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尚仁诗歌网站,一起赏析现代诗歌精选,朗诵诗歌大全,喜欢诗歌的朋友,欢迎加入尚仁诗歌网【草根诗人】qq群。 QQ群
  • 尚仁诗歌网部分作品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尚仁诗歌网吧!
  • 牛寺诗歌网已改名为尚仁诗歌网,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尚仁诗歌网,期待您的加入!
  • 尚仁诗歌网所有作品禁止转载。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五卷1)

诗歌大全 尚仁 55次浏览 0个评论

伊利亚特(第十五卷1)

其时,特洛伊人夺路奔逃,越过壕沟,绕过
尖桩,许多人死在达奈战勇手下,及至
跑到马车边,方才收住腿步,站稳脚跟,
吓得直眉瞪眼,脸色苍白。其时,宙斯一觉醒来,
在伊达山巅,享用金座的赫拉身边,
猛地站立起来,看到阿开亚人和特洛伊人,
一方正在溃败,另一方把他们赶得遑遑逃窜;
阿耳吉维人攻势猛烈,由王者波塞冬领头。
他看到赫克托耳正躺身平野——伙伴们围坐在
他的身边——痛苦地喘着粗气,心神恍惚,
口吐鲜血;击伤他的人可不是阿开亚人中的懦汉。
见着此般情景,神和人的父亲心生怜悯,
破口大骂,对着赫拉,浓眉下闪射出凶狠的目光:
“难以驾驭的赫拉,用你的诡计,狠毒的计划,
将卓越的赫克托耳逐出战斗,驱散了他的军队。
我确信,这场引来痛苦的诡计将使你
第一个受惩——我将用鞭子狠狠地抽打。
还记得吗,那一次,我把你挂在半空,在你脚上
绑吊两上铁砧,用挣不断的金链
捆住你的双手?你被悬在云层间,晴亮的
气空里。巍巍的俄林波斯山上,诸神
虽然愤怒,却不能为你松绑,干站着,束手无策。倘若
让我逮住一个,我就会紧捏住他,把他甩出门槛,摔倒在
大地上,气息奄奄。然而,即便这样,也难去我心头
不可消止的愁愤,为了神一样的赫拉克勒斯。
你,怀着险恶的用心,依借北风的助衬,
唆使风暴,把他推过荒瘠的大海,
冲操到人丁兴旺的科斯。然而,
我把他从那里救出,带回到
马草丰肥的阿耳戈斯,其时,他已历经磨难。
我要你记住这一切,以便打消欺骗我的念头,
知道床第间的欢悦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
和我睡在一起,从众神那边过来,欺诈蒙骗!”
宙斯一顿怒骂,牛晴眼夫人赫拉心里害怕,
开口告辩,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让大地和辽阔的天空为我作证,
还有斯图克斯的泼水——幸福的神祗誓约,
以此最为庄重,最具可怕的威慑。
我还要以你的神圣的头脑作证,以我们的婚姻
和睡床——对此,至少是我,不敢信口誓言。
裂地之神波塞冬并非秉承我的意志,
加害于特洛伊人和赫克托耳,助信他们的敌人,
而是受他自己激情的催使,风风火火地干出此番事件。
他目睹阿开亚人已被逼退船边,由此心生怜悯。
真的,我没有让他这么做;相反,我愿劝他跟着你的路子循走,按你的号令行事;你,驾驭乌云的神主。”
她言罢,神和人的父亲喜笑颜开,
欣然作答,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好极了,赫拉。今后,我的牛眼睛王后,
要是你,在神的议事会上,能和我所见略同,
那么,尽管事与愿违,波塞冬
必须马上改变主意,顺从你我的意志。
如果你刚才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不掺半点虚假,
那就前往神的部族,给我召来
伊里丝,还有著名的弓手阿波罗;
我要让伊里丝前往身披铜甲的阿开亚人的
群队,给王者波塞冬捎去口信,
让他离开战场,回到自己的家居。此外,
我要福伊波斯·阿波罗催励赫克托耳重返战斗,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五卷1)

再次给他吹人力量,使他忘却耗糜
心神的痛苦。要他把阿开亚人赶得
晕头转向,惊慌失措,再次回逃,
跌跌撞撞地跑上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
条板众多的海船。阿基琉斯将差遣他的伴友
帕特罗克勒斯出战,而光荣的赫克托耳会出手把他击倒,
在伊利昂城前,在他杀死许多年轻的兵勇,
包括我自己的儿子、英武的萨耳裴冬之后。出于对
帕特罗克洛斯之死的暴怒,卓越的阿基琉斯将杀死赫克托耳。
从那以后,我将从船边扭转战争的潮头。
不再变更,不再退阻,直到阿开亚人
按雅典娜的意愿,攻下峻峭的伊利昂。
但在此之前,我将不会平息我的盛怒,也不会让
任何一位神祗站到达奈人一边,
直到实现裴琉斯之子的祈愿。
我早已答应此事,点过我的头,
就在那一天,永生的塞提丝抱住我的膝盖,
求我让荡劫城堡的阿基琉斯获得尊荣。”
他言罢,白臂女神赫拉谨遵不违,
从伊达山脉直奔高高的俄林波斯,
快得像一个闪念,掠过某人的心际——
他走南闯北,心头思绪万千,翻涌着
各种遐想:“但愿能去这个地方,或那个地方。”
就以此般迅捷,神后赫拉穿飞在空间,
来到峻峭的俄林波斯,永生的神祗
中间,其时全都汇聚在宙斯的宫居里。众神
见她前来,全都起身离座,围拥在她的身边,举杯相迎。
但赫拉走过诸神,接过美貌的
塞弥丝的酒杯,因她第一个跑来迎候,
对她说话,用长了翅膀的言语:
“赫拉,为何回返,神情如此沮丧黯淡?
我知道,是克罗诺斯之子,你的丈夫,吓着了你。”
听罢这番话,白臂女神赫拉答道:
“不要问我这些,女神塞弥丝。你也
知道他的脾性,该有多么固执和傲慢。
你可继续主持这次份额公平的餐会,在神的房居里。
你会听到我的叙说,你和所有的神祗,
听听宙斯如何谋示一系列凶暴的行径!告诉你们,
这一切不会带来皆大欢喜,不管是人
还是神,虽然他现时仍可享受吃喝的欢悦。”
言罢,神后赫拉弯身下坐,宙斯房居
里的众神个个心绪烦愤。赫拉嘴角
带笑,但黑眉上却扛顶着紧蹙的
额头。带着愤怒的心情,她对所有的神祗说道:
“我们都是傻瓜,试图和宙斯作对——简直是昏了头!
我们仍在想着接近他,挫阻他的行动,
通过劝议或争斗,但是,他远远地坐在那里,既不关心我们,
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声称他是神中
最了不起的天尊,力气最大,威势最猛。
所以,尔等各位必须接受他送来的任何苦痛。
不是吗?举例说吧,阿瑞斯就已经尝到了他所酿下的悲愁。
他的儿子已僵死战场,凡间他最钟爱的人,
阿斯卡拉福斯——粗莽的阿瑞斯声称此人出自他的神种。”
她言罢,阿瑞斯抡起手掌,击打两条
粗壮的股腿,悲愤交加,嚷道:
“现在,家居俄林波斯的众神,你们谁也不能责难于我,
倘若我前往阿开亚人的海船,为死难的儿子
报仇,即使我命该遭受宙斯的击打,
那炸顶的霹雳,仰躺在血污和泥土里,死人的身旁!”
言罢,他命嘱骚乱和恐惧
套车,自己则穿上闪亮的铠甲。其时,
此番作为可能激发一场新的暴怒,又一次痛苦,
程度更深,危害更烈,来自宙斯的狂怒,冲着此间的众神,
若不是雅典娜,担心神族中闹出更大的乱子,
跳离座椅,穿过门廊,从
他的头上摘下帽盔,从他的肩上取过战盾,
从他粗壮的手中夺过铜枪,放到
一边,出言责备,对盛怒的阿瑞斯:
“你疯啦?真是糊涂至极,想要自取灭亡?!你的耳朵
只是个摆设,你的心智已失去理解和判识的功能。
没听清白臂女神赫拉对我们讲说的那番话语?
她可是刚从俄林波斯大神宙斯那边过来。
你在嗜想得到什么?想等吃够了苦头之后,
被迫回到俄林波斯,强忍着悲痛?
你会给我们大家埋下不幸和痛苦的恶种!
宙斯将迅速丢下阿开亚人和心志高昂的
特洛伊人,回到俄林波斯,狠狠地揍打我们,
一个不饶,不管是做了错事的,还是清白无辜的神仙。
所以,我要你消泄激之于丧子的愤烦。
眼下,某个比他力气更大、手劲更足的壮勇
已被或即将被人杀倒,要想拯救所有的
凡人,每一位母亲的孩子,谈何容易!”
言罢,他把勇莽的阿瑞斯送回座椅。
其时,赫拉把阿波罗和伊里丝,
神界的信使,叫到殿外,
启口发话,用长了翅膀的言语:
“宙斯命你二位,火速赶往伊达面见。
你俩到了那里,一经见过他的脸面,
就要立刻按他的要求和命嘱行事。”
神后赫拉言罢,回身厅堂,在自己的
位子上就座。两位神祗一路腾飞,快得像一道闪电,
来到多泉的伊达,野兽的母亲,
发现沉雷远播的克罗诺斯之子静坐在你耳伽罗斯
峰巅,顶着一朵浮云,一个芬芳的霞冠。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五卷1)

他俩来到汇聚乌云的宙斯面前,站定
等候,后者看着二位到来,心情舒展——
瞧,服从我那夫人的旨意,他俩可真够快捷。
他先对伊里丝发话,用长了翅膀的言语:
“上路吧,快捷的伊里丝,找到王者波塞冬,
捎去我的口信,不得有误。命他
即刻脱离战斗和厮杀,回返
神的部族,或潜人闪亮的大海。
倘若他不听我的谕令,或对它置若罔闻,
那就让他好好想一想,在他的心魂里——
尽管强健,他可吃不住我的
攻打。告诉他,我的力气远比他大,
而且比他年长。然而,在内心深处,他总以为
可与我平起平坐,尽管在我面前,其他神明全都吓得畏畏缩缩。”
他言罢,快腿追风的伊里丝谨遵不违,
冲下伊达的峰脊,前往神圣的伊利昂。
像泻至云层的雪片或冷峻的冰雹,
挟着高天哺育的北风吹送的寒流,
风快的伊里丝急不可待地向前飞闯,
来到著名的裂地之神身边,站定,开口说道:
“黑发的环地之神,我给你捎来一个口信,
受带埃吉斯的宙斯命托,特来此地,转告于你。
他命你脱离战斗和厮杀,回返
神的部族,或潜人闪亮的大海。
他威胁道,倘若你不听谕令,或对它
置若罔闻,他就将亲自出手,和你打斗,
进行一场力对力的较量。但是,他警告你
不要惹他动手,声言他的力气远比你大,
而且比你年长。尽管如此,你在内心深处,总以为可以
和他平起平坐,虽然在他面前,其他神明全都吓得畏畏缩缩。”
听罢这番话,著名的裂地之神怒不可遏,嚷道:
“真是横蛮至极!虽然他很了不起,但他的话语近乎强暴!
他打算强行改变我的意志,不是吗?——我,一位和他一般尊荣的神仙。
我们弟兄三个,克罗诺斯的儿子,全由蕾诬所生,
宙斯,我,还有三弟哀地斯,冥界的王者。
宇宙一分为三,我们兄弟各得一份。
当摇起阄拈,我抽得灰蓝色的海洋,作为
永久的家居;哀地斯抽得幽浑、黑暗的冥府,
而宙斯得获广阔的天穹、云朵和透亮的气空。
大地和高耸的俄林波斯归我们三神共有。
所以,我没有理由惟宙斯的意志是从!让他满足于
自己的份子,在平和的气氛里,虽然他力大无穷!
让他不要再来吓唬我,用那双强有力的大手,仿佛
我是个弱汉懦夫。把这些狂暴和恐吓留给
他们,留给他的那些儿女们去吧——
他是老子,不管训说什么,他们必须服从!”
听罢这番话,快腿追风的伊里丝答道:
“且慢,黑发的环地之神。你真的要我给宙斯
捎去此番口信,此番严厉、顶撞的话语?
想不想略作修改?所有高贵的心智都可接受通变;
你知道复仇女神,她们总是站在长兄一边。”
听罢这番话,裂地之神波塞冬答道:
“说得好,女神伊里丝,说得好哇!
信使知晓办事的分寸,这可真是件好事。
但宙斯的作为深深地伤痛了我的心魂,
居然用横蛮的话语责骂一位和他
地位相似、命赋相同的天神。
尽管如此,这一次我就让了他,强压住心头的烦愤。
但是,我要告诉你,我的威胁中带着愤怒:
如果他打算撇开我和掠劫者的助信雅典娜,
撇开赫拉、赫耳墨斯和火神赫法伊斯托斯,
救下陡峭的伊利昂,不让它遭诸
荡劫,不让阿耳吉维人获取辉煌的胜利,
那么,让他牢牢记住,我们之间的愤隙将永远不会有平填!”
裂地之神言罢,离开阿开亚军队,
潜人大海,给阿开亚勇士留下了深切的盼念。
其时,汇聚乌云的宙斯对阿波罗说道:
“去吧,亲爱的阿波罗,前往头顶铜盔的赫克托耳身边,
环绕和震撼大地的波塞冬已在此时
潜人闪光的大海,避免了我们的
暴怒。要是我们动起手来,神们就会听到打斗的
轰响,就连地下的神祗,汇聚在克罗诺斯身边,也不例外。
如此处理,对我有利,对他亦好——
他躲离了我的双手,尽管心中愤恼;
否则,办妥此事,我们总得忙出一身热汗。
现在,你可拿起流苏飘荡的埃吉斯,
奋力摇晃,吓返阿开亚壮勇。
然后,我的远射手,你要亲自关心光荣的赫克托耳,
给他注入巨大的勇力,直到阿开亚人
撒腿逃跑,及至他们的海船和赫勒斯庞特的水流。
从那以后,我会用我的计划,我的行动,
使阿开亚人,在经受了一次重创之后,卷土重来。”
他言罢,阿波罗谨遵父命,
从伊达的岭脊上下来,化作一只疾冲的
鹞鹰,飞禽中最快的羽鸟,鸽子的克星。
他发现卓越的赫克托耳,聪慧的普里阿摩斯之子,
已经坐立起来,不再叉腿躺地,重新收聚起失去的勇力,
认出了身边的伙伴。他汗水停流,粗气
不喘,带埃吉斯的宙斯的意志焕发了他的活力。
远射手阿波罗站在他的身边,对他说道:
“赫克托耳,普里阿摩斯之子,为何离开众人,
虚虚弱弱的坐在这里?遇到了什么麻烦?”
体弱的赫克托耳挣扎着回答,顶着锃亮的帽盔:
“你是谁,高高在上的神祗中的哪一位,和我面对面地
说话?你不知道吗?在阿开亚人的海船边,
正当我奋力砍杀他的伙伴之际,啸吼战场的埃阿斯
搬起一块巨石,砸在我的胸口,刹住了我的狂烈。
我刚才还在想着,一旦命息离我而去,就在今天,那么,
我就该奔人埃地斯的冥府,和死人作伴。”
听罢这番话,王者、远射手阿波罗说道:
“鼓起勇气!看看克罗诺斯之子给你送来了多大的帮助,
从伊达山上,让我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的安全。
我乃提金剑的福伊波斯·阿波罗,过去曾经
救护过你和你的陡峭的城堡。
干起来吧,命令众多的驭手,
赶起快马,杀向深旷的海船。
我将冲在你们前头,为车
清道,逼退强健的阿开亚壮汉!”
言罢,他给兵士的牧者吹入巨大的勇力。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五卷1)

如同一匹关在棚厩里的儿马,在食槽上吃得肚饱腰圆,
挣脱绳索,蹄声隆隆地飞跑在平原,
直奔常去的澡地,一条水流清疾的长河,
神气活现地高昂着马头,颈背上长鬃
飘洒,陶醉于自己的勇力,跑开
迅捷的腿步,扑向草场,儿马爱去的地方。
就像这样,赫克托耳一听到神的声音,马上飞快地
摆动起双腿和膝盖,催令驭者们向前。
见过这样的情景吗?山里的猎人,带着猎狗,
追捕一头带角的公鹿或野山羊,
但因猎物被陡峻的岩壁或投影森森的树林遮掩,
使他们由此意识到自己没有捕获的运气——不仅如此,
他们的喊叫还引出一头硕大的、虬须满面的
狮子,突起追赶,把他们吓得四散奔逃。
就像这样,达奈人队形密集,穷追不舍,
奋力砍杀,用剑和双刃的枪矛;然而,
当他们看到赫克托耳重返战场,穿行在队伍里时,
全都吓得惊慌失措,酥软的腿脚涣解了战斗的勇力。
其时,索阿斯出面喊话,安德莱蒙之子,
埃托利亚人中最杰出的战将,精熟投枪技巧,
善于近战杀敌。集会上,年轻人
雄争漫辩,但却很少有人赶超他的口才。
他心怀善意,开口对众人说道:
“这可能吗?我的眼前真是出现了奇迹!
赫克托耳居然又能站立起来,躲过
死的精灵。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由衷地企盼,
希望他已倒死在忒拉蒙之子埃阿斯手下。
现在,某位神明前往相助,救活了
赫克托耳;此人已酥软了许多达奈人的膝腿。
眼下,我知道,他又有了宰杀的机会。若是没有雷声隆隆的
宙斯扶持,他绝然不能站在队伍的前列,卷着腾腾的杀气。
来吧,按我说的做,谁也不要执拗。
让一般兵众后撤,退回海船,而
我们自己,我们这些声称全军中最好的战勇,
要坚守原地,以便率先和他接战,把他挡离众人,
用端举在手的枪矛。我相信,尽管凶狠狂暴,
他会感到心虚胆怯,不敢杀人我们达奈人的队阵间!”
众人认真听完他的议言,欣然从命。
兵勇们迅速集聚,围绕在挨阿斯和王者伊多墨纽斯身边,
围绕在丢克罗斯、墨里俄奈斯和战神般的墨格斯身边,
编成密集的队形,准备厮杀,召呼着最善战的壮勇,
迎战赫克托耳和特洛伊人。在他们身后,
一般兵众正移步后撤,退回阿开亚人的海船。
特洛伊人队形密集,迎面扑来,赫克托耳迈着大步
领头进击;福伊波斯·阿波罗走在队列的前面,
肩上笼罩着云雾,握着可怕的埃吉斯,
光彩烁烁,流苏飞扬,挟风卷暴,由神匠
赫法伊斯托斯手铸,供宙斯携用,惊散凡人的营阵。
双手紧握这面神盾,阿波罗率导着特洛伊兵众。
然而,阿耳吉维人编队紧凑,严阵以待;尖啸的杀声
拔地而起,从交战的队阵;羽箭跳出
弓弦,枪矛飞出粗壮的大手,雨点
一般,有的扎入迅捷的年轻战勇,
还有许多落在两军之间,不曾碰着白亮的皮肤,
扎在泥地上,带着撕咬人肉的欲念。
只要福伊波斯·阿波罗紧握着埃吉斯,不予摇动,
双方的投械便能频频击中对手,打得尸滚人亡。
但是,当阿波罗凝目驾驭快马的达奈人的脸面,
摇动埃吉斯,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吼时,他们
全都吓得膛目结舌,忘弃了杀敌的狂烈。
像两头猛兽,仗着漆黑的夜色,
惊跑了一群牛或一大群羊,突击
扑袭,趁着牧人不在之际——阿开亚人
惊慌失措,心疲手软,拔腿奔逃,全线崩溃;阿波罗
给他们注入惊恐,把光荣送给了特洛伊人和赫克托耳。
战场上混乱不堪,到处人杀人砍。
赫克托耳首先杀死斯提基俄斯和阿耳开西劳斯,
一位是身披铜用的波伊俄提亚人的首领,
另一位是心胸豪壮的墨奈修斯信赖的伙伴。
埃内阿斯杀了墨冬和亚索斯,其中,
墨冬是神一样的俄伊纽斯的
私生子,埃阿斯的兄弟,但却居家
夫拉凯,远离故乡,因他杀过一个亲戚,
俄伊纽斯之妻、庶母厄里娥丕丝的兄弟。
亚索斯是雅典人的首领,人称
斯菲洛斯之子,而斯菲洛斯又是布科洛斯的儿男。
普鲁达马斯杀了墨基斯丢斯;波利忒斯,首当其冲,
杀了厄基俄斯;卓越的阿格诺耳放倒了克洛尼俄斯。
帕里斯击中代俄科斯,在他从前排逃遁之际,
从后面打在肩座上,铜尖穿透了胸背。

相关文章推荐: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四卷2)


尚仁诗歌网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禁止转载,本文地址: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十五卷1)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