可吃的东西都用来填饱肚皮。

有一天,我独自一个人向岛内走去,

向天神祈祷,希望能指点给我们一条生路。

我渐渐离开了同伴,

找到了一个安静无风的所在,洗净了双手,

向所有奥林卑斯的众天神祈祷。

可是,他们派来了睡神,合上了我的双眼。

而此时,欧律洛科斯正在怂恿其他同伴:

‘历尽千辛万苦朋友们!请听我说,

任何一个凡人都痛恨黑暗的死亡,

尤其是饿死,更让人讨厌,避之不及。

我们还是抓来几头光明神的壮牛吧,

用它们来祭祀奥林卑斯山上的众天神。

我们保证,在返回家乡伊塔卡之后,

一定为赫利奥斯建一座华丽的神庙,

并向他献上丰盛的百牲祭品。

如果天神仇恨我们吃掉他的牲口,

准备摧毁我们海船,并得到其他天神的同意,

那么我立即淹死在海中也在所不惜,

总比在这海岛上慢慢饿死要好得多!’

“其他的同伴都十分地赞成欧律洛科的建议,

立即从岛上抓来了光明神的几头壮牛,

牛群就在离海船不远处放养着。

他们围在壮牛的周围,

从橡树上摘下一些嫩叶代替洁白的大麦,

向众天神祷告。祭奠完毕之后,

他们将牛宰杀,剥下皮毛,割下鲜肉,

在肉上铺上两层厚厚的油脂,

然后再放上一层新鲜牛肉。

接着,他们又浇

他们就用清水代替,洒在牛肉之上。

没有美酒用来行奠酒仪式,

烤牛的肉脏

焚烧牛腿。在品尝了烧好的内脏之后,

他们又把其余的肉切成小块,叉上刀叉开始炙烧。

“当睡神慢慢离开我的身体后,

我醒了过来,迅速返回海船。

当我渐渐接近海船时,

一阵一阵的肉香迎面而来,

我立刻明白,向永生的天神大声喊道:

‘天父宙斯!各位永生的天神!

你们欺骗我,使我进入沉沉的梦乡。

使我的同伴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见我们宰杀了壮牛,光明神之女兰佩提娅

立即报告给了她的父亲。

光明神勃然大怒,对众天神说道:

‘天父宙斯,其他永生的天神们!

你们看那些胆大妄为的人们,

竟然杀死了我喜欢的牛群,

这些牛是我的宠物,不论我升上星云密布的天空,

还是从天上返回地方,见到它们,总让我欣悦。

他们必须赔偿我的巨大的损失,

不然,我就前往冥府,让死人的灵魂感受陽光!”

“乌云神斯立即这样答道:

‘光明神赫利奥斯,请你别冲动,

还是为永生的天神和人间的凡人带来光明吧。

我来给你出气,掷出威力无比的炸雷,

将他们的海船击得粉身碎骨!’

“这些话是美丽女神卡吕普索告诉我的,

而她则得自于向导神赫尔墨斯。

“我立即奔回海船,向他们大发雷霆,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罪行已成现实,

我们无法救活已被杀死的壮牛。

这时,可怕的征兆发生了,

剥下的牛皮慢慢蠕动,刀叉上的牛肉大声嚎叫,

不管是生肉还是熟肉,全都躁动不安。

“在以后的六天里,我的同伴依然宰杀壮,

享受美味的烧肉,等到第七天来临时,

至高无上的克罗诺斯之子掀来的

狂暴的东风和南风渐渐停下来。

我们决定出发,登上海船划向大海,

然后竖起桅杆,扬起风帆,

我们离光明神的海岛越来越远,

周围不见一点儿陆地,前后左右都是

浩淼的大海和通压下来的天空。

这时克罗诺斯之子聚起了浓重的乌云,

云层极低,压在我们头顶,

碧蓝的大海刹那间变得幽暗可怖。

海船继续航行了,不一会儿,

就刮起了猛烈的西风,

来夹携着呼啸而来的雨点儿,

吹断了系着桅杆的两边缆绳,

桅杆失去平衡,轰然砸在船尾,

正压在舵手的脑袋上,脑浆迸流。

登时毙命,翻落水中,

如同一个潜水者潜入深海,

他的灵魂离开了躯体,奔赴冥府。

可怕的宙斯又掷下了炸雷,

击在海船之上,使之颠簸不止。

到处弥漫着火药气味,所有的同伴

都被卷进海浪之中,漂浮在

乌黑的海船周围,他们永远失去了返乡的机会。

“我还没落入大海,挣扎在被击坏的船上,

后来,狂风把船板吹离船架。

船架之上还有一根牛皮缆绳系着桅杆,

我冒险爬过去,将船架和桅杆紧紧地绑在一起,

然后坐在上面,随着海浪上下起伏。

“渐渐地,西风神离开了,暴雨也停了下来。

可是南风神又接着吹,使我十分忧虑。

南风有可能把我吹回卡律布狄斯的崖壁。

果不其然,我的担心变成现实。

第二天一早,我又回到了斯库拉和卡律布狄斯的居所。

当时,卡律布狄斯正在吞吸海水,

我急中生智,抓住了那棵花果树,

紧紧挂在上面,但是我无法蹬脚。

也无法往上攀,因为树干离我太遥远。

茂盛的垂悬的枝条为卡律布狄斯遮下陰影,

我就这样倒悬着,咬着牙等待

那船架和桅样从怪物口中吐出。

大约过了判官审理完年轻人的争斗,

准备回家用晚饭那样长的时间,

我盼望的船终于浮上了海面。

于是,我松开手,跳向船架,

幸运的是,双脚正落在上面。

我急忙坐了下去。拼命用双手划水,

是神界和人间的主宰宙斯蒙住了斯库拉的眼睛,

不然我一定难逃可怕的厄运!

“我又连续三漂泊了九天九夜,

直到第十天的晚上,我抵达了奥古吉埃岛。

美丽、温柔、精通人语的女神卡吕普索

将我挽救,并细心照料了我。

但我不想再重复。昨天,

在您的宫殿里,我已告诉您的王后,

在奥古吉埃岛以后我的种种遭遇。”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 奥德赛·12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